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十三章 三角的距離無限趨近零

第八卷  第四十三章 三角的距離無限趨近零 ──我連滾帶爬地衝出房間。

 我在走廊上絆到腳好幾次,就這樣整個人摔倒在地。

 地毯上的纖維讓我的手肘嚴重擦傷。

 即使如此──我還是連一秒……不,連零點一秒都不想浪費。

 ──她就在車站前面。

 我想確認那女孩是否真的就是秋玻與春珂。

 我一邊發出擾人的響亮腳步聲,一邊衝到電梯前面,然後立刻猛按按鈕,等待電梯到來。

 電梯還不來。速度有夠慢。

 抬頭一看,顯示電梯所在樓層的燈號正慢慢移向這一層,速度慢得讓人差點昏倒。

 我再也等不及了。

 我再次拔腿奔跑,衝進樓梯間。

 這裡是七樓。雖然離一樓有點遠,總比傻傻地等電梯來要好。

 我不顧安全地衝下樓梯,同時感覺到口袋裡的手機震動。

 我稍微放慢腳步,結果又接連收到好幾則訊息。

 水瀨:『離結束還有幾十分鐘。』

 水瀨:『最後這段時間,我想在學校度過。』

 水瀨:『如果你願意,請你過來一趟。』

 水瀨:『對不起。』

 ──我順利來到一樓。

 快速衝過昏暗的大廳,走出飯店的玄關。

 我筆直衝向車站前方,在那裡環視周圍──

 「……沒看到人……」

 ──我一邊喘著大氣一邊如此呢喃。

 秋玻與春珂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車站前方冷得讓人快要凍僵,周圍還留有混著融雪劑的積雪。

 在月光照耀下,站前圓環空無一人。

 她似乎已經前往學校了。

 她穿得那麼單薄,也沒有醫院的人陪在身邊。

 ……難道她是偷跑出來的嗎?

 她該不會是瞞著醫生和護理師,一個人偷偷溜出醫院吧……

 我決定照著那些訊息的指示前往學校。

 雖然只去過一次,我還隱約記得地點。

 而且還能用手機確認地圖,只要保持冷靜,應該就不會迷路。

 我沿著車站前方的步道前進。

 抬頭一看──東方的天空已經開始泛白。

 黎明將至。

 一陣風吹了過來,我用雙手拉著制服外套,緊緊包住自己的身體。

 ──沒錯,就是制服。

 我不知為何也換上了這身衣服。

 在衝出飯店房間的前一刻,我發現不能穿著飯店睡衣外出,就趕緊拿了──書包裡的制服,而不是前天買的便服。

 我幾乎是想也不想就做出這樣的選擇。

 肯定是因為秋玻與春珂也穿著制服吧。看到她們穿著制服的樣子,我就很自然地選擇了跟她們一樣的衣服──

 當然,因為天氣很冷,這決定是個天大的錯誤。我感覺現在的氣溫應該低於零度,從嘴裡吐出的白煙也很濃厚。

 不過──我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

 我現在根本顧不得該穿什麼衣服這種問題。

 我沿著車站前方的街道快步走向學校。雖然這條路筆直通往遠方,我卻看不見她們的背影。她們說不定走進某條能抄近路的巷子了。就算這樣,我這個對這裡不熟的外人也只能走這條好認的路。

 ──我該對她們說些什麼?

 腦海中突然閃過這樣的疑惑。

 ──當我見到她們,該說些什麼?

 我該用什麼樣的表情待在她們身邊──

 當我從無人加油站旁邊經過時,這些疑惑也在轉眼間迅速膨脹。

 說起來,她們為何要找我出來?

 事到如今,我還能做些什麼?

 我真的可以去見她們嗎?

 我真的──有那個資格嗎?

 當我回過神時,走路的速度已經變慢許多。

 還能再次見到她們,讓我心中燃起一股莫名其妙的火焰。光是憑著那股動力,就讓我想也不想地從房間筆直走到這裡。

 即使如此──我重新思考。

 我到底打算做些什麼?

 我這樣跑去見她們到底有何打算?

 一旦見到她們,我這次肯定必須做出答覆。

 我必須告訴秋玻與春珂自己要選誰?

 可是──我至今依然找不到答案。

 這樣的話,我該如何是好?難道要我硬選一個嗎?

 我可以隨便做出選擇,讓其中一方從這個世界消失嗎?

 我可以親手殺死自己重視的秋玻或春珂嗎……?

