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與率直可愛美少女的文化祭即將開始

第三章 新學期

第三卷 與率直可愛美少女的文化祭即將開始  第三章 新學期 手指撥動琴絃,奏響聲音。

 這段旋律輕快低沉,副歌結束的時候,隨著我的手指戛然而止。

 「……集中不了」

 我放下手,靠在了沙發上。

 和美亞約完會已經過了三天。

 我和她約好在玲回來之前做她臨時的戀人。

 這個約定將在今天結束。

 理應一週不會回來的玲工作似乎十分順利,她今天傍晚就會回來。

 若要問我在那場約會之後有沒有和美亞做過其他特別的事,我只能說沒有。

 好像就是教了教她暑假作業?

 說實話,不用做比那更加害羞的事也是件好事。

 不過————。

 (我為什麼會覺得過意不去啊……)

 昨天還在和美亞碰見,今天就要面對玲。

 感覺就像是在來回換女人,讓我很愧疚,心情十分陰鬱。

 (說起來,我為什麼要這麼愧疚)

 沒錯,我又沒和她們交往,頂多就是和朋友玩了玩。

 ————即便我如此說服自己,心裡還是看不開。

 「……你沒事吧?」

 「哇!?」

 耳邊突然有人說話,我嚇了一跳轉身回頭。

 隨後我便看到同樣驚訝不已的玲站在面前。

 她看著我眨了眨眼睛。

 「對不起,我沒想到會嚇到你」

 「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回來,就是正常用鑰匙開鎖進來的。進來之後看到你完全沒有注意到我,就出聲叫了你」

 「啊……抱歉,我在想事情」

 我站起身讓玲坐在沙發上,走向了廚房。

 「我要泡冰咖啡,你喝嗎?」

 「嗯,喝。回來的路上好熱」

 「好,等我一下」

 泡冰咖啡不同於泡普通咖啡,泡的時候需要計算冰塊的水分把咖啡泡得濃一些。

 話雖如此,做的事卻並無不同。

 就是多用些豆子,用和往常一樣多的水泡出來。

 我把冰塊放進杯子,把又濃又熱的咖啡倒了進去。

 冰塊融化之後,濃度就剛剛好了。

 「奶精和糖漿我各放了一個。要是不合口味你就說,我給你調」

 「謝謝」

 玲從我手上接過杯子,用我準備的吸管喝了起來。

 「嗯,好好喝。剛剛好」

 「那就好,那下次就照這個給你泡了」

 「你要是這麼做,我就離不開你了」

 「這也太誇張了」

 我心情愉快了一些,也坐上沙發喝了起來。

 冰涼涼的咖啡流進胃裡,不寧的心緒也緩和了下來。

 「你工作做得挺快啊」

 「嗯,主要是拍視頻網站上播放的小廣告,不過需要拍的東西突然少了很多,只用了一半的時間就拍完了」

 「這樣啊……」

 「凜太郎?」

 「怎、怎麼了?」

 「你真的和美亞約會了嗎?」

 ————我頓時汗如泉湧。

 我產生出一種全身水分蒸發掉的錯覺,嗓子突然變得很渴。

 (呃,這不對勁吧?)

