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十一章 手宮受虐之旅

第八卷  第四十一章 手宮受虐之旅 「──真壯觀……」

 「……是啊……」

 完成飯店的退房手續後,我們再次來到新函館北斗車站。

 來到月台上,鐵路後方的景色讓我們倒抽一口氣。

 ──太陽從山頂上露出頭來,金色的陽光照耀著清晨的北海道。

 濃濃的白煙從還留有積雪的田地升起。

 那些白煙甚至飄到我們身處的月台,讓周圍染上有如奇幻世界的色彩。

 「昨晚一片漆黑,看得不是很清楚,可是……」

 我明確感受到湧上心頭的感慨,小聲這麼說道。

 「這裡真的很遼闊……」

 因為我們離開東京時太陽已經下山,在旅途中沒能看清楚沿路的風景。

 自從抵達北海道後,我的主要感想是這裡很冷。前往飯店的路上也是一片漆黑,讓我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什麼樣的地方。

 可是──我現在放眼望去,只看到一直延續到山腳下的農地。

 到處都是混著砂石的積雪,以及零星散落的民房──

 這片寬廣的土地與雄偉的光景,讓我體認到這裡跟我出生長大的城鎮完全不一樣。

 我不是頭一次跟秋玻與春珂出來旅行。

 我們在教育旅行時去過關西,在生駒山上游樂園俯瞰的大阪街景至今依然烙印在我的腦海裡。

 即便如此──這幅光景仍舊讓我有不同於當時的感慨。

 ──我們來到了相當遙遠的地方。

 「啊,車子來了……」

 與春珂對調後,秋玻如此說道。

 她說得沒錯,我已經能看到從鐵路另一端開往這裡的列車了。

 「我們先搭那班列車,坐三個半小時到札幌……如果有這麼多時間,應該還能睡一覺……」

 秋玻忍不住小聲打呵欠。

 看著她打呵欠的表情──我不發一語,再次陷入沉思。

 ──現在差不多是五分鐘。

 秋玻與春珂現在每過五分鐘左右就會對調。

 而且這個時間縮短的速度相當快。

 我們今天早上起床的時候,她們兩人對調的時間是六分鐘多一點。

 換句話說,每過一個小時,對調時間就會縮短一分鐘左右──

 「……好了,我們上車吧。」

 列車抵達後,秋玻趕緊走了進去。

 我也跟著上車──心裡想著一個問題。

 當我們抵達宇田路,也就是她們的故鄉時,秋玻與春珂到底會變得如何──

 *

 ──我眺望著駒嶽的風光,列車從大沼國定公園的旁邊通過。

 我頭一次聽說這個公園的名字。在美得令人失神的森林裡,有一座寧靜的湖泊,與其說是日本,或許更像是北歐才有的風景。

 這裡的景色如此美麗,我卻連名字都沒聽說過。這種名勝景點在北海道或許多到數不清吧。

 剛剛才跟秋玻對調的春珂很快就在我旁邊進入夢鄉。

 春珂隨著列車的震動搖晃,朝陽照亮她美麗的臉龐。

 她們兩人睡眠不足的程度肯定遠勝於我。我還是讓她好好睡一覺吧。

 列車在駒嶽周圍繞了一大圈,這次換成以右側面對內浦灣行駛。

 之前不知道是秋玻還是春珂曾經說過「北海道的海,顏色跟本州的海不一樣」。

 我現在看到的海水,色調看起來確實比東京的海水寂寥些。海邊的空地看似沒經過太多整理,偶爾還能看到漁業用的浮標和漁網。那種令人不安的光景,讓我覺得自己跟秋玻與春珂的羈絆更強了。

