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社畜的展示會

第一卷  第五章 社畜的展示會   “呼呼,真期待文化節!”

 雖然期末考試還早,但我們決定了放學後定期召開學習會。

 在休息的時候,紫條院興奮地說。

 “是啊,整個學校都是這種氛圍。”

 文化節聽起來是挺懷念的,但老實說,我並沒有什麼美好的回憶。在前世,我只記得每年都和銀次一起吃著餐飲類活動的小吃,一邊羨慕地看著那些在校園內散步的情侶。

 “紫條院很喜歡文化節呢。”

 “是的!我喜歡任何祭典!”

 用爽朗的笑臉回應的紫條院像孩子一般興奮,實在是很可愛。

 這種純真無暇的表情很適合這個少女。

 “我其實……小的時候不怎麼能去廟會之類的地方……”

 “這樣啊……”

 紫條院家並不是名門望族那種會束縛女兒的類型,大概是家裡有事或者父母太忙的原因吧。

 “也許是那的反作用,我非常喜歡祭典的熱鬧氣氛,而且文化節是整個學校都成為了祭典,全班一起創造快樂!這不是很有趣的事嗎!”

 “…………”

 望著高興地說著的紫條院,我感到有些新鮮。

 在我心中,學校的活動基本上都是很痛苦的。

 體育節是最糟糕的,林間學校和合唱比賽我也是一臉痛苦地參加。雖然文化節比那些好,但我還是不高興。

 (享受學校活動……嗎。是啊,這才是上次的我沒有得到的度過青春的方式。)

 “嗯,我也開始期待文化節了,總覺得有幹勁了。”

 “呼呼,那真是太好了!雖然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活動,但是一起努力吧!”

 就這樣,原本不怎麼感興趣的我也完全進入了文化節模式,準備這次好好享受一下。

 ——我完全沒想到,那之後,竟然變成了我得對文化節全神貫注的事態。

 *

 “就是說,再整花哨點唄!這樣多沒意思!”

 “啊——!所以啊——我不是說了別整那些了嗎!”

 “啊真是的,為什麼要這樣攪渾水啊!”

 教室裡迴響著許多聲音。

 我們班正在召開決定文化節演出活動的會議。

 乍一看似乎討論得很活躍——但實際情況卻糟糕透頂。

 (到底要討論到什麼時候啊……!已經快一個星期了!?)

 沒錯,一開始我和班上的其他人都還對這種狀況持樂觀態度。

 不過是挑選候選活動,決定活動內容的會議——但我們做夢也沒想到會持續這麼長時間。

 究其原因,主要是現在那些大聲叫喚的傢伙。

 “都說了啊!什麼方案都可以,但太普通就沒意思了!來個人整個大活兒吧!”

 喜歡花裡胡哨,卻又言之無物,只會攪渾水的傻瓜赤崎。

 “所以啊——食品店啊鬼屋啊都pass掉啦!隨便水一個展覽就行了!我可不想做那麼多準備!”

 害怕麻煩,一味主張輕鬆,口頭禪是“所以啊——”的野呂田。

 “所以請不要把自己的意見強加於人!因為是全員一起做的事情,不好好討論不行吧!”

 人很認真,但太重視協調性,什麼都拿不準主意的實行委員風見原。

 活動候選名單在某種程度上已經縮小了,但因為這些吵鬧的傢伙,完全沒有進展。

 (完全是毫無進展的會議啊……)

 彼此的主張不同很常見——但時間長了就變成“吵架狀態”了。

 這在前世的公司會議上也偶爾出現,把斟酌研究對方的意見放在一邊,只是固執地堅持自己的主張。

 (因為他們開始認為,自己主動接受對方的意見就是“失敗”了……)

 本來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主持會對意見進行調整,但遺憾的是,實行委員的風見原只是說著:“好好談!”而並沒有調整能力。

 “可惡……我已經受夠了。感覺什麼都可以了,快點決定吧。”

