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章 風雨前的寧靜

第二卷  第三章 風雨前的寧靜 勇鬥祭隔天。

 距離最終測試還有兩天,所以今日對考生而言算休息日。

 對我來說姑且也算休息日……但前提是不發生任何問題。

 不出所料,本次的選拔測試不僅混進來了不速之客,通過初選的人數也比預計的要少等,發生了各種意料之外的事情。

 在旅店醒來,吃完早飯後前往王城。

 來到城內設立的選拔測試運營本部,看見正在辦公的露西拉。

 【內特,早呀!】

 【啊,早】

 一手拿著資料的露西拉注意到了我,元氣滿滿的打了招呼所以我也回了一句。

 是因為天氣不錯麼,窗戶是開著的。清爽的晨風帶著城鎮的喧囂吹進房間。

 【離最終測試沒幾天了,外面熱鬧的不得了啊】

 【唔姆。拜此所賜工作也增多了呢,算是令人高興的悲鳴了……一想到受毒魔龍折磨的那段日子,現在充滿活氣的王都令人欣慰啊】

 露西拉感慨萬千的說到。

 【考生們還在城內麼?】

 【不,吃過早飯後各自外出了。綠影的福澤隊前往王都內的某家武器店了,鐵火槍的菲娜隊去逛攤子了,赤發的阿雷克隊說要去趟宮廷魔導學研究所】

 各自對休息日的利用方式也體現出各自的個性。專心準備最終測試的人,轉換心情的人等……不管怎麼過都是個人的自由。

 【內特打算幹什麼?今天汝也休息來著……】

 【嘛,雖然我也很像休息……】

 遺憾的是,現在不是能休息的狀況。

 【差不多是時候,該去和那隻小隊接觸了】

 【……唔姆。若有妾身能辦到的事儘管開口】

 【好的,有個萬一時就拜託了】

 前往王城,為的就是通知一聲。

 離開運營本打算去往城外時。

 【內特先生】

 突然,身後有人搭話。

 回過頭,看見金髮的少女站在那裡。

 【瀨蓮……?】

 【……怎麼了,一臉意外的樣子?】

 【不,完全沒想過你會來跟我搭話】

 直白的回答後,瀨蓮露出尷尬的表情。

 而且這個認知還並非錯覺。

 【昨晚,你阻止了打算入侵我房間的小隊了吧?】

 【……察覺到了麼】

 【畢竟都鬧成那樣了……嘛,就算沒有你的幫助我也能夠解決,但姑且還是跟你說聲謝謝吧】

 性格比想的要規矩啊。

 不……冷靜的分析下的話,瀨蓮在一測的面試時,對我以外的人都是以普通的態度對待的。二測時雖然展現出好戰的一面,但也並非不曉禮儀之輩。

 至少她也沒有打破規矩。只是貪婪的,渴求勝利而已。

 【無須在意。我們也有著身為運營側的職責】

 這樣回答後,瀨蓮擺出正經的表情。

 【……讓我,問一下】

 瀨蓮小聲的說到。

 【勇者小隊選拔測試……你,預計誰會勝利?】

 【這個……】

 說到底這個問題,身為運營側的我合適回答麼。

 瀨蓮,一反常態的浮現出不安的表情。

 一定,現在她的腦中,考慮著某位少女的事情把。那個,留有泛藍的黑髮,纖細的少女……在勇鬥祭B區內,打出和瀨蓮不相上下成績的少女的事情。

 【內特,在這裡啊】

 正當煩惱如何回答時,又有人向我搭話到。

 身著純白鎧甲的女性,向這邊走來。

 【雷,雷雷雷,雷,雷澤?!】

 雷=雷雷雷=雷=雷澤到底是誰呢。

