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冰刃》莫妮卡

第10章 叛徒

第七卷 “冰刃”莫妮卡  第10章 叛徒   在休羅東部,有個叫做多克羅德的港口群。

 在流過都市中央的特勒科河沿岸,好幾個巨大的港口連成一片。一個世紀前,這裡是世界最大的港口,各國進口的東西聚集的中心。巨大的磚瓦制倉庫和貯藏原油的球形油罐密密麻麻地矗立在這一帶。

 夕陽已經西下,但這個區域沒有沉入黑暗。這是因為有貨物源源不斷地送達,強烈的燈光照亮了這一帶。

 特別是碼頭附近,好像白天一樣明亮。

 莫妮卡站在多克羅德的倉庫上。她遠遠望著碼頭,安靜地休息身體。

 她的手裡拿著無線電。那是從緹婭身上偷來的。

 但是,無線電沒有任何反應。

 (咱是想至少可以留個消息,但是,應該沒用吧。)

 揚聲器裡只傳出裡雨聲一樣模糊的聲音。

 似乎是無線電波在串擾。

 (……可能是因為 CIM 的那些人聚集過來了吧。好像分了很多人過來。)

 她理解了這個事實,然後看向夕陽。看到逐漸沉沒的太陽,她想到了自己即將迎來的結局。

 ——之前就沒有其他選擇嗎。

 她無數次重新思考。但是沒有想出好的答案。

 (CIM 完全被『蛇』毒害了。對話是行不通的。不知為何,他們認為迪恩共和國的間諜殺死了王族,對此深信不疑。)

 他們都在竭力搜查暗殺達林皇太子的人。這已經是面子問題了吧。如果犯下沒能抓住暗殺者的失態,國家的威信就不保了。

 那時擺在『燈』面前的選擇有兩個。

 ——犧牲一位迪恩共和國的間諜。

 ——全力抵抗 CIM,證明黑幕是加爾加託帝國的間諜。

 她當然希望選擇後者。

 (但是,以迪恩共和國的間諜聞名的克勞斯先生公然抵抗的話,就會產生很大的外交問題。『燈』的安全也會受到威脅吧。)

 說到底,CIM 被『蛇』控制了。很可能無論這邊怎樣主張自己無辜,他們也不會聽進去。

 如果持續無益處的消耗戰,或許什麼時候『燈』的某個人就會送命。

 誰會繼『鳳』之後犧牲?葛蕾緹嗎?吉薇婭嗎?緹婭嗎?莎拉嗎?安妮特?艾露娜?還是說莉莉?或者所有人?

 想象悲劇的時候,莫妮卡的身體會流出冷汗。

 (雖說咱自己也很難相信。)

 她平靜地思考。

 (但是咱想守護兩者啊。莉莉,還有——『燈』。)

 無論重新思考多少次,決斷都沒有改變。

 只要犧牲莫妮卡一個人,一切都能解決。

 芬德聯邦的國民會為暗殺者之死而安心。CIM 可以保住面子。暗殺者會被當成加爾加託帝國的間諜報道,所以迪恩共和國可以避免與芬德聯邦產生外交問題。『燈』能夠以最低限度的犧牲準備接下來與『蛇』的戰鬥。

 對誰來說都是皆大歡喜。

 唯一的遺憾,就是跟莉莉的約定吧。

 ——『做個約定。請大家誰都不要死。不要再增加死者,要所有人一起回到陽炎宮。唯獨這件事請大家發誓。』

 她在同伴面前這樣說過,好像宣誓一樣。

 每當回想起來,莫妮卡的臉頰都會微微放鬆。

 「抱歉啦,可能遵守不了約定了。」

 她自嘲般地笑了笑,然後靜靜地看向前方。

 「畢竟,咱是愚蠢而卑鄙的——叛徒啊。」

 莫妮卡也沒能成為雙重間諜。她捨棄了『燈』,也捨棄了『蛇』,甚至揮開克勞斯的援手,孤零零地站在這裡。

 所以,清算的時候要到了。

 最終決戰在前方等待著莫妮卡——那是沒有勝算的對 CIM 全面抗爭。

 ◇◇◇

 在混亂之中,亞梅莉回到了 CIM 本部。

 她逃離了『燈』的據點。逃離的時候,她沒能看穿所有克勞斯巧妙設下的陷阱。有按到什麼開關的感覺。

 恐怕無線信號會傳到克勞斯那裡,讓他注意到亞梅莉逃脫。如果他有那個意思,『貝利亞斯』的部下就會被全部殺死。

 但是,即便理解這一點,亞梅莉也不得不離開。

 (時間到了啊,燎火。混亂蔓延到這一步,我只能不惜捨棄所有部下的性命,報告給上層。)

 雖然於心不忍,但自己必須做出作為間諜正確的判斷。

 亞梅莉到達 CIM 本部後,去了最高機關『海德』的房間。向屏風對面的五個人敘述了事實。追拿『浮雲』蘭的時候與『燈』合作,但是中計被俘。部下被當作了人質,只能服從對方。

