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序章

第五卷  序章網譯版

翻譯 by 陳澤威

校對 有事艾特我,金針菇好吃,…

譯註 金針菇好吃

圖源 by 陳澤威

可怕, 可怕,可怕….

我是甘織玲奈子,還是高中一年級的學生,如今已經被逼入牆壁的一角。眼前站著的人,如同是蛇看著青蛙般眼神看著我的女孩子

她正在午休期間的空教室裡對我實施著壁咚。

「是不是該回話了吧?我有東西想問你呢」

「呃!」

冷靜地描述來意的聲音, 讓我的身體害怕得縮了起來。

整齊無瑕的順滑黑髮,如同窗簾一般隔絕了外面的世界, 而我則被困在了她的香氣裡。

她是琴紗月, 性格暴躁而又直率。但是對朋友卻是有十分溫柔的一面, 是個非常棒的人……這麼說可能有點困難!但是她是我入學以來交的重要的朋友

本該如此的。

「甘織」

明朗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朵。

十月上旬。在冬冷夏熱的日本,最舒適的秋天簡直就是獎勵時間。 但是汗卻流了下來…

午休的校園裡, 傳來了男孩子們運動的喧譁聲,面對馬上要開始的球技大會, 他們每天都鬧的挺歡的。

但是, 鴉雀無聲的教室裡,只能聽到我那慌亂的吐氣的聲音。

我的眼睛快轉暈了

「不,不可以…」

我就如同人偶般一被推就發出了噫噫——十分沒出息的叫聲。

「紗月你怎麼可以成為我的戀人!不行不行!」

這件事的起因全部來自於沙月發給我的一個短信。

在此之間,我也發生過很多事, 所以我做好了某種覺悟,但是……

但是這種覺悟, 已經遠遠不夠了。

我後悔與否, 已經不是這種層次的問題了。我開始行動,然後她接納了我,然後事情了結!

———不這麼想的話, 就要被壓力弄得崩潰了。然後現在才說後悔的話是十分失禮的呢。啊啊啊要死了。

就這樣。先拋開這些精神上的煩惱不談….

隨著這種展開,紗月順勢藉此機會說道

「也和我交往吧,甘織」

我知道隨意踐踏他人這種帶著認真愛意來告白的行為是絕對不行的,

但是紗月來告白的時機真的不好。

因為這可是在我已經有了女友後。

「也和我交往吧」是個什麼話? 真有這樣子告白的嗎!

所以我這段時間一直迴避著她….

終於在今天 午休的時候被她成功捕獲了, 然後被帶到了空教室來。

紗月繼續保持壁咚的姿勢,用手托起我的下巴問道。

「為什麼?」

「為什麼!?」

彷彿是在問小寶寶是怎麼來的這種天真無邪的問題。

說不定,她是真的不懂也說不定。要好好告訴她。

「因為呢,我已經,那個….有女朋友了….」

我回避著她的臉回答道。說出口後,現實這顆子彈瞬間貫穿了我的胸口,我也深受其害。

紗月拍了一下手,又問道。

「所以呢?」

不!不!不!

「所以不行呀!」

「現在多一倆個女朋友也沒什麼」

「你,你這種說法真是!」

我看向了紗月,視線和她對上了,嗚嗚。

據我所知,紗月在美女眾多的一班裡也是頂級美少女,所以臉接近的話,會在迷上她之前感到害怕。

長長的睫毛裝飾著尖銳犀利的眼瞳,孤高的她彷彿是個接近後就會把人給凍住的冰山美人。 明明身高比我高那麼多, 為什麼腦袋卻這麼不開竅呢?

明明很瘦卻沒什麼骨感,身體也十分柔軟。悄悄告訴你,其實我看過她的胸部,形狀十分好看……(小聲)

她那超級美少女的臉氣勢逼人。 我快頂不住了, 但是我給快屈服的心鼓起勇氣,總之站穩了.

因為就算是面對紗月,也有絕不能妥協的事情。

「我,我並不是帶著那種,玩玩的心情交往的… 我是認真考慮後, 做出的決定….」

我這話說不出來,因為從紗月那收到的短信,一直處於已讀不回的狀態。

終於把它說出口了。

只是, 最後的話漸漸有氣無力, 這是不可避免的…嗚嗚…

我拒絕紗月後的同時沉默了起來,偷偷看了下紗月的臉色。

紗月一副好像事不關己的臉, 神態自若地回應了我。

「嗯—?」

你有認真聽我說的話嗎?感到不安。

「……而且, 紗月你也不是特別喜歡我對吧….」

我噘著嘴,眼睛向上看向紗月。

反正,肯定她會說出像之前 「我愛你愛得不行親親~~!」之類的甜言蜜語吧。

但是。

「是呢」

紗月撫摸著自己的頭髮,意外的說道

不如說連遮遮掩掩的面子話都不說了…!

