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七話 天堂與地獄

第五卷  第七話 天堂與地獄

 「晚安~」

 晚上九點。現場演奏直播從葉徐緩的問候展開了。

 她熟練地馬上回應起影片的留言,輕鬆地聊天。

 這次的曲目,是直接表演我們將在文化祭正式演出時演奏的三首由葉未明作詞作曲的原創歌曲。不如說我根本彈不了其他曲子。

 我們其他四人待在鏡頭之外基本不發言,等待葉的信號。

 「那麼,第一首歌!」

 於是,演奏開始了。

 夜華從一開始就一臉擔心地看著我。每當我反覆犯小失誤,她的表情就顯而易見的改變,「不要緊嗎?」不久後開始用眼神與我交談。

 我則拼命不看手邊彈奏,嘗試做到現在所能達到的最佳表現。我將和絃進行牢記在腦中。接下來便是看在正式表演的緊張感中,能不能按照練習般演奏出來了。

 結果,我和夜華幾乎像在互相意氣用事一般,只注視著彼此的臉龐。

 正如我所料,夜華透過只專注在我身上,不去意識從螢幕另一頭感受到的視線,得以發揮原本的實力。

 我也沒有走調地彈到了最後。

 雖然耳朵聽著另外三人的演奏,我到事後才知道他們實際上是以什麼風格表演的。

 根據團長的指示,不同的鏡頭將我們五人的演奏同時錄了下來。

 『展現給觀眾看的方式也是表演的一部分!帥氣地演奏吧!』

 我想起自己對偶像同好會成員們說過的話,以及她們在屋頂上練習的身影。吸引觀眾的方式很重要。我看著錄下的影片,切實感受到了心情會反映在舉止上。

 比方說,花菱不知為何沒有像至今一樣被正確性所束縛,他劇烈地甩頭,氣勢洶洶地打鼓,音量大到蓋過歌聲。那態度簡直像在挑釁。喂喂,你這樣不戴頸椎固定器沒關係嗎?