 『海德』默默地聽了報告。

 皮膚上有緊繃的感覺。亞梅莉藉此察覺了充滿這片空間的緊張。

 「關於『貝利亞斯』的失態,之後再說吧。處分遲早會有的,但不是現在。」

 一個人用威嚴的聲音說道。

 其餘四人也表示同意。

 「亞梅莉,把你看到的東西原原本本地說出來。」低沉的男性聲音傳來。

 「……如您所願。」

 「射殺達林殿下的人是『浮雲』蘭嗎?」

 「不,我想不是。達林殿下被暗殺的當晚,我看到了『浮雲』的傷勢。以她的狀態做不到暗殺。我想至少不是直接行兇的人。」

 「某個新聞社報道說名叫『緋蛟』的間諜是犯人。這個你怎麼看?」

 「無法判斷。」

 這是率直的回答。

 恐怕除了犯人之外沒有人知道答案。

 「唔,奇怪……與雅,甚遠……」

 陰沉的男性聲音從屏風對面傳來。他格外強調“雅”這個詞。

 「『迪恩共和國的間諜瞄上了達林殿下』這個情報應該是『魔術師』帶來的。難道你想說我等犯下了絕對不該有的錯誤?」

 有種房間裡的氣溫略微下降的感覺。『海德』內似乎產生了對立。矛頭指向了『魔術師』這個人。

 隨後,嘶啞的女聲傳來。她就是『魔術師』嗎。

 「……並不是錯誤。」

 「唔嗯?」

 「就是說新聞報道是事實——暗殺者擬態成了迪恩共和國的間諜,真身是加爾加託帝國的間諜。只是有點細微的誤解。」

 『魔術師』說出這辯解般的低語之後,迎來了一段漫長的寂靜。

 低沉的男性聲音再次問道。

 「亞梅莉,我問你。」

 那聲音很有震懾力。

 「『緋蛟』是哪邊的間諜?——是迪恩共和國。還是加爾加託帝國。」

 亞梅莉猶豫了一會。

 但是,這個她能回答。只需要敘述事實就好。

 「『緋蛟』莫妮卡在我的眼前襲擊了『燈』的同伴。」

 亞梅莉目擊到了她毫不猶豫向同伴揮出小刀的場面。

 「——可以認為她是加爾加託帝國的內應。」

 亞梅莉聽到屏風對面有忍不住呼氣的聲音。

 沉默持續了半晌,傳來了『海德』的五個人達成意見一致的動靜。

 「向 CIM 現在能動的所有部隊傳令。敵人是加爾加託帝國的賊人。」

 很快,命令傳了過來。

 「——立刻殺死『緋蛟』。賭上 CIM 的威信,絕對不要放跑她。」

 亞梅莉捏起裙子,同時低頭說「明白了」。

 她預測到會這樣了。不論是對反帝國派來說,還是對親帝國派來說,現在的莫妮卡都是應該抹殺的對象。上層必然會下達這樣的決斷。

 (……雖說或許一切都是按照她的計劃發展的。)

 她的眼睛裡也曾透出那種寂寥。這是沒能傳達給克勞斯的情報。

 不管怎樣,亞梅莉都沒有情義去袒護她。

 沒有迷茫。處死『緋蛟』,如今已經是芬德聯邦全國人民期盼的事情了。

 ◇◇◇

 獲知一切真相的緹婭驚得說不出話。或許是莫妮卡背叛的事實讓她很受打擊,她眼角泛著淚水,肩膀在顫抖。

 「不會吧……」她忍不住說道,但是沒有一個同伴給予肯定。

 克勞斯最初跟同伴說明的時候,少女們也做出了同樣的反應。得知難以接受的事實,她們驚呆了,為湧起的不安所擊垮。

 「那個叛徒……!!」

 緹婭悔恨地握緊拳頭。

 「去阻止她吧!怎麼能讓莫妮卡一個人犧牲——」

 話語被無數腳步聲打斷了。

 披著黑大衣的人紛紛開始聚集,圍住克勞斯等人。似乎是混進恐慌的群眾裡接近過來的。

 數量大約二十名。

 「是 CIM 的人吧。」

 克勞斯平靜地發問。如果對方有攻擊的意思,來多少他都能打倒。

 有一個人從人群裡走上前來。

 那是個黑皮膚金髮的男性,帶著強者特有的沉著。在康梅里德時報的報社前也看到過他。有個搞錯時代的軍刀掛在漆黑的大衣腰間。他說:「你就是那個燎火嗎?」

 他那輕蔑的眼神就好像在看垃圾一樣。

 「我是 CIM 的防諜部隊『瓦那金』的首長——『甲冑師』梅勒迪斯。算是你爭鬥過的『貝利亞斯』的同伴。」

 「是嗎。有什麼事?」

 「別這樣向我們露出敵意。我們這邊有人質。」

 他微微用視線示意,那個方向上有其他男人束縛著茶發的少女和胭脂色頭髮的少女,將槍口抵著她們。

 「莎拉!? 蘭!?」吉薇婭喊起來。

 被叫到名字的兩個少女不甘地咬著嘴唇。

 「對、對不起。他們突然闖進來——」「對不住。實在是寡不敵眾。」

 克勞斯沒有動搖。

 「是亞梅莉的安排嗎。」

 克勞斯察覺到她逃走了,但是沒有餘力給莎拉她們發出指示。那時候他正好在跟莫妮卡對抗。

 自稱梅勒迪斯的男人用鼻子哼了一聲,繼續說道:

 「接下來 CIM 要開始抹殺『緋蛟』。說出那貨的情報。她對你們迪恩共和國來說應該也是叛徒。」

 「…………」

 「袒護她的話,就把你們也當作王的敵人。」

 思考。左腿負傷的克勞斯一邊保護包括人質的所有少女,一邊將在場的『瓦那金』二十名殺光封口。

 不是做不到。但是風險很高,即便成功也看不到光明的未來。

 梅勒迪斯用遊刃有餘的聲音繼續說:

 「老實服從吧。這邊也不想跟迪恩共和國產生額外的外交問題。總比公開『緋蛟』是迪恩共和國出身好吧?——你們想打仗嗎?」

 克勞斯只能做出決斷。

 他從懷裡拿出手槍,輕輕扔在了地上。

 少女們苦悶地吸了一口氣。

 「沒救了啊。」

 吉薇婭唾棄地說道。

 「你們的國家沒救了。」

 包圍他們的『瓦那金』一瞬間露出嚴峻的表情,將強烈的視線投向吉薇婭。梅勒迪斯一副無聊的樣子說了一句「狂妄的小鬼」。

 克勞斯抓住這短短的機會動了手指。

 不久,克勞斯等人被『瓦那金』押走了。被戴上手銬,被塞進車裡,被堵上眼睛,被封鎖行動。

 那時候,離克勞斯最遠的少女遵從了克勞斯的手勢,沒有放過『瓦那金』的視線集中到吉薇婭身上的瞬間,悄然抽身離開。她就這樣混進了休羅的人群裡。

 ◇◇◇

 太陽完全沉沒,餘輝將天空染成了橙色。

 莫妮卡一直在倉庫上等待。

 殺氣騰騰的人逐漸聚集到多克羅德一帶。剛才開始就能感覺到針扎般的視線。

 就像她推測的那樣,CIM 已經追來了。他們對既不逃跑也不躲藏的少女感到可疑,現在正在讓周邊市民避難。做完這件事之後,他們就會開展抹殺吧。 包圍網已經完成了。

 莫妮卡理解他們的意圖,抱怨說,能不能趕快開始啊。

 隨後,莫妮卡站立對倉庫旁邊,響起了拖長音的「找~到你啦~」。

 是翠蝶。

 「啊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她發出低俗的笑聲,露出帶尖的牙齒。

 「哎,怎麼樣啊莫妮卡醬~?現在 CIM 的精英正在接連聚集起來哦?來抹殺莫妮卡醬哦?」

 「反過來說你沒事嗎?被 CIM 看到。」

 「沒事啊?CIM 絕對不會攻擊咪的。」

 她有些自誇地回答。

 翠蝶有自由調動 CIM 的能力。而莫妮卡弄懂了她的手法。因此,莫妮卡關心的想問的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告訴咱一件事吧。」

 「什麼呢?」

 「如果新聞社報道的嫌疑人不是咱,而是你,會怎麼樣?」

 「哈?只不過是通過 CIM 立刻銷燬報道啊?然後再將『燈』的哪個人當作嫌疑人公開,覆蓋掉而已吧?」

 「嗯,能知道這些真的太好了。」

 莫妮卡微微露出笑容,點了點頭。

 「果然咱的選擇沒有錯。」

 「雖然不知道你想通了什麼——但好像已經到時間了哦。」

 包圍周邊的殺氣更濃了。

 很快,一切準備都完成了。

 「再見,緋蛟醬。咪會仔細地見證你的死期。」

 低語般地宣告之後,翠蝶消失在了倉庫的對面。

 就好像與她替換輪換一樣,攜帶武器的西裝團體出現了。是 CIM 的一支部隊。他們各個拿著手槍,用尖銳的視線看著莫妮卡。

 數量是十四人。

 中央站著一個發出銳利目光的男人。應該是隊伍的 Boss 吧。只有嘴上戴著肉食獸形狀的黑色口罩。莫妮卡從他散發出的殺氣預測他是個很厲害的強者。

 他們沒有報上來歷。不說不必要的話。

 他們什麼都不說。比如身份是 CIM 擁有的精銳部隊『卡巴爾』。比如之前在國外執行任務,得知達林皇太子之死收到了立刻迴歸的命令。比如原本應該在加爾加託帝國奮力做暗殺任務,是個無比強大的戰鬥集團。這些事情都不說。

