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結尾 追加戰士部

第二卷  結尾 追加戰士部  最終,來戶同學還是和我們一起行動了。

 想不到,就連下榻的酒店都是同一家。

 我們四個一起乘坐的酒店電梯內部被沉默所籠罩著。

 “九頭蛇萬歲……”

 背對著我們站在最前面的來戶同學如此低語道。

 【注:此處neta了《復仇者聯盟4: 終局之戰》中,美隊在電梯裡說出“九頭蛇萬歲”的名場景】

 誒?這是什麼梗嗎……?我在被試探嗎?

 “這是在neta和美國隊長為敵的那群傢伙,就和修卡戰鬥員喊‘咿——’一樣。”

 白雪老師挺直身體(即使如此也還是夠不到所以我還得蹲下)對我耳語道。

 啊,那我也得跟著喊九頭蛇萬歲才行吧。

 來戶同學有一瞬間回頭朝這邊撇了一眼,但很快又把頭轉向了電梯門那邊。

 “話先說在前頭,在開始(動手)之前…………有人想下去的話就趁現在。”

 來戶同學並未氣餒,而是用非常認真的聲音如此宣言道。

 【注:這裡是neta《美國隊長2: 冬日戰士》里美隊在電梯裡的台詞: Before we got started, dose anyone want to get out? (在我們動手之前,有人想出去嗎?)】

 “要開始什麼了啊……?”

 “反正再等幾秒鐘大家就該下了。”

 我感到困惑的同時,木櫻冷淡地插嘴道。

 數秒後,隨著“碰”的一聲響起,電梯門打開了。

 來戶同學所住的房間和我們的好像不在同一層,所以只有我們先行一步下了電梯。

 “那個,不介意的話,來戶同學在回去之前可以來我們房間……”

 “不必了!!”

 是因為我們沒能反應過來她的梗吧,來戶同學淚眼汪汪地拒絕了白雪老師的提議。

 就這樣,電梯的門關上了。

 在徹底關閉之前,感覺還聽到了“I am IronMan.”,應該是她中意的台詞吧。

 【《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中,鋼鐵俠用於回敬滅霸的台詞。】

 “原來如此,看來,來戶同學是和我們很像的女孩子呢。”

 只是愛好類型不同罷了,不過同樣喜歡英雄,這一點乃是不爭的事實。

 “嘛,我承認大家在喜歡某些東西的心情上還是一樣的——”

 儘管木櫻的聲音略顯不滿,但絕對沒有任何惱怒在裡面。

 為什麼來戶同學要對木櫻只傲不嬌呢……我想,一定是因為她也知道木櫻喜歡英雄吧。

 明明有著相似的愛好卻無法共享,這實在是讓人百爪撓心不是嗎?

 總感覺在這之後,和來戶同學之間還會時不時地有往來。

 在酒店房間裡為回家做準備時,我突然意識到。

 “…………對了,回去時也要乘飛機吧……”

 “沒事的,我會握著你的手的!如果有啥需要,坐我身上也是可以的哦!!”

 木櫻一邊握拳拍著自己的胸脯,一邊自信滿滿地提議道。

 “那樣會被空姐當作傻瓜的吧……”

 我婉言謝絕道。

 不過乘新幹線那次的白雪老師就另當別論了,讓我再坐兩小時的飛機也太難頂了些吧……

 “最後能偶遇來戶同學也是挺有意思的……真是場不錯的旅行啊——”

 “是啊,感覺很快就能再見了呢。”

 木櫻意味深長地說道,我也對此表示贊同。

 在新學期第一天突然遇見,這種情況也是有的吧。

 在我們收拾好行李、準備離開房間時,木櫻像是跳舞一般迅速轉過身,朝我們走來。

 緊接著,木櫻露出滿面笑容,虎牙也隨之閃閃發光。

 “謝謝大家!我真的很開心!下次再一起去某地旅行吧!!”

 “嗯!”

 “當然!”

 我和白雪老師發自內心地贊同。

 能看到木櫻的笑容。

 這就是,此次旅行的最大收穫。

 只是,因為有點害羞,導致說不出口呢。

 ·

 那麼,旅行就到此結束了,之後應該就只需考慮回家的事了。

 在那霸機場買了手信後、搭上返程航班的我們,又遇到了令人目瞪口呆的事。

 我們還坐在和來時一樣的三人席,而在隔著過道的鄰座上,一個熟面孔正坐在那裡。

 “誒,怎、怎麼會……”

 這次坐在靠過道一側的木櫻忍不住抬手指去。

 “只、只是因偶然導致提早回國罷了!可別會錯意了哦!!”

 身著紅色禮服的來戶同學不服氣地撅起嘴說道。

 “大小姐,已經為您備好了頭等艙,請您移步至此……”

 身穿燕尾服的半老男士靠近來戶,小聲對她說道,卻還是被我們聽到了。

 “老爺子你們去坐頭等艙吧,我坐這裡就好。”

 老爺子!?她剛說了老爺子對吧!?這位是管家!?

 “誒,話說為啥要坐我們附近的位子啊,哈人……”

 木櫻用略顯誇張的語氣說道。

 “才不嚇人!只是偶然!”

 但是……來戶同學所坐的四排座位上,除了她的座位之外,其餘三個座位都反常地空著

 偶然嗎……還真是不得了的偶然呢……

 “那麼,就請大小姐的各位朋友們也一起移步至頭等艙……”

 “才不是朋友!好了快坐下,馬上就要起飛了不是嗎?”

 穿燕尾服的男士向我們點頭致意後,在來戶同學旁邊坐下。

 飛機一飛離地面,來戶同學就一直往這邊盯著看。

 由於注意到了這點,搞得我也顧不上自己的恐高症了。

 再會,還真是出乎意料地早呢……

 我苦笑的同時,木櫻已經打開了座椅自帶的小桌板,並在上面放上了小型筆記本電腦。

 “……啊,木櫻,這麼快就要寫小說了?”

 “嗯,因為我的創作欲此刻正在湧現!”

 木櫻露出幹勁滿滿的笑容說道,那副模樣真的很耀眼。

 像是為了不影響到周圍的乘客,木櫻小心地控制著打字的聲音……以驚人的速度開始寫作。

 我和白雪老師都對木櫻露出微笑,並放心地守望著她。

 隔著過道坐的來戶同學好像也在偷瞄著木櫻。

 從今以後,我也要竭盡全力地為木櫻應援。

 因此木櫻……總有一天,你的夢想將會實現。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在二十分鐘內從品川到東京趕往新幹線站台的話就趕不上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過手錶後,白雪老師頓時臉色蒼白。

 木櫻在航程中暈得死去活來。

 坐新幹線那次也是因為在寫文所以很快就暈了,乘坐搖晃更加劇烈的飛機恐怕會更暈吧。木櫻大概是因為沉浸在創作中,導致忘記了這點吧。

 為了照料暈機的木櫻,我們順路來到品川的咖啡店聊起了特攝話題,沒想到聊得太上頭,結果忘記了時間。

 於是,關於我們再度錯過了返程的新幹線——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