 沒錯,我為什麼要有這種出軌被捉姦的反應。

 我又沒做什麼壞事。

 我應該這麼想才對。

 「差不多吧。她說想為了接下來的工作了解情侶是什麼感覺,我就幫了幫她」

 嗯,怎麼感覺就像是在找藉口,這可麻煩了。

 「話說回來,你為什麼會知道?」

 「美亞沾沾自喜地找我炫耀」

 玲給我看了看手機,臉上很不開心。

 屏幕上顯示著我和美亞一起用手擺出心形的大頭貼。

 現在再看真想讓人找個洞鑽進去。

 「……不公平,我也想和你約會」

 「呃……我們約過好幾次了嗎?」

 「是這樣,但我還想約」

 她突然靠了過來,我們兩人的臉近在咫尺。

 她或許是在工作的地方用了不同平時的洗髮露,一股略有不同的氣味刺激到了我的鼻腔。

 這個距離下,即便我努力不去在意,心也跳個不停。

 「我……我知道了,下次就陪你做你想做的」

 「真的嗎?」

 「嗯,一起出門也行,有其他想做的事情也可以」

 「那我想和你一起逛文化祭」

 文化祭啊。

 我轉動起了再次冷靜下來的頭腦。

 「呃……這不行吧?」

 「為什麼?」

 「要是咱們兩個在學校裡一起行動,不就是在主動讓人誤會嗎?這一般來說是自殺行為吧」

 為了說服二階堂,我用了遠方表親的設定搪塞了過去,但親戚一起逛文化祭就有些不對勁了。

 即便大多數人能接受,只要有一部分人懷疑,就免不了麻煩。

 「那……我想一想其他的」

 「我說,讓我答應要求的權利是不是莫名奇妙變多了?」

 「是你的錯覺」

 「你這也太牽強了……」

 這個女人真是一點兒漏洞都沒有。

 (算了,不和她計較)

