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和不瞭解日早的女孩聊喜歡的特攝

3.來襲部

第三卷 和不瞭解日早的女孩聊喜歡的特攝  3.來襲部·前情提要·

為買到超級聖王長頸鹿升程密鑰而前往玩具反斗城的、喜愛特攝的女子高中生,甲田八剃希。

她期待著向同志們互相展示自己戴著01驅動器的姿態,然而當她看到除自己之外,沒有一個成年人戴01驅動器時,她對世界絕望了,屈從於黑暗之力,成為毀滅之化身。

世界,即將因一群喜歡超級聖王長頸鹿升程密鑰,但卻羞於在他人面前戴上01驅動器的特攝粉而毀滅。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八剃希所發出的、本應不屬於現役JK的低沉咆哮迴盪在虛空之中。

緊接著,她的體內釋放出大量的黑暗波動,宛如漩渦般於部室內洶湧澎湃。

木櫻與白雪,只能束手無策地在一旁看著。

“哇————八剃希——快清醒過來呀————————!!”

“糟了,八剃希同學的眼睛變得像2001年公映的《哥斯拉.魔斯拉.王者基多拉 大怪獸總攻擊》裡的哥斯拉一樣!一看就知道是無法溝通的災禍!!”

“哇————同期上映的可是哈姆太郎呀————————!!”

【注:《哈姆太郎》是2000年7月7日至2013年3月30日於東京電視台播出的超長篇電視動畫,講述了一隻名為哈姆太郎的黃金鼠與其主人春名露和其他倉鼠夥伴的日常生活】

在模樣變得面目全非的好友面前,木櫻瞬間崩潰消散。

在我腦中———————作為八剃希時的、色彩繽紛的回憶正縈繞其內。

“我是甲田八剃希,多多指教啦。”

“我的胸部?想什麼時候摸都可以哦。”

“雖然玩弄玩具也挺好,但現在我想玩弄木櫻的身體呢。”

“木櫻君,你是個了不起的地球人。如何?你能否對我說一句‘就把木櫻送給你吧’呢?”

【注:此處惡搞了初代奧特曼中美菲拉斯星人的名台詞“悟君,你是個了不起的地球人。如何?你能否對我說一句‘就把地球送給你吧’呢?”】

“如果我墮入黑暗,請在那時……”

蘊含美好回憶的日子於腦海中閃過的瞬間。

“————————庫……”

木櫻咬緊牙關,努力地站了出來。

雖然腦中被篡改得與現實相差甚遠的記憶佔據了大半,但她還是努力地站了出來。

“對了……!八剃希墮入黑暗時就由我來制止她,我們約好了的!”

“你們倆有做那種約定嗎!?”

“要拯救被黑暗侵染的內心,只有用同樣的人類之心所擁有的光芒!!”

“是王道展開呢……但是究竟要怎麼做!?”

“——由我來啵八剃希一口!”

眼中閃爍著慾望之光芒的木櫻如此宣言道。

“……………………不是……這也太……”

作為教育者,也作為朋友,神本白雪有些無語。

“這才是王道啊!沒問題的,在這種時候啵嘴的話,就算失敗也沒關係,因為就算無法讓她恢復原狀,八剃希腦內也不會殘留被我啵過嘴的記憶唔嘿嘿嘿嘿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木櫻同學奇蹟般地把未在八剃希同學面前暴露過的本性給完完全全地流露出來了啊!!”

“我要上咯哦哦哦……!!”

木櫻一邊忍受著從八剃希身上如暴風般放射而出的威壓,一邊像是要用腳趾尖摳住地板似的吃力前進。

狂風呼嘯,紮在一起的頭髮於空中四散飄舞。

“我……不會對任何人言聽計從!也不容任何人來輕視我!我……我要……超越人類啦—————————!!”

【Dio:你也不做人了?】

“木櫻同學,你這目的應該是達不到的哦!!”

多虧了名字裡帶巖字,木櫻避免了夾在石縫裡的命運,並且總算到達了八剃希身邊。

(此處應該是致敬了《假面騎士鎧武》裡sid被白亞夾在石縫裡的場面吧)

緊接著,木櫻突然用雙手抓住八剃希的肩膀,雙目微閉,將朱唇湊近。

“八剃希……拜託了,恢復原樣吧……”

【艹,約會大作戰是吧,奪其初吻,使其嬌羞;封印靈力,納入後宮】

雖然和夢想的初吻場景大不相同——但即便只是為拯救摯友而形成的契機,也是彌足珍貴的。

“啊哇哇……咿呀~~~~~~”

打破學校內不準飲酒的禁令,白雪一邊呆呆地盯著二人一邊揮舞著酒罐。

用哥斯拉一樣的聲音吼叫的美少女和帥氣的美少女即將接吻的此地,恐怕其實是某個異世界吧。也就是說,即使在這裡喝酒,也不必擔心人間的道德與法律的約束。

兩位熱血沸騰的少女的雙唇,即將完成清純的邂逅,然而就在此刻。

“打擾了。”

小說部入口的門扉,被猛地打開了。

“哈呀!?”

