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序章 文化節晚上,紫條院家中

第二卷  序章 文化節晚上,紫條院家中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翻譯:AoiSora

 校對:AoiSora

 文化節結束後的晚上。

 已經過了黃昏,黑夜拉下帷幕之時,我——新濱心一郎,人生中第二次和女生一起放學了。

 “那個,不好意思,新濱君。我家不是很近,還讓你送我……”

 走在一旁的少女,一臉歉意,怯生生地說到。

 她的名字是紫條院春華。

 她有著鬼斧神工的奇蹟般美麗的容貌,再加上優雅有方的談吐,就像是童話故事裡的公主。

 寶石般的大眼睛,珍珠般有光澤的肌膚,至上的絲綢般的秀髮,一切都太美麗了。無論是誰,與她在一起,都會被奪走目光吧。

 (如今再看一遍,真的太可愛了……)

 可愛如天使般的少女,在這黑夜中也顯得格外耀眼。

 而且——她的意識與視線,現在都正投向走在身旁的我。

 (和紫條院一起走夜路,放在“前世”完全就是妄想呢……但現在已經是第二次了啊,像是假的一樣……)

 之所以用“前世”這個詞,是因為我的人生已經進入了二週目。

 過著充滿失敗的人生,作為社畜過勞死的我……不知道命運發生了什麼故障,一覺醒來,保持著大人的記憶回到了高中時代。

 當然,我也對這種神奇的現象驚訝不已,至今完全不明白其中的理由和意義。但是……如今,我發誓了一定要讓充滿後悔的人生明朗起來,正一心一意地在第二次青春的機會中勇往直前。

 “不不,放學晚了完全是我的錯。天都黑了,不可能不送你的。”

 作為大人的我,不能容許女孩子一個人走這麼黑的夜路。

 而且,之所以直到最後放學時間我們還在學校,是因為我由於參加文化節的疲憊而睡著了,紫條院在那裡等我。

 “呵呵,謝謝你。像這樣和新濱君一起回家是第二次了……和上次一樣非常開心呢!”

 “……”

 pika!天然的大小姐帶著彷彿能聽見音效的炫目笑容,說出天真無邪的話語。正是她的這種行為,擾亂著我作為男人的心。

 那張漂亮的臉龐總是能顯露出讓男人產生錯覺的天真爛漫,但對現在的我來說,這份魅力與好感的直接攻擊比昨天更有效果。

 (咕啊啊啊……!雖然用作為社會人培養出來的撲克臉隱藏著……但剛才開始心臟就跳個不停……!)

 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管怎麼說,我才剛剛意識到自己對紫條院的感情。

 而且,我還發現這份感情,是從“前世”的高中時期,作為一個典型的陰角時,就一直無意識地心懷的。即使她只是這樣走在我身邊,就有一種難以言表的幸福感包裹著我。

 (還好是在晚上……要是明天早上看到紫條院在陽光下燦爛的笑容,我會怎麼樣呢……)

 現在的“我”有著大人的經驗和精神的強度,但感情和思考的純情還是高中生的程度。因此,只要在自己喜歡的少女身邊,就會因為青春期全開而心跳加速。

 唉,前世在沒能和任何人交往的情況下就結束了,所以在這方面的經驗一點都沒有,這也是很大的原因吧……

 “啊,新濱君果然還是呆呆的。是不是還沒睡醒?”

 “誒?啊、嗯嗯……還有一點吧。”

 我從剛才開始就不敢正視紫條院的臉,一直心神不定的。這位天然的少女似乎認為這種可疑的狀態是因為剛醒過來的我還有些迷糊。

 (嘛……在膝枕的狀態下醒來時,為了掩飾害羞,我也裝出了“剛醒,睡得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膝枕”的樣子。)

 在教室中,躺在紫條院白皙的大腿上時的觸感與甘甜氣息又浮現出來,讓我臉頰發熱。

 (對我來說,從前世開始紫條院就一直是神聖的存在,讓她給我膝枕,簡直是夢一樣的場景啊……)

 因為意識到自己的戀慕之心而情緒高漲的現在還好,但等到回到家之後,冷靜地回想那膝枕的時光的話,我有自信會在喜悅和羞恥之間苦悶不已。

 “……好,到了。”

 到達目的地後,我們停下了腳步。

 眼前這座建在郊外一隅的豪宅,正是紫條院家的宅邸。

 院子很大,四周圍著高高的圍牆,大門上有好幾個監控攝像頭。

 雖然是第二次見了,但無論什麼時候看,都會讓我感到社會的差距。

 (還是一樣嚇人的家啊……假設我和紫條院順利成為戀人,到時候就得去這個像城堡一樣的家打招呼嗎……?)

