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3章 於花之都與你約會

第五卷  3章 於花之都與你約會

 操縱著小飛龍和空中魔動車出發去視察領地,是大家都學會駕駛空中魔動車之後的事了。

 因為尤菲有過使用魔女帚的經驗,所以她立刻就輕車路熟了,其他人還需要花一些的時間熟悉。

 沒想到,最先能熟練駕駛空中魔動車的竟然是蕾妮。雖說只要掌握了訣竅,就能自由自在地駕駛著空中魔動車在空中馳騁,但尤菲看起來對此也很意外。

 接著熟悉的是納布爾君,擁有騎馬的經驗以及懂得使用風魔法有助於熟練駕駛,之後是蓋君。伊利亞和哈爾菲斯一直都不得要領。

 雖說如此,因為大家都能駕駛了,所以正式安排了行程前去視察。

 我和尤菲坐小飛龍,駕駛空中魔動車的一組是蕾妮和伊利亞,另一組是蓋君和哈爾菲斯。能熟練駕駛的納布爾君獨自一人乘車。

 「那我們一路上要小心哦」

 「安妮絲!為了不讓王室蒙羞,你可不要做出什麼稀奇古怪的行為!」

 「你不用點名警告啦!好啦,大家!我們出發吧!不然等下會說教得更厲害!」

 臨行之際,我差點被前來送行的母后大人逮住,因此眾人都驚訝地看向率先跨上了小飛龍的我。

 要是被母后大人的說教逮住的話要訓好久!所以要事不宜遲立即出發!

 就這樣,我開始了視察之旅。雖然空中魔動車的動力和強度都比不過小飛龍,但只要騎著空中魔動車的我們一起配合,就可以有條不紊地前往目的地。

 為了避免路上太過疲憊,我們很注意休息,順利地推進行程。

 這次飛行的高度不會太高,只是像是在地面上滑行般飛行,但因為沒有必要沿著街道前進,我們可以筆直地朝著目的地,所以路程所需的時間大大縮短。

 「空中魔動車的確很棒。如果讓騎士團配備它的話,能夠改變世界」

 休息時,納布爾君一本正經地盯著空中魔動車說道。

 「雖然之前接受過練習,但是像這樣使用了之後,就能深切地感受到它的用處」

 「這樣就大大縮短了路程所需時間。一旦習慣了,要比騎馬要輕鬆多了。畢竟馬得休息,還得餵食物和水呢」

 「發生突發狀況時,如果有空中魔動車的話,就可以第一時間向附近的領地傳達領地的困境,這樣就可以迅速派遣援軍……」

 「雖然這次的飛行高度不高,但如果提高飛行高度,即使地面有威脅,也能從上方飛過避開。當然,必須要小心空中有魔物的情況,但是毫無疑問,空中魔動車肯定會給國家帶來巨大的變化」

 哪怕是在休息期間,蓋君、納布爾君和哈爾菲斯三人仍在熱烈討論空中魔動車的運用和發展前景。

 伊利亞和蕾妮瞅了一眼他們,用野外出遊用的保溫壺,按人數準備茶水。

 「各位,茶都準備好了。我帶了一些點心,也請大家嚐嚐」

 「……沒想到會在野外享茶」

 「在野外能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真是太幸福啦」

 納布爾君看著蕾妮端來的茶,表情溫順。

 另一方面,蓋君一轉眼就吃完了。

 看著他們一片其樂融融,不知怎的有了野餐的氛圍,神情也自然放鬆下來。

 「真悠閒啊……」

 「確實呢」

 我嘀咕了一句,尤菲也附和似地輕聲說道。

 放眼望去,盡是平原和小片的森林。說完這些話後,蓋君感慨地小聲說道:

 「東部到處都是這樣,和西部不同」

 「蓋克是來自東部的嗎」

 「是啊。離王都近的地方還不是這幅光景,但是到了東部腹地就只剩下農村了。盡是些田地啦,騎士團駐紮的要塞啦之類的」

 蓋君平靜地說著,但納布爾君和哈爾菲斯兩人看起來卻有些不安。

 「按領地來說的話,我的家族姑且也算是東部,但離王都很近,所以……」

 「啊,斯普勞德伯爵家的領地是這樣的呢。內布魯斯子爵家是在西部來著?」

 「我的家族被授予的領地是擁有西部領地的安蒂伯爵家的一部分……」

 「雖然西部的那些傢伙總是炫耀西部有各色各樣的城鎮,但這件事是真的嗎?」

 「西部有與其他國家接壤的國境線。由於有很多進口商品,所以傾向於吸收外國文化。這大概就是西部會出現各色各樣的城鎮的原因吧」

 「是啊,想奢侈地消費一下的話,到西部會比較好呢」

 「是呢。實際上,那邊有許多賞心悅目的東西」

 我說完,哈菲斯微笑著點點頭。這樣說來,我想大概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吧。

 「嘛,我覺得東部也會隨著今後的發展不斷變化,最好不要再受到以前那樣的待遇了呢」

 不知為何,大家聽我說完後都鄭重其事地盯著我。

 「誒,怎麼了?為什麼這樣看著我?」

 「……怎麼說呢,安妮絲大人真的很厲害呢。還有尤菲莉亞大人」

 「怎麼突然這麼說?我知道尤菲很厲害,為什麼會連我也一塊誇?」

 「因為,是安妮絲大人發現了魔學,使東部有了必須進一步開拓的理由,不是嗎?」

 「聽你這麼說,也許是吧……」

 「就算不是這樣,安妮絲大人的赫赫戰功在東部幾乎無人不曉」

 「蓋克,安妮絲菲亞王姐殿下的赫赫戰功指的是?」

 「安妮絲大人在當冒險者的時候就經常來東部。她是高級的冒險家,而且還會毫不畏懼地接受麻煩的委託,很多人都很感謝她」

 「原來如此,是這樣啊」

 聽完蓋君自豪地說這番話,納布爾君佩服地點著頭。

 看著他的樣子,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一股羞意湧上心態,苦笑了起來。

 蕾妮似乎注意到我表情的變化,疑惑地看著我問道:

 「安妮絲大人,怎麼了嗎?」

 「不,應該說我沒做什麼值得稱讚的事……我一開始也和其他冒險者一樣,在黑之森附近活動來著……」

 「這樣呀」

 「……不過因為我狩獵過度,大家都問我能不能客氣一點哦?」

 「啊……」

 「如果是在魔物暴走的時候去的話,他們會很高興,但是平時在那邊狩獵的話,抱怨的人就會增加。大家都說我完全有能力去東部,要我到東部去,以此為契機,我才在開始東部狩獵……」

 「這件事真令人懷念啊……」

 伊利亞感慨萬千地輕道。當大家因此明白我所言非虛時,他們的目光微有暖意。

 「您是因為這樣才來到東部的啊,安妮絲大人……」

 「順帶一提,我剛來東部的時候,蓋君找我吵過架呢」

 「哇!不好了,是我自找麻煩!別再說了!」

 蓋君雙手掩面,仰天長嘆。明明大家在苦笑著,只有納布爾君用認真的表情拍了拍蓋君的肩膀。

 平靜的休息時間,伴隨著大家的噗哧一笑中度過。

 * * *

 我們最先視察的是貝爾維塔。其被認為是帕雷迪亞王國東部最大的貿易城市,在東部還算繁華。

 對於住在貝爾維塔以東的人來說,這裡可以說是當地最為嚮往的城市吧。雖然我們順利到達了貝爾維塔,但除了這件事外,出了些別的小問題。

 「什麼?您說想微服私訪!?」

 「你看,在貝爾維塔可以四處走訪,我認為這樣最適合瞭解平民百姓的生活和物價情況……」

 「即便如此,尤菲利亞女王陛下和安妮絲菲亞王姐殿下不帶護衛上街……」

 納布爾君面露難色。他皺著眉頭,一籌莫展。我撓撓頭,苦惱於怎麼說服他。

 「你跟著我們的時候離遠點就行了吧?納布爾君你們也去調查一下這裡,怎麼樣?」

 「……為什麼您要如此執著於微服私訪呢?」

 (要是和他說,好不容易想找個機會和尤菲做些像是約會的事,會嚇到他的吧……)