 ——他們過去沒能殺死的人,只有『紅爐』。

 換言之,他們就是在那個層次的人。

 他們背後還有最高機關『海德』裡的一人——『咒師』內桑,CIM 最大的防諜部隊『瓦那金』七十五名,最高機關直屬防諜部隊『貝利亞斯』十六名。

 CIM 準備了上百名專門訓練做間諜殺手的成員。

 「絕對正義——」

 『卡巴爾』的 Boss,『影法師』盧克開口了。嘴上的口罩發出了含混的聲音。

 「——我等時刻正確,不會犯錯。」

 莫妮卡聳了聳肩。

 「啊是嗎。」

 「王之敵啊,乾脆地死吧。」

 他們開始執行任務。

 武力以殺死一名少女而言過於充足,甚至應該稱為虐殺。

 ◇◇◇

 克勞斯等人被帶進屋裡,眼罩被摘下來了。

 看來這裡是 CIM 擁有的據點之一。從移動時間可以推測出距離休羅不是很遠。由於沒有窗戶,他們不知道準確的地點。這是牢獄。沒有一把椅子,出入口只有鐵製的門。

 『瓦那金』的人說「暫時老實點」,離開了牢獄。他們也會參與抹殺莫妮卡吧。

 手槍被收走了。很難把門破壞掉。

 被關起來的人是克勞斯、莉莉、吉薇婭、緹婭、莎拉、蘭,六個人。看這個樣子,安妮特和葛蕾緹大概也在醫院被看管起來了吧。

 克勞斯將身體靠在牆上,呼了口氣。只能任時光流逝了。路上他將莫妮卡無關緊要的淺層情報告訴了『瓦那金』。下次對方來叫自己,應該是一切結束之後了吧。

 「哎!Boss!」

 吉薇婭好像忍不下去一樣喊道。

 「就沒有辦法嗎!你是不是能……!」

 「現在只能等待。」

 克勞斯閉上眼睛,淡淡地說。實際上克勞斯沒有能做的事情了。

 咬牙切齒的鈍響傳來。

 「你這次在做什麼啊……!」

 他睜開眼睛,看到吉薇婭流著淚站在那裡。

 吉薇婭緊緊握著雙手的拳頭,用好像頂撞克勞斯一樣的眼神瞪著他。臉漲得通紅。

 「這次完全不行啊!放任莫妮卡背叛,搜索也花了時間,遇到了還把她放跑了!真不像你!到底怎麼了啊!!」

 「吉薇婭醬……!」

 莉莉抓住她的胳膊,安撫她。

 吉薇婭甩開莉莉,痛苦地捂住臉。

 「我知道這是亂撒氣……但是!但是啊!」

 她深深呼吸,不住地發出哀傷的聲音。

 「心裡總會忍不住想啊……讓 Boss 來絕對能想辦法解決……」

 她無力地垂下頭。

 克勞斯平靜地注視消沉的部下。

 其他少女也向吉薇婭投以安慰的視線。她的傾訴是在場所有少女共同的想法吧。

 沒錯。這次,克勞斯失手了很多次。也不怪她們失望。

 「……老師也忙不過來啊。」

 莉莉好像打圓場一樣說道。

 「而且不只是老師的責任。我們如果更努力的話——」

 「不對,不是這樣。」

 克勞斯回答道。

 「這次我失利,有更加不同的原因。我終於注意到了。」

 少女們好奇的視線一齊聚集。

 回想起來,自己一直覺得不對勁。那種感覺最強烈的時候還是在襲擊『貝利亞斯』之前,自己看漏了莫妮卡的異狀。

 通過與她直接碰撞,克勞斯理解了這個疑問。

 原因單純得讓人洩氣。

 「——莫妮卡在急劇成長。」

 「「哈?」」

 「莫妮卡的成長超越了我的預測,她藏住了自己的計劃。莫妮卡單純是贏過了我。」

 克勞斯甚至感到了一抹不甘。還是說自己應該為學生的成長感到喜悅嗎。

 莉莉以吃驚的表情低語:

 「……誒。不不不,再怎麼說,就算只是一次,贏過老師也——」

 「現在那傢伙才十六歲吧?」

 差不多要到十七歲了吧,但肯定還是算非常年輕。後生可畏。

 克勞斯回想起自己的十六歲,說出率直的感想:

 「——現在的莫妮卡,大概比我十六歲的時候更強吧?」

 「「「「「誒?」」」」」

 在場的少女們同時睜大了眼睛。

 那是毫無虛言的感想。當然克勞斯比自己十六歲時更厲害了。他不打算讓出世界最強的位置,但現在已經不能慢條斯理地等著別人追趕了。

 莉莉仍然定在那,忍不住說道:

 「那、那實在是不可能吧……」

 也不怪她們無法相信。

 但是,直接跟莫妮卡戰鬥過的克勞斯能明白——她在絕境中喚醒的才能。

 ——世界偶爾會生出怪物。

 就像產生出克勞斯這種稀世間諜一樣,這片土地上又有一個人——

 「確實,她在拼上性命挑戰 CIM。如果能阻止,我也想阻止她。但是,她展示出了強大的意志。我只能尊重她。她肯定不打算毫無抵抗地被對方殺死吧。」

 克勞斯好像在勸告少女們一樣說道。

 「那麼,我只需要相信——那個天才會活下來,再次回到『燈』。」

 完成飛躍性的成長之後,莫妮卡下決心要戰鬥到底。

 那麼,自己應該避免潑冷水的行為吧。

 能做的,就是閉上眼睛,祈禱她的生還。

 ◇◇◇

 多克羅德上演了一場異樣的光景。

 在場的 CIM 間諜一時間沒能理解這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態。

 以『咒師』之名為世界所懼怕的內桑,在特勒科河邊抬頭看到那副光景。他是個久經沙場的男人。世界大戰中,他與『焰』聯手令加爾加託帝國的諜報網陷入了混亂。他屬於最高機關『海德』,唯獨他如今仍然站在最前線。

