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章 與你共度文化節

第一卷  第八章 與你共度文化節   文化節當天。

 因為校外參加也可以,學校里人頭攢動。

 學校的學生,外面的來客,都拿著巧克力香蕉和烤腸,邊走邊開心地聊著接下來去哪裡,到處都能聽到宣傳活動的聲音。

 整個學校都籠罩在嘈雜的氣氛中,非常有節日的氛圍。

 “說起來……我們的活動真的變得很氣派了……”

 偶然從走廊向我們班望去,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招牌。

 那塊近兩米長的木板,是用多塊木板用木工裝訂器組合而成的,為了不讓人一眼看出來,在塗漆和銼削上下了不少功夫。

 板上還寫著“和風章魚燒咖啡館Octopus”幾個威風堂堂的毛筆字。

 //octopus即為章魚

 寫得確實是一手好字。

 “店名再怎麼說也太隨便了吧……”

 “啊——那個?聽說是赤崎在商量店名前擅自決定的。”

 回答我的喃喃自語的,是一直元氣地笑著的活潑少女筆橋。

 以前我們沒什麼交集,但通過借筆記本和參加文化節會議的事,多少變得接近了。她活潑開朗的性格也讓她在男生中很有人氣。

 “不光是赤崎君,大家都很努力呢。正因如此,盛況空前,我也是感慨萬千。”

 “嗯嗯,大家確實都乾得很好啊……”

 我最初的計劃是不打算在店裡的佈景上花費那麼多精力,但一決定活動,同學們都氣勢大好地大步向前,高品質地打造出了一家放在哪裡都不丟人的江戶時代的茶屋風格的模擬店。

 入口處不僅有氣派的招牌,還有模仿瓦片的屋簷,以及門簾,還有鋪在地板上的迎接客人的紅色毛毯。內部的牆壁上貼著木紋和石牆風格的簡易壁紙,竹簾、燭燈、紙船、千紙鶴等小物件也擺放得很有品味。

 “真是嚇人的盛況啊……全場滿座了。”

 身披號衣,頭捆巾帶的烹飪組忙著製作章魚燒,穿著浴衣的女生和披著和服外套的男生忙著服務客人。客人源源不斷地湧進來,似乎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

 “嗯,就像新濱君說的一樣,這裡的商品和其他班的不衝突,所以連超級俄羅斯輪盤章魚燒也賣得很好。這種遊戲性質的東西,在活動裡還是很受歡迎的。”

 “不過那個會不會賣得太多了……?算了,都是好事。”

 “是啊是啊,都是好事!對了,還有個業務聯絡,冢本君因為女朋友摔倒擦破了膝蓋,跑到保健室去了,所以請山平君來輪班了。”

 “瞭解。那樣的話,他應該很快就能回來的,也不會影響到那傢伙的文化節約會吧。”

 冢本從準備階段就很在意這一點。我作為大人來思考,希望他寶貴的青春時代能留下美好的回憶。

 “真羨慕在文化節約會啊。這可是隻有少數高中生才能享受到的盛會啊。”

 “真好啊……簡直就是青春爆發的感覺。”

 雖然在漫畫和動畫中是固定情節,但和中意的女生一邊嬉鬧一邊逛文化節,在現實生活中簡直是遙不可及的夢。

 “啊,還有一份業務聯絡!風見原說,她想讓新濱君做一些輪班以外的工作。”

 “哈……輪班以外的工作……?是什麼事?”

 “我也反問她:‘是什麼?’她說‘啊,一言以蔽之就是謝禮。’我沒聽太懂……總之先去大廳走廊上,那邊還有一個被拜託了的同學在,在那邊聽那個人說吧。”

 “雖然完全沒聽懂……嘛,這樣的話,我就先去了。”

 “嗯,好像說是對新濱君來說最重要的任務。”

 雖然更加莫名其妙了,但總不能讓另一個同學一直等下去,我告別筆橋,向一樓走去。

 不過……到底是什麼事……?

 *

 “啊!新濱君!這邊這邊!”

 “誒?紫條院——”

 聽到熟悉的聲音,我一時語塞。

 因為在大廳走廊迎接我的,是穿著和服的天使。

 (浴衣……紫條院穿著浴衣……!)