 花菱激烈的打鼓似乎讓小宮有些惱火。

 彷佛要對抗一般,小宮的歌唱方式也比平常更投注情緒。

 鼓聲太吵了,聽我唱歌!她側眼瞪著花菱,就像在這麼說。

 從第二首歌開始,她一口氣拉高嗓門,比起唱歌更像在吶喊。她本來便有副好嗓子,唱歌技巧也很好。在我的耳朵聽來,她的歌聲變得更有味道,或者說更有深度了。

 「來了來了,我就等著這個!」

 受到我們與白天明顯不同的表現影響,葉的情緒驟然高昂起來。她興奮地從半途開始加上愈來愈多即興變化。

 最後,還忘了正在直播影片,順著自己的心意在演奏上肆意狂飆。

 她毫不在乎地跳到拍攝範圍外,把頭髮甩得亂糟糟,自由得過火。

 她面帶笑容興高采烈,完美地進入亢奮狀態。

 最後甚至把我們也拋在後頭往前衝。

 完全成了自己玩得最開心的那個人。

 「要來文化祭玩喔~~」第三首歌結束後,葉回過神來,哈哈笑著刻意補上宣傳,結束實況表演直播。

 美女辣妹高中生貝斯手那麼自由恣意,直播影片自然傳開了。

 「只要結果是好的就行了吧!」

 我們的團長果然是大人物。

 大家應該都感受到了直播結束的解脫感和達成任務的成就感。最後我們觀看了演奏的錄影,結束了今天的活動。

 在家人用的浴室之外,這裡另外設有供訪客使用的淋浴間,我沐浴著熱水,洗去一天的疲憊。

 早上集合時,我們曾聊到晚上要不要熬夜聊天,但沒有人還有力氣這麼做。今天練習辛苦了。

 ◇◇◇

 與我同房的花菱早早入睡了。

 我也相隔許久能在正常的時間躺下來,偏偏今晚睡意卻沒有來襲。

 平常在家裡練習到很晚時明明都會睡著,大概是腎上腺素分泌過多了。光靠淋浴無法讓興奮平息。

 練習終於有了成果。

 隨著每次獲得經驗,我感受到確切的實感,漸漸產生自信。

 這令我很高興,心情靜不下來。

 我在床上靜靜地躺了一會兒,但還是無法入睡,決定去客廳喝水。

 於是我看到廚房那邊亮著燈,發現夜華在那裡。

 「夜華?」

 「咦,希墨。怎麼了?」

 「我總覺得很興奮睡不著。你呢?」

 「我也一樣。我想喝杯熱牛奶,或許能讓心情平靜下來。」

 「可以也幫我做一杯嗎?」

 「當然可以。」

 因為月色很美,我們刻意不打開客廳的電燈,並肩坐在地毯上。

 我端起裝著熱牛奶的馬克杯啜飲一口。

 從窗外射入的月光,朦朧地映照出夜華美麗的容顏。

 「現場表演直播,做得很成功不是嗎?」

 「嗯。我也嚇了一跳。明明應該沒有餘力,我卻能不太緊張地彈奏。」

 看來夜華也感受到了確切的實感。

 「如果正式表演時也能照這種狀態進行,我就放心了。」

 「在舞台上,你也會跟我面對面彈電吉他嗎?」

 「不,這樣實在……」

 夜華的表情相當認真。

 我很想這麼做,但是觀眾看到這種情景會覺得莫名其妙吧。

 「這是女王的任性要求喔。」

 夜華清楚記得我以前的提議。

 「還真是很可愛的命令啊。」

 「女王的命令是絕對的,對吧?」

 「即使沒辦法彼此凝望,你只看著我的背影就行了。」

 「那是當然。」

 今天能不在意視線,放鬆地自在彈奏的成功經驗,會成為夜華的又一個自信來源吧。

 夜華浮現於黑暗中的側臉,看來彷佛散發白光。

 在月光下泛著光澤的嘴唇,綻放如花朵般的微笑。

 「只要在正式表演時也只想著我,就會成功的。」

 儘管我覺得說出來很肉麻,但因為是事實,這也無可奈何。

 將成功的事情化為言語做整理,可以提升重現性。

 「說得對。我只要看著希墨就行了。」

 夜華感慨地說。

 「嗯。只看著我吧。」

 「我會的。」

 夜華這麼回答,將頭靠在我的肩上。

 一邊品嚐熱牛奶淡淡的甜味,一邊安靜地共享時間。我感覺到緊繃感紓解開來,逐漸變得放鬆。

 在寒冷的空氣中喝熱飲,讓人產生幸福的心情。

 碰觸到的夜華體溫也變得更暖和了。

 「很久沒像這樣兩人一起休息了呢。」夜華握住我的手。

 我也將馬克杯悄悄地放在旁邊。

 「文化祭時,我們把休息時間排在一起,一塊去逛吧。」

 「嗯。我很期待。但是……──我等不下去了。」

 夜華用另一隻手輕輕描摹我的胸膛。

 柔軟的指尖宛如在鍵盤上滑動般爬過。

 「夜、夜華……?」

 逗弄般的動作讓我無法動彈。

 「最近我們一直沒有親熱吧。所以,我已經忍不住了。」

 夜華倏地收回手,我被推倒在地板上。

 她直接理所當然地跨騎在我身上。

 「咦?」

 我非常驚愕,沒辦法立刻掌握狀況。

 我的軀體感受到夜華的大腿及屁股的觸感。

 夜華背對天花板看著我。

 「和平常相反呢。在美術準備室被你推倒時,我真的心跳得好快。」

 夜華的聲音帶著熱情但又冷靜。

 這跟早上妹妹為了叫我起床,天真無邪地跳到我肚子上次元不同。

 情人真真正正地騎在我身上的現實。

 令我不由分說地心跳加速。

 「這樣不會太大膽嗎?」

 因為太過突然,我還未能理解這個缺乏現實感的狀況。

 「付出努力的人,應該要得到獎勵吧。」

 我在班際球賽扭傷時,在保健室裡的情景在腦海中復甦。

 我們在那裡第一次緊緊地相擁。

 夜華像當時一樣,將上半身靠過來想抱住我的頭。

 夜華的指尖梳過我的頭髮之間,像抱著珍貴之物般包住我的頭。擠壓過來的胸部的溫暖、柔軟與甜美氣息,讓我的大腦發麻。

 所有感官都變得敏銳。

 我聽見了夜華近在咫尺的劇烈心跳聲。

 面對一反常態地積極的夜華,我竭力擠出最後的理智。

 「我也想親熱,但這裡是別人家。」

 「因為是不該親熱的地方,才會興奮啊。」

 夜華的手包住我的臉。

 「我也心跳得好快。」

 「女生也會積壓慾望喔?」

 彷佛受到勝過害羞的衝動所驅使,夜華的表情很性感。

 「夜華……」

 「女王的命令是絕對的。」

 她呢喃般地命令。

 (插圖009)

 在她眼眸深處燃燒的事物,讓我掙脫束縛。

 ──啊啊,我撐不住了。

 當我回過神時,已經吻住夜華的唇。

 我們熱吻得無法控制。

 和平常輕啄般的可愛輕吻,與那種稍微互相接觸的隨意不同。

 我們貪婪地唇瓣交疊,像要感受彼此的深處般激烈地互相渴求。

 彷佛要直接深入探索一般,熾熱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我以全身體感受著夜華的、女孩的觸感。

 我的手臂也環上夜華的頭和背部,反過來緊壓住她。

 夜華沒有拒絕。她反倒高興地將身體擠壓過來。

 好熱,難以呼吸,可是停不下來。

 我感覺到嘴角被兩人份的唾液沾溼。

 到底經過了多久呢?