 我還是扛不住她撒嬌。

 而且,答應她的要求讓我的愧疚感瞬間淡了不少。

 我只能承認自己還太單純。

 「你之後是不是沒工作了?」

 「嗯,閒下來不少。他們怕我暑假功課太多就給了時間,但與之相對安排到了其他假期」

 「偶像也放暑假啊」

 「就是這麼回事」

 也就是說從今天起我又要每天給玲做飯了。

 「嗯……難得清閒下來,今天就做頓大餐吧」

 「可以嗎?」

 「正是因為你這麼努力我才能在這個房間生活,這挺便宜我了」

 我知道她會回來,所以提前買好了食材。

 這樣一來,也足夠做一些豪華的菜品。

 「問你一下,你想吃什麼?」

 「我想吃漢堡肉」

 「好,交給我吧」

 我拿起圍裙,有些裝作做樣地說。

 ◇◆◇

 學生們安逸的暑假轉瞬即逝,轉眼就到了新學期。

 開學典禮在餘暑中結束,緊接著來到第二天。

 新學期的課程已經開始,幾名同學一臉疲憊。

 在這樣一個午休,我一如往常和雪緒拼著桌子一起吃便當,聊著閒話。

 「凜太郎,之前買的馬克杯收好了嗎?」

 「肯定啊,我收拾得乾乾淨淨的,等你去的時候用」

 「那就好,嗯」

 雪緒一臉滿足地說道。

 暑假後期,我按照約定和雪緒一起去買了馬克杯。

 我和玲用的杯子印著海豚,雪緒買下同一類型的圖案後難得一見雀躍不已,讓我印象深刻。

 「說起來,你貝斯練得怎麼樣了?」

 「貝斯?嗯……貝斯啊」

 「唉?難道狀態不好?」

 「也不是,每天倒是練著,進展也算順利————吧。不過還沒和他們一起練過,所以也不好說」

 「這樣啊……我不瞭解樂器,需要和別人配合的事都挺難的」

 哪怕恭維我也說不上協調性好,技術上還是剛開始不到一個月的新手。

 說實話這一週我一直很不安,經常會因為成長的速度放緩不知如何是好。

 「現在是這樣,不過正式上場前似乎會借練習室練習,我倒是也沒那麼愁」

 「這樣啊。我很期待看你彈貝斯,加油」

 「嗯,我會盡力的」

 我摸了摸經常按弦變硬的指尖。

 自己能熱衷於家務以外的事,讓我有些自豪。

 「嗯……說起來今天下午上什麼課?」

 「要決定文化祭的內容。畢竟就剩一個月了」

 或許是因為我們學校的學生很多,文化祭辦得很隆重。

 每個班級都很認真,有新生在體驗過這個學校的文化祭之後甚至想親身參與進來,以至於報考這個學校。

 「去年出了什麼?」

 「你忘了嗎?擺攤啊。因為沒定好是做章魚燒還是其他哪幾個,就全採納了」

 「……說起來是這麼回事」

 我想起來了。

 我記得教室裡開了炒麵、章魚燒、棉花糖、刨冰四個店。

 「去年人挺多的,今年不知道會怎麼樣」

 「只要不搞錯方向應該不會搞砸」

 「也是,咱們班認真的人還很多的」

 大型活動在即,教室裡的氛圍有些靜不下來。

 這便是證明有很多人對此充滿期待。

 時間流逝,來到今天最後一節課。

 我們坐上座位等待,班主任春川百合老師走進了教室。

 起立打完招呼之後,她看著我們清了清嗓子開了口。

 「今年也來到了這個時期,終於要決定萬眾期待的文化祭的內容了!」

 「「「好耶——!」」」

 一部分情緒高漲的同學發出了歡呼聲。

 希望不會因為這股情緒決定下一上來就一堆麻煩事的內容。

 「嗯嗯,看來大家都很有幹勁。那麼在正式討論之前,先定下文化祭的執行委員吧」

 「「「……」」」

 「真是,你們別這麼掃興呀」

 這個崗位的麻煩事是最多的。我能理解大家為什麼這麼不感興趣。

 這個班雖然有認真負責的人,但未必會挺身而出接下這些麻煩事。

 於我而言,無論文化祭決定出什麼,只要能避免做執行委員就萬事大吉。

 「唉……願意做執行委員的人請舉手」

 春川老師喚了一聲。

 緊接著班裡的同學開始相互觀察。

 希望別人來做的視線在教室四處飛舞。

 「……雖然早就知道會變成這樣,但老師還是有些傷心。不過!老師能理解你們!」

 老師也公開承認了這份工作很麻煩。

 「不過這樣下去沒完沒了,來執行推薦制吧。有推薦的人選嗎?」

 大的來了。

 文化祭執行委員的推薦說白了就是選定獻祭人選。

 自不必說,此時被人推薦會很難拒絕。

 眾人都明白這一點,所以都不想出賣同伴。

 ————因此。

 此時不出聲是理所當然的。

 「……唉,明明大家去年很快就定下來了」

 這是因為我們當時並不理解文化祭執行委員的殘酷。

 想必此時此刻一年級選定得很順利。

 都是那些認真負責的人成為祭品,擔下了工作。

 「沒辦法,那……柿原君如何?我覺得你挺適合的」

 「啊?我……我來?」

 眾人一齊看向了他。

 看來今年的祭品定下來了。

 「柿、柿原來做我就放心了!」

 「嗯!感覺你挺適合的!」

 「我一直覺得你挺靠得住的!」

 同學們隨即發表了贊同。

 柿原已經完全被鎖定了。

 自不必說,能開口拒絕的人即便是在這種情況也會一口拒絕。至少我肯定是拒絕了。

 但考慮到柿原的性格————。

 「……我、我知道了!我不會辜負大家的期待!」

 「「「好耶!」」」

 ————就會變成這樣。

 這個過程就彷彿提前打過招呼一樣,文化祭的執行委員就由柿原來擔當了。

 這麼說或許有些不合適,但他毫無疑問是適合人選。

 他不僅是公認的優等生,還沒參加任何社團以及委員會,沒有任何負擔。

 就道理來講,沒有人比他更適合幹這份工作。

 「好!執行委員就柿原君來當!二階堂班長,今後就麻煩你幫幫他了」

 「啊……我知道了」

 二階堂被叫的時候,我目光一角看到柿原擺姿勢慶祝。

 (原來如此……柿原你還挺聰明的)

