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十二章 愁眠

第八卷  第四十二章 愁眠

 ──我們朝車站前進,沿著坡道往下走。

 在我們的背後,太陽已經開始西斜。

 天空逐漸從紫色轉為深藍,只有沐浴在夕陽下的碎積雲閃爍著不自然的橘色光芒。

 我、秋玻與春珂幾乎不發一語,只是一邊用腳底感受著碎裂的柏油路與坡度,一邊緩緩走向車站。

 ──心臟跳得很快。

 自從我們與名倉老師道別,我的腦袋就一直全速運轉,快到幾乎要燒壞的地步。

 我喜歡秋玻嗎?

 我喜歡春珂嗎?

 還是說,她們兩個都不是我的心上人──

 我馬上就得面對這個問題了。

 我做出的選擇會讓秋玻或春珂就此消失──

 ──然而,我還是找不到答案。

 我無論如何都找不出自己心中的答案。

 我覺得自己還沒搞懂任何事。

 秋玻與春珂的存在到底有何意義?我跟她們兩人之間的戀情又是怎麼回事?

 仔細想想,我連自己是什麼樣的人都搞不懂了。

 我有溫柔的一面,也有壞心眼的一面。

 我有蠻橫的一面,也有體貼的一面。

 我有沒出息的一面,也有讓人覺得帥氣的一面。

 那麼──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我?

 我應該以什麼樣的自我做出什麼樣的結論?

 我越是拼命思考,思緒就越是混亂。

 腦袋裡的思緒已經亂到根本解不開,不拿剪刀剪斷就無法解決。

 ──當我回過神時,我們已經來到車站旁邊。

 只要穿越這條商店街,前面就是醫院了。我只剩下不到幾分鐘的時間。

 呼吸開始變得急促。我到底該怎麼做?我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秋玻與春珂突然重心不穩。

 走在我旁邊的她身體晃了一下,還伸手按住自己的腦袋,停下腳步。

 「喂……喂!」

 我趕緊拉住她的手臂。

 「你……你怎麼了!你還好……吧……」

 ──我觀察她的狀況。

 原本應該是秋玻與春珂的少女──正飛快地切換人格。

 她們的人格已經連一秒都無法保持穩定。

 秋玻與春珂不斷迅速對調,甚至還讓表情出現殘像。

 「──。──」

 那種速度──快得讓她們說不出話。

 她們張開嘴巴試圖對我說些什麼,卻完全無法發出聲音。

 「──。──。──」

 「……不會吧……」

 我脫口說出這樣的蠢話。

 我明明早就知道會這樣,也知道這一刻遲早會到來,但我還是無法接受眼前發生的事情。

 ──我無法接受結局到來的事實。

 她們的人格開始統合了。

 絕對錯不了。這種現象肯定就是這麼一回事。

 原本各自獨立的秋玻與春珂這兩個人格──終於要合而為一。

 我能明白這個道理。

 然而,我的腦袋不願意理解這個事實──

 「──看來時間到了。」

 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還是請人把她送去醫院吧。她已經走不動了。」

 那是銀鈴般的少女嗓音。

 可是,聲音裡還是流露出她過去累積的歲月以及藏在其中的知性──

 我回頭一看,老師就站在後面。

 她就是千代田百瀨老師,同時也是我、秋玻與春珂的班導。

 她身材嬌小,五官端正,身上穿著昨天面談時穿的那件套裝,肩膀上還披著大衣。

 ──千代田老師就站在我面前。

 而且……她的頭髮亂成一團,眼睛底下還有很深的黑眼圈。

 我還是頭一次看到老師這種模樣。她看起來似乎相當疲倦……

 「……你怎麼會在這裡……」

 從我口中發出沙啞的聲音。

 「……你什麼時候來的……」

 我完全沒發現她就在後面。

 她就站在我的正後方,我卻完全沒有察覺。

 而且在我們昨天的計畫中,秋玻與春珂會跟她們的父母一起來到宇田路,當時我完全沒聽說千代田老師也會跟著過來。

 她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哎,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千代田老師完全不掩飾自己的疲倦,拿出手機滑了幾下後深深地嘆了口氣。