 當列車駛過苫小牧,鐵路也開始從海邊轉往內陸。列車穿過還留有積雪的森林,在駛過南千歲站之後,沿途的風景也變得越來越像都市。

 然後──

 「……啊,我們好像快到了。」

 秋玻醒了過來,對我如此說道。

 不久後,列車就抵達札幌了。

 「抱歉,我」「路上幾乎都在睡……」

 「……沒關係,你不用道歉。」

 在對她們兩人的對調速度感到震撼的同時,我努力不讓這種感情表現在臉上,對她們兩人露出笑容。

 「我們要在宇田路走很多路,你就趁現在儘量養足體力吧。」

 我們一邊討論一邊下車,改搭前往宇田路的快速列車。

 雖然在月台上看到的札幌街景跟我居住的東京很像……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因為車站的結構與裝潢給人的感覺,以及周圍殘留的積雪,讓我隱約感受到有別於東京的氛圍。

 開往宇田路的列車緩緩駛離札幌站。

 不知道是因為區間還是時段的問題,比起那班從新函館北斗站出發的空蕩列車,前往宇田路的列車有不少乘客。

 如我所料,來自亞洲各國的觀光客很多,但看似當地居民的乘客更多。不但有穿著西裝的上班族,還有疑似正在放春假,年紀跟我們差不多的年輕人。太好了,這樣我們看起來就不會太醒目了……

 列車沿著石狩灣行駛,穿過海邊與港灣地區。

 「──哇啊,真是」「懷念。」

 「我們的學校」「就在那邊!」

 列車駛進繁榮的宇田路市區。

 這裡有年代老舊的建築物,以及淡淡陽光照耀下的質樸風景。這種年代久遠的地方都市景色,不知為何讓我感到懷念。

 在這種風景中行駛幾分鐘後,列車順利抵達宇田路車站。

 我們離開札幌過了三十分鐘。因為我們在那之前搭乘開往札幌的列車超過三個小時,感覺一下子就到了。

 然後──我們在宇田路站下車。

 「……我們到了。」

 「是啊……」

 我們這麼說著,從樓梯走下月台,穿越驗票閘口。

 然後,我們走過現代風格的麵包店與特產專賣店之間──走出復古的車站。

 「……就是這裡嗎?」

 「嗯……」

 ──眼前就是宇田路的街道。秋玻與春珂出生長大的故鄉就擴展在眼前。

 我看到車站前方的大馬路,在馬路的盡頭隱約可見運河與大海。

 觀光客前往有知名店家林立的街道。

 (插圖012)

 許多號稱從明治時代就有的建築物都讓人感受到歷史的痕跡──

 我們面對這樣的景色──秋玻與春珂……

 對調時間變得極短的她在不斷迅速對調的同時,對我如此說道。

 「矢野同學,歡」「迎光臨。」

 「歡迎來」「到我們的故鄉宇」「田路──」

 搔弄著鼻腔的風還是一樣冰冷,卻又隱約帶著海水的味道,讓我的眼睛好像有些刺刺的。

 我們終於──抵達這個起源之地了。

 *

 「哇~~感覺」「好神奇喔~~」

 秋玻與春珂站在車站前,讓風撥弄著一頭秀髮,微微眯起了眼睛。

 「想不到你」「會出現在」「宇田路,而且還是跟」「我們」「一起來……」

 看到她露出那種表情,我也跟著環視周圍。

 這裡就是我經常聽她們兩個提起,也一直想過來看看的宇田路。

 我現在就身在此處。我跟秋玻與春珂一起站在這個夢想中的城鎮──

 ──說起來,這裡可能只是個普通的觀光勝地。

 我看到有點年代卻不讓人覺得氣派的大型超市、不斷傳來豪邁吆喝聲的站前三角市場,還有八成屬於文化資產,只有電影裡才會出現的那種風格沉穩的建築物,以及才建好沒幾年的豪華小鋼珠店。

