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尾聲

第二卷  尾聲 *

 致回與白雪

 我決定離開家裡。

 而且高中也退學了,打算去國外。

 之前事務所的社長就邀請過我作為模特在世界上大展身手。

 所以不要太在意。

 回,既然不在一起生活,我以後就不給你匯錢了。

 要麼自己掙,要麼使用父母的遺產撐過去吧。

 房子的管理就拜託你了。

 爸爸出來的時候,如果和現在不一樣,我是不會原諒你的。

 白雪,剛才的對話我都聽到了。

 然後,在你提出分手的瞬間,我只用了三秒鐘就決定了。

 我要離開家裡。

 因為我想到了。

 你知道大岡審判的孩子之爭嗎?

 為了爭奪孩子的所有權,兩個母親扯著孩子的兩邊手臂。

 我並不打算放開回的手臂。就是喜歡到了那種程度。

 然而白雪──你明明和我一樣喜歡他,卻能夠放手。

 於是我就認同了。到最後,能讓回幸福的不是我,而是白雪。

 我現在仍喜歡回。說實話,我不想放棄他。

 不過正因為如此我才明白了。

 對於我們間的關係,回想通過自己的消失,白雪想通過主動提出分手來解決。

 可是,只有我,沒能捨棄自己的慾望。我現在也想緊緊地抓住回,把他帶到電車裡。

 所以我必須退出。

 我知道,礙事的是我。

 那個寬額頭眼鏡說的話,戳中了我的要害。所以才會那麼生氣。

 ──因為你們兩個,般配得讓人嫉妒。

 ──是我給回灌輸了罪惡感,插進了你們之間。

 ──你們互相凝視著彼此,甚至令人感到悲傷。

 恭喜你們兩個了。

 這樣一來,沒有多餘的礙事者,兩情相悅就成立了。

 我也能神清氣爽。

 我將在不同的土地上,開始新的生活,自由自在地活著。

 說不定我們還會再見面。

 不過那應該是很久以後的事了,久到彼此都能把現在的心情當作玩笑話。

 那麼,我想說的只有這些。

 ──你們一定要幸福啊。

 我看著魔子發來的信息,淚水掙扎著湧出了眼眶。

 往側面一看,白雪似乎也一樣。

 她的兩眼含著熱淚。

 「魔子……」

 「──白雪。」

 剛才,魔子推了我一把。

 不能浪費魔子的溫柔和勇氣。

 我站在白雪的面前。

 「我剛剛被白雪甩了,而且從這段文字來看,可以說我也被魔子甩了。」

 「……那樣的話,會怎麼樣呢?」

 白雪用手帕擦乾淚水,抬眼問道。

 「我想我會暫時想著魔子,一步也前進不了。」

 「……嗯。」

 「不過,我會變得更強,努力學習,變得更加優秀──」

 我低下頭,伸出右手。

 「──能和我從朋友關係重新開始嗎?」

 我們在重複。簡直就像回到了小學五年級。

 當時我失去了雙親,整天閉門不出。

 為了拯救這樣的我,魔子把白雪介紹給了我。

 如今,我又在魔子的幫助下,和白雪開始了朋友的關係。

 經歷了五年的歲月,只有這次由我主動提出算是唯一的成長。

 「…………沒辦法啊。」

 白雪用戲謔的語氣握住我的右手。

 「我討厭花心的人哦?」

 「不,因為還是朋友。」

 「啊,總感覺好卑鄙!」

 「因為都說了從朋友開始。」

 「這時候該說這種話嗎?!你變成壞男人了呢,小回。我很難過。」

 「白雪說話也變得難聽了呢。」

 「因為被壞男人騙了。」

 「是我的責任嗎?」

 「就是這麼回事。」

 「那麼,得一點一點地用時間來補償了。」

 「……嗯。」

 未來的事情誰也不知道。

 我們把彼此傷得太深了。

 我和白雪的關係,也不知道能否順利修復。

 但如果不想後悔,就必須一步一步地努力。

 ──魔子。

 我不知道該如何向你道歉。

 欠你的實在太多了,我不知該如何償還。

 即使再見面,也不清楚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

 不過,因為是重要的人──

 至少,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我會一直祈禱著魔子的幸福。

 強烈的陽光從外面照射進來。

 今後好像會變得很熱。

 我把手伸向太陽。

 但願這束光,能照亮魔子前行的道路。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