 僅僅只是接吻,我們兩人就渾身冒汗。

 神情恍惚的夜華嘴角還妖豔地張開著。

 就像在說還不夠滿足般,一條透明的線在我們分開後依然連結著我們。

 甚至忘了言語。

 只要看著眼睛,就知道對方的想法。

 不需要同意或任何東西。

 我們沒有徵兆地準備再度唇瓣交疊。

 這時候,門喀嚓一聲打開了。

 「有坂同學?沒事吧?」

 葉用愛睏的聲音呼喚,出現在客廳。

 她應該是擔心一直沒回房的夜華,過來看看情況吧。

 我們翻滾著躲進矮桌的陰影處。

 默契十足的臨場發揮合作。

 就像在以心電感應互相溝通般,行動毫不猶豫。

 我們就這樣屏住呼吸,壓抑氣息,將存在化為無物。保持壓低的姿勢與地板同化,儘可能不進入葉的視野之內。

 「奇怪~我總覺得有人在這裡~」

 葉好像正東張西望地環顧房間。

 在黑暗中與情人兩人獨處。如果被發現的話,這種情境下很難找藉口解釋。

 不僅如此,我現在還抱著被發現以外的危險。

 「希墨,你還好嗎?」

 夜華在我耳邊帶著吐息低語。

 我們因為翻滾的動作上下交替,現在是我覆蓋在夜華身上。

 我目前正處在核心運動的平板支撐狀態。

 以雙肘撐著地板,軀幹使力,保持背部伸直的姿勢。

 「不要勉強。那個,你可以趴在我身上。」

 夜華害羞地這麼呢喃。

 「不這樣撐著!看不到那邊的狀況。」

 我在夜華的正上方,維持著身體幾乎緊貼的一絲距離。

 這對於彈了一整天電吉他的身體相當難熬。我的手臂、背部與腹肌通通都在發出哀鳴。我感覺到額頭上浮現一層薄汗。

 「你看起來很難受耶。如果一個不好發出聲響,就會露餡的。」

 夜華一直體貼著我。我也想依賴她的溫柔,落得輕鬆。

 可是如果我疊在夜華身上──我身上局部的緊繃也會露餡。

 我的身體現在麻煩最大的不是手臂或背部等處,而是其他部位。

 由於直到剛才那些空前大膽的肌膚接觸,我身體有一部分血流量大幅增加,進入完全的狂歡狀態。

 對於身上某部分正不斷增強的自我主張,單靠我的意志實在無法控制。

 即使覆在她身上,我仍拼命堅持著沒碰觸到的一絲距離。

 要是我的失控被夜華知道,實在很丟臉。

 我拼命在腦海中試著思考其他事情,但在我正下方的夜華誘人地躺在那裡,面對這樣的現實,那是白費力氣的嘗試。

 而且葉的腳步聲正漸漸接近。什麼時候被發現也不足為奇。

 正可說是天堂與地獄。

 「客廳的燈也沒開,是我的錯覺嗎?」

 我設法從正下方的誘惑別開目光,轉動脖子。於是,放在地板上沒收拾的兩個馬克杯躍入眼簾。

 嘶!我不禁差點停止呼吸。

 糟糕!拜託了,別發現啊。

 「吶,希墨。怎麼了?」

 「安靜。」

 我竭盡全力才壓低音量,這麼告訴她。

 不妙。我的手臂與背部都達到了極限。手臂開始發抖。不管什麼時候疊在夜華身上也不稀奇。

 葉的氣息已經來到非常接近之處。

 「──啊?」

 葉發出睡意一掃而空的大喊。

 完了。認命地坦承吧。在我下定決心的瞬間──

 「什麼啊,原來是Roomba掃地的聲音嗎?」

 在客廳的角落,圓形的高性能掃地機器人正在惹人憐愛地工作著。

 葉乾脆地掉頭,從客廳間走向走廊。

 門啪噠一聲關上。確認她的氣息遠去後,我們吐出了不知不覺間屏住的呼吸。

 「得、得救了~~」

 因為放下了心,我失去緊張感,手臂不小心放鬆力道。

 我倒在柔軟的夜華身上。

 於是,我變硬的部分碰觸到夜華的大腿附近。

 「吶,希墨。有東西頂到我──」

 在短暫地不明所以而感到困惑後,夜華立刻發現我的異狀。

 ◇◇◇

 集訓第二天。