 而且到處都是──混著融雪劑的積雪。

 這肯定不是什麼罕見的景象。

 這裡是個觀光客會喜歡,在最近經濟不景氣中努力求生,理所當然惹人喜愛的普通地方都市。

 可是──在我眼中卻很特別。

 眼裡看到的一切,對現在的我而言都是無法取代的寶物。

 年幼的秋玻與春珂就在這裡。我所不知道的她們就生活在這個城鎮。

 光憑這點,這個城鎮的一切就是我重要的寶物。不管是刺激著皮膚的寒冷空氣,還是從車站前方傳來的廣播聲、晴朗的天空顏色,都讓我暗自發誓絕對不能忘記。

 「──好啦,那」「我們就先去填飽肚子」「吧!」

 秋玻與春珂這麼說,在我面前邁開腳步。

 「吃完早餐」「已經過了很久,你」「肚子應該餓了」「吧?」

 「啊~~的確。都已經過五個小時了。」

 「那我們」「去找間分量」「夠多的餐廳」「吧?」

 「嗯,我也比較想去那種餐廳。我現在想大吃一頓。」

 我現在肚子很餓。想到之後還得走很多路,現在最好徹底補充能量。而且那可是秋玻與春珂愛吃的故鄉美食……嗯,我無論如何都想吃吃看。我對她們小時候愛吃的東西很感興趣。

 這是題外話,人們出來旅行的時候總會餓得比平常快,實在很不可思議。當我們去教育旅行的時候,我也莫名容易覺得餓,跟大家一起拼命吃各種食物……

 我一邊想著這些事一邊走過行人穿越道,跟著秋玻與春珂走進站前的長崎屋。

 然後,我們搭手扶梯前往地下樓層──

 「就是這」「裡。」

 「喔喔,哇~~……」

 ──最後來到一間炒麵店。

 那是一間位在超市角落,走美食廣場風格的老牌炒麵店。

 「哦~~原來你喜歡這種店嗎?」

 老實說,我很意外。

 我過去好像沒看過秋玻與春珂吃炒麵,更何況還是這種平易近人的店家……

 總覺得她是那種喜歡時尚咖啡廳或輕食的人,讓我感到有些落差。

 「我爸爸」「非常喜歡」「這間店~~」

 秋玻與春珂在櫃檯旁邊坐下,一邊這麼告訴我。

 「我讀國中的」「時候,他頭一次帶我來」「這裡吃」「飯。那是我們兩人」「第一次單獨外出用餐。」

 「哦~~是這樣啊。」

 原來如此,這裡算是她充滿回憶的店家吧。

 可是,這讓我感到有些不對勁。她竟然說上了國中才首次跟父親單獨出來用餐……

 ……奇怪?我記得秋玻好像說過,她讀小學的時候曾經跟父親一起去旅行不是嗎?我們教育旅行時去的生駒山上游樂園,她不是曾經跟父親一起去嗎?