 文化祭執行委員雖然是一個班一個人,但班長作為幫手陪同也是某種既定規則。

 之所以要用某種這個詞,就是因為這並沒有成為制度正式定下來。

 至少春川老師擔任班主任的這個班用的就是這套系統。

 這期間,班長必須比原本的工作更加優先幫助文化祭執行委員,兩人在一起的時間必然會增加。

 就後夜祭演唱會的提前準備來說,沒有比這更好的狀況了。

 在執行委員的工作中加入私利私慾雖不值得褒獎,但我無所謂。

 畢竟他為了自己的戀情把我們認為的麻煩事一手包攬了下來。

 我反倒還覺得應該回報他些什麼。

 「那剩下的就交給柿原君和二階堂了」

 「是」

 春川老師下去後,柿原和二階堂站起身站到了講桌前。

 「那我們來決定文化祭的內容吧。有想法的人請舉手」

 話題就這樣十分平滑地轉移到了文化祭的內容上。

 柿原聽取我們的意見,二階堂則是將其寫在黑板上。

 兩人沒怎麼商量就能這麼默契,想必就是因為常年的往來。

 「我有一個!我想開鬼屋!」

 「鬼屋啊,就第一個意見來說挺經典的」

 一名男生的意見被寫上了黑板。

 鬼屋相對比較有人氣,一年級的時候在學年這一權力下被二年級學生搶走了。

 倒不如說有人氣的內容全都被二年級攬了下來。

 這也是無可奈何的,畢竟最高學年三年級苦於考試,有技術經驗並且還比較自由的只能是二年級生。

 這樣一來自然會先採納二年級的要求。

 「演出怎麼樣?話劇、舞蹈之類的表演節目」

 「演出啊……感覺會很累,但也有一試的價值」

 一名女生的提議寫上黑板,這樣一來就有兩個選擇了。

 「演出的內容等所有人提完建議再向大家徵求意見,還有沒有其他想法?」

 「啊……開咖啡店怎麼樣?我覺得這個也很經典」

 「這個不錯,咖啡店去年也是二年級為主,大家應該都心有不甘吧?」

 柿原半開玩笑地說道,同學們跟著笑了起來。

 大家基本上都想到了原因。

 咖啡店的人氣不輸鬼屋,去年自然是被現在的三年級給獨佔了。

 今年大概有很多人躍躍欲試。

 順帶一說,我因為都嫌麻煩,所以哪個都行。

 我既不想開咖啡店也不想開鬼屋,剛才只是配合氣氛笑了笑。

 「大家就保持這個狀態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最初的提議不嫌多」

 這種時候,柿原是真的很可靠。

 在他有序的帶領下,意見的徵求很順利。

 之後通過多數表決否定了一些,只有大家都有所憧憬的咖啡店留了下來。

 到此為止還算妥當。

 「————嗯,那就決定開咖啡店了。問題在於開什麼樣的咖啡店……梓有沒有什麼想法?」

 「我?嗯……和風咖啡店吧。接客的時候女生穿和服男生穿甚平,應該會很開心」

 「可以啊!先把這個寫上吧」

 柿原想必多了些私心在裡面,不過二階堂的提議本身並不差。

 這樣一來就沒必要做華麗的裝飾,並且只要做些水信玄餅之類的東西就能在學校裡保證話題性。水信玄餅就是透明的信玄餅,裝盤好看些還可能上SNS。做法其實還挺簡單的。

 之後大家又提出了幾個建議,最後留下「和風咖啡店」、「女僕管家咖啡店」和「女裝咖啡店」三個選項。

 幾個經典選項不偏不倚留了下來,高中生對這些東西有憧憬也可以理解。

 「進行得還挺順利的。接下來就通過多數表決來決定開哪個吧」

 「柿原!我有個問題!」

 就在多數表決要開始的時候,一個輕浮男舉起了手。

 「嗯?什麼問題?」

 「要是開女僕咖啡店,乙咲是不是也得打扮成女僕?」

 這一句話使得眾人(基本上都是男生)都看向了玲。

 她在此之前一直是旁觀狀態,話題中心突然到她身上讓她一臉困惑。

 「唉……我?」

 「唉!?我也想看乙咲穿女僕裝!」

 緊接著女生也興奮地叫了起來。

 畢竟能在近處看當下的人氣偶像穿女僕裝的機會挺少的。