 瀨蓮露出明顯的動搖。然後完全無視這樣的她,雷澤向我開口到。

 【內特,定期報告。各警備處,沒有異常。{白龍騎士團}會繼續在指定地點警戒,有其他吩咐麼?】

 【並沒有。警戒就拜託了……不過,報告這種事用通信石不就好?】

 【打算這樣做時,碰巧看到內特前往王城。既然都在旁邊了不如直接來說了】

 原來是這樣啊,我理解到。

 在釋然的我身邊,瀨蓮不悅的瞪著雷澤。

 雷澤,只有一瞬間將目光看向瀨蓮——

 【……那麼,我就先走了】

 【等下?!】

 雷澤剛打算轉身時,瀨蓮大聲的挽留下。

 【為什麼無視我啊!!】

 【不……被那樣瞪著的話,哪怕是我也難以開口理你啊】

 【並,並沒有瞪著你!】

 呀,不是瞪的很厲害麼……

 【雷,雷澤!我對你,很失望!!】

 瀨蓮,指著雷澤喊道。

 【唔,為何?】

 【因為被這個男人籠絡了!】

 這次又指向我喊道。

 籠絡什麼的,真過分啊。

 【籠絡麼……說的也沒毛病呢】

 為什麼你卻接受了啊。

 因為雷澤露出肯定的態度,反而讓瀨蓮眉頭上揚的瞪著我。

 【我,我可是知道的喲!……雷澤,你在沒人的地方,又是摸這個男人的頭,又是抱緊他的吧……!!】

 【是啊,很爽喲】

 雷澤一點也沒害羞的點頭到。

 【而,而且,之前還在馬車中,給,給,給他膝枕了吧……!】

 【是啊,心情非常舒暢呢】

 這驢唇不對馬嘴的。

 為何雷澤一臉得意啊。

 【等下,等下。光讓你們說的話,我的評價只會越來越低的】

 不如說,瀨蓮為何對我們的事情知道的這麼詳細啊。

 幹那些事的時候時間和場合都十分注意過才是……雷澤的跟蹤狂麼?

 【瀨蓮。你好像誤解了什麼,雷澤並非只對我,只要是年紀比她小的孩子,她都會去寵愛的。所以並非是我籠絡了她才——】

 【說什麼蠢話呢,我想寵愛的男人只有內特一人喲】

 【……誒?】

 雷澤嘴中蹦出的驚天發言,讓我直接宕機。

 瀨蓮已經,化身惡鬼的死瞪著我了,暫時無視掉吧。

 【…………啥,之前不是跟我說過,雷澤因為對年紀小的經常處於母性爆發的寸前,所以我要是不當這個發洩口,早晚會犯罪什麼的……】

 【啊,那是部下擅自施加的假設定。因為她們說只要這樣說了的話,內特就會不得已的讓我寵愛了……是麼,原來你相信了啊,早知道不說了】

 我已經決定不再相信【白龍騎士團】了。

 在外面被譽為阿奴比尼亞王國最強的冒險者團隊,實際卻是這副模樣。國民,也多少該知曉這個事實。這樣的話我的頭疼也會減輕了吧。

 【不是!你寵愛這個男人是要幹什麼啊!!】

 過於憤怒到臉紅的瀨蓮,瞪著我喊道。

 【你們之間的行為,在旁人來看就是變態!不健全!H!】

 H說的還是太過了吧。

 【瀨蓮,這只是因為你不理解內特的一生而已。這個男人啊,從以前開始就是朝著目標堅強的努力,經歷挫折也會拼命的站起來繼續前進的男人。如果看到那副身姿,一定也會……湧現出想像這樣去保護他,成為他的助力,以及把一切都交付給他的願望……】

 扔下開始一臉恍惚訴說著性癖的雷澤,我開始向其他地點移動。

 (對雷澤的說教,就交給瀨蓮吧……)

 雖然這想法可能很蠢,但我說不定和瀨蓮很相投。畢竟我們都,希望雷澤能更正經些……

 (比起這些……不快去找她的話)

