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五章 意想不到的學園恐怖襲擊再臨!!

第五卷  五章 意想不到的學園恐怖襲擊再臨!! 阿蕾克西雅抬頭看向了被晚霞染紅了的米德嘉爾學園的校舍。

 結束了課業的學生們紛紛從阿蕾克西雅的身邊穿行而過。

 「騎士團不可信,姐姐大人也……」

 想起了前些時日與愛麗絲之間的對話她不由得如此呢喃道。

 姐姐她已經變了,對於阿蕾克西雅的話語她一句也聽不進去。

 「我必須想想辦法……」

 教團正打算在這所學園的某個地方讓迪亞波羅斯的右臂得以復活。

 既然誰也無法相信的話能就只能靠自己了。只要能夠阻止右臂的復活並且抓住確鑿的證據的話大家都會相信自己的。

 「我說,太礙事了。」

 「啊呀。」

 突然被人從背後用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動,阿蕾克西雅連忙回頭看去。

 以夕陽作為背景,一位黑髮的美麗少女正抱著胳膊站在那裡。

 「克蕾婭……」

 「站在這種地方的話,可是會妨礙到我的進擊啊。」

 「進,進擊?」

 實在是意義不明。

 克蕾婭用她那雙充滿了謎之自信的眼瞳看向了阿蕾克西雅。

 「你看起來愁眉苦臉的呢。怎麼了啊,阿蕾克西雅。」

 「我在……考慮今後的事。」

 「啊啦這還真是巧呢。我也是哦。」

 「克蕾婭也是?」

 「沒錯。就算真相被埋葬在了黑暗之中,也不會就此結束。必須要有在暗中解決事件的人存在。」

 「……?」

 「而且我可能還沒有告訴過阿蕾克西雅你……我其實是被選中的存在。」

 克蕾婭舉起了那隻刻有著魔法陣的右手。

 「拯救世界以及保護希德乃是我的使命。為此,我被授予了這個力量。」

 「哈……?」

 「既然目的相同的話,讓我和你合作也在所不辭。要上了。」

 「等,等下啊!」

 阿蕾克西雅就這樣在沒搞懂是怎麼一回事的情況下被克蕾婭拉住了胳膊。

 但是,不可思議的事她並沒有感到不快。

 「你到底打算去哪裡啊!」

 「去教會。」

 「你知道在哪裡嗎!?」

 「我知道的——靠著右手的疼痛。」

 克蕾婭滿臉嚴肅的停下了腳步。

 「雖然奧羅拉她什麼也不說,但是我是明白的。她到底隱瞞了些什麼。這隻手上的疼痛,將會引導著我前往真相——」

 克蕾婭一邊這麼說著一邊解開了右手的繃帶。

 銘刻在那裡的魔法陣微微的發出了光芒。

 「總覺得好可疑啊……」

 「一點點的變得更強烈了——那個瞬間,很近了。」

 緊接著,魔法陣放出了格外強烈的光芒。

 「——要來了!」

 下一個瞬間,世界如同玻璃一般破碎散落開來。

 「誒,騙人的吧!?」

 阿蕾克西雅清楚的記得這幅光景。這與被司書長抓住的那時所看到的一模一樣。

 接下來學園便被白色的霧氣籠罩了起來。

 「這,這是什麼啊!?」

 「為什麼學園裡會有霧……」

 回家途中的學生們也被捲入了其中,霧氣就這樣覆蓋了整個學園。

 我站立於屋頂之上,俯視著下方那被晚霞染紅的米德嘉爾學園。

 「無所謂。這對於這個世界而言是必要的——就由我來承受世界的怨恨,這正是我的使命——」

 將澤塔昨晚的台詞加以編排然後如此呢喃的我,心中產生了一種癢癢的感覺。

 「……這種展開也很可以呢。」

 向世界發起反叛的男人Shadow。

 他為了守護這個世界獨自揹負起了罪孽——真是相當帥氣啊。

 「澤塔也真是乾的不錯呢。竟然能將設定發展成這樣……」

 這裡就讓我向她表示敬意抄襲過來吧。

 不對,等等。說起來之前我好像也曾經說過類似的台詞啊。

 「我等本就不是行走於正義之道之人,但也並非行於惡道之人。我等只是行走於我等自己的道路之人——」

 我站立於房屋的頂端,擺出了一個帥氣的pose。

 然後任憑制服刷拉的隨風飄揚。

 「如果你做得到的話,就儘管將這個世界的罪惡盡數帶來吧。我等將會承擔起這一切——」

 果然好帥啊。

 這毫無疑問是我曾經說過的台詞。感覺也很適合夕陽下的屋頂呢。

 「也就是說,從時間順序上來看的話,我才是先來的呢。就算抄襲了也沒有任何問題。倒不如說應該算是對方抄襲才對。」

 所以說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得試一試。

 不過,這也是個不錯的機會呢。

 最近在台詞方面有些疏於鍛鍊了,所以像這樣久違的嘗試一下回歸初心也是挺不錯的。

 「——這是殘像啊。」

 「暗影啊——吞噬殆盡吧。」

 「風在搖曳著——那是靈魂的悲鳴。」

 我像這樣說著,一個接著一個的擺出了pose。

 打從前世起我就經常像這樣在屋頂進行著秘密鍛鍊。令人懷念的回憶在我的腦海中復甦了。

 「被夕陽染紅的校舍……屋頂之上的孤身一人……俯視著放學的學生們浮現出意味深長的笑容的我……有種將要發生什麼的預感……」

 所有的場景都非常完美。

 我舉起了右手興致勃勃的低語道。

 「——要來了。」

 下一個瞬間,整個世界破碎散落開來。

 然後白色的霧氣也瀰漫了開來。

 「……誒?」

 簡直就像是要將學園從外界分離出來一般,白色的霧氣將學校籠罩了起來。

 霧氣很快變得濃重了起來,不久之後就連晚霞也都看不見了。

 「……」

 我再三眨了眨眼睛環視了一下週圍。

 「……誒,誒?」

 雖然我說了有種將要發生什麼的預感,但是沒想到還真是發生了什麼。

 校庭之中也傳來了困惑的聲音。

 「發,發生什麼事了!?」

 「得,得告訴老師才行!」

 「老師們都在外面開職員會議啊,誰也沒有留下!」

 還留在學校的學生們聚集在了一起。

 「呼姆……謎之白霧……被隔絕的學園……然後還有在屋頂微笑著的我……不錯呢。」

 雖然還不太清楚細節,不過這毫無疑問乃是事件開始的標誌。

 「白色霧氣……恐怕不久之後就會將世界籠罩於寂靜之中了吧。」

 我一邊意味深長的呢喃著,一邊離開了屋頂。

 當我走下了樓梯來到了校舍的走廊之中時,這裡已經瀰漫著濃霧變得昏暗起來。

 學生的話似乎一半以上都已經放學了。

 「這霧氣,到底是什麼啊。」

 雖然原本還以為這是因為司書長他使用了什麼古遺物,但是司書長現在可是已經不在了。

 我雖然用魔力試探了一下這霧氣,但是也就只是知道了這是一種不可思議的霧氣而已。

 「……嘛隨便吧。」

 歸根到底,比起知道這霧氣到底是什麼,如何在這霧氣之中享受一番對我而言才是更加重要的。

 總而言之還是先和其他學生匯合吧。還是說突然之間以Shadow的身份登場呢。

 「要做些什麼好呢~」

 我用輕快的衝刺在走廊前進著,就在這時,我聽到了遠處傳來的尖叫聲。

 「是發生事件了嗎?」

 我使用著告訴的衝刺向著悲鳴的方向趕了過去。

 「我記得確實應該是從這附近傳來的聲音才對……」

 好幾扇門以十分狹窄的間隔並排在此處。這裡是單間自習室。

 雖然也許是距離放學時間還很近的緣故所以這裡盡是一些空房間,但是隻有一扇房門有上著鎖,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

