第一卷

Epilogue

第一卷  Epilogue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是節奏。

這是我最近才得出的結論。

舞現在我已經跳得很好了。

當然,作為職業選手去賺錢還差很多,但是已經可以參賽,在車站前跳舞的話已經可以將觀眾沸騰起來了。

活著這件事已經沒有之前那麼痛苦了。

一早起來,和家人說一句早上好。然後去大學上課,去舞蹈社團,偶爾露面參加酒會,但被追求的時候巧妙地避開。

我和父母到現在關係也不是很好。

雖然並不很好,但我不像以前那樣把他當成敵人。僅僅是打打招呼,家裡的氛圍真的變好了不少。

跳舞的節奏。

日常的節奏。

類似這樣的東西,我現在掌握了不少。

噠、噠、噠

噠、噠、噠噠

間隔一定的間距。

讓自己,讓大家都心情愉悅。

——那個夏天之後,已經過去三年。

槍聲響起之後,我馬上聯繫了警察和救護車。

各種各樣的人們說了各種各樣的事情,我的記憶很模糊。

事情在平靜地處理著,大家都面無表情地做著各自的工作。

似乎,黑道地痞的屍體第二天就漂到了海岸上。

但是並沒有找到龍馬的。

不知道是被衝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了,還是沉入海底了,屍體並沒有打撈上來。過了不久,搜索打撈工作也就停止了。

我沒有哭。

確切地說,我哭不出來。

沒有遺書,也沒有屍體,就像一朵雲彩一樣消失了。完全就沒有龍馬已經死了的實感。

葬禮的時候龍馬媽媽哭得很慘,我只是呆呆地坐在她身邊,真是對不住啊。

至少握住龍馬媽媽的手也好呀。

警察對事情刨根問底,想知道發生了什麼,我也很直白地陳述了發生了什麼。最終卻不了了之了。

具體理由我不清楚。

是因為槍被大海吞沒了嗎?還是因為黑幫和警察之間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來往?

不管怎樣,我很快就被帶回了原先的日常中。

和以前一樣的學校。

和之前一樣是同班同學。

和之前一樣的,世界。

但是我已經不再無家可歸。

只是簡單的,就像孩子憧憬飛行員一樣,我要努力生活下去。

在家學習的時候也找到了具體目標,跳舞不能完全依賴自學,我開始去正規的舞蹈教室,為了付學費,我又開始在意大利餐廳打工。

而如今,我考上了之前一所絕對想不出來的,相當難考的大學中的教育系,繼續跳著舞。

參加街舞世界大賽。

這樣一來,我就可以實現依賴舞蹈來吃飯的夢想了。

那是我現在的目標。

上一次的大會很可惜。

在決賽中,要是稍稍跟上音樂的拍點的話,就能去世界大賽了呢。

當然,偶爾我也會感到不安。

總不能一直都靠舞蹈吃飯吧?

不會是還沒有學會就已經結束了吧。

我聽到了惡魔的低語,有些害怕。

即便如此,我也不會停止跳舞吧?

從那一天起,我就有一種感覺,感覺自己揹負著龍馬那一部分的夢想活著。

龍馬給我看到的《世界的最深處》至今仍在我的心中熊熊燃燒,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只要這份熱情,我就不會對這個世界絕望。

就算是現在,就算這個世界是無聊、狹隘、毫無意義的地方,只要一想起龍馬,我的內心就有了勇氣。

兩個人一起度過的那個夏天塞滿了一切。

雖然時間絕對稱不上很長,但是我們相遇、歡笑、說了那麼多、相戀,我瞭解到了世界上最深的地方。

所以才不能無聊呢。

為了再一次看到最深處,我需要傾注全部身心去面對這個世界。

不過嘛,我也不知道在龍馬不在了的情況下能不能做到。

夏天再次來臨。

蟬鳴的聲音也好,火辣辣的太陽也好,我都喜歡,但是拜託,不要讓我每次跳完舞之後渾身是汗了。

在學校食堂裡,我和同一個研究社的好友三個人一邊吃著青花魚套餐,一邊漫無目的地閒聊著畢業之後的去向。

一個人說想去做英語老師,另一個說想去遊戲公司裡就職。

我要做什麼呢?

