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話 撤退與遭遇

第一卷  第九話 撤退與遭遇   ──時間倒退一些。

 「喂,你們打算留在這兒嗎?」

 紅髮冒險者艾利歐等人在地下迷宮第一層做好今晚的露宿準備時,遠處一支看起來閱歷豐富的壯年人族冒險者團隊突然開口搭腔。

 為了表示自己沒有敵意,其中一位冒險者張開雙手,走到聲音聽得清楚的位置才說話。

 因為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艾利歐等人緊張得提起戒心。

 為了儘量避免刺激到他們,那位冒險者以溫和的語氣說:

 「抱歉,我們不是想找你們碴。看樣子你們好像還不知道,基於同為冒險者的情誼,我們覺得還是應該跟你們說一聲。」

 聽壯年冒險者說,從第二層開始,有不少冒險者被殺害了。

 冒險者在地下迷宮內喪命並不稀奇,問題是殺害冒險者的不是怪物,而是『冒險者』。

 冒險者公會私下委託矮人族和獸人族的聯合冒險者團隊,調查報告中提到的現場。

 調查之後確定『有冒險者正到處殺害冒險者』。也就是說,有人在同一座地下迷宮內專挑冒險者犯案。

 「我們是碰巧在附近才知道,不過獸人族應該正趕回地上向公會回報調查結果,幾乎可以確定公會一定會提出懸賞金捉拿『冒險者殺手』。雖然兇手遲早會被逮到,但恐怕還需要時間。在四處殺人的神經病被捕之前,我們不打算留在地下迷宮過夜,所以就回來了。我不會害你們的,你們今晚最好也離開地下迷宮。」

 「謝、謝謝你告訴我們。」

 「啊──怪不得有個獸人冒險者急急忙忙地往地下迷宮出入口跑去。」

 個性輕浮的吉姆拉想起架設帳篷時,曾看到一位跑得飛快的獸人冒險者。對方朝這邊瞥了一眼後,隨即像是沒了興致似地跑開了,所以他也沒放在心上。

 壯年冒險者聞言咂了咂舌。

 「又是歧視嗎?竟然直接走掉,也不提醒或勸告人家……可惡,至少要遵守冒險者的道義吧。最近人族遭受的歧視實在讓人看不下去了。」

 「可、可是,為什麼會知道兇手是冒險者呢?說不定是怪物殺的啊。」

 面對忿忿不平的壯年冒險者,艾利歐怯怯地如此詢問。

 壯年冒險者聞言露出苦笑,像是在說他問到重點了。

 「很簡單。我們親眼看過遇害的冒險者遺體,上面留有燒傷和凍傷等多種攻擊魔術的痕跡。你覺得第二、第三層有會使用多種攻擊魔術的怪物嗎?而且現場找不到遇害冒險者以外的足跡。進行調查的矮人族和獸人族團隊也同意這點。所以可能是會使用多種魔術,又能在空中飛行的戰術級魔術師結黨襲擊了冒險者。這下你總該明白為什麼我們要趕緊夾著尾巴逃走了吧?」

 「哥、哥哥……」

 曾就讀魔術學校的妹妹米亞頓時臉色發青。假使一切如同冒險者所言,她很清楚那會是多麼可怕的威脅。

 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麼該團隊最少也有一位能夠施展高階戰術級飛行魔術的一流魔術師。

 這樣就算集合全隊的力量也贏不了。

 一旦對方從空中施展攻擊魔術,那就真的無計可施了。

 「魔術師小妹妹好像很清楚狀況嘛。我不會害你們的,今天最好趕緊離開,別留在地下迷宮過夜。還有,回程時要是遇到了不知情的冒險者,無論對方是什麼種族,麻煩都一定要主動提醒、勸告人家。」