 坐在旁邊的銀次疲憊地嘟囔著。

 其他的同學也對長時間的會議感到厭煩,每個人都筋疲力盡地看著現狀。

 “喂、銀次……現在除了那幾個堅持己見的人之外,還有誰有發過言嗎?不管怎麼說,準備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啊?不、當然是有幾個人的,但事情到了現在,誰都不想再插嘴了吧。現在一開口,就得陪著那些激情澎湃的傢伙吧?不如就這樣保持沉默,順其自然吧。”

 “嘛、這樣啊……”

 (漸漸想起來了……說起來,最後的結果還是一籌莫展,就按照野呂田的主張,做了個簡單的展示,水過去了……)

 當然,這樣決定的展覽的質量也不可能好,我們班就這樣閒著結束了活動。

 關於這些,前世的我只是覺得“輕鬆就好了”——

 突然,我的視線轉向紫條院的位置。

 平時開朗的少女,在與班級的團結相距甚遠的充滿疲勞感的會議上,明顯地洩氣了。

 期待已久的文化節前途渺茫,非常悲傷。

 “…………”

 這麼下去決定了沒有活力的活動的話,就與紫條院期待的在班級裡熱熱鬧鬧的活動相去甚遠了。

 那麼……有改變現狀的方法嗎?

 (有……倒是有……)

 雖然需要一些準備,但打破現狀是有可能的。

 不過我也必須有相應的覺悟。

 必須做出在前世高中時代想都沒想過的行動。

 (好……既然如此,我就認真去做吧。)

 再這樣下去,紫條院的臉會被悲傷與鬱悶所籠罩、

 那是絕對不能容許的。只是稍微想象一下,我的心就會強烈地拒絕。

 於是我下定了決心。

 要做一件,與陰角的含義完全相反的事。

 *

 “你在幹啥呢老哥……?”

 夜晚的客廳中,傳來了“滋滋”的美味聲響,妹妹香奈子一臉不可思議地問到。

 “啊,我稍微燒一燒章魚燒。”

 沒錯,我眼前的是以前在商業街抽獎抽到的章魚燒機器。雖然價格便宜,但性能還算不錯,用刮刀把麵糊翻一翻,就能看到酥脆的成品。

 “不是、那一看就知道了吧……為什麼想著要開章魚燒派對了?”

 自從幾天前的那件事之後——香奈子一改多年以來的冷淡態度,變得很爽快地和我說話了。我心中感到無比幸福的同時,也爽快地回答她:

 “是啊、一言蔽之,就是為了紫條院,為了讓她不再悲傷。”

 “哈……?用章魚燒來止住悲傷……?這是咋回事,紫條院吃了麵食就會有精神嗎?”

 “那怎麼可能。別瞧不起紫條院。”

 “老哥你在語言表達方面有壓倒性的不足!或者說老哥你只要提到紫條院,智商就會下降吧!?”

 說什麼呢,怎麼會有那種事……不,確實一想到紫條院,內心就會變得幸福,思考也會變得簡單……

 “……哦、不好意思,我接一下電話。”

 按鍵機上的號碼是我認識的。

 “啊、你好!這裡是新濱!承蒙您的關照!”

 “!?”

 我一接通電話,香奈子不知為何就一臉驚訝。

 “好的、謝謝,謝謝您來報價!那麼價格是……啊、是那樣嗎。不好意思,因為預算不足,我打算拜託其他公司……嗯嗯、嗯嗯。”

 啊,總覺得很懷念這樣的商談。

 我可是寶刀未老呢,再砍一刀吧?

 “是這樣的呢!如果能稍稍再便宜一點的話,就拜託貴公司了!啊,可以幫這個忙嗎!不不、太不好意思了!那我先估計一下交貨日期,過幾天再跟您聯繫!好的、好的!啊,謝謝,告辭了!”

 我掛斷電話,關上按鍵機。

 “呼……這樣就沒問題了。……嗯?怎麼了香奈子?”

 “怎麼了?那是我的台詞啊!你說話怎麼像個教科書般的工薪族一樣噁心!?”

 “啊……”

 雖然我自己完全沒意識到,但一開始商談,就無意識地切換到社畜時代的對公司外部的模式了。唔姆,深入靈魂的習性真是可怕啊……

 雖然說話方式聽起來不舒服,但這種直來直去的節奏是能讓談判順利進行的。

 “不、那個……剛才在跟那個行業的人說話,所以我就順著配合對方的說話方式了。”

 “哼……不過,老哥最近的奇行也不是剛才才開始的,就算了。”

 嘛、剛才的舉止可能確實有些怪……說是奇行……

 “這些暫且不說了……呼呼,這次老哥到底要做什麼?你是想為紫條院做些什麼吧?”

