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五章 決心

第一卷  五章 決心

 我不記得在那之後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家裡的床上。

 「天亮了嗎……」

 透過窗簾的縫隙,看得到窗外是一片晴朗的藍天。

 我看了枕頭櫃上的時鐘一眼,發現已經九點了。

 「遲到了……乾脆請假算了。」

 我從床上起身,去拿擺在桌上的手機。陽乃傳了訊息給我,說「你今天要請假嗎?小彩奈也沒有來呢」。

 ……星宮似乎也沒去上學。這也難怪。以她的狀態來看,恐怕有一陣子無法去上學。

 「……」

 星宮的父母自殺了。為什麼?

 因為他們害死了我的家人。

 不,說是他們害死的,其實並不妥當。

 因為那是一場意外的車禍。

 雖然明白這一點,但我依然無法整理好自己的心情。

 雖說我並不會因此怨恨星宮,但是……

 「怎麼這樣啊……可惡……」

 怎麼會有這種事?

 好不容易解決了跟蹤狂的問題,我跟星宮終於要開始交往了……結果竟然發生了這種事。

 現在,我能夠清楚地想起車禍發生當時的情景。

 從車裡出來的星宮夫婦,以及還是黑髮的星宮……

 然後,原本趨於淡化的虛無情緒再度湧現,讓我感覺彷佛心裡被掏空,滿心空虛。

 感覺就像全身都被掏空,那是許久不曾體驗過的感覺……

 「活著真是麻煩。」

 我再度躺回床上,閉上眼睛,什麼都不想思考。

 彷佛要抗拒眼前的現實,意識逐漸溶入夢中。

 我的身體與心靈,早已到了極限。

 ◇ ◇ ◇

 「……好倦怠……」

 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看來即使是這樣的狀態下,肚子還是會餓。我想吃點東西。

 「家裡有食物嗎……」

 我下床,走出寢室,去廚房打開冰箱。

 「什麼都沒有……」

 冰箱裡空無一物。只有一條芥末,不知道為什麼還留在冰箱裡,而且已經過期了。

 「……算了。」

 現在我對任何事物都提不起勁,於是我再度回到寢室,仰躺在床上。

 我茫然地望著天花板,無意之間想起了星宮的天真笑容。

 「……唉,可惡,到底是怎樣啦。」

 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出來。睽違許久的淚水無比熱燙,讓我感覺彷佛臉頰要燙傷了。

 「……」

 每次都是這樣……當我以為一切都很順利的時候,一定會出事。

 命運,就是不肯讓我輕易地走上幸福之路。

 「我的人生果然是狗屎。」

 當初被陽乃拒絕的時候,至少還有力氣自暴自棄。

 但是現在卻……連自殺都懶了。

 「星宮現在怎麼樣了呢……」

 昨晚她哭喊得那麼悽慘,現在一定也很難受吧……

 叮咚──

 門鈴響了。無所謂。

 我閉上眼睛,只想繼續睡覺。但是……

 叮咚──

 「……」

 直覺告訴我,按門鈴的肯定是陽乃。

 但是,現在才中午,應該還沒放學才對……

 「還是去吧……」

 雖然全身疲憊不堪,但我還是拖拖拉拉地起身,前往玄關。

 慢慢地打開門之後──

 「啊,小空!哇,你的頭髮亂翹一通……這時該說早安嗎?」

 「……陽乃?」

 「嗯,是我唷!你最重要的青梅竹馬來找你玩了!」

 眼前出現的果然是陽乃,跟平常一樣,笑容開朗無比,有如太陽一般。

 ◇ ◇ ◇

 「陽乃,不是還沒放學嗎?」

 「我偷跑出來了。這還是我第一次蹺課呢……嘿嘿。」

 陽乃開朗而可愛地裝傻說道。

 換做是平常的話,我一定會因為她太可愛而激動得倒在地上。但是,現在我卻完全沒有任何感覺。

 「……為什麼?」

 「這還用問嗎?」

 陽乃笑著,同時盯著我看,眼神彷佛在問「你真的不懂?」。

 「我要來看最重要的青梅竹馬……我所喜歡的人啊。」

 陽乃的臉上浮現溫柔的微笑,同時這麼說道。

 她應該不知道我跟星宮之間發生的事。

 即使如此,看我沒去上學也沒向學校請假,她還是察覺了異狀。原來青梅竹馬真的是如此熟悉的存在嗎……

 「我剛才還是有傳訊息說接著要來找你……看來你沒看到吧。」

 「……抱歉,我完全沒看訊息。」

 「沒關係,不用道歉。是我不顧你是否方便,自己要來的。」

 不是的,你是因為擔心我,才來看我。

 陽乃的個性認真,絕對不會為了自己的因素而蹺課。

 「……?」

 這時候,我察覺陽乃的手上提著超市的袋子。裡面裝滿各種食材。

 陽乃似乎察覺了我的眼光,稍微舉起超市的袋子給我看。

 「啊,這個嗎?我想你應該什麼都沒吃,於是我決定現在來大顯身手,做飯給你吃!」

 陽乃呼吸急促,看起來鬥志高昂。我的一切都逃不過她的眼睛……

 ◇ ◇ ◇

 很遺憾地,家裡的調理器具蒙上了一層灰塵。因為我從來沒有使用過。我怎麼可能會下廚呢?

 「唉唉,我就知道會這樣。小空是無法獨自生活的男生。」

 「明明就可以。我不是好端端地活到現在了嗎?」

 「那是因為我會定期找你一起吃晚飯。而且不久之前都是小彩奈在照料你的,不是嗎?」

 「……」

 「……這樣啊……」

 她為什麼說「這樣啊」?從我沉默的反應中,陽乃似乎看出了端倪,臉上的表情一下子轉為嚴肅,然後又馬上微笑。

 「小空,你先在客廳裡等著吧。」

 「知道了。」

 我按照陽乃的指示去客廳,在椅子上坐下。腦中什麼都沒思考,只是望著陽乃的身影。穿著制服的她,套上了圍裙。

 由於我對家事完全不感興趣,看不懂她在做什麼。只知道她應該是在準備做飯,動作熟練而順暢。

 不過,該怎麼說呢……眼前的情景,不就是我之前的理想嗎?