「反正你是為了找真唯的茬,故意利用的我是吧!紗月你以前到底是怎麼看我的呀!? 」

「……」

即使是這樣叫著,紗月也不為所動

反倒還愈發得將臉貼近了我。

「等等」

這種展開很危險!

如同雪原盛開的小花般晶瑩剔透的唇映入了眼簾。

我——.

「不…不可以!」

我啪得一下,推開了紗月的胸部。

沒控制好力量,咚的一下撲倒在她身上, 紗月只是稍稍後退了點, 完全不動如山。

真強。

稍微鬆了口氣,不對, 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

「說,說了不行啦… 紗月, 因為….」

心裡小鹿亂撞, 現在不拒絕的話, 肯定會被一吻親上來的吧。

果然紗月她,對已經有女朋友的我…的感情和, 紗月應該不會的吧? 的感情同時

存在我心裡。真是薛定諤的吻呢。

「…是麼」

用手指擺弄自己下唇的紗月, 沒表情的樣子似乎一直在考慮著什麼。

她不會是生氣了吧?

「我什麼都沒在想哦」

「你又對我用讀心術…!」

「我沒用讀心術, 只不過你太單純了而已」

明明我對紗月的行為的意義一無所知, 她卻對我瞭如指掌, 真是狡猾呢….

「最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我用手絹擦了下額頭的汗。

就是問了紗月也完全不回答我……

「真抱歉呢, 耽誤你這麼久」

她打算翻臉就這樣走掉。

我彷彿被拋棄一般的感覺湧上心頭.

「啊!」

被說了不行,然後被拒絕—— 這種讓人難受的回憶好像在哪發生過。成為我初中

的時候被人排擠的契機的事件。

——被人邀請的時候, 絕對不能拒絕。

彷彿是過去的傷痛復甦了一般,腳跟站不穩了。

我不由自主的喊住了紗月.

「等等,紗月!」

紗月的腳步停下了

「我想!我想以後一直做紗月的朋友!!」

聽到我的聲音後,她的耳朵微微一震。

畢竟明明好不容易成為的朋友。

「所以,剛剛的那些是開的玩笑對吧…?」

生嚥下一口唾沫, 彷彿求著一般地問道,

「紗月」

做好最壞打算的我,沒有選擇語言的餘地。

坦率地,尋求著,她的回應。

「紗月,你應該,不會喜歡我吧?」

紗月慢慢轉過身來。她臉色略帶微笑。

「當然咯」

面對著這麼說的紗月「再怎麼說也太自戀了吧,不要得意忘形了,玲奈子」

我彷彿膝蓋都要失去力量般地, 鬆了一口氣。

「說的也是呢!」

臉色也恢復了光彩。

「畢竟紗月就是個不食人間煙火, 對戀愛結婚不感興趣的人呢」

「將來…」

「不對,剛剛是不是說的有點過了? 總之就是這種感覺」

我把桌上的便當盒和文具夾拿起, 和紗月並列著走出了教室

與其說是安心感,不如說是解放罪惡感般, 我一直不停地和她聊著。

「話說!那種樣子來捉弄我, 真過分呢你。紗月,再怎麼說我們也是親密無間的朋友,也有不能做的事情呢!你明白了嗎!?」

沙月麻煩似地吐了口氣

「啊對對對我錯了」

以前那樣的紗月終於回來了呢.

得救了!我要的就是這種…!

這種毒舌的紗月,正是我所期待的.

「沒關係哦, 喜歡你的人從宇宙創造以來就不存在的,不管是從前,還是以後」

話說, 她的毒舌是不是有點過了!

「再多這樣說點吧」

雖說如此, 能被這倆人同時喜歡上, 我的人生也太完美了吧!

途中和紗月告別後,咚咚咚地爬上樓梯。

流暢地打開擋在面前的鐵門。

藍色天空出現在了眼前,在那能拯救身心的秋日晴空下。

兩個女孩子坐在屋頂的座位上。

「唉,小玲奈你終於來咯」

「喲, 玲奈子,今天風兒挺不錯啊, 屋頂真舒服呢 」

正吃著便當的倆個人, 微笑著迎接著我。

其中一位是瀨名紫陽花。

蓬鬆柔軟的頭髮披在身後,如同綿羊毛一般柔軟的女孩子。大大的眼睛配上甜美的臉。簡直就是理想中女孩子的模板。全人類都會認同她是最理想的女孩子吧。紫陽花非常溫柔,是所有人都崇拜的女主角般的人。事實上她也有主角般強大的一面, 我作為人類十分尊敬紫陽花, 不如說十分膜拜紫陽花。紫陽花就是天使!