 那他們兩人之前應該早就一起出去吃過飯了吧?他們應該曾經在某個地方一起用餐才對……

 ……我知道了。說這句話的人大概是春珂吧。

 他們父女去生駒山上游樂園玩的時候,春珂應該還沒誕生。

 如果是這樣,春珂當時或許是第一次跟父親單獨出來吃飯。

 我一邊想著這種事,一邊看著店裡的菜單。

 「……也太便宜了吧!」

 看到寫在上面的金額,我忍不住叫了出來。

 「普通炒麵三百圓、特大號炒麵三百二十圓、巨無霸炒麵三百五十圓……?而且不管要加蛋還是加叉燒肉,價格都沒差多少……這價格只有東京的一半左右吧……?」

 「呵呵呵,很」「棒吧。」

 看到我驚訝的樣子,秋玻與春珂露出得意的表情。

 「而且分量」「十足,」「味道也」「很好。」

 「原來如此,難怪嶽夫先生會喜歡這間店……」

 我想著這種事,點了加蛋跟叉燒的特大號炒麵。秋玻與春珂也點了加蛋跟叉燒的普通炒麵。

 只過了幾分鐘,炒麵與湯就端到我們面前了。

 「唔喔喔,看起來很好吃……」

 眼前的餐點看上去就令人食指大動。

 銀色盤子上盛著傳統的炒麵。

 我看一眼就知道了。這不是那種外面賣的炒麵,而是接近於自己家裡做的價廉物美的炒麵。

 不過,擺在盤子上的滑嫩半熟荷包蛋,以及直接就能當成出色配菜的叉燒肉,讓這盤炒麵變成有些特別的料理。

 「這裡的」「炒麵口味較清淡,我」「建議你」「自己淋上醬汁」「調整口味。」

 「原來如此,謝謝你教我。」

 我雙手合十小聲說了句「我開動了」,我們就一起開始用餐。

 「嗚哇,這個超好吃耶……」

 只吃了一口──我就確信自己中了大獎。

 麵條充滿嚼勁,上面還沾著美味的醬汁。雖然口味確實有些清淡,只要配著叉燒一起吃,鹹度就剛剛好了。這炒麵吃起來令人懷念,還有一種特別的感覺。這些滋味完美地結合在一起,讓人就算因為旅行感到疲憊,也能大口吃下去,簡直就是最適合我們現在吃的東西。