 我一直夢想著,跟陽乃成為家人。

 如果夢想實現,應該就會像現在這樣吧。

 ◇ ◇ ◇

 「多謝招待。」

 「粗茶淡飯,不成意思。」

 後來陽乃做了親子井給我吃。蛋花鬆軟香濃,雞肉柔嫩、滋味又甜又鹹。洋蔥也很好吃,口感鮮脆。

 吃美味的食物,真的能讓人生變得更豐富。原本完全無精打采的心神,也稍微振作一點了。

 我抬起頭,發現坐在對面的陽乃笑容可掬,看起來很開心。

 「你好像很高興呢……」

 「嗯,我當然高興了。因為你吃我做的飯總是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讓我很有成就感啊。」

 「那當然……因為你做的飯……總是很好吃……」

 「這樣啊。謝謝你,小空。」

 兩人之間只有隨興的對話。而這隨興的對話就足以療愈我的心靈。

 即使如此,眼前還是有無法逃避的現實。

 「陽乃啊。」

 「小空,什麼事?」

 「關於星宮的事,你早就知道了嗎?」

 「────」

 原本一臉溫柔地注視著我的陽乃,聽我這麼一問,立刻板起臉,表情轉為嚴肅。

 「告訴我,陽乃。星宮的事,你本來就知道了嗎?」

 「小空……車禍的事,你都想起來了嗎?」

 從陽乃的話來判斷,她應該是知道關於我記憶的線索。

 「想起來了。那場車禍的加害者是星宮的父母。」

 「……怎麼會……竟然真的是小彩奈的父母……!」

 陽乃的表情顯得相當震撼。她垂下頭,似乎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個事實。

 「你並不知道星宮的事嗎?」

 「我本來只是覺得有可能……我並沒有連名字都記住,只知道姓氏剛好相同……所以,一開始的時候我儘可能不讓你接近小彩奈。」

 「原來是這樣……」

 「只是……後來看你跟小彩奈相處得很普通,所以我以為造成車禍的人與她無關。」

 原來如此。聽了陽乃的解釋,我又解開了一個心底的謎。

 之前我剛開始跟星宮往來的時候,陽乃說我不能跟她親近,卻堅持不說明理由。但是後來又肯接受我跟星宮交往。

 「……星宮她並不記得車禍的事。」

 「……咦?」

 「……更進一步地說,星宮的父母已經自殺身亡了。」

 「咦?呃……等、等一下,小空,你跟小彩奈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先告訴我這個。」

 陽乃顯得很困惑。於是我將昨晚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訴她。

 聽到最後,陽乃完全說不出話,只能顫抖著嘴唇。

 「事情就是這樣。實在是……未免太巧了。」

 「小空……」

 「簡直是莫名其妙。」

 陽乃沒有說什麼,只是閉著嘴。

 她一定不知道這時候該說些什麼。

 在這難耐的沉默當中──我突發奇想,隨便而輕佻地說道。

 「陽乃──我喜歡你。希望你能跟我交往。」

 「……咦?」

 我突如其來的告白,似乎讓陽乃非常驚訝,眨了幾下眼睛。

 「我想跟你交往。想跟你成為家人。」

 「呃、這、我……」

 「我想要你在這裡跟我一起生活。我想要你一直在身邊陪伴我。」

 「小、小空,你先冷靜下來。突然這……」

 我從椅子上起身,逼近仍坐在椅子上、陷入困惑的陽乃,伸手抓住了她的雙肩,吐露我當下的心意。

 「我一直都喜歡著你。說出來你可能會嫌我噁心,但我總是想著你,眼光一直跟著你。」

 「呃、嗯……」

 「當初你說只把我視為青梅竹馬的時候,我的心裡真的很難過。除了你以外,我已經一無所有,要是連你都拒絕我……對我來說,這個世界就不再有任何的價值。」

 「但是現在……你有小彩奈……」

 「星宮就是讓我這麼痛苦的元兇!」

 「小空……」

 我感覺腹部深處有一股熱湧起,已經來到了喉頭。

 眼淚不受控制地流出。

 「沒錯,陽乃……你說得對,我喜歡星宮!但是,星宮本身的存在卻會讓我痛苦!只要想起她……我就會想起家人被車撞上的那一瞬間……想起她的父母……!」

 「小空……但是,你還是擔心著小彩奈,不是嗎?」

 「沒錯,我當然擔心她了。因為我喜歡她……但是,已經不行了……!因為星宮她……就是一切的開端……!」

 我一邊哽咽,一邊吐出我所有的想法。

 「陽乃……跟我交往吧!我果然除了你之外一無所有……我再也不想去在乎除了你以外的存在了……!」

 「……」

 我抓著陽乃雙肩的手不自覺地使勁。

 即使如此,陽乃仍然完全沒有表現出疼痛的樣子,只是直盯著我的雙眼。

 「陽乃……你不也喜歡我嗎?」

 「小空……」

 「我想要你一直留在我的身邊。只要是為了你,任何事我都能努力……總有一天,跟我結婚吧……好嗎?」

 陽乃一定肯接納我的一切。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

 她說喜歡我,還因為擔心而特地來看我。

 我跟陽乃可以永遠在一起──

 「……」

 「陽乃……?」

 為什麼你什麼都不說?

 為什麼你不答應我?

 為什麼你不但不笑,表情還這麼地煩惱、憂愁……!