旁邊坐著的另外一個人就是玉琢真唯。

明亮又天然金髮,是身為法國人的真唯的證明。比太陽還要閃耀的金色光輝, 說是從真唯身上散發的氣場也不為過。

她是一個頂流模特,而且有著公主一樣似的所作所為和姿色。她毫無疑問是蘆谷高

中人氣最高的頂流。 這樣的她的暱稱也是完美小姐。 普通人能和真唯說上話就很幸福了,

是個超級無敵的女高中生。

然後——

「不,不好意思, 我來晚了,哈哈…」

到剛剛為止都被紗月給纏著….這段話給嚥了下去。紫陽花和真唯一起騰出了個位置,讓我座在中間。

被倆人夾住的我, 生硬地打開了便當盒。如同第一次穿中學校服般,莫名其妙的尷尬和高興。

「這….這樣和倆人一起吃午飯, 真的很開心呢」

聽著我嚼著東西說話的聲音,紫陽花和真唯對視了一下。然後倆人都微微一笑。

「今天的紗月和香穗都不知道跑哪去了呢」

「難得三人一起, 三人一起還是第一次呢, 偶爾這樣也挺不錯呢。」

「嗯嗯~」

我,還有我們都有秘密。

對任何人都不能說的秘密,他人看來十分背德的秘密。

我被真唯告白,又被紫陽花告白, 卻沒有選擇任何一方。

———不是這樣的,為了做出抉擇, 然後。

我。我們三人。 三人正在一起交往。

我的戀人紫陽花,她向真唯問道

「話說真唯你不要緊吧?活動的會場那兒…有很多關於我們的流言蜚語呢。」

有一說一確實如此….!

那樣顯眼的地方的告白後,一上網 SNS 上面全是各種評論,已經被網上的人問的

身心疲憊了。

「嗯嗯,多少有點呢, 不過, 也還是可以無視的」

我的戀人真唯拿起了手機。

「網上傳播著驚人傳言比如,我可能交了女朋友之類的,不過也正好,反正實際大差不差也差不多」

「也是呢」

「對啦, 王琢真唯和倆個女性三人行交往的事情,好像沒有廣泛傳播呢。可能被當成什麼莫名其妙的表演了。多虧了玲奈子了呢….」

我的戀人真唯睜大眼看著我.

「怎麼啦嗎, 玲奈子」

「唉?」

「小玲奈, 你的臉好紅呀」

「啊,這,這……」

我的戀人紫陽花伸手摸了我的額頭,在這溫柔又柔軟的手掌撫摸下, 我全身上下僵硬了起來。

「沒,沒事的, 沒發燒哈哈,沒事,沒事……」

「是嗎……」

「嗯嗯!我是完美的玲奈子哦」

我的戀人紫陽花臉色很擔心的樣子,所以我揮了揮手。不好….我已經神志不清了,已經連話都說不清了!倆人都是我的戀人? 我怕不是還在做夢吧….?

我感覺整個人都輕飄飄的像充滿了氫氣,然後我參與了眼前倆人的對話。

「真,真棒呢,真唯! 因為我們的流言, 真唯的工作也變少了呢,不愧是我,我該向真唯母親下跪了」

「你不要介意此事,玲奈子,這是我自己的責任,就算我們三人的事情暴露,就算我的利益因此受損。 我也絕不後悔此時的選擇」

紫陽花嗯嗯地點頭微笑著。

「我也是哦, 小玲奈,話雖如此, 我和真唯不一樣,我完全沒有要揹負的責任…所以大家不後悔的心情,其實是一樣的」

「真唯……紫陽花……」

這倆人真的太好了,我卻不由自主地哭了起來。

我脆弱的靈魂情不自禁地告訴我【讓旁邊這麼好的倆人這麼陪你, 你還是個人嗎?快點叫個催眠師來刪除自己的記憶吧!】,我強忍著內心的陣痛。

不行不行,我已經決定好了。我該做的,可不是在這抱怨。

為了讓倆人繼續喜歡我,我應該勇往直前。

然後,為了讓我不後悔這句話不成為謊言,我也應該全力以赴。

因為我說過了, 我要,全力以赴。

「yeah!」

我突然抬起了臉, 嚇了真唯和紫陽花一跳。

「怎麼啦,玲奈子」

「我正在排除自己的邪念!我是重獲新生的玲奈子!一直向前,充滿勇氣和愛的使者」

「這也太拼了吧?不要勉強自己哦,小玲奈, 按照自己節奏來就好」

我的墮天使瞬間就來動搖我的意志。

紫陽花都這麼說了呢~~被紫陽花姐姐這麼寵,真的愛死你啦! 別用手推我呀! 夠

了!真是夠啦!

