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豬肝記得煮熟再吃

第一卷  第五章 豬肝記得煮熟再吃 應該說凡事挑戰第三次總會成功嗎?我總算在醫院的床上醒來了。窗外飄著雪。從我因為吃生豬肝而食物中毒後,好像還沒有經過很久的樣子。

 周圍的喧鬧聲穿過腦海,我一直失魂落魄似的注視著天花板。過了一陣子後,母親來到病房,說了「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啊,振作一點」這種意思的話,接著很快地辦完手續,打道回府了。

 我總算爬起身後,看到點滴管和空調設備什麼的,發現這個世界總之就是東西很多。附近的小桌子上放著朋友們送的慰問品。我拿起一個點心盒,茫然地眺望著塞滿在上面的細小日文字。

 我像這樣睡了幾天呢?無論剪下我人生的哪一段期間,應該都不可能有任何經驗可以超越我這幾天感受到的種種吧。

 只有喪失感殘留在病房裡。

 檢查結束後,醫生說我可以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是孤獨一人。看來街上似乎是聖誕節。但這跟非現充的我沒有關係。聽到電車發車旋律的瞬間,我感覺全身好像要被回到日常生活這個事實壓垮一樣。當我回過神時,已經用袖子擦拭著淚水了。

 我的人生改變了。

 因為住院的關係,沒能參加必到的考試,確定留級了。

 但也不全是些壞事。我把因為生吃豬肝而住院結果要留級的事實加油添醋地在推特上發文後,在燒起來的同時多了三千轉推和五千贊,成功滿足了我想獲得認同的慾望。

 儘管如此,喪失的痛楚依舊無法痊癒。我甚至會在旅途中的店家和報紙角落尋找潔絲的痕跡,總覺得我的心還被囚禁在那個世界──被囚禁在梅斯特利亞。

 此外,我現在一看到愛情劇,就會立刻哭出來。這點讓阿宅朋友們覺得非常有趣,我的交流圈逐漸擴大開來。有人拍攝了我在朋友家看到動畫電影的光碟就當真哭出來的模樣,那部影片在推特上轉眼間就獲得五萬轉推。大力稱讚我的回覆如雪片般飛來,像是「普通地笑出來了」、「讓人無法討厭的阿宅」、「朋友裡頭有這種人的話一定很好玩」、「感覺可以當奧運的播報員」等等。

 果然阿宅不是該談戀愛的生物。在我進行阿宅活動時,開始覺得那果然只是一場美夢,在內心了結這件事。四眼田雞的瘦皮猴混帳處男,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會與比自己小的金髮美少女結合。

 不過,我想說至少當作追悼,把我在梅斯特利亞的冒險故事寫成小說,上傳到KAKUYOMU這個網路小說投稿網站。

 把我跟潔絲妹咩嚄嚄的每天用高格調的優美文筆譜寫出來的那部作品,似乎有不少人閱讀,稍微獲得了一點評價。每篇故事也能收到留言呢。真的很感謝捧場閱讀的人。

 嗯,總而言之,最後我想告訴各位的只有一件事。

 ──豬肝記得煮熟再吃。

 不然會肚子痛得要死,鬧到要住院,還會作奇怪的夢打亂人生的步調。因為會有很難受的體驗,記得豬肝一定要煮熟再吃啊。知道了嗎,諸位。

 我再次強調,這可不是在搞笑啊。豬肝記得煮熟再吃。

 我現在也會感受到那種彷佛腹部要撕裂開來的感覺。會思念也不曉得是否真實存在,再也見不到的少女,然後眼淚一直停不下來。

 不想有這種體驗的話,豬肝記得煮熟再吃。

 跟大哥哥約好嘍。

 就這樣某一天。時間來到三月,春天的氣息逐漸散發芳香時──

 我的推特帳戶……

 ──我看了小說。方便的話,可以私訊您嗎?關於內容我有事想說。

 收到了這樣的回覆。看對方的個人檔案,似乎是個自律地進行著阿宅活動的男性社會人士。為什麼要特地私訊講啊?儘管我感到有些疑惑,但覺得也許能聽到小說的感想,便開始與他用私訊交流。

 不過,我的預測落空了。那個人草草提了一下小說的話題,就開始說想要直接見面聊聊。他說因為是很重要的事情,希望我跟他見個面,他願意請我吃聖代。

 是因為平常就會進行阿宅活動的緣故嗎?我對跟在網路上認識的人實際碰面這件事,並沒有很強烈的抗拒感。他傳了據說要將近兩千圓的豪華聖代照片給我,又說了「忠於自己的慾望吧」這種話邀請我,結果我決定去見那個人了。

 約好碰面那天,在咖啡廳出現了三個人。跟我聯絡的男性──是個長臉且留著鬍子,戴著黑框眼鏡,感覺很和善的阿宅。他說他是機械系的工程師。接著是女大學生──她留著短鮑伯頭,戴著紅框眼鏡,是個愛笑的阿宅。然後是男高中生──他皮膚很白,戴著度數很深的眼鏡,是個感覺很會念書的阿宅。

 只有戴眼鏡的阿宅啊。

 不過,這倒無所謂。一邊吃著巨大聖代一邊聊天時,我得知了三人對我的小說內容異常熟悉。不,不只是熟悉了。他們還擅自加油添醋,甚至講起我不曉得的內容。

 「北部宣言要獨立,想推翻王朝──」

 「耶穌瑪狩獵者的勢力巨大化──」

 「諾特被抓住,送到鬥技場──」

 我陷入混亂,從途中開始已經不是吃聖代的時候了。

 然後我總算察覺到這三個阿宅都主張著他們是從梅斯特利亞回來的人。在話題途中,不知何故諾特似乎變成了超級名人。

 鬍子臉的男性這麼說道。為了保護耶穌瑪,需要豬的力量。革命者諾特需要豬。我茫然地發著呆,無法看透這究竟是夢還是現實,或是一場騙局呢?

 但男性說的話讓我不禁點了點頭。男性的說明讓我的上半身向前傾。他令人震撼的邀請,讓我的手用力地被緊握住。炙熱的血液在全身循環,煮熟我的肝臟。

 男性用認真的表情這麼說了。

 「我們一起回去梅斯特利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