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話 變臉

第一卷  第八話 變臉  今天也結束了。

 夜幕低垂,冒險者公會里擠滿了從地下迷宮回來的冒險者。

 因為長時間窩在地下迷宮的關係,不少人身上散發著濃烈的體臭。

 在這之中,只有我們一身整潔、毫無異味地往櫃檯排隊的隊列走去。

 一看到我們,矮人族櫃檯小姐立刻從櫃檯裡衝出來。

 之前買賣魔石時她還跟我們爭論不休,甚至反瞪我們,碎碎念著:『區區人族(劣等種),囂張個屁啊……』如今態度卻判若兩人,熱烈地歡迎我們回來。

 「黑大人,很開心您今天也平安歸來。您會不會累?要不要幫您準備晚餐?還是要喝酒呢?」

 「不用了,可以先麻煩你清點魔石嗎?」

 「是!當然可以!感謝您今天也帶回了這麼多魔石!」

 在我的催促之下,櫃檯小姐立刻移動到空的櫃檯。

 哥爾多扛著裝有大量魔石的袋子看著她的背影。

 「……看她變臉變得這麼徹底,就某方面來說還挺痛快的。明明不久前還滿臉鄙夷地說什麼『區區人族(劣等種)〜〜』呢。」

 「我不能接受她對黑大人拋媚眼。」

 哥爾多以傻眼的語氣說著,涅姆姆則是氣呼呼地鼓起臉頰。

 我露出淡淡的苦笑前往櫃檯,讓哥爾多把袋子放到櫃檯上。

 櫃檯小姐一臉心蕩神馳的表情,彷佛看到了什麼金銀財寶。

 「哇〜〜〜〜今天也有這麼多第五層•雪人的魔石……!不愧是黑大人一行人!真是太了不起了!」

 為什麼櫃檯小姐的態度會有如此劇烈的轉變?

 一方面是因為四臂螳螂的魔石經冒險者公會鑑定士鑑定後確認為『真品』……不過主要還是因為地下迷宮第五層是雪原,住在那裡的怪物擁有冰屬性魔石。

 冰屬性魔石不但可用來冷卻物品,其他用途也很廣泛,所以供應量遠遠不及需求量。

 這座城市的地下迷宮階層分別是──第一層草原、第二層荒野、第三層沼地、第四層叢林、第五層雪原。

 第四層遍佈著茂密的森林,連方向感很好的獸人族都會迷路。

 因此極少有冒險者能夠抵達第五層的雪原。

 不過我們利用『SR 飛行』直接跳過打亂方向感的叢林,從空中一路飛到階梯,順利地抵達了第五層的雪原。

 結果當天我們就帶著大量冰魔石回來了。

 看到供應量嚴重不足的冰魔石,櫃檯小姐當場下跪道歉。

 她眼眶含淚地說:

 『前幾天真的非常抱歉!除了我自己以外,我也會再三叮嚀公會員工們今後絕不能對各位如此失禮!拜、拜託!請不要更換活動地點!要是被發現我對一天之內帶回這麼多冰魔石的冒險者出言不遜,別說我了,全體公會員工恐怕都會保不住飯碗!冒險者位階也將特別幫各位晉升兩階,從初出茅廬(F級)升為獨當一面(D級),拜託各位了!』