“咕哈……”

受驚的木櫻目測失誤,對八剃希猛地來了一記超級(ultra)頭槌。

接吻的熱情就這樣轉化為了動能,因此威力十分驚人。

部室內響起的音量,就說明了這一點。

八剃希呈大字型倒在了地板上,木櫻也捂著額頭蹲了下來……

·

朦朧的意識,開始漸漸成像。

熟悉的部室映入眼簾。

“唔,唔唔——嗯……我,我都做了些什麼……”

我捂著額頭站起身來。

倒是還記得自己有在部室裡和木櫻她們聊天……

“太好了,終於恢復正常了呢,八剃希同學!”

“老師……?那個,桌子上的空Highball罐子像獸王立方一樣堆積如山耶……”

【注:Highball是威士忌摻了蘇打水或者水後的一種飲料;獸王立方是《動物戰隊獸王者》裡的蘿蔔,可以從方塊形態變成對應的動物形態】

打破不能在學校喝酒的禁令,應該是經歷了許多事吧。

“唔咕噢噢噢噢……”

一旁的木櫻蜷縮著身體,發出低沉的呻吟聲。

“其實直到剛才八剃希同學還處於暗墮狀態……發生了各種事後,這次似乎輪到木櫻同學暗墮了……”

不是吧?女子高中生會像是在放學後喝個珍珠奶茶一樣輕易暗墮嗎?

“好像也沒受傷,差不多得了。”

聽到不熟悉的聲音,我轉頭看去,有一位像是呆住了似的、正雙手叉腰站在那裡的女生。

看來在我昏迷(?)期間,部室內有客人來了啊。

“那個,你是……”

站在那裡的,是來戶燧裡同學,那頭奪目的銀髮正隨風飄蕩。

以前,我們小說部三人一起去過沖繩旅行。

雖說目的是為了讓小說方面即將突破瓶頸的木櫻打起精神,卻沒想到在那裡遇到了同校的女同學。

我們憑藉極低的機率邂逅了她,來戶燧裡。她在我們學校擔任電影部的部長。

而且,她和愛著日本特攝英雄的我們一樣,傾心於美漫英雄。這其中,她對MCU的象徵型人物鋼鐵俠:託尼.斯塔克情有獨鍾。

然而……那位鋼鐵俠,卻在漫威宇宙集大成之作《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中,為拯救世界而失去了生命。

初戀就是鋼鐵俠的來戶同學……不,燧裡同學對此傷透了心,於是隻身一人來到沖繩作傷心旅行,並在那裡遇到了我們。

實際上,她的管家先生是有跟過來的。這個人,是位了不得的富婆哦。

說起來,她和同為部長的木櫻經常在部長會議上碰面,按理說應該是還算親密的關係——但其實,兩人之間水火不容,表面上是的。

“你竟敢……像Archetype一樣妨礙我的儀式……”

直到現在,木櫻也還是以惡鬼一般的神態瞪著燧裡同學。

“儀式……?”

是對此沒有印象吧,燧裡同學柳眉微皺道:

“雖然不太明白,但你們小說部還真夠鬧騰的。”

“說到底,就算你連門都不敲地闖進來,至少說句‘果然是這樣啊’再進來,這是世界的常識才對吧!”

“什、什麼?原來要那樣做嗎?”

木櫻的咄咄逼人讓燧裡同學顯得驚慌失措。

“但我並不是想闖進來找茬啊。”

“那你要來幹嘛!”

“我現在不是正準備說嗎!你還真是個急性子!!”

每當木櫻採取冷淡的態度時,我的嘴角都會不由自主地上揚。

在夏季旅行時,我大概瞭解了兩人的關係。

她們是彼此在內心深處互相認可對方,卻無法坦率表達出來的關係。

雖然看似針鋒相對,但正因為二人是這般關係,在她們解除隔閡並肩作戰的時刻才會讓人燃起來啊。

雖然不曉得她們會一同對抗什麼。

“……哼,看來你已經變得相當有活力了啊。失戀帶來的打擊痊癒了?”