 我離開王城,尋找目標人物。

 大約十分鐘後。我在大道旁的犄角里,找到了目標人物——

 【嗚嗚嗚,嗚嗚嗚嗚……!!】

 【啊啊啊,哇啊啊啊……】

 那裡是哭鬧著的孩子與少女。

 小孩是,大概五歲左右的少年。毫不顧忌周圍的視線嚎啕大哭中。

 然後,在旁邊跟著哭的是——愛麗絲。

 【……啥跟啥啊】

 這什麼組合。為啥一大清早的在大道邊開哭。

 已經絕對稱不上孩子的愛麗絲跟著小孩一塊哭的情景,讓我不知所措。

 這時,擦著眼淚的愛麗絲看向這邊,發現了我的存在。

 【那,那個!】

 愛麗絲拉著孩子的手,靠向我問道。

 【噴水廣場,在哪裡……?!】

 抵達噴水廣場後,大概奔三的女性慌忙的跑了過來。

 看來,是愛麗絲牽著的這位少年的母親。少女離開愛麗絲,撲向母親的懷中。

 和道過謝的母子分別後——我向愛麗絲打聽情況。

 【……原來如此,打算幫助迷路的孩子,自己卻跟著迷路了啊】

 【抱,抱歉!非常的抱歉……!】

 愛麗絲瘋狂低頭謝罪。

 看來一年前離開阿奴比尼亞王國,最近一直在阿姆多帝國活動的愛麗絲已經完全不記得王都的構造了。然後完全沒注意到這點,就去當領路人的結果,便是兩個人湊一塊嚎哭的地獄光景。