 「你們發生了什麼事?」

 在早餐餐桌上,小宮緩緩地問。

 我和夜華今天早上看也不看彼此,令她起疑。

 「什麼也沒發生啊!」「嗯,沒什麼事!」

 「……真可疑。」

 小宮來回注視著我和夜華。

 「對了,我半夜醒來時發現有坂同學不在房間。我心想你會不會是迷路了,有出來找人喔?」

 葉進一步發問。

 「我有點睡不著,在廚房準備早餐的材料。然後去了一趟洗手間,回房時葉同學已經睡了,我想是剛好沒遇到吧?」

 「啊~有可能是這樣。客廳裡也沒開燈嘛。我去客廳看了看有沒有人,但只有Roomba在打掃而已。」

 「抱歉害你擔心了。」

 「沒關係。只要沒事就好。」葉沒有繼續追問。

 當然,並不是沒事。

 在那之後,發覺我異狀的夜華慌忙衝出客廳。

 被獨自留下的我懷抱著無從消除的煩悶,收拾了馬克杯回到房間。當然,我不可能立刻睡得著。

 就這樣,R-inks今天也繼續努力練習。

 為了忘掉昨晚的事情,我和夜華都投入於演奏當中。

 彷佛受到了帶動,另外三人的狀況愈來愈好。

 在午休時間,我們討論起正式表演時的服裝。

 儘管提出了各種點子,但遲遲沒有出現大家都能滿意的方案。

 「反正是文化祭的臨時樂團,乾脆穿著制服上場不是很好嗎?」

 我的一句話,讓我們決定在正式表演時直接穿著制服站上舞台。

 本來以為熱愛音樂的葉會反對,沒想到她對服裝似乎不怎麼執著。

 「R-inks的每個人對衣服品味和性格都各不相同,卻組成一個樂團,這本身已經很有趣了。反過來直接穿制服進行文化祭的最終演出,更加搖滾嘛。」

 既然團長批准了,我也沒什麼要說的。

 我們在中間穿插著休息,一直練習到傍晚。

 然後作為集訓的最後階段,一口氣連續演奏三首歌曲。

 這次我也幾乎無失誤地彈到最後。

 「喔喔~~我做到了!」

 我不禁擺出勝利手勢。

 「墨墨,做得好~」

 「小瀨名進步得判若兩人呢。」

 「雖然還有許多不足之處,但通過了最低限度的門檻。阿瀨,你很努力。」

 葉的評價依然辛辣,但她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魔鬼教官誇獎我嘍。」

 「誰是魔鬼教官啊?我只是追求高水準的結果而已!」

 「我知道。因為有你的指導,我才得以成長。謝了。」

 「唉,集訓是正確的決定。我們作為一個樂團也凝聚在一起了,太好了。」

 當大家都切實感受到集訓的成效時,夜華保持沉默。

 「夜華怎麼看呢?」

 「我快重新愛上希墨了。」

 「那真是再好也不過了。」

 「這是真心話。」

 「我知道。」

 看到夜華的笑容,我感到很開心。

 一方面也因為確實感受到自己的成長,我心中一反常態地喜不自禁。

 「那麼,今天的練習到此為止!集訓辛苦了!」

 「「「「辛苦了!!」」」」

 我們四人齊聲回應葉的最後一句話。

 在收拾錄音室,為回家做準備時,手機響起電話鈴聲。

 螢幕上顯示的名稱是支倉朝姬。

 我上樓來到一樓,接聽電話。

 「喂,朝姬同學?怎麼了?」

 『…………希墨同學?』

 朝姬同學的聲音無精打采。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抱歉,在集訓中打來。』

 「不,集訓正好結束,要回家了。」

 『這樣嗎。啊,我也看了昨晚的直播。』

 「謝謝。雖然葉在最後真是不得了啊。」

 『表演非常棒。我很期待文化祭。』

 朝姬同學只跟我流於表面的交談,沒有說出特地打電話過來的原因。

 這樣繼續無關痛癢的對話好嗎?