 「呼姆!」

 我將門把手上的鎖扯斷,靈動的進入了室內。

 「什,什麼啊這是!?」

 房間裡有著一名男學生。

 他此刻正在捂著脖子呻吟著。那副面孔我是認得的。

 「我記得你應該是同班的……那個……鈴木君對吧。」

 沒錯沒錯,他是個和我差不多的存在感稀薄的學生。我對於他的存在感稀薄抱有著敬意,曾經多次將他當做參考。

 根據我的龍套名單,他應該是作為霍普公爵家的分家子弟的克里斯蒂娜桑的遠房親戚。

 「你,你是卡蓋諾君!請幫幫我,這個項圈拿不下來了!!」

 「項圈……?」

 鈴木君的脖子上套著一個充滿惡趣味的項圈。這可一點也不適合普通的龍套呢。

 「還真是惡趣味呢。這不是一點都不像你的風格嗎。」

 「這是被擅自套上的啊!好像拿不掉了,而且從剛剛開始就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好像確實聽到了細微的嗶,嗶,嗶,嗶……的聲音。

 項圈至上帶有著計時器。在我發現的瞬間它恰好歸零了。

 嗶——的一聲,傳來了一聲長長的警報聲。

 「啊。」

 「啊……」

 然後鈴木君的首級就被彈飛了出去。

 血沫在房間之中飛散開來。我為了不讓自己被弄髒用史萊姆張開了護盾。

 鈴木君的腦袋滾落在地,我的視線與他那雙充滿怨恨的眼睛重合在了一起。

 「……我就覺得有種要爆炸了的預感呢。」

 稍微遲了一步呢。

 合掌。

 「那麼……這個項圈是什麼玩意兒呢。」

 我撿起了鈴木君的項圈。

 這個惡趣味的項圈已經變得焦黑,計時器在指到零之後就停止了。

 「呼姆……」

 我往項圈之中注入了魔力進行了調查。

 再次之上利用前世的知識,展開了水準極高的縝密推理。

 其結果就是——

 「這是一種計時器歸零就會爆炸的項圈型炸彈!」

 我進一步展開了推理。

 「呼姆呼姆……普通的計時器的話只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減少,但是這個似乎卻並非如此。它的指針會根據魔力上下移動呢。在接觸到項圈的時候便產生了一種魔力被吸取了的感覺。也就是說這是——只要戴上項圈就會被不斷吸走魔力,一旦魔力歸零便會爆炸的炸彈!」

 鈴木君他在班級之中也是為了魔力的貧乏而苦惱的那類人。他正在自習室中進行著魔力的鍛鍊,就在魔力所剩無幾的時候不幸被捲入了這次的事件,最終爆炸而死。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

 我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現在的問題就在於,他到底是在何時何地被戴上了這個項圈的。

 「這樣的項圈,一般來說在被戴上之後都會注意到的吧。要是有沒注意到的傢伙那還真是愚蠢……」

 感到了一種不祥的預感,我連忙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在那裡正戴有著項圈。

 不知不覺就……

 「……一定是使用了普通人無法注意到的擁有極高水準的方法安裝上的。」

 仔細想想的話,應該是在白色霧氣出現的時候被裝上的吧。

 我用史萊姆製成了一面鏡子觀察了一下自己的項圈。

 那毫無疑問,是與鈴木君相同的項圈。

 代表了魔力剩餘量的計時器顯示為了9999,因達到上限而出了bug。雖然確實有一點魔力被一點點吸走的感覺,但是其與總量相比實在是太過微不足道,自然回覆量這邊也要壓倒性的多過它。

 「呼姆。」

 老實說想要去掉它可以說是十分隨意的,不過果然還是駁回這個想法吧。

 難得遇到一個『項圈炸彈事件』根本不可能會有不來參加一下的選項。

 總而言之我姑且先將體內的魔力迴路暫時切斷並調整了一下魔力的剩餘量。

 「鈴木君她的話魔力很低所以說……好了,差不多就這樣了呢。」

 我調整了一下魔力量使得計時器變為了600左右。

 大概十秒左右魔力就會因為被吸走而減少一點。

 我剩餘的人生還有一小時四十分鐘。

 要說我為什麼要將魔力剩餘量調整到與鈴木君相同的話,那當然是因為……

 「……偽裝成已經死亡了的普通學生,潛入進行搜查的影之實力者。呼呼呼,真帥啊。」

 原本只是個沒存在感學生的鈴木君,不知為何因為此次事件為契機唸叨起了一些意味深長的話語。

 然後隨著他隱藏的實力逐漸顯現,在追尋事件真兇的過程中,他終於表漏出了真正的姿態……!

 情緒高漲起來了。

 「從紐那裡偷學來的史萊姆化妝技術。從艾普西隆那裡偷學來的史萊姆整形技術……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衝著鏡子確認了一下,在那裡出現的身影不管讓誰來看,怎麼看,都會說是鈴木君吧。

 為了慎重起見他的學生手冊和其他一些小東西也都準備完畢了。

 「那麼,上吧!」

 我使用著比來時更加輕快的衝刺離開了自習室。

 阿蕾克西雅與克蕾婭聚集在禮堂之中交談著。

 「沒有錯了。這個項圈會吸取魔力。一旦計時器歸零的話……」

 在阿蕾克西雅視線的前方,一位因脖頸受傷而喪命的學生的遺體正倒在那裡。

 「就算去除掉也很危險呢。」

 克蕾婭也多次往項圈之中注入了魔力來進行了確認。但是每一次都只能感覺到一股不妙的抵抗。

 施加刺激的話說不定會就這麼爆炸開來。

 「總而言之,不要白白使用魔力。尤其是魔力剩餘量少的人一定要注意。」

 阿蕾克西雅向學生們呼籲道。

 禮堂之中聚集著一群被白霧捲進來的學生。雖然很多學生應該都已經離校了,但是即便如此來到禮堂的學生還是在不斷增加著。

 他們的脖頸之上,果然都戴有著那個充滿惡趣味的項圈。

 阿蕾克西雅的項圈顯示為1303,而克蕾婭的則是指向了1917.