木櫻哼著鼻子撂下此話,應該只是為了遮羞才會採取這種態度,但本意其實是在關心吧。

“克服這種傷痛哪有那麼簡單?這可不是能夠輕易放棄的軟弱之戀。”

“那麼——你老老實實地在自己的地盤搞社團活動不就好了?”

“失戀之傷痛至今仍未痊癒的我,似乎不小心把這種態度表現出來了,因此被其他部員關心了……”

啊啊,總感覺能夠理解。旅行中遇到燧裡同學時,我們也沒法放著她不管。

“所以說,你為啥來我這兒……!!”

“算了算了。”我如此安慰著木櫻。

呵呵呵……在爭吵的對手之間進行調解可是最——激動人心的啊……

我露出這種表情了吧?

【此處neta自假面騎士電王的反派boss凱的台詞。】

“……‘所以’,我來這裡,是有話要說。”

雖然之前話題被木櫻打斷了,不過現在總算是切入正題了。

“是昨晚的事,應該是對失戀之傷痛仍未痊癒的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吧……夢裡,託尼出現了。”

“託尼……鋼鐵俠嗎?”

我反問道,燧裡同學像是百感交集般,重重地點了點頭。

“然後他對我說,我愛過你2999次……雖然愛你不能愛得比我的妻子和女兒更多,但我同樣愛著你……託尼.斯塔克已經盡力回應了我的心情。聽到他這話,我就已經被救贖了……”

燧裡同學的眼眶溼潤了,但卻堅強地用手指拭去眼淚。

“託尼對被隨意喜歡上的跨次元女性的後續跟進是不是過於萬無一失了?”

應該是因為看到燧裡同學流淚所以沒法說得太重吧,木櫻的吐槽也顯得很溫和。

“不過我很理解這種心情哦……我也有在夢中和高橋文哉君一起享受不被打擾的約會,他同樣很好地回應了我的心情……”

【注:高橋文哉是《假面騎士01》中飾演飛電或人的演員】

“…………?”

“現在的假面騎士主演演員哦。”

我悄悄把答案告訴頭頂浮現出問號的同時朝這邊望過來的燧裡同學。

夢境是無拘無束的自由樂園。

誰也沒法阻止一個小不點兒想要在夢中和假面騎士約會。

“我大概一輩子都忘不了託尼吧,但是,若我繼續在悲傷之中消沉下去的話,即使是在夢中,我也無顏和託尼見面……我必須得一點點地向前看才行啊。”

燧裡同學用再度溼潤的雙眼看向我們,堅定地說道。

“……咕……說得倒不錯……”

木櫻拿出智能手機快速點擊著,似乎是要趁著自己還未忘記時把這令人印象深刻的話給記下來。

“總、總之,你能朝前看是挺好的。所以,你就是特意來跟我們說這事兒的?”

也許是為了掩蓋自己被感動導致的害羞吧,木櫻雙手抱胸,動作誇張地別過臉去。

不錯嘛……一點點地敞開心扉吧……

“不……接下來才要步入正題。”

燧裡同學像是為了轉換心情一般清了清嗓子。

“你們……要不要加入電影部?”

她以認真的語氣對我們說道。

“怎麼可能加入你們?”

木櫻像是要炫耀一下似的唾棄道,並揮揮手對其作出驅趕狀。

但是,被所愛之人託夢的經歷,大概也讓這位少女變得堅強了吧。

面對木櫻所釋放出來的敵意,燧裡同學對此予以沉穩的微笑。

“在我說完之前,你哪怕用撬棍也別想讓我離開這裡半步。巖永,你還是閉上嘴乖乖坐下吧。”

“啊——————吵死了,滾出去,進入秘密基地的敵役角色是註定要被除掉的哦!!”

木櫻將手伸入燧裡同學的腋下,想要強行把她拽起來。

“呀……不要……”

燧裡同學發出柔弱的嬌呼,為了掩蓋這聲音,連忙用手捂住了嘴。

“你……你鬼叫什麼啊————!!”

“才才才才才沒叫!至少聽聽理由啊!!”

應該是合氣道的要訣吧,燧裡同學轉動起自己的手臂,讓用力抓住自己手腕的木櫻的手鬆開了。

“……嘿……”

木櫻非但沒有對此感到驚訝,反而離開長桌移動到寬闊的空間,將雙拳架在胸前。

“哼……”

燧裡同學也回應了木櫻所釋放出的戰意,她與木櫻相對而立,張開雙手擺出獨特的架勢。

被研磨得宛如刀刃般的鬥氣,化作紫電在部室內四處亂竄。

……誒……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了,啥啊這是……

“哈……!”