 我忍受住快要讓我昏過去的衝擊,著迷於她那嬌豔的身姿。

 帶櫻花圖案的粉紅底色浴衣點綴著少女的華美,藏青色的腰帶上,白色的櫻花圖案飄落,這夜櫻的形象是絕佳的裝飾。

 她的黑色長髮盤了起來,在後面紮成了糰子,總是被遮住的雪白脖頸顯得格外耀眼。玻璃珠做成的紫藤花造型的簪子插在頭髮裡,也略顯成熟的氛圍,非常有光澤。

 (好美啊……太美了……)

 小野小町肯定也是這樣的和風美人吧,一切都是那麼的令人著迷。

 //小野小町是日本平安初期的女詩人,被列為平安時代初期六歌仙之一。傳說中,她有著絕色美女的形象。

 激烈的感動充滿了我的內心,淚水都快要溢出來了。

 “呼呼,我跟母親講了要在文化節上穿浴衣的事,她說‘那就穿這件去怎麼樣?’就把家裡的這件借給了我……怎麼樣?”

 “嗯嗯,很漂亮……”

 “誒……”

 “非常適合你,太漂亮了……哈!?”

 當我意識到自己被魅惑而變得桃紅的大腦正將內心的聲音直接從口中輸出時,我嚇得臉色蒼白。

 糟、糟了……太可愛了,不小心人都變傻了……!

 “那個,那個……謝、謝謝你!”

 也許是因為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我說了那麼做作的台詞感到不好意思,紫條院的臉頰變得比身上穿的粉色浴衣還紅。

 “呃、那個,我是聽風見原說有班上的工作才來的,紫條院也是嗎?”

 “是、是的!是這樣的!她說希望我們兩人各拿著一個這個去宣傳章魚燒咖啡館!”

 我為了掩飾害羞而問到,紫條院給我展示了剛才她拿著的標語牌。上面寫著:“二年級C班和風章魚燒咖啡館!味道有五種!可以外帶!”這樣簡單的宣傳。

 (原來如此……剛才來的那麼多客人是因為紫條院在大廳舉著標語牌在宣傳吧……)

 從剛才開始,無論是男生還是女生,都有很多視線聚集到了過於豔麗的紫條院身上。

 用美人、小孩子、動物來宣傳是廣告的基本,到了這個的美人的話,效果會很驚人……

 “嗯?兩個人一起宣傳……?”

 “是的!是兩個人拿著標語牌在學校裡各處逛的工作!她還說希望我們積極地去各個活動的教室裡宣傳一下!”

 …………咦?

 我和紫條院兩個人一邊遊覽各種活動,一邊逛文化節……?

 呃,不,那簡直……!

 “啊,還有,風見原讓我把這個給新濱君。”

 “誒……?”

 紫條院遞過來的是一張折起來的信。

 我懷著動搖的心,把它拿了過來。

 “已經和紫條院匯合了嗎?對,如你所料,就是文化節的約會。因為我的無能,班上的活動本來應該變得像垃圾一般,但你拯救了活動。這是我小小的感謝,請拋開宣傳狠狠地享受吧。”

 等等,你這傢伙誒誒誒!?為、為為為、為什麼!?

 “雖然最近一直覺得你們關係很好,但看到兩個人一起開學習會的時候還是嚇了一跳。雖然不知道你們的關係到底到了什麼地步,但我判斷,既然你們能表現出那樣親密的氣氛,那就把它投入到約會中去吧。順便說一句,前幾天我找個理由讓紫條院一起去採購,也是我的自作主張。”

 啥……你看到我和紫條院的學習會了嗎!?

 而且,那次採購是那樣啊!?

 “所以,我把工作這個藉口送給你,你慢慢來吧。呼呼,我作為實行委員不咋滴,但作為丘比特,是不是還挺厲害的?”

 信到此就結束了。

 (真是的,什麼丘比特啊……我們又不是那種關係……)

 想吐槽的點還有很多……話雖如此,那個,怎麼說呢,

 (說實話,真的太高興了……!)

 突如其來的如夢似幻的經歷,讓我全身熱血沸騰,心也雀躍起來。

 我和穿著與平時不同裝束的紫條院並肩走在文化節上,兩個人享受這個節日的喧鬧。這麼一想,內心就充滿了歡喜。

 然後——忽然,我感覺自己的想法正帶著與以往不同的熱情。在高興的同時,我的心臟也在怦怦直跳。

 一瞬間,我覺得自己內心的想法很不可思議,但那些想法都被內心洶湧的歡喜沖淡了,我只露出了天真而幸福的表情。

 風見原……雖然你之前說著:“有一個比自己做得更好的人首當其衝,真是太好了。託你的福,我才能留在這麼一個秘書的職位。”還把指揮班級的任務都扔給了作為顧問的我……我全都原諒了!