 喂、這傢伙……突然就雙眼閃閃發光的。

 拿我做的事當樂子……

 “那個啊……我不是為了給你提供有趣的故事才這麼努力的哦?”

 “啊哈哈哈!不管是怒斥逼近的小混混,把他嚇得屁滾尿流,還是威脅和紫條院扯上關係的辣妹,都叫我笑得肚子疼!我已經是老哥你的粉絲了!”

 當香奈子露出嘻嘻的可愛笑容的時候,我作為老哥這種生物,就只能說著“哎呀”順從妹妹大人的心意了。

 哎,真是的……

 “嘛,也沒什麼好隱瞞的。這次我打算——”

 在我說明計劃後,香奈子果然捧腹大笑。

 “啊哈哈哈哈哈哈!真的!?要幹到那種程度!?甚至都完全準備好了,笑得我肚子疼……!哈——、呼——好難受……!老哥真是太棒了!我要當粉絲俱樂部的部長!”

 “別在那笑得都要哭出來了……我可是很認真的哦。”

 “啊哈哈,對不起對不起!嗯……不過啊,”

 香奈子一臉欣喜地看著我,

 “如果是之前的老哥的話,絕對想不出這些想法。老哥的熱情我已經聽了這麼多了……我想,你之所以會有這種想法,是因為你人生中難得的重要相遇吧。”

 年幼的妹妹以一種奇妙的成熟表情說道。

 “我太受歡迎了。不管多少男生接近我,我都沒有‘想和這個人一直在一起’的心情。無論是朋友還是戀人,真正合得來的人是很稀有的。”

 呃……前世我就知道你很受歡迎,不過初中就能說出這些參透了愛情的奧妙的言論……?哥哥我有點受打擊……

 “所以,加油啊老哥!我覺得你會想去全力幫助的人可能再也遇不到第二個了!”

 “……啊啊,是啊。”

 確實是那樣。無論是同性還是異性,感謝命運般的相遇都是非常少見的,甚至可能是一生都不會遇到的珍貴之物。

 是啊,紫條院春華這位少女,對我來說就是奇蹟般的——

 (…………奇蹟般的,什麼呢?)

 尋找合適的詞彙,浮現出幾個候選詞。

 憧憬的少女、永遠的偶像、青春的寶石,這些都沒錯,但……

 不知為何,我覺得這些全部都不足以形容我心目中的紫條院。

 “嗯嗯?老哥你咋了?章魚燒要烤焦了哦?”

 “啊、沒什麼……發了一下呆。”

 香奈子的聲音讓我回過神來,給烤著的章魚燒翻了個面。

 烤得剛剛好,我嚐了一口,口感十分好。

 “就這樣吧,明天就盡情發揮,讓班上的同學們大吃一驚吧!”

 “嗯嗯!就是要有這種氣勢啊,老哥!雖然我覺得這有點像是恐怖襲擊,但一定會順利的!”

 “哦!就這樣決定下來了!”

 那天晚上,因為機會難得,一家人決定開個章魚燒派對。

 下班回家的老媽看到關係絕對不該很好的我和香奈子在一起嬉鬧,嚇了一大跳,提議到:“今晚我們三個一起吃章魚燒吧!我會大展身手的!”說著喜極而泣。

 於是,新濱家親子三人吵吵嚷嚷地享受著幸福的時光——

 我做好了所有的準備,迎接第二天的到來。

 *

 於是——那天班級的文化節活動會議當然沒有任何進展。

 “啊——真是的,差不多行了!要搞那些展覽以外的節目,就隨你們的便吧!作為推薦展覽派的我們不會幫忙的!”

 “那可不行!文化節的活動必須全員協力合作!請好好地討論!”

 “對呀對呀!來個激情點的吧!特別搶眼球的那種!”