 需要冰魔石的不是隻有餐飲業,賦予冰屬性時也用得到。

 另外在武器、防具、研究等方面的需求量也很高。

 所以冰魔石一直是嚴重供不應求的狀態。

 可是櫃檯小姐卻瞧不起我們這些『區區人族(劣等種)』。要是一天之內能帶回大量冰魔石的冒險者因此轉念前往其他地下迷宮……

 豈止丟掉飯碗,她們甚至可能人頭不保。

 拜此所賜,我們的冒險者位階不但提升了,而且每次來到公會時,她們也都會畢恭畢敬地接待我們。

 「謝謝!謝謝!下次也請務必多多幫忙!」

 清點完魔石後,我們在櫃檯小姐熱情的目送下離開櫃檯。

 一些冒險者迫不及待地大聲對我們打招呼。

 「少爺、大哥、大姊,各位辛苦了!」

 『辛苦了!』

 「怎麼?你們今天也來酒吧喝酒啊?」

 冒險者公會附設酒吧裡,之前找過我們麻煩的熊獸人和部下們從椅子上起身,開口向我們寒暄。

 之前他們找碴時被我們狠狠教訓到無力還手,接著哥爾多又表示『要親自教會他們何謂騎士道精神』,我就放手隨他去了。

 或許是經由哥爾多學會了『騎士道精神』,熊獸人他們變得非常有禮貌。

 不管在酒吧還是路上,每次一看到我們,他們總是深深地低頭鞠躬,敬稱我、涅姆姆和哥爾多為『少爺』、『大姊』、『大哥』。

 這就是哥爾多所謂的『騎士道精神』嗎?

 (雖然小時候聽過騎士大人的故事,『種族集合』時期也對『騎士道精神』略有耳聞,但怎麼感覺好像不太一樣啊……)

 我不禁疑惑地歪起了頭,不過看他們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我也不好多說什麼。

 哥爾多當著熊獸人他們的面開心地說:

 「主人啊,難得有這個機會,我想跟他們稍微喝一杯,今晚可以就此解散嗎?」

 「真的嗎?大哥!既然如此,少爺和大姊也一起來嘛!」

 第一次見面時壓根不把我們放在眼裡的熊獸人,這會兒卻點頭哈腰地邀請我們。

 部下們聞言爭先恐後地說:

 「涅、涅姆姆大姊!請務必坐我旁邊!」

 「有你這種臭傢伙坐在身邊,只會壞了大姊的心情吧!所以請務必坐我旁邊!」

 「不,大姊要坐我旁邊──」

 涅姆姆鄙夷萬分地把圍巾拉到鼻子,拒絕了部下們的邀請。

 「煩死了,別跟我說話。」

 見她一口回絕,部下們失望地垮下肩膀。

 為了轉換氣氛,熊獸人不著痕跡地再次提議:

 「少爺偶爾也來一杯如何?我在少爺這年紀就已經喝很多了,沒問題的。」

 基本上要年滿十五歲才能喝酒,守規定的人卻不多。

 不過由於普遍認為從小喝酒有害健康,做父母的都會注意不讓太小的孩子喝酒。

 涅姆姆聞言插嘴:

 「不要教壞黑大人!對黑大人來說,喝酒還太早了!」

 「不不不,大姊,一點也不早喔。而且喝酒是很健全的事,嗑藥和跟女人亂搞才叫學壞。雖然那樣會爽到腦袋爆炸,但玩得太過火的話,腦子也會搞壞──喔嗚!」

 「誰會當著黑大人的面聊這種低俗的事啊!」

 「謝謝!謝謝!」

 涅姆姆揮拳過去,強行讓熊獸人閉上了嘴。

 熊獸人流著鼻血,露出幸福無比的表情不斷道謝。

 看到他這副樣子──

 「老大好奸詐啊!我也要!」

 「大姊,我也要!」

 「不,請先揍我吧!」

 其他獸人們也紛紛吵著討涅姆姆打。

 看了這幕荒唐的景象,我忍不住笑了。

 「你們真是爛透了……」

 涅姆姆露出打從心底感到不屑的表情,鄙視著爭相討打的男人們。

 結果只有哥爾多留下來跟熊獸人他們喝酒。

 我和涅姆姆帶著用魔石換來的錢回到住宿的旅館。

 照例用天賜技能『無限扭蛋』的卡片淨化房間後,我才卸下裝備放鬆一下。

 涅姆姆一副氣呼呼的樣子,似乎還對剛才的事耿耿於懷。

 「受不了!為什麼地上的傢伙那麼低級啊!這環境也太不適合黑大人生活了!」

 「我明白你的心情,冷靜點。撇開跟冒險者們的關係不說,目前一切都照我們的計畫進行,你就別計較了。」

 目前我們抵達了第五層的雪原。

 交出大量需求量高的冰魔石後,冒險者位階也從最低的初出茅廬(F級)晉升到獨當一面(D級)。

 聽說這是城內有史以來最快的晉升速度,原本瞧不起人族的矮人族全都嚇了一跳。

 而且我們還獲得了其他好處。

 「而且因為迷宮太大了,一開始還以為會很棘手,不過幸好可以用『轉移』卡片回去『奈落』,很多事情都大有進展。」

 由於地下迷宮很大,加上少有冒險者能夠到達第五層,潛入地下迷宮期間幾乎不需要顧忌旁人的目光。

 總之那裡大到完全不必在意他人的存在。

 我讓哥爾多他們留在第五層的雪原獵捕雪人,自己暫時先回『奈落』一趟。

 回去後我啟動『無限扭蛋』,確認『禁忌魔女』艾莉負責的『妖精族莎夏復仇計畫』進度,還跟我委託她們管理『奈落』的梅依等人碰面談話。

 這座地下迷宮對我們來說很方便,雖然地上的冒險者品行有點差,但也還在可容許的範圍之內。

 (雖然不曉得搶著討涅姆姆打算不算素行不良就是了。)

 想起酒吧的事,我又笑了出來。

 然而並非一切都很順利。

 我們當然也遇到了問題。

 「不過之後一直只是交出冰魔石,恐怕很難提升冒險者位階。」

 「黑大人表現得如此活躍,竟然還不立刻讓您升到A級。公會員工根本是瞎了狗眼。」

 「先不管公會員工是不是瞎了狗眼,畢竟我們幹冒險者這行沒多久,要是因為這樣無法晉階,我們也只能接受了。」

 冒險者位階是由公會決定的。

 通常是評估過實力、貢獻度、資歷、素行等等再決定是否晉階。

 雖然上繳冰魔石大大提升了我們對於公會的貢獻度,但因為幹冒險者這行沒多久,資歷還不夠。

 『我們也很想立刻讓黑大人你們保送資深老手(C級),可惜各位資歷太淺,恐怕會有困難。如果有足以服眾的功績,我們就能直接批准了……』

 雖然難度有別,但繳交冰魔石也算冒險者的一般工作。

 光靠這樣實在很難升上C級。

 『原本需要花上三、四年的時間,不過接下來只要再當一年冒險者,各位就能升上C級。要再更進一步的話,我們也無能為力……您、您沒生氣吧?沒生氣吧?拜託!您可千萬別說要去其他城市啊!請不要拋棄我們!我們什麼都願意做!』

 講到最後,矮人族櫃檯小姐眼裡還泛起淚光。

 既然制度上有困難,我也只好讓步,沒有再多說什麼。

 想起當時的情況,涅姆姆氣得咬牙切齒。

 「那個櫃檯小姐竟敢對黑大人拋媚眼……真是太可惡了。」

 「我是不覺得人家有對我拋媚眼啦……她只是怕我們轉移陣地到其他地下迷宮吧?」

 「不,同樣身為女人,我清楚得很。那個櫃檯小姐確實對黑大人拋了媚眼。雖然用面具遮住了面孔,但看到黑大人那宛如暗夜般的黑髮、雪原般的白皙肌膚,以及更甚天籟的美妙嗓音──怎麼可能會有女人不對您拋媚眼嘛!黑大人應該對自己的可愛長相更有自覺一點。不光是櫃檯小姐,就算被其他女冒險者搭訕,您也不能隨便跟人家走喔。」

 涅姆姆說話的語氣簡直就像是姊姊在提醒溺愛的弟弟。

 為了不忘復仇,我將肉體年齡固定在十二歲,涅姆姆的外表看起來則是十八歲左右。

 所以在旁人眼中我們或許像是一對『姊弟』,不過實際上我已經快十五歲了。

 雖然到了這年紀,不用別人提醒也知道不能隨便跟陌生人走,但涅姆姆也是因為擔心才提出忠告。

 現在還是應該乖乖接受她的好意吧。

 「嗯,我會小心的。」

 「謝謝您願意聽我勸告。請放心,為了確保黑大人的安全,我會隨時陪在您的身邊。就算要犧牲肉身和性命,我也一定會保護您。」

 見我採納了她的意見,給她機會展現忠誠心,涅姆姆露出生氣勃勃的表情開心地如此說道。

 她們的一片忠心固然令我開心,不過有時候卻有點太誇張了。

 (真希望她們可以再放輕鬆一點……)