 ──我又要被拒絕了。

 就跟那時候一樣,要被拒絕了。

 原本以為絕對會成功的告白,但是卻被拒絕了。

 這次,我又要被──

 「小空。」

 正當我難過得感覺胸口糾結成一團的時候,陽乃一下子改變了態度──臉上浮現有如太陽一般開朗的笑容,開口說了。

 「好啊。我們交往吧。」

 「陽乃……」

 「我一直都很希望你能夠幸福。不過,當我看到你跟我以外的女生說話……我可是一定會鬧脾氣的。我就是這麼麻煩的女生喔。這樣也可以嗎?」

 「可以,當然可以了。更何況,我才不會跟你以外的女生說話。」

 「這樣啊……的確是這樣呢。」

 陽乃一瞬間看起來欲言又止,但是又開朗地哈哈笑了起來。

 「陽乃,我們要一直在一起。」

 「可以喔。只要你這麼期望的話……我會一直陪伴在你的身邊。」

 陽乃面露充滿慈愛之情的微笑,溫柔輕撫我的臉頰。

 啊啊,終於,終於,我的願望成真了。

 這一個月來,發生了許多的事。

 即使如此,我自幼抱持的情意,終於開花結果。

 我跟陽乃,就與以往一樣,今後也要一直在只有兩個人的世界活下去──

 ◇ ◇ ◇

 難睡的感受迫使我從睡夢中醒來。

 第一眼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於是我明白正躺在自己房間裡的床上。

 「……」

 有人正抱著我的身體,而且抱得很緊,全身緊密地靠著。

 難怪我會覺得這麼難睡。不用確認對方的臉孔,我也知道抱著我的人是誰。

 「陽乃,天亮囉。」

 「嗯嗯……小空……?」

 陽乃緩緩地抬起頭的同時,一股酸甜爽朗的淡香隨即迎面撲來。

 「早安,小空。」

 「……早。」

 陽乃睡眼惺忪,說起話來也有些大舌頭,看來她是睡迷糊了。

 「陽乃,我說啊……前天我也說過了,要抱著我的話,拜託你再溫柔一點。有點難受。」

 「咦咦?可是,我們小時候一直都是這樣的。」

 「哪有?在我的記憶中,我跟你睡覺時只有牽手而已。」

 「我都等你睡著以後才抱住你的身體。因為抱起來真的很舒服嘛!」

 陽乃笑開了,似乎想睡回籠覺,將頭靠在我的胸膛上磨蹭了起來。

 ……現在說這個好像有些太晚,但是我們的距離感真的很不得了。

 決定跟陽乃交往之後,兩個星期過去了。我們兩人開始一起在我家生活。

 當然,已經徵得了陽乃的父母同意。

 「……啊,陽乃,今天也得上學耶。」

 「是啊……」

 「別隻是說『是啊』……要遲到了。」

 「不會啦,再五分鐘……」

 我正想要起身,陽乃卻將體重壓在我身上,把我壓回了床上。

 就像以全力撒嬌的小動物一樣,非常可愛。

 再五分鐘……我看看時鐘,時間應該還算充裕。

 再沉浸於這樣的時光一下子,也無所謂吧。

 ◇ ◇ ◇

 「小空,快!上學要遲到了!」

 「還不都是你害的……你一共說了四次『再五分鐘』。」

 在和平的街上,我跟陽乃小跑步奔向學校。

 「啊!」

 我的腳步不自覺地停下。那應該是別班的女生。

 我看到在車道的另一側,有兩個看起來完全像是辣妹的女生正悠哉地徒步前進。那才是真正的強者應有的模樣啊。徹底接受了遲到的事實,走路的姿態坦然而乾脆……

 「──!」

 光是看到辣妹,就讓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星宮。

 這段期間星宮一直都沒來上學。明明還剩幾天就要放暑假了……

 導師說她沒來上學是因為「家庭因素」,但是事實真相誰也不知道。

 甚至有傳聞說星宮可能會就這樣退學。

 星宮……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小空!你在幹什麼!?」

 「陽乃……」

 察覺我停下腳步,走在前面的陽乃回頭快步奔來。

 「這樣可不行喔!一定要好好地跟在我背後才行!」

 「呃、是……」

 「你到底在看什麼──原來如此。」

 陽乃察覺了那兩個辣妹。她那雙大眼睛的眼光頓時轉為冷漠。

 「小空,你一大早就像個普通男生一樣呢。」

 「這、這是什麼奇怪的說法……」

 「沒事。你要看誰是你的自由。即使是把這麼可愛的青梅竹馬晾在一旁、只顧著看其他的女生,也是你的自由。」

 「我知道錯了,抱歉。」

 「……我們快去學校吧。這次可要牽著我的手,才不會走散。」

 陽乃緊緊地握住我的手,大步往學校走去。

 這個青梅竹馬,真的是徹底打翻了醋罈子……

 ◇ ◇ ◇

 到了學校之後,陽乃的舉動就變得低調多了。看來再怎麼樣她還是會在乎旁人的眼光。

 我靜靜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望著陽乃跟其他的女生開心聊天的模樣。

 「……」

 教室內有一個女生,跟這樣的陽乃完全相反。那就是香菜。

 之前香菜總是跟星宮在一起,因此這陣子她在教室裡都孤伶伶地一個人。

 即使有人向她搭話,她也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應該是在為星宮擔心吧。

 前幾天,香菜又把我叫到校舍後方,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什麼線索都好,告訴我彩奈到底出了什麼事。你一定知道些內情吧?』