 回想起來,雖然我和尤菲心心相印,但卻沒有約過會。尤菲忙於女王的政務,當然是抽不出時間和我出門。

 當然,我們還是有在房間裡聊天,一起睡在床上吧?只是,如果進一步奢求的話,我想做些普通戀人會做的事。畢竟過了貝爾維塔,就沒什麼城市能享受兩個人散步的樂趣了……

 但是,這樣會太任性了吧……我是來這裡工作的才對。不,我也不只是為了玩才提出這個提案的……。

 「這不也挺好嗎,納布爾。安妮絲的話也很有道理」

 「連尤菲莉亞女王陛下都……」

 「而且我也對民眾的日常生活很感興趣,我知道我對這方面很陌生,所以我認為想要彌補這一不足的話,安妮絲的提議就很好」

 「……確實,考慮到尤菲利亞女王陛下的身份,能理解您對人民的生活不太瞭解,但考慮到您的安危……」

 無論尤菲如何表示贊同,納布爾君還是面露難色地回應道。

 「納布爾大人真是認真啊,這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喂,蓋克……」

 在這時,蓋君漫不經心地插了一句。納布爾君輕瞪了蓋君一眼,但蓋君似乎並不在意。

 「如果這兩位被襲擊,即使是被人突然偷襲,也能輕鬆反擊。而且她們允許我們在後面跟著,也並沒有要求納布爾大人放棄護衛的職責。我認為可以妥協」

 「這次視察也是為了讓尤菲莉亞大人順便放鬆放鬆,我也贊成」

 「連蕾妮都……啊,我知道了……」

 蓋君加上蕾妮都表示贊成,納布爾君大概是覺得形勢不妙,勉為其難地答應了。

 「那麼,我們也來補充一下這次考察中缺少的物品」

 「由伊利亞和蕾妮補充嗎?」

 「是的。我想應該不會很麻煩,所以就由我們兩個人去吧」

 伊利亞看向我的眼神彷彿在說:之後的,不用我說也知道吧?見狀,我不禁苦笑起來。伊利亞似乎也一樣略微地有點公私不分。蕾妮拼命掩飾自己的不安,卻完全沒藏住,讓人有些忍俊不禁。

 於是,我們微服私訪貝爾維塔的街區,順帶視察。

 這次我們的服裝主題是:在旅行途中喬裝成平民的大小姐。說實話,再怎麼打扮成平民,尤菲的美貌都會引人注目。大概也有人會察覺到我們的真實身份吧。

 誠然,商人們已經習慣了這種打扮成平民的客人,他們也明白,一旦觸及到客人隱藏的真面目,就有遭遇滅頂之災的風險。

 既然如此,就決定採取以下的方式。如果是在王都的微服私訪,應該可以更輕鬆地進行,但畢竟這裡是東部。我的想法是,讓他們不敢輕易接觸我們,這樣會更有利於我們體察民情。

 尤菲的搭配是一身打扮成平民的大小姐風格,是伊利亞幫她選的。

 臉沒有刻意遮住。在東部,應該沒有多少人認識尤菲,這樣一來,說不定會以為她是哪裡的大小姐打扮成了平民。

 而我,則是一副侍女打扮,貼身侍奉這位打扮成平民的大小姐。

 哼哼,就算是這幅打扮,因為尤菲的身份在我之上,所以不能對我生氣呢!雖然我決定要假裝沒看見尤菲臉上十分微妙的表情!

