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社團活動部

第一卷  1.社團活動部  應該沒有幾個學生是痴迷於上課的吧。在我看來校園生活不光是如此的。

 上學期間,認真學習,與同級生日常交流,等待著時間一分一秒地度過,就是這樣。

 努力學習,與同學進行日常交流,順利地等待著時間的流逝,充其量是這種程度罷了。

 不過放學後可不同。

 因為有可以不加粉飾自己的時間,也可以去想去的地方。

 我踏著輕快的步伐離開了教室,目的地是自己所屬的‘小說部’的活動室。

 那間活動室在校園宿舍方向的活動樓裡,活動室很小很普通,大小隻有普通教室的五分之一那麼大。

 那間活動室即便是在校園宿舍方向的活動樓裡,也是十分的狹小。

 活動成員只有兩個人,這絕說不上是奢侈。

 “抱歉我來晚了,木櫻。”

 剛進活動室,有一個先到的女生慢慢舉起了手。

 “你好呀,八剃希,不用在意時間什麼的沒關係的啦。”

 她叫巖永木櫻。

 她是我的同學也是我的好朋友,同時還是這個小說部的部長。邀請我參加這個社團的人也是她。

 通常我們是一起來到這裡的,可是今天我值班打掃,所以她先來了。

 彩色頭繩將柔順的頭髮紮成馬尾,對襟毛衣系在腰間,制服外衣的扣子打開著,給人一種辣妹的形象。

 她是元氣運動少女,經常有運動部的人來請她幫忙。

 不過她一心想成為小說家,所以現在是小說部的部長。

 而且她與我都喜歡英雄,我們是無可代替的特攝宅友。

 她還有許多特點,如果羅列出來的話,就如混雜的線頭一樣多。這就是集許多特長於一身的女生,巖永木櫻。

 “你昨天去買玩具了吧?戰隊?騎士?還是奧特曼?”

 “騎士,你看。”

 木櫻這樣問我,我就拿起地板的書包。

 我雖然是學校的優等生,但是我書包裡裝滿了玩具。

 我從中拿出了昨天的戰利品,是上個月開始放映的假面騎士Zi-O的食玩手辦。“裝動”系列第一彈。

 假面騎士Zi-O食玩扭蛋。

 如果我告訴別人我在竭盡全力地收集玩具的話,大部分的人只會流露出驚訝的表情。所以我只會對真正明白我的朋友說這些話。

 其中一個就是木櫻。

 儘管我們是同班同學,我們也不會在教室裡大聲聊關於特攝的話題。

 對於我們來說這個小小的空間就是我們的天堂。

 “嚯,八剃希,你還真是重視變身的道具呢。這是駕馭表頭嗎?”

 木櫻緩聲這樣問道。

 “這次食玩推出的駕馭表頭全都是已經出過DX版的了。從下一彈開始,就會推出只有食玩版才有的表頭。”

 駕馭表頭……那是假面騎士Zi-O的主要道具。當然,我要儘可能的收集所有的道具。

 我在兼職——在網上幫助出差的父母的工作,來增加我自己的零用錢——然而可悲的是我仍是學生。可以掌握的軍費也是有限的。

 如果我作為獨立的社會人就可以任意安排我的錢買這買那,可是現在我要嚴格挑選收集的東西。

 就如木櫻所說,我收集系列玩具時,優先級最高的便是變身道具,其次的戰隊機器人我也一定不會放過。

 四肢可動的手辦是——S.H.Figuarts的高級模型,每一款的價格都非常貴,所以要選最心儀的。

 這其中食品扭蛋的“裝動”系列是手辦中質量較高價格適中的一款。所以我非常喜歡。

 最重要的是,這個系列會發售在其他的手辦系列中不會有的小眾形態的陣容,這點令我很高興。

 “我說,八剃希、我有點想不出‘梗’來了啊,有什麼好主意嗎?我可是在寫騎士小說呢。”