 這裡的炒麵分量充足,對我這個高中男生來說也是優點。這種程度已經不只是點心,可以算是一頓正餐了。

 「呵呵呵,你」「喜歡真是太」「好了。」

 秋玻與春珂在我旁邊吃著炒麵,露出幸福的表情。

 然後──

 「那麼,關」「於我們之後的行」「程……」

 她再次轉頭看了過來。

 「我已經計劃」「好」「想去的地點跟」「順序了。」

 「是喔?說來聽聽吧。」

 我暫時放下炒麵,喝了一口湯,同時向她們如此問道。

 *

 後來──我們依序前往秋玻與春珂充滿回憶的地方。

 ──首先是車站附近的書店。

 我們一起眺望排在書架上的書背。

 「哦,這裡的書相當齊全,真是不錯。而且還有宇田路相關書籍的專區。」

 「我就說吧。」「我在這裡」「遇到了許」「多小說和漫」「畫。」

 「這裡確實像是秋玻會喜歡的地方……喔喔,竟然有遠藤周作的隨筆集,我一直在找這本書。」

 「真的」「嗎?機會難」「得,你要」「不要乾脆買下來?」

 「嗯,就這麼辦吧。」

 *

 ──我們又來到只要她遇到難過的事情就會獨自造訪的港口。

 「啊~~這裡真是個好地方……」

 我一邊小聲呢喃,一邊忍不住原地蹲下。

 不知道是黑尾鷗還是海鷗的鳥在天上飛來飛去。

 疑似油輪的大船航向遠方,灰色的雲就飄浮在上方。

 總覺得這幅令人憂鬱的光景,以及在腳底下起起伏伏的昏暗大海,確實像是在撫慰我們的悲傷。

 秋玻與春珂也不發一語,只是在我身邊眯起雙眼,靜靜地看著大海。

 *

 ──我們又來到一座位在坡道途中的小型公園。

 「喔喔,我好像很久沒盪鞦韆了……」

 「我以前經常跟」「朋友一起來」「這裡玩。」

 秋玻與春珂坐在我旁邊的鞦韆上,放眼看向這座公園。

 同時還輕輕晃著鞦韆。

 「小」「學放學後,」「我們就會放下」「書包,」「一起聚」「在這裡。」

 她邊說邊看向遠方,那裡正好有一群小學男生在追逐嬉鬧。

 *

 ──我們又來到她們過去住的房子前面。

 「現在……是其他家庭住在這裡了吧。」

 那間房子就位在漫長坡道的頂端。

 那是一間有著白色牆壁與綠色三角屋頂,令人印象深刻的可愛房屋。

 這裡──已經充滿現在的住戶累積下來的歲月痕跡。

 車庫裡停著車子,旁邊還擺著幾輛大人與小孩的腳踏車。

 掛在陽台上的曬衣架也開始變得老舊。

 「感」「覺真是不可思」「議……」

 秋玻與春珂仰望那間房子,眯起眼睛這麼說道。

 「我們明明」「已經搬出這」「間」「房子超過一」「年了,但感覺只要」「說聲『我回來了』走進去,」「就能回」「到那時候……」

 「……是嗎?」

 我從出生就一直住在現在的房子裡,實在無法體會那種感覺。

 可是,這間令她如此懷念的房子,現在已經住著別人了。

 真不曉得那是什麼樣的感覺。我開始思考,從小居住的家變得不屬於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

 *

 ──然後,我們來到那間「小學」。

 這裡是秋玻過去曾經就讀的學校,也是春珂誕生的地方──

 「就」「是這」「裡。」

 現在是下午六點多。籠罩著周圍的陽光已經開始變得赤紅。

 「……這樣啊。」

 我點了頭,抬頭仰望學校。

 比起整個城鎮散發出的懷舊氛圍,這間學校充滿了現代的風格。

 整體色彩偏灰,看起來像是石造建築。因為建築風格有點接近那些遍佈鎮上的文化資產,這種設計也可能是為了保護這個城鎮的景觀。

 「──是」「不是很漂」「亮?」

 「是啊……」

 「這是一間」「歷史悠」「久的學校,但」「校舍」「是最近」「才重建的。」

 這裡就是──秋玻與春珂想去的地方之中,最後一個地方。

 ──換句話說……

 只要參觀完這間小學,秋玻與春珂就會前往醫院。

 一旦她們前往醫院,我就再也無法見到她們,在人格統合後,她們之中有一個人將會消失。

 所以──我非得做出答覆不可。

 我必須在秋玻與春珂之間做出選擇。

 我必須對這個問題做出回答──

 ……我就承認吧。

 我已經開始感到有些焦慮。

 自從我們離開東京,從新函館北斗站出發,抵達宇田路之後,秋玻與春珂就一直帶著我參觀這個地方。

 過程中,我明確感受到自己心中的不安逐漸膨脹。

 我要選擇誰?