 【果,果然……我就是個廢人……】

 愛麗絲失去活氣的低語到。

 【連給迷路的孩子領路的事情都做不到,結果還要麻煩您……真的是,從以前開始,我就是個廢人……】

 眼淚,從愛麗絲的眼角流出。

 看著愛麗絲的眼睛,我說道。

 【愛麗絲明明是廢人,為什麼還要成為勇者的?】

 【這,這是……】

 愛麗絲沒能回答。

 廢人是不可能成為勇者的。但是,對自己沒有信心的愛麗絲,對當著誰的面承認自己有心裡抵抗吧。

 【玩笑罷了】

 對著困惑半哭的愛麗絲,我輕鬆笑了笑。

 【說起來,沒和其他成員……埃克賽爾他們一起麼?】

 【啊,是的。現在剛好在分頭行動……菲利亞姐姐和基爾希大哥去買東西了……埃,埃克賽爾先生,因為工作,稍微離開下……】

 【工作?】

 【是,是的!我,我也不是很清楚……】

 愛麗絲有些焦慮的回答到。

 【那,那麼,我就此,失陪——】

 【等下】

 叫住打算離去的愛麗絲。

 【實際上剛才,冒險者公會發布了緊急魔物討伐委託。如果可以的話能來幫個忙麼?對其他成員的通知我來就行】

 【那,那個,這……】

 對困惑著的愛麗絲,我繼續到。

 【當然,不想來也沒事。因為是個人的委託和測試沒關係。不過,據說魔物很兇惡……不盡早處理的話,恐怕會發生危險事態】

 傳達過事情的緊急性後,剛才還猶猶豫豫的愛麗絲冷靜了下來。

 【那樣的話……我去】

 僅僅一瞬的停頓,愛麗絲回答到。

 【那個,有需要幫助的人所以……想去幫他】

 【……感謝。那麼,跟我來】

 我早就料到,如果是愛麗絲的話,一定會這麼說。

 我帶著愛麗絲前往目的地——同時拿出通信石。

 啟動通信石後,我簡短的向對方交代到。

 【梅露麼?稍微有些事要麻煩你——】

 森林深處。潛藏在湖中的巨大魔物伴隨大量水花衝了出來。

 吉·威尼基斯。背鰭和尾鰭有著如刀般的鋒利,加上能從口中射出水塊的危險魚型魔物。

 兩天前,漁夫遇害。昨天樵夫遇害。即使不靠近湖邊,吉·威尼基斯是隻要發現射程內有生物,就會射出水彈的兇惡魔物。判讀需要儘早處理,公會發布了討伐委託。

 【——{雪宗}】

 純白刀身上刻印著的,雪之徽章閃出磷光。

 眨眼間,愛麗絲揮刀而下,下一秒吉·威尼基斯的身體便被兩斷。

 【完,完事了……】

 【啊啊,感謝】

 愛麗絲收刀入鞘。身上沒有一絲傷痕。

 令人入迷的強大,不擅立於人前的膽小性格。同時擁有這些的愛麗絲,立於兩個極端之人。

 【沒受傷吧?】

 【是,是的。我沒有事】

 那真是太好了。最終測試前要是受傷了可麻煩了。

 這麼說的話,最開始就不該找她……但我有著無論如何都要對愛麗絲說的話。

 我們沿著湖邊,向王都歸還。

 【愛麗絲,真的好強啊。說是存在力5……但已經很接近6了吧】

 【不,不是很清楚……沒有,什麼實感……】

 正中雷澤的推測,愛麗絲確實對自身的強大並不怎麼關心。

 現在,打倒魔物的愛麗絲,絕對處於存在力6的門檻前。說不定會在最終測試期間邁入那個領域。

 【……有著這般本事的話,勇鬥祭時應該能打倒更多小隊的吧?】

 【!】

 愛麗絲顫了下身子。

 與其說是震驚——更像隱瞞的過錯被發現的孩子般,動搖著。

 【沒,沒沒沒,沒有這種事……!那,那時候,就是我的全力了,大家也都很強,很強……】

 愛麗絲目光搖擺不定,拼命的找著藉口。

 纖細的身體,搖擺到湖邊。

 【愛麗絲,注意下腳……】

 【誒?——呀?!】

 已經晚了。

 愛麗絲腳一滑,落入湖中。

 【嗚,嗚嗚……】

 從湖中探出頭來的愛麗絲的眼窩中,水淚聚下。

 偏藍的長長黑髮,浸水後看上去就很重。

 【沒事吧?】

 【是,是……非常,感謝……】

 伸出手,拉起愛麗絲。

 看著從湖中出來的愛麗絲——我馬上轉過頭。

 【那個,怎麼了……?】

 【……遮住前面比較好】

 保持著歪頭,我指向愛麗絲的身體。

 因為衣服被浸溼,愛麗絲白色的內衣透了出來。

 【——?!】

 注意到自身的狀況,愛麗絲連忙背過身。

 本以為苗條的身材,沒想到還是有些起伏的。胸部的輕微隆起,內凹的腰間曲線,將看上去年幼的愛麗絲所隱藏的女人味盡情展現。

 【對對對,對不起!讓您髒眼了……!!】

 【沒……】

 因為衣服緊貼著肌膚,即使是背後的刺激也是非常的強。只要稍微一動,頭髮搖曳,便能隱約窺探到奢華的後背。

 我連忙脫下上衣,遞給愛麗絲。

 【穿這個】

 【很,很是,感謝……】

 愛麗絲道謝後披上我的外衣。

 【從以前就納悶了,為什麼愛麗絲如此的強大,卻這般的膽怯呢?】

 【唔……】

 重新啟程後問道,愛麗絲則一臉複雜起來。

 【那個……我,從以前開始就經常失敗……】

 低著頭,愛麗絲講述到。

 【中,中學位置,都在本地的學校上學。是和王都的學院沒的比的小小學校……我,我在哪裡,都沒能交到一個朋友……並,並不怎麼擅長講話,本來就是,這種膽小的性格……

 所,所以想著至少,要變強的一點。所以那時候開始希望成為勇者,覺得只要變強了的話……大家說不定就會跟我交朋友了。於是,放學後就立馬前往冒險者公會,一個勁兒的接著委託……但是,我,因為這樣做,從別人來看,就像是放學後馬上歸宅的那類人……】

 【……即使如此,也一直去著公會,只有實力跟著一個勁兒的漲了嗎】

 【是,是的……時,時間的話,有很多】

 愛麗絲結巴的肯定到。

 【菲利亞,是青梅竹馬,同級生。學校裡也是,只有菲利亞和我好……但好像沒注意到我正作為冒險者活動著。所以,從阿姆多帝國歸還後,跟她講了後,被狠狠訓了一頓。{為什麼什麼也不跟我說啊}之類的……最後,也是我不好。笨手笨腳,膽小如鼠,做什麼都是空打轉……】

 不斷持續著失敗——等回過神時,已經成了這般性格。

 常有的事情。不過,愛麗絲的場合就是比一般人稍微強了些。

 【……凜也,在成為勇者前十分煩惱過】

 想到了某個人的事情,說到。

 愛麗絲為之一驚,但我接著說到。

 【愛麗絲當做榜樣的,就是勇者凜對吧?】

 【您,知道,勇者凜麼?!】

 對大為震驚的愛麗絲,我【是的】點頭到。

 【她可和愛麗絲不同相當的有個性……但和愛麗絲有過同樣的煩惱。從以前開始,正經場合的舉止,和人的交道都十分不擅長……甚至想過,自己肯定是無法和任何人深交直到去世吧】