 嘛,我的戀愛成功什麼的,是太久以後的事了。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太性急了,忍不住吐槽自己。

 “那個……新濱君。”

 “嗯?”

 紫條院有些認真地看向我。

 “今天……”

 因為夜色太暗,看得不太清晰的紫條院,在我一旁開口道:

 “今天是,我從小學到現在的學校生活中最開心的一天。”

 發出的聲音裡,帶著些許緊張卻又堅定的心情。

 “這是一場就像假的一樣快樂,一切都如我所願的文化節……我想即使我長大成人後,也絕對不會忘記這一天。”

 少女稍稍停頓,又繼續說:

 “所以,新濱君,謝謝你。總感覺今天好像一直在感謝你……不過不論怎麼感謝,都是不夠的。”

 “不不……文化節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而是全班同學都順應流向的結果。紫條院也很努力的吧?”

 “是啊,但是……如果沒有新濱君,我肯定不會有那麼美好的一天。這份溫暖的感覺……我想也是絕對感受不到的吧。”

 也許是因為節日後的興奮和洋溢的喜悅,紫條院的眼眶溼潤了。

 那份表情意味著什麼,我十分能夠理解。

 本以為自己無法擁有的,快樂而華麗的青春的一頁。

 一切都成為現實時的興奮,我打心底能夠理解。

 歸根結底,對現在進行時的未知青春,我充滿了興趣。前世枯燥無味的學校生活變得如此新鮮,最近每天都為這份感動而雀躍不已。

 (其實想要道謝的是我的……與紫條院一同度過的二週目的高中生活是那麼地珍貴。)

 少女的感謝與笑容太讓人愉悅,我才突然發現自己一直盯著紫條院的臉看。於是——

 ““啊……””

 在很近的距離中,我們同時發出了聲音。

 原因是,彼此都注意到了。

 節日結束後,我們都沉浸在一種令人愜意的興奮感中,從之前開始,就一直以很近的距離對視著。

 “那個,不好意思……一直盯著你看。”

 “啊,沒有……”

 我害羞地移開視線,為了掩飾內心的緊張說到。

 紫條院也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紅著臉。

 不、不行……我太專注於看著自己喜歡的女生的臉了。

 “那、那再見了,明天見,紫條院!”

 “好、好的!新濱君比別人加倍地努力了,真的要好好休息哦!”

 說了告別的話,我轉身離開了紫條院家。

 心裡有著一種和昨天完全不同的激動。

 一直被自己遺忘的戀慕之心,助長了離去的不捨之情,讓臉頰上升起未知的熱度。

 我發誓,這次一定要珍惜前世被封印的這份感情——我在夜色中向自己家邁出腳步。

 *

 我的名字是紫條院時宗。

 我是一名社長,經營著一家名為千秋樂書店的全國規模的大公司,擁有一位有著二十多歲般的美貌的妻子,以及一個天使般的女兒,是五十歲中的勝利組。

 雖然工作很忙,不過正因如此,在家中恢復精神的時間成為了一種治癒。今晚也享受著豪華沙發的柔軟和高級紅酒的味道。

 雖然自己這麼說有些過分,但我過著令人羨慕的人生吧。

 我出身於普通家庭,想到這裡,感覺自己真是走到了遙遠的地方啊。撫摸著每天早上都修剪的鬍鬚,我突然有這樣的感慨。嘛,這些都無所謂——

 “喂,秋子。剛才的春華,是不是有些奇怪?”

 “嗯?哪裡奇怪了?”