 粉絲肯定想當成一輩子的回憶。

 「……第一天會來很多外人不能穿,第二天應該沒問題」

 「「「好耶!」」」

 我今天已經是第幾次聽到這個歡呼聲了呢。

 同學們的情緒實在是有些高漲,甚至玲也困惑不已。

 「看這個狀態我先提前說一句,乙咲只允許參加第二天的文化祭。第一天會有很多外人,引起騷動就不好了」

 「老師,我們明白」

 眾人答應了春川老師的要求。

 我們學校的文化祭舉行兩天,第一天允許非校內人員進出,第二天則是隻留學生自己玩鬧。

 玲若是在有外人進出的狀況下接客,肯定會讓文化祭搞砸。

 這正是一個典型的機會,能讓人明白有了名氣之後不全是好事情。

 「哈哈哈……看你們這樣應該也不用選了,不過還是表決一下吧」

 柿原略顯無奈地要求大家舉手,有八成同學舉手贊成了女僕管家咖啡店。

 我也隨了大流,輕輕舉手贊同了這個提議。

 我無所謂選哪個,選人最多的提議是最安全的。

 我可沒別的意思。

 ————真沒別的意思。

 「趁熱打鐵來決定一下菜單和工作分配吧。大家有什麼想法嗎?」

 有幾人舉手對柿原的提問作出了回應了。

 提議咖啡店的人就是他們,他們也自然給出了幾個比較合適的提議。

 紅茶、咖啡、可樂、橙汁等等飲品。

 飲品差不多之後,問題就轉向了食物。

 「飲品差不多就這樣,再就是小吃了……」

 「柿原君,吃的東西交給志藤君怎麼樣?」

 「啊?凜太郎?」

 二階堂突然指出了我的名字,使得大家全看向了我。

 這實在是太過突然,讓我沒能藏住自己的慌張。

 「我……我來?」

 「嗯。之前的烹飪實習上你做飯真的很熟練,提到做飯我就想到了你」

 「啊,哦……原來是這麼回事」

 和我在同一組做飯的柿原、野木、堂本這才恍然大悟。

 看到玲也趁人不注意悄悄點了點頭,我不禁輕輕嘆了口氣。

 「我也是剛才突發奇想,我原本打算在選了和風咖啡店的時候提議的。有一種叫水信玄餅的透明點心……」

 「透明?怎麼做的?」

 「要用一種叫瓊膠的增稠劑,做起來也不難,還挺簡單的」

 「挺好的呀!先把這個提議加上吧」

 「嗯,那就加上吧」

 我提議的水信玄餅幾個大字寫上了黑板。

 這真的是我隨便想到的,沒人反對讓我長舒了一口氣。

 在同班同學面前被人拜託,可比平時羞人得多。

 不過感覺並不差。

 「大家就照這個狀態多出些建議。這場文化祭說是整個高中最快樂的文化祭也不為過,儘量不要留下遺憾」

 感覺柿原這些話讓整個班級愈加團結。

 雖然痴情使得他給人印象很不中用,可他一旦站出來就會展現出強悍的能力。

 所以二階堂我求求你能不能不要看我,而是多看看你旁邊那傢伙?

 ◇◆◇

 「我說,你真的要穿女僕裝?」

 「唉?」

 決定好文化祭內容的當天晚上,我洗著碗盤,問向坐在沙發上的玲。

 她的表情就彷彿是不明白我為什麼會這麼問一樣,享用餐後甜點————香草冰淇淋的手停了下來,扭頭看向了我。

 「呃……我就是想知道你是不是真心的……」

 「嗯,我也給大家添了麻煩,大家想讓我穿,我就穿一下」

 「……這樣啊」

 又是第一天不能參加,又是平日裡出於工作原因經常無法參加活動,玲想必也很愧疚。

 可即便如此————。

 (總感覺有些不舒服……)

 回過神來我才發現自己一直在洗同一個盤子,心情複雜的同時用水沖掉了上面的泡泡。

 「凜太郎」

 「怎麼了……」

 「你難道不想我穿女僕裝?」

 我的肩膀不禁跳了一下。

 我心中某處原本還在否定這點,但被指出之後,我慌張到連自己都難以置信。

 (我真的不想玲穿女僕裝嗎……?)

 我深吸一口氣,開始冷靜思考。

 我覺得這件事隨她喜歡就好。這是我的真心話。

 別人打扮成什麼樣都與我無關,況且我根本沒有煩躁的必要。

 那我為什麼會這麼煩躁?