 那時候,我什麼都說不出口。我實在沒有心情開口。

 於是香菜繼續逼問我,不過陽乃馬上出現,趕走了她。

 自那之後,香菜就再也沒來找我說話了。

 「……這樣就行了。」

 我必須跟星宮保持距離。我不該再跟她有所牽扯。

 更重要的是,我非常滿意現在的生活。

 隨時都能待在陽乃的身邊,只看著陽乃一個人。這樣的人生,就是我所期望的……

 「……我所期望的……」

 心裡彷佛有另一個自己,對我提出了疑問。我把那個自己壓回內心深處。這樣就對了。

 ◇ ◇ ◇

 放學後,陽乃說她想先去某個地方再回家,於是我任由她拉著我走。我跟陽乃來到了車站附近廣場上的可麗餅攤位。

 我記得這裡……我曾跟星宮一起來過……

 「小空,我還沒跟你一起吃過可麗餅吧?我聽森本同學說這裡的可麗餅很不錯,一直很想跟你一起來呢。」

 「……這樣啊。」

 陽乃開朗地笑著說道。看她這樣,似乎是不知道我有跟星宮一起來過這裡。

 然後,我們拿到了點的可麗餅。

 我們兩人在回家的路上邊走邊吃。陽乃戳了戳我的肩膀。

 「小空,你的可麗餅分我吃一口吧。」

 「請便。」

 我當然沒有理由拒絕,將自己的可麗餅遞給她。

 陽乃喜孜孜地咬了一口,打從心底感到幸福似地說了一聲「好好吃」。

 「小空,你也可以吃我的喔。」

 這次換陽乃將她的可麗餅湊了過來,於是我毫不客氣地吃了一口。

 吃了之後,我才發現自己沒想太多就咬了陽乃吃過的部分。不過,她剛才也做了一樣的事,應該無所謂吧。

 「接著我們去電子游樂場玩吧。」

 「咦?為什麼要去電子游樂場……?」

 「你不是喜歡去那裡玩嗎?還是說,今天沒那個興致?」

 陽乃這麼問道,顯得有些不安。於是我下意識地脫口說「我們去吧」。

 明明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猶豫了。

 陽乃沒有察覺我的異狀,繼續吃著可麗餅,走在我前面,往電子游樂場走去。

 有時候她會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確認我有沒有跟上。

 如果彼此距離比她所預期的還要遠──

 「小空,不可以離我太遠喔。我們牽手吧。」

 她便會溫柔地微笑著這麼說道,同時向我伸出手。

 ◇ ◇ ◇

 我們來到電子游樂場之後,在店內隨意地到處逛,看到有興趣的遊戲就一起玩。

 對我來說,重點並不是玩遊戲,而是享受與陽乃在電子游樂場相處的時光。

 陽乃應該也是一樣的。我感受得到,她也很珍惜跟我相處的時光。

 「小空,接著玩那個吧。」

 為了對抗店內吵鬧的聲響,陽乃拉大嗓門這麼說道。而她所指著的遊戲機檯,竟是氣墊球。

 我的心臟大大地跳了一下。

 「小空?」

 「呃、嗯……沒事。好,去玩吧。」

 我們各就各位,將百圓硬幣投入機台。機台放出圓盤,於是遊戲便開始了。

 我跟陽乃開心地玩著氣墊球,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

 每當圓盤撞上邊界,機台便發出誇張的音效。圓盤滾進陽乃那一邊的球門,陽乃便「哇啊啊!」地發出可愛的哀嚎聲。

 現在的比數是9比2。先得到10分的即是勝者,目前我已經得到了9分。賽況算是一面倒。

 「小空,比賽還沒結束喔!接下來我一定會一球致勝!」

 「以規則來說,那是不可能的吧!?」

 與星宮相比,陽乃特別不擅長玩氣墊球。

 ……當時星宮在玩氣墊球的時候,真的是一副如魚得水的樣子。

 『我家附近的小孩都稱我為氣墊球女王!』

 ……如今回想起來,『氣墊球女王』這樣的稱號還真的是……很土。

 「有機可乘!」

 「……啊。」

 我太大意了。陽乃擊出的圓盤高速滑行,在左右兩邊的邊界反彈之後叩一聲地衝進了我這一側的球門,而我甚至來不及反應。

 「好極了!得到一分了!」

 陽乃非常開心,像個天真無邪的孩子。她這副模樣,又讓我想起了星宮。

 唉唉,我這樣可不行。明明跟陽乃在一起,腦中卻在想星宮的事,真是太差勁了。

 明知如此,我卻還是無法壓抑湧現的情感。

 「唔……嗚嗚……」

 「小、空?」

 一股火熱的情緒自體內深處升起,通過喉嚨,從眼眶溢出。

 為了掩藏淚水,我縮起身子,手撐在機台上。

 「小空!?被我得了一分,真的讓你這麼難過嗎!?對不起!」

 「不、不是……不是那樣的……!」

 「…………這樣啊。」

 陽乃來到我的身邊,溫柔地撫摸我的背部。

 青梅竹馬肯定已經看透了我的心思。

 正因為明白這一點,我也知道自己現在的作為對她是多麼地殘忍。

 即使如此,陽乃還是體貼地關心著我。

 「不要緊的,小空。有我在。我絕對不會再讓你難過了……」

 ◇ ◇ ◇

 嘩啦啦,蓮蓬頭的水聲響徹浴室,而我沒有開始動手洗身體,只是一直聽著水流聲,回想今天發生的事。

 尤其是在電子游樂場的時候,我竟然讓陽乃那樣顧慮我。那真的很不應該。

 「我……我該忘了星宮。」

 我跟她,本來就不應該跟彼此扯上關係。

 在各種偶然因素的交互影響下,竟然讓星宮深陷痛苦,甚至連來學校上學都沒有辦法。

 現在我該做的,就是忘了星宮,專注於跟陽乃在一起的人生。

 當我這樣想的時候,突然背後傳來浴室的門被打開的聲響。我心想「不會吧」同時回頭。

 「小空!我們一起洗澡吧!」

 陽乃脫了衣服,開朗地將腳步跨進了浴室。

 以前陽乃不曾在我洗澡的時候闖進浴室過。

 雖說她脫了衣服,不過並不是全裸,身上還穿著橙色的比基尼。

 她要是全裸,我有把握自己一定會昏倒。

 即使還穿著比基尼,對我的心臟來說還是太過於刺激。

 「暑假就快到了,我想跟你一起去海邊玩,於是買了新的泳裝。你覺得如何啊?」

 「很、很可愛。非常可愛!」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為了讓你喜歡,我可是參考朋友的意見,花了一番功夫精挑細選呢。」