「所以,請看這裡」

我從文件夾裡掏出了倆張紙。

然後遞給了真唯和紫陽花。

倆人用平穩地語氣讀了起來。

「戀人事業計劃書」

紫陽花一臉令人費解的樣子看了過來

「這,這是什麼…?」

我用手託了一下不存在的眼鏡,然後挺直了背。

為了這一天,我做足了準備,為了說的更好我還看了很多演講的視頻, 用清澈的聲音講到。

「我和倆人成為戀人後, 想和倆人互相磨合一下安排, 最近一直在做這件事。於是乎,我做出了每年分成四份,三個月更新一次的戀人契約」

「戀人契約?」

「三月更新一次?」

點頭。

「請打開第三頁,戀人契約就是, 就是由幾天前表演中雙方同意後達成的契約。

本人契約期間無論何時,都不會和真唯(甲方)和紫陽花(乙方)的任何一方違背契約。

然後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更新契約

甲方乙方互相看著對方,然後我是丙方。

總而言之,當她們聽懂了後繼續進行著說明。

「更新的時候, 甲方和乙方要對我的服務進行評分記錄」

「被小玲奈叫成乙方了嗚嗚……」

「評分滿分為一百分,有很多小項目,請你們自行酌情評價」

「總共有 20 個小項目」

通訊簿一樣的被分成了五段,種類裡有誠信度,溫柔度等性格方面,還包括了約會滿足度等身為戀人需要努力的項目。這覆蓋了我想到的全部內容。

「我雖向二位說了我要加油,但具體怎麼樣,怎麼做,做到什麼程度都不清楚,所以我採用了這種可以量化的評分表」

我會加油的,這種話,誰的口中都可以隨便說說。

不對, 正經人說這種話還是有分量的。

丙方至今為止的人生,都是曲折坎坷的, 不僅對他人,更重要的是對自己都沒有什麼信心。

但是丙方還是決定努力,不如說如果到現在丙方還不努力的話可能就要討厭自己了,除了努力別無他法。

話說回來,無論丙無論說自己多麼努力地說“我已經很努力了,請認同我吧”的話也只是不顧他人的自言自語而已。

我會堅持不懈的努力的, 而且我會再此之上, 我會盡力滿足作為戀人的倆人讓她們獲得幸福。 這才是有意義的行動和正確的努力方向。

所以。

「請三個月一次的評價一次丙方的努力程度, 如果不及格的話,我希望你可以推延下次的契約更新合同」

丙方用認真的表情說完自己的提案後,倆人掌聲雷動著, 然後歡呼著回應丙——

——的劇本沒有發生,不如說倆人的反應十分冷淡。

誒?

「小玲奈——」

好像要說些什麼的乙方被甲方用手製止了。

「玲奈子」

「是的,我就是丙方……」

「瞭解了,就讓我們填一下這個評分表吧」

「真,真唯醬!」

不知為何乙方生氣得怒瞪著我們倆人。 紫陽花這種表情還真是少見呢, 我都情不自禁的被嚇了一跳。

但是,甲方的臉上浮現出了微笑。

「不是挺好的嗎,玲奈子她自己說想要努力結果的反饋的。評分也好考核也好,都是自己可以見證自己努力成果的評價呢, 動機我已經明白了,挺有意思的發言呢」

「雖然,雖然確實如此….但是我想說的,不是這個」

「紫陽花,我當然懂你的」

甲方轉向丙方說道

「但是呢, 關於及格分這方面, 還是不要設計比較好哦」

「誒?」

我慌慌張張地看向甲方

「為什麼呀? 這可是我為了讓顧客更加高興, 我傾入心血打造的戀愛事業計劃書啊!」

「的確呢,你為了我們而努力這件事, 已經傳達到我這裡了」

「但是……」

在微笑著的真唯面前, 我的自信心迅速消散著。

「……我, 難道我已經不及格了嗎….?”

