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話 偏見

第一卷  第五話 偏見   一夜過去,我們順利完成守夜工作,迎接早晨的到來。

 因為也不好再蹭人家一頓早餐,我們很快就動身出發。

 艾利歐他們似乎打算在地下迷宮住上兩、三天,繼續獵捕哥布林。

 「有機會再一起潛入迷宮吧。希望到時候哥爾多先生可以教我們劍和盾的使用方式。」

 「好的,到時候請多多指教。」

 我代表隊伍跟艾利歐握手、互相約定,接著便朝出入口邁進。

 和艾利歐等人拉開距離、確認過周圍沒有其他人影后,我們便再次使用『SSR 隱蔽存在』和『SR 飛行』開始移動。

 才花不到一小時的時間,我們就抵達了地下迷宮的出入口。

 早上這段時間,進入地下迷宮的冒險者比離開的多。

 拜此所賜,我們輕鬆地來到了外面。

 「主人,接下來怎麼辦?要回旅館嗎?」

 「回旅館前先去冒險者公會把魔石兌現吧。一直帶在身上也礙事。」

 我們逆著前往地下迷宮的冒險者人潮,朝著公會前進。

 申請好冒險者證後相隔一天,我們又來到了公會。

 牆上的板子貼著一張張委託任務,好比『到地下迷宮第一層的河邊採十捆藥草』、『到第五層的火山採礦』等等,此外也有關於城內外的委託內容。

 類型可說是天差地別。

 雖然現在才早上,冒險者卻意外地多。

 為了從佈告欄的委託中搶到更好康的工作,大家特地起了個大早。

 不過也有些冒險者無視委託,直接潛入地下迷宮,那就是能力差異的問題了。

 我們前往佈告欄對面、有櫃檯小姐在的窗口。

 冒險者公會的櫃檯小姐們站在獨立隔間的各個窗口後方。

 或許是因為這家公會位於矮人王國,櫃檯小姐基本上都由矮人族女性擔任。

 我們前往其中一個窗口。

 「早安,要委託任務嗎?」

 「不,今天早上我們剛從地下迷宮回來,麻煩你幫忙清點魔石。」

 矮人族個頭不高,不過無論男女都長得粗壯威猛,看起來並不好惹。雖然兒時還是正常體型,但隨著年齡增長,筋骨也會變得更加粗壯。

 負責我們的櫃檯小姐身高比我矮一些,體格卻相當結實。我們把塞滿魔石的袋子交給她,裡頭裝的是第一、第二、第三層的魔物,以及四臂螳螂的魔石。

 考慮到體積太大運送不便,再加上涅姆姆把最值錢的鐮臂和外殼砍碎了,最終我們還是放棄把四臂螳螂當作素材,只從軀幹部分取出巴掌大的球狀魔石,其餘則用我的魔術卡片燒燬,免得引來其他怪物。

 「!?還、還挺重的呢。」

 「因為裡面有個稍微大一點的魔石。」

 看過內容物後,櫃檯小姐蹙起眉頭。

 「──從色澤看來,這裡還有第三層的魔石。你們應該是前天還昨天才潛入地下迷宮吧?我記得之前看過你們來辦理註冊手續。」

 「?我們是昨天早上潛入地下迷宮的,有什麼問題嗎?」

 為了提升冒險者位階,我們主要鎖定第三層的巨人,不斷地收集魔石。

 『種族集合』時期我曾聽說過,為了維持魔石的收購價,有些地下迷宮禁止過度濫捕。難不成這座地下迷宮也有這類限制?