 一如既往逃避麻煩的野呂田,只是呼籲協商達成共識的風見原,沒有具體內容只是聲音大的赤崎。

 回想起來,風見原最開始說的那句:“不要搞少數服從多數,我們好好討論下吧。”就是萬惡之源。

 一開始大家還在討論著這個那個的方案,結果赤崎只是刁難到:“這樣太普通了,沒意思吧?”於是大家都犯了,放棄了討論。

 再加上怕麻煩的野呂田從開始就一直對這混亂的狀況喊著:“簡單的展覽就行了吧!別再搞麻煩的了!”

 (這些傢伙沒明白嗎?在這期間,寶貴的準備時間已經一分一秒地流逝了。)

 而且,隨著時間被毫無意義地消耗,原本期待著班級團結一致的文化節的紫條院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陰沉。

 其他學生也都麻了,只是說著:“順其自然吧。”就對現狀置之不理了。已經沒有任何可以打破現在的麻煩的要素了。

 所以這個流向——由我來改變。

 我呼了一口氣,打算從座位上站起來——

 (……嗯……?)

 不知為何,我的動作停住了。

 就像是身體在拒絕一樣,無法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來。

 我立刻就想到了原因。

 我心中的過去,我陰角的部化作鈍痛,拒絕著我的行動。

 (哈哈,我還以為回到過去之後已經完全洗心革面了呢……果然還在我的內心中啊。即使人長大了,也一直是個陰角。)

 前世高中時代的我,從未踏出自己的座位這片小小的領土一步。我強烈地解決著舉手發言、積極拓展朋友圈,亦或是自己參加什麼競選。

 那時的我總是消除氣息,儘量不引人注意,只是一味地害怕,害怕被人傷害。

 (至今我已經好幾次擊退攻擊我的人了,但那是為了自衛,對方也只是一個人。這次則是我主動的——而且是把全班作為對手。我那膽怯的內心部分,會痛嗎?)

 但是——我已經不是會輸給自身的膽怯的我了。

 因為害怕痛苦而一直不站起來的話,一切就結束了。

 (好……來吧。)

 拉椅子的聲音迴盪在教室中。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我站了起來。

 *

 大家正討論的時候,我突然站了起來,同學們都以驚訝的目光看向我。

 我無視他們,走到教室後方的行李架旁邊,扛起事先準備好的行李箱。

 “誒?喂,新濱?”

 “新濱君?”

 在銀次和紫條院吃驚聲音中,我走向講台。

 “嗯?新濱你怎麼回事?”

 “啊?你在幹什麼?”

 “那個……那是些什麼行李?”

 赤崎、野呂田和風見原三人,對把行李箱放在空講台上的我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風見原同學”

 “我、我在?”

 “我有些話想說,借一下這裡。”

 對文化節的實行委員說了這句話後,還沒等她回答,我就把手放到講台上。

 然後再全班同學面前深吸了一口氣——

 “能別搞這種$B會議了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用盡全力大喊。

 當然,坐在旁邊的風見原,在自己座位上叫嚷的赤崎和野呂田,以及其他班級的同學都驚呆了。

 我又馬上補充道:

 “再談下去什麼都決定不了,一切都是徒勞!那麼就由我來提出我自己的提案!在大家做出判斷之前,由我來主持這場會議!”

 一瞬間,整個教室鴉雀無聲。

 然後——幾秒後,是預想中的反應。

 “你……你在說些什麼?新濱你這人別突然跑來開玩笑!”

 “你小子最近飄了啊!誰給你這麼大面子了!”

 “主持啥呢!快回去!”

 (……8:1:1嗎)

 觀察全班同學的反應,我在腦海裡劃分出派系。

 八成是對現狀感到混亂或沉默的學生。

 他們對我並沒有特別強的抵抗,或許還會認為我有能力改變這種停滯不前的狀況而歡迎我。

 一成是對我懷有戒備之心的學生。

 他們或是不想會議被“軟弱的死宅新濱”所主持,或是因為我提高了成績,增加了存在感而焦慮。

 剩下一成是推薦偷工減料展示的學生。

 以野呂田為代表,他們都是為了避免麻煩而推選輕鬆方案的人,會覺得我的提案很麻煩,所以極力反對。

 (有八成的人都歡迎,乍一看很輕鬆,但如果有二成的人大聲反對,要想統一意見就很困難……)

 而我從現在開始,要做一件,與陰角的含義完全相反的事——向全班同學傳達自己的想法,讓他們認同我的意見。而且是在這群鮮明的反對派的抵抗下。

 (好……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要讓其他人覺得:“與其一味地磨磨蹭蹭,還不如決定是新浜的方案。”)

 “那麼先看看這個吧!”