 內桑感受到了許久未嘗的恐懼,翹起嘴角說:「雅……」

 最大防諜部隊『瓦那金』的 Boss——『甲冑師』梅勒迪斯正在『卡巴爾』後方待命。萬一『卡巴爾』放跑了莫妮卡,他們要做增援,但他之前冷靜地判斷應該用不著自己出場。他曾對這稱得上過剩的配置懷有疑問。

 梅勒迪斯現在承認這個推測完全不對,架起腰間的軍刀。

 『貝利亞斯』的 Boss,『操縱師』亞梅莉在梅勒迪斯旁邊架起指揮棒,保證自己隨時能給部下送出指示。長期的監禁使部下十分疲勞,但是亞梅莉相信了不好的預感,叱吒激勵還能動的人,讓他們參戰了。

 亞梅莉重新認識到,果然『燈』的少女可以成為國家的威脅。

 然後是與戰場保持距離、忽地回過頭來的翠蝶,忍不住發出「誒…………」的聲音。

 CIM 的精銳部隊『卡巴爾』的十四人全軍覆沒。

 芬德聯邦裡數一數二擅長暗殺的隊伍,慘敗給了一名少女。十四人躺倒在倉庫上。有的被子彈打穿了膝蓋,有的翻著白眼失去了意識。沒有一個人能以萬全的狀態站起來。

 全都是經莫妮卡一人之手實施的。

 與『卡巴爾』交戰的她躲開向自己射出的子彈,迫使雙方進入近距離戰鬥。

 ——碾壓。

 她從小刀換到手槍,在極近的距離連續開槍,一個個擊碎『卡巴爾』的肩膀或膝蓋,時而用敵人的身體當盾牌彈開子彈,時而準確無比地投擲奪來的匕首。

 莫妮卡的射擊十分精準。

 她用敵人倒下的身體藏住手,放出子彈準確地擊破下一個敵人。面對敏捷的莫妮卡,如果有人一瞬間停止了行動,那他一定會成為槍下的餌食。

 不到兩分鐘,『卡巴爾』就全軍覆沒了。

 莫妮卡確認從敵人手上奪來的自動手槍的觸感。

 (啊,身體好像很熱……)

 她深深呼氣,好像事不關己一樣思考。

 (這種感覺是怎樣……視野裡看到的一切都好像不是現實……)

 經過連續戰鬥,疲勞應該到達了頂峰。

 然而,身體異樣地輕盈。就好像大腦在分泌可疑的成分。

 (敵人格外緩慢……?不對,是咱太快了……)

 她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現在的自己。

 (——就好像身體裡有火焰在燃燒呢。)

 這是最讓她感到恰當的句子。

 好熱,熱得不得了。身體深處——心中點亮的火焰正在燒灼著身子。

 這一天,莫妮卡獲得了新的代號。

 目睹了多克羅德的光景之後,內桑給她命名。

 諜報機構給他國的間諜起名字的情形,與本國自稱的名字有不同的含義。或是在任務中有重要意義的人,或是必須警惕的人,還可能是必須排除的人。三者其一。

 ——『燒盡』。

 在芬德聯邦,這個人是必須完全殺死的威脅。

 「為什麼……」

 與莫妮卡敵對的梅勒迪斯忍不住說道。他沒有給自己的部下送出指示,而是睜大眼睛,盯著眼前的狀況。徒然發動七十四名部下也只會增加無意義的死傷。現在的莫妮卡就是擁有能令人不敢輕舉妄動的氣魄。

 「為什麼,殺不死……?『卡巴爾』是 CIM 的頂級部隊啊……」

 他不住地呻吟。

 「……過去還殺死了好幾個超一流間諜——」

 莫妮卡面向了梅勒迪斯。

 將輕蔑的視線投向在倉庫下面仰望的他。

 「——唔!!」

 他反射性地屏住呼吸。

 莫妮卡即刻看出了他就是指揮在場大半兵力的人。

 「能聽到嗎?CIM 的渣子們。」

 莫妮卡的聲音響起。

 「咱只說一遍。對咱出手的話咱無法保證你們的性命。不管你們是傀儡還是奴隸,反抗就殺。」

 那番話與擊殺達林皇太子的暗殺者很不相稱。

 但是,『卡巴爾』的成員看上去都還有氣。只要做了應急處理,就能保住性命。

 她放水了——認識到這個事實,梅勒迪斯再次感到戰慄。

 「咱,原本是無所謂的。」

 她的一字一句沉重地響徹多克羅德。

 「什麼世界,什麼間諜,咱對那些東西沒興趣。只要能活出自己的樣子,跟想在一起的人度日就好了。真的,這樣就能滿足了……!」

 聲音逐漸帶上熱量。

 「可是你們這些人,被無聊的傢伙欺騙,殺錯了人,想奪走咱重要的事物。真火大。都要讓人吐了!」

 梅勒迪斯無法理解對方突然訴說的事情,沉默下來。

 ——殺錯了人?