 木櫻打開放在桌上的筆記本電腦,在創作原稿,是準備投稿的吧。

 她有在寫特攝英雄二創小說,也有往各種輕小說新人比賽投遞稿件……但不知為何直到現在都沒突破第一次審查。

 我以一位讀者的身份來看,木櫻寫的小說可是最棒的。

 木櫻的作品一次次落選,想必是那些評委不理解這些作品的優秀之處吧。

 “把原作裡沒有使用過的技能拿來用怎麼樣?要多少梗,我都會幫忙想的。”

 “嗯,拜託了。”

 為了我這樣的好朋友,我的力所能及之事,也只不過是出些點子罷了。

 即便是和我說話的期間,木櫻也在輕快地敲擊鍵盤。

 雖然她說自己想不出梗來,但估計也還是在寫自己可以寫的內容吧。

 好快——不愧是木櫻。

 即便是我的動態視力,也只能勉強跟上她的打字速度。應該都有兩馬赫了吧……哦不,三馬赫。

 看她嫻熟的樣子,打字專家也不過如此了吧。輕小說作家當中可以把打字速度達到光速的,也就頂級的極少人吧。

 可是為什麼每次都沒能通過第一次審查呢……

 “對了,八剃希你為什麼喜歡變身道具的玩具呢?”

 “可能……我自己想變身吧。”

 玩具的收集工作是一場孤獨的戰鬥。

 有時候甚至會被那巨大的黑暗所壓垮,差點兒失敗。

 當我盯著我家的櫃子看時,有時也會“就算把這麼多變身腰帶放在一起我也是沒法變身的啊”地清醒過來。

 每每想到那個時候,感覺有一個志趣相投的朋友是真的很受鼓舞。

 更是讓我重新體會到,收集玩具是件讓人開心的事情。

 “木櫻……我真感謝上帝,讓我跟你出生在相同的時代。”

 “哎,Agito的長毛(應該是劇裡的謎之青年吧),紘汰哥和檀黎鬥,你說的是哪個神?”

 (譯註:這仨分別是 神 成了神的 改名叫神的)

 這些可是平成假面騎士系列的主神一覽。

 還有其他的主王一覽。

 “那,就紘汰哥吧。”

 雖然稱不上是最好的玩具…,但自己也還是選擇了擁有道具的角色,角色所持的道具數量就是我審查的標準。

 “你知道嗎?Gemn……檀黎斗的演員,姓氏和木櫻你一樣也是巖永哦。”

 (譯註:假面騎士Gemn變身者檀黎斗的演員叫巖永徹也。)

 “…………嗯……?哦。”

 “什麼呀,你一副‘所以呢?怎麼了?’的表情。”

 “這不明擺著的嘛!?”

 我苦笑著,木櫻則是間不容髮地繼續吐槽。

 “不過,那個變身道具在新節目開始後就會出現很多,所以錢會不斷地飛走哦。駕馭表頭幾乎每週都會推出新款。”

 “嗯!不過再稍微忍一忍吧。等我職業出道後就由我來養你吧!想買什麼玩具就買什麼玩具!!”

 “你又在說這個呢……。我也要好好上大學,找個好工作,獲得能比現在買更多東西的經濟水平啊。”

 木櫻一直想成為職業小說家,所以成為了小說部的部長,這也並非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不過為什麼她要用這個作為養我的理由呢。

 當然我也沒有當真,只是很在意她為什麼會這麼說。

 說不定是因為害羞吧。

 不過將未來的夢想脫口而出的難度還是很高的。

 “把那些玩具收集齊之後……總有一天八剃希也能真正變身吧。”

 “如果買齊特攝的玩具,就可以變身的話,這世上就遍地是英雄了。”

 我苦笑起來。

 有人說過這樣的名言“所有的人類都是騎士”……我們也可以做著這樣的夢嗎?