 我無視奚落聲,從行李箱裡拿出一張表格,大小相當於兩張學校的大開本打印機打印的海報,貼在了黑板上。

 周圍響起“這麼大的資料是什麼啊……”“你是想上課嗎?”等各種各樣的聲音,但我全都無視了。

 “這是表示出了到文化節為止的剩餘工作時間、各活動方案的平均必要準備天數以及其他問題的圖表!”

 我腹肌用力,誇張地大聲說。

 在有著反對意見的會議上總是如此,沒有比響亮的聲音和自信滿滿的氣勢更強大的武器了。無論多麼好的方案,如果聲音太小,誰都聽不到。

 “因為到今天為止都在浪費時間,已經有幾個方案不行了!先一個一個削減!”

 我伸長上課用的指示棒,敲了敲貼出來的圖表。

 “看看這個表就知道,鬼屋是絕對不可能的了!如果能馬上開始準備工作還好,但如果還要討論什麼內容的話絕對來不及!日本式庭院也因為同樣的理由很難!流水素面雖然有時間,但衛生站的許可本身就是不可能的。”

 以數據和清晰可見的圖表為根據,用筆給不行的候選畫上×。

 比起口頭上講,像這樣視覺化更有說服力。

 “現在可行的只有‘和風咖啡館’和‘章魚燒’兩種了!但是已經沒有時間討論哪個更好了!所以——啊、風見原!我要貼那個,幫我拿一下!”

 “誒、啊、好的”

 在站在一旁的眼睛少女風見原的幫助下,我把黑板上的圖表撤了下來,貼上另一份大資料。

 “因此,我提議將兩者結合起來,打造‘和風章魚燒咖啡館’!”

 資料上有附圖的解說,教室內的配置、食物菜單、飲料菜單等的概要都一目瞭然。

 “章魚燒有四種口味!飲料大多是果汁!價格也要控制!今年其他班都不賣麵食,客人的需求肯定是有的!雖然也有其他咖啡館,但那家是以蛋糕為主,飲料是紅茶和咖啡。而這邊以果汁為主,大體上沒有衝突!而且只需要稍微練習一下章魚燒的製作和點單,完全沒有像建造鬼屋那樣辛苦的要素!”

 我一口氣把優點羅列出來,“誒……”“不錯嘛?”“好像還行……”同學們的關心程度越來越高。

 “嗯……不錯,就是有點太樸素了吧?”

 笨蛋赤崎出場了。不要有無惡意的只憑感性去挑剔意見的習慣啊,你將來就業一定會超苦的。

 不過,如果問我是不是不需要整點活的話,我回答是否定的。

 “啊啊,我還想了幾個吸引人的商品!比如超刺激的俄羅斯輪盤章魚燒!雖然只有一個放了芥末,這點和普通的俄羅斯輪盤章魚燒一樣,但中獎的那一個是加入了致死量芥末的版本!大人吃了也絕對會哭!”

 “誒……不錯嘛。聽起來挺有意思!”

 嗯,你平時總是在聊綜藝節目。

 所以當然會覺得這種懲罰遊戲的感覺很有趣。

 “還有,負責點單的是和風……作為廟會的要素,穿浴衣和洋裝!負責做章魚燒的則是穿號衣,扎頭巾!”

 “嗯嗯!那也不錯呢!畢竟是祭典嘛!”

 “等、等下,那樣的話預算……”

 “沒關係,我已經和租賃店商量好降價,在預算內租用了。對了,這是那件衣服的樣品照片,你把它貼在黑板上。”

 “你、你已經安排到這個地步了嗎……?還有為什麼我從剛才開始就被當作助手使用!?”