 「自己班上的學生不但逃出學校,還做出這麼危險的舉動……我當然必須負起責任。我有義務見證這件事的結局,我本身也絕對不想放著你們不管……」

 然後,她傻眼地笑了。

 「不過,我沒想到你們居然會做到這種地步。真是快要累死我了……」

 ──我總算搞懂了。

 原來她一直──偷偷跟著我們。

 我們逃出學校後就前往新宿搭乘新幹線。

 千代田老師在這個過程中成功追上我們,就這樣偷偷跟著我們一起行動。

 從她的表情看來──她應該沒能好好睡一覺吧。

 在這種狀況下,她今天還一直偷偷跟在我們後面……

 「……你不需要怕成那樣吧。」

 我的感想似乎都寫在臉上。

 千代田老師好像感到有些寂寞,再次笑了出來。

 「這也沒辦法啊,矢野同學,你覺得哪種情況比較好?一種是讓你們在不確定會發生什麼事的情況下踏上旅程,如果她的人格突然開始統合,也沒人可以照顧她,她的人格可能會變得亂七八糟。另一種是其實有大人偷偷跟在旁邊,一旦發生問題就能緊急出面處理。你不覺得前者遠比後者可怕嗎……?」

 聽到她這麼說──我連一句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

 老師說得沒錯。

 千代田老師毫無惡意,只是因為擔心我們才跟著過來。

 證據就是──她一直等到這時才出現。

 當我們抵達宇田路時,她就可以立刻把秋玻與春珂帶去醫院了。可是,為了讓我們不會後悔,她並沒有那麼做。這也是為了讓我們一起度過最後的時光……

 「……對不起。」

 我老實地向她道歉。

 「對不起,是我們太亂來了。我們不該給你添麻煩……」

 沒錯,我們真的給她添了麻煩。

 我們一時衝動的行為讓許多人都被耍得團團轉,也害得大家為我們操心。我必須先為此道歉。

 可是,千代田老師竟然用雙手亂抓自己的頭髮。

 「那些話你留著對水瀨同學的父母說吧。」

 我被她那種粗魯的行為嚇到,她卻冷靜地這麼說。

 「他們好像很擔心,你得好好道歉才行。至於我這邊呢……」

 老師環視周圍。

 「反正我也很久沒回來故鄉了……你不必感到抱歉。」

 她一臉懷念地眯起雙眼,用充滿憐愛的口氣這麼說。

 ──對了,我想起來了。

 聽到老師這麼說,我總算想起來了。千代田老師跟秋玻與春珂一樣,都是宇田路市出身。

 因為這個緣故,千代田老師才會成為她們兩人的班導──

 「……好了。」

 ──正當我想起這件事時……

 千代田老師──環視周圍。

 我看到好幾位大人從馬路對面跑向這裡。

 所有人都穿著淺綠色的衣服……他們八成是醫院的工作人員。

 他們都是醫療人員。換句話說,他們──是來把秋玻與春珂送去醫院的。

 這個事實讓我下意識地緊張起來──

 「矢野同學──這真的是最後了。」

 ──千代田老師露出非常嚴肅的表情。

 聲音裡流露出對我的嚴厲,還有與之相反的關懷與溫柔──千代田老師說了。

 「這是你最後一次見到還是雙重人格的她們了。所以──」

 然後──她走到我面前,雙手搭住我的肩膀。

 「該告訴她們的話──你就趁現在全部說出來吧。」

 (插圖014)

 在千代田老師的催促下,我走到秋玻與春珂面前。

 她還是一樣不斷迅速切換人格,同時默默注視著我。

 秋玻與春珂讓醫療人員幫忙攙扶著,卻依然用堅強的表情面對我。

 ──我必須說出來。

 我必須告訴她們自己的心意──

 心臟快速跳動,汗水也無視寒冷不斷狂流。

 我拼命試著阻止這些生理現象,我得先冷靜思考。

 可是──不管我怎麼深呼吸,怎麼緊緊閉上眼睛……

 怎麼看向周圍的風景,怎麼擦去額頭上的汗水──心跳也只是越來越快。

 思緒的齒輪一直對不上,只是不斷空轉。

 在這段期間,「不該做出選擇」的心情依然越來越強烈。

 ──我好怕。

 沒錯,我很害怕。

 我再次看向秋玻與春珂。

 她有著柔順光亮的秀髮,以及雪原般的白嫩肌膚。

 她有雙像是玻璃珠的眼睛,以及小巧的鼻子和淡桃色嘴唇。

 她還有不斷跳動的心臟,以及確實存在的身體。

 而擁有這些的兩位女孩,秋玻與春珂的未來──就掌握在我手中。

 我必須做出抉擇。

 我必須選擇誰該繼續活下去,誰又應該消失──

 就在這時,有幾位外國觀光客從我們身旁走過。

 其中一人一臉狐疑地看過來,還向同行的朋友詢問:「TV show?or Youtuber?」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