「正相反呢,玲奈子」

「誒….?」

我抬起了臉。慌張的問道。

「正相反? 你是說我滿分的意思嗎?」

「正是如此。」

原來如此——!我自言自語道。

「不對, 不能這麼輕易的接受, 因為真唯平時太寵我了! 我自我認同感還不算很足!」

「拜託了,紫陽花」

「嗯嗯, 那個,小玲奈」

是波狀攻擊!

紫陽花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前,用向上的眼神看著我,嗚嗚…感覺瞬間被倆個柔軟翅膀包裹的感覺….!

「我也好真唯也好,都是喜歡玲奈子才會告白的哦, 我希望你可以和我們在一起……」

完蛋,看了這個開頭就知道,我最終肯定會被說服。 這簡直就是預知未來….!

「所以說,其實最重要的人,是玲奈子哦。如果硬要打分的話….那就滿分吧, 不

對, 完全不能用分數評價。」

「嗚嗚,給我打滿分的….這麼認同我的紫陽花…嗚嗚….嗚嗚嗚」

頭埋在紫陽花懷裡悶聲哭著。真奇怪,我的心彷彿被淨化似的。明明自己就走在光明的道路上,為什麼每次我都步入些陰暗呢….?

再者,明明不想讓別人的評價來決定自己的價值,自己卻又淪陷於紫陽花和真唯對自己溫柔的評價中。

這明明不是我的本意….!

「我,想改變… 不管花多久,從今天開始, 我要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的事情….

我想成為真唯和紫陽花那樣的人~~!」

彷彿從泥沼中爬起來般, 我的雙手向太陽伸了過去。

這雙手被紫陽花和真唯,一起輕輕的握住。

「沒關係的哦,小玲奈,我也很開心哦,小玲奈為了我們這麼認真的考慮過了,我已經明白了,不可能不高興的」

「正如同她所說,玲奈子。我不認為你可以追上我的腳步哦。 你自己有自己的步調。不用和人相比,和人比前先看重自己,再來看齊我們就好了 」

無論何時這倆人都很溫柔。

「紫陽花~~真唯~~~」

彷彿洗刷掉黑色墨水一般, 倆人的溫柔流淌在我的心間。

「自己獨當一面這點, 十分了不起呢,玲奈子。了不起, 真是努力的孩子呢」「但是呢,你不必一個人獨自努力,三個人的路,三人一起走。我也很期待呢,畢竟, 夢境般的日子從現在才開始呢」

「嗯嗯。小玲奈, 我也有時候想做這個做那個,考慮太多,反而失去了屬於自己樂趣。 這種事情不行的」

紫陽花可愛地微笑著,真唯也綻放著笑顏。

我仍緊握著倆人的雙手,心中留著眼淚。

「好溫暖……你們倆人, 都好溫暖……」

戀人……這樣倆個能幹的人,居然都是我的戀人……

感覺重任在肩彷彿壓垮我一般,我卻不想被壓垮…

因為我, 因為我…….

我被倆人如此特別的對待, 被溫柔照顧, 我真的幸福~~~~~~!

我被剛剛的情緒弄得滿面瘡痍之後,又被紫陽花和真唯安慰。

這件事的元兇就是腳踏倆條船優柔寡斷的我,彷彿自作自受作繭自縛一般的午休結束了…我到底 都做了些什麼啊…(真是的)

獨自走到走廊的途中,旁邊突然冒出一個黃色的頭帶。

「居然腳踏真唯和紫陽花醬倆條船, 我覺得你還是做個有自知之明的人比較好哦” 「小香穗……」

突然一張熟悉的臉出現了,這個正是如同纏人的小貓般的美少女,小柳香穗

她嘴前特有的虎牙是她的特徵, 十分有活力,而且因為她十分開朗可愛的性格,

被稱為蘆谷學園的妹妹。不管去哪個團體都很受歡迎,這性格說不定不是養的家貓而是野貓也說不定。

香穗是我們的朋友。 我還最近才發現的一個驚人事實,那就是我們小時候其實是青梅竹馬。因此也吵過架,頭也被撞了,不過現在和好如初了。

順便一提,紗月也一樣,因為我說出腳踏倆條船的時候她也在場, 所以她也知道我和真唯和紫陽花同時交往的事情。

「對啦,香穗醬,我可以說個很差勁的話嗎……」

「當然咯,我會視情況的揍你的喵」

笑著臉捏緊拳頭的香穗醬。好恐怖。

我有氣無力地笑道

「希望你聽完別打我……如果可以的話最好同情我,然後安慰我……」

「一開始你就很差勁了, 難道你還可以更差勁嗎….!?」

面對驚愕的香穗,我垂頭喪氣的聳落雙肩。「我,果然還是感到不安…明明決定已經要努力了, 可是無論如何努力都感覺配

不上那倆人」

這毫無疑問,這是我的心聲。

這並不是說著謊言,然後踐踏著至今為止自己的決心…雖然很想努力,內心也還

是不安, 倆個都是我的心聲。

越是這麼想,我就越是不安,我想把這想法和香穗談談!只是和她聊聊天的話,就不算背叛誰對吧!?