 吵死了,風見原。

 說起來,要是作為實行委員的你一開就說“少數服從多數”,就沒這些麻煩事了。

 看到貼出來的浴衣照片,女生們的感觸是:“啊……很可愛的浴衣呢!”“嗯,這樣的也能租到啊。”“確實有廟會祭典的感覺。” 大體上都很好。

 不僅是女生,男生那邊:“章魚燒的衣服確實要號衣啊。”“像是路邊的攤子,不挺好的嗎?”,都在饒有興趣地看著黑板上的資料和照片,大部分的心思都集中在我的方案上。

 (嘛,本來就是誰都希望從這場亂七八糟的會議中解脫出來,像這樣砍掉了選項,提出剩下的候選的折中的方案,當然會得到贊成。)

 但是——

 “都說了太麻煩了!搞點輕鬆的展覽不就行了嗎!”

 絕對不想讓活動變得麻煩的野呂田還在起鬨。這是預料之中的,倒是還有一個人在提異議。

 “從剛才開始就在喋喋不休地說些啥啊新濱!誰會贊成你的方案啊!”

 不管方案如何,而是對我主持本身反感的,是一個叫土山的男生,他的性格有點惡劣。

 從學校的階級來說,他屬於第二梯隊,最近總是敵視著我。大概是討厭在自己之“下”的人引人注目或者活躍吧。

 雖然也有其他想在活動上輕鬆一點的傢伙和敵視我的傢伙,但在他們看到班裡的氣氛後,也就說:“這個感覺的話,就用新濱的方案吧……”,不過那兩個人是真的很麻煩。

 而應對最後的反對勢力的方式——只能完全無視!

 “喂、新濱,看這邊!別無視我啊!”

 真囉嗦,土山。去聽敵視方發出的奚落是完全沒有意義的。

 我的勝利條件是“氣氛”的形成。

 只要讓支持我的提案的氣氛充滿教室就行了。

 於是——我為此使出絕招!

 “那麼,最後我想請大家嚐嚐試做的章魚燒菜單。”

 “哈!?”

 我把偷偷插在插座上已經加熱的章魚燒機,以及做章魚燒的材料,“砰”的一聲放在講台上,站在一旁的風見原發出了胡亂的聲音。

 吃驚的不只是風見原。

 我突然在講台上開始烹飪,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誒,等下……新濱你……在教室裡用章魚燒機,老師同意了嗎……?”

 哈哈,別問這種傻話啊,銀次。

 暫且不論去分配準備文化節的時間,至今可還在決定活動的會議中哦?

 “不可能下得來許可啊!完全是沒有許可的!”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銀次似乎對我趁老師不在而違反校規感到相當意外。

 就在大家還在吃驚的時,章魚燒已經烤得滋滋作響了,憑藉我練習時積累的技巧,很快就烤好了。

 “喔……好香……”

 “感覺肚子餓了……”

 “在午飯前很有效果的聲音和味道……”

 是吧是吧。雖然我的行動有點驚人,但烤麵糰的聲音和醬汁的味道還是勾起了食慾吧?

 “嘿,烤好了!來,大家別坐著,快來嚐嚐!這也是我活動方案的說明之一!”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剛烤好的章魚燒上。

 到處都能聽到咕嚕咕嚕的咽口水的聲音。

 但是……也許是害怕站起來太引人注目,誰都不站起來。

 (可惡……雖然進展很順利,但在這一步氣氛變僵硬了嗎?怎麼辦……?)

 如果大家都來吃的話,我的目的就基本達成了。

 但是接下來該如何調動大家呢……

 就在我感到一絲焦慮的時候——

 “我我我!我要吃!我想嚐嚐新濱君的章魚燒!”

 紫條院這位來拯救我的女神,帶著燦爛的笑容,猛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啊,真是最好的時機!太棒了,紫條院……!)

 雖然不知道她是來援助我的,還是單純地想吃章魚燒,但我都非常感激。這是最好的解圍啊……!

 “來,請。小心燙!”

 “好的!哈哈,海苔上還放了鰹魚乾呢!”

 紫條院走到講台前,我把裝在紙盤裡的章魚燒遞給她。

 然後,這位純真天然的美少女紫條院春華,就在全班同學的注目下毫不猶豫地大口咀嚼著章魚燒。

 “啊嗚、啊嗚、呼……真好吃!普通的章魚餡不用說,金槍魚和底料非常搭配,芝士和培根的加入也非常爽口!”