 如果這不是現實,而是某種表演,真不知該有多好。

 即便這樣算是遷怒,我還是覺得那位觀光客很可恨。

 ──我的手抖個不停。

 內心的動搖在不知不覺間傳遍全身。

 牙齒不斷打顫,發出碰撞的聲響。汗水也沿著纏在一起的瀏海滴落。

 眼眶裡滿是淚水,額頭的熱度讓我快要昏倒──

 就在這時──她們兩人突然笑了。

 秋玻與春珂露出充滿慈愛的笑容。

 她們緩緩開口了。

 「對」「」「不」「起。」

 「拜託」「你做」「這麼」「痛苦」「」「的選擇,」「我」「真的」「很抱」「歉。」

 「這」「樣」「就」「夠」「了。」

 ──這樣就夠了。

 這句話讓我有種整個人都要垮掉的感覺。

 「你」「願意」「」「拼命」「思」「考這」「個」「問題,」「我就」「很」「滿足」「了。」

 我突然雙腿無力──當場癱坐在地。

 我再也站不起來。

 腦袋也失去思考的能力。

 這是──秋玻與春珂做出的時間結束的宣言。

 她們不再尋求答案,之後將會靠自己的力量解決問題──

 ──我還是沒能趕上。

 我無法做出答覆。

 我沒能實現秋玻與春珂最後的願望──

 「那」「就有勞」「各」「位了。」「」

 聽到她們這麼說,醫院的員工從左右兩側扶著她的身體。

 然後朝商店街另一頭,也就是醫院的方向邁出腳步。

 走了幾公尺後,秋玻與春珂突然回過頭來。

 她眯起眼睛,輕啟朱唇。

 然後用小得幾乎聽不見,彷佛隨時都會消失在風中的聲音對我這麼說。

 「謝」「謝」「你」「。」

 「矢」「野同」「學。」

 *

 ──不知道過了多久。

 秋玻與春珂的背影早就消失在商店街的另一頭。

 我癱坐在地上,在周圍漫步的觀光客們疑惑地看了過來,但我當然無力做出反應,也沒有站起來的力氣。

 ──一切都是徒勞無功。

 不需要思考,我就能明確感受到這個事實。

 到頭來,我還是沒能答覆她們。

 我一直苦思惡想,想弄清楚自己的心意,卻還是來不及說出來。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件事。這個問題始終存在於我的腦海,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經歷了許多事情。

 即使如此──我失敗了。

 所以那些全都只是白費力氣。

 我所做的一切,以及我們一起相處的時光,全都變得毫無意義。

 是我讓那些事情變得毫無意義──

 我對自己感到失望,也對自己造成的結果感到絕望。

 心裡多了一個大洞,我的靈魂彷佛掉進那個洞裡,已經連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

 今後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秋玻與春珂會變成什麼樣子?她們統合後的人格又會變得如何?