 「您覺得怎麼樣?大小姐」

 「……有一股很強的違和感」

 「你有見過這麼可疑的隨從嗎?」

 「我……不敢說」

 「喂,你們什麼意思」

 面對我的詢問,哈爾菲斯含糊其辭,伊利亞直接說我可疑,至於蕾妮,她甚至沒有評價。

 雖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我們還是一起上街了。偶爾會有行人朝我們瞥一眼,但很快就失去興趣離開了。

 在街上看到貴族打扮的人走在路上,一般的平民都會避開。因為誰都不想惹上麻煩。

 「……和王都的城下町的感覺又不一樣呢」

 「是啊,王都畢竟是國家的中心。雖然西部有比王都更華麗的城市,但還是王都最能給人歷史感」

 「是這樣嗎?儘管如此,我還是覺得這裡充滿活力,人也很多」

 「因為貝爾維塔是東部最繁華的城市呢。沒什麼機會去王都的人,大部分的東西是在這裡買的。就算出來打工,也會來這裡吧」

 「原來如此,看來在這裡可以一睹到東部的風采呢」

 我和尤菲邊走邊聊。這時,尤菲注意到了什麼,開口道:

 「這麼說來,這邊花還真多呢?」

 「貝爾維塔是賞花勝地,長著各種各樣的花。到了花期,這裡百花齊放,爭奇鬥豔。王都的花也是為了這般美景而種的,不過相比這裡還是略遜一籌呢」

 「原來如此……」

 尤菲饒有興趣地點點頭。看見這樣的尤菲,我笑了笑。

 聊天之中,偶爾回頭一看,還能看到蓋君、納布爾君和哈爾菲斯三人邊走邊聊著什麼。

 (雖然他們不是沒有注意這邊,但是能感覺到他們儘可能地不來打擾……)

 我察覺到了這樣的情形,把視線移回前方,看了眼走在身旁的尤菲。我和尤菲不過觸手可及的距離。不由得感到有些焦躁。

 (嗚……被那三個人看到牽著手會很羞恥,但還是想拉著她的手一起走。但是會不會讓人覺得奇怪呢,畢竟名義上是微服私訪,還是避免太過引人注目的行為比較好,所以就當沒想過吧……)

 「安妮絲?」

 「咿呀!?」

 我沉浸在思考中,此時尤菲湊近,像是要看透我一樣盯著我的臉。

 由於突然湊過來,我向後一仰拉開了距離。這突如其來讓我的心臟怦怦直跳。啊,嚇了我一跳。

 「怎麼了?」

 「不,有個邪念……讓我冷靜一下,等一下……」

 「邪……?是想掩飾什麼嗎?」

 尤菲半眯著盯著我。眼看就要進行逼問,真是太讓我為難了。

 「不,那個,要說是有點不對勁比較好,還是說沒什麼事比較好呢」

 「安妮絲。好好給我說清楚吧?」

 尤菲微笑著說道。但是,她的眼睛裡沒有一絲笑意。

 「安妮絲這樣欲言又止的時候,不是在忍耐什麼,就是隱瞞著什麼難以啟齒的事」

 「……沒這回事吧?」

 「好了,快說吧。來」

 看來不得不說了。我做出了最後的抵抗,抬起視線看向尤菲,她的笑容沒有絲毫動搖。

 「……就是那個」

 「嗯」

 「和尤菲、那個、牽手的話……」

 「……手?」

 「我、我想做戀人會做的事啦!……這麼想著、而已……」

 現在我的臉滾燙,彷彿嘴也羞得臉紅,便想要移開視線。

 於是,尤菲愣了一下之後,好像明白了什麼似的,露出笑容。

 「好啦,牽我的手吧,安妮絲?」

 「不是、那個、但是、你看!因為可能會引起周圍人的注意,微服私訪時這樣做是鬧哪樣……」

 「到時候再說吧。因為我選擇優先實現你的願望」

 尤菲愉快地笑著,拉起我的手。我稍稍被她拉近了距離。

 「這樣可以嗎?安妮絲」

 「……嗯」

 我回應的聲音小到快要聽不見,尤菲見我這樣,哧哧地笑了起來。

 「原來如此,這樣也不錯呢。這就是戀人會做的事、嗎。還有什麼是戀人會做的事呢?安妮絲」

 「為、為什麼問這個?」

 「想和我一起做吧?戀人會做的事。我也想和安妮絲一起做。如果你能因此意識到我是你的戀人的話,就正合我意了。」

 「為什麼尤菲說得那麼開心,一臉喜悅啊!」

 不行了,眼前的是壞尤菲!她完全得意忘形了!

