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序章 古騎士們的往昔

第五卷  序章 古騎士們的往昔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圖源:輕小說萬歲

 翻譯:燒酒111、システィーナ(序章)

 校對:燒酒111、輕小說萬歲

 如果閉上眼——就算是現在也鮮明地回憶。

 那是,世界比起現在有點殘酷嚴厲的時候的事。

 是現在僅僅鐫刻於石上,吟唱於詩中的故事。

 人們的痛苦、嘆息、慟哭混雜在一起,混雜在漩渦混沌的坩堝般的世界中。

 即便如此,胸懷“規則”,為了友人,為了家人,為了所愛之人,揮下劍的日子裡。

 魂(威爾)焦躁不安的日子裡。

 是的。

 人的痛苦也好、悲傷也好、喜悅也好、憤怒也好、嘆息也好。

 在那個時刻,全部都是熾熱的。

 直到遙遠的地平線的盡頭,目所能及之處遍佈的槍林與騎影。

 劍與炎,屍與血,灰……這些層積堆砌的戰場上。有著我們的青春——

 「——我來開闢血路。剩下的就拜託了,我的主君」

 「等等!希德卿!等一下啊!你想死嗎!?」

 ————。

 「切!你(貴樣)一個人要獨佔功勞嗎!」

 「哼哈哈哈!不愧是希德卿啊!沒落後任何人啊!」

 「呼。有趣,閃光的。就由我盧克·安塞羅,來守護你的後背吧」

 ————。

 「真不愧是良策啊,裡菲斯。你是夥伴真是太好了」

 「……哼。一如既往精於奉承的男人啊,你(貴樣)」

 ————。

 「有朝一日,希望與貴公全力合作,閃光的」

 「我也是啊,獅子的」

 ————。

 「現在也有著一點點不願意想的事(無想すること)。如果,我不是作為一個騎士,而是作為女孩子活著的話……你,會怎麼看待我……什麼的と。

 那是……與你一同並肩揮劍的現在相比,哪一邊更加幸福呢……什麼的」

 「……盧克」

 「叫我露西(ルーシーです)。僅限現在」

 ————。

 「聽好了,希德卿!幫助你只是為了我等的主君!別誤會了!?你笑什麼!?你在侮辱我《蒼之梟》嗎!?」

 ————。

 「諸君(皆),我認為這次戰鬥,會成為未曾有過的激戰。西方蠻族聯合的侵略……如果不阻止其蠶食(領土)的話,我們的卡爾巴尼亞王國就結束了

 作為王的我在此命令。

 大家的性命……交由我保管!」

 「哼,這種時候說什麼呢,這個國王」

 「真是受不了」

 「我等卡爾巴尼亞騎士萬騎,將追隨王至地獄盡頭!」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

 ———。

 ——。

 ——與夥伴間無可取代的日子,現在仍能鮮明地回憶。

 即使恭維,也難說是幸福的日子。

 有著讓我顫抖般的喜悅與名譽,也有將為撕裂般的悲傷與屈辱。

 與深交的夥伴死別更是家常便飯。

 過去,明明心意相通的夥伴向彼此執以利刃也習以為常。

 人有時很殘酷,世界不論何處都是無情的,騎士的規則什麼的不是無意義的條文毋庸置疑。

 但是。

 即便如此。

 即使是這種日子。

 我也可以挺胸自豪地說。

 與朋友在延伸到地平線盡頭的戰場馳騁的日子——

 ——一定“很快樂”吧。

 ……直到那一天。

 ————。

 那是——某次戰鬥之後。

 佔領的某座城市之中,戰後處理忙的不可開交時的事。

 「希德卿」

 「怎麼了?我的主君。……嗯?什麼啊,那個公主呢?不是……澤克塞爾王的女兒嗎」

 阿魯斯保護了幽閉在塔中的某個女孩,在我面前帶走了她。

 「啊,這個人好像是被澤克塞爾王毀滅的國家的亡國公主。作為龍餐儀式的牲祭,直至今日,一直囚禁著」

 「…………」

 女孩低著頭,沉默地點頭。

 那女孩全身裹著極薄的衣服,長袍壓住眼眉。

 是令人驚心動魄,妖豔的美女。

 「原來如此。澤克塞爾王馴服那條暴龍的理由是這個啊。將少女們牲祭給龍,作為交換使役暴龍。和傳聞中一樣的人渣呢」

 「啊。不過……已經沒事了,公主。我們會保護你。你已經不會遭受痛苦了」

 「……阿魯斯……大人……」

 「希德卿。這個人的祖國已經毀滅了。我打算帶回我們的國家。可以嗎?」

 沒有辦法。

 我是騎士,阿魯斯是主君。

 既然主君已經這麼說了,作為騎士便不存在捨棄這樣的女人的選擇。

 但是——說實話。

 這時候,我有著不好的預感。

 是的,這艱辛但快樂的日子,開始西沉的感覺。

 我們的青春終點將近一樣的……這種預感。

 「……公主。容我僭越,請允我知曉你的名字」

 這樣。

 那個公主,輕啟花瓣般的嘴唇,報上名字。

 「弗洛倫斯……我是弗洛倫斯·汀貝莉卡,勇敢的騎士大人」

 那讓人毛骨悚然般妖豔的美貌。

 那嘴角在妖冶的嗤笑……我這樣感覺著。

 

第一章 宣告破滅之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