 「呼……我大致看了一下,這裡似乎並沒有只得依賴的老師呢。」

 說出這句話的是小個頭的短裙女學生妮娜。

 「沒錯。看來只能靠我們自己來想辦法了。」

 「妮娜,希德他在嗎?」

 「弟弟君他不在呢。應該是先回宿舍了吧。」

 「太好了……」

 克蕾婭不由得鬆了口氣。

 「話說回來,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不可思議的白霧,惡趣味的項圈。和外面也聯絡不上。真是不管怎麼看都很糟糕啊。」

 「……Shadow Garden。」

 如此呢喃的,是一位深綠色頭髮的男學生。

 「學生行蹤不明事件以及司書長的謎之死亡。有傳言說這些都與Shadow Garden這個組織有關。我的父親在騎士團工作,拜此所賜我聽說了許多事。」

 「……我記得你應該是叫做艾薩克君對吧。聽說你是一個未來可期的魔劍士呢。但是,你有證據證明Shadow Garden就是犯人嗎。」

 「證據?阿蕾克西雅大人還真是說了相當不可思議的話呢。他們可是有著奪取學園的前科啊不是嗎。」

 「……有這麼做的動機嗎?」

 「他們可是窮兇極惡的犯罪組織。動機什麼的根本不需要啊。就只是像遊戲一樣肆意殺人滿足慾望而已。」

 周圍那些聽到這番話的學生們不由得動搖了起來。

 「又,又是Shadow Garden嗎……」

 「我……在那個事件之中差點被殺死……噫。」

 「搞什麼啊……為什麼我們會陷入這種局面。」

 「大家冷靜一下!艾薩克君你也不要說這種會煽動不安情緒的話了。」

 「失禮了。」

 艾薩克聳了聳肩。不過這並沒有大小學生們的不安情緒。

 「只用極少的情報就斷定犯人是誰是很危險的。我們現在應該做的,是摘下這個項圈然後逃出去。不是嗎?」

 「但是,我覺得想要逃出去應該是很難的吧。」

 說出這句話的人是妮娜。

 「我原本是打算調查一下這霧氣會延續到什麼地方的,但是好像並沒能走出學校用地的範圍呢。似乎是有一堵像是看不見的牆壁一樣的東西存在。」

 「那麼,有沒有能夠接觸項圈的方法呢……」

 「應該是很難的吧。這看上去像是十分複雜的古遺物。擅自上手處理的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呢。」

 「說的也是呢……」

 一股鬱悶的沉默在禮堂之中蔓延了開來。

 「不要……我,我還不想死!」

 一位在牆邊發著抖的男學生忽然站起身來跑了起來。

 「我也是!!誰會想要……死在這種地方啊!!」

 又有好幾人也追在他的身後向著禮堂的出口跑去。

 「等,等一下啊!!」

 阿蕾克西雅慌忙的想要叫停他們。

 但是就在他們將要離開禮堂的那一瞬間,血沫飛散了開來。

 「什——!」

 半透明的劍貫穿了學生們。

 拿著劍的事失去了生氣的如同亡靈一般的戰士。

 「那是……亡靈。」

 「那是什麼啊你說的那個亡靈!?」

 「我雖然不太明白,但是奧羅拉說了那是亡靈!」

 克蕾婭和阿蕾克西雅拔出劍來飛奔而去。

 艾薩克與妮娜也緊隨其後。

 「哈啊。」

 「嘿。」

 在阿蕾克西雅與克蕾婭的一道劍閃之下數個亡靈消失不見了。

 但是在禮堂之外,還有大量的亡靈在蠢蠢欲動著。

 「這個數量……是什麼時候。」

 「太多了。真麻煩啊。」

 「你們兩位,要注意魔力的剩餘量啊。」

 身後的妮娜忠告道。

 兩人像是猛地一驚似的互相確認了一下彼此的項圈。

 「把它們拉開!」

 「關上禮堂的門!」

 就在阿蕾克西雅和克蕾婭將亡靈擊退的同時,妮娜和艾薩克著手關起門來。

 「你們兩個快一點!」

 就在門扉將要關閉的最後時刻,兩人終於滑入了禮堂之中。

 兩人一邊調整著呼吸一邊確認了一下項圈。阿蕾克西雅是1238,克蕾婭則是1825.

 「不妙了啊……這樣下去的話,會比預想中減少的還快呢。」

 「說的也是呢。妮娜你那邊還剩多少?」

 「誒……我嗎,說的也是呢。」

 妮娜她不知為何做出了將計時器遮住的舉止。

 「這樣可是看不見的啊。」

 「啊,嗯。說的也是呢。」

 妮娜緩緩的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計時器,那個數字是相當普通的。

 「784嗎,比想象中還要少呢。」

 「按照這個速度的話,我的生命還有兩小時左右嗎。艾薩克君呢……」

 「我這邊是1367。」

 「不愧是優等生。魔力量也是一流的。我們現在就先來確認一下大家的魔力剩餘量吧。」

 阿蕾克西雅他們確認了一下禮堂中的學生們的魔力剩餘量。

 「量最少的學生是300嗎……」

 確認完畢的阿蕾克西雅壓低了聲音說道。

 「似乎是在放學後的自主鍛鍊中消耗了魔力的樣子呢。如果一小時內不能想象辦法的話她的性命就……」

 克蕾婭視線的前方,是一位面色蒼白渾身顫抖著的女學生。

 「魔力所剩無幾的學生有很多呢。這個地方也不知道能夠守到什麼時候呢。」

 禮堂的大門被亡靈們叩打著。學生們則是將椅子和桌子堆積起來做成了路障。

 「該怎麼辦,阿蕾克西雅公主。」

 艾薩克向阿蕾克西雅發問道。

 「要怎麼辦,就算你問我……」

 被捲入白霧之中完全是預想之外的事,項圈的解除方法她也不可能會知道。

 阿蕾克西雅像是在尋求著答案一般,視線變得迷離起來。

 ——就在這時。

 「這樣下去就只是在等死而已……」

 那道聲音,絕對算不上洪亮。

 但是卻蘊含著一種迴響在整個禮堂的不可思議的力量感。

 「……我有一個想法。」

 一位男學生此刻正依靠在禮堂的牆壁之上。懶洋洋的撩起了自己那深棕色頭髮的他,緩緩的走到了阿蕾克西雅她們的面前。

 「你是……?」

 「我是鈴木。」

 他直勾勾的看向了阿蕾克西雅。雖然眼神看上去有些不好,但總體來看還是一個隨處可見的普通學生。

 「……他是我的同班同學。」

 艾薩克補充道。

 「鈴木君是嗎。你說你有想法對吧。能說來聽聽嗎?」

 「說的也是呢……」

 鈴木緩緩地環視了一圈四周的學生然後開口說道。

 「首先,我們的戰力是相當有限的。在這裡的學生大多數人魔力剩餘量都很少,如果進行戰鬥的話應該很快就會用盡了吧。如果發生戰鬥的話,就會演變成字面意義上的削減生命來戰鬥了。這給精神上帶來的負擔也很重。我並不認為打擊能夠好好的進行戰鬥。」