 我不知道。雖然我不知道答案,但能明確感受到某件事。

 我應該再也見不到她們了。

 最後走到這種結局,還讓她們看到我沒出息的樣子。不管她們最後會變得如何,我都沒臉去見她們。

 我們之間的關係結束了。就在這個宇田路市,以最難堪的結局收場。

 我們的故事已經來到終點──

 「……其實……」

 ──我突然聽到旁邊有人說話。

 「我覺得……你真的很努力。」

 抬頭一看,我發現那個人是千代田老師。

 我還以為她跟醫療團隊的人一起離開了。

 我甚至沒發現她離我這麼近。

 她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在我面前蹲了下來。

 「對不起,我把很多事情都丟給你做。我明明是個大人,還是個老師,卻把真正重要的事情託付給你。我要向你道謝,也要向你道歉……」

 我看向千代田老師。

 探頭看向我的她正在哭泣──

 我的心神很自然地全都被她奪去。

 我還是頭一次看到她哭泣的樣子。我根本沒想過她也會哭泣。

 千代田老師是個不可思議的人。

 她長得漂亮,個性和善,非常受學生歡迎,但又有些難以親近。

 我有時候會覺得她可能聰明到詭異的地步,有時候又覺得她的喜好非常莫名其妙。

 換句話說,她是個明明很好懂卻有許多不可思議的地方,讓我很難理解的人。

 而這樣的千代田老師竟然哭了。

 她在我面前淚流不止,嘴唇還微微顫抖。

 那表情──不知為何就像跟我同年紀的女孩。我發現她跟我一樣會煩惱難過,就只是個柔弱的女孩,這讓我茫然的意識開始稍微回到現實。

 「……請你不要責備自己。」

 千代田老師勉強露出笑容,對我這麼說。

 「雖然發生了許多事情,但責任全在你們身旁的大人身上,還未成年的你就只是被我們依賴罷了。矢野同學,你一點錯都沒有。」

 ──我當然無法這麼想。

 這是我、秋玻與春珂之間的愛情故事。

 責任當然在我們身上,我並不想讓別人為此負責。

 即使如此──

 「……抱歉……」

 千代田老師依然對我這麼說。

 對現在的我來說,這可能已經算是一種救贖了吧。

 她的立場跟我不同,一直站在不同的角度面對秋玻與春珂。仔細想想,我們或許可以算是戰友。我們為了同樣的事情煩惱,也試著解決同樣的問題。

 所以,光是有這樣的人在身邊,我就能稍微得到救贖。

 ──千代田老師似乎發現了我的想法。

 也或許只是因為我的表情稍微放鬆了。

 「……矢野同學。」

 千代田老師搖搖晃晃地站起來。

 然後擦乾眼淚,向我如此問道:

 「一直待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我們換個地方吧。要不要先去吃頓飯?」

 ……我們確實不能一直坐在路邊。

 必須前往其他地方……

 可是……她竟然說要去吃飯?現在確實差不多到了晚餐時間。

 商店街的餐飲店也開始攬客了。

 不過,我現在肚子完全不會餓,一點都不想吃東西。

 那我該去哪裡才好?我總不能就這樣露宿街頭,看來只能找間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店過夜了……

 我一邊如此思考,一邊搖搖晃晃地站起來。

 「我有個想去的地方。」

 千代田老師仰望著我這麼說。

 「可以的話,你要不要一起去?」

 「……你想去哪裡?」

 如此詢問後──我才發現自己終於說話了。

 自從跟秋玻與春珂離別後,這是我說的第一句話。

 面對我的這個問題──

 「就是……」

 ──千代田老師不知為何露出有些難為情的笑容,然後告訴我這樣的答案。

 「……我的老家。」

 *

 「──矢野同學,吃吃看這個吧!還有很多喔!」

 「──對了,你要不要來點啤酒?願不願意陪我喝一杯?」

 「──老爸!矢野同學還沒成年!他不能喝酒啦!」

 ……場面十分熱鬧。

 我們順利來到千代田家。

 結果就這樣吃起晚餐,現場熱烈非凡。

 昨天聽說千代田老師要回來時,她的父母就非常開心,跑去市場買了許多當地的海產,做好料理等她回家。

 餐桌上擺著吃不完的食物。不但有散壽司、煎蛋、沙拉與馬鈴薯燉肉這些家常料理,還有據說是千代田老師最愛的知名餐廳的炸半雞。

 不僅如此──看到老師帶著我這個學生回家,她的父母不知為何變得更為興奮。她父親連酒都拿出來後,這場宴會就開始了。

 怎麼回事……女兒帶學生回家是這麼值得高興的事嗎……我完全無法想像他們的心情……畢竟我不曾當過老師,也沒有女兒當上老師……

 ……話說,我剛才的心情跟現在這種狀況落差實在太大,讓我的腦袋轉不太過來。這種狀況未免太詭異了吧……我突然跑來北海道,遇到了許多事情,還被帶到班導的老家,跟她父母一起吃飯……