 「……我不知道」

 「不知道?」

 「我從來不會去想對別人指指點點……」

 我沖掉手上的泡泡,把最後一個盤子同其他餐具一起放在控水的籃子裡。

 隨後我又從冰箱裡取出自己的香草冰淇淋,和玲一樣也坐上了沙發。

 「抱歉,感覺就像是在對你發牢騷」

 「沒關係,我反而很開心」

 「啊?為什麼?」

 「比起這個,你的冰淇淋要化了」

 玲似乎很高興,我對此心懷疑問,同時看向了手上的紙杯裡的冰淇淋。

 外面一圈確實軟了下來,一眼便知它已經開始因我的體溫融化了。

 「……也是」

 我用勺子舀了一塊變軟的部分放到嘴裡,輕奢冰淇淋特有的順滑口感在舌頭上瞬間擴散。

 這個冰淇淋是暑假後期我去優月老師那裡打工的時候分到的慰問品,不過真是好吃到想用自己的錢買一次。

 我的心情也因此好轉了一些。

 「說起來男生也要穿管家服對吧?」

 「嗯?哦,好像是這樣」

 柿原堂本他們穿上肯定能像那麼回事,加上他們在女生中本就小有人氣,在招攬客人上應當會起作用。

 雪緒穿管家服應該也會有人氣,那傢伙也挺受女生歡迎的。

 「你呢?」

 「這個啊,廚房相關人員和服務人員第一天和第二天會換班,基本上所有人都會穿一次」

 「這樣呀」

 這個對話感覺很不可思議。

 我這麼想的時候,玲吃完冰淇淋看向了我。

 「凜太郎,你想看我穿女僕裝嗎?」

 「什麼!?」

 我嚇得不輕,冰淇淋差點掉下去。

 我勉強維持住手上的平衡,和她對上了視線。她就像是提出了一個很單純的疑問的孩子一樣眨了眨眼睛。

 「我想看你穿管家服的樣子。一定很帥」

 「……你期望太高了,肯定很普通」

 「不,肯定很帥」

 平時不會打扮得那麼整潔,可能確實會有些新鮮感————。

 「不過我不想別人看見你穿管家服。我知道這是我無理取鬧,但至少我想第一個看到。就和穿泳裝的時候一樣」

 「呃……你好奇心還是這麼旺盛」

 「你呢?」

 「啊?」

 「你想看我穿女僕裝嗎?」

 「呃……倒是也想看」

 啊————。

 我不禁小聲叫了出來。

 看到我這副模樣,玲露出了微笑。

 我剛才不小心把煩躁的原因說出了口。

 這與玲對我的想法不謀而合……。

 「我、我出去買個東西……」

 「這麼晚出去?」

 「明天做便當的食材不夠了。現、現在不去明天早上來不及」

 「……那就沒辦法了,便當重要」

 聽到便當之後,玲立馬就信了我的話。我留下她,從沙發上站起了身。

 然後我拿上錢包、手機以及家門鑰匙,穿著拖鞋出門了。

 「……太急了」

 我坐在公寓前的花壇邊,嘆了口氣垂下了頭。

 我覺得這句話我已經說過好幾次————迄今為止能讓我這麼慌張的可能就只有乙咲玲了。

 和她在一起很舒心,但有時候又會讓我失去冷靜。

 不過就因為這麼點小事就跑出來,我未免也太不中用了。

 ……為了讓莫名發燙的臉頰冷下來,我抬頭看向了天空。

 「————你幹什麼呢?」

 就在這時,我和一個熟悉的赤發女生對上了目光。

 「哇!?」

 「至於嘛。還是說……看到我這麼漂亮的美少女突然出現在你眼前讓你心動了!?」

 「呼,夏音,你別嚇我啊」

 「唉!?是我聲音太小了!?你居然無視我!?」

 「我沒無視你,我不是正看著你和你說話嗎?」

 「你耳朵也太會看時候了吧!」

 聽到夏音這一如既往於夜路而言顯得吵鬧的聲音,我不禁笑出了聲。

 她挎著工作包,戴著一頂遮臉用的帽子。

 一看便知她工作剛回來。

 想到這些,我看向了她的臉。或許是我的錯覺,總感覺她比平時更顯勞累。

 「你下班了?辛苦了」

 「還好。對我來說拍個單曲的MV可是小菜一碟」

 「……但你看起來卻很累」

 「……是呀,累得我今天肯定會睡得死死的」

 「看來是累壞了」

 這時就該我出場了。

 「我早有所準備,去我房間————啊」

 「嗯?什麼呀,就像是做錯事了一樣」

 「呃……說起來玲還在我房間……」

 「你們兩個吵架了?你會在外邊還挺少見的」

 「不是吵架……呃,就是有點兒尷尬,或者說害羞」

 聽到我說話越來越小聲,夏音誇張地嘆了口氣。

 「唉,肯定又是因為玲不經意的一句話讓你慌了吧?」

 這傢伙是有超能力嗎?