 「……確實如此呢。」

 這是相當恰當的分析。

 他在如此緊迫的情況之下仍舊能夠冷靜的分析現狀。

 「魔力量還相當富餘的在這裡還有數位。也就是說,能夠算作戰力的就只有這幾人而已。所以說,現在就將學生分為兩個部隊。」

 他一邊這麼說著一邊看向了製作路障的學生們。

 「第一支部隊作為防衛隊,由魔力剩餘量較少的學生們留在禮堂,一邊節省著魔力一邊進行防衛。然後,另一支部隊的話——」

 鈴木環視了一下阿蕾克西雅幾人。

 「特攻隊——」

 「——等下,你在幹什麼啊。」

 就在這時,一個女學生的聲音打斷了鈴木的發言。

 屏住呼吸聽著他說話的阿蕾克西雅等人的緊張感瞬間煙消雲散。

 「只不過是一個分家子弟而已不要對著阿蕾克西雅公主說這麼狂妄的話。你只要在那裡製作路障就可以了。如果做了多餘的事導致了本家的評價下降的話可是要負責的啊。」

 在他的身後,一位淺紅色頭髮的少女正站在那裡。

 「那個,我記得你好像是……」

 「我是克里斯蒂娜·霍普。是鈴木的遠方親戚。」

 「……他也是我的同班同學。非常優秀。」

 艾薩克補充道。

 「鈴木他好像給你們添麻煩了呢……平時的話他應該是更懂禮數的才對。」

 克里斯蒂娜拉住了鈴木的制服想要將他拉走。

 而阻止了她的正是阿蕾克西雅。

 「等一下。他所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

 克里斯蒂娜只得有些勉強的放開了鈴木。

 「呀嘞呀嘞。克里斯蒂娜姐姐還是老樣子呢。」

 「面對著本家的我你這還真是相當了不起的口氣呢。」

 「現在可是緊急事態。就請允許我稍微胡來一點吧。」

 「你有什麼打算。」

 面對克里斯蒂娜那嚴厲的眼神,鈴木輕輕的嘆了口氣。

 「言歸正傳。由魔力剩餘量還有富餘的少數精英作為特攻隊。然後從亡靈的包圍之中突圍出去,將造成了這一現象的源頭切斷——這就是我的作戰。」

 「現象的源頭是指什麼。」

 「我們的魔力被這個項圈吸走了。被吸走的魔力去往了何處——你們有考慮過嗎?」

 「那是——」

 阿蕾克西雅集中了精神探知起了魔力。

 於是乎,她便感知到了有一些細微的魔力正在從項圈之中流出。

 「如果追尋著這股魔力的話……看來你注意到了呢。」

 「鈴木,你……」

 克里斯蒂娜也有些吃驚。

 「這只是很簡單的推理而已。只要稍微思考一下的話任何人都能明白的。」

 他若無其事的如此說道。

 「……確實如此呢,你做的不錯。但是,真的能夠準確的追蹤這些魔力嗎。」

 如此說道的是艾薩克。

 「細微的魔力很容易就會被攪亂。我反對鈴木君的計劃。他的話就算加以恭維也稱不上是什麼優秀的學生。不,老實說就是個劣等生而已。」

 他用懷疑的眼神看向了鈴木。

 「是呢。」

 克里斯蒂娜也點了點頭。

 「我就老實說吧。鈴木君並不值得信任。」

 艾薩克向鈴木投去了嚴厲的視線。

 周圍的視線都集中在了鈴木身上。

 「信任嗎……呼。」

 鈴木微微一笑。

 「……有什麼好笑的。」

 「沒什麼。只是,說的也是呢……沒想到會被最不可信的人這樣評價呢。」

 「你什麼意思……」

 就在這樣的情形之下,開口說話的是克蕾婭。

 「我贊成鈴木君的方案。」

 「克蕾婭……?」

 「我的右手很疼……它在指向著魔力流去的方向。所以說,如果是我的話是能夠感覺得到的。是我的話就不會搞錯……讓我來追尋魔力吧。」

 克蕾婭以一種強而有力的眼神看了過來。

 「克蕾婭……我明白了。我們就按照鈴木君的作戰來行動吧。」

 阿蕾克西雅說道。

 「請稍等一下!我無法相信。」

 「沒有時間了。我們可不能一直在這裡開作戰會議。」

 「但是……」

 「艾薩克君。即使你不同意,就算只有我們幾個我們也會去的。」

 「我也贊成鈴木君的方案。」

 妮娜也舉起手來,艾薩克只得讓步了。

 「庫……我明白了,那我也贊成好了。」

 「那我們就來決定一下特攻隊的成員吧。首先是我,克蕾婭,還有艾薩克君。目前為止的成員都沒問題吧?」

 對於阿蕾克西雅的提問,克蕾婭和艾薩克都點了點頭。

 「除此之外,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克里斯蒂娜小姐你也能提供幫助。」

 克里斯蒂娜的魔力剩餘量為1179。

 「既然是阿蕾克西雅公主您的請求的話。我會幫忙的。」

 「幫大忙了。總而言之,姑且就由這四人——」

 「我也一起去吧。」

 妮娜舉起手來。

 「但是,魔力剩餘量……」

 阿蕾克西雅露出了有些困擾的表情。

 妮娜的魔力剩餘量是784。這絕對不是一個多麼富餘的數字。

 「妮娜的話不要緊的。雖然不力量一般,但是她可是相當可靠的啊。」

 「……我明白了。那麼妮娜前輩也請多多指教了。」

 「我會努力不成為大家的絆腳石的。」

 「比起那種事,我怎麼記得剛才好像也是784啊。」

 「誒?什麼?」

 有那麼一瞬,妮娜的表情凍結了起來。

 「妮娜的魔力剩餘量。總覺得從剛剛開始好像就沒有減少的樣子。」

 「是這樣嗎?剛剛可是794,所以已經減少了10點了。」

 「是這樣嗎?」

 「是這樣的。克蕾婭你太健忘啦。」

 一邊這麼說著,妮娜一邊用手指輕輕撫過了項圈上的計時器。

 緊接著,數字減少了1點。

 「啊,變成783了。」

 「你看吧。有好好在減少著對吧。」

 「什麼嘛。我還以為會有能讓魔力不會減少的方法呢。」

 「不可能會有那種方法的吧。」

 妮娜呀嘞呀嘞的嘆了口氣。

 「那麼,就由這五人作為特攻隊——」

 「——我也去。」

 說出這句話的是鈴木。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吧。你的魔力剩餘量可是隻剩541了啊。」

 「我也反對。他只會成為累贅而已。」

 克里斯蒂娜和艾薩克都表示了反對。

 「如果成為累贅的話只要捨棄我就行了。我並沒有打算向你們求救。」

 鈴木坦然的說道。

 「我也贊成呦。如果變成累贅的話只要把他拋棄當做誘餌就可以了。」

 妮娜打斷了阿蕾克西雅想要說出的話語。

 「我說,這也太不負責任了吧。」

 克蕾婭對此有些在意。

 「他本人都已經這麼說了所以沒問題的吧。而且,他的分析能力感覺也能派的上用場。」

 「——果然,還是帶他一起去吧。」

 繼續這樣說下去的,竟然是意料之外的克里斯蒂娜。

 「如果你成為累贅的話,我會作為本家負起責任的。這樣的話就可以了吧?」

 克里斯蒂娜將嚴厲的視線投向了鈴木。

 「……沒有問題。」

 他靜靜的點了點頭。

 幾人以阿蕾克西雅為中心向大家說明了計劃。

 雖然也有一部分學生髮出了「要捨棄我們嗎!」這樣的抗議聲,但是現在已經沒有時間去說服他們了。

 六人為了不被發現從禮堂的後門離開了。將會成為障礙的亡靈就由克蕾婭和阿蕾克西雅迅速的處理掉,然後繼續加急趕路。

 在這種情況下,克里斯蒂娜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觀察起了鈴木。

 他在白霧之中,面對著不知會從何處襲來的亡靈也能夠冷靜的加以周旋。

 「……好奇怪。」

 克里斯蒂娜用誰也不會聽到的聲音小聲嘀咕道。

 她和鈴木的關係,是遠方親戚以及同班同學。既不在這之上也不在這之下,並沒有多深的往來。

 但是即使如此,鈴木到底是個怎樣的人這一點她還是知道的。

 他並不是一個能夠在阿蕾克西雅公主面前堂堂正正的做出自然的舉止,並且實戰之中冷靜應對的人。

 簡直就像是另一個人……他就是產生了會讓人想要這樣形容的變化。

 但是鈴木他的面容和聲音,毫無疑問就是本人無誤。

 「……難道說是隱藏了實力嗎。」

 像是為了不被捲入本家與分家之間的紛爭。這作為動機而言雖然可能性很低,但是這個可能性也並非沒有。

 「……古遺物或是藥物的影響。」

 要說還有什麼其他考慮方向的話那就是這些了,不過果然還是不太像。

 但是不管怎樣在他的身上發生了一些變化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如果說鈴木是將會危害本家的存在的話,克里斯蒂娜會沒有任何猶豫的對他進行處分。