 對於秋玻與春珂的這個問題,我至今依然找不到答案。

 就只有對於「非得做出選擇」這件事的疑惑不斷湧上心頭。

 我不知道自己為何對此感到疑惑,也不曉得該如何告訴秋玻與春珂這件事。

 即便時間所剩不多,我還是想不到該對她們說些什麼──

 ──我覺得自己應該冷靜下來。

 千代田老師的丈夫九十九先生曾經告訴我,這種時候更應該冷靜下來,努力保持從容不迫的態度。

 可是──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

 最後期限就快要到了,我也逐漸被打回原形。

 「……現」「在這種時」「間,校門」「果然鎖起來」「了。」

 確認過學校正門的情況後,秋玻與春珂露出遺憾的笑容。

 「沒」「辦法,我們就」「從外面參觀」「吧。」

 ──原來如此。我原本還想進到校內參觀。

 我想親眼看看秋玻與春珂每天上課的教室……但現在畢竟是春假。

 而且我跟她們兩個現在只是外人,身為校友的秋玻與春珂又是這種狀態,我們很可能無法進去參觀……

 「我贊成。那我們就在外面繞一圈吧。」

 「嗯,那」「樣應該也」「可」「以看到很」「多地方。」

 說完,她們兩人開始沿著學校的圍牆前進。

 我也跟在後面。

 「這間學」「校很小,每」「個」「年級只有兩」「個班級。」

 「我」「幾乎都」「是」「二班。」

 「只有一次在」「五年級」「時被分到一」「班。」

 「是喔?真不平均,但確實會有這種狀況……」

 我們一邊閒聊一邊隔著灰色圍牆眺望校園。

 校園面積不大,裡面一個人都沒有。因為這裡是北海道,我還以為這間學校會很大,但宇田路是位在山坡上的城鎮,這種地理條件似乎讓學校無法取得太多使用空間。

 只有兩個班級這點,也令我感到意外。我就讀的小學整個年級一共有四班,我還以為每間學校都是這樣。

 不過……嗯。

 我試著想像了一下,又覺得這樣也不錯。

 童年時代的秋玻與春珂在這間不大的學校裡,跟為數不多的同學朋友度過每一天。

 她們當然會遇到許多令人難過的事情。只要回想她們曾經說過的話,就知道那時期可能反倒是一段痛苦的時光。

 不過,實際來到現場看,還是讓人感觸良多。對現在的她們來說,像這樣眺望學校或許也算是在悼念當時的自己吧。

 「──那」「裡是音」「樂教室。」「我唱歌」「常被老師」「稱讚。」

 「──教室」「給人的感」「覺」「果然不一」「樣了。」

 「──我都」「不覺得自」「己」「曾經」「在裡面上課」「了。」

 「──春珂」「曾經從」「那個雲梯」「上」「摔下」「來。」

 「──你看,那」「些樹是」「我」「們這一代」「學生種的」「喔。」

 我們開始慢慢在學校周圍閒逛。

 秋玻與春珂還在途中這樣向我介紹。

 因為人格對調的速度很快,我很難看出她們的表情,她們本人似乎也因為無法充分表達情感而感到沮喪,但她們明顯變得比之前還要多話。

 我猜──她們現在肯定很開心。

 看著自己懷念的景色,同時分享給我,讓她們兩人都很開心。

 這一定就是她們想在這個故鄉完成的心願。

 而且──她們所說的話……

 她們笨拙的介紹讓我莫名深受感動。

 這裡乍看之下只是間普通的小學。

 雖然硬體設備都是新的,但也只是間毫無特別之處的小學。

 不過,每當我聽到秋玻與春珂的介紹,這幅光景就被慢慢加入了情感。

 就好像我也身在其中,在這裡看著當時的她們一樣。

 這裡逐漸──變成一個特別的地方。

 我也變得跟她們一樣,開始把這間學校當成重要的地方。

 然後──

 「──就是」「那裡。」

 我們來到快要把整個學校繞過一圈的地方。

 她突然停下腳步,抬頭看向上方。

 然後,她用細長的手指指向視線前方──從這裡也能看到的校舍一角。

 她指著屋頂上的某個地方。

 以開始泛黃的天空為背景,校舍閃耀著金色光芒。

 跟西荻的放學時間同樣的色彩籠罩著北國的風景。

 「──那裡」「就是……」

 「──我……」

 「──春珂……」

 「誕生」「的地」「方──」

 ──春珂誕生的地方。

 在秋玻的心裡,誕生了春珂這個人格。

 那裡就是眼前這女孩成為雙重人格者的地方──

 換句話說──

 ──我們之間發生的一切,全都是從那裡開始的──

 一陣寒風短暫吹過。

 秋玻與春珂的頭髮也隨風搖曳。

 把她那悲傷的表情烙印在眼底後──我又再次看向屋頂。

 那是個平凡無奇,被銀色護欄包圍起來的屋頂。那個角落還殘留著一點積雪。

 ──還是小學生的秋玻曾經站在那裡。

 春珂在她心裡誕生了。

 不曉得她們當時懷著什麼樣的心情。

 她們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站在那裡?又是怎麼面對那樣的心情?