 紫條院帶著看著就美味的笑容大口吃著章魚燒,完全像是美食評價節目一樣。

 然後……面對如此美味的吃相,飢腸轆轆的健全高中生們是無法忍受的——

 “哇啊,好好吃……”

 “我……也要一點。”

 “啊,那我也……”

 “等下,別搶啊!我也餓了!”

 “啊,大家都在吃,我也想吃點!”

 如此這樣,同學們為了拿章魚燒紛紛湧向講台。

 班上最具存在感的紫條院的舉動成了導火索,轉瞬之間,我的周圍就變成了章魚燒派對的會場。

 “哦,好脆啊!真香!”

 “哇哇,好燙!不過芝士很搭配啊!有鹹味了,不加醬汁也好吃!”

 “哦,這是……鱈魚子?哦哦,好辣啊!”

 //明太子:鱈魚子。特指用辣椒加工的鱈魚子。

 “比起醬汁,我吃章魚燒更喜歡加柚子醋呢……”

 “誒,那是怎樣?像吃餃子一樣嗎?”

 “等等,你們這些!這是試吃!沒準備那麼多!”

 同學們從烤好的那一些開始大口大口地吃,我被他們的食慾嚇了一跳。不過現狀完全如我所想:他們一邊歡鬧地談論著章魚燒,一邊在和諧的氣氛中享受著這場完全未經許可的試吃會。

 僵硬的狀況被打破,完全形成了“氣氛”。

 “咕啊啊啊啊啊!?等下,唔!這是啥啊!?”

 “啊,銀次。那就是中大獎了。就是剛才說的那個加入了致死量芥末的。”

 “喂,你小子……!別在試吃的時候也把那個放進去啊……!”

 看著被辣得口齒不清的銀次,大家都忍不住開心地大笑起來。

 好……這樣就行了吧。

 “那麼,不好意思突然提這樣的意見,以上就是我提案!我想聽聽大家贊不贊成!”

 局勢大好的我最後提出表決——

 “沒有異議!”“贊成——!”“我很喜歡!”“感覺不錯!”“不挺好的嗎?”“再繼續扯下去也決定不了什麼了吧。”“啊嗚啊嗚”“嗯,一般地不錯吧。”“嗯,絕對可以的!”“非常贊成!”

 不出所料,贊成是壓倒性的多數。

 我瞥了一眼,土山和野呂田坐在座位上,滿臉的不滿。但誰都看得出來,事已至此,他們只能咬牙切齒地不甘心地瞪著我。

 (現在已經不是反對的氣氛了。)

 會議和演講的關鍵在於流向和氣氛。

 突出其他選項的缺點,著重自己方案的優點,通過商品樣品和現場演示,讓現在的多數人產生“這個方案不錯”的想法。

 如果成功了,就算剩下少數反對意見,也會成為“不懂察言觀色的意見”,失去力量。

 “那麼,風見原同學,很抱歉突然多管閒事了。我的方案好像被採用了。”

 “誒!?啊、嗯……那麼,最後商量的結果,就決定是新濱君提出的‘和風章魚燒咖啡館’了!已經沒有時間了,大家十分鐘上完廁所休息一下,我們就馬上繼續討論內容吧!”

 風見原急忙把章魚燒吞了下去,宣佈了這一消息,會議終於結束了。

 說起來風見原,明明你才是主持人,怎麼吃了這麼多。

 *

 十分鐘的休息時間,我去了趟廁所,從走廊窗戶吹進來的風輕輕拂過我潤溼的襯衫。

 看來剛才演講的時候出了點汗。

 (哈啊,累了……想起來,社畜時代的我也不擅長作報告。)

 被視線所包圍,就像是在被周圍所有的人責備一樣,總是讓我胃痛。

 (即便如此……我還是站在全班同學面前,在一片噓聲中慷慨激昂地演講,讓他們認同了我的意見……哈哈,在前世的高中時代,簡直比登天還難啊。)

 還好……能順利進行真是太好了。

 我側耳傾聽,教室裡傳出嘈雜的聲音。

 可能是剛才的章魚燒試吃會讓氣氛變得柔和了,即使還在休息,大家也都在討論活動的內容。

 “說起來圍裙怎麼辦?要買的話很貴吧?”