 「吶,朝姬同學。你需要幫助嗎?」

 我豁出去主動開口。

 一陣漫長的沉默。

 啜泣聲漸漸傳來,我一下子擔心起來。

 『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是關於你媽媽再婚的事嗎?」

 『嗯。我明明、想坦率地、祝福,卻沒辦法、好好說出口……』

 我不錯過一字一句地仔細聆聽,注意到朝姬同學的電話傳來汽車經過的聲音。

 「朝姬同學,你在外面嗎?」

 『我們和再婚對象三人一起聚餐。可是,我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才好,就說要去洗手間,跑出來了。』

 「你能好好地回去嗎?」

 『不知道。雖然天氣很冷,我明白不能一直待在外面。』

 女孩子在外面哭泣不是小事,如果被歹徒盯上就危險了。

 「如果累了,回家會比較好喔。」

 『我的包包留在店裡了。』

 那憔悴的聲音,讓我一直浮現不好的想像。

 「……!朝姬同學。你現在在哪裡?」

 我已經無法置之不理。

 『你要過來?希墨同學真溫──』

 即使在這種時候,朝姬同學也試圖像平常一樣表現得像優等生。她以這種方式反射性地保持一定的距離,不讓人深入接近。

 「我會過去。你特地打電話給我,就是這麼回事吧。」

 既然如此,我也像平常一樣表現吧。

 當朋友遇到困難,伸出援手是當然的。如果現在無視她,我就不是瀨名希墨。就算白跑一趟,也遠比發生麻煩好得多。

 電話另一頭傳來倒抽一口氣的氣息。

 『…………希墨同學,救救我。』

 「包在我身上,搭檔。」

 我問了朝姬同學她目前所在的地點,離這裡只有幾站遠。

 我掛斷電話,在準備回去拿行李時僵住了。

 夜華抱著我的揹包站在那裡。

 「你要去見支倉同學?」

 「朝姬同學遇到了危機。」

 「──即使我叫你別去,也要去嗎?」

 「我無法放著遇到困難的朋友不管。」

 「你以為有情人會高高興興地送男朋友公然去見自己以外的女生嗎?」

 「不管是誰,有人遇到困難,我就會去幫忙。」

 「我知道希墨你是像這樣很會照顧人的人。不過,你的溫柔對現在的支倉同學來說很殘酷。這一定又會害她誤會。她會更加喜歡你的。」

 「無論發生任何事,我喜歡的人都只有夜華!」

 「這個我也知道。」

 啊啊,我又做出害夜華哭泣的舉動了。

 暑假與瀨名會的大家去旅行,當我們兩人在早晨單獨前往沙灘時,夜華哭著說過『我想變得強大』。

 為了這個目標,她接受葉的邀請加入R-inks,主動報名擔任文化祭的班級代表。

 然而,如果我並未讓夜華感到不安,她不是根本沒必要變得強大嗎?

 這樣的疑問掠過腦海。

 待在只屬於兩人的封閉世界中,在那裡得到滿足也很好。

 「所以,我相信你,去吧。」

 「咦?」

 「我不會再說第二次。」

 我知道,撇過頭的夜華正在忍耐。

 「謝謝。」

 「囉嗦。情況又變得複雜我也不管喔。」

 夜華將她為我拿來的揹包塞給我。

 「真的很抱歉。」

 「我總覺得把人耍得團團轉的人,其實不是我,而是希墨。」

 「喜歡真棘手呢。」

 「真的是這樣,為什麼幸福與辛苦會相伴而來呢?」

 「因為字面上很像,容易弄錯?」

 「如果你對我再弄錯的話,我可饒不了你。」

 我把電吉他交給花菱保管,早一步離開葉家。

 我搭乘電車,抵達朝姬同學所在的車站。

 我用手機的地圖APP搜尋前往朝姬同學他們用餐餐廳的路線。距離車站有段距離。我一邊看地圖,一邊在昏暗的路上快步前進。

 於是,我發現朝姬同學正從另一頭朝這邊走來。

 在她身旁有一個男人。

 在我準備邁步奔跑呼喚她時,男人突然抱住了朝姬同學。

 那個男人遠遠望去身材也相當高大。不僅個子高,體型也很壯碩,散發出有在練格鬥技般的氣息。如果被那種體格的人襲擊,女孩子不可能反抗得了。

 「別碰朝姬同學!」

 「希墨同學?」

 「咦咦?不是的,我是!」

 對於我的闖入,男人慌張地喊道,但完全沒有離開朝姬同學的跡象。

 我靠近一看,發現男性的樣子很危險。他頭髮很長,嘴邊留著沒打理的鬍鬚。眼下掛著濃濃的黑眼圈,張大的眼珠泛著血絲。粗糙的皮膚血色很差,穿著的襯衫也皺巴巴的。

 「一箇中年大叔抱著女高中生,有什麼藉口可說!」

 男人和我的體格差距太大。很難靠蠻力把朝姬同學拉出來吧。

 我立刻下定決心。

 我對準慌張的男人,借奔跑的勁道撞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