 愛麗絲臉上寫滿的意外。

 【正因如此,才成為了勇者】

 凜,是比起和魔王的戰鬥,更是因為幫助那些身邊的人而出名的勇者。

 幫助半毀的村莊的復興,比起追殺敵人更看重向眼前的人伸出援手。能列出的戰果說實在的很少,但相對的因為幫助人而有著相當的人望。

 【愛麗絲覺得,勇者凜不夠正經麼?】

 愛麗絲搖著頭。

 【愛麗絲覺得,勇者凜沒有協調性麼?】

 愛麗絲搖著頭。

 我也一樣。

 最開始覺得勇者什麼的——大家,都是完美無瑕之人。

 【因為憧憬,所以才難以發覺對吧?但是如果深入之後,就算是勇者也會有著一兩個煩惱的……大家所憧憬的勇者,在大家看不見的地方也和普通人一樣苦勞著。所以愛麗絲也,不用逐一去意識那些失敗】

 這是對著以勇者為目標的愛麗絲……應該說是,以凜為目標的愛麗絲才能說出的台詞。

 世界萬千,煩惱,掙扎,自卑,將這些全部克服成為勇者活躍著的人也是存在的。他們的存在,便是愛麗絲的道標。

 【而且愛麗絲,也並非是十分膽小之徒啊】

 對著瞪大眼睛的愛麗絲,我接著講到。

 【明明身為勇者卻要逃跑麼……能夠毫不遲疑的說出這句台詞的人,世上並沒有多少。加上愛麗絲,還有這放心不下正在受苦之人的性格。幫助迷路的小孩,幫忙討伐危險的魔物……真正的膽小之徒,只會龜縮起來不聞不問。愛麗絲有著,與勇者相稱的信念】

 愛麗絲不知覺間,抬起來低著的頭。

 對著這樣的她,我再次筆直的看向她。

 【再問一次……勇鬥祭時,實際上是能夠打敗更多小隊的吧?那為什麼卻故意沒那麼做?】

 面對重新詢問的我,愛麗絲顫抖著嘴唇回答道。

 【那是……因為您,這樣對我說了……】

 愛麗絲握緊了被水浸溼的裙襬。

 【如果真的以勇者為目標的話,期待你的為人誠實……內特先生,這樣對我說了……我也,如此認為的……】

 那是我在勇鬥祭開始前,跟愛麗絲說的話語。

 看來我的言語有傳達到她的心裡。

 【愛麗絲】

 停下腳步,看著愛麗絲。

 差不多該拿出正題了。

 【你被埃克賽爾威脅著麼?】

 【——】

 對著瞪大雙眼,說不話的愛麗絲,我講到。

 【一測之後,我將所有考生的背景和身份全都查了個遍。結果,入手了絕大數小隊的情報……但唯獨,愛麗絲的小隊,我什麼都查不到。恐怕,是被誰刻意隱藏了】

 對著突然開始害怕的愛麗絲,我繼續道。

 【阿姆多帝國,有著我無論如何也抓不到一絲蛛絲馬跡的,某個組織。那個組織和愛麗絲的小隊,以完全查不到情報這一點上來看是一致的……所以我,已經認定你們和那個組織是有著關聯的】

 【那,那是……】

 然後,如果是那個組織的力量的話,一兩個能夠無效審理神加護的道具是能夠輕鬆入手的。面試時使用那個道具避免被看穿謊言。

 【不過……以我來看,愛麗絲是受害人】

 為了避免愛麗絲陷入混亂,我冷靜的說到。

 【所以我,才想現在這樣跟愛麗絲談談……首謀者,多半是面試時擔當輔佐人的埃克賽爾,但現在不必擔心那個男人。有足夠信賴的人正在拖延他,所以他來不了這裡】

 埃克賽爾,有著能夠空間移動的特殊武裝。

 為此,如果為了避免他的竊聽,僅僅是遠離是沒有任何意義的。為了不讓他使用特殊武裝,需要不離眼的監視。

 而梅露正在做這件事。

 利用考場監督的身份,儘量的爭取時間……這樣跟她說了,但畢竟是梅露。多半,會變成前言不搭後語的情況吧。

 【那個,但是……我,我……】

 愛麗絲拼命的想擠出言語,但,不過怎麼等也沒有擠出明確的話語。

 (……只靠我,是不夠的麼)