 看我一語不發,夏音似乎確信了這點,她又長嘆了一口氣。

 我居然會讓這傢伙小看————我可是很不甘心的。

 「這不是常有的事嘛,你在意也沒用。你要是因為和偶像有了牽扯就忘乎所以,可是會給我添麻煩的!」

 「嗯……我知道」

 也是。

 就是因為我忘乎所以,就是因為我有了莫名的期待,才會莫名慌張。

 ————嗯,感覺冷靜下來了。

 志藤凜太郎終於能腳踏地面站起來了。

 「夏音,謝了。我好些了」

 「……是嗎?那就好」

 夏音盤著胳膊,彷彿鬆了口氣露出了笑容。

 我不明白她究竟是為什麼鬆了口氣。

 不過我知道這是她無意中流露出來的。

 ……所以我決定裝作沒有看見。

 「那讓我看看你準備的東西吧」

 「行,不會讓你失望的」

 我拍了拍褲子上的灰,站起了身。

 我和夏音一起回到我的房間,留在客廳的玲一臉驚訝地看向了我們。

 「嗯,為什麼夏音會和凜太郎一起?」

 「我們在大門碰見了,看她一臉疲憊,我就想把前不久準備的秘藏拿出來給她開開眼」

 「秘藏?」

 「其實我原本打算明天拿出來……」

 我讓夏音坐上沙發,然後打開了冰箱。

 「秘藏是什麼呀?夏音,你知道嗎?」

 「我也是剛碰見他,什麼都不知道。不過他的意思像是能緩解疲勞的東西……」

 「哦……」

 我聽著兩人的對話,從冰箱裡拿出一個裝滿黃金色液體的瓶子。

 裡面泡著黃皮果實切成的薄片,看起來很美味。

 「這就是我的秘藏,蜜漬檸檬」

 「「哇……」」

 兩人一齊發出了驚歎。

 我將其放在面前的桌子上,然後兩人便盯著瓶子裡面看了起來。

 「其實我打算放到明天,不過時間也應該夠了,而且我想試試味道,正好用你們兩個人試一下」

 「試一下……你可真是。不過既然是你做的,倒也無所謂了」

 夏音嘴上不願意,卻並沒有不情願。

 她反倒像是很好奇一樣。

 「嗯,我也很喜歡。現在就看起來很美味」

 「外表比我想得還要漂亮,我也大吃一驚。好,就先嚐嘗吧」

 我給兩人擺上小碟子,然後從瓶子裡給她們各拿了一片檸檬出來。

 兩人幾乎同時放進口中,同時睜大了眼睛。

 「太……太好吃了!」

 「真好吃……!」

 聽到夏音和玲的感想,我默默點了點頭。

 說起吃檸檬大都會給人味道很酸皮很苦的印象,但蜂蜜的甜味能將其完全掩蓋。

 除了甜味還會有一種檸檬特有的清涼、清爽的感覺,讓人不禁上癮。

 ————順帶一說。

 這次的蜜漬檸檬用的全都是國產的東西。

 雖然會貴點,但特意用國產的東西也是有原因的。

 首先皮上殘留農藥的可能性會很低。

 海外進口的東西為了長期保存,不得不做防腐處理。

 要用這些附著農藥的檸檬直接醃,說實話我很不放心。

 因此我特意採用了國產的檸檬。

 如果買不上國產,用削皮刀把進口檸檬表面金黃色的皮削下去也能用。

 雖然會辛苦一些,但能把皮裡像是棉花一樣苦澀的部分削下去一些,醃起來也會更容易一些才是。

 ————這些細枝末節就到此為止。

 我站起身,走向了廚房。

 然後我取出三個杯子,每個杯子放了一半的冰塊。

 我把放著冰塊的杯子端上桌,把冰箱裡冷藏過的碳酸水拿到了兩人面前。

 「往放了一半冰塊的杯子裡放兩勺蜂蜜,然後從上面倒入碳酸水……再把裡面醃好的檸檬放上來……這樣檸檬蜂蜜汁就做好了」

 「「哇!」」

 玲和夏音的興奮度更上了一層,兩眼冒光看向了玻璃杯。

 我按照相同的程序又做了兩杯,正好三杯就做好了。

 「夏天正熱的時候做其實更好些,我就是單純的忘了……這些就不提了,先喝吧」

 我們三個人一起品嚐起檸檬蜂蜜汁。

 檸檬的香氣穿過鼻腔,蜂蜜柔和的甜味纏繞在舌尖,再加上碳酸水恰到好處的爽快感,我大吃了一驚。