 克里斯蒂娜是如此考慮的——就在那時。

 「很危險哦。」

 克里斯蒂娜的肩膀被輕輕一拉。

 下一瞬間,亡靈的劍戟便從克里斯蒂娜的眼前通過。

 「這傢伙!」

 她終歸還是做出了反應,揮劍橫掃斬裂了亡靈。

 亡靈變得粉碎然後消失了。

 「不愧是你,克里斯蒂娜姐姐。」

 「……幫大忙了。」

 她衝著鈴木如此說道。如果沒有他在的話,剛剛自己可能會吃下這一擊。

 「我只是做了作為分家而言理所當然的事。」

 他像這樣冷淡的說了之後,便繼續向前疾馳而去。從他的背影之中無法讀取到任何東西。

 「這邊呢。」

 克蕾婭追尋著細微的魔力,在校舍之中前進著。她時不時的會按住右手的繃帶,像是在在意著什麼似的。

 「她的右手怎麼了嗎。」

 「是特殊體質呦。因為對魔力十分敏感所以能夠感知的到。」

 對於艾薩克提出的問題,阿蕾克西雅給出了適當的答案。被奧羅拉之類的莫名其妙的幽靈附身了什麼的是不可能告訴對方的。

 「這就是武神祭優勝者的秘密嗎。」

 「差不多就是這樣吧。」

 「霧氣變濃了啊,這樣可沒辦法知道對方會從哪裡襲擊過來了呢。」

 「確實呢。」

 「不過請您放心。阿蕾克西雅公主的人身安全,就由我來守——」

 就在這時,阿蕾克西雅突然拔出了劍來。

 然後她就這麼斬斷了從腳下伸出的亡靈的手臂。側目看了一眼粉碎消失了的亡靈,阿蕾克西雅收起了劍。

 「——你說了什麼嗎?」

 「不……什麼也沒有。」

 一段時間之內六人就這麼無言的前進著。

 「聽到了嗎?」

 停下了腳步說出這句話的人是妮娜。

 「聽到什麼……這是,悲鳴!?」

 側耳傾聽的阿蕾克西雅等人,確實的聽到了那悲鳴聲。

 「可能有沒來得及逃走的學生。要怎麼辦?」

 走在前方的克蕾婭回過頭來。

 「但是我們也沒有什麼空餘時間。」

 艾薩克忠告道。正如他所說的那樣,從禮堂出發來到這裡已經消耗了將近兩成的魔力。

 「……我們去幫忙吧。」

 阿蕾克西雅在片刻的猶豫之後,做出了決斷。

 全體成員在校舍之中奔跑著,在前方的盡頭有著無數亡靈在蠢蠢欲動著。

 「亡靈們……將教室包圍起來了嗎。」

 「在那之中好像有學生在!」

 克蕾婭喊道。

 「不,外面也有。」

 妮娜所發現的,是慘遭斬裂的無數屍體。

 然後,還有一位現在正要被貫穿的女學生在。

 「噫……救,救救我!!」

 ——來不及了。

 每個人都是這麼想的。

 但是,一根如同鮮血一般的紅色觸手伸了出來。觸手撕裂了女學生周圍的亡靈並將她救了出來。

 「就是現在——!」

 克蕾婭發號施令的同時,六人一同衝入了亡靈群中。

 克蕾婭操縱著紅色觸手在亡靈群中打開了一個大洞,阿蕾克西雅使用著沒有一點冗餘的動作將它們一個接一個的斬裂,艾薩克也用注入了魔力的豪爽的劍將對方吹飛了出去。

 這三人乃是戰鬥的主力。

 妮娜、克里斯蒂娜和鈴木三人,則是跟在主力們的後面謹慎的進行著戰鬥。

 妮娜處理著克蕾婭漏掉的亡靈,克里斯蒂娜則是一邊側目注意著鈴木一邊進行著戰鬥。

 然後至於鈴木的話……他就只是站在那裡而已。

 他連劍都沒有拔出來。

 他就這麼靠在走廊的牆壁之上旁觀著戰鬥。他的存在,是在是極端的異樣。

 在另外五人的活躍之下,亡靈被殲滅了。

 戰鬥結束之後,率先開口的事克里斯蒂娜。

 「如果你不打算戰鬥的話那就只會礙事而已呦。」

 「因為我的魔力剩餘量很少,所以我只是迴避了無謂的戰鬥而已。畢竟沒有我在也沒有什麼問題……難道說,有必要讓我來幫忙嗎?」

 「沒有必要呢。你就一直在後面發抖好了。」

 「那還真是令人安心。」

 兩人就像這樣淡淡的交談著。

 那種距離感,似乎比同班同學或者親戚還要更加遙遠。

 「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克蕾婭端詳起了被救下的少女的樣子。

 「手,手臂……」

 女學生的面容有些扭曲。

 「折斷了呢,不安靜一點的話……」

 克蕾婭確認了一下女學生的魔力剩餘量。那已經跌至100了。

 「這裡很危險呦,我們先進到教室裡去吧。」

 阿蕾克西雅準備打開教室的門。

 「請,請等一下!請幫幫我,如果回到教室裡的話我會……」

 女學生拼命的喊道。

 就在這時,身後教室的門打開了。

 「這不是阿蕾克西雅公主嗎。還請趕快進來吧。」

 「你是……副會長。」

 在那裡的是擁有著妖豔之美的女學生——學生會副會長伊萊莎。

 「好了,已經沒事了。」

 伊萊莎面帶著溫柔的微笑為受傷的女學生進行了治療。

 「非,非常感謝……伊萊莎大人……」

 女學生的聲音顫抖著,那絕對不是因為疼痛所造成的。在伊萊莎的身旁,作為她親信的大個子學生此刻正抱著臂膀。

 「還剩下這麼多人呢。」

 阿蕾克西雅在教室之中環視了一圈。

 除了阿蕾克西雅和伊萊莎等人,還殘留有八名學生。以及,還有四具屍體。

 「突然被白色的霧氣所籠罩我還想著會發生什麼事呢,結果就被莫名其妙的怪物所襲擊了……別看我這樣姑且也是副會長,所以就和大家一起拼命進行了戰鬥。」

 教師的出口被設置了路障。

 路障被鮮血染紅了。牆壁之上也是到處都濺有著鮮血。

 阿蕾克西雅偷偷看了一下伊萊莎的魔力剩餘量。上面的數字是1971。

 「副會長的魔力剩餘量還真多呢。」

 「畢竟我擁有著優秀的血脈呢。我的雙親是我的驕傲。」

 伊萊莎有些自滿的說道。

 「這樣啊……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禮堂那邊聚集了許多學生,所以我覺得還是移動到那邊去比較安全呢。」