 (譯註:這句話出自《假面騎士龍騎特別篇 13Riders》的登場角色高見澤逸郎。不過這句話原意並不是什麼褒義。)

 也有人說所有的女孩子能成為光之美少女,擁有F罩杯的我也可以變身成為光之美少女嗎?說到底作畫時會把這個表現出來嗎。

 變身後就會突然變平吧——。

 當然在寫實的英雄系列當中,也存在著許多擁有曲線身材的女英雄。

 最近,那個人……那個人也是這樣。

 不過和誰相比都是我的胸部最大。

 我的胸部最大。(二次確信)

 “說的好啊。”

 一個幼小的聲音傳來,我和木櫻都將視線轉向門口。

 活動室裡進來了一個穿著西裝的小學生女孩子。

 “你好,白  雪老師。”

 “你好呀,小雪。”

 對於我們的問候,她只是微微一笑的回應。

 “嗯,你們好。”

 這個人是神本白雪老師。

 看上去是個小學生,實則不然。

 矮個子,稚嫩的臉龐,下垂的雙馬尾,怎麼看怎麼像個孩子,她卻是我們的班主任。

 她是我們小說部的顧問,也是我們的特攝發燒友。

 我們三人就是小說部的全部成員。雖然人數少,我們卻沒有怨言。

 “小雪,今天來的真早呢,其他的工作不要緊嗎?”

 只有在小說部活動中,木櫻才會如此坦率地打招呼。白雪老師對此也非常高興。

 “不認認真真地參加社團活動,會被別人認為我們很閒,然後被別的社團挖走當顧問的哦。雖然在我們學校只要申請馬上可以成立一個社團,可是做社團輔導老師的人數卻不夠。”

 最近幾乎每天都有報道稱各行各業都人手不足。別說教師了,連學生的人數也在減少……。

 現在想想看,昭和時期的英雄節目的劇情都是把人類本身改造成戰鬥員或怪人作為戰力,但現在卻幾乎都是人工創造出怪人了。

 這可能也反應了一些時代現象。連做作惡之人都人手不足了。

 “再說了,和八剃希你們待在一起才是最開心的呢!”

 白雪老師的臉上洋溢出花朵一樣的笑臉。我和木櫻就像奶奶看孫子一樣笑著看著白雪老師。

 真可愛啊……真想把她帶回家。

 “啊,那是Zi-O的模型吧!”

 白雪老師注意到了我放在桌上的裝動手辦。

 “對,我打算現在開始組裝。”

 裝動是組裝式的。

 小說部的活動就是組裝塑料模型。能這麼自由愜意真好呢。

 “說起Zi-O,我也很期待今年的冬季電影呢……畢竟是平成騎士二十週年紀念作品,老師我是因為ULTIMATUM才迷上特攝作品的,所以特別想看冬季電影呢。”

 白雪老師雙手插在胸前,痴痴地看著天空。

 “ULTIMATUM也挺好看的呢。”

 木櫻也這麼認為。

 白雪老師入特攝的時間沒有我們這麼長。據說她喜歡上特攝的契機,還是因為六年前冬季電影版的MOVIE大戰ULTIMATUM。

 那時候的老師好像還在煩惱自己是否適合當老師。

 好像是那時候因為某些失誤,而買錯了票看了ULTIMATUM……看到一面是教師,一面是假面騎士Fourze的如月弦太郎的故事,備受感動,不知覺間便喜歡上了英雄作品。

 就這樣,身為社會人卻仍在當特攝宅的老師——與我們相遇,隨之成為了我們小說部的顧問。

 原本,我和木櫻沒有實時看過平成時期的所有假面騎士。

 因為我們是出生在假面騎士龍騎的播放時期。

 聽媽媽說,在我一歲的時候已經在電視上看假面騎士555了,我還模仿電視上Kaixa的黃金粉碎。所以我是因為假面騎士555才迷上特攝劇的。

 木櫻明確發現自己喜歡特攝劇,則是因為自己迷上了夢比優斯奧特曼。

 我們全員的共同點便是,因為某些契機迷上了特攝劇,隨後前去補了過往作品。

 “的確ULTIMATUM在冬季上映電影之中也算是非常好看的。不過我有一點接受不了,就是他自己捨棄了Fourze驅動器。”

 我猛地握住拳頭。

 雖然這話也已經說過不少次,但我今天也向白雪老師指出了這個問題。

 “但是啊,平成時期的假面騎士,在終篇的時候好像都會有武器或者變身器被弄壞的情節嘛?像Garren也在最後的戰鬥中碎了腦袋。”

 “別說這種讓人誤會的話。是頭盔壞了吧,這也是你很喜歡的情節吧。再說了,Garren的腰帶也壞了吧!”