 究竟在說什麼。加害於芬德聯邦的惡人怎麼高高在上地說教自己呢。

 莫妮卡好像放棄了一樣,搖了搖頭。

 「理解不了就算了。總之咱要做的事情只有一個。」

 她雙手架起從『卡巴爾』成員的手上奪來的手槍。

 「——咱來把這個國家破壞到體無完膚。」

 她開始動了。

 她在倉庫上奔跑,順勢跳下來,在空中連續開槍,用準確的射擊技術打倒周圍的間諜,在梅勒迪斯的正面落地了。

 「有趣!!」

 最先應對她那迅捷的動作的人,是梅勒迪斯自己。他擅長近距離戰鬥。能統領七十四名部下的魅力正是他的勇猛和度量。

 「區區加害於王的毛賊!我『甲冑師』直接吊死你——!」

 他懷著兩敗俱傷的決心,抽出了慣用的軍刀。

 就在兩人即將交錯的時候,莫妮卡好像摔倒一樣做出了緊急迴避。

 兩人的攻擊都沒打中。擦肩而過。

 是在緊跟前等待的亞梅莉橫插了一腳。為了躲開她的部下打出的子彈,莫妮卡放棄了與梅勒迪斯交戰。

 「不會讓您在這個國家肆意妄為哦?」

 亞梅莉用指揮棒指向莫妮卡,露出挑釁的表情。

 「嘖!亞梅莉……」

 「久違了呢。」看到咂舌的莫妮卡,亞梅莉笑道,「——【劇目第 187 號】」

 『貝利亞斯』的部下四人一組,展現出完美的合作,向莫妮卡發起強襲。四人手裡拿的是衝鋒槍。

 那是喜歡隱秘行動的間諜一般不會拿出來的強力火器。

 面對同時開槍的四支衝鋒槍,莫妮卡也不得不退下。

 她將身體向側面偏移。

 她一瞬間就橫向移動了三米左右,離開衝鋒槍的設計方向,擊中狙擊手的肩膀。那是溫德傳授的『炮烙』的技術。超高速的一擊脫離。

 但是,熟練度不足以讓她能夠連發。

 莫妮卡轉身逃跑,跑進了倉庫的縫隙。

 (這不是在城裡突然爆發的戰鬥。他們至少會準備機槍啊。)

 這已經跟間諜之間的戰鬥不同了。

 完全是戰爭。從正面打實在是不利。

 (只能反覆逃開然後發動奇襲,把那個完成——!)

 就在她如此下定決心的時候。

 從倉庫與倉庫之間奔跑的莫妮卡頭上,有個異樣的男人落了下來。

 那人蕩起一米以上的長髮,在莫妮卡的正面落地。咔啦哩——奇妙的聲音響起。那聲音實際上來自他全身佩戴的大量珠寶。雙手戴了幾圈的手鐲和項圈在互相碰撞。

 「……你那個是『炮烙』的動作吧。至雅。」

 『咒師』內桑。CIM 最高機關『海德』中的一人。

 他用槍撩起自己的長髮,用陰沉的聲音說:

 「……真讓人開心啊……有你這樣自稱加爾加託帝國的間諜大鬧,我們那些醜陋的親帝國派也會美麗地清醒過來吧……真是美妙至雅的發展……」

 「真巧啊。」莫妮卡笑道,「咱也同感。」

 「果然是個有趣的人……難道說,這就是目的……?」

 「是又如何?」

 「你應該以萬全的狀態戰鬥。」

 內桑壓低聲音,咔啦哩,弄響了手鐲。

 「——太小看 CIM 了。」

 緊接著,莫妮卡用雙手防住他那強烈的飛踢就用盡了全力。

 衝擊本身很輕,但不知為何身體大幅搖晃了一下。莫妮卡站不住腳,向後倒去。那是莫妮卡不知道的技術。

 她再次全力逃跑,背向內桑。

 雖然只交手了一瞬間,但莫妮卡理解與他正面戰鬥是不妙的。

 內桑沒有強行追趕,放跑了莫妮卡。他判斷應該花些時間,應該放任她一直鬧騰,在合適的時機殺死。

 然後,莫妮卡也明白了他的算盤。

 逐漸消耗的身體感覺到了逼近的死亡。

 (肯定是咱的體力先撐不住吧……)

 她的體力在打倒『卡巴爾』的時候已經消耗了大部分。

 在她跑到的地方,她再次與『甲冑師』梅勒迪斯碰面。

 執念深就是他的特色。他會無限追逐目標,確保最後殺死目標。體力無窮無盡。他最能剋制現在的莫妮卡。

 梅勒迪斯挑釁說「已經蔫了嗎?毛賊!」衝過來。

 莫妮卡投擲橡膠球,讓球在倉庫的牆上反射,從梅勒迪斯的死角攻擊。她用擅長的奇襲撐過去,拉開距離,躲藏起來。

 莫妮卡消耗著武器,再次逃走。

 顯然,即使不斷在局部勝利或退避,最終還是會被數量壓垮。莫妮卡當然十分清楚這場戰鬥沒有勝算,沒有一絲希望。

 ——莫妮卡帶著在這裡送命的決心面對這一切。

 (但是,還不行……再晚一會……晚一小會就好——)