 「雖然很想這麼做,不過移動還是讓人十分不安呢。畢竟大家的魔力剩餘量都所剩無幾了。」

 教室裡的學生們除了伊萊莎及其的親信之外全員的剩餘量都在300以下。

 「直到中途為止就和我們一起走吧。」

 「如果可以這樣的話就能安心了呢。」

 等待著他們準備完畢,阿蕾克西雅等人離開了教室。那位女學生直到最後都在顫抖著。

 一路上,一群人以阿蕾克西雅、克蕾婭與艾薩克三人打頭在前進著。

 這是為了讓魔力剩餘量較少的學生減少消耗。

 但是,阿蕾克西雅的魔力剩餘量也算不上富餘。

 「跌到1000了……」

 阿蕾克西雅喃喃自語道。

 隨著魔力剩餘量的減少,對於死亡正在一點點接近一事也更加有實感了。

 「我這邊是1100。」

 「我還有1300。之後吃不消的話就交給我吧。」

 艾薩克與克蕾婭也接過話來如此說道。

 他們兩人雖然比阿蕾克西雅要更加從容一些,不過其精神也在一點點的被消磨著。

 但是,此刻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更加吃不消的,是那位他們剛剛幫助過的女學生。

 「啊,啊,不要……」

 她一邊顫抖著,一邊看著那逐漸減少的數字。

 魔力剩餘量只有59了。

 她所剩下的時間只有十分鐘左右了。但是這也是無能為力的事。

 「嗚……嗚……」

 面對著終於哭出聲來的她,誰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就在那時,從周圍感受到了複數的魔力反應。

 「小心一點。」

 環顧了一下四周,那裡完全被白色霧氣所籠罩著什麼也看不見。

 不對,是白色的霧氣將魔力凝聚在了一起,將其變成了亡靈的模樣。現在可以說正是這些霧氣在產生亡靈。

 「看招!」

 在對方展開行動之前,阿蕾克西雅她們便開始了砍殺。

 但是產生的亡靈數量實在是太多。

 克里斯蒂娜與妮娜,還有後方的學生們也都加入了戰鬥。狹窄的校舍之中中演變成了人與亡靈混雜的大混戰。

 「可惡,後面也有!」

 「這個混蛋!」

 「噫,不要過來啊啊啊!」

 不過,在這之中也有不擅長戰鬥的人在。

 「伊萊莎前輩你不去戰鬥嗎?」

 如此發問了的是鈴木。

 「給我稱呼為伊萊莎大人。現在沒有輪到該要我來戰鬥時候呢。你才是不去戰鬥嗎?」

 伊萊莎以華麗的腳步躲開了亡靈之劍冷笑著說道。

 「我與伊萊莎大人相比魔力剩餘量要少的多。所以我想先去戰鬥的應該是伊萊莎大人才對呢。」

 「喂,給我閉嘴一年級的。」

 作為親信的大個子男學生向著鈴木瞪了過來。他也只是為了保護伊萊莎而使用了最低限度的魔力而已。

 被伊萊莎與親信瞪視著的鈴木微微一笑。

 「只是可憐啊。好不容易得到了治療,她卻要死了。」

 鈴木看著魔力終於只剩下10點的女學生如此說道。

 她正在用受傷了的手臂與所剩無幾的魔力拼命的與亡靈戰鬥著。

 「沒辦法呢。我已經無能為力了。」

 她今生的魔力還在減少著。

 6、5、4……

 「也並不盡然呢。我稍微調查了一下,發現這個項圈有著一個相當有趣的功能呢。」

 鈴木一邊這麼說著,一邊向著那個正在戰鬥的女學生靠近了過去。

 面對向著女學生揮砍而下的亡靈之劍,他用注入了魔力的掌底彈了過去。

 啪的一聲,劍被彈得粉碎。

 「誒。」

 女學生滿臉驚訝的抬頭看向了鈴木。

 啪的聲音再度響起。

 回過神來的時候,亡靈的下顎已經粉碎散落了開來。鈴木緩緩放下了剛剛揮動了的掌底。

 「你,做了什麼。」

 伊萊莎用嚴厲的聲音說道。

 「只是簡單的體術而已。並不是什麼值得稱道的東西。」

 鈴木露出淡淡的微笑,接觸起了女學生的項圈。

 3、2、1……那個數字在減少著。

 她已經沒救了的這件事已經是顯而易見的了。

 「啊,啊……不要,我不想死……求你了。」

 她懇求著如此說道。

 「沒事的。」

 鈴木一邊這樣說著,一邊往項圈之中注入了魔力。

 下一個瞬間,魔力剩餘量上升了起來。50、100、150……

 「謝……謝謝你……」

 魔力剩餘量停留在了251。

 她終於鬆了口氣。

 「鈴木……你做了什麼。」

 說出這句話的,是結束了戰鬥的克里斯蒂娜。

 基本上所有的亡靈都已經被討伐了,正好就在此刻最後一個也被克蕾婭所斬殺。

 看到戰鬥已經結束,鈴木開口說道。

 「在教室的時候,我調查了一下遇難學生的項圈。試著注入了魔力之後,魔力在項圈之中積攢了起來。於是乎,我就想到了說不定會是這樣。」

 大家都在傾聽著鈴木的發言。

 「這個項圈擁有著轉移魔力的功能。轉移的魔力會被對方的項圈積累並消耗——也就是說,只要向魔力剩餘量較少的學生這邊轉移魔力的話,就可以推遲爆炸的到來。」

 「真虧你能注意到呢……」

 阿蕾克西雅帶著些許欽佩的樣子如此說道。

 「這樣說不定就能減少犧牲者了。」

 克蕾婭說道。

 「在這之中魔力剩餘量最多的……是伊萊莎大人呢。您當然也會提供幫助的吧?」

 鈴木微笑著如此說道。

 伊萊莎也露出了微笑。

 「到了禮堂之後再來好好探討一下吧。」

 「那可真是太好了。話說回來……在教室裡調查學生們的屍體的時候,還有一件事也讓我很在意。」

 「在意的事……?」

 「屍體的四肢之上都有被拘束的痕跡。」

 「……難道不是你的心理作用嗎?」

 伊萊莎的眼瞳一瞬之間動搖了一下。

 「還有一件不可思議的事。那就是他們全員的項圈都爆炸了呢。」

 「那又怎樣。魔力耗盡的話項圈會爆炸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說的也是呢。不過想象一下的話,還真是相當不可思議的狀況呢。他們不但被拘束了起來,還因為項圈爆炸而死。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你想說什麼。」

 「說不定,有人試著對還活著的對象做了與我相同的事呢。注入魔力,使用魔力。調查項圈的發動條件,嘗試能否將其解除……然後決定性的證據就是她了。」

 鈴木指向了那位女學生。

 「我將魔力轉移給她的時候她說了「謝謝」。但是,還真是奇怪呢。一般來說,應該會感到吃驚才對吧。因為按理說應該是不知道能夠轉移魔力的這件事的……這樣看來你們是知道的對吧?」

 女學生臉色蒼白的顫抖著。

 「我,我……」

 「是知道的呢。」

 「……對不起。伊萊莎大人她是大貴族所以我不能違抗她……違抗她的學生會被拘束起來強行摘下項圈,或是一直消耗魔力直到歸零為止……就是在這個過程中瞭解到了魔力是可以轉移的。」