 陽乃笑了起來,打從心底鬆了一口氣。

 她這樣的反應以及她所說的話,全都很惹人憐愛。

 我順著這個話題,仔細地打量起陽乃穿著泳裝的模樣。

 最先浮現的感想是──她的胸部變大了。這是一般男人都會先注意到的事。

 不過,我不知道是什麼罩杯。我還沒有變態到光用看的就知道罩杯的地步。

 高一的時候,陽乃的胸部還比平均程度小了一些,現在卻顯得比平均還要大。可能是因為陽乃的身高較為嬌小,才會使胸部看起來顯得特別大。

 她的體型雖然嬌小,腰圍卻充滿健康美。肉量適中的雙腿使我不由自主地怦然心動。

 即使是保守說來,陽乃也是很性感的。

 「唔唔,小空,你一直盯著我的身體看呢。」

 陽乃揚起嘴角,調皮地笑著說道。不過,她自己似乎也很高興。

 「陽乃……你的胸部變大了呢。」

 「是吧。最近突然大了起來……小空,你喜歡大的還是小的?」

 「大多數的男人應該都喜歡大的吧。但也絕對不會討厭小的胸部就是了。無論大的小的都喜歡,在這個基本前提之下,大多數的男人都喜歡大的。」

 「那小空你到底是喜歡大的還是小的?」

 「大的。」

 我馬上回答,不假思索。雖然囉哩囉嗦地鬼扯了一堆,結果還是選大的。我無法抗拒身為男人的本能。

 「是喔……小空喜歡大的是吧……那就好。」

 陽乃看著自己的胸部,滿意地點了點頭。看來對於我的回答她還算滿意,真是萬幸。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正當我在猶豫的時候,陽乃從浴室的角落拉來了另一張凳子,在我的旁邊坐下。

 我悄悄地將身子轉向旁邊,避免讓她看到我的胯下。

 「陽乃……別太靠近我……不然會讓我意識到各種事的。」

 「咦?之前完全沒有意識到嗎?我……我可是一直都意識著呢。」

 「……!」

 陽乃的反擊強烈得出乎意料之外。

 威力大得幾乎足以一拳打飛我的頭部。

 「陽、陽乃……?我說意識到的事,是指……色情書刊裡的那種事喔。」

 「我知道。」

 陽乃不在乎地這麼回答。這下子可不妙了。

 「雖然我也意識著那方面的事,但是我已經跟媽媽約定好了,我們的交往必須是清白、健全的。」

 「這、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

 「不過呢……小空,如果你想要的話……我願意違背跟媽媽之間的約定。」

 「……!」

 我的理性遭受激烈的抹殺。

 陽乃沒有察覺我的動搖,繼續說道。

 「老實說……我有一點點期待……」

 「……」

 陽乃有點嬌羞地這麼說道,讓我的腦袋完全爆炸了。現在是怎樣?

 不,我知道我的青梅竹馬一直都對我很積極。

 平常就有不少肢體接觸,而且總是找機會刻意做些會吸引我目光的事。

 因此──雖然這樣說可能有點奇怪,但她現在這樣的言行其實並不突兀,而且我們是戀人……

 「這、這種事……還是到高中畢業之後再說吧。」

 我甩開在腦海中飄然湧現的妄想,勉強地擠出聲音說道。

 我當然也想跟陽乃做那方面的事,但是一旦真的面臨,反而不得不多考慮一些……不,不是考慮,或許我只是笨拙。

 「要等到高中畢業之後嗎……既然小空你這麼說,我會忍耐的。」

 「……」

 「既然這樣,小空,我們來互相刷洗身體吧。就像小學的時候那樣。」

 「互相洗身體……?呃,不……畢竟彼此的身體各方面都有所成長……」

 「嗯嗯?我的意思是刷背啦。」

 「啊~」

 「不然你是想到哪裡去了?你好色喔~」

 「唔……!」

 陽乃嘻嘻哈哈地開懷大笑。而我無言以對,只能漲紅著臉。

 ◇ ◇ ◇

 這是夢──我知道自己正在做夢。

 夢中的場景是在街上。車道上有汽車在行駛,行人們很平常地走在人行道上。是一幕再普通不過的景象。

 我現在就像個背後靈,看著中學時的自己,他正因為鞋帶鬆開而停下了腳步。

 「哥哥~我們要先走囉~」

 「妹妹啊,你這樣真是不應該。當哥哥停下來的時候,當妹妹的就該等待。這是身為妹妹的職責。」

 ……我說話的方式為何這麼奇怪?大概是受了什麼動漫角色的影響吧。

 「我才不管呢,呸~」走在前面的妹妹對我吐舌頭,無視我的抗議。

 看兄妹這樣交談,我的父母輕聲地笑著,跟妹妹一起往前走去。

 對於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我』毫不知情,仍然悠哉地綁著鞋帶。

 綁好鞋帶之後,『我』站了起來,正要繼續往前走的那一瞬間──

 我的父母與妹妹,被一輛高速駛來的汽車撞個正著。

 我的家人們,誇張地噴飛了出去。

 簡直就像輕巧的物體。人類身體的質量應該不會那樣子噴飛出去才對。

 時間的流速變得遲緩,漫長得有如永遠。在這樣慢得沉悶的時間流速之中,我的家人們摔落至地面。

 一動也不動。

 周遭開始吵鬧了起來。

 從車上下來的,是星宮的父母,以及星宮本人──

 「──啊、嗚!」

 我彈起上半身,意識也在一瞬之間回到現實。

 「……」

 房間裡的燈光全都關了,一片漆黑。就感覺上來說,現在應該是深夜。

 我在床上醒來,發現自己全身冒著冷汗。

 睡衣的布料被汗水沾溼,黏在身上,感覺很不舒服。

 「……小空?」

 「陽乃……」

 睡在我旁邊的陽乃也醒了過來,挺起上半身,向我問道。

 「是不是……又夢到了?」

 「……嗯。」

 我最近每晚都會被惡夢驚醒。可能是因為恢復了記憶。

 「小空,過來吧。」

 陽乃全身散發出有如母親一般的溫柔氣質,朝著我張開雙臂。

 我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輕地將臉靠上陽乃的胸口。

 於是,陽乃將我溫柔地擁入懷中,有如要包容我的一切。我感覺得出來,自己的心緒正在逐漸恢復平靜。

 「我們就這樣繼續睡吧,小空。」

 我被陽乃抱著,再度躺下,緩緩地閉上雙眼。

 我什麼都不想思考,只想沉浸在這股溫暖之中──

 ──這樣真的好嗎?

