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話 哥哥的志氣

第一卷  第十話 哥哥的志氣  擁有幻想級『古蘭迪烏斯』的等級一五○○妖精族,對上初出茅廬的冒險者們,孰勝孰敗自然不用說。

 拔劍保護米亞的夥伴們不到幾分鐘便已深深中劍倒地。

 「咿、咿……」

 妹妹米亞發出短促的慘叫聲,抱著手杖絕望地不住流淚。

 妖精族凱特渾身滴血未染地斬殺了米亞的哥哥他們後,檢視著自己的能力值。

 「嘖,除掉這種小貨色果然無法升級啊……」

 「喂、喂!凱特先生!我是要您抓住人族(劣等種),您卻把他們殺了!這樣不就不能拿來當作實驗材料了嗎!?」

 「本大爺不是說過了嗎?假使區區螻蟻人族(劣等種)膽敢反抗身為妖精族的本大爺,那就只好殺之為快了。你不也同意了嗎?更何況還有一隻吧。」

 「咿!」

 凱特望向米亞。

 米亞發出短促的慘叫聲。

 亞納格也興致勃勃地重新面向米亞。

 「人族(劣等種)魔術師相當罕見,應該是不錯的實驗材料,不過年輕的少年們也很有價值。的確,之前我是同意了沒錯,可是您也未免太沖動了吧?」

 「知道啦知道啦,下次會注意的。話說回來,抓走這傢伙之前要不要稍微享受一下啊?」

 「?您的意思是?」

 亞納格不明就裡地反問。

 凱特猥瑣地眯起新綠色的眼眸。

 「雖然這傢伙長得不怎麼樣,但在地下迷宮窩了好幾天,你應該也積了不少吧?人族(劣等種)好歹有洞,至少可以用來發洩一下吧。」

 「啊啊,原來是說這個啊。可能是本身性慾不強,我對黑暗妖精族和人族(劣等種)都沒有那種慾望,就不勞您費心了。」

 「呼──那就給本大爺用囉。」

 「請。那我先暫時離開,結束後請叫我一聲。」

 亞納格帶著另外兩人往他處走去。

 凱特重新面向米亞,開始向她逼近。

 「不、不要,別、別過來……」

 「?」

 米亞抱著手杖步步後退。

 凱特見狀,打從心底感到不解地歪頭。

 「說要『用你』的可是未來的英雄兼勇者喔。況且被妖精族男性擁抱不是人族(劣等種)女性渴望的無上光榮嗎?你應該喜極而泣才是,為什麼卻嚇得逃走呢?」

 先不管凱特是不是『未來的英雄兼勇者』,所謂『被妖精族男性擁抱是人族(劣等種)女性渴望的無上光榮』,正是妖精族男性對人族典型的誤解和歧視之一。

 就算外表長得再好看,人族女性也絕不可能樂意跟明顯瞧不起自己的人走。可是妖精族男性卻深信『只要主動開口,人族女性就會立刻淪陷,懇求自己抱她』。

 妖精族對自己的美貌就是這麼有信心。

 「米、亞,快、逃啊……」

 「哥哥!」

 正當凱特百思不得其解時,米亞的哥哥──艾利歐在他身後拄著劍站了起來。

 他跟凱特一戰過後,腹部留下了深深的裂口。

 傷口血流不止,彙集成一灘血水。如果是一般的人族,肯定早就無法動彈了。不過艾利歐在地下迷宮裡認真鍛鍊升級,練就出一般男性無法相提並論的耐力、體力和精神力。

 拜此所賜,他還能站得起來。不過如果像吉姆拉和瓦帝那樣連腳都被砍斷了,恐怕就沒辦法了吧。

 見艾利歐意外復活,亞納格不禁高聲歡呼。

 「好棒的生命力啊!凱特先生,請務必活捉這個人族(劣等種)!這傢伙一定能成為非常優秀的實驗材料!」

 艾利歐無視亞納格的歡呼聲,逕自面向最大的阻礙凱特。

 「嗚咳、嗚咳!」

 艾利歐咳出了血塊。

 他本能地明白自己恐怕已經沒救了。

 能再度站起來簡直就是奇蹟。眼前的敵人實力遠在自己之上,而且還有另外三位敵人。他只能用僅存的性命保護妹妹到最後一刻了。

 艾利歐再次舉起劍和盾喊叫:

 「米亞,快逃啊!嗚咳……」

 「哥哥──」

 雖然察覺到哥哥命不久矣,但米亞理解到哥哥的覺悟,於是收起眼淚拔腿狂奔。

 「嘖,逃什麼逃啊!區區螻蟻人族(劣等種),少浪費本大爺的時間!」

 見妹妹逃走了,凱特忍不住咂舌。

 既然長相都被看到了,要是沒能活捉當作實驗材料,他也沒打算留她活口。

 雖然有把握不會讓她逃到地下迷宮出入口,但假使她在途中遇到其他冒險者,把自己的種族、特徵、武器、行為舉止等情報說出去,那可就麻煩了。

 所以凱特立即動身追趕,可是瀕死狀態的哥哥艾利歐卻揮劍砍來。

 「少礙事!該死的廢物!」

 由於等級差距過大,艾利歐的劍還沒能劃傷皮膚就被凱特單手彈開,不過也確實絆住了他。

 「凱特先生!凱特先生!不要殺了他喔!」

 「嘖……」

 雖然直接殺掉最省事,但亞納格對艾利歐很感興趣,想拿他當作實驗材料,因此希望凱特製服他,這並非難事,不過得花上額外的功夫,而且過程中可能會有其他冒險者經過。

 最好的辦法就是儘快制服艾利歐,趕緊去追逃跑的妹妹。

 於是凱特雙手握著古蘭迪烏斯,打算直接重擊頭部把人打昏,然而哥哥艾利歐的樣子卻不太對勁。

 艾利歐大量出血,幾乎就要失去意識了,可是他嘴裡卻不斷碎碎念著什麼。

 「沒有人規定盾只能用來防禦,劍也未必只能用來攻擊。盾的功能不是隻有防禦,劍也不是隻能拿來揮。只要觀察對手的動作,便能順利擊中對手──」

 「這、這傢伙是怎樣?噁心死了。」

 見艾利歐神智不清地嘀咕著『哥爾多的教導』,凱特不禁嫌惡地扭曲著端正的臉龐,彷佛看見了什麼噁心人物。

 ……而這也使他露出了破綻。

 「!?」

 哥哥艾利歐擲出手裡的劍!

 凱特沒料到艾利歐會把劍丟過來,再加上仍處於嫌惡的情緒中,以至於反應慢了一拍。

 他既沒有揮劍撥彈,也沒有伸手阻擋,純粹靠著騎士團時代累積的訓練下意識地閃身迴避。

 哥哥艾利歐趁機舉起盾牌毆打凱特的臉!

 「咕嗚!」

 極為基本的盾擊落在凱特臉上。

 雖然凱特完全沒受傷,但因為在閃躲途中遭受攻擊,害他一屁股跌坐地上。

 等級二○不到的人族少年擊倒了等級一五○○的妖精族,這可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凱特並沒有產生幻覺,少年確實咧嘴一笑,得意地睥睨著自己。