 「只有伊萊莎大人還殘留有那樣異常的魔力也很不可思議呢。其他的學生全員的魔力剩餘量都在300一下。簡直就像是調整過了一樣。」

 「……大家都將魔力交給了伊萊莎大人。但是我的魔力很少,不能轉給她。所以就被趕到了走廊……」

 然後女學生便哭了起來。

 「如果這是真的的話,那就是相當嚴重的事態了呢。」

 阿蕾克西雅向著伊萊莎瞪了過去。

 「那麼……你打算怎麼樣呢?」

 伊萊莎嘆了口氣如此說道。

 「看來你認罪了呢。」

 「罪?我只是作為副會長想要幫助學生們而已呦。將項圈摘下或者魔力歸零的話就會爆炸這件事,當時可還不知道的啊。」

 「虧你能這麼厚顏無恥……那麼奪走學生的魔力一事要怎麼解釋呢。」

 「並不是奪取只是保管而已。我當然是打算之後再進行公平分配的。」

 「你以為這樣的藉口能被接受嗎?」

 「如果是平時的話就能被接受了呢……不過再怎麼說對方是阿蕾克西雅大人的話還是不太好呢。對了,我們來做個交易吧。」

 「你說做交易?」

 「我的魔力還有1900。如果能放我一馬的話,把這些魔力讓給你也可以哦?」

 阿蕾克西雅小聲咂了一下舌。

 因為剛剛的戰鬥學生們魔力都消耗了不少。只要接受了她的魔力應該就能幫到他們。

 但是若是進行交易的話,那就是放任她的罪行。

 就算是阿蕾克西雅,要違背與大貴族之間的交易也不是什麼容易事。

 「……真的會讓給我們嗎?」

 「誒當然啦。根據你們給出的條件就算讓出大量魔力給你們也沒問題呦。」

 伊萊莎露出了從容的笑容。

 她知道對方是無法拒絕的。

 阿蕾克西雅環視了一下學生們。他們的臉上浮現出了焦慮與疲憊之色。就在剛剛的那個瞬間他們的生命也在被削減著。

 為了幫助他們就只能接受交易了。

 「我明白了。那就接受交易……」

 阿蕾克西雅如此說道,就在那時——

 「你好像還沒有理解狀況呢。」

 鈴木像是要蓋過阿蕾克西雅的聲音一般如此說道。

 此刻的他正站在伊萊莎的背後。

 「什——什麼時候!」

 「——不許動。」

 就在伊萊莎與她的親信慌忙的打算回過頭來的時候,鈴木低聲制止了他們。

 他的手放在了伊萊莎的脖頸……不對,是觸碰到了她的項圈。

 「如果我現在將這個項圈拉斷的話,會怎麼樣呢。伊萊莎大人你的話應該是明白的吧。」

 「……這是什麼意思。你知道對我做了這種事會有什麼後果嗎!」

 伊萊莎顯露出了一副十分兇狠的樣子。

 「鈴木,快停下。即便是霍普家,目前也還沒有打算與她敵對。」

 克里斯蒂娜也如此說道。

 「呀嘞呀嘞。看來好像誰都沒有理解狀況呢。」

 鈴木以大家都能聽到的聲音嘆了口氣。

 「你什麼意思……」

 「伊萊莎大人,一直以來保護著你的那些東西,在這裡都是完全沒用的。大貴族的威望也好,派系的權力也好,還有積累的大量財富也好,在這白霧之中都起不了作用。」

 「我可是伊萊莎啊。是能夠代表米德嘉爾王國的——」

 「那又如何。就在現在的這個瞬間,那能夠保護的了你嗎。在這片白霧之中,即便我殺死了伊萊莎大人,大家又會做出怎樣的證言呢。那些被你奪走了魔力的人,會為了你作證嗎?」

 伊萊莎瞪著眼睛環視了一圈學生們。

 沒有任何一名學生願意與伊萊莎對上視線。

 「理解了嗎。你現在所處的立場。」

 鈴木在她的耳邊低語著說道。

 然後在她的項圈之上施加了些許力道。

 「……我知道了,我道歉。」

 伊萊莎小聲說道。

 「道歉什麼的就不必了。還請將魔力分給學生們。」

 「……當然沒問題。」

 這樣說著的伊萊莎的眼中,彷彿能用視線將人殺死一般的憎恨在沉澱著。

 「這樣可以嗎,阿蕾克西雅公主。現在可是緊急事態。對於伊萊莎大人的處分就等到一切都結束之後在法庭上進行吧。當然,需要的話對於我的處分也可一併進行。」

 「可以嗎?威脅了大貴族的話,對於鈴木君的處置會變得十分嚴苛呦。」

 「我已經做好覺悟了。」

 「是嗎……霍普家這邊呢。」

 阿蕾克西雅向克里斯蒂娜詢問道。

 「如果能在法庭上得到阿蕾克西雅大人的證言的話,那麼大義的名分就在我們這邊。應該不會演變成那麼壞的結果吧。」

 克里斯蒂娜淡淡的說道。

 「非常感謝。」

 鈴木微微的低下了頭。

 「沒什麼……我只是,也有著自己的想法而已。」

 突然背過身去的克里斯蒂娜如此說道。

 在那之後,魔力的轉移順利的得以進行了。

 伊萊莎的魔力還剩下400。其餘的1500都被分給了魔力少的的學生們。

 「我想你應該是明白的吧,再度將他們的魔力奪走可是禁止的哦。」

 「趕快到禮堂那邊去吧。要是被亡靈襲擊的話可就不得了了。」

 魔力的轉移結束之後,這個集團便一分為二了。

 伊萊莎和學生們前往禮堂,而阿蕾克西雅她們則是繼續去追尋魔力的去向。

 「給我記住了……」

 離開之際,伊萊莎瞪視著鈴木如此說道。

 但是他就只是如同看向路邊的小石子一般瞥了伊萊莎一眼就過去了。

 「一切皆為虛幻……只是發生於白霧之中的事而已……」

 然後他就這麼轉過了身去,說出了這樣意味深長的話語。

 阿蕾克西雅他們追尋著項圈的魔力離開了校舍。

 亡靈的襲擊從那之後便平息了下來,只剩下了零星幾場的戰鬥。

 「他到底是什麼人……?」

 阿蕾克西雅並排著待在克里斯蒂娜的身旁,小聲的詢問道。

 「他是霍普家的遠方親戚。應該是沒有什麼特別值得一提的才能才對。但是……」

 克里斯蒂娜的視線投向了跟在隊伍末尾的鈴木。

 「他可不是什麼普通人呢。與大貴族正面對峙的膽量,可不是能夠簡單獲得的東西啊。」

 「他在戰鬥之中也使用了從未見過的體術。說不定是隱藏了自己的實力。」

 「是有什麼理由嗎……」

 「我不知道。不過今後我打算將他交給本家保管。」

 「那樣的話再好不過了呢……」

 就這麼放任不管的話實在太可惜了。而且,也很危險。

 「最好還是小心一點。他對一切都太過熟悉了。簡直就像是另一個人似的。」

 說出這句話的,是不知何時並排著靠過來的艾薩克。

 「這是什麼意思?」

 「關於項圈的情況。他說是自己調查出來的,但是我不認為只是在教室停留的那麼短暫的時間就能調查到這種地步。注意到有魔力從項圈中流出的人也是他。說不定,他從最初開始就知道這一切。如果這樣考慮的話就合乎情理了。」

