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 修羅場與社畜的輝煌

第一卷  第九章 修羅場與社畜的輝煌

 “等你好久了,新濱君。情況真的很緊急。”

 班上的活動出現危機——收到筆橋如此的求救信號後,我們立刻趕往教室,文化節實行委員、眼睛少女·風見原迎接了我們。

 “風見原,到底發生什麼了?筆橋太慌張了,我們還沒搞清楚事態……”

 “一言以蔽之,就是現場崩壞的危機。”

 “什麼……!?”

 擺著冷靜的面容,一開口就是我前世留下的心理創傷。

 這個詞的定義有很多,一般來說是指任務(被賦予的工作)與處理能力的平衡被打破,業務即將崩潰的最壞狀態。

 “首先第一個原因是客人的增加。很多蜂擁而至的男性客人都說是‘因為有可愛的女生在宣傳。’說實話,我真的小看了美人的宣傳效果。”

 原來如此,大概是因為紫條院舉著標語牌四處走動,吸引了預想之外的男性顧客吧。不過,安排的輪班人數應該是能夠應對這種情況的吧……?

 “第二個原因是……輪班的成員缺人。馬上就到今天最後一輪輪班時間了,但七個人中有三個人派不上用場。”

 “誒、誒誒!?為什麼會這樣?”

 紫條院不知所措地問到,風見原則露出沉重的表情。

 “那個是……有個章魚燒失敗了,烤得半生不熟的,而包括三名輪班成員在內的部分男生開玩笑吃掉了它……結果大家都完美地吃壞了肚子,成為了廁所的原住民。”

 “白痴啊啊啊啊啊啊啊!?”

 吃生面粉吃壞肚子是理所當然的吧!?

 啊、可惡,雖然才在天文館見識到了高中生那炫目的力量,但能輕易做出這種蠢事的也是高中生這種生物啊……!

 “也就是說,五分鐘後現在輪班成員的工作結束後,輪班的人就只剩新濱君、紫條院、筆橋和我四個人了。”

 認識到現實的我,一身冷汗地望向教室。

 如果是一般人數的客人的話,四個人或許也沒什麼問題,但現在因為宣傳力度太大,湧來了大量的客人,怎麼想也應付不來。

 餐券銷售、點餐管理、烹飪、裝盤、倒飲料、配餐、外帶打包等等多種業務都要處理,人員實在是太少了。

 “那個,風見原,你能不能要求現在的輪班人員延長工作時間,或者把其他空閒的人叫過來?”

 “這是很難的……我知道電話號碼的同學,好像都有社團的全員活動,又或是有和戀人約會之類的預定。目前輪班的成員也都有社團活動和學生會的工作……說起來,兩位有能聯繫上的沒有其他預定的同學嗎……”

 風見原問到,我和紫條院都搖了搖頭。

 我能叫到的只有銀次……那傢伙這個時間點應該也去計算機部的活動了。附近也沒看到閒著沒事的我們班的學生,班主任大概是去參加自己擔任顧問的社團的活動了,也不在。

 (這個時代既沒有智能手機也沒有群聊……只有關係親密的朋友才知道聯繫方式。)

 “有兩個選項:一是無視各自的安排,向能聯繫到的同學求援;二是四個人想方法週轉現場。如果選擇後者,給客人上菜的速度可能會慢很多。”

 “這個……”

 說實話,這是一個相當困難的選擇。

 (是求援嗎……向正度過快樂時光的大家求援……)

 我突然想起前世珍貴的休假日。

 消化掉積攢的動畫吧,打開吃灰的遊戲吧,去吃點什麼好吃的吧——而來自公司要求出勤的聯絡,殘忍地粉碎了這些淡淡的興奮感,那至今是我心中的創傷。

 (大家也有各自的文化節。比方說,剛才和紫條院在一起的時候,要是接到了無情的聯絡電話……我不想浪費寶貴的青春時光。)

 與此同時,我也不想大家一起努力打造的章魚燒咖啡館,因服務速度底下而招致顧客的不滿,最後以不愉快的回憶結束。

 “我……不想叫其他人來援助,但也沒有時間去找空閒的同學。所以,我們四個人儘可能地去做吧。”

 “誒、誒誒?那是不可能的啊新濱君!這麼多的客人,還少了三個人,太困難了!”