 然後在我面前──

 「呼~~……感覺就像是有了長孫一樣……」

 伯父似乎已經有些醉意,一臉幸福地笑著這麼說。

 「我不知道有多久不曾跟這種年輕孩子一起吃飯了……」

 「而且還是個這麼聰明的男孩……」

 伯母也一邊小口喝著日本酒,一邊不斷地點頭。

 「如果你是我們的孫子,如果你是百瀨的孩子,我一定會很開心……」

 「呃,說什麼孩子……」

 千代田老師露出非常傻眼的表情,把散壽司裝到碗裡面。

 「我跟矢野同學也只差了十歲左右……」

 ……老師正在扮演「女兒」的角色。

 千代田百瀨在學校裡是個老師,但在這裡卻被當成一個女孩……讓我覺得既新鮮又奇怪。

 後來,我看著他們三人一直拌嘴卻又感情很好的樣子,突然發現他們長得都很像。老師跟伯母、伯父長得像是理所當然,但伯父和伯母長得也很像。這應該是因為他們原本就長得像吧?還是說,他們是因為一起生活了許多年,長相才越來越像……

 此外──我還看到擺在櫃櫥上的全家福照片。

 那好像是很久以前的照片,上面有年輕時的伯父和伯母與兩個孩子。

 我發現照片裡的每個人都長得很像,尤其是那兩個孩子。我猜其中一個應該是千代田老師,另一個則是她的姊妹。她們兩人實在長得太像,讓我懷疑可能是雙胞胎。

 「……呵呵。」

 千代田老師突然看著我笑了。

 「太好了,看來你稍微吃得下飯了。」

 ──聽到她這麼說,我才總算發現。

 我在不知不覺間開始吃東西了。

 我回過神才察覺裝在我碗裡的散壽司已經被吃掉了一些。

 「那是我們家最受歡迎的一道菜。」

 千代田老師有些得意地這麼說。

 「雖然只是平凡無奇的散壽司,但魚都是從市場買來的,所以是一道低調的美味料理。這裡還有很多,你想吃多少都行。」

 「……原來如此。」

 我的胃口確實莫名地好。

 雖然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每種配料都有著讓人還想再吃的魅力。我疲累不堪的精神與身體,也被這些爽口的醋飯治癒了。

 「對了,九十九過得還好吧?」

 伯母突然這麼詢問千代田老師。

 畢竟九十九先生就等於他們兩位的半個兒子。

 「嗯,他很好。雖然工作有點忙就是了。」

 「記得叫他下次再來。他在這裡沒有老家,應該也不方便回來吧。」

 「是啊,我會找機會帶他回來的。他應該也差不多想再來宇田路了。」

 ──這些都是平凡無奇的家人對話。

 氣氛並不熱鬧,但非常和平融洽,瀰漫著幸福的感覺,沒有一絲痛苦與悲傷。

 雖然桌上的料理也不像專業餐廳那麼豪華,卻很貼近生活,充滿日常的幸福。

 我一邊看著這幅光景,一邊吃著散壽司。

 我越吃越快,還夾起了煎蛋、豌豆與雞肉。

 這些飯菜非常好吃。被我耗盡的某種東西逐漸在肚子裡累積填滿,我感覺自己正在慢慢恢復。

 「……!」

 突然間──千代田老師看了過來,露出驚訝的表情。

 她有一瞬間完全停住不動。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伸手去摸自己的臉,才發現臉頰早已溼透。

 看來我在不知不覺中哭了。

 (插圖015)

 眼睛現在也依然不斷流著淚水。

 我趕緊用衣服擦去眼淚,但淚水還是不斷湧出來,怎麼都止不住。

 然後我總算明白了。

 我直到剛才都還處於疲憊不堪的狀態,連哭泣的力氣都沒有。

 內心的失落感太過巨大,讓我連為此悲傷都做不到。

 「……嗯,你就儘量吃吧。」

 老師對我這麼說。

 「儘量吃,儘量睡,未來的事情就等以後再想吧……」

 看到她的笑容,以及那種原諒一切的表情,讓我的視野再次變得模糊。

 *

 「──你一個人真的沒問題嗎?」

 千代田老師帶我來到飯店的大廳。

 她像是要勸阻我,露出十分擔心的表情,探頭看向我的臉。

 「你想住在我家也沒問題。反正我家還有幾間空房,也能幫你準備睡衣……」

 我們所在的地方,是位在車站附近的觀光飯店。

 這間飯店有著漂亮的裝潢與大型浴場,因為服務不錯,據說評價非常好。特別是飯店提供的自助早餐,甚至有全國等級的知名度,還曾經在電視上被報導許多次。我也對這間飯店的名字有印象。

