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1章 姊與弟、彼此思念的心

第五卷  1章 姊與弟、彼此思念的心 「久違登門造訪寒舍呢,安妮絲菲亞王姐殿下」

 「很感謝允許我拜訪尊府。見妮兒謝爾夫人身體安康,甚是欣喜」

 瑪澤塔公爵家的會客室內,許久未見的妮兒謝爾夫人一如既往地平靜穩重。

 從她微笑的表情中看見尤菲的影子,這讓我有些不安。

 「安妮絲菲亞王姐殿下上次光臨寒舍,還是把尤菲帶去離宮的時候吧?」

 「是啊,一想到從那以後已經過去一年多了,時間過得真快」

 「在那一年裡發生了很多事情,但看起來尤菲過得不錯,古蘭茲似乎也很愉快地與她共事」

 妮兒謝爾夫人開心地笑著這樣說道。這句話讓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古蘭茲公爵會在家裡說尤菲的事嗎?」

 「只有我們兩個人在的時候經常會說哦。古蘭茲是個難對付的人,尤菲也不得了。性格這一點,他們彼此彼此」

 「嘛,那個要說的話,也許他們是在互相調侃吧……」

 尤菲經常向我抱怨古蘭茲公爵的過分舉動。即便如此,但她並不是打從心底討厭,倒不如說是遲來的叛逆期,或者說是被激起了叛逆心理。

 只是這有點太過了,以至於我也遭受到了餘波,所以我希望古蘭茲公爵能適當收斂一下。想到這裡我不由得露出了苦笑。

 「……那麼,今日大駕光臨寒舍是有何貴幹呢?」

 妮兒謝爾夫人開始切入正題。我心想是不是讓她擔心了,便有點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前幾天參加的晚會上見到了凱特君,看到他當時的樣子有點在意……」

 「您是說凱特嗎?」

 「雖然現在才說有些晚了,但我給瑪澤塔公爵家添了不少麻煩……」

 「侍奉主君,對主君體貼入微是臣民的職責。而且希爾芬大人曾訓斥過您‘王族不能輕易道歉’吧?」

 「……您說的是。是我有些情不自禁了」

 我臉上仍是寫滿了鬱悶。妮兒謝爾夫人見狀,溫和地微笑著和我說道:

 「您的好意我心領了。而且,讓安妮絲菲亞王姐殿下心慌意亂也有凱特的緣故吧?」

 「……是啊,我有點擔心」

 「所以您是因為關心凱特才特地來拜訪的嗎?」

 「還有,我想敞開心扉地說一件任性的事」

 「任性嗎……」

 「讓尤菲處於這種複雜的立場是我導致的。因為我的錯,尤菲切斷了同家人的關係。如果是因為這個原因使凱特君感到心痛的話,我想盡可能地關心他」

 「原來如此……」

 妮兒謝爾夫人平靜地嘀咕道,像是鬆了口氣一樣,拿起茶杯喝茶。

 我也效仿著拿起茶,潤潤喉嚨,再次向妮兒謝爾夫人問道:

 「妮兒謝爾夫人,您對我沒有意見嗎?」

 「意見是指?」

 「為了成為王室的養女,為了登上女王的寶座,讓尤菲拋棄瑪澤塔公爵家的事」

 我嚥了咽口水,向妮兒謝爾夫人問道。

 妮兒謝爾夫人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又喝了一口茶。氛圍一片沉默,連放下茶杯的聲音都顯得格外清晰,讓我緊張了起來。

 「呵呵,只能說安妮絲菲亞王姐殿下杞人憂天了」

 「是我杞人憂天了嗎……?」

 「一開始尤菲被帶到離宮的時候,我就覺得會變成這樣。結果她只是換了一種形式成為王室而已,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

 「可是,她因此和家裡斷絕了關係……」

 「我也從尤菲的背後推了一把,所以只要是尤菲的選擇就沒關係」

 妮兒謝爾夫人直言不諱地肯定道,而我凝視著她,像是在觀察她的反應一樣。

 她溫和地微笑著,把像是回敬我的視線一般盯著我。眼神的壓迫感逼得我幾乎要移開視線。

 「孩子總有一天會離開父母自立。而且雖說和家裡斷絕了關係,但並沒有切斷作為臣子的這一層關係。作為臣子支持她走下去,從結果上來說是為了尤菲好」

 妮兒謝爾夫人的話讓我無言以對。大概正如她本人所說的那樣,妮兒謝爾夫人、古蘭茲公爵和尤菲都能接受這一點吧。

 但是,凱特君呢?