 真希望我當時可以陪在她們身邊。

 我暗自想著這種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我希望自己能陪在當時的她們身邊。

 她們當時遇到的問題肯定很嚴重也很複雜,我不認為小時候的自己幫得上忙。

 所以,我希望自己至少能夠陪在她們身邊。我想跟她們一起受傷,一起不知所措,一起思考解決的辦法──

 然而──

 「……真」「的很感」「謝你。」

 我覺得自己很沒用,她們卻對我這麼說。

 「謝謝你」「願」「意跟著」「我們」「來到」「這裡。」

 「謝謝」「你」「願意來」「看看」「我們出」「生」「的」「故鄉。」

 「……你在說什麼啊?」

 我努力壓抑想要哭泣的衝動,對她們兩人露出笑容。

 「是我想要過來看看。想來這裡的人是我,你們只是被我硬拉過來。應該是我要向你們道謝才對。謝謝你們帶我過來。」

 聽到我這麼說,她們兩人微微一笑。

 她們不發一語,只回給我一個笑容。

 看到她們染上夕陽顏色的臉龐──我突然有種感覺。

 終點就快要到了。

 這趟短暫旅程的終點已經近在前方。

 *

 我們決定最後再去正門看看。

 再次眺望這間學校後,我們的行程就全部結束了。

 接著將會直接前往醫院。

 我非得在此之前──做出答覆。我必須想好自己該對她們說些什麼。

 焦慮已經化為實體,佔據了我的心頭。

 我勉強壓抑住這種心情,不讓焦慮顯露在臉上。

 可是,我快要忍不住了。我無法繼續隱瞞下去。

 我必須做出結論──

 「……你是水瀨同學?」

 我突然──聽到這句話。

 這聲音來自我們才剛抵達的正門後方。

 也就是從校園裡面傳來──

 我看到……一位女性站在那裡。

 年齡大約四十五歲左右。她是一位穿著輕便的服裝,表情開朗的女性。

 ……她是這裡的職員嗎?

 還是其實是老師……?

 正當我想著這些問題時──

 「天啊!果然是你!」

 對方露出燦爛的笑容,往這邊衝了過來。

 「我沒認錯吧?你是水瀨同學對吧!好久不見,我們應該有三年……不,四年沒見了吧?」

 然後──

 「名倉老」「師,」「好久不」「見。」

 秋玻與春珂似乎也沒想過會遇到這位女性,驚訝地睜大眼睛。

 「上次」「見面是我」「讀」「國二的」「時候,真」「的隔了好」「久喔。」

 聽到秋玻與春珂說話的口氣,這位叫作名倉老師的女性有一瞬間說不出話。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反應。因為就算在旁人眼中,秋玻與春珂的異狀還是很明顯。

 她們的表情不斷迅速改變,口氣也像是出了問題般變來變去。

 任何人看到她們這樣都不可能不驚訝,也不可能理解她們的狀況。

 可是,名倉老師似乎立刻就搞懂這一切。

 「……原來如此,是這麼回事啊。」

 她露出恍然大悟的笑容,同時點了點頭。

 她沒有勉強自己,也並非對秋玻與春珂有所顧慮。

 她真的只是理解現在的情況。

 然後,她打開正門旁邊的便門,再次對我們露出笑容。

 「……方便的話,要不要跟我談談?」

 ──名倉老師似乎是保健老師。

 也就是負責管理保健室的老師。

 聽說當春珂在秋玻心中誕生時,就是她最先發現異狀,也是她介紹她們到市內的綜合醫院。

 「換句話」「說……」

 在校園裡的長椅並肩坐下後,秋玻與春珂如此說道。

 「她就」「是我們的」「第一位恩」「人。」

 「原來如此……是這樣啊。」

 我原本還不曉得她是何方神聖,無法理解她為何能接受秋玻與春珂現在的狀況,但聽完這些話我就明白了。

 這個人──比任何人都要早發現秋玻與春珂的雙重人格,還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展開行動。