木櫻以銳利的抬腿踢朝燧裡同學招呼過去,描繪出宛如揮下鐮刀般的軌跡。

燧裡同學則伸出手掌,以連出力方向都看不出來的架勢穩穩地卸開踢技。

然而,木櫻即使保持單腳站立也能維持平衡,並以那個姿勢施放起了連續踢擊。

從上段至下段,接著又到中段……變幻多端的連續踢擊襲向燧裡同學。

我和白雪老師完全成了旁觀者,被這兩人之間的戰鬥深深吸引。

“是鱟異蟲的人間體,乃木憐治的體術啊!”

“是拓!拓.坂口!”

白雪老師雙眼放光地喊著演員名,為啥要把名字放在前面……

【注:由坂口拓飾演的鱟異蟲——乃木憐治是《假面騎士Kabuto》中的一個小boss,異蟲集團的領導,哪怕是人間體形態也擁有不俗的體術能力,甚至能壓制尚未CAST OFF的假面騎士Gatack】

因為連踢的速度過快,原本看不見的木櫻的內衣總算能以殘像形式稍稍映入眼簾。

只是,能將這些攻擊盡數化解的燧裡同學也絕非等閒之輩。

“別小看我啊巖永!我應該有說過鋼鐵俠是我的初戀,所以我在八歲左右時,就已正式下定決心要加入復仇者聯盟,我可是把所有的格鬥技都學了個遍啊!!”

燧裡同學以掃堂腿的架勢朝著木櫻施展踢擊,以及講述自己的過去。

……本以為燧裡同學是個相當正經八百的人,但她也是個因自己所熱愛之物導致人生被改變的人呢……

“說‘別小看我’的應該是我吧?”

但是,木櫻在鍛鍊方法上也毫不遜色於對面。

木櫻那在課餘時間擔任運動部助手的、威脅性十足的運動能力,足以讓接受精英教育的大小姐面露驚愕了。

“切……你果然也是,因為崇拜日本的英雄而鍛鍊身體的嗎……!”

“不,我是為了成為輕小說作家而鍛鍊身體的,因為若是沒有能赤手撕裂鋼鐵的腕力,寫完一篇原稿就得患上腱鞘炎了啊!!”

“可惡的輕小說作家們……!你那腕力為什麼就不能再稍微為世人做點貢獻呢……!!”

在無窮無盡的攻防戰的空隙間,針對輕小說作家的謠言惡評被四處散播,二人放棄了言語交談,開始咆哮起來。

“什……什麼啊,那兩人……簡直就不像人類啊!”

“直到剛才八剃希同學也是如此的非人哉啊……相反只有老師因為過於正常導致格格不入啊……!!”

只有在攝入酒精時體內才會變得像是和異次元相連一般的非凡幼女,像是心虛似的抱緊自己的身體。

燧裡同學是在對方的攻擊完全消失後才會轉守為攻,但木櫻卻是任由自己身中數彈地拼命進攻。

……中彈,真的是用來描寫女子高中生放學後場景的詞語嗎……

“呣……!”

一個橫衝直撞,一個沉著冷靜。攻防立場的不同,導致燧裡同學露出了破綻。雙臂被挑起,身前則因此門戶大開。

“倒下吧……!!”

木櫻並未錯過這一機會。

凝聚全身力量的一拳,深深印在燧裡同學的腹部——

來戶燧理

雖說初戀未達成……但沒想到居然以這種形式結束……

身高:148cm

體重:43kg

年齡:16歲

最喜歡的鋼鐵俠套裝:Mark III

最喜歡的反派:章魚博士

角色設定

高中一年生,電影部部長。四分之一的混血兒,富豪的獨生女。自從小時候看了母親看的電影《鋼鐵俠》之後,沉迷其中不可自拔,甚至還認真地愛上了託尼·史塔克。

完整收集漫威的相關商品,電影新作上映的話,會去反覆欣賞無數次。是如此熱心的粉絲……但是因鋼鐵俠逝去而極度失落,甚至為此去沖繩來一場傷心旅行。

在沖繩偶遇了小說部的各位,在那之後經常多管閒事地湊進來。在電影部深受部員信賴,卻沒有能理解自己愛好的夥伴,也許因此而悄悄感到寂寞。

通過與(看上去像)水火不容的木櫻交流,心靈得到了治癒。

順帶一提,雖然她嘴上說不看日本特攝英雄劇組,但卻擁有東映版蜘蛛俠的DVD-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