不對,其實我倒是認真考慮過,但是絕對要當老師,絕對想要去某個公司工作等等這些願望我並沒有。

不過,無論去哪裡,無論做什麼,跳舞這件事在我生活中已經佔據了重要意義,這點是明確的。

不管是業餘還是專業,怎麼都行。

我相信,只要一直跳下去,道路總會通向某一個地方。

——不經意間,在學校食堂的電視裡,我似乎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為這次剛出道的偶像設計LOGO的團隊被介紹了。

一名四十多歲的領導模樣的人正在說明著LOGO的概念意向,以及講述著如今的心情。

他兩側站著四個男人。

年輕人居多,看起來和我差不多的年齡。

其中一張面孔看起來是那麼熟悉。

頭髮變長了很多,一瞬間還誤以為看到了別人,但是深藏在他眼中的光芒沒有任何變化。

那眼神就像是被精心養大的貓一樣。

不僅是眼睛,眉毛,鼻子,嘴唇也一樣。

全部都是由我知道的部分構成的。

可是,電視上介紹的名字是我從未聽聞過的。

我馬上就在手機上搜索那個團隊信息。

“成員中有一個失憶的青年”這樣的文字映入眼簾。

三年前在大海中溺水,被太平洋海域上的漁船救起,身份證和記憶完全喪失——網上報道了一則相當悲壯的消息。

搜索圖片,發現還有短髮時候的照片。

拿著一幅自己親手畫的風景畫,微笑著。

那是我很熟悉的笑容。

哐噹一聲,我推開了椅子站起身來。

“抱歉,我先走一會兒”我和同伴們打了一個招呼,收拾掉剩下的青花魚套餐,跑了出去。

我給檢索出來的設計事務所打了一個電話,聞了一下那個青年現在在不在公司。

對方問我的身份,我只是回答了一句「我很早就認識他了,是那傢伙命中註定的人」

趕往車站買上新幹線的車票,顛簸兩個小時左右。

一路上都心神不寧,腦袋了一直在想著那個傢伙。

到了離事務所最近的車站,從車站過去還要開車三十多分鐘。

沒有亂花打工的錢真是太好了。

我順勢坐上了出租車,趕往那邊。

目的地是一棟平淡無奇的商業樓。

乘坐電梯到了三樓,我站到了門前。

Design事務所,寫的很清楚。

我在渾身顫抖。

嗯,害怕。

要是,說不定會他會用極其冷淡的態度啊。

我不認識你!趕緊回去吧!別打擾我工作!

一想到會說這種話,我就好害怕。

但是我絕對不會放棄的吧?

想哭也好,想逃跑也罷,即便如此——

我想要見到那傢伙的願望要更加強烈一些,這點毫無疑問。

我按了門鈴,走了進去。

小心翼翼地打了個招呼,被他帶了進去。

他在。

「中午好」我開口搭話說。

「中午好」眼前的男人回答我說

接待處的人對他解釋說“似乎是原來就認識你的人”

「誒?真的嗎?抱歉,我已經失憶了。」

說到這裡,青年的話語停住了。

正確地說,是停止了。

因為青年的眼中,一直含著淚水。

「我明明不認識你。從來沒見過。也是第一次聽你的聲音。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就止不住。一看到你我的心中就升起一股暖意。好惡心啊,我這人。很奇怪吧?我應該不認識你卻感到十分愛你。」

我已經到了極限了。

我撲向了那個哭包男孩,用盡全身的力量抱緊了他。

「我有件事必須要告訴你。」

我強忍著眼淚,堅強地說道:

「不管你的名字和記憶如何,甚至忘掉了我,這些都沒關係。」

我看著他那張哭花了的臉,自然而然地和他雙唇疊合到一起。

周圍的人一片譁然,但已經無所謂了。

「吶,龍馬。對我來說,你就是《世界的最深處》啊!」

理應結束了的故事。

中斷了的故事。

還差那麼一點——

——似乎有個美麗的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