 「凱特還不成熟呢。雖然不知道您帶著怎樣的懊悔,但我想我還是應該要感謝您的關心」

 「……我明白了」

 妮兒謝爾夫人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嚇得我不禁流下了冷汗。她是那種看起來溫和,實際上很可怕的人啊……。

 「那我就把凱特叫來,讓安妮絲菲亞王姐殿下和他好好聊一聊」

 「謝謝」

 妮兒謝爾夫人說著,吩咐正在待命的管家去叫凱特。

 凱特君很快就到了會客室門口。先是敲門聲,接著聽到他請求入室道:

 「母親大人,我是凱特,我過來了」

 「進來吧」

 「孩兒失禮了。……?!」

 凱特君走進來,行了一禮,抬起頭。他看見我坐在妮兒謝爾夫人對面時,他露出驚訝的表情,問道:

 「母親大人,為什麼安妮絲菲亞王姐殿下會在這裡……?」

 「先坐下吧」

 在妮兒謝爾夫人的催促下,凱特君猶猶豫豫地坐到妮兒謝爾夫人旁邊。

 「凱特,安妮絲菲亞王姐殿下是因為擔心你才來拜訪的哦」

 「安妮絲菲亞王姐殿下擔心我?」

 「那個……晚會的時候你好像很在意尤菲的事。但是,也沒怎麼問你就走了吧?」

 「難道您是在意這件事嗎……? 那真是萬分抱歉。這麼輕易就被您輕易察覺到情感,十分慚愧」

 「你不用道歉啦,我只是和你說說真心話」

 凱特君愣了一下,彷彿無法理解我在說什麼。

 他的表情和尤菲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果然是姐弟。

 「接下來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以不敬之罪追究你。我希望如果你對我有什麼想法的話,全部說出來。凱特君心中有很多感到不安的事情,也有很多無法接受的事情,對吧?」

 聽我這麼說,凱特君露出了為難的表情。沉默了片刻後,凱特君緩緩開口道:

 「……如果不追究不敬之罪的話,請允許在下說真心話。老實說在下十分不安。特別是王室到底想把姐姐大人怎麼樣,在下也無法理解」

 「這……確實會這樣呢」

 「姐姐大人是王室希望迎娶的未婚妻。但是姐姐大人從前王子阿爾加魯特那裡所遭受的對待,至今仍令人難以置信」

 說到這裡,凱特君深深地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道:

 「雖說如此,姐姐大人成為被視為異端的安妮絲菲亞王姐殿下的研究助手,最後成為精靈契約者,成為王家的養女,就這樣成為了女王?雖然不是完全不能接受,但也無法馬上理解」

 「啊—,嗯……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確實是會感到很困難呢……」

 「當然,在下也知道這是姐姐大人自己選擇的道路。果真如此的話,在下覺得不應該在一旁說三道四。只是,關係一時間變化得太大,不知道該如何相處……」

 凱特君皺起眉頭,像是在說自己真的很為難。我越聽越覺得刺耳,不如說在周圍的人看來,就算認為整件事情是這樣,我也沒辦法。

 「會感到困惑也是當然的……」

 「謝謝您的關心……說實話,在下曾對王室有一種類似於憤怒的情感」

 「嗯……」

 「但是我不能一直這樣對此憤慨,因此不知道該如何對待姐姐大人……不,尤菲莉亞女王陛下」

 凱特君極度困惑地望向遠方,彷彿早已大徹大悟的人一般。他的表情讓我無地自容,只能擺出一副苦澀的表情。

 「……而且」

 「還、還有?」

 「我最擔心的是姐姐大人的身體,她真的沒問題嗎?我已經聽說了關於精靈契約者的詳細情況。還有姐姐大人今後的未來」

 凱特君的表情變得陰沉,凝視著自己緊握的雙手。面對那憂鬱的表情,我啞口無言了。

 「變成精靈是怎麼一回事,在下不知道。逐漸變得不是人……是怎樣的心情呢?」

 「……凱特君」

 「在下後來才知道事情的全貌。也知道這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只是,對於突然成為精靈契約者的姐姐大人、對於登上女王寶座的那個人,應該如何接受才好呢……?」

 像是困惑,又像是嘆息。凱特君注視著不在這裡的某處說道:

 「姐姐大人徹底地遠去了,和家人的關係也斷絕了。我有時會想,也許姐姐大人是想忘記家人吧」

 「尤菲她……從來沒有想過要忘記哦」

 「儘管如此,姐姐大人還是選擇了王室,選擇了您。大概是因為解除婚約一事,姐姐大人受到了傷害。可儘管如此,還想為王室效勞的姐姐大人,不惜要把自己變成非人之物嗎……我無法理解」