 “那個,風見原的信裡寫了什麼?她說只能給作為顧問的新濱君看,我以我就沒看裡面的內容……”

 “啊、啊啊!為了把更多的客人引到我們這邊來,我們作為班級的代表拿著標語牌去突擊其他的活動!但為了不被認為是妨礙,一定要以客人的身份去!”

 “原來如此,是很重要的工作啊!我會好好努力的!”

 純真無邪的紫條院立刻相信了我的話,情緒高漲起來。

 嗯,就是這份純真。

 “那就馬上動身吧!正好我也想去看看各種各樣的活動,好好享受一下!啊,我一定要吃烤蕎麥麵!”

 身著浴衣的美麗少女臉上浮現出如逛廟會般歡欣雀躍的笑容,一下子迷住了我,讓周圍的喧鬧都拋之腦後。

 “嗯嗯,是啊……好不容易來一次,好好享受吧。”

 然後,我們一起走了起來。

 把標語牌當作免罪符,只是為了純粹地享受這個文化節。

 啊、這一天——和前世不一樣,將成為永生難忘的一天。

 *

 一年級C班的活動是《抓鬼投球》。

 參加者會得到五個棒球大小的球,然後把球扔向扮演鬼的學生,就是典型的打靶遊戲。

 順便說一下,因為是小孩用的球,所以打到也完全不痛。

 並且——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要素了,這些鬼通常也會躲避球。

 “可惡!要扔中啊啊啊啊!”

 為了向紫條院展示自己的優點,我用晨跑鍛鍊過的身體試著投球。不過,帶著鬼面和腰帶,穿著全身紅色緊身衣扮演的男生卻以最小幅度的動作躲開了。

 “好,那邊拿著標語牌進來的前輩!五球全部沒中,失敗了!”

 “可惡,難到離譜……!就沒想過把獎品給客人吧!?”

 負責播報的女生宣告我失敗了,我忍不住抱怨起來。

 雖然有規定,鬼不能離開一米左右的圓圈,但他們卻用微妙的身體扭動和舞蹈般的動作躲開了球。哪請來的高手?

 “那麼,下一個我來!我要替新濱君復仇,看好了!”

 “哦、哦哦,相當有幹勁啊紫條院。”

 穿著浴衣的豔麗少女——紫條院,儘管比平時還多了幾分色氣,但她還是以小學男生的情緒宣言道。

 從接待處接過球,嗯—哈!一下子幹勁滿滿地舉起球投了出去。

 (啊……沒戲了啊。球從鬼頭上相當高的地方通過……嗯?)

 我突然察覺到自己犯了一個錯誤。不知為何,扮演鬼的角色一下子蹲了下去,然後腰腿的彈力全開,垂直起跳——紫條院的球打到了他臉上。

 “啊,打中了!浴衣前輩第一投打中了……喂剛才在搞什麼!?怎麼自己去接打不中的球!?”

 播報員感到困惑,沐浴在周圍人目光中的鬼角色在鬼的面具下沉默……過了一小會兒,他抱著胳膊微微移開了臉。

 (這、這個扮鬼的!在我那會兒明明是“不服氣就打中我!”的氣勢,因為對方是美少女紫條院,就自己去被打中了!?)

 不過嘛……他的心情也能理解。

 要是穿著浴衣的紫條院像櫻花中的精靈一樣開心地把球扔過來,我也沒有自信做好迴避的工作。

 “哇,快看,新濱君!我扔出的球全都命中了……!也許我是個天才!”

 紫條院興高采烈地投出的球,全都飛向了意想不到的方向。

 但扮演鬼的人就像守門員一樣,伸出手,探出頭,有時還會跳起來,讓球打在自己身上……你去加入足球部怎麼樣?

 “浴、浴衣前輩五投全部命中……喂,就算對面是美人你也差不多行了啊傻子!別這麼早就被人拿走獎品了啊啊啊!”

 這下,負責播報的女生也闖了進去,抓住演鬼的人的脖子搖晃起來,現場一片混亂。

 *

 “呼呼呼!太開心了!文化節的遊戲不論是套圈還是射靶,都讓人興奮不已!”