 儘管有另一個自己正在如此質疑,但我決定忽視。

 ◇ ◇ ◇

 後來,也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我們順利地迎來了暑假。我每天都跟陽乃兩個人膩在一塊,無論是在家還是在學校,我們總是在一起。

 對我來說,這是特別而一成不變的和平日常。

 如果真的要舉出什麼不同的事,那就是──我一次都沒有見到星宮。

 結果到暑假開始為止,星宮還是沒有來過學校。

 「……接著該做什麼好呢?」

 難得獨處的我,躺在客廳的沙發上,茫然地盯著天花板。

 現在是傍晚,陽乃被她的母親叫回家去,於是我無所事事。不過,晚上陽乃會再回來這裡。

 獨處的時候,我總是不由得會胡思亂想,主要是往壞的方面。

 「……」

 我想吃點冰淇淋,於是去廚房打開冰箱。

 冰箱的冷凍庫只有冷凍食品,沒有冰淇淋。

 「出去買吧……」

 我拿起錢包,決定去一趟便利超商。

 ◇ ◇ ◇

 我在住家附近的便利超商隨便買了幾個杯裝冰淇淋之後,走出店外。

 一來到室外,悶熱的熱氣立即籠罩全身。雖然已是傍晚時分,室外的氣溫依然難耐。

 雖然我穿得很輕便,只有襯衫與短褲,還是覺得很熱。

 街上來來往往的人們也都穿著露出大部分肌膚的服裝。

 「……冰淇淋會溶化的。」

 我還買了陽乃的份,必須趕在溶化之前回家才行。

 我這麼想,正要加快腳步的時候──

 「啊,這不是黑峰嗎?」

 我碰巧遇到了香菜。她身上穿著像是居家服的輕便服裝,應該只是為了去便利超商買東西而稍微出門一下子吧。

 「感覺有點新奇呢。」

 「啊?你是指什麼?」

 「第一次看到香菜你穿制服以外的衣服。」

 「呃,什麼話?感覺有點惡耶你……我之前就覺得你這個人啊,說起話來意外地不客氣呢。而且還大搖大擺地直呼我的名字。」

 「抱歉,因為我不知道你姓什麼。」

 「啊,這樣的話的確也沒辦法呢──你以為我會這麼說嗎?臭小子!……等等,你該不會真的不知道我姓什麼吧?」

 香菜滿面驚愕地問道。我默默地點頭。

 「啊,是喔。那就是彼此彼此囉……因為我也不知道你姓什麼。」

 「你剛才不是喊了我黑峰嗎?」

 「啊?是你聽錯了吧。我明明就喊你『凜空』。」

 「你真是不服輸到可怕的地步……可以的話,告訴我你姓什麼吧。」

 「絕不。」

 「咦……?」

 「既然這樣,我就賭氣,絕不讓你知道我姓什麼。我也不想告訴你。」

 香菜完全鬧起了脾氣,雙手交叉抱胸,「哼」一聲地別過頭去。與陽乃和星宮相比,她的性情似乎是倔強許多……

 我判斷對話到此結束,於是打算回家。經過她身邊的時候──

 「等一下。」

 「什麼事?」

 香菜叫住了我,於是我停下腳步,回頭望向她。

 香菜望著我,表情變得非常認真。

 「現在……可以跟你稍微談談嗎?」

 ◇ ◇ ◇

 香菜帶著我來到了附近的一座小公園。

 這裡除了我們以外沒有別人,的確適合談論事情。

 ……希望能早點結束。要是談得太久,冰淇淋會溶化掉的。

 「就坐這裡吧。」

 香菜這麼說,於是我在長椅上坐下。

 香菜也在我旁邊坐下,隔著一點距離。

 「你要跟我談什麼?我可是先聲明,冰淇淋不分你吃喔。」

 「誰要啊。而且那種事才不重要。」

 「不然是什麼事?」

 「關於彩奈。」

 「──!」

 頓時感覺胸口一陣緊縮。

 「黑──我是說,凜空,你後來都沒跟彩奈聯絡嗎?」

 「沒有。」

 「這樣啊。那……你們之間出了什麼事?可以告訴我嗎?」

 「……」

 「至少告訴我彩奈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抱歉。」

 「真是……糟透了。」

 理解了無法從我這裡打聽到任何消息,香菜皺起眉頭,忍不住嘀咕了一聲。

 我不想說。我想忘掉。

 「前幾天……我去了彩奈的家。」

 「……」

 香菜以冷靜沉著的語氣說了起來,我仔細聽她說。

 「雖然她還是有出來應門,但是狀況看起來非常糟糕……她似乎一直在哭,眼睛很紅……而且披頭散髮的……」

 「……」

 「雖然她聽我說話還是會笑,但那肯定是強顏歡笑。」

 「……你想說什麼?」

 「……那天晚上,我在彩奈家留下來過夜。她睡著之後……一直在夢裡道歉。」

 「……」

 難道是──我心裡有底,仍然一語不發地聽香菜繼續說。

 「她一直說『對不起、黑峰同學對不起、黑峰同學對不起』……不停地重複這麼說……一直流著淚,在睡夢中向你道歉。」

 「……!」

 「告訴我,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彩奈那麼痛苦?」

 「……」

 「難道你跟彩奈吵架了嗎?你單方面地拒絕彩奈,然後……轉而跟春風交往──」

 「不是那樣!」

 我忍不住大聲否定。

 香菜嚇了一跳,全身抽動一下,不過她又馬上恢復冷靜,繼續說道。

 「不管我怎麼問彩奈,她就是不肯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所以……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真的……不是可以輕易地告訴外人的事……」