 這位名倉老師說不定比她的家人更早發現這件事。從秋玻與春珂的口氣聽起來,事情好像就是這樣。

 可是──

 「別這麼說,我沒那麼了不起啦~~」

 名倉老師抓了抓自己的頭髮,用懊悔而非謙虛的口氣這麼說。

 「況且,我頭一次遇到這樣的孩子,所以也缺乏相關知識。雖然我有趕緊惡補相關書籍與論文,嗯~~……現在回想起來,我應該還能做得更多。」

 「沒那」「種事……」

 秋玻與春珂只說了短短一句話。

 不過,她的口氣還是充滿著對名倉老師的信賴與感激。

 雖然她在小學時代有許多痛苦的回憶,至少還有可以信賴的對象。這讓我暗自向這位名倉老師道謝。我沒有開口道謝,是因為連我都很懷疑自己要以什麼立場說這種話。我只能默默看著名倉老師的眼睛,在腦海中向她道謝。

 「……我有個問題。」

 也許是注意到我的視線,名倉老師看了過來。

 「你是水瀨同學的……朋友?你們現在住在東京吧?你們特地回到這裡,是不是因為發生了什麼事……」

 她含蓄地這麼問。

 「方便的話,能不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反應。她當然會想知道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得到秋玻與春珂的許可後,我大致向名倉老師解釋了現在的狀況。

 就是雙重人格即將結束,以及我們為了前往宇田路的醫院跑來這裡,甚至是我們兩人單獨來到這裡,而且等一下就要前往醫院。

 「呃~~所以……」

 名倉老師轉頭看向秋玻與春珂,露出有些猶豫又難掩好奇的表情。

 「你們兩位該不會在交往……?」

 她看起來好像莫名開心。

 雖然她努力保持身為老師的嚴肅表情,卻忍不住揚起嘴角,眼睛也因為好奇心而閃閃發亮。

 我有一瞬間覺得傻眼,感覺像是看到聊戀愛話題時的春珂,不過……這也沒辦法。畢竟她從秋玻與春珂還是小學生時就一直很關心她們,而她們現在居然跟異性一起出遠門……也難怪她會對這件事感興趣……

 聽到名倉老師這麼問──

 「我們」「並沒」「有交往。」

 秋玻與春珂趁機表達自己的不滿。

 「我們」「明明」「已經向」「他告白」「了。」

 「可是」「他一直」「沒有做出選」「擇。」

 「咦~~是這樣嗎~~!」

 名倉老師看了過來,一副發自內心感到驚訝的樣子。

 「矢野同學……你看起來很溫柔,卻是個罪孽深重的男人呢……竟然這樣對待這麼可愛,個性又好的女孩……」

 「……是啊,我也覺得自己人在福中不知福。」

 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能一邊搔著臉頰一邊含糊其辭。

 「不過,我還有些事必須想清楚……雖然對秋玻與春珂過意不去,我還需要好好思考……」

 我也覺得自己的說法很含糊。

 感覺像是在逃避,也像在敷衍……

 ……我覺得自己可能會捱罵。

 名倉老師看起來就是那種個性豪爽的人。

 看到我這種喜歡自尋煩惱的傢伙,可能會覺得很沒用。

 然而──

 「……哎,你這樣也很正常吧。」

 想不到名倉老師居然對我這麼說,還給了我一個微笑。

 「畢竟是這種狀況,你應該沒辦法輕易給出答覆吧。」

 「可是,我」「等得很難受」「耶~~」

 「這我也可以理解。」

 看到秋玻與春珂噘起嘴唇,名倉老師笑了出來。

 「所以嘍……」

 然後,她對我露出充滿母性的溫柔笑容。

 「為了彌補她的痛苦……還有煎熬,你一定要找出大家都能接受的答案。」

 *

 後來又聊了一下後,我跟秋玻與春珂就離開了小學。

 秋玻與春珂鄭重地向名倉老師打招呼與道謝,還跟她交換了聯絡方式。

 看著這一幕──我如此想著。

 不曉得以後用Line跟名倉老師交流的人會是誰。

 是秋玻?還是春珂?

 ──結束的時間已經迫在眉睫。

第四十二章 愁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