 興高采烈的紫條院開心地說。

 從以宣傳為藉口開始巡迴各個班級以來,就一直是這個樣子。

 (這樣童心未泯的表情還真少見,挺新鮮的……像是情緒高漲的小狗狗,有著和平時不一樣的可愛。)

 在《水之遊戲世界》,她專心致志地釣水球;在《謎語大會》,她會積極搶答,認真地答題。

 在《紙板造出的兩米像展》看到初代高達的時候,她把那誤認成了有名的科幻軍事小說裡出現的機器人,對我說:“快看,新濱君!這、這是Arbalest吧!”還被製作團隊吐槽說:“雖然那也是部名作,但是認錯了啊!”

 //Arbalest在《Full Metal Panic》系列中,作為主人公相良宗介的專用機體ARX-7的代號。

 不過,在這樣四處走動的時候她也一定會舉著標語牌進行宣傳,這種認真的態度確實很符合紫條院的風格。

 我也多少有些興奮。

 不管怎麼說,和紫條院一起走在文化節上就像是在做夢一樣,憧憬的少女正和我一起玩得不亦樂乎。

 “啊、新濱君!接下來去那邊吧!在準備階段每次看到我都很在意!”

 然後,紫條院帶著稱霸各班活動的氣勢,指向了寫著《全手工製造的天文館》的招牌。

 *

 “……那個……比想象的要窄啊……”

 “嗯、嗯嗯……畢竟是手工製作的圓頂……”

 負責接待的男生對我們說:“嗯?兩個人嗎?現在體育館在開演唱會,這邊人很少,可以包場。”把我們帶到了製作在教室裡的半球形天文館。

 內部的椅子按圓形擺放,完全沒有男生能站起來的高度,我和紫條院就像兩個人擠在漆黑的帳篷裡一樣。

 嗚啊……剛剛肩膀碰到了一下……!

 還有女孩子身上好聞的氣味……嗯。

 在這精神健康不佳的狀態下,外面傳來了“那麼開始了!”的聲音——

 黑暗一下子變成了夢幻般的星空。

 “哇……!”

 “喔……好厲害啊……!”

 投光燈好像也是手工製作的,感覺是下了很大功夫,投影在圓頂上的星空輪廓清晰,熠熠生輝。

 仔細一看,圓頂本身為了能讓投影流暢地放映,也是由相當漂亮的曲線構成,能看出是經過了一番計算的。

 “好厲害……真漂亮……手工居然能做成這樣……!”

 紫條院發出感嘆的聲音,我也有同感。

 當然是比不上博物館那些舉辦的天文展,但這漫天的星辰確實閃耀著,營造出非日常的景象,讓人難以想象這是高中生用低預算製作出來的。

 “好美啊……簡直是年輕的光芒……”

 不知不覺間,我脫口而出了這句頗有大叔味道的話。

 為了達到這個質量,這個班的學生付出了相當大的努力吧。

 這種長大後變無法發揮的高中生特有的活力,被展示在我的眼前,有幾分炫目。

 這耀眼的星光,每一顆都閃耀著年輕這一不講規則的能量。

 “真是的,你在說什麼啊,新濱君!”

 也許是因星空的光輝而感到興奮吧,紫條院把身體靠得更近了。

 “你偶爾會像大叔一樣說話……但新濱君和我都還是高中生,從今往後,什麼都還能做,哪裡都還能去吧?”

 “那……是這樣嗎……”

 真的是這樣嗎?

 知識與經驗從前世得到保留,只是肉體和心靈變得年輕,成為了高中生的我,在今世某種程度上做得還不錯。

 不過,偶爾也會感到不安。

 我再次邁向的未來……真的可以改變嗎?

 “……請不要露出那種表情。”

 回過神來,紫條院的臉龐靠近了我的眼眸。

 “只要動手,未來就會改變,正是新濱君讓我們看到了這一點。”

 “誒,我……?”

 “我們班的活動……如果繼續那個迷茫的會議的話,肯定不會有好結果,班上的同學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想要去努力。但是……新濱君改變了走向。”

 在氣息接觸的距離下,紫條院繼續說下去,

 “我真的很感動。新濱君並不是單單地圍觀走向的發展,而是去挑戰,並且成功地改變了它。也許有些誇張……但你給我們展示出了努力改變未來的實例”

 “我,改變了未來……”

 “是啊!新濱君擁有改變那樣的未來的力量!所以……雖然不知道你在不安什麼,但請打起精神!如果可以的話,我隨時都能成為你的力量!”

 “紫條院……”

 真是不可思議。

 只是從一個少女那裡聽到這句話,剛才的不安就像熔化般消失了。

 “而且……請不要忘了,改變了的未來,不僅僅是我們班的活動哦。”

 “誒……?”