 櫃檯小姐露出了像是在看小偷的眼神。

 「其他種族也就算了,人族絕不可能一天之內抵達地下迷宮的第二、第三層,還帶回這麼多魔石。而且竟然還偷了這種前所未見的大魔石……公會不受理非法行為獲得的魔石,因此我們不能收購這顆魔石!」

 我不禁在面具底下蹙起眉頭。

 『照理來說,不如其他種族的人族不可能一天之內收集到這麼多魔石』,所以她似乎認定我們『涉及某種犯罪行為』。

 本以為只要拿出第三層的魔石或四臂螳螂的魔石,就算沒辦法升到獨當一面(D級),至少也能升到上面一階的半吊子(E級),想不到竟然被懷疑『幹了非法勾當』……

 對人族的偏見真是根深蒂固。

 眼看涅姆姆即將破口大罵,我趕緊揚手製止她。

 我壓抑著心裡對於不平待遇的憤怒開口:

 「我們可以發誓自己並未做出任何非法行為。我們只是很普通地潛入迷宮、打倒怪物,再把回收的魔石帶回來。那顆大魔石也是擊敗四臂螳螂拿到的。我們絕對沒有犯罪。」

 「四臂螳螂……那不是大約三十年才出現一次的稀有怪物嗎?十年前冒險者公會才全體總動員討伐過四臂螳螂,怎麼可能現在就復活了。別撒這種容易拆穿的謊好嗎?」

 「我沒騙人,有鑑定能力的人一看就知道了。再說,我們是用什麼非法手段取得魔石的?」

 「這、這個……好比在地下迷宮搶劫其他冒險者……」

 「請不要無憑無據冤枉我們。我們才不會襲擊其他冒險者。為了證明實力,今後我們也會持續像這樣上交魔石。」

 「…………今後,是嗎?嘖……妄下判斷確實不對。既然規定上沒有問題,這次就幫你們清點魔石。這個號稱『四臂螳螂的魔石』將由擁有鑑定能力的人確認真偽,之後再擇期兌現……不過請別忘了,今後若查出各位有任何犯罪或非法行為,公會絕不會置之不理。」

 櫃檯小姐心不甘情不願地讓步了。畢竟沒有實質證據,她也很難拒絕收購。不過她卻一副『這次沒有證據就算了,等你們哪天露出狐狸尾巴,到時候會徹底搞垮你們』的態度。

 我客氣地回答:

 「當然,我們會當守規矩的冒險者,絕不會給公會造成任何困擾。」

 不曉得是不是覺得我在挖苦她,櫃檯小姐粗手粗腳地清點著魔石。

 她瞪了這邊一眼,嘴裡碎碎念著:『區區人族(劣等種),囂張個屁啊……』不過清點速度倒是挺快的,沒過多久,我們就收到了報酬。

 ☆ ☆ ☆

 「竟敢對黑大人這麼沒禮貌……只要您一聲令下,我隨時都能讓那女人徹底消失在世界上。」

 離開冒險者公會之後,涅姆姆還是餘怒未消,氣得提出可怕的點子。

 我輕輕嘆了口氣說:

 「謝謝你替我出頭,不過最好別說這種危險的話。要是跟我們無關,那位櫃檯小姐卻突然消失了,最先被懷疑的就是我們。我可不想蒙上莫須有的罪名。」

 「真、真真真是非常抱歉!我竟然沒想到這點!我無意給黑大人造成任何困擾……」

 「我知道,別擔心。不過你要再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態度喔。」

 「主人……」

 就在我叮囑著涅姆姆時,原本態度瀟灑的哥爾多突然壓低嗓音。

 「我知道。涅姆姆,人數是?」

 「尾隨的有三人。另外似乎還有兩人正繞到前面堵住我們。」

 一離開冒險者公會,我們就被跟蹤了。

 『UR 暗殺利刃 涅姆姆 等級五○○○』不僅正確掌握了尾隨者人數,連有多少人繞到前面都一清二楚。

 「我想知道對方是誰,說不定能取得什麼有用的情報。我想找個沒人的地方跟他們接觸。涅姆姆,你可以幫忙帶路嗎?」

 「小事一樁。請先別回旅館,接著在下一條小路左轉。」

 原本要直接回旅館的我們,途中在涅姆姆的指示下彎進了通往後巷的小路。

 跟蹤者急忙追趕,連我都感覺到了。

 「黑大人,後面有一人脫隊去跟前面的人會合了。為了方便他們會合以及擋住前方的路,請稍微降低步行速度。」

 「瞭解。哥爾多也聽到了吧。」

 「當然,主人。」

 我們依照涅姆姆的指示放緩速度。

 為了方便對方阻擋去路,我們繼續在小路里拐彎,把他們引到無人的巷子。

 跟蹤者完全被涅姆姆操弄於股掌之間。

 然後對方在最理想的地方前後包夾了我們。

 「站住,人族(劣等種),跟我們聊聊吧。」

 背後傳來聲音。

 回頭一看,只見眼前有隻直立行走的熊,身高達兩公尺半。這位熊獸人帶著貌似其部下的人物,臉上還露出猥瑣的笑容。

 堵住前後的男性獸人族們全都披著髒兮兮的皮甲,一看就知道已經用了很久。

 代表發言的熊獸人以輕蔑的口吻說:

 「剛才我們聽到公會里發生的爭執了,肯定是你們有鬼。我們用上一天也頂多只能抵達第二層,人族(劣等種)卻走到了第三層……照常理來看,這會有可能嗎?還說取得了『四臂螳螂的魔石』?哈!在這座城裡討生活的冒險者,誰都知道四臂螳螂大約每三十年才出現一次。距離上次討伐完才過十年,現在怎麼可能出現嘛。你們從哪兒偷來這麼大的魔石?既然你們說自己沒犯罪,應該可以解釋清楚怎樣去到第三層再回來吧?好了,跟我們聊聊吧。」

 「恕我拒絕。畢竟冒險者不能輕易亮出底牌。」

 「喂,小鬼,你還搞不懂狀況嗎?」

 前有熊和猴子獸人,後有狸貓、狐狸和老鼠獸人。

 我們身在無人的後巷,寬度僅勉強容得下兩位大人。

 而且建築物遮蔽了陽光,空氣也有點陰涼。

 要行使暴力的話,這大概是絕佳的時機和地點吧。

 熊獸人勸誡似地說:

 「我們在這城裡幹了很多年冒險者,也就是說,我們是你們的前輩。不管在哪個行業都要尊敬前輩吧?這些前輩們正在問你們是不是真的涉及犯罪或非法行為,還不快點回答。要是太囂張的話,你們可有苦頭嘗囉。知道嗎?」

 「小鬼們,我們老大很沒耐性的。為了你們好,還是快說吧!」

 「…………」

 熊獸人壓低嗓音,開始扳響指節。

 猴子獸人尖聲助威。

 雖然對方作勢恐嚇,但因為等級差距太大,我一點都不覺得恐怖。

 而且問題是──

 (原本還以為他們可能有什麼情報……看來是猜錯了。)

 如果他們的目的是像『種族集合』那樣找尋併攏絡『主宰』,恐嚇我們根本沒有意義,而且感覺他們手中似乎也沒有其他有用的情報。

 (涅姆姆,還有其他人在場嗎?)

 (不,沒有。追趕我們的人就這些了,也沒有人在暗處觀察狀況。)

 基本上不太可能有誰躲得過涅姆姆的索敵。

 看來似乎沒有人打算趁亂英勇地伸出援手,藉此賣我們人情。

 (既然他們不是來籠絡我們,也沒有其他人安排暗樁……所以我們只是被小混混當成冤大頭了嗎?)

 (看樣子他們也不是想跟我們一拼高下。主人啊,這下完全猜錯了呢。)

 (他們的態度不像是演出來的。我也覺得自己失算了。)

 不光是我,哥爾多和涅姆姆也認為我們這次『沒中獎』。

 原本還以為對方多少可能有些什麼情報,現實卻沒有那麼簡單。

 我嘆了一口氣,垮下肩膀。

 熊獸人一夥見狀,似乎以為我們死心了。

 「幹嘛在那邊嘰哩咕嚕地講悄悄話?你們不打算投降嗎?」

 「老大,不然把那個銀髮女帶回咱們旅館好好逼問一番如何?當然,是到我們膩了為止。」

 「猴子,你倒是出了個有趣的點子呢。的確,雖然這女人的胸部稍嫌遜色,長相卻比妖精族還要標緻。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極品美女呢。咱們就順便在旅館裡教她怎麼當冒險者吧!」