 想到這裡──我的腳步完全停了下來。

 我好害怕。

 心裡怕得不得了。

 我必須親手消除掉一個自己重視的女孩。

 而且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腦袋裡也沒有確切的想法。

 ──我不可能辦得到那種事。

 我是這麼認為的。

 ──我無法做出選擇。

 我不可能在秋玻與春珂之中選擇一個──

 身體逐漸使不出力氣。

 我連要繼續站著都做不到,當場癱坐在地上。

 沒錯,到此為止了。

 我能做的事情就只有這樣。

 對秋玻與春珂來說,這樣肯定更好。

 比起跟我這種無法做出結論的傢伙在一起,最後讓她們兩人獨處肯定更好。

 最後這段所剩不多的時間,應該讓她們獨處才對。

 那肯定是最美的結局。

 我不夠格待在那幅美景之中──

 ──我在腦袋裡得到這樣的結論。

 這樣我跟她們兩人的故事就結束了──

 「……矢野?」

 我突然……聽到有人呼喊我的名字。

 那是我很熟悉的少女尖銳的嗓音。

 而且那聲音還是從馬路上傳來──

 ──我以為自己聽錯了。

 因為這裡現在不可能有人呼喊我的名字。

 而且那聲音不可能從那種地方傳來。

 這肯定是幻聽。我的精神緊繃到了極限,才會在無意中聽到那種不存在的聲音。

 然而──

 (插圖019)

 「──唔哇,果然是他!」

 我再次聽到聲音,這次聽得更清楚。

 仔細一看──

 「各位!我找到矢野了~~~~~~!!!」

 ──結果看到一群人衝出來。

 地點是我所在的步道旁邊。

 有好幾位年輕男女──從停在路旁的廂型車衝了出來。

 「──嗚哇!不會吧!」

 「──他跑到這種地方做什麼!」

 「──現在是什麼狀況!」

 「──咦~~真的耶。笑死人了~~」

 ──他們都是我的朋友。

 須藤、修司、細野、柊同學,甚至連霧香都在。

 他們是我在故鄉的五位朋友。

 他們不知為何一大清早在北海道的宇田路市車道上,從一輛廂型車裡衝了出來……

 「咦?你……你們怎麼會……」

 ……難道我在作夢?

 看著眼前的景象,我只能做出這樣的結論。

 我剛才在飯店床上作的那場夢還沒結束,這一切都只是那場夢的延續,不管是秋玻與春珂出現在車站前方,還是朋友們出現在面前,肯定都是一場夢……

 然而──

 「我們是特地來找你的!」

 須藤衝到我面前,說出這樣的話。

 「我聽你媽媽說你跑來宇田路,感覺情況不太妙,就跟大家一起趕來了。」

 ──原來他們是從我父母口中聽說的嗎?

 原來如此,我明白他們為何會出現在宇田路了……

 「……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嗎……」

 不過,我還是很驚訝。

 「你們竟然特地跑來這麼遠的地方……而且所有人都來了。」

 「呵呵呵……這是細野同學的提議。」

 柊同學非常開心地這麼說。

 「他說你們三個跑來北海道,而且雙重人格也要結束了……那我們也不能待在這種地方,必須立刻趕過去……」

 「呃、呃……不過訂機票這類事情都是修司處理的……」

 細野難為情地搔了搔臉頰。

 「我只是提議這麼做罷了……」

 「……原來事情的經過是這樣啊……」

 現在我明白他們為何出現在這裡,也明白他們怎麼過來了。

 不過,那輛廂型車又是怎麼回事?他們是怎麼弄到那輛車子的?

 我有些在意,於是看向駕駛座。

 「……嗨,你就是矢野同學嗎~~!」

 有位女性──握著方向盤。

 她有著一頭捲髮,曬黑的肌膚令人印象深刻,是一位看起來很活潑的女性。

 ……我不認識這位女性。

 可是,她卻一臉開心地看著我。

 「百瀨經常跟我提起你的事情。很高興認識你~~!我是百瀨的朋友,名叫尾崎志穗裡~~」

 「你……你好……」

 聽到她這麼說──我才發現千代田老師坐在副駕駛座。

 她的臉色非常難看,眼睛底下的黑眼圈變得比昨天還要深……

 看來……她又熬夜了……

 「須藤同學他們聯絡我,說他們在千歲機場進退不得……」

 千代田老師用沙啞的聲音這麼說。

 「他們順利抵達機場,卻沒搭上開往宇田路的末班電車,我只好麻煩志穗裡開車去接他們……」

 「幸好我家的孩子很多~~」

 尾崎小姐對著千代田老師咧嘴一笑。

 「不然就不會買這麼大台的車子了!」

 「真是幫了大忙……話說,你孩子現在怎麼了?你不用照顧他們嗎?」

 「嗯,我丈夫幫忙照顧。」

 「是嗎?那就好……」

 老師和尾崎小姐如此交談。

 而我們則默默看著她們。

 「……對了。」

 就在這時,霧香開口發問。

 「現在是什麼情況~~?你怎麼在這種時間蹲在路邊~~發生什麼事了?我怎麼沒看到秋玻學姊與春珂學姊~~」

 ……對了,這女孩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須藤、修司、細野和柊同學會出現,我還可以理解。