 坐在我對面沙發上的妻子秋子,容貌就如同春華長大後的模樣,又年輕得會讓人誤以為是姐妹。

 她是紫條院家的千金,我深深迷戀於她,好不容易才和她結婚,春華那天真爛漫的性格確實很像母親。

 “不是,剛才春華回來的時候,好像發生了什麼好事似的,一直笑眯眯的。”

 “這樣啊。果然是因為有男孩子送到家門口的緣故吧?”

 “哦,原來如此,男生送到家門口…………什、什麼——!?”

 聽到妻子用悠閒的語氣說出的話,我不禁發出驚愕的尖叫。

 “呵呵,我也嚇到了呢。剛才看了眼監控……她在家門口和一個像是同學的男孩子熱情地聊天呢。”

 秋子興高采烈地說著,但對於身為父親的我來說,這是噩夢般的報告。

 “男生送回家……!不、不會是男朋友吧!?”

 “雖然不一定是男朋友,但春華和男孩子一起回來確實是第一次呢。呵呵,那孩子身為我的女兒,實在是太天然了,完全沒有這方面的消息……要是能以此為契機開始戀愛的話就太棒了♪”

 “完全不好……!春華戀愛了!?這種事不可能發生!高中生戀愛什麼的太早了……!”

 “嘛,你要是真心這麼想的話,實在是不太好呢,時宗。”

 笑著的妻子的毒舌刺向我的心,但我也絕不認同。

 她似乎很歡迎如今出現在女兒周圍的男生的氣息,但男生有很高概率是惡狼或者害蟲之類的存在,不能忽視春華被騙的危險性。

 “那孩子太純真了!作為父母,她很可愛,這倒也好……但是,她完全不懂得應對迷上她的可愛的男生的方法!正因如此,作為父母有必要擦亮眼睛吧!”

 “嗯……這麼一說,她確實有些軟弱了呢。那孩子有點太可愛了,而且比我還溫柔呢……”

 我指出春華警戒心淡薄的問題後,妻子似乎也沒有忽視這一點。

 對了,春華的容貌也是一個問題。她那麼地可愛,男生怎麼去靠近她都不足為奇。雖然按照女兒的意願讓她上了公立高中,但其實還是想讓她擁有一個能夠排除那些品行不佳的孩子的環境啊。

 算了……要是問全是富家子弟的名牌私立學校裡是不是沒有壞人,那答案也是否定的。

 “可是啊,時宗,春華已經十六歲了吧?要是太過干涉她,她肯定會用‘我最討厭父親了!’這句經典台詞來刺傷你的哦?”

 “唔……那確實不是我所希望的,但不管我有多麼讓人討厭,作為父親,我也有義務去做。一個來歷不明的男生去接近春華,這是不允許的!”

 “唉,當初我因為家世而不諳世事,你把我說服的時候,你不也是弱小的風險企業的社長嗎,現在又這樣說?我父親也完全把你當做壞人呢。”

 “不,那是因為……我被你迷住了,沒辦法啊!”

 “……真是的,時宗,這些事請等氣氛更好的時候再說。”

 妻子背過臉去,紅著臉抗議。

 這種少女氣的地方,從初次見面開始就完全沒變過。

 “算了,說不定哪天會把那人帶回家呢。到那時候,你就好好看看他是個什麼樣的孩子好了。”

 “哼!要是他來我家打招呼的話,我就十億日元商談的級別來對他壓力面試!沒有毅力的小鬼,肯定就不會再接近春華了吧!”

 “哎呀,那孩子選的男孩子,說不定意外地有耐力呢。”

 “哈哈哈!不可能不可能!即使是身經百戰的銷售專家,也會在我的壓力面前魂飛魄散!能夠忍受住的……對了,只有那種被剝奪了人的尊嚴,每天被謾罵,克服了各種不講理的事情,心靈卻仍然沒有崩潰的,奴隸士兵中的精銳那樣的傢伙?”//專 業 對 口

 當然,高中生中不可能有這樣的人。

 但是,如果不是那種內心強大的人,是不足以把女兒託付給他的。

 “哼,要是能承受住我百分之百認真的壓力面試的男生,別說和春華交往了,就連允許結婚都是可以的!但那都是不可能的!”

 我想象著未曾謀面的害蟲魂飛魄散的樣子,哈哈大笑。妻子看著我的模樣,“嗯……”地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第一章 階級頂層的霸道系帥哥來找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