 多半,是受到相當嚴重的威脅吧。現在的愛麗絲,與其說是在冷靜的煩惱如何選擇,更像是因為過於恐懼而失去理智。

 【愛麗絲,你在這世上最信任的人是誰?】

 面對這唐突的提問,愛麗絲感到一驚,但還是回答到。

 【父,父母和……小隊的同伴們……】

 小隊的同伴。那是指拋去埃克賽爾以外的菲利亞和基爾希麼?還是說,為了向我隱瞞被威脅一事呢。

 【還,還有……勇者凜……也,信賴她……】

 是愛麗絲的憧憬之人。當然,也會信賴。

 【是麼,那就交給凜吧】

 【誒?】

 無視感到不可思議的愛麗絲,我從腰包中取出通信石。

 打通石頭後,我簡單說明情況便將通信石交給愛麗絲。

 【隨心說】

 說完,愛麗絲一臉茫然的將通信石靠近耳邊。

 【你好你好~我是勇者凜】

 【………………………誒?】

 內特遞給的魔道具,愛麗絲也知道那是被稱作通信石的存在。

 但沒有用過。本來,愛麗絲就沒幾個熟人,在阿姆多帝國和那個男人相遇後,關於通信有關的一切均被禁止了。

 觸摸通信石實物這是頭一次。

 所以愛麗絲,用僵硬的動作把通信石放到耳邊——

 【啊嘞?有打通麼?喂~我是勇者凜喲~】

 並不是,聽錯了——

 【那,那那那,那個!那個那個那個,我,我——我是愛麗是!!】

 【啊哈哈哈哈!太緊張了!好好,是愛麗絲醬呢~】

 通信石的另一邊,傳來了凜爽朗的笑聲。

 愛麗絲一臉通紅。

 【通過通信真是抱歉呢~啊,知道我的事情麼?剛才從內特那邊聽了大概,愛麗絲醬好像十分憧憬我誒~呀~好高興的】

 【哪,哪哪哪,哪裡的話!那個,像我這種人,還妄想憧憬您,十分抱歉!】

 其聲,其語調,毫無疑問是勇者凜的。正因為是憧憬她的愛麗絲才能夠確信……是勇者凜。自己現在,正在和真正的勇者凜對話。

 此時,咚!!的巨大聲響從通信石的另一邊傳來。

 宛如,是強大的力量毆打什麼的聲音……

 【那,那個,凜大人……?】

 【啊~那個,抱歉啊。其實現在並非空閒,稍微,在和魔物幹架而已】

 【誒……?!通話,沒問題,麼……?!】

 【沒事,沒事。這點程度輕輕鬆鬆~】

 凜隨意的語調說到。

 【我啊~……對於正經的去戰鬥什麼的,並非怎麼喜歡的~】

 與激烈的戰鬥音不協調的,凜用悠閒的氛圍說到。

 【因為,如果一臉嚴肅的戰鬥的話,不會讓周圍人感到不安麼?姑且我也算是個勇者啊,不想被那樣認為啊。為了展現我完全遊刃有餘喲~,適當的鬆懈著……就是我個人的一點執著罷了,愛麗絲醬沒有必要在意喲~】

 能聽到嘈雜的聲音。一定是在進行如暴風般,激烈的戰鬥才是。

 但是凜口中所傳來的聲音,就像在悠閒的田舍生活一樣……宛如牧歌般令人心平。

 【是,一樣的呢……】

 愛麗絲,高興的微笑起來。

 【在村子邊上,救助被魔物襲擊的我時……凜小姐一直,都一臉令人安心的溫柔表情……我,憧憬那樣的凜小姐……】

 聽到愛麗絲的話語,凜稍微空了一會說到。

 【愛麗絲醬~……難不成是,在山麓村落幫助的女孩子?】

 面對凜的提問,愛麗絲睜大了眼睛。

 【您,還記得,麼……?】

 【呀~當然啦。頭髮很長的孩子對吧?……因為,那時候的你,用十分憧憬的眼神看著我啦……是嘛是嘛,已經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啊~】

