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話 搖滾樂從不停歇

第四卷  第四話 搖滾樂從不停歇 先前的路上明明沒有半點人影,但在輕音樂社社團教室前的走廊上,卻擠滿了社員。

 他們沒有在練習,而是站在關上的社團教室門前,觀察裡面的情況。

 一般高中的輕音樂社,社員人數頂多是一個學年十人,總計三十人左右吧。

 不過,也許是受到葉未明領袖魅力般的人氣影響,永聖的輕音樂社是超過五十人的大規模社團。從初學者等級到實力超越高中生的技巧派,他們組成各種類型的樂團,每天向音樂燃燒熱情。

 社員們全都面露困惑的表情,看得出他們很擔心葉未明。

 「好了~不好意思!我去叫未未過來~!」

 小宮嬌小的身軀帶頭分開人牆前進。

 「宮內同學,你來了啊?還有瀨名同學──咦,連有坂同學也來了?」

 去年與我們同班的輕音樂社社員,注意到我們的到來。

 隨著那句話,社員們宛如摩西分海般猛然讓出路來。

 夜華出乎意料的登場,令社員們感到驚訝。面對冒失的目光,夜華露出不高興的表情,讓社員們退後得更遠了。

 「果然討厭被人們盯著看。」

 夜華在我身旁小聲的抱怨。

 「看來葉鬧得很厲害啊。」

 即使隔著做過隔音措施的牆壁,也聽得見電吉他聲。

 「那是她平常類似發洩壓力的儀式。」小宮不介意地說道。

 「儀式?」

 「她說想排遣心情的時候,獨自用大音量演奏,就會感到暢快。」

 「小宮,原來你跟葉感情這麼好啊。你和其他社員好像也滿熟的。」

 「我和未未在音樂偏好上相投,從去年開始,我就不時會來輕音樂社走走。」

 「小宮,你明明很會唱歌,卻沒有加入社團耶。」

 「我基本上專門當聽眾。」

 小宮格外地強調,她對於向別人展現歌喉不感興趣。

 「──這個人彈得非常好。」

 意外的是,夜華表現出興趣。

 「夜夜會彈奏什麼樂器嗎?」

 「我只是小時候學過鋼琴而已。」

 「別謙虛啦。之前我在夜華家聽過她演奏鋼琴,技巧很好喔。」

 「宮內同學,葉同學就拜託你了!瀨名同學也是,請像去年一樣幫助她。」

 輕音樂社的所有人都對我們投以期待的眼神。

 不,我可沒說會答應當經理喔。

 「吶,希墨、日向花。那位葉同學,在哪方面是問題兒童啊?」

 無法掌握狀況的夜華重新詢問。

 「未未她呢,是技巧卓絕、多才多藝的樂手,輕音樂社的領袖人物。是去年文化祭的主舞台表演上,讓所有觀眾聽得起立的搖滾女王。」

 「同時也是樂團殺手。」

 「……意思是說,她有音樂才華,但非常招蜂引蝶嗎?」

 夜華總結小宮和我的說明。

 「如果那麼單純的話,事情就輕鬆了。」

 當我如此回答,夜華露出愈來愈不解的表情。

 小宮用力打開了門。

 霎時間,如落雷般的電吉他轟鳴聲溢出。

 我們慌忙關上門,以免聲響外洩。

 在拉上窗簾的昏暗社團教室內,尖銳的樂聲如同迸散的火花。

 穿著迷你裙的辣妹,正甩動一頭金色長髮彈著電吉他。

 神乎其技,超乎常軌的高速彈奏。

 修長的手指,自由自在地在琴頸上滑動。

 彷佛將憤怒宣洩在音色中的激烈演奏。

 明明是這樣,卻不知為何很有吸引力。

 演奏在失控邊緣沒變成噪音而作為旋律成立,是因為演奏者卓越的技術吧。精確無比的手指動作,表演內蘊含的豐富情感色彩和強勁力道,不由分說地撼動聆聽者的心。

 連我這個外行人也瞭解葉未明的出色。

 小宮著迷地注視著她。

 夜華也張大眼睛,聽得入神。

 全心投入演奏的葉未明沒有發現我們進來了,繼續彈奏電吉他。

 我們對於打斷如此神乎其技的演奏感到遲疑,沒辦法開口呼喚她。

 不過,轟鳴聲突然中斷。

 「呼~真暢快。」

 葉用散漫的拖長聲調悄然說道,簡直不像直到剛才都在激烈演奏的人物。

 (插圖009)

 然後,她長長地吐出一口氣,撥起凌亂的汗溼長髮。此時,她終於注意到我們。

 「咦~大傢什麼時候來的?嚇我一跳。」

 就算用大音量演奏,居然絲毫沒發現我們進門,她剛才到底有多專注啊。

 「未未,我帶墨墨過來了喔~」

 「謝謝。關於阿瀨的事情,拜託日向花最有效了。」

 和葉未明感情很好的小宮踩著小碎步走向她,合起雙手。

 「誰是阿瀨啊。你還是老樣子,演奏時的樣子與平常的落差也太大了。」

 「好了好了,那個綽號等於是我對親愛的經理的信任證明嘛。謝謝你過來。」

 「好久不見,葉。」

 「阿瀨看起來也很有精神呢。雖然社團教室亂糟糟的,請坐請坐。」

 葉未明無憂無慮地笑了,把電吉他從肩頭拿下來,靠到架子上。

 讓對方感到舒適的大舌頭語調,悠哉的表情與放鬆的動作。

 如果閉上眼睛與她交談,會覺得她是個溫順又可愛的女孩吧。

 然而,她的外表用一句話來評論,就是辣妹。

 葉並非出於自己的興趣作了辣妹裝扮。

 她身材火辣,相貌在任何人眼中看來都很豔麗。她有四分之一拉美血統,留著深金色長髮,有一身淺黑色的肌膚。深邃的五官眉目分明。她不僅個子高,腰際位置也很高,因為把制服裙子改短了,更強調出一雙長腿。

 這位散發獨特異國魅力,感覺很成熟的同學,原本的外表就像辣妹。

 「我拉開窗簾喔。你彈電吉他彈了多久啊,都渾身是汗了。」

 當我拉開窗簾,強烈的夏日白光讓我一瞬間險些眼花。

 我順便打開窗戶,略作通風。熱風一口氣湧進了被冷氣冷卻的房間裡。

 「啊~暢快多了。口好渴。」

 葉從包包裡拿出毛巾擦汗,咕嘟咕嘟地喝著礦泉水補充水分。

 因為她一開始就沒有化妝,也不會有妝容花掉的問題。

 「未未,你的技巧還是那麼高超。彈得好。」

 「在傷腦筋的時候,用大音量猛彈一場是最棒的。話說,為什麼有坂同學也在呢?」

 葉主動向像在觀察情況般默默站著的夜華攀談。

 夜華緊張的時候,會因為那副美貌而顯得不悅。大多數人會對向她說話感到遲疑,但葉不會。她不怕夜華,坦然地攀談。

 「你知道我?」

 「因為我們去年同班,在移動教室時也是同組喔。這是當然的嘛。」

 「…………」

 直到去年為止的有坂夜華非常不愛交際。對周圍絲毫不感興趣。

 她不記得同班同學的名字和長相,也無可厚非。

 得知自己與以為完全不認識的葉有過連結,她顯得很尷尬。

 「你該不會是來聽我演奏的?」

 葉自顧自地向陷入沉默的夜華繼續道。

 「未未,夜夜和墨墨正在交往喔。」

 「就是說你們是情侶