 筆橋說的是當然的。

 身處高位的人往往把“毅力”和“效率”神化,想讓很少的人員就完成工作。但是,不管是什麼事物,要是人員不齊,現場就難以運轉。

 “我也知道。但是,這是個要犧牲那一邊的問題,在成員少了三個的情況下,要麼只能像風見原說的那樣,找幾個人來幫忙,取消他們原本的計劃,要麼就做好服務質量下降的準備,四個人一起努力。”

 更進一步說,即使去尋找幫手,也有可能因為所有能找的人都有安排,不能來幫忙。並且,也沒有時間去交涉,讓他們來幫忙。

 “但如果是四個人一起努力的話,就不會讓班上的其他人不幸。通過我們的努力盡量把客人的不滿降到最低,這是我的意見,大家是怎麼想的?”

 “……我贊成新濱君的意見。”

 最先表態的是紫條院。

 “如果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幫手,那就朝著我們自己努力的方向去做吧。最多也就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拼盡全力還是能做到的!”

 “嗯、嗯!雖然才說了不可能,但我也贊成!仔細想想,現在開始找幫手的話,可能會更麻煩!”

 “嗯嗯,再考慮什麼是正確的就結果論了。我也將錯就錯吧。”

 得到三位少女的同意後,我我用力地點了點頭。

 “知道了。那我們重新考慮下職位吧。”

 方針就這樣決定了,接下來就看四個人怎麼輪轉了。

 “餐券銷售和點餐管理由風見原負責,裝盤和倒飲料由紫條院負責,服務員由筆橋擔任,餐具就客人自己扔。外帶的部分作為裝盤的任務之一,用盒子代替盤子,由紫條院負責。”

 “好的,我明白了!但是……章魚燒由誰做呢?”

 “啊,我負責所有的烹飪。排好順序把點的單交給我。”

 如果只論章魚燒的手藝,烹飪組長紫條院應該更勝一籌,但她太認真了,擅長仔細做事,要是重視效率和速度的話,我更適合。

 “……一個人是認真的嗎?原本三個人一起烤都要輪轉不過來了。”

 沒錯,不管怎麼練習,我們烤章魚燒都是門外漢,無法達到有專業技術和設備的生產速度。

 所以,到目前為止,都是用大家帶來的三台烤章魚燒機,由三個負責烹飪的人輪著出餐。

 “嗯嗯,當然是認真的。一開始說要四個人一起努力的我,當然該是最努力的……”

 我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微笑。

 這裡是我的地盤。不過是把鍵盤和鼠標換成了章魚燒用的鏟子,本質上沒有任何改變。

 “我已經習慣這種修羅場了。”

 *

 在人頭攢動的教室中——穿著號衣與和服外套的我,和同班的三位少女一起,站在這個毫不講理的戰場上。

 “芝士三個!明太魚六個!豆餡六個!二號桌點單!”

 “瞭解!芝士三個!明太魚六個!豆沙六個!二號桌!”

 把負責餐券銷售兼點單管理的風見原報的菜品的簡稱、數量、座位號等信息再複述一遍,雖然有人覺得這種重複訂單的確認方式很傻,但根據我的經驗,這種確認方法可以避免很多失誤。

 (原味三個、輪盤賭一個、豆沙三個,還有二十秒!新做的芝士三個、明太魚六個、豆沙六個……倒麵糊,加餡料!一號桌追加的金槍魚五個還有三十秒!)

 麻煩的是,把章魚燒翻面之後,就不知道里面是什麼了。

 本來一個人負責的一台章魚燒機的量,要掌握放進去的食材並不難。但如果一個人同時操作三台,就像是在無垠的大海上憑藉記憶力航行一樣,讓人神經衰弱。

 (可惡……!難度這麼高的原因當然是菜品太多了啊!啊,我真是笨蛋!從最開始的策劃案就已經有四種菜品了,太多了!)