 凱特君鬆開了交叉的雙手,將額頭上的劉海攏了上去。他的第一人稱從在下變成了我,讓我感到這才是真正的他。

 「姐姐大人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我完全不知道。也許我也討厭身為始作俑者的你」

 「……你討厭我非常正常」

 「可是,我身為臣子,是不允許懷有這種感情的,即使懷有,也不應該讓人察覺。因為我的不成熟,讓安妮絲菲亞王姐殿下費心了」

 「凱特君。……我有些話想和你說」

 我儘量用平靜的聲音向凱特君開口說道。凱特君抬起視線,和我對視。

 那雙堅定的眼神是瑪澤塔公爵家的共同特徵。無論關係發生了多大的改變,凱特君都是尤菲的弟弟。

 「是我讓尤菲選擇了現在的道路。我得到了尤菲的幫助,並認為尤菲是無可替代的人。但是,本來應該有更穩妥的辦法,尤菲可能沒有必要簽訂精靈契約,也沒有必要和瑪澤塔公爵家斷絕關係」

 「安妮絲菲亞王姐殿下,這……」

 凱特君想說什麼,我伸手製止他,繼續說道:

 「當然,尤菲的選擇是她自己的決定。我為此感到抱歉有點得了便宜還賣乖。我應當感到抱歉的是,我導致尤菲必須要作出重大的選擇。也許我作為王族本應該更認真地對待這個國家。毫無疑問,我的行為和態度是導致現在這個狀況的原因之一」

 我沒有選擇作為王族認真對待國家的這條道路。就像是尤菲替我的選擇買單一樣。

 所以我決不想只讓尤菲一個人來承擔。

 「造成了這種狀況,讓凱特君感到困惑的我來說這種話可能有些奇怪,但我希望你不要放棄尤菲」

 「不要放棄,是什麼意思……?」

 「我知道我很任性。就算表面上不能以姐弟相稱,但我還是希望凱特君能做尤菲的家人。不光是凱特君,古蘭茲公爵和妮兒謝爾夫人也一樣」

 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凱特君,懷著祈禱的心情組織著話語。

 「我讓尤菲成為精靈契約者,使她失去了很多東西。雖然我覺得我要對此負責,但更重要的是我希望她能幸福」

 古蘭茲公爵在這一點上做得很好。他不是以父親的身份,而是以臣子的身份面對尤菲,並暗自為尤菲的成長感到高興。

 也不知道是不是該說是妮兒謝爾夫人胸襟寬廣,但感覺她似乎如實地接受了一切。

 在這樣的情況下,要讓還不成熟的凱特君理解現狀也許很難。即使他所處的立場要求他這樣做。

 「不可能把一切都恢復原狀,也不可能當這些事情不存在」

 過去是無法改變的。但是,從今往後的未來還沒有決定。要想把握我所期待的未來,僅靠我一個人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

 所以,我想認真對待不同的人,讓他們接受我的想法。

 「所以我覺得凱特君今後也可以一直把尤菲當作姐姐大人,我也會留心維持你們的關係。凱特君心中的憤怒和不滿,我會全部接受的」

 凱特君什麼也沒說,繃緊了表情看著我。我毫不迴避那壓迫感十足的視線,面對面看著他。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凱特君像認輸般移開視線,深深嘆了口氣說道:

 「坦白地說,我不太喜歡安妮絲菲亞王姐殿下您,甚至很不擅長應付您。姐姐大人為了您做出如此重大的決定,我也想不通」

 「我不會說希望你能想通。畢竟我的確做了一件事會讓你對我產生這樣的想法。儘管如此,我也想在此基礎上和尤菲一起走下去。對我來說,尤菲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雖然讓尤菲揹負了很多,但正因為如此,我才要回報尤菲的想法,讓她幸福」

 「……您真是個貪心的人呢」

 「別人也經常這麼說我」

 我微笑著回答,凱特君也為難地皺起眉頭苦笑。

 「這次我一定會好好地對以後的事情負責。今後,希望以後不會再有任何事使尤菲悲傷痛苦。我會讓尤菲永遠幸福下去。這是我回饋給尤菲的誠意。而且,在我心目中的幸福中,也有瑪澤塔公爵家的所有人」

 「……我知道了。不過,我不知道姐姐大人的真實想法」

 「那我就轉達尤菲的話給你。即使不能直接對話,我也會幫你和她溝通」

 聽了我的話,凱特君像是強忍什麼似的閉上了眼睛。徹底陷入沉默之後,他慢慢地舒出一口氣。

 隨後,凱特君臉上露出柔和的微笑。他像是有點無奈一般皺著眉頭說道:

 「……果然我還是不擅長對付你。安妮絲菲亞王姐殿下」

 「那真是不好意思。但我覺得我不可能討厭凱特君」

 「悉聽尊便。……那麼,話不多說,安妮絲菲亞王姐殿下,我有一個請求」

 「沒關係,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我都答應你」

 「——我姐姐大人,還請您多多關照」

 我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因為我從這話中聽出了他情真意切地飽含著真摯和愛的願望。

 「從今往後,請一定要讓走上成為精靈契約者這條絕路的那個人幸福。這就是我的願望」

 「……我明白了。對精靈起誓,我一定會實現這個願望」

 這是絕對不能輕蔑的願望。所以我誠心誠意地回答了凱特君。

 聽了我的回答,凱特君像是打從心底鬆了一口氣,對我微笑。表露出的表情與他的年齡相符,又帶著些稚嫩。

 * * *

 「——安妮絲?你去瑪澤塔公爵家是怎麼回事?」

 拜訪了瑪澤塔公爵家的當晚,處理完政務回到離宮的尤菲微微皺著眉頭這樣問我。啊,這是進入了有些生氣的模式吧?

 「那個,瞞著你對不起。不過,沒有發生任何問題,你放心吧」

 「……你給我說明一下理由」

 「之前參加的晚會上,我遇到了凱特君,他好像很在意尤菲的事,我想既然這樣,還是好好談談比較好……聊聊各方面的……」

 聽了這話,尤菲眉頭皺得更緊了,她像是強忍著頭痛似的用手扶住額頭,深深嘆了口氣道:

 「所以你是特地為了我弟弟……?」

 「嗯。因為凱特君真的很擔心尤菲。所以我去告訴他尤菲沒事。我們也約定了,凱特君要是有什麼想說的,我都會好好傳達給尤菲。所以尤菲要是有什麼想和凱特君說的事,就和我說,我會幫忙轉達的……還是說,給你添麻煩了?」

 「……倒也不是說給我添麻煩,但我必須表面上表現出和家裡斷絕關係的樣子。我以為凱特也理解這一點……」

 「理解和沒有任何想法是兩回事吧?」

 「……話雖如此」

 「我覺得能和他談談真是太好了。雖然尤菲和已經和瑪澤塔公爵家斷絕了關係,但仍然可以把他們當作家人。而且尤菲不會公私不分吧?」

 「倒是不會……」

 「那麼,你們能好好相處就好。畢竟立場再怎麼困難,障礙再怎麼多,也沒必要像我們那樣」

 自己說出這話後,浮現在腦海中的身影讓我低下了頭。

 我可能把凱特君和阿爾君的身影重疊在了一起。

 所以,看到因立場改變而要疏遠的尤菲和凱特君時,覺得自己要做點什麼。

 「安妮絲……那個,對不起。我沒有考慮安妮絲的心情,就……」

 尤菲一副抱歉而失落的表情。

 我注意到尤菲的表情,不由得慌張地擺動雙手道:

 「對、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含沙射影什麼。你看,尤菲只要想和凱特君見面,可以微服出行或者用別的方法,不是嗎?」

 「……話是這麼說沒錯」

 「因為彼此都在掛念著對方,所以彼此形同陌路的話會很難過的。就由我作為中介……啊,已經說什麼都沒用了,對不起……」

 尤菲好像越來越低落,臉上黯淡無光。我也想把話題引向積極的方向,但感覺說什麼都適得其反。

 回想起來,阿爾君從王都出發前往邊境,已經將近一年了。儘管如此,也許直到現在我都還沒有調整好自己的心態。

 當我在想這些的時候,尤菲把手搭在我背上,溫柔地抱住了我。

 「我知道。所以你就別道歉了。安妮絲向我道歉的話,我也會想向你道歉的」

 「……嗯」

 「我會找機會和凱特聊聊」

 「嗯」

 「正如安妮絲所說,我們還有交談的機會。即使我們斷絕了關係,我還是把凱特當作我的弟弟,希望他能成為下一個優秀的瑪澤塔公爵。而且,我希望他今後能幫我治政」

 「那真的是太好了。畢竟……你們是姐弟呢」

 尤菲搭在我背後的手微微顫了一下。但是,我無論如何都想說這些話。

 我不希望尤菲像我一樣。理由什麼的,僅此而已。所以今天我想好好寵愛一下尤菲。

 ……其實我也想寵愛一下那個孩子。或許是察覺到了我的心思,尤菲乖乖地把自己託付給了我。

 能遇見尤菲真是三生有幸。很可靠。因為太可靠了,以至於會忍不住想要更依靠她。

 (——阿爾君。你現在……在做什麼呢?)

 那個孩子去了遙遠的地方,每天過著怎樣的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