 因為他們從以前就經常一起行動。

 可是,我還是頭一次看到霧香混在裡面。她跟他們應該沒見過幾次面。這個意想不到的成員組合讓我覺得不太對勁。

 而且──

 「……現在的情況是……」

 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我沒能實現她們兩人的心願。

 直到最後這一刻,我都沒能堅持陪在她們身邊。

 因此,我完全不曉得自己該如何向他們解釋。

 然而……

 「……我……」

 這些朋友都特地趕到這麼遙遠的地方了。

 因為擔心我、秋玻與春珂,他們甚至不惜拂曉跑到宇田路來。

 「我覺得自己不夠格……」

 所以,我想盡量回應他們的心意,只好努力從口中擠出話語。

 「我無法……對秋玻與春珂做出答覆……我很害怕……不敢決定她們的未來……也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意……」

 ──我覺得自己很沒出息,差點忍不住失笑。

 我竟然讓特地趕來關心的朋友看到這種模樣。

 現在這瞬間毫無疑問是我這輩子最遜的時候。

 「雙重人格……馬上就要結束了。」

 即便如此,我還是努力繼續說下去。

 事情嚴重的程度,讓眼前眾人的表情都開始變得僵硬。

 他們應該也想不到該如何安慰我,不是睜大雙眼,就是皺起眉頭。

 大家都露出困惑的表情看著我──

 「應該剩下幾十分鐘……她們說希望能跟我在一起……可是……我不能過去。我沒辦法過去見她們……」

 ──我如此斷言。

 徹底的沉默籠罩著我們。

 現場只剩下尾崎小姐車子的引擎聲。

 這裡連風都沒有,完全沒有其他音源,令人感到快要窒息。

 然而──

 「……不對,你得去。」

 最先打破沉默的人──是細野。

 「現在不是……說那種話的時候吧?雙重人格就要結束了不是嗎……?那你……就應該過去吧……」

 我覺得他說得很對。

 這些話完全正確,連一點反駁的餘地都沒有。

 我應該去見她們。就算要放下所有一切,我都應該立刻趕去學校才對。

 可是,我的身體動彈不得,無論如何都站不起來。

 「……到頭來~~你也不過就是這種廢物嗎~~?」

 霧香笑了出來,對我冷嘲熱諷。

 「唉~~~~……無聊死了。沒想到你是這種無聊的傢伙。你之前明明那麼努力跟我唱反調,現在卻選擇放棄,實在是廢到極點~~難堪得教人看不下去耶~~」

 我能理解霧香這些話的意義。

 這些話有一半是認真的,另一半則是她對我的鼓勵。

 她正試著讓我重新振作。

 就算這樣──恐懼還是凌駕於一切。

 我不認為自己應該做出選擇,也不認為自己應該親手決定她們的未來。

 「……你還是辦不到嗎?」

 柊同學小聲問道。

 修司也微微一笑。

 「其實……我可以體會你的心情。你能努力到現在,我覺得已經很了不起了。」

 他如此說著並點點頭。

 然後,修司意味深長地看向須藤。

 「……你不讓他看看那個嗎?」

 「說得也是……」

 須藤原本一直交叉雙臂盯著我。

 她先是露出煩惱的表情。

 「雖然她們要我等到一切結束再拿給他看……不過事情都變成這樣了……」

 接著又閉上眼睛,陷入天人交戰。

 ……奇怪?他們在說什麼?

 難道他們不只是趕來關心我們嗎……?

 他們說要拿給我看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我對此感到困惑。

 「……好!」

 而須藤則是似乎下定決心,睜開眼睛。

 「各位,沒辦法了!我們現在──就讓矢野看看那個吧!」

 聽到這句話,眾人開始翻找自己的包包。

 大家拿出的東西是──

 「……信……?」

 ──被裁切下來的筆記本內頁。

 上面滿是手寫的文字,看起來像是某人寫的信。

 而──我對那些信有印象。

 我還記得那種淡奶油色的紙張,以及能表現出兩位寫手個性差別的語法與筆跡。

 那是我過去跟「她們兩人」交換日記時使用的筆記本──

 「矢野,你拿去看吧。」

 須藤收集好那些信後,又把信重新整理排列,最後才交給我。

 然後──她這麼告訴我:

 「這是秋玻與春珂的遺書──」

 ──我那有好一段時間都感受不到鼓動的心臟猛烈跳動了。

 遺書這個字眼有著過於悲傷與沉重的意義──

 「她不久前才拿給我們……」

 須藤眯起眼睛,向我如此說明。

 「秋玻與春珂跑來找我們,說雙重人格很快就要結束。她還說她們其中之一將會消失,而且選擇權被交到你手上……」

 「對啊,我被嚇到了~~」

 聽完須藤的說明,霧香用輕鬆的口吻繼續說下去。

 「她們突然說要來見我,讓我一頭霧水~~結果她們把信交給我,要我在一切事情都結束後轉交給你~~」

 我再次看向手邊這些信紙。

 秋玻與春珂肯定是把這些信紙分別交給他們五個人。寫有她們文字的信紙剛好是五張。

 「我想……她應該很擔心你吧。」

 須藤對默默注視著信的我這麼說。

 「畢竟她們逼你做出困難的選擇……才會擔心你是否會為此沮喪。所以,為了讓我們有機會在那種時候安慰你,她們才會做出這種舉動。可是……」

 我抬起頭──發現須藤用嚴肅的眼神注視著我。

 我從未見過她露出這種嚴肅的表情。

 然後──

 「我希望你現在就看看這些信。」

 須藤很明白地這麼告訴我。

 「我覺得現在的你應該很需要她們寫在這些信裡的話語。因為有這樣的預感,我們才會來到這裡。所以……嗯,雖然這樣算是違背約定,對她們來說算是偷跑……但我還是希望你看看這些信……」

 聽到她這麼說,我再次低頭看向信。

 我早已看慣秋玻與春珂的筆跡。

 現在事情變成這樣,那些我所熟悉的工整文字與圓滾滾文字也讓我有點難過。

 不過……嗯。

 我還是決定看看這些信。

 信紙一共有五張,寫在每張信紙上的文字並不多。

 就算把信全部看完也用不了太多時間。

 我大大地深呼吸後,就從開頭讀起這些信。

 ──這些信就是遺書沒錯。

 我現在手邊這些信的作者,既是秋玻也是春珂。

 可是,其實原本應該是她們兩個其中之一要負責把信拿給我。

 換句話說,這是因為我的選擇而消失的人格寫給我的信──

 ──然而……

 信裡只有對我的感激。

 ──能遇見你,真是太好了。

 ──過去跟你相處的時光,真的是我的寶物……

 ──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即使如此,你還是願意好好回應我們的感情,讓我們非常開心。

 ──請你千萬不要責怪自己……因為這是我跟秋玻所期望的……

 我的手開始顫抖。

 我好像很久沒有好好聽她們說話了。

 自從前天在社辦見面後,一切都發生得太快,讓我沒能跟她們好好交談。

 可是──原來如此。

 原來她們是這麼想的。

 她們早就接受這一切了。她們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不管是誰被選上,都能接受最後的結果。

 而且她們感謝──我會做出選擇。

 ──謝謝你過去的照顧。

 ──我過得非常開心……

 ──希望春珂和你能永遠幸福。

 ──我會一直在天國祈求秋玻和你的幸福……

 我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慾望。

 不安與恐懼並沒有消失。不過,那股強烈的慾望還是壓過了所有情感。

 ──我想帶著她們前往這封信的未來。

 秋玻與春珂現在的願望肯定只有一個。

 那就是抵達她們寫這封信時在腦海中描繪的未來──

 就是讓我親手替雙重人格劃下句點。就算自己會消失,她們也能接受這種結局──

 而這個願望──肯定只能由我來實現。

 ……既然如此……

 我該做的事情是……

 ──我明確感覺到心臟開始跳動。

 被宇田路清晨的氣溫凍僵的身體也開始熱了起來。

 我深深吸氣──然後吐了出來。

 白色的氣息像是蒸氣火車冒出的煙霧,在黎明的街景中緩緩消失。

 ……嗯。我做得到。

 如果是現在,我有辦法展開行動。

 「……我要走了。」

 我站了起來,向朋友們輕輕點頭。

 我先把信還給他們,又對著每個人露出笑容。

 「抱歉,事情到了這種地步還讓你們替我操心。」

 「……就是說啊……」

 須藤總算露出放心的表情,深深嘆了口氣。

 仔細一看,她的眼眶裡滿是淚水,彷佛隨時都會哭出來。

 ……這也很正常吧。須藤他們一定也會覺得不安。

 「……謝謝你們。」

 說完,我向他們揮了揮手。

 「那我們晚點見吧──」

 丟下這句話後,我開始奔跑。

 許多聲音從我的背後傳來。

 「──矢野,加油~~!」

 「──帥氣地解決這一切吧~~!」

 來自朋友們的聲援強而有力地推動著我前進。

最終章 無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