 「……這樣啊。」

 我跟香菜各自將目光從彼此身上移開,垂頭盯著地面。

 沉默了幾秒之後,香菜繼續開口。

 「彩奈她……要搬家了。」

 「……搬去哪?」

 「鄉下。聽說是她祖母的熟人的家。」

 「這樣啊。」

 「她好像會在暑假期間退學。」

 「……!」

 聽香菜這麼說,我倒抽了一口氣。不顧我的動搖,她淡定地繼續說道。

 「彩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完全一無所知。但是,彩奈真的有必要那麼痛苦嗎?」

 「這……」

 「我不知道有什麼隱情,但是……現在能拯救彩奈的,凜空,就只有你了。」

 香菜直視我的雙眼,說得十分篤定。

 「我……我無能為力。」

 「你不需要為她做任何事。只要陪伴在她的身邊就行了。」

 「這我辦不到。」

 「……真是莫名其妙。」

 「……」

 「彩奈在變成那樣之前,開口閉口都在說你的事。總是說你神經大條、邋遢散漫、還會亂講奇怪的話騷擾她。」

 「都在發我的牢騷嗎!?」

 「但是,她還這麼說──『跟黑峰同學在一起真的很快樂』。她那麼說的時候,真的笑得很開心。」

 「……」

 「這個星期六,我要搭電車去彩奈的新家找她。」

 「……所以呢?」

 「凜空,你也來吧。」

 「……咦?」

 「你還是跟彩奈好好地談一談比較好。雖然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這樣下去肯定不好。」

 香菜雖然這麼勸說,但我真的聽不進去。

 「可以嗎?我已經聯絡過彩奈說我會去找她了。接著只要你也──」

 「……受夠了……」

 「……啊?」

 「我已經受夠了!」

 「……咦?」

 我再也無法壓抑爆發的情緒,站起來大吼。

 香菜訝異地瞪圓了眼睛,但我還是停不下來。

 「我……我只是想過幸福、平穩的生活……我再也不想受傷了!不想再受傷了啊……!」

 「我知道,可是……」

 「你知道什麼!?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我……我有多麼……!」

 眼淚忍不住開始落下,以往的記憶一下子全部湧現。

 突然失去家人──受到陽乃的扶持──被陽乃拒絕──在便利超商遭搶時救了星宮──受星宮扶持──與陽乃坦誠相見──從跟蹤狂手中拯救星宮──本來以為可以跟星宮開始交往,結果卻──!

 我只是想要更普通、更平穩地活著,如此而已啊……

 「我很抱歉……毫無疑問地,我這樣真的很差勁吧。我在逼你受苦……即使如此,至少聽我說這一句。」

 「……怎樣?」

 「能夠拯救彩奈的,只有你而已,凜空。」

 「──!」

 「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不想明白。

 「對你說了很多有的沒的,對不起。我要去找彩奈。雖然我不覺得自己能為她做什麼……不過,就當作是去拜訪朋友吧。」

 「……」

 「我還是先告訴你電車的時間吧。早上6點40分,我在車站前等你……」

 「……我是不會去的。」

 「是喔。」

 香菜只短短地如此回應,注視我的雙眼一下子,然後從長椅上起身,轉身背對我,走出了公園,一次都沒有回頭。

 「……」

 能拯救星宮的,只有我……?

 「這還用你說……我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了。」

 ◇ ◇ ◇

 與香菜分開之後,我回到自己的家,無所事事地躺在沙發上,望著天花板。陽乃回來了以後,我仍然只是盯著天花板看。

 「小空,你怎麼了?」

 「……」

 「小空!嘿!」

 「──噗呼!」

 陽乃將胸部朝著我撲了過來……沙發因為衝擊而發出了些微的軋軋聲響。

 「唉唉唉~你身邊明明有個這~麼可愛的青梅竹馬,怎麼老是盯著天花板看呢~?」

 陽乃這麼問道,口氣莫名地甜膩,同時躺在我的身上。

 這樣的親密感實在是……太不妙了。陽乃的臉靠得非常近,我眼界裡只看得到她的容貌,體重也完全壓在我身上。

 「陽乃,身為男人,這樣是很高興沒錯。但我會把持不住理性的,別這樣。」

 「嗯?沒關係啊,我就是希望你失去理性。」

 說完,陽乃揚起嘴角,露出不知道是第幾次的調皮笑容。

 「陽乃……」

 「小空,你又在煩惱了,很難受吧?」

 「是啊……」

 「那樣可不行喔。因為我希望你無時無刻都很幸福……只要是我做得到的,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

 陽乃的眼神充滿著堅定的決心。

 看得出她是真心的,只要是我想要的,她真的肯為我實現一切。

 「小空,我來猜猜看你在煩惱什麼吧。」

 「嗯。」

 「是關於小彩奈的事吧。」

 「……嗯。」

 果然都被她看穿了。要瞞過我的青梅竹馬是不可能的。

 陽乃慢慢地挺起身子,坐回沙發上。

 我也跟著起身,在沙發上坐起。

 「我就是會不自覺地想起星宮的事。」

 「想起小彩奈……」

 「我很擔心她。她現在仍然在痛苦著。」

 「但是最痛苦的可是你。」

 「……」

 我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星宮現在一定跟我同樣地痛苦。

 不,她比我更痛苦。

 我有陽乃這個溫柔的青梅竹馬,在人生的路上扶持著我。

 但是,星宮呢?她身邊有人會像這樣扶持她嗎?

 雖然她有香菜這個朋友,但是她並沒有向香菜坦白自己的過去,這表示她們的心與彼此之間還是有相當的距離。

 而這也是星宮本身的性格所致。

 星宮她……一直懷抱著罪惡感。

 據香菜所說,星宮就連在睡夢中還是一直在向我道歉。

 她的父母引起車禍,害死了別人,自己也自殺……而她本身也隨時深受罪惡感煎熬……

 還有比這樣還要痛苦的人生嗎?