 「好、好的!」

 面對年長冒險者的請託,艾利歐結結巴巴地如此回答。

 壯年冒險者再度露出充滿男子氣概的笑容,隨即回到夥伴們身邊,繼續朝地下迷宮出入口移動。

 目送他們的背影離去後,被留下的艾利歐等人開始商討。

 「……怎麼辦?隊長。雖然我們為了潛入第二層來到了這裡,但這次要聽大叔他們的勸告折返嗎?」

 為了潛入第二層,這次艾利歐他們極力避免戰鬥,一路不斷前進,眼看已經快到第一層最深處了。

 隔天一早動身出發的話,照計畫大概中午就能抵達第二層。

 現在打道回府,肯定會入不敷出。

 隊員們的目光集中在隊長艾利歐身上。

 「……照他說的回地下迷宮入口吧。雖然虧錢很肉痛,但性命還是最重要的。」

 「我、我也贊成哥哥的意見。」

 「當然,我也支持隊長。瓦帝也是吧?」

 「(點頭)」

 寡言的瓦帝默默點頭。

 大家一致表示贊同。

 能夠在無人反對的情況下順利做出撤退的決定,令艾利歐不禁鬆了口氣。

 「那就儘快準備撤退吧。吉姆拉和瓦帝負責收帳篷,我跟米亞重新打包行李。動作快,再過沒多久,天就要完全黑了。」

 聽到艾利歐的指示,眾人應和一聲,隨即開始迅速動作。

 不愧是在同一個村裡長大的兒時玩伴,大夥兒默契十足。

 用比平常快一•五倍的速度早早收拾完後,一行人便出發前往地下迷宮第一層出入口。

 「總之,先遠離第二層出入口吧。既然兇手是在第二層之後犯案,只要遠離出入口,應該就不至於遇到犯人了。」

 大家同意艾利歐的意見,徑直朝地下迷宮第一層出入口前進。

 幸好折返途中沒遇到怪物……不過由於白天的時候累積了疲勞,他們還走不到預期的一半路程。

 天色完全暗下來了,勉強撐著疲憊的身軀繼續前進的話,遇到怪物時也不曉得能不能立即反應過來。

 「怎麼辦?隊長。要繼續走嗎?還是以安全為重,就在這兒過夜?」

 「…………」

 艾利歐沉默了。

 他不知道怎麼做才安全。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

 背後突然傳來聲音。

 艾利歐他們隨時警戒著四周,防備怪物的偷襲,可是蒙著兜帽的四位冒險者卻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並搭話。

 看到這麼多冒險者突然憑空冒出來,艾利歐他們驚訝得不禁倒抽了口氣。

 從聲音和體格看來,四人似乎都是男性……

 其中身高最高的冒險者再度開口詢問:

 「你們怎麼停在這種不上不下的地方,難道遇到了什麼問題嗎?」

 「不、不是的……我們只是走累了停下來而已。」

 「哥、哥哥,快點……」

 「?啊。」

 妹妹突然往背後戳了幾下,令哥哥艾利歐疑惑地歪起了頭,不過他很快就想起壯年冒險者說過的話。

 『回程時要是遇到了不知情的冒險者,無論對方是什麼種族,麻煩都一定要主動提醒、勸吿人家。』

 艾利歐立刻把這件事告訴眼前的冒險者。

 「那個,各位知道『冒險者殺手』嗎?」

 「『冒險者殺手』,是嗎?」

 身高最高的兜帽男歪著頭說道。

 見他們一副不知情的樣子,艾利歐等人便開始解釋來龍去脈。

 目前在第二層之後有盯上了同行的『冒險者殺手』出沒。對方可能有好幾個人,實力是戰術級魔術師水準。

 公會甚至提出懸賞金捉拿兇手,在地下迷宮裡過夜會很危險。

 最先開口說話的冒險者看似感嘆地不住點頭。

 「──原來如此。所以你們覺得有危險,正要打道回府是嗎?」

 「是的。你們呢?」

 「我們在尋找獵物的途中剛好發現你們,看情況好像不太對勁,想說關心一下。」

 「原來如此。不好意思,讓你們擔心了。」

 見對方似乎只是一般冒險者,艾利歐等人頓時放鬆了戒心。

 不過兜帽男等人的對話立刻打破了這份安心感。

 「想不到冒險者公會反應竟然這麼快。」

 「真是太意外了。我都不曉得冒險者公會經營得這麼認真。早知道這樣,就掩藏更用心一點了……」

 「咦?」

 兜帽男等人散發出強烈的殺氣。

 最先開口說話的男性冒險者揭開兜帽,帶著陰慘的笑容緩緩拔出背後的闊刃大劍。

 「總之,先來蹂躪今晚的螻蟻吧。」

 妖精族凱特樂不可支地用雙手握緊了幻想級『古蘭迪烏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