 大廳裡充滿沉穩的橘色燈光。

 我這個一臉倦容的十多歲男生,與同樣一臉倦容的千代田老師並肩站在這種地方,不知道旁人看了會做何感想。

 「不用了……謝謝你的好意。我想應該沒問題。」

 千代田老師的提議讓我非常感激。

 可是,我回給老師一個笑容,並且搖頭。

 「我不能給你添更多麻煩了。住在你家實在不太方便,我總覺得對九十九先生過意不去。」

 我當然完全不認為會有什麼差錯。我們不可能做出不該做的事情。

 不過,我還是感到有些抗拒。尤其是在看到哭泣的千代田老師,還有她在自己父母面前變回女兒的樣子之後。我現在已經擅自把千代田老師當成同伴,而不只是一位老師了。

 然而──

 「……臭小子,別自以為是了。」

 千代田老師對我露出不屑的笑容。

 「你還是個孩子,這種時候只要乖乖依靠大人就對了。」

 「……你說得對。或許真的是這樣吧。」

 「……我也跟你一樣。」

 千代田老師猶豫了一下後開口了。

 「我在小時候失去了姊姊。」

 「……咦?」

 「她在我小時候失蹤了,直到現在都還下落不明。」

 這個意想不到的話題讓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所以我很清楚那種失去親近的人的痛苦。」

 千代田老師眯起眼睛,輕聲細語。

 ……她姊姊失蹤了。

 我還是頭一次聽說這件事。想不到千代田老師居然有這種經歷。

 她姊姊肯定──就是我在那張全家福照片裡看到的女孩吧。那位長得跟千代田老師一模一樣,看起來像是雙胞胎的女孩。

 我有種寒風吹過肚子的感覺。

 為什麼?綁票?天災?意外?還是說,連千代田老師本人都不知道原因?

 此外──千代田老師從小就失去姊姊。

 這對她來說到底是多大的損失?

 而她又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告訴我這件事?

 「矢野同學,這對你來說可能是一段戀情的終點。」

 說完,千代田老師緊咬嘴唇。

 「你這一年來所珍惜的情感很可能要劃下句點了。而一段戀情最重要的階段就是結束的時候。因此,我身為一位老師,也身為一個大人,總是會為你感到擔心。你今晚要住在這裡,我並不反對。你應該也想一個人靜一靜吧。」

 「……是啊。」

 「不過要是遇到什麼問題,不需要客氣,直接找我幫忙吧。隨時都能聯絡我。」

 「……我明白了。」

 我乖乖地點頭。

 總覺得依賴老師的罪惡感稍微減輕了。

 「那我們明天就早點回東京吧。我會先訂好機票,如果時間確定了,我會主動聯絡你的。」

 「我知道了。」

 接著又交代了幾件事情後,千代田老師便走出大廳。

 *

 ──我來到飯店準備的房間。從這個位在七樓的窗戶看出去,就能把宇田路車站前面的夜景盡收眼底。

 據說這個歷史悠久的車站是以東京的上野車站為範本建造而成。

 現在是晚上十點過後。雖然附近的店家很早就開始準備打烊,但列車似乎還會定時到站。車站前方擠滿準備回家的乘客與觀光客,路燈的光芒照耀著來往的行人。

 天上的滿月在雲層中若隱若現。

 在月光照耀下,車站對面的山變成巨大的黑影蓋住地面──

 ──一切都結束了。

 俯瞰著這幅光景的同時,我再次體認到這個事實。

 雙重人格就此結束,我們三人至今的關係也結束了。

 而──我的戀情應該也就此結束了吧。

 沒錯。一切都結束了。

 我沒能找出任何確切的答案,就這樣來到了終點。

 ──心中有種無可奈何的失落感。

 我自認在過去的人生中也失去了許多東西。

 像是小時候那種想要成為英雄的憧憬。

 或是不知何時開始萌芽,對自己可能懷有某種才能的期待。

 即便小時候那種毫無根據的期待落空了,我還是成了一個高中生。我自認已經相當習慣失去,覺得自己能在現實與希望之間取得平衡繼續活下去。

 可是,這次並非如此。

 我失去了著實不想失去的東西。

 不該欠缺的事物就此離我遠去──

 我是頭一次經歷這種事。

 明確感受到自己的人生變得不完整。

 我再也無法挽回。這種失去是不可逆,也不該發生的。

 ──我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我到底該怎麼做才好?我到底該如何行動?

 我完全沒有睡意,但就算繼續想下去也不會有答案。

 我只能漫無目的地在這座迷宮裡獨自徘徊──

幕間 美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