 「老大!我們也拿走那副黃金盔甲當作學費吧!」

 狸貓獸人如此叫道。

 背後的狐狸和老鼠獸人亦高聲歡呼。

 「聽說那套盔甲不是真金,賣不了幾分錢,不過至少也買得起酒吧……我們就連同剛才賣掉魔石的錢一塊兒收下當作學費吧。今天的住宿費好歹會留給你們的,記得感謝我們啊!」

 看了他們的態度,身旁的涅姆姆臉冒青筋。

 「黑大人,請您下令。只要您說一聲,不到一秒我就能把這群粗鄙的畜生化為血霧,徹底從世上抹消。」

 「……我懂你的心情,不過不能殺了他們喔,否則之後會很麻煩的。總之,再跟他們周旋下去也無濟於事,就先讓他們無力戰鬥吧。」

 「遵命。」

 「啊?啊啊?你們腦子沒毛病吧?區區人族(劣等種)竟敢忤逆熊人族裡大名鼎鼎的本大爺,看來你們是不要命了──」

 「啊──主人、涅姆姆,方便打擾一下嗎?」

 哥爾多打斷熊男的話,瀟灑地舉手吸引目光。

 回頭望去,擋在後方的狸貓、狐狸和老鼠獸人已經不知不覺地被打趴在地了。

 我一下達許可,哥爾多便立刻揮拳打暈了他們。

 雖然看不見全罩頭盔底下的表情,他卻以歡快的語氣說:

 「這些傢伙可以讓我來收拾嗎?我會好好教訓他們,讓他們不敢再對我們出手。」

 「那就交給哥爾多了。我跟涅姆姆先回旅館,可以嗎?」

 「喔喔,不愧是主人!真是通情達理!涅姆姆就跟主人……不,讓你們兩人單獨回旅館好嗎?」

 「我的使命是陪在黑大人身邊,有人分擔雜事當然是再好也不過了。這些傢伙就讓給哥爾多了。」

 哥爾多格外強調『兩人單獨』幾個字。

 涅姆姆原本板著面孔、臉冒青筋,這會兒卻輕咳幾聲,故作不在乎地接受了這個安排。

 看了她的態度變化,我露出淡淡的苦笑,不過也沒說什麼。

 與其看涅姆姆生氣,我更希望她開心。

 「哇哈哈哈哈哈哈!好!那麼之後就拜託你了,涅姆姆!我要來教教這些傢伙何謂『騎士道精神』!」

 「你、你是怎樣!想反抗我們這些冒險者前輩嗎!?區、區區人族(劣等種),少瞧不起人了!」

 哥爾多哈哈大笑,毫無防備地大步走向熊男。

 熊獸人小心翼翼地防備著瞬間擺平三名部下的哥爾多,同時不甘示弱地揮拳攻擊。

 不過城裡的小混混不可能贏得過『UR 黃金騎士 哥爾多 等級五○○○』。

 哥爾多輕易地擋下拳頭。才稍微施一點力,熊獸人頓時眼眶泛淚地大聲哀嚎。

 「好痛────!你這傢伙!別鬧了!本大爺可是熊人族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好痛好痛好痛,再繼續用力我會骨折!痛死了────!」

 「你丟下老大想跑去哪兒?」

 「咿!?」

 見熊獸人痛得唉唉叫,右拳幾乎快被捏碎,猴子獸人果斷拋下他,打算悄悄逃走。不過我當然不可能放過他,立刻解放了一張『無限扭蛋』的卡片。

 「火矢!」

 「咿咕!?」

 火矢劃過皮甲,阻止了試圖逃跑的猴子獸人。

 「區、區區人族(劣等種)竟然是魔術師!?你、你們是怎樣啊!?」

 「哇哈哈哈哈哈,你以為你逃得出主人的法眼嗎!?你們誰也別想逃!我最──喜歡教你們這些小混混何謂『騎士道精神』了!難得有這麼好的機會,我絕不會錯過的!」

 「好痛!好痛好痛!會痛啊!不要抓著我的右手猛扯啊!」

 為了確保不讓任何人逃走,哥爾多就這樣緊抓著熊獸人的右拳,拖著身高約兩公尺半的他走向猴子獸人。

 雖然熊獸人哀嚎連連,哥爾多卻完全不當一回事。

 「……我都不知道哥爾多有這種嗜好呢。」

 「這樣應該可以在不殺人的情況下有效馴服他們,讓他們再也不敢忤逆黑大人。總之,繼續待在這兒也只是浪費時間,不如先回旅館休息吧。有鑑於昨晚沒洗澡,恕我僭越,請請請請讓我幫您刷背!」