 “紫條院,裝盤!白一個,彩一個,黑一個!”

 “啊,好的!”

 正忙著往紙杯裡倒果汁的紫條院遞過來紙盤。

 因為從外表看不出口味,所以原味章魚燒是白盤子,俄羅斯章魚燒套餐是彩色盤子,加了豆沙的是黑色盤子……像這樣通過顏色來判斷。

 接著我把與紙盤顏色相對應口味的章魚燒放進去,紫條院再在除了豆沙餡以外的上面加上鰹魚、海苔、蛋黃醬和醬汁,就完成了。

 “筆橋,原味三個、輪盤賭一個、豆沙三個,來啦!五號桌!”

 “好的好的!馬上就來!嗚嗚,果然好累人!”

 唯一的服務員筆橋一邊哭訴著,一邊端著剛剛做好的章魚燒走了。雖然餐具垃圾和吃剩的東西都是由客人自己處理,筆橋一個人負責整個教室也很辛苦吧。

 “來,找零二十元!下一份!芝士六個!原味六個!可樂一份、橙汁一份!全部外帶!”

 “一號桌可樂兩杯!三號桌可樂兩杯、汽水一杯!拜託了!”

 “請,讓您久等了!啊,不好意思!追加點單都要去買餐券!剩下的飲料倒進那邊的水桶裡!”

 風見原、紫條院、筆橋三個人都做得非常好。

 說實話,工作的狀況超乎想象……但負擔一點也沒有減輕!

 要是客人不多的話,四個人也沒問題。但客人一直都絡繹不絕。

 原因恐怕就是紫條院。

 本身穿著浴衣就光鮮亮麗的她,現在滿頭大汗,更能刺激男人的心。明明都躲進廚房裡工作了,還是源源不斷地把男顧客吸引進教室。

 (可惡,你們不要看!被汗水濡溼的紫條院被別人盯著看總感覺很生氣!)

 仔細一看,引人注目的不僅是紫條院,也有風見原和筆橋。兩個人本來就長得很漂亮,現在穿著被汗水浸溼的浴衣,就像招引男人的誘餌一樣。

 啊,真是的!真是的,高中男生就是這個樣!

 “——嗯,是不是有點慢了?”

 (…………啊!)

 突然聽到某位客人喃喃自語,我和其他三位少女的臉都僵住了。

 那並不是對我們店員說的話,只是沒有惡意的小聲嘀咕。

 但是……感覺我們想要壓抑的東西噴湧而出了,焦躁感湧上心頭。

 “啊……!”

 教室中響起筆橋的叫聲,我轉頭一看,短髮少女的腳被椅子絆倒,失去了平衡,端著的盤子散落在地板上。

 章魚燒滾落在地板上,醬汁搞髒了地板。

 “啊、啊啊……我……”

 看見地板上的慘狀,筆橋不知所措,眼中充滿了淚水。

 這是……不好!要趕緊補救!

 “筆橋!剛剛掉的是原味六個吧!?”

 “誒、啊、嗯……”

 在忙碌的現場中犯錯,在這份打擊在筆橋心中擴散之前,大聲地提問來阻斷感情的流動。

 “好,我馬上重做!不要慌,把那裡收拾一下!”

 “我、我知道了……!”

 立刻用明確的語言把工作交給她,用責任感抵銷罪惡感。越是認真的人,越有可能犯錯,所以關鍵是要在犯錯的那一瞬間給予關照。

 “紫條院!拜託你喊一聲!”

 “好、好的!那個、各位!現在人太多了,章魚燒和飲料來不及端過去,請稍等一會兒……!”

 聽到穿著浴衣的美少女紫條院的大聲請求,正在等待筆橋搞掉了的章魚燒的客人,以及因為上菜太慢而焦躁不安或是著急的客人表情都緩和下來。整個教室的氣氛和緩了許多。

 這是我事先拜託紫條院的,目的是通過告知客人“讓你久等了,店家也覺得很抱歉。” 來減輕客人的不滿。

 這樣一來,流程就能繼續下去了——

 (咕……即使座位坐滿了,因為能外帶,也會有無限的訂單……!雖然現在能以正常的百分之八十的速度供餐,但這樣下去客人遲早會說“太慢了”“快點吧”之類的話!)