 一邊這麼說著,艾薩克一邊眯起了他那投出銳利視線的眼睛。

 「能夠冷靜的觀察狀況也好,在白霧出現後就變得像另一個人一樣也好……都是因為他是內奸。」

 「……你有證據嗎?」

 「還沒有決定性的證據。但是,我絕對會抓住的。阿蕾克西雅公主你也務必小心。」

 這樣說了之後,他便加快了腳步。

 確實,艾薩克所說的話也有一定的道理。

 白霧產生之後鈴木身上所出現的那些變化,如果他是教團那邊的人的話就能充分的得以解釋了。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麼自己等人就是被鈴木所誘導的了。

 「……膚淺的男人。」

 冷不丁的,克里斯蒂娜說了這麼一句話。

 克里斯蒂娜所看向的正是走在前方的艾薩克。

 「膚淺?」

 「不,沒什麼。」

 面對阿蕾克西雅的詢問,克里斯蒂娜搖了搖頭。

 「……魔力似乎是一直延續到這之中的樣子。」

 克蕾婭停下的地方,是位於學園邊緣的一座古老的小教會。

 「原來這種地方還有教會存在啊。」

 「並沒有呢。」

 回答了阿蕾克西雅的疑問的人是妮娜。

 「什麼意思?」

 「正如字面意思那樣呢。這個地方原本是沒有教會的。直到白霧出現之前為止呢。」

 說完,她便打開了門扉走了進去。

 教會之中有著一種被人遺忘了一般的寂靜。椅子之上積滿了塵埃。

 阿蕾克西雅一邊警戒著,一邊向著最深處那個台座一樣的場所前進了過去。

 「就在這下面呢。」

 克蕾婭說道。台座下方,隱隱能夠感覺得到空氣的流動。

 「唔嗯!」

 克蕾婭毫不猶豫的打算將台座踢飛,但是緊接著卻僅僅響起了一道鈍音。

 「好痛!什麼啊這是!」

 「魔力障壁……是古遺物呢。想要啟動的話必須要有鑰匙呢。」

 妮娜用手摸了摸台座然後如此說道。

 「鑰匙是指什麼,在哪裡啊?」

 「這種事的話我也不知道了呢。如果有在附近就好了……」

 「找找看吧。」

 一時間,大家開始再四周搜索了起來。但是卻沒有找到任何線索。

 「不行啊。這邊什麼都沒有。」

 阿蕾克西雅說道。

 「這邊也是。真的會有線索嗎?」

 艾薩克也顯得有些不滿。

 「沒時間了。不快點的話……」

 阿蕾克西雅的魔力還剩500。即便在路上進行了戰鬥,這也依舊是比預想的更嚴重的消耗。

 禮堂裡的學生們的魔力應該也變得越來越少了吧。

 「對於古遺物的解讀好像有些困難。畢竟我並不是專業的呢。」

 說出這句話的是妮娜。

 「這邊也什麼都沒有。」

 克里斯蒂娜和鈴木似乎也什麼都沒有找到的樣子。

 於是,一陣鬱悶的沉默降下了。

 眾人就只能像這樣一味的眺望著台座。實在是一籌莫展。

 就在這時,咚,響起了這樣一道細微的聲音。想那邊一看,發現是克蕾婭正在用右拳擊打著台座。

 「沒用的,克蕾婭。」

 阿蕾克西雅出言想要制止她。

 但是克蕾婭卻再度打出了右拳。一道比剛才更大的鈍音迴響了起來。

 「拜託了……將力量借給我。我還有該做的事情。可不能,在這種地方結束啊……」

 然後克蕾婭解開了右手的繃帶。看到銘刻在那裡的不祥的魔法陣,艾薩克和克里斯蒂娜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那是……」

 「拜託你了奧羅拉,將力量借給我。雖然你從剛才起就一直保持著沉默,但是我知道如果是你的話一定會有辦法的。」

 克蕾婭就只是像這樣一味的衝著右手訴說著。

 「她在做什麼啊。」

 「是在和誰說話嗎。」

 「噓,安靜一點。」

 阿蕾克西雅讓艾薩克和克里斯蒂娜閉上了嘴。

 「拜託……拜託了奧羅拉……回應我……回應我的聲音吧!!」

 就在這時,克蕾婭的魔法陣閃耀了起來。

 那陣光芒將四周都染成了紅色,在台座之上銘刻下了無數的古代文字。

 「這,這是,這股力量到底是——!」

 艾薩克發出了驚愕的聲音。

 「打開,打開啊啊啊啊啊啊!」

 紅色的光芒包裹住了整個台座,然後裂了開來。

 隨後——台座消失的無影無蹤。台座的下方出現了通往地下的樓梯。

 「好厲害……」

 克里斯蒂娜有些呆然的呢喃道。克蕾婭所展示出的龐大魔力,可以說是脫離了常識之物。

 「你回應我了呢,奧羅拉……庫……右手,好痛……這就是力量的代價……」

 克蕾婭喘著粗氣艱難的捂住了右手。

 「你沒事吧?克蕾婭。」

 阿蕾克西雅支撐住了克蕾婭的肩膀。

 「沒事的。趕緊,繼續向前吧。沒時間了。」

 克蕾婭勉強的調整了一下呼吸,表現的十分堅毅。

 「我們走吧——為了拯救大家。」

 然後,由克蕾婭打頭的幾人走下了樓梯。

 那是一道很長很長的階梯。

 由於有著黑暗與霧氣,前後兩邊幾乎都沒有什麼視野。大家就這麼沉默無言,只有腳步聲在迴盪著。

 不久之後,在來到了樓梯盡頭的時候,阿蕾克西雅那原本500的魔力已經減少到了450。

 「好大的門呢。」

 在昏暗的地下,出現了一道巨大的門扉。

 阿蕾克西雅他們全員一同打開了這扇沉重的大門走了進去。

 在那前方是稍微開放了一些的空間。左右兩側排列著壞掉的牢房。牢房之中空無一人。

 「這裡是……地牢?」

 阿蕾克西雅他們一邊警戒一邊前進著。前進了一會兒之後,身後似乎傳來了什麼沉重之物在移動似的聲音。

 「這是什麼啊……」

 克蕾婭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的嘀咕道。

 在黑暗之中,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是完全看不見的。阿蕾克西雅感覺好像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然後就這麼轉過了頭去。

 「教會的地下……走下了長長的階梯之後的秘密房間……然後,背後的門被關上。」

 阿蕾克西雅回想起的是司書長的話語。那個狀況,與現在正好十分相似。

 「——!快回去,是陷阱!!」

 阿蕾克西雅慌張的向身後跑去。但是伴隨著一聲巨響大門就這麼被關上了。

 與此同時,從天花板上的小洞之中噴出了氣體。甜甜的氣味很快充滿了四周。

 「趕快止住呼吸!」

 但是已經太遲了。

 一人接著一人的失去意識倒了下來。然後,最後就只剩下阿蕾克西雅了。

 「在這種,在這種地方……」

 在逐漸遠去的意識之中,阿蕾克西雅看到的事戴著防毒面具的少年。

 「呀嘞呀嘞,真是沒想到竟然會潛入到這裡來啊,阿蕾克西雅公主。」

 「難道,你……」

 「沒錯,我就是內奸。」

 艾薩克在防毒面具之下低聲嗤笑了起來。阿蕾克西雅想要將手伸向自己的劍,然後她就這麼徹底失去了意識。

終章 若能將其入手世界毀滅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