 “我現在,非常地開心。但如果我們班沒有這麼的團結和熱情的話,就沒法兒那麼高興地迎來文化節了。所以……還請讓我重新道謝。”

 互相的視線緊緊地交纏,紫條院輕輕編織出言語。

 “謝謝你,新濱君——給了我一個那麼快樂的文化節。”

 說完,穿著粉紅色浴衣的少女在人造的星空下開花般綻放出微笑。

 “————”

 我無法從那個身影離開視線。

 意識被佔據,心全部朝向了少女。

 有什麼東西在我的身體裡發出聲響,崩潰了,原本的界限也被打破了。

 超越純粹的憧憬,我的心底吹過一陣鮮明的春風。

 好美啊,好美啊,好美啊——我就像被月亮迷住了一樣,一直盯著紫條院。

 對我來說,這是比天上描繪出的任何星座都要耀眼的一等星的光輝。

 *

 在天文館玩得開心後,剛好到了正午時分,我們在校舍中庭的休息處吃著打包的炒麵。

 “嗯!這個炒蕎麥麵很好吃!咖喱的味道感覺很好!”

 “嗯,確實很美味……下了不少功夫啊。”

 面與香料的混合恰到好處,與分量十足的培根相得益彰,非常美味。剛才的天文館也是如此,一看到各位高中生在這些活動上做出的努力,就感受到了他們的熱情,不由得高興起來。

 “說起來,你說過一定要吃炒蕎麥麵,那是你的最愛嗎?”

 “是的,我和父親都非常喜歡吃這些東西。但相反,祖父非常討厭,經常看到他跟父親說:‘別讓春華吃這些垃圾食品。’”

 祖父是……難道是紫條院家的當家嗎?

 “不過父親總是跟他吵,回應他:‘吵死了!不知道平民的味道的老頭子,天天吃鵝肝等著得血栓吧!’”

 “嗚哇,真是厲害的回應。”

 紫條院的父親……是紫條院時宗嗎?

 他雖出身平民,但迅速發展了自己的書店公司,入贅名門紫條院家,是一個出人頭地的人,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名字。

 並且,他一進入紫條院家,就承包了紫條院家族擁有的多家公司的經營顧問,重整了每一家公司。

 因此,當時在經濟上搖搖欲墜的紫條院家重拾了權勢,媒體也經常報道他為超級社長。

 (入贅名門望族,還跟岳父吵架,果然是個有本事的社長。像我這樣原本是底層工薪階層的人,難以想象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之前因為紫條院成績惡化就要懲罰她,感覺是個嚴格的人。)

 話雖如此,說起父親的事時,紫條院並沒有煩惱或者害怕的樣子。這一點讓我從心底鬆了一口氣。

 “我特別喜歡在祭典上吃炒蕎麥麵!”

 名門的大小姐享受著平民的味道,露出了笑容。

 “家裡做的再好吃的炒麵,也敵不過在熱鬧的節日氣氛裡吃的炒麵!雖然一個人吃反而會寂寞,但現在有新濱君和我一起吃!”

 嗯,食物的味道確實會隨著心情而變化。

 我在第一次吃到已經經歷了生死離別的老媽親手做的飯的時候,也覺得世上沒有比這更美味的食物了。

 順帶一提,我一邊吃一邊哭了起來,老媽看著我一臉問號。

 “不過紫條院真的很喜歡祭典呢。遊覽活動的時候一直很興奮。”

 “誒?很興奮……?”

 嗯……?這是什麼反應?

 “……啊!確實,冷靜地想想,今天的我非常興奮!”

 “你沒發現嗎!?”

 明明都像來到遊樂場的哈士奇一樣情緒全開了!?

 “不過,誒……為什麼呢?文化節很開心是當然的,今天早上來學校的時候,我只是感覺氣氛很好,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心情變得很興奮……”

 然後紫條院“嗯……”地思考了一下——

 “……啊,我知道了!能和新濱君一起參加文化節,比自己想象的還要高興!”

 “噗……”

 天真無邪的少女突然說出了具有驚人破壞力的話。

 “仔細想想,和朋友一起逛祭典還是第一次呢!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還是忍不住笑嘻嘻的。”

 “誒……第一次?是、是嗎?”

 紫條院說這話時心情很好,但內容讓我很吃驚。

 這麼說來……倒不是紫條院被排擠了,但好像也沒見過特別要好的朋友……?

 “而且,能獨佔新濱君,讓我更高興了。新濱君最近整天都忙著班上的事情,我有點寂寞。”

 “咕啊……!”