 她將體力發揮到極限,在多克羅德持續奔跑,看到原油罐就在下方設下機關。

 投擲出鏡子,刺向瞄準的地方,同時警戒四周。

 她需要休息身體,但所有方位都只能看到敵人的身影。用槍擊倒敵人的話,槍聲又回引來新的敵人。若是她稍微停下腳步,獵犬般的梅勒迪斯就會追上來。

 可惡——就在莫妮卡忍不住發出洩氣聲的時候。

 「莫妮卡姐姐!!」

 意料外的少女從暗處跳了出來。

 「艾露娜!?」

 莫妮卡忍不住叫道。

 為什麼她混進了戰場呢。是鑽過了 CIM 的包圍嗎。

 然而,這也是最壞的時候。

 『瓦那金』的一個人對喊聲起了反應。在倉庫上追趕莫妮卡的男人對艾露娜開槍了。那人判斷『緋蛟』的增援出現了。

 子彈擊中了艾露娜側腹部附近。

 「——唔!!」

 血濺到了周圍。

 莫妮卡立刻狙擊那個男人,然後跑向艾露娜。

 她的腹部流了很多血。她痛苦地按著腹部。看上去還有意識,但毫無疑問這是重傷。

 艾露娜用苦悶的聲音說:

 「老師拜託了艾露娜……讓艾露娜支援莫妮卡姐姐……」

 莫妮卡搞不明白。這哪裡是支援。

 正當她感到困惑,艾露娜用顫抖的嘴唇露出微笑:

 「艾露娜會稍微爭取點時間。遭遇不會死掉的不幸,扮演純潔的少女,都是艾露娜擅長的。」

 「唔!難道說,你是故意的……?」

 她看上去像普通人,穿著惹人憐愛的連衣裙。看上去不像迪恩共和國的間諜。

 當然,不可能是克勞斯指示她用這種方法的。

 「艾露娜是相信莫妮卡姐姐會活著回來的。」

 她用率直的目光對莫妮卡說。

 然後,下一個瞬間,她的身體沒了力氣。她失去了意識。壓著腹部的手鬆開,血在地面上散開。

 「嘖!」

 莫妮卡向空中開槍,然後直接離開了。

 很快,背後傳來了梅勒迪斯的大聲怒吼。

 「停下!有沒有完成避難的民眾!」

 那聲音急迫得嚇人。

 「中彈了!立刻運到醫院!絕對不要殺死王的子民!」

 CIM 應該也想避免民眾喪命的事態。

 CIM 的陣型亂了。攻勢略微減緩,莫妮卡有了機會調整凌亂的呼吸。

 「——————————唔。」

 艾露娜僅僅爭取到了一點點時間。

 但是,對於重新鼓起鬥志而言,十分充足。

 莫妮卡下定決心,前往之前定下的地方——燈光通明的碼頭。

 但是,在她馬上要走的時候,仇敵就好像最後的障壁一樣擋在了面前。

 「已經結束啦————莫妮卡醬————!」

 是翠蝶。

 她就好像一直在等待莫妮卡消耗體力一樣,「啊嘻」,露出帶尖的牙齒。

 「……沒想到你會多管閒事到這個地步啊。」

 莫妮卡咂了一下舌,停下了腳步。

 可以通過動靜感覺到 CIM 的人救助完艾露娜後聚集過來。他們遲早會完全包圍自己,了結自己。

 翠蝶沒有要逃跑的樣子。就好像期待著包圍一樣。

 「咱注意到了啊,你的真實身份。」

 莫妮卡說道。

 「你自己說過『背叛了過去的組織』對吧?原本是 CIM 的特工吧?而且不是一般的特工。是能任意調動許多人的職位。」

 能推測出這些,就可以建立假設。

 「潛伏在最高機關『海德』裡的叛徒——這就是你的真實身份。」

 「完全正確呢。」

 翠蝶開心地拍了拍手。

 「咪覺得自己是一點點給你線索的,不過還是會暴露啊。」

 她應該有相當大的權力。關於她與莫妮卡親密交談的樣子,她好像也是對周圍人撒了謊,說自己要『隱藏身份接近暗殺嫌疑人,試著讓對方自白』。

 莫妮卡一邊呼氣一邊搖頭。

 「怪不得這麼弱。」

 「啊?」

 「你在『海德』知道了某些事情吧。是『毫無慈悲的陰暗部分』來著?你得知了難以忍受的真相。真難受啊。但是最後逃跑了。賣國,殺死王族,將應該守護的人民貶低成『群愚』,墮落到『蛇』,散佈廉價的噩夢。真慘啊,臭雜魚。」

 莫妮卡蔑視般地露出微笑。

 「咱一點也不像你這種東西。」

 翠蝶的臉漲得通紅。

 莫妮卡只是套對方的話而已,不過看上去並沒有說錯。

 「那又怎樣啊。」翠蝶皺起眉毛,表示不快,「莫妮卡醬你會死在這裡。你被燎火拋棄了啊!!」

 她說的沒錯。

 這一帶的包圍已經結束了。將衝鋒槍對準這邊的『貝利亞斯』部隊來齊了。內桑也緊貼著站在旁邊,目不轉睛地看著莫妮卡。能夠突破的縫隙,都被梅勒迪斯率領的『瓦那金』部隊填上了。