面對我這差勁的發言,香穗她。

「—啊—, 確實如此呢」

總而言之, 獲得了她的同情, 好開心, 香穗醬我愛你…

「話說這個,不應該是交往前就該明白的事情嗎?」

「話雖如此,但是….」

沒收到她的慰藉。已經夠了,謝謝你。有人聽我抱怨,就已經感激不盡了。

大舞台上明明一直訴說著 “和我交往吧”“我一定會讓你幸福的”之類的話,但自己卻完全沒有自信和底氣,連自己努力的方向都搞錯了也都說不定, 反而讓自己更加不安了。

無敵的玲奈子到底在哪兒呢….吼吼吼, 這樣子的, 我倒是非常想見見….(吼吼吼)

終於看見教室了, 我們的一年 A 班

「喵?」

香穗輕微地歪下腦袋,用困擾的臉,來應對不速之客。一直誇讚我的神明長谷川正在門的前面。

視線焦距的那一刻 我 「啊」的一下大聲反應了起來。

「甘織, 小柳, 有客人要見你們」

「見我們?」

我不經意地哦哦呻吟了起來。

長谷川的面前, 站著五個女高中生, 不是我們班上的人。大概是隔壁班的吧。

其中看到了一個和我八字不合的人的臉,不由自主地後退了一步,大概長谷川也一樣,是個面對不講理的投訴顧客一般的表情吧。只有香穗醬她慢悠悠地舉起手打起了招呼

「有什麼事情嗎?」

五人整齊劃一地瞪了過來, 哇啊。

最前面站著的美少女,用可以傳到校庭的聲音大聲道

「小柳, 還有甘織, 你們好呀!」

「你,你好…?」她的名字叫高田卑彌呼,高個子黑髮,比起真唯和紗月個子更高,身高超越了一米七。

她是隔壁班老大,用香穗的話說就是敵方五人組的頭目, 我每次擦身經過她的時候她都會咂舌頭示威,超可怕的!

順帶一提五重奏說的就是蘆谷高校一年 A 組的女學生五人組的團體名稱,裡面的

成員有真唯,紫陽花,紗月,還有香穗,還有一個陰角一樣的女孩在末席當守門員。

在我慌慌張張的時間裡,香穗笑著對長谷川說 「謝謝, 你可以退下了」。長谷川

的眼神就像剛熱戀的少女一樣,彷彿在說著「謝謝你小柳……」然後走掉了。 香穗淡定自若地開啟了她的認真模式….

「額,對啦, 請問,找我們有什麼事情嗎….?」

「對呀,甘織!」

哇,彷彿是向身為小狗的我發飆的大狗一般, 壓迫感十足。

高田將手別在胸前,比起剛剛更冷靜的聲音 (或者說是自我陶醉一樣的氣氛)開

始說道。

「從四月入學以來到至今為止半年的時間裡, 我們發生過不少碰撞, 作為勢均力敵的對手,理應共同成長共同進步……. 」

「誒?」說的和真的一樣似的,我從未和高田在學校裡有過來往…不如說是被迫來往的….

莫非是隻有我不知情, 其實我們小群體暗地裡和高田她們的關係其實很好嗎?我

們小群體在沒我的時候,和她們每天快樂的聊天….嗚嗚嗚, 討厭, 感覺黑暗的門又打開了。 在我加固內心防禦的期間,高田說話的氣勢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