 又一個爆炸性的發言打到我身上,再次吹飛了我的意識。

 等、等一下!

 要是用那種澄澈的語調,繼續說出殺人般的台詞的話……

 “新濱君能得到班上同學們的認可,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很好……但是又太忙了,學習會的次數和說話的機會都減少了。雖然在採購的時候聊了幾句,但聊的多的都是彼此工作的事情。”

 紫條院毫無憂慮地說,似乎對自己的話沒有任何羞怯。

 “所以今天能和新濱君一起走在祭典上,聊了這麼多,我覺得心裡很高興!”

 紫條院露出陽光般燦爛的笑容,斷言道。

 而我,則是像被地毯式轟炸了,童貞的意識被粉碎了。因為殺傷力過大,連順暢呼吸都做不到了。

 “……呼……呼……”

 “咦……怎麼了新濱君?我是不是說了什麼奇怪的話?”

 說了啊!說了那麼多!

 對這些台詞絲毫感覺不到羞恥,天然也要有個限度吧!

 (真是的,果然還是敵不過啊……)

 剛才在天文館用恬靜而溫柔的話語給我打氣,緊接著又以天然的話語拋出一顆不自覺的核彈。

 感覺一輩子都贏不了她……

 不過……她都當著我的面說了這麼多了。

 雖然腦袋還昏昏沉沉的,但我也必須以自己的話來回答。

 “我也——”

 “誒?”

 “我也打心底地高興哦。”

 面對用純真的眼神看著自己的紫條院,我吐露了內心的想法。

 “老實說,對我來說,文化節不過是一場匆匆而過的活動而已,我既沒有幹勁去創造什麼,也沒想全力地去享受。”

 因為我深信自己與這種炫目的青春無緣。

 “但是紫條院給了我參加進文化節的機會,所以祭典的景色看起來也比以往都要閃耀。而且,能和紫條院一起在這裡穿梭……我一直都很興奮,我也很開心。”

 事實上就是這樣。

 和女生一起逛文化節,這種只能在想象中出現的奇蹟,我卻和就連臨死前都回憶到的,一直憧憬的紫條院一起度過了。我內心中的喜悅,實在難以言表。

 “所以……謝謝你。能和紫條院一起參加文化節,我非常開心。”

 “新濱君……”

 聽了我毫不遮掩的心聲後,紫條院輕輕地把手放在了自己胸口上。

 “……真不可思議,聽新濱君這麼說,我比剛才更高興了。今天真的……都是些快樂的事啊。”

 “嗯,真是開心啊。”

 說完,我們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周圍此起彼伏的嘈雜聲音,讓我的情緒高漲起來。

 在晴朗天空下的非日常,讓我的心變得坦率。

 說到底,我遠比自己想象的還要興奮。

 遠處的體育館傳來交響樂隊的演奏。

 拿著標語牌的學生們為了宣傳活動正扯開嗓子喊著。

 每個人的手中都拿著章魚燒又或是可麗餅,笑嘻嘻地談笑風生。

 就像是要把身體沉浸在這片氣氛中——我們倆像是有什麼趣事似的一起笑著,共享者這份“快樂”的心情。

 *

 “時間過得真快啊……就快到我輪班的時間了。”

 我們在休息處慢悠悠地吃完炒麵,發現時鐘的指針比想象中走得還要快,便朝自己的班級走去。

 “是啊,我也是,雖然有點捨不得,但宣傳的工作就到此結束了。”

 啊,是啊……我都快要忘記了,我們一起在校內走來走去,是為了宣傳班上的活動。

 “那麼,我去取下衣服……”

 “找到了啊啊啊啊啊!新濱君在這啊啊啊啊啊!”

 話說到一半,走廊裡突然響起走投無路的聲音。

 “誒!?怎、怎麼了?”

 “筆橋……?”

 朝聲音傳來的方向回頭一看,發現同班同學的元氣少女·筆橋正站在那邊。

 不知為何,她眼中含著淚水,臉上沒有一絲平靜,而是驚慌失措。

 “班上……班上的活動……!”

 (等等,那個表情難道是……)

 看到筆橋表情的瞬間,我感到一種不詳的預感。

 因為她的表情就和前世處於修羅場中,新人全部跑路時,慌亂的主任浮現的表情一模一樣。

 “班上的活動面臨危機了!快來救救我們吧啊啊啊!”

 然後——聽到筆橋的悲鳴,我明白了自己在文化節上的最後一項工作。

第九章 修羅場與社畜的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