 “家政課上不是有人做過嗎?就用那個吧。”

 “章魚燒的醬汁怎麼辦?果然還是Otaffk的嗎?”

 “哈?還是Bull Dog的吧?”

 “哦?把イカリ排除在外是要挑起戰爭嗎?”

 //總之就是日本三個賣調味料的牌子

 “吶吶,新濱君準備的食材是不錯,但要不要再增加一些種類?”

 “筆橋啊……說起來你在家政課的時候不是做了超辣的煎雞蛋嗎?”

 嗯嗯,雖然是在閒聊,但覺悟提高了就是好的。

 氣氛順利地升溫著。這樣的話,就會像紫條院所期望的那樣,成為大家都能愉快地參加的活動吧。

 “啊,新濱君!原來你在這裡啊!”

 回頭看向聲音的來源,紫條院正站在我身旁。

 她的聲音裡絲毫沒有默默聆聽冗長會議時的鬱悶,而是充滿了元氣和喜悅。

 (啊啊……)

 看到紫條院那洋溢著喜悅的表情的瞬間,我全身的疲憊都煙消雲散了。

 我很高興能幫她排解憂愁。她那浮現出天真無邪又溫柔的少女應有的表情的樣子,讓我的心輕飄飄的了。

 “剛才在會議上的新濱君……真的、真的太厲害了!居然計劃了這樣的事!真是太了不起了!託你的福,已經停滯不前的班級才開始行動了!”

 “不不不,太誇張了。是大家都累得受不了了,所以就爽快地同意了我的方案。”

 面對興奮的紫條院,我謙虛地說。恐怕要是隻是舉手陳述那個方案的話,很難成功。

 因為有著一群敵視我的人,還有一群喜歡輕鬆的展覽的人。

 要想在這種情況下獲得全班大多數人的贊同,就必須通過這種不容分說的氣勢和舉辦試吃會等方式來一舉固定氣氛,這種表演性質的發表是必要的。

 “不過……你是什麼時候準備好那麼完備的方案和說明資料的?上次我和你聊的時候,你好像對文化祭不是很積極,不像是很早以前就開始準備的……”

 “啊,包括方案都是兩天前開始緊急準備的。”

 “誒、誒誒誒誒!?你是在兩天前才想出活動方案的嗎!?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把調查的資料全部準備好,一定很辛苦吧!?為、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個……”

 被紫條院這麼一問,我一時語塞。

 理由只有一個,就跟我和妹妹說過的一樣,非常簡單。

 但是,向紫條院坦白這件事實在是太羞恥了。

 我的臉頰發熱,心跳開始加速。

 剛才還在全班同學的面前滔滔不絕,可現在面對唯一的少女,卻無法順暢地組織語言。

 “你說過很期待……班上大家的文化節……”

 “誒……”

 “要是活動就那樣走向結束的話……我想紫條院你會很傷心的。”

 “——……”

 我滿臉通紅地回答,紫條院瞪大了眼睛,像是受到了強烈的衝擊一般僵住了。

 然後,是一片沉默。

 走廊中只有風從窗戶吹進來的聲音,我們面對面,一句話也沒能說出來。

 在彼此的眼眸中,只映照著對方。

 然後——

 “你要偷懶到什麼時候啊,新浜君!”

 風見原破壞氣氛的聲音從教室裡傳來。

 “接下來要決定的事像山一樣多!作為提案的人,你怎麼能在那摸魚呢!”

 等等……你在這時候用那麼大的聲音……!

 “……呼呼”

 紫條院突然笑了起來。

 “休息時間好像已經結束了,我們差不多該走了吧。希望新濱君想出的方案一定能夠成功。”

 “哦、哦哦。是啊!那我們走吧!”

 為了掩飾臉頰上的紅暈,我快步走向教室。

 而在這過程中——

 ——謝謝你,新濱君。

 紫條院飽含強烈感情的喃喃自語,在我心中清晰地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