 「真好喝……!」

 「「再來一杯!」」

 「你們喝得也太快了」

 夏音剛剛回家還暫且不提,玲才吃完那麼多東西這就要再來一杯,容量實在有些不一般。

 不過說這些已經晚了。

 「真拿你們沒辦法……」

 我嘴上這麼說,但其實有人誇獎自己費心做出來的東西很讓我開心。

 我無奈地笑了笑,又做了一次。

 「啊,我給你們做原味的,你們要是想自己調整就從瓶子裡自己搞。想味道濃郁點也行,想碳酸多一些也行」

 「那我多加一勺!」

 我把舀蜂蜜的勺子遞給夏音之後面露驚訝。

 夏音意氣風發往裡面加蜂蜜的時候,她旁邊的玲再一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喝光了飲料。

 這傢伙的胃到底是怎麼搞的?未免也太大了吧。

 「……嗝」

 「你、你怎麼回事!?偶像不能打嗝吧!?你有點自覺呀!要有自覺!」

 「抱歉,不小心跑出來了」

 「確實就和碳酸一樣容易跑出來……你是想說這個冷笑話!?」

 「這是你的擴大解釋,說出來的是你」

 「我才沒打算逗你笑!」

 總感覺青筋暴起的聲音和她很搭。

 「凜太郎,你應該不喜歡在你面前打嗝的女人吧!?」

 「啊?……呃,女人也會打嗝放屁吧,我沒那麼小心眼兒」

 「笨蛋!偶像不會打嗝!也不會去廁所!」

 「這是什麼時代的說法了?」

 夏音說的話就像是過去那些煩人的粉絲一樣,我不禁苦笑。

 不得不說她的專業意識很強,但這種時候放鬆一下應該也好吧?

 這輪不到我說就是了。

 「總而言之!玲,你要再矜持一點!你的特點可是神秘的美,要是打嗝,粉絲可是會瞬間離你而去的!」

 「……確實是這樣,我會注意」

 「那就好!」

 夏音就像是大御所一樣點了點頭。或許這讓她滿了意,她終於端起了新做的檸檬蜂蜜汁。

 在工作這方面,她果然是最認真的。

 雖然她平時吵鬧得很,是個受人欺負的角色,但要問千層酥裡誰最受人尊敬,首屈一指可能就是她。

 「啊,說起來,凜太郎,你最近在練樂器?」

 「嗯?這個啊,文化祭上幫別人點忙,要我當三人樂隊的貝斯手」

 「哦……」

 「怎麼了?」

 「沒什麼,你要是願意,要不要和我們試一下?」

 「試一下是……組樂隊?」

 「是呀」

 夏音瞥了一眼玲,用力摸了摸她的頭。

 「嗚……」

 「之前我和美亞想當興趣玩一玩,但這傢伙沒興趣」

 「因為……比起彈樂器我更喜歡唱歌」

 「這倒也無所謂,我們又不是必須要玩。因為玲不想彈貝斯,這件事就沒了下文,但有你彈的話,這傢伙就能單獨負責唱歌了,我覺得或許可以再挑戰一下」

 夏音說的時候,向我投來含有一絲期待的目光。

 「……從你這番話裡聽,你和美亞都玩過樂器?」

 「沒在人前演奏過就是了。我喜歡彈吉他,所以自己一直在練習,美亞曾有段時間為了消解壓力敲過架子鼓」

 這還挺讓我意外的,不過並不覺得不可思議。

 敲鼓聲確實很舒暢,可以想象敲得越好就越爽快。

 「玲呢?」

 「嗯,大家一起玩感覺會很開心」

 看來玲也有興趣。

 「因為你們的文化祭,這個月我們也會休息。你要是願意一起,我們也會陪你練你現在正在學的曲子。怎麼樣?我覺得條件不差」

 「……確實不差,我也沒理由拒絕」

 「那就說好了,我會告訴美亞一聲」

 夏音露出滿心歡喜的笑容,立刻拿出手機發起了信息。

 和三個全民偶像組樂隊啊。

 我感覺我最近能夠坦然享受這個狀況了。

 也不知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第四章 文化祭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