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尾聲

第八卷  尾聲 「──咦~~那我們要在這裡暫時跟歷美告別了嗎……」

 我們在醫院的大廳裡集合。

 見到歷美的須藤一臉遺憾地表示不滿。

 「大家一起前來這裡的過程很快樂,讓我原本還對回程充滿期待~~想說我們能不能一起搭飛機回去……」

 ──平日早上。

 才剛建好的宇田路綜合醫院新館大廳,籠罩在健全的繁忙氛圍之中。

 帶著孩子的女性從入口走進來;長者們開心地談天說笑。

 還能看到疑似前來送貨的年輕男性業者。

 眼前的景象既和平又清潔,沒有發生任何緊急的事情。

 在這當中──我們這些高中生聚集在這種地方,果然還是有些奇怪。

 周圍的來賓與患者都不時向我們投以疑惑的目光。

 「好啦好啦,只要檢查結束,她就能早點回到東京了不是嗎?」

 修司面帶苦笑,努力安撫心懷不滿的須藤。

 「等她回到東京,就不愁沒有相聚的時間了,到時候大家就一起去旅行吧。」

 「……哎,說得也是。」

 ──秋玻與春珂成功統合人格,重新變成歷美。

 在那之後,我們把鑰匙還給名倉老師,告訴她事情的經過,還鄭重地向她道謝,然後就兩個人一起來到這間醫院。

 院方對她進行緊急檢查──結果十分良好。

 統合後的人格穩定程度前所未見。

 順帶一提,當我們在醫院裡見到嶽夫先生時,他真的非常生氣。

 因為他的口氣很粗暴,讓我做好了捱揍的心理準備。擔心出事的護理師甚至還在途中過來勸阻。

 然而,我從頭到尾都深深低著頭,不斷向他道歉。為了自己亂來的舉動,以及讓秋玻與春珂陷入險境這件事,致上最深的歉意。

 他會生氣也很正常,我就算捱揍也怪不得別人。

 可是──當嶽夫先生髮洩完怒火後,他又抱著我大哭。

 他的情緒似乎相當激動,那種體溫和音量不知為何讓我也跟著哭了。

 後來,我們來到醫院的大廳。

 歷美跟我說雖然之後還要再做一些檢查,但只要再過一個月左右,她就可以回到東京了。看來她似乎是利用檢查的空檔,特地跑來告訴我這件事。

 而就在這個時候──被我叫過來的須藤等人也趕到了。

 「這裡的食物也未免太好吃了吧……」

 須藤說出這樣的感想,心中的歡喜全都寫在臉上。

 聽說他們一起跑去三角市場裡的餐廳吃早餐。他們吃了鮭魚子井和三色井,盡情享用了海鮮大餐……

 ……嗯,這還真是教人有點羨慕。我也想要吃吃看……

 他們就這樣見到歷美,大家稍微聊了一下。

 「……感覺真是不可思議……」

 柊同學在途中說出這樣的感想。

 「我明明……是頭一次見到歷美,卻完全沒有那種感覺……我能感覺到秋玻與春珂的存在……」

 ──其實我也有這種感覺。

 我早就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了。

 如果「那女孩」能認同自己心中的「秋玻」與「春珂」,同樣接受雙方的存在,她們兩人就能在「那女孩」心中合而為一繼續活下去。

 可是──這件事現在實際在我眼前實現了。

 一位名叫歷美的女孩活生生地出現在我面前,讓我被夾在陌生與熟悉的感覺之間,心裡有種不可思議的感受。

 而現在,我們已經連未來的計畫都稍微討論過了。

 「……矢野,你還好嗎?」

 細野對我這麼說,把話題的矛頭轉向我。

 「你最近這幾天都在勉強自己吧?身體狀況還行嗎?」

 ……我的身體狀況啊……

 心思都被其他事情佔據,讓我完全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頂多就只有肚子餓了吧。」

 嗯,我試著回想自己身上有沒有會痛或是不舒服的地方,但完全想不出來。

 頂多只覺得肚子餓,以及有些想睡罷了。雖然身體非常疲倦,但心中的充實感與歡喜蓋過了疲倦。

 「你之後有什麼計畫?」

 「這個嘛~~等事情都大致處理好後,我可能就會回去西荻了吧……畢竟還要上學,我也不能在這裡待太久……」

 「啊!那我有個想法!」

 霧香像是想到好主意般大聲拍手。

 「你要不要先跟我們去吃點東西,然後一起回家~~?」

 「……說得也是,這或許是個好主意。」

 「那我們要不要去吃回轉壽司!大家不是都說北海道的回轉壽司超級好吃嗎~~?我一直想去吃一次看看!這樣已經吃飽的我們也容易控制分量,這個主意應該還不錯吧~~?你們覺得呢?」

 「不錯喔~~!霧香,你這個主意真棒!」

 「我也有點想去吃吃看。我贊成。」

 因為大多數的人都贊成,我們便決定去吃回轉壽司。

 所以我們也差不多──該跟歷美告別了。

 「……再見。」

 我一邊揮手,一邊向前來送行的她這麼說。

 「歷美,我很期待能在西荻窪跟你見面──」

 歷美也對著我們揮手。

 她那輕輕揮手的樣子,以及有點悲傷的笑容,我應該永生難忘吧。

 *

 ──結果我們竟然決定搭乘新幹線回家。

 大家一起吃完回轉壽司後,我們來到車站前面的甜甜圈專賣店,跟千代田老師商量回去的方法時,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原因則是──