 「聽見自己愛慕的對象這麼想,很開心才對吧?難道說,到現在為止做的不夠多嗎?」

 「也可以說夠吧,畢竟尤菲的政務很忙。在一起也只是喝喝茶,睡、睡個覺而已,就只有這些……」

 「……是我做的不到位。是呢,我應該多花點時間和安妮絲在一起啊。我忘記了安妮絲是給得越夠越會逃的人」

 「我、我並沒有逃啊?」

 「真的麼?不是有前科嗎?」

 「那只是情況不太好吧!真是的,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和尤菲做好多好多戀人會做的事!但是我不想那麼任性!」

 「義母大人聽到這話,是該高興你成熟了,還是嘆息培養出這樣一個不敢任性的孩子呢…你覺得哪個呢?」

 「會覺得尤菲的這方面,真的很壞心眼吧!?!」

 「我的哪方面呢?不詳細說說,我怎麼能懂呢?」

 「反正我說了你也會裝傻吧?」

 「沒錯」

 可惡!這傢伙怎麼擺出一副很懂的樣子!

 「嘿嘿,安妮絲,別不開心」

 「我討厭壞心眼的尤菲……!」

 「我可是在體貼你哦?我只是讓安妮絲能好好地撒嬌而已」

 「咕、唔唔……!」

 我因羞恥心而顫抖著,只能瞪著發自內心愉悅的尤菲。

 這時,尤菲好像想到了什麼,輕輕轉過身,小聲說道:

 「……原來如此,你是有點在意呀」

 「……什麼?」

 「在意別人看著我們。雖說沒辦法,但我們現在必須要有護衛跟著」

 尤菲拉著牽著的手,讓我離得近些。她像是惡作劇一般,用甜美的聲音呢喃道:

 「不能獨佔可愛的安妮絲的表情,真是遺憾」

 「笨……!說、說什麼啦……!」

 「不行啊,你現在這麼可愛——會讓我更想欺負你的」

 「剛、剛才,你說想欺負我!我都聽見了,你這個壞蛋!」

 「是錯覺吧?好了,我們走吧,安妮絲」

 我有些嫉妒笑得開心的尤菲。她什麼時候成了這樣的小惡魔啊!

 由於臉燙得退不下來,我沒辦法抬起頭來。儘管如此,我還是無法放開那緊握的手,只能任由尤菲牽著我在街上走。

 * * *

 貝爾維塔街上的微服私訪,是一段快樂的時間。

 在貝爾維塔,各種各樣的花、用這些花製成的染料等,都很有名。拜此所賜,各色鮮豔的絲線應有盡有,刺繡琳琅滿目,商品一應俱全。

 尤菲也購買了自己喜歡的絲線和刺繡的製品。如果尤菲談論到東部的刺繡,也許會更加引起周圍人注意。

 貝爾維塔的街區還有一樣出名。那就是現在我們眼前的場景。

 「這就是貝爾維塔有名的、利用特產做成的花浴哦!」

 由於這裡被我們包場了,只有我和尤菲入浴。氣派堂皇的浴池裡飄著鮮豔的花朵。紅、白、粉的各色花瓣飄在水上的情景,稱得上華麗二字。

 嫋嫋升起的熱氣含著花香,十分好聞。尤菲輕吸了一口,又呼了出來道:

 「好香啊。享受著這樣的香氣泡澡,會覺得有些奢侈呢」

 「聽說就是衝著這個來的人不在少數。與其說是貴族文化,不如說是富裕的平民文化吧」

 「是嗎?我記得義母大人也很喜歡花浴……」

 「啊,是這樣嗎?」

 聽尤菲這麼一說,我有點吃驚。原來母后大人也喜歡花浴啊。

 我不太知道母后大人的隱私。母后大人本就忙於外交,即使回來,我也在離宮裡,所以生活中沒有交集。誠然,瞭解她的機會就減少了。

 ……視察回來後,也跟母親大人說說花浴的事吧。

 「安妮絲,我來給你洗背」

 「那我也給尤菲洗吧」

 「好的,麻煩了」

 我們互相洗了頭髮和後背,走進花浴池中。

 雖然從熱氣也能聞到香味,但實際浸在熱水裡,花香更濃郁。對我來說水溫正好,我長舒了口氣:

 「好舒服……」

 「嗯,這花浴真不錯呢」

 我的身體已經沒到肩膀了,而尤菲還只浸到腰部。

 尤菲喜歡更低一點的水溫,所以可能需要稍微適應一下。我們享受了一會兒花浴。隨後,尤菲也適應了水溫,在我旁邊將水沒到了肩膀。

 「啊……」

 「呵呵,怎麼了,發出這種聲音」

 「整個人鬆下來了……」

 「你真的很喜歡泡澡呢,安妮絲」

 「我喜歡到想辦法制作魔道具讓自己能輕鬆泡澡的程度。對了,如果魔道具開始普及了,在這裡用上泡澡用魔道具的話,說不定會吸引很多客人呢!」

 「真是個好主意」

 我和尤菲開心地聊著天,享受著泡澡。突然,我注意到一朵漂浮在浴池裡的花,拿到了手上。

 我將手上的那朵花,朝尤菲的方向舉起來看。尤菲不可思議地看著我。

 「怎麼了?」

 「這朵花的顏色,很像尤菲的瞳色呢」

 花的顏色和尤菲的薔薇色瞳色一樣。我對比著二者,笑了起來。

 尤菲吃驚地瞪大了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我手裡的花。接著她輕輕笑了一下,拿過那朵花。

 「我的瞳色在安妮絲的眼裡是這樣的嗎?」

 「嗯,這個顏色很可愛吧」

 「覺得可愛嗎?」

 尤菲帶笑意湊了過來。我和薔薇色瞳色的尤菲四目相對,不知怎的,無法挪開視線。

 就這樣,尤菲一隻手抓住了我的手,另一隻手伸向我的腰,把我拉了過去。我們二人緊密相貼,彼此的呼吸都交纏在一起。

 「尤菲、什、什麼啦!?」

 「你不回答我嗎?」

 「回答什麼!?」

 「覺得可愛嗎?」

 尤菲微微歪著頭這樣問道。為了不讓頭髮泡在浴池裡,她的溼頭髮盤了起來,因此脖頸的線條清晰可見。浴池的熱度使她的臉頰有些發紅。

 她微微眯起的眼睛像是泛起淚光,讓我更加無法移開視線。心臟像要跳出來一般悸動,不是因為浴池,而是因為別的事情而有些暈乎乎的。

 「安妮絲?」

 「……你個、壞傢伙……!」

 「不回答我的安妮絲才壞吧?」

 尤菲一眨眼就湊過來,還沒等我開口,就堵住了我的嘴唇。

 也許是因為在浴池中緊貼著的緣故吧,彼此相觸的嘴唇感覺比平時更熾熱。尤菲趁我不備,吻得更深了,於是我輕輕地反擊了一下。

 「這裡!是浴池!」

 「……知道了」

 尤菲吐了吐舌,擺出一副人畜無害的表情裝作沒事似的,真是可恨。剛才應該咬得更用力些……!

 雖然沒再接吻,但尤菲抱著我緊緊貼在一起。纏在腰上的手,像是在說不會讓我跑掉,以及胸部壓過來的觸感,都彷彿要重燃親吻的餘韻。

 「……太近了!」

 「是嗎?」

 「太近了!你的手在幹什麼!不要纏我的腳!」

 就這樣在浴場卿卿我我了好一陣,但因為泡澡時間太長,尤菲真的泡暈了。

 我慌忙讓她趕緊別泡了,但尤菲疲憊不堪,站都站不起來。她難受地嘟囔道:

 「……安妮絲,我好難受」

 「你這是自作自受!」

 「……嗯」

 ……嘛,如果尤菲在視察途中身體垮掉的話就麻煩大了,所以還是有好好照顧她,不過還是希望她通過這次教訓,好好反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