 愛麗絲的手在顫抖。

 沒想到,居然還記得——無法控制的感情湧上心頭。

 【然後現在,是勇者小隊的候補麼……很努力啊~】

 【是的,…….是的……】

 早已熱淚盈眶。用手指擦著眼淚,愛麗絲拼命的點著頭。

 【所以?這樣的愛麗絲醬,現在,因什麼而煩惱呢~?】

 凜的提問,讓愛麗絲回過神來。

 對啊。自己現在,並不是該沉浸於感傷的時候。

 【那個,實際上……現在,被內特先生,問了某個問題……】

 顫抖的聲音,愛麗絲說到。

 【是,回答了比較好,的問題。但是……我,我,我很害怕……所以答不出來】

 即使面對恩人,也無法輕易的說明一切。

 對自己的不會說話和膽小的心感到劣等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後悔的念頭早已枯竭。

 【那個啊~那個人是值得信賴的,所以跟他說就好了喲。哪怕以勇者凜的名義起誓也行】

 凜,用一如既往的輕鬆語氣說著。

 剛好,和魔物的對決也完事了麼,逐漸聽不到戰鬥音了。

 【內特啊,是以人脈為武器戰鬥的男人喲】

 【人,人脈,麼……?】

 【是的,嘛,一言概之,就是有一萬個熟人】

 從能隨意喊來勇者凜來看,確實內特有著相當的人脈吧。

 【但是啊,這也是把雙刃劍的~】

 尊敬和無奈交織的語氣,凜說到。

 【因為,和各種人打著交道,便意味著如果做了一點壞事就會迅速傳開喲……但是,內特沒有任何負面的傳聞。雖然也有內特本身是清濁併吞的性格……但一定是,每次都讓旁邊的人認可了吧。內特一定,會做正確的事情……本人也說了呢。唯獨脅迫,欺詐,非法之事不會做】

 凜口中所訴說的,是內特強大的覺悟。

 【所以呢,愛麗絲醬也可以無慮的依賴內特喲。內特是個爛好人,所以一定會幫你的,只要你跟他說一句話便會成為你的助力。一定,不論愛麗絲醬在哪裡,內特的話都會去幫助你的~】

 能感受到凜,對內特強烈的尊敬之情。

 能被勇者凜抬舉到這程度的男人,內特到底是何方神聖。

 【那個……內特先生,究竟是何人?】

 【emmm……平常,就是個爛好人吧~】

 凜有所煩惱的回答到。

 【但是呢,如果你尋求幫助的話——是比誰都值得依賴的人喲】

 愛麗絲和凜的對話持續了一段時間。

 期間,我取出收在腰包中的一捆紙,確認還有沒有沒幹的工作。

 攤開紙重新審視筆記時,愛麗絲將通信石還給了我。

 【如何?】

 問道後,愛麗絲雪白的臉頰泛著紅潮開口到。

 【那,那個!內特先生,原來是最初攻略在中央大陸發現的海底遺蹟的小隊的隊長啊?!】

 愛麗絲興奮的向我問道。

 【還,還有,傳說的種族……被選為芬里爾族的下期族長,還,還聽說了也入手了在沉眠閣仙鄉的不老不死的靈藥……!】

 【……那傢伙,說太多了】

 族長一事已經拒絕了,不老不死的靈藥也適當的賣了,現在在哪裡都不知道。凜好像沒少和愛麗絲說我的經歷。

 【然後呢,如何?有回答的想法了嗎?】

 切斷和凜的通信,把通信石還給我,便意味著愛麗絲打算親口說給我吧。我等待著愛麗絲的發言。

 【正如,內特先生所言……我,被埃克賽爾先生威脅了。父,父母和,小隊的同伴們,都被當做了人質……】

 原來如此,一切都說的通了。

 有人質存在,所以連訴說真相都很困難。一定是威脅如果把這件事洩露出去,那個時間點上人質就會被害。

 【小隊的同伴們……菲利亞和基爾希知道這事麼?】

 【不……不知道。被威脅的,只有我】

 多少都猜到了。勇鬥祭B區開始前,和菲利亞和基爾希都打過照面,但他們和愛麗絲不同,並不怎麼警惕著埃克賽爾。

 愛麗絲選擇信賴了我,跟我講了這事。

 勇者凜的說服起了成效吧,不管怎麼說都是被報以信賴。

 那麼我——則有義務回應這份信賴。

 【愛麗絲。已經,不必再考慮那些事情了……愛麗絲的父母也好,同伴們也好,我全都會幫你拯救的】

 對著即將哭出來的愛麗絲,我明確的說到。

 【所以愛麗絲,在即將到來的最終測試裡——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