 莫妮卡與翠蝶同時動了。

 翠蝶擊發手槍,要射穿莫妮卡的喉嚨。

 莫妮卡躲過子彈,對著翠蝶的肩膀擊發手槍。子彈命中了對方的右臂。

 「嘖,總是這樣!」

 莫妮卡踢飛呻吟的翠蝶,跳到了聚集起來的 CIM 前方。

 在旁人眼裡,這完全是自殺的愚蠢行動。果然,CIM 的人們開始射擊,要把莫妮卡打成馬蜂窩。

 但是,莫妮卡的腦袋裡正在反覆進行伶俐的計算。

 (確實克勞斯先生沒有救咱——但是,這樣就好。)

 她開始進行計算的最終階段。

 艾露娜爭取到的一點點時間,使得她將計算引向了完成。

 (那個人無論何時都會把咱打趴下。)

 翠蝶完全看漏了。

 ——為什麼莫妮卡不惜消耗性命也要跟克勞斯殊死戰鬥呢。

 原本那是不必要的行為。如果預計要跟 CIM 戰鬥,就應該溫存體力。莫妮卡的行動是不合理的。

 翠蝶完全沒有看穿這樣做的理由。

 也不能怪她想不到。那是通常情況下絕對不會考慮的動機。但是,『燈』的少女會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吧。

 (與老師的戰鬥——是引導咱們走向高峰的教室啊。)

 那是必要的。在教堂說的那句『上課吧』並不是假的。

 莫妮卡想學會世界最強的間諜展示出的在槍林彈雨中存活的技術。

 莫妮卡放棄避開所有 CIM 打出的子彈,僅僅用雙臂護住要害,避開致命傷。她忍受著肉體被剜開的感覺,吸引著聚集過來的 CIM 成員。

 她通過克勞斯傳授的技術,創造出一瞬的時間。

 「……角度…………距離……焦點……反射…………速度……時間……」

 莫妮卡要發動的,是她掌握的新力量。無數次被克勞斯和溫德擊敗,她尋求了成長。她一直在思考如何守護莉莉,以及如何守護『燈』。

 她看到的,是超越『偷拍』的力量,是更強的力量。

 莫妮卡伸出右手,朝向 CIM 的人們,用清晰的聲音說道:

 「代號『冰刃』——絢爛燃燒的時間到了!」

 靈感來自艾露娜。

 在龍衝進行的與『鳳』的戰鬥。艾露娜用身邊的東西導演的事故。

 聚光性火災。

 ——多克羅德一帶捲起烈火。

 強烈的照明光照耀著港口的每個角落。莫妮卡撒出的透鏡或反射鏡將那些光聚集到一起。之前佈置的纖維燃燒起來。火引爆了設置在原油罐下的炸彈,破壞掉油罐,原油著火了。一度劇烈燃燒起來的火焰按照莫妮卡的計算擴散到港灣中存在的大量倉庫和船上,多克羅德整體陷入了火海。

 燃起的火焰接連吞沒 CIM 的人,他們沒有逃竄以外的選擇。為了緊急避難,他們一個接一個跳進了特勒科河。

 港口轉瞬間變換成地獄般的景象。唯獨翠蝶留在碼頭。她任由頭髮被燒焦,驚訝地睜大眼睛。

 「你傻了嗎!? 這種——這種亂七八糟的破壞——」

 她拼死吼道。

 「不只是間諜……世界上,任何國家都會變成敵人——」

 「從最開始就是這個打算啊。」

 逃過火舌的,只有莫妮卡和翠蝶。在火焰的包圍中,僅僅兩人在面對面。

 莫妮卡的右手握著小刀。

 「無論你們利用人的弱點讓人背叛,創造出多少同伴,咱都會用更上一層的恐懼給你抹消掉。不管是王族殺手還是別的什麼,咱都會幹。」

 莫妮卡不打算施捨慈悲。

 「不要妨礙咱。」

 她用力向前邁出腿,對著翠蝶的鎖骨猛地揮下小刀。

 翠蝶發出慘叫,當場趴倒在地。

 (好了——)

 處理完翠蝶之後,莫妮卡調整呼吸。

 狀況並沒有得到戲劇性的改善。後面有火舌在迫近,河裡有幾十個避難的 CIM 成員在等待。

 ——戰鬥會繼續。直到莫妮卡的生命耗盡。

 這個世界對莫妮卡並不溫柔。

 在人生中感覺已經獲取到的東西,總是被強大到無法反抗的力量擊潰。每當改變居所就會不斷遇到挫折。好不容易找到了想去珍視的感情,卻發現那是在這個社會被診斷為疾病的事物。在心裡偷偷養育起來的東西,最終經惡毒的間諜之手,被揭露,被利用,被引向破滅。

 所以她做出了抵抗,舉止高雅地宣稱叛逆就是自己的生存方式。

 『放火』×『反派』——偽惡志趣。

 就算無法與任何人共享也無所謂。即便為全人類所痛恨也在所不辭。

 真是與自己相稱的詐術啊——乖僻的少女如此自嘲,不由得翹起了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