 「~~~~~~~~~~~~~!區、區區人族(劣等種),囂張個屁!」

 凱特以激動掩飾失誤和羞恥,跳起來揮舞著古蘭迪烏斯。

 劍深深刺進早已大量失血的艾利歐體內,把他牢牢地釘在地上。接著凱特又提腳一陣猛踹,讓他在仍有意識的情況下飽受疼痛的折磨。

 「你這低賤的人族(劣等種)!別以為能輕輕鬆鬆死掉!儘管在疼痛中後悔傷了本大爺高貴的臉龐吧!」

 「喂、喂!凱特先生!您不是答應我要活捉他嗎!?」

 意外的反擊令凱特激動不已,把『劣等種』幾個字掛在嘴邊狠狠地折磨艾利歐。見他激動得差點殺了艾利歐,亞納格連忙出面制止。

 為了順利取得實驗材料,亞納格安撫凱特,並施展回覆魔術幫艾利歐止血。可是激動的凱特卻從旁作梗,不但朝倒地的艾利歐連踹好幾腳,還打算拿劍刺他。

 由於兩人為了阻止對方爭執不下,過了幾分鐘,他們才想起自己讓妹妹米亞逃掉的事實。

 ☆ ☆ ☆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米亞氣喘吁吁地跑個不停。

 肺部好痛,體力也早已瀕臨極限,可是不能停下腳步。

 要是被追上了,最後肯定會被殺掉。

 米亞憑藉著使命感驅使雙腿,免得白費了哥哥爭取到的寶貴時間。

 (得、得趕緊把『冒險者殺手』的事告訴別人!這樣哥哥說不定還有救!)

 儘管心裡明白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米亞還是不由得懷抱希望。然而這時,響起了終結希望的絕望之聲。

 「你們兄妹倆竟敢愚弄本大爺……在未來的英雄兼勇者的本大爺面前,連該採取什麼樣的態度都不曉得,所以本大爺才討厭人族(劣等種)啊!」

 「怎、怎麼會……!」

 看到漂浮在自己前進方向的凱特,米亞痛苦地大口喘氣,發出了絕望的聲音。

 空中飄浮著形似幻想級『古蘭迪烏斯』的寬闊刀身,而凱特就坐在上頭。

 凱特朝空中揮舞古蘭迪烏斯。

 在一陣類似樂器的『鏘啷』聲中,古蘭迪烏斯的劍身分裂出好幾面刀刃。

 凱特操控著這些刀刃,排出一道通往地面的階梯。

 他之所以能帶著亞納格和研究體,從黑暗妖精的孤島橫渡海洋逃往大陸、搶先繞到前面攔截米亞,以及在第三層的沼地神不知鬼不覺地突襲老手人族冒險者,靠的全是古蘭迪烏斯的力量。

 使用者只要懷抱意志揮舞,便可任意分裂古蘭迪烏斯的劍身。

 且分裂出來的劍身可依使用者的意志來操控。

 凱特就是乘著這寬闊的劍身從空中追上米亞。

 而且分裂出來的劍身還隨機附加了攻擊魔術。

 此外,持有者的能力決定了劍身分裂的數量。

 凱特之所以能擊中老手人族冒險者的頭部,就是因為他分出好幾面劍身飛到空中俯瞰觀察,再從背後攻擊跳出煙幕的冒險者。

 凱特來到地上,露出冷漠的表情不耐地瞪著米亞。

 「你們兄妹倆竟敢給未來的英雄兼勇者的本大爺添麻煩,尤其哥哥還讓本大爺大出洋相。雖然亞納格說要在實驗過程中讓他生不如死,但這樣還是難消本大爺的怒火。你這個妹妹可要替該死的哥哥負責喔。反正你們兄妹倆最後都會被當成實驗材料剁碎,現在就先饒你一命,不過本大爺要用你盡情地發洩一番!」

 「…………」

 對於自己和哥哥將在飽嘗痛苦後壯烈死去,深陷絕望的米亞已經做好了覺悟。

 由於這世界存在著怪物,其他種族又歧視人族,『死亡』總是比鄰而居。所以在決定跟哥哥他們一起當冒險者維生時,米亞已有一死的心理準備。

 雖然絕望與恐懼依然支配著她的心,但她老早就做好覺悟了。

 正因如此,直到最後一刻她都不會放棄掙扎!