 那樣的話,不習慣這種場合的三位女生的精神會不堪重負,現在維持著的流程也會崩潰。

 不不……冷靜點。

 能不能熬過這場修羅場,全靠我的本事了。

 最大的瓶頸是章魚燒的製作速度。接二連三飛來的訂單因為口味繁多而變得複雜,為了不出錯,需要在腦內進行整理,所以很花時間。另外,烤制的動作也有冗餘,浪費了很多的時間。

 章魚燒機這個硬件和一般營業時一樣,三台都在,但我這個軟件跟不上速度。

 (這種時候,要是料理類漫畫或是經營類漫畫的話,主人公應該會想出扭轉幹坤的秘訣吧……!可惡,作為原社畜的我只能想到黑心公司裡的做法!)

 要是我一個人趕不上普通烹飪組三個人做章魚燒的速度的話……

 我就只能以比平常快三倍的速度做章魚燒……!

 (窮盡效率……!徹底除去冗餘,最合適地處理訂單!章魚燒的製作、辦公室的工作、會場的佈置又或是活動的攤位,本質上都沒有區別!只是處理任務而已!)

 社畜時代的意識漸漸甦醒,加速了我的處理速度。

 (快一點……!再快一點!)

 風見原下了一個訂單。

 把它放進腦內想象的電腦文件夾中進行管理。

 依次執行處於掛起狀態的訂單。

 環視三台章魚燒機,估算在哪裡烤哪一種能有更高的效率完成訂單,馬上開始烤。

 倒油、放麵糊、加餡料、烤制、加工——工序不搞錯的前提下,加快速度!

 (咕……!乳酸堆積得胳膊都疼了……!腰背、全身都在痛!再加上處理多個任務,腦子要燒起來了……!)

 可是……這樣下去的話能行!

 在不考慮大腦疲勞和肌肉痠痛的前提下,追求最大效率地工作,就能達到期望的生產速度。

 之後……只需要持續下去!

 “喂、你看那邊……一個人就充分利用了三台章魚燒機……”

 “那什麼啊,動作好嚇人……是人肉章魚燒機嗎……”

 你們這群客人吵死了!不要叫我章魚燒機!

 又不是誰願意主動來做這種事的!

 (……不過說起來……前世的我確實像台機器一樣。)

 在前世的公司,如果不重視效率,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工作的話,就什麼都趕不上,只會被上司罵是沒用的傢伙。

 所以我成為了什麼都不思考,只會工作的家畜——也就是社畜。

 成為了抱著灰暗的心,只會灰頭土臉地埋頭工作的齒輪。

 (咦……?但是現在我……)

 突然意識到。現在明明和那時一樣,忙碌得身體都快垮了,把自己折磨得超過了極限——

 但我的嘴角卻一直鬆弛著。

 “啊哈哈哈!忙死了!都要昏過去了!”

 一旁的紫條院一邊飛快地往紙杯裡倒果汁一邊說。

 從換班開始就拼命工作,已經汗流浹背了。

 “好奇怪啊!明明這麼忙……還是很開心……啊!”

 在繁重的工作中,這份疲勞與興奮感讓紫條院發自內心地笑著。

 額頭上的汗珠連成一串,像寶石一樣耀眼。

 “哈哈……!確實奇怪啊!”

 我繼續著手中的活,回答紫條院。

 “我也忙的要死了,不過……卻很開心!”

 即使大腦和身體都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即便如此,與當時淪為工作機器時那種冷漠、灰暗的心情正好相反。

 在本已經失去的時間中燃燒自己,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興奮和喜悅。

 “新濱君也覺得嗎!啊哈哈!我們倆真是奇怪啊!”

 我回答她“很開心”,紫條院便發出了奇怪的笑聲。

 然後,修羅場還在繼續。

 我們四人以強烈集團意識聯繫在一起,為了應付蜂擁而來的客人而四處奔走——

 祭典的最後階段,就這樣被我們大步跨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