 要成為小說家,在這一塊的描寫要好好寫呢。

 “也就是說,小弦也約定過吧?”

 “在戰鬥中被破壞掉了我可以接受!沒辦法啊!但是,我無法接受弦太郎自己把它破壞掉啊!為什麼要把朋友丟進熔煉爐裡啊!!”

 我和白雪老師的爭論愈發激烈。

 “那不是在描寫小弦老師的教育嘛!事實上是自己的學生成為了新一代英雄,在描寫世代交替罷了!!”

 “作為教師之前,弦太郎是假面騎士呀!?沒錯,在這世上總是存在著危害和平的惡,我無法接受他讓自己的學生去戰鬥,自己卻放手不管!!”

 “我同意你的看法,然後,總的來看呢?”

 “Fourze驅動器被溶解掉了,真是可惜啊……以後都見不到了……”

 和白雪老師聊了一通劇情摘要,我終於吐露出了心聲。

 “看了ULTIMATUM後,我非常傷心,回家後就抱著我的DX版Fourze驅動器。就這樣緊緊抱在胸前睡著了。”

 玩具和我一心同體。在節目中看到道具被破壞,即使是必要的展開,也讓我感到難受。

 “真好啊,Fourze驅動器”

 木櫻好像在悄悄地嘟囔著什麼,我沒聽太清。

 “老師您最遺憾的事情是MEGAMAX呢。昭和騎士和嘉賓騎士都有那樣的精彩表現。但只有前一年的二號騎士Birth在戰鬥中沒有什麼好表現,這讓我無法接受……”

 老師在OOO之中可是伊達叔推呢……

 “誒啊啊,你知道嗎?老師您喜歡的伊達叔的演員和木櫻一樣也姓巖永哦。”

 (譯註:這個巖永叫巖永洋昭。)

 “…………嗯……?嗯。”

 “什麼呀,你那一臉‘所以呢’的表情。”

 “這不明擺著的嗎!?”

 白雪老師苦笑著,木櫻繼續吐槽著。

 這麼感覺這場景似曾相識呢……。

 我們就這樣繼續沒有要領的聊天。

 這就是我們的日常生活。

 小說部的活動基本上都是木櫻一個人在做,我能做的也就是給她出出主意……但我真心喜歡這個社團。

 我很喜歡我們三個人在一起的時間。

 雖然也有像剛才一樣互訴不滿的時候,但那充其量算是開玩笑而已。

 大部分時間我們都是在說我們有多麼喜歡特攝劇,哪一段劇情好在哪裡——就是這種有建設性的愉快聊天。

 能夠愉快地進行交流的朋友真的很珍貴。

 木櫻一直說著感謝我,可是我感覺我才是應該感謝的那一個。

 和木櫻成為朋友,白雪老師成為我們的顧問……自從開始了小說部活動,我的人生就開始閃耀光輝了。

 可以的話,我希望這樣的日子一直進行下去——

 甲田八剃希

 吶 木櫻

 我可把這個手辦

 擺在社團活動室做裝飾嗎?

 身高:159cm

 體重:45kg

 年齡:16歲

 最喜歡的收集品:定鎖種子

 最喜歡的合體機器人玩具:終極大冒險

 高中一年級,小說部成員。特攝裡主要喜歡玩具。

 為了擠出時間來買玩具而堅持呆在回家部,但被好友木櫻拉進了小說部。為木櫻提出各種主意,並享受著新的特攝飯生活。

 八剃希很重視新發售玩具的可玩價值,並不太在意本編劇情是如何意外展開的。

 有點過於在乎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小時候買玩具時被同學看到,有被人嘲笑的經驗,所以基本沉浸在個人世界裡獨自鑽研。

 基本上是個溫柔認真的女生。

 父母長期出差,因此一人住在獨棟樓裡。很幸運地可以在自己屋裡、空房間裡甚至是客廳裡擺放玩具,但還是苦惱著萬一沒地方放了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