「但是,我意識到這種如溫水般和平的日子,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你們趕快,

和我們一決勝負吧!必須讓蘆谷學園的學生看看, 誰才是這個學校裡的老大。」

高田張開雙手, 看上去像蓄勢待發的相撲選手似的。

我很想說句「啊對對對,那就這樣……」然後就快速逃走。但我按耐住了這個衝動,

因為要是我逃了香穗醬就一個人了, 不如說其實我是最先被點名的那個。

「一,一決勝負…?」

「沒錯」

高田眼中亮光一閃。

「就由你們五重奏五人 和我們 5deesse 五人進行比賽, 看看誰才是蘆谷高校的老

大吧!就是這種對決 」

蘆谷高校老大這事先放一邊。

「為什麼叫 5dessee 呀? 」

「是 5deesse 不是 5dessee!」

連什麼都懂的香穗,也用視線請求著說明。 高田後面的一個女生回答道。

「5dessee, 法語中是女武神的意思, 用我們的話來講就是女神,用英語來講就是

Goddess,甘織」

「原來如此……」

被從沒說過話的人直呼其名,很有牴觸感, 而且這個人的說話方式和紫陽花有幾分神似… 有種溼噠噠的感覺,氣氛也完全不一樣

「哼哼, 也就是說隊名是女神隊的我們, 從隊名上開始就已經爆殺你們五重奏了,對吧, 卑彌呼。」

「是啊,很遺憾 ,世間的評價可不會給人手下留情, 不如說比賽的勝負已經分了….但是我還是給你們一次直接挑戰我們的機會」

「哇——,真溫柔——」

聽完這話的香穗面無表情地應聲著, 抱起雙腕。

「話說,你說的機會,是什麼? 」

「嗯,嗯, 完美的賽場不已經準備好了嗎? 沒錯,就是班級之間互相較量決勝的,球技大賽——」

高田像羅密歐看著高台上的朱麗葉般似的,抬頭向斜上伸著手。

「——班級球技對抗大賽」

一旁的香穗小聲嘀咕道 果然如此啊。

「咦,是讓我們用球技大賽來決勝負的意思嗎?」

「正是如此,這樣就可以堂堂正正, 磊磊落落地在全校中展示誰才是真正的贏家」

對啊…

就在此時,我感到了一股氣息。 一個人形的閃光,走到了我的旁邊來。

「——原來如此,挺有意思的嘛」

王琢真唯, 班上的女王!

B 班不知是誰發出了嗚哇的嘆聲。

好強。剛剛還是沒底氣的感覺,在真唯突然出現後已經輕鬆消散了。現在的我就好像一個萌新被一個最高段位的 FPS 遊戲玩家帶著起飛的感覺。

高田用認真的表情,看著真唯。

「王琢真唯, 你是要接受這場挑戰嗎?」

「如果是我個人的話,隨時可以奉陪」

真唯苦笑著,她的旁邊還有兩個人。

「我不要,好麻煩呀」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的,紗月」

「我覺得分出誰高誰低什麼的,完全沒有必要呢」

「原來如此,謝謝,紫陽花」

紗月和紫陽花來到這裡, A 班門前走廊裡五重奏集結完畢。

果然五人集結後,視覺上也讓人歎為觀止。

我對高田他們一無所知,但普通的路人看來, 除開我就算是 4 打 5 也不會輸吧….

「就是這樣,不好意思呢,高田,我們都是和平主義者,大家都是好人呢,對吧,玲奈子」

「呃,啊,對,嗯」

彷彿一個普通路人被拉入主舞台般的,拼命地點著頭。

「比,比賽什麼的,我完全沒有自信,不好意思」

說罷。最先攻過來的,就是剛剛過來搭話,說話方式和紫陽花很像的那個女生

「喂,紫陽花!你總是表現一副對自己班級地位毫不在意的樣子,卻精明地不費吹灰之力地利用著他人」

「誒?我是這樣被人看的嗎?鈴蘭桑」

「除此之外還能是什麼?一直都這麼高高在上!」

這個名為鈴蘭的女子, 用劍拔弩張的態度用手指著紫陽花。伴隨著那叫囂的聲音

的開始,一個又一個的 B 班的人開始接話。

一個沒精打采的在嘆氣的長劉海女孩, 纏起了紗月。

「嘴上說著麻煩,但我懂你心情。要不,早早的認輸吧?反正沒興趣的話,輸贏也無所謂吧? 」

「我對不感興趣的東西,壓根不想花時間」

「啊對對。 我懂你啥心情, 每個知道自己會輸的人,都不想比賽呢」

對這句挑釁紗月愛理不理, 紗月只是很麻煩般的,看向了窗外。

一個小巧的女孩子跳著來到了香穗面前,對她笑了下。

「喂喂,香穗怎麼樣, 你就不想和我們比比嗎?」

「說實話, 怎麼都無所謂喵, 但是,如果真唯想比的話,我就跟著真唯一起比喵」

「誒誒,一起來玩嘛,來嘛來嘛」

香穗無動於衷得被結巴的女孩子搖動著身體。

我突然意識到了。

……總覺得從剛剛開始,我們的角色屬性好像重複了?