 不過這也不是下令就能解決的。

 我輕輕籲口氣,換了個話題。

 「涅姆姆,時間差不多了,你可以去下面點餐送上來嗎?」

 「遵命……雖然知道這是必要之事,但我們竟然得花錢吃比『奈落』的食物難吃的料理,總覺得有點吃虧呢。」

 「啊哈哈哈,的確。不過倒也不是完全無法入口啦。」

 只要有那個意思,我們也是可以先回『奈落』一趟,用天賜技能『無限扭蛋』卡片變出料理來吃。

 不過『住在高級旅館卻連一頓飯都沒吃』也未免太不自然了。所以回旅館過夜的時候,我都會盡量點旅館的餐點來吃。

 「涅姆姆說得沒錯,多虧有主廚用『無限扭蛋』卡片變出來的食材和調味料精心料理,『奈落』的飯菜確實相當可口。不過比起貧農時代,有得吃已經堪比天堂了。」

 我在眼簾底下回憶著故鄉說:

 「爸爸媽媽總是自己的飯讓給哥哥、我和妹妹小夢。吃不夠的話,我們就喝水充飢,或是去森林裡找可以吃的東西。不過這樣還是填不飽肚子。涅姆姆,你知道嗎?餓過頭就不餓了喔。跟那時候相比,有得吃真的已經很好了。」

 「黑大人真可憐……」

 不知道為什麼,涅姆姆以手帕按著眼角,唉嘆地如此說道。

 雖然沒有害她難過的意思……

 但對於涅姆姆這種女生來說,這些話刺激性還是有點太強了嗎?

 這時突然傳來『咚咚』的敲門聲。

 涅姆姆立刻收起手帕,進入警戒狀態。雖然我們早已透過氣息得知門外的人是哥爾多,慎重起見,我還是重新戴上面具。

 做好準備後,我點頭催促涅姆姆開門。

 門一打開,熟悉的黃金盔甲隨即進入房內。

 他的步伐顯得有些急促。

 涅姆姆關上門後,頓了一拍我才摘下面具。

 「明明是去參加酒會,你卻挺早回來的呢。發生什麼事了嗎?」

 「不愧是我的主人,真是直覺敏銳。其實我在冒險者公會聽到了有趣的話題。」

 聽哥爾多說──他跟獸人族們正在暢飲時,公會發布了『冒險者殺手』在地下迷宮橫行的消息。

 雖然完全沒有種族、年齡、外表特徵等相關情報,但被盯上的冒險者主要都是人族。

 地下迷宮內採到的魔石、怪物素材、礦物、藥草等等屬於重要資源。潛入地下迷宮採集資源的冒險者變少了,公會方面也不能坐視不管。

 畢竟這麼做形同於拿沙撒在自己的飯上。

 所以公會提供懸賞金捉拿『冒險者殺手』。

 「雖然光提供情報就能拿到不錯的金額,但對我們來說,錢一點都不重要。反倒是──」

 「我們搶先逮到『冒險者殺手』的話,對於晉階會有很大的幫助,所以你才會急忙趕回來吧?」

 「正是如此。有主人的天賜技能,想要鎖定『冒險者殺手』並不困難吧?」

 「嗯──該怎麼說呢?『無限扭蛋』釋出的卡片千差萬別,雖然有很多強大的卡片,但應該沒有能夠直接揪出犯人的卡片。不過有大家的幫忙,再巧妙地運用卡片,我想應該不難找出『冒險者殺手』。」

 好比先回『奈落』一趟,增加搜索的人手。

 然後以『SSR 隱蔽存在』隱匿形跡,再用『SR 飛行』飛上空中四處搜尋,這樣就很有可能目擊到『冒險者殺手』的犯案現場。

 「那我們就立刻動身回『奈落』──!?黑大人!」

 涅姆姆話說到一半,突然大叫。

 她出聲提醒的同時,我們也察覺了異狀。我重新戴上面具,哥爾多舉起盾牌站到可以保護我的位置,隨時準備應戰!

 房內的空間歪斜扭曲,某種東西倏然出現。

 原本模糊的形體變成渾身是血的人影,緩緩地落到地上──

 「……米亞?」

 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少女,是我贈與『SSR 祈願手煉』的對象。

 手煉彷佛完成了自己的任務,碎裂寸斷、從她手腕上脫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