 「──顯現吧,魔力。化為冰刃現形,冰劍!」

 米亞使出最大的王牌。

 三把飄浮的冰刃憑空出現在她周圍。

 這就是她作為殺手鐧的攻擊魔術。

 巧的是米亞和凱特身邊都飄浮著劍身。

 「冰劍啊!殲滅敵人吧!」

 「竟然直到最後一刻都在做無謂的掙扎……」

 隨著米亞一聲令下,一把冰劍襲向凱特。

 凱特一動也不動地操控古蘭迪烏斯的劍身阻擋攻擊,不過米亞卻趁機再度逃跑。

 (哥哥他們賭上性命讓我逃走,所以我一定要堅持到底,把『冒險者殺手』的事告訴外界!)

 「嘖,人族(劣等種)真是麻煩死了……夠了,乾脆砍下一條腿,讓你再也無法逃跑。這樣你就會乖乖就範了吧。」

 「別、別過來!」

 第二把冰劍在空中疾馳,不過凱特同樣輕鬆擋下了這一擊。

 (得把消息傳出去才行!他們知道後一定會幫忙打倒這個『冒險者殺手』。雖然是人族,年紀又比我小,但黑先生會無詠唱戰術級魔術。只要他一出馬,『冒險者殺手』根本不算什麼──!)

 凱特的劍飛射出去,準備砍掉米亞的腳。

 米亞本能地驅使最後的冰劍,幸運擋開了這一擊,她的腳沒有被砍斷,只是遭到砍傷的程度。

 只是傷口正在流血,別說跑了,連走路都辦不到。

 使出最大的王牌後,米亞已經無計可施了。

 儘管如此,摔倒在地上的她仍舊不死心地瞪著凱特。

 「本想把腿砍斷,卻被你僥倖用冰劍擋開了。也罷,反正傷成那樣你也沒辦法逃。好了,乖乖為未來的英雄兼勇者的本大爺張開雙腿吧,人族(劣等種)。」

 「……你、你既不是英雄,也不是勇者。」

 米亞明知自己絕對贏不了,卻還是拔出小刀緊握在雙手中。

 就算怕到哭出來了,她依然繼續拼死掙扎。

 「黑先生才是未來的英雄和勇者。雖然年紀比我小,又是人族,他卻能不經詠唱施展戰術級魔術打倒四臂螳螂。你只是愛欺負弱者的──喪家犬,絕不是未來的英雄或勇者!」

 「────」

 在凱特看來,米亞應該很清楚自己無法顛覆絕境,再來只能被當成實驗動物殺掉才對。

 可是她不但不討饒,還直戳自己的痛處。讓凱特瞬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如果她的指責有所謬誤,凱特還不至於沉默,其實正是他心裡也明白『自己是菁英之路上落後的敗者和喪家犬』。

 所以他被說破事實之後才會默不作聲。

 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哥哥艾利歐和妹妹米亞接連重創了凱特的自尊心。

 「──閉、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你們不過是區區人族(劣等種)、不過是區區人族(劣等種)──────!」

 凱特激動得有如火山爆發。

 他雙手緊握著寶劍『古蘭迪烏斯』蹬地躍身,朝手握小刀且因為腳傷而行動受限的人族少女奮力揮劍。

 「夠了!低賤的螻蟻!去死!」

 「……!」

 米亞也做好覺悟,閉上雙眼。

 最後她深深地祈求著。

 (如果能把消息帶給黑先生──帶給身為未來的英雄、勇者、人族希望的黑先生就好了,他一定能夠打倒這個妖精族──黑先生!)

 劍身落向米亞的腦門──然而,劍永遠砍不到她了。

 小小的奇蹟發生了。

 米亞手腕上的『SSR 祈願手煉』散發強光,米亞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什麼!?啊,咦?」

 原本被米亞戳中痛處、激動不已的妖精族凱特,看到眼前極不合理的景象,不禁斂去怒火轉為困惑。

 不知道為什麼,等級一五○○的『冒險者殺手』凱特竟然讓知道自己長相、種族、攻擊方式等情報的米亞逃掉了。

 也難怪凱特會滿頭霧水、一臉混亂地在原地呆站好幾分鐘。

第十一話 獵捕『冒險者殺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