 涅姆姆說得沒錯,我們已經無事可做了。

 我把這裡交給哥爾多,和涅姆姆一起返回旅館。

 順帶一提,因為旅館的浴室可以一個人洗,我便自己洗好澡、換好衣服。

 由於在『奈落』時妖精女僕們總是搶著幫我洗澡更衣,難得可以自己換衣服,感覺心情上特別輕鬆。

 雖然涅姆姆極力控制表情,但從浴室出來時,我還是感覺得到她非常失望。

 不過兩個人一起洗還是有點難為情,我便打哈哈帶過。

 這天哥爾多徹夜未歸,直到隔天早餐時間才出現。

 他本人開心地表示『得到了非常滿意的結果』。

 ☆ ☆ ☆

 金髮與劍光在第三層的沼地上躍然舞動。

 「咕喔!」

 「這種攻擊怎麼可能打得中本大爺!」

 金髮妖精族凱特俐落地閃過巨人的拳頭,並順勢揮劍劈開對手的側腹。不過由於巨人具有再生能力,傷勢還不足以致命。

 巨人不但身高超過兩公尺,肌肉骨骼又十分堅硬,用劍本來就不好對付,然而妖精族凱特卻靠著一五○○的等級和手中的劍硬幹到底。

 巨人的防禦力和再生能力都在半獸人之上,照理說應該要慎重地討論戰術,再由多位冒險者聯手對付才是。

 不過凱特卻不顧一切地獨自對付好幾只巨人。

 「這是最後一隻了!」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凱特揮劍斬下巨人的首級,又把飛到空中的頭顱劈成四塊。

 一旦像這樣被徹底剁碎,就算巨人再生能力再強,終究也難逃一死。

 凱特將巨人全數殲滅後,同行的黑暗妖精族•亞納格踩著雀躍的步伐接近屍體,用單手握著小刀採集樣本。

 「這就是傳說中再生能力很強的巨人啊。竟然能弄到這麼新鮮的實驗材料!身為研究者,我實在是剋制不了好奇心,能跟凱特先生一起來真是太好了!研究者果然應該親訪現場,不能老是窩在實驗室裡呢。」

 「喂,亞納格……」

 有別於喜孜孜的亞納格,凱特語帶不悅地將劍尖指向同行的黑暗妖精族。

 「要胡鬧也該適可而止……本大爺要突破女神賜予的『成長極限』考驗,未來將成為受人崇拜的勇者和英雄。而且本大爺還得除掉祖國那些瞧不起本大爺的傢伙,以及無禮冒犯本大爺的螻蟻人族(劣等種),所以本大爺才會不惜冒險,協助你這個黑暗妖精族的研究。本大爺的目的可不是滿足你的好奇心。還是要本大爺削下你一隻耳朵,或者挖出一顆眼珠,你才會明白?」

 妖精族和黑暗妖精族本來就處得不好。妖精族的凱特之所以協助黑暗妖精族的亞納格,純粹是為了克服『成長極限』。

 亞納格面對凱特近乎瘋狂的感情也依舊沒有動搖,他推了推單片眼鏡調整位置,同時冷靜地予以回應:

 「我可沒胡鬧。如同之前解釋過的,這麼做是因應研究主題『突破種族成長極限』的需要。其實我很感謝凱特先生喔。您不但對我的研究表示理解,還冒著危險──盜走妖精女王國的寶劍『古蘭迪烏斯』,並且從黑暗妖精族的孤島把我救出來。」

 妖精女王國南方的海上存在著一座孤島。那是黑暗妖精族的國家,許多黑暗妖精族在島上生活。

 亞納格的研究主題『突破種族成長極限』在國內被視為禁忌,他因而受到監禁,在最糟糕的情況下可能判處死刑。

 不過他跟苦於『成長極限』的凱特取得聯繫,憑藉妖精女王國『古蘭迪烏斯』寶劍的力量,帶著研究資料和一名實驗體逃往大陸,如今來到了矮人王國管理的地下迷宮內。

 寶劍『古蘭迪烏斯』是什麼?