 「……我要坐新幹線回去。」

 細野說出了這種話。

 「我不坐飛機……我要搭新幹線回去……」

 聽說大家過來這裡時是搭飛機,而那似乎是他的飛機初體驗。

 那段旅程──讓他非常害怕。

 據說他被嚇得臉色發白。

 ……雖然令人同情,但我想到那個畫面就想笑。沒想到那個不善交際的細野竟然不敢坐飛機……

 而且柊同學八成覺得這樣的細野很可愛吧。她現在看著細野的眼神也充滿笑意……順帶一提,霧香也一副似笑非笑的樣子……這傢伙多半覺得細野很遜,正在心裡大爆笑吧……

 不過──

 「咦~~!坐飛機很安全的~~!」

 正在享用古早味甜甜圈的須藤一臉不滿地抗議。

 這傢伙在回轉壽司店裡也吃了不少,她到底要攝取多少熱量啊……

 「飛機又不會掉下來!坐新幹線太花時間了,票價跟飛機也沒差多少!你還是乖乖放棄,回程也搭飛機吧!」

 「……我不坐。」

 臉色蒼白的細野搖了搖頭。

 「我要自己一個人坐新幹線回去……你們去坐飛機吧……」

 「……你真是講不聽耶!!!」

 ──事情就是這樣,我們不可能讓細野獨自去搭新幹線。

 結果就決定大家一起搭新幹線回去了。

 大家都覺得傻眼,但霧香意外地並不抗拒。

 「沒關係啦。這也是個好機會不是嗎~~」

 她還一臉開心地走向售票口。

 「出來玩還把效率擺在第一,感覺實在有點無趣~~」

 *

 ──我們先從宇田路前往新函館北斗。

 當我們成功轉搭開往東京的新幹線時,太陽已經快要下山了。

 「看來我們要很晚……才能回到西荻窪了……」

 拿出手機確認列車的預計抵達時間後,在我旁邊坐下的須藤如此說道。

 「算了,我們就一邊吃著火車便當,一邊放鬆休息吧~~……」

 「是啊。畢竟搭電車來到這裡也挺累人的……」

 在我如此回答的同時,列車緩緩開動了。

 列車越開越快,讓車站轉眼間就消失在視野的另一端。

 ──這讓我有種事情告一段落的感覺。

 我已經離開北海道,準備回到西荻窪這個故鄉。我將在那裡迎接嶄新的生活。

 我一邊眺望著太陽下山的光景,一邊茫然想像著未來的新生活。

 我看向自己的朋友們。

 他們轉動座椅,大家面對面坐在一起,每個人都露出跟我一樣的表情眺望著窗外的風景。

 零星的流光照在臉上,身體也隨著列車輕輕搖擺。

 突然間──我發現自己比過去更擅長觀察他們的表情。我能在上面找到過去無法發現的細微情感,還有五官所流露出的個人魅力與特徵,以及他們的為人。

 這肯定是因為過去的我看漏了許多東西。

 我一直在秋玻與春珂身旁努力生活,卻連自己的生存之道都找不到。我想自己應該真的看漏了許多東西。

 不管是重要的東西,還是不重要的東西,甚至是別看到比較好的東西,我看漏的東西無以計數。

 從今以後,我就能好好尋找這些東西了。

 在未來的嶄新生活中,我能找出比過去更重要的東西。

 可是──我覺得有些遺憾。

 我在過去的生活中看漏了許多東西,沒能抓住那些無可替代的寶物。

 我肯定會慢慢忘記這一切。

 這一年的記憶目前還算鮮明。我能清楚回想起這段戀情中的苦楚與歡愉,以及跟她們兩人一起看過的景色的色調與氣味。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肯定會忘記這些東西吧。

 ──所以,我有個想法。

 我有一件想做的事情。

 趁著這一切還沒變成回憶,我想要完成這件事。

 *

 「……我們到了呢。」

 「是啊~~」

 「矢野,歡迎你回來。」

 在列車裡跟霧香告別後,我們一行人在西荻窪站下車了。

 我站上熟悉的月台,看到遠方的西荻窪車站北側出口。

 還聽到站內廣播與人們的喧囂聲,聞到空氣中的春天香味──

 我用自己的五感去感受。

 這裡是我居住的城鎮。我想在這裡等那女孩回來。

 我要在這裡等待她──等待歷美到來。

 離開車站後,我朝向自己的家邁出腳步。

 我在不同的路口跟朋友們道別,最後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然後──我再次想起自己在電車裡做出的決定。

 她們兩人寫了一封信給我。

 那是秋玻與春珂寫給我的遺書。

 我要寫一封很長的回信給她。

 我想把跟她們兩人一起度過的日子寫下來,留下只為了我們兩人存在的紀錄。

 為了讓在宇田路生活的她能夠想起在這裡的每一天──

 致歷美

 像這樣寫信給你,這還是頭一次吧。

 你可能會感到驚訝,但其實我也想不到自己會想要做這種事。

 上次在信紙上寫字,是我還在讀小學的事情。

 也許在寫信給十年後的自己後,我就再也不曾這麼做了。

 自從認識秋玻與春珂,時間到底過了多久呢?

 感覺像是一個月,又像是一年,也像長達十年之久。

 不知為何,我一直相信從那一天開始的日常生活不會結束。

 天真地以為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會永遠持續下去。

 因為這份天真,我肯定看漏了許多事情。

 比如說,放學路上在天空閃耀的星星、改用右手拿的書包、為了某人而說的謊言。

 球在空中描繪的拋物線、從焚化爐冒出的煙,還有無意識地反覆說出口的口頭禪。

 只有當時才能觸及的事物。

 以及已經失去的事物。

 所以現在──

 我想在最後跟你一起逐一串起那些點點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