 「其實……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我並不恨星宮──我只要向她說這麼一句話,那就夠了。

 光是這樣,星宮的心靈就能多少得到一點救贖。

 當然,實際上對於車禍的事,我還沒辦法完全放下。但我也明白那是一場「意外」。

 加害者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

 只要想起星宮,就會讓我跟著想起痛苦的記憶,這也是事實。

 正因為這樣,我認為星宮現在肯定比我更痛苦。

 「小空,你現在還是喜歡著小彩奈吧。你想要跟小彩奈變成什麼關係?今後想怎麼做?」

 陽乃冷靜地問道。對於這個問題,我早在以前就有了答案。

 「我想……跟星宮一起活下去。我想守護她。」

 「……」

 陽乃沉默下來,寂靜充斥於兩人之間。這時候,我才理解自己說出了什麼樣的話。

 「對、對不起,陽乃!不、不是的!我喜歡的是陽乃你……」

 我剛才說那種話,等於是跟陽乃交往同時卻否定著她。

 但是,陽乃的臉上卻浮現了溫柔的笑容。

 「啊哈哈……我好像終於聽到了你的真心話。」

 「……對不起。但是……能在真正的意義上理解星宮、並且扶持她的,或許只有我一個人。除了我之外沒有別人。」

 「既然這樣,你必須去小彩奈的身邊才行。」

 「……我不要。」

 「咦?」

 「雖然明白……但我還是害怕。我就是害怕。說不定還會發生什麼無法預測的意外……」

 「小空……」

 「我討厭疼痛。我不想讓心靈的平靜再度被擾亂。我只想平穩地活下去……我要和平。」

 陽乃只是靜靜地聽著我吐露心聲。

 「陽乃,我不能沒有你。我想待在你的身邊。我不想跟你分開。沒有你的話,我活不下去。」

 「你這是在說謊,小空。」

 「才不是──」

 「不然你跟小彩奈在一起的時候,是怎麼過的?」

 「啊──」

 我從小一直過著依賴陽乃的生活,但是跟星宮在一起的時候我感覺自己能變得普通。

 雖然偶爾還是會想起陽乃,但是並不至於像現在這麼依賴。

 「你跟小彩奈在一起的時候……看起來特別地自然、自在。」

 「……」

 陽乃微笑著這麼說道。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沉默了一下子之後,陽乃冷不防地過來抱住了我。

 她抱得很緊,彷佛要讓兩人的身體合而為一似地,緊緊地擁抱著……

 「小空,我真的好喜歡你,最喜歡了。喜歡得不得了。光是看到你跟其他的女生說話,我就會不高興。甚至不敢想像你跟其他的女生交往。」

 「陽乃……」

 「但是,即使是這樣,對我來說最重要的,還是你的幸福……小空,你應該順從自己的心意……你要去找小彩奈。」

 陽乃抬起頭,注視我的臉。她笑得很溫柔,但是──同時也在哭泣。

 陽乃的臉上多了好幾道閃閃發亮的淚痕。

 她繼續說。強忍著哽咽,口氣些許顫抖著。

 「小空,你被我困住了。」

 「才沒有那回事……陽乃,我喜歡你……」

 「嗯,謝謝你。我真的很高興。因為我也喜歡你……正因為這樣,我希望你能看到更寬廣的世界。」

 「更寬廣的……世界……」

 「小空,我是困住你的鳥籠。你該從我這裡飛出去。是你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陽乃……」

 陽乃說著的同時,淚水不停流出。這代表她將與我離別,而她比誰都還要理解這一點。

 「如果你飛不到目的地、飛累了……到時候,再回到我這裡來。回到青梅竹馬的身邊。」

 「…………嗯!」

 「小空,你說得一點都沒錯。在這個世界上,能夠扶持小彩奈的,就只有你一個人。」

 「陽乃……陽乃……!」

 陽乃這個青梅竹馬是打從心底關心著我,為我著想。我能深切地體會到她的心意。

 因為,她的獨佔欲是這麼地強,而且善妒,連她自己都有自覺……

 即使如此,她卻只想著要讓我幸福。

 即使她自己痛苦得淚流不止……

 「小空,你不用在乎我。儘管抬頭挺胸,凜然地在空中自由飛翔吧。」

 「自由……」

 「你的父母一定也是如此期望,才會為你命名為『凜空』。」

 「──!」

 我從沒想過自己名字的意思。也從沒問過父母這個問題。

 即使如此……如果爸爸跟媽媽看到我現在這副模樣……他們會怎麼想?

 妹妹一定也會吐著舌頭取笑我。

 「小空,你一定可以的……即使沒有我,你也能活下去。因為,你總算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

 「嗯……嗯……!」

 「啊哈哈,別哭成這樣……這張帥氣的臉都被你自己糟蹋了。」

 我自己似乎也在哭泣。我完全沒有察覺。

 剛才只是一直覺得臉頰莫名地溫熱……

 「陽乃……你也在哭啊……」

 「我當然可以哭。失戀的時候就是該哭,不是嗎?」

 「是這樣的嗎……」

 「就是這樣。啊哈哈。」

 陽乃哭花了臉。即使如此,仍然對我露出開朗的笑容。

 ◇ ◇ ◇

 話題告了一個段落之後,兩人之間的氣氛也逐漸鬆緩,恢復平靜。

 我跟陽乃並排著坐在沙發上,彼此什麼都不說,沉浸在目前的氣氛之中。

 「老實說……嗯,我一直都知道,我一定贏不了小彩奈。」

 「咦?」

 「等我一下。」

 陽乃這麼說,去了寢室一趟,回來的時候右手多了一本書。

 那是──門戶小姐給我的色情書刊!為什麼!?我明明藏在床底下的!

 「啊、呃……陽乃……大人?」

 「……這是色色的書吧。」

 陽乃眯起雙眼,盯著書的封面說道。

 那本色情書刊的封面女郎是個外型與星宮非常相似的辣妹。

 「這個女生跟小彩奈真的好像喔。」

 「是、是啊……」

 「小空也是個健康的男孩子呢。」

 「對、對不起。」

 「小空,跪坐,坐好。」

 「呃……請問……?」

 「這種書對你來說還太早了。最後,我要給你訓話一番。」

 陽乃這麼說,可愛地嘿嘿笑──

六章 朝著希望掉頭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