 那是過去『主宰』使用的神劍,也是妖精女王國收藏在國庫內的國寶。

 武器和防具也有等級,由上而下依序是──

 創世級

 神話級

 幻想級

 敘事級

 秘寶級

 遺物級

 稀少級

 一般級

 寶劍『古蘭迪烏斯』屬於前面數過來第三個的幻想級,是非常高級的劍。

 言歸正傳。

 亞納格的禁忌研究是移植其他種族或怪物的細胞,以人為方式突破『成長極限』。

 「我以人族作為實驗體與怪物融合,成功突破了『成長極限』。雖說用了等級超過一百的怪物才得到這個結果,但這方法能夠突破『成長極限』也是事實!原本我想要繼續精進技術,希望未來僅靠移植細胞便能人為突破『成長極限』,讓等級無限提升,可是這研究卻被視為禁忌……」

 「……哼,本大爺也不是不能體會黑暗妖精族本國的心情。竟然把其他種族或怪物的細胞融入崇高的種族體內,真是太可怕了。」

 「不過過去妖精族也是因為融入了『主宰』的異種血統,這才得以突破成長極限,創造出『次主宰』不是嗎?我只是想用人為方式達到同樣的效果而已。」

 「哈!所以說,比起亞納格你那毫無成果的研究,妖精族的血統管理反倒強得多囉。」

 「哈哈哈哈!您講話可真不留情面啊。不過這也是事實,我的研究確實還沒獲得成果。身為研究者,我就虛心接受這個事實吧。我的理想是人稱妖精族最強的『白之騎士團』團長『靜默哈迪』,未來我希望能穩定創造出那種超凡的存在。」

 聽到老巢的名字,原本語帶譏諷的凱特頓時露出苦澀的表情。

 其實就算凱特拿到了寶劍『古蘭迪烏斯』,對上團長哈迪也幾乎沒有勝算。

 妖精女王國的『白之騎士團』如今恐怕正在全力尋找盜走寶劍的凱特吧。

 雖然早有覺悟,但一想到自己被團長哈迪盯上了,心情還是不禁鬱悶起來。

 (不過這也是為了讓本大爺克服『成長極限』,成為英雄和勇者的考驗!只要克服『成長極限』,順利提升等級,之後再把哈迪幹掉就是了!而且目前本大爺還有用來對付哈迪的絕招……)

 凱特暗自下定決心。為了轉換略顯沉重的氣氛,亞納格帶出了新話題。

 「這樣就取得需要的巨人細胞了,接著要麻煩您捕捉人族(劣等種)作為實驗體。還請儘量挑選鮮活的人族(劣等種)喔。」

 「……知道啦。地下迷宮裡每天都有鮮活的人族(劣等種),有寶劍『古蘭迪烏斯』的力量,三兩下就能逮到了。」

 「不愧是凱特先生,真是太可靠了!話說回來,地下迷宮比想像中更棒呢。不但有一大堆怪物和人族(劣等種),有些甚至還主動送上門,完全不缺實驗材料,真的是很棒的環境呢!我的研究一下子就獲得了很大的進展。」

 亞納格像個孩子似地雙眼熠熠生輝,開始解說融合怪物與人族的方式。

 凱特擁有豐富的實戰經驗,也看了無數駭人的血腥現場,對這方面的事情早已免疫,可是亞納格的實驗點子卻殘酷到連他都不禁蹙起眉頭。

 (本大爺都忍不住要同情被這傢伙拿來實驗的人族(劣等種)了,不過這也是為了讓本大爺克服『成長極限』的必要犧牲。能夠幫上本大爺,人族(劣等種)應該覺得開心才是。)

 凱特在心中自說自話。

 捕捉人族作為實驗材料之前,凱特、亞納格以及他創造出來的實驗體,三人首先為了尋找今晚的露宿地點而開始移動。

 懷著異樣目的的他們,將矛頭從怪物轉向了人族。

第六話 祈願手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