我們這邊五個人,和那邊五個人。到底是偶然呢?還是故意地給重複了?

高田自信滿滿的女王架勢一直在和真唯對抗著, 其餘三人的氣場也是的, 女子力

滿滿的紫陽花,冷酷的紗月,還有妹系的香穗……

不,如果是這樣的話。

和我一樣的那個人…到底在哪裡?

會出現什麼樣的孩子呢。 如果是那種心裡十分惶恐不安,連眼神都不敢和人接觸的陰角該怎麼辦呢?

這不就是現在的我嗎?

不對, 我現在是個陽角了。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都是陽角了!我在沒有曝光給任何人的情況下,完美從高中出道了!

所以最後一個女孩子,一定是很普通的量產型女孩子吧…

從前面走出來的是。

眼睛裡閃著星星,非常可愛的女孩子。

「喂,玲奈子, 其實我之前都很想和玲奈子說說話的。嘿嘿,雖然是初次見面,但這種見面肯定是命運的安排的!你好,我是,照澤耀子!」

「為什麼呀!」

「誒?」

我情不自禁地叫了出來, 為什麼這麼,又開朗又溫柔又努力的感覺, 簡直就是之

前看過少女漫畫的主人公一樣的女孩子出現了!完全搞錯了吧!仔細看看我!「哦,玲奈子,你是不是不相信命運啊占卜啊之類的人啊?這樣啊, 總覺得獻醜啦,嗚嗚,不好意思。 但是呢,玲奈子你是真的可愛, 要是這樣就好了呢,嘿嘿」

「住口!」

「誒誒!?」

我不顧及旁人地大喊了起來。不要這樣奪走我的心呀! 我多少希望你和我屬性有點像呢。

而且這孩子,是高田團體中最可愛的….! 她身上當然有我喜歡的地方,身高也和我

差不多,剪的恰到好處的蓬蓬頭也光澤照人

「總,總之我想和玲奈子一起揮灑熱汗,熱汗加深友誼, 請多多指教!球技大賽,加油吧!」

「請,請手下留情……」

她一口氣來到我身邊,抓住了我的手,我全力轉過身去把臉轉開。

真討厭呢,主動接近陽角,真可怕…真可怕呢…!

嗚嗚,我是陽角呢…當然,光線有強度的說法,看到比自己更閃耀的東西后,就

像失去眼睛的生物一樣了。

真唯她似乎看出了我這糾結苦惱的態度。

「至少, 哪怕只有一個人拒絕, 我們組就不會去參賽」啊,不好意思,真唯又為了我拒絕了她們。因此,我都快被自己內心的黑暗給吞噬了!

高田集中盯著我和紗月看,然後得意地示意。

「瞭解了,午休也快結束了,現在我們就先回去了。 但是,我們可不會放棄的哦,我一定會讓你幹勁滿滿的」

轉身的高田她們,說著各自的台詞,然後走掉了

「玲奈子君,再見咯!」

「再,再見……」

我回頭在空中揮著手。可以的話還是不要見面,但是這麼說是不對的呢….!

我們小團體的五人,就此回到各自的班上。

我靜靜地嘆了口氣

那當然,因為真唯一直在我身邊的緣故,我在高中生活中享受著數都數不清的好處。

被大家放在了聚光燈彙集的地方。連洗手檯前的八卦閒聊的女生看到我也會 「哦,

甘織不好意思呢~」然後笑著讓開。 不會出現佔著坑不讓我去的情況。

男生女生基本都帶著善意來陪我講話。對於中學黑歷史經驗豐富的我來說, 這是

多麼難以置信的事情, 懂的不能再懂。簡直就是開掛了般似的。偶爾被男生約著去玩,或者被一些嫉妒的女生砸舌的事情也有,受到誇張傷害的也是因為我之前是個交流能力低下的陰角,和好處一比簡直應該就是微不足道的損失。

身處小團體裡面讓我受益匪淺,我償還其中的代價也是理所應當的。

這次我也是,這麼想的, 但是……

漸漸地,這股內心的騷動,如同很小的颱風逐漸越來越大一般,將會吞噬我的感情然後發展成一個大事件 ——

剛剛交到的女朋友的我(給自己簡直就是浪費的美少女!)(而且還是同時有倆個!),每天竭盡全力地全力以赴!

我校園生活中的煩惱,簡直就是難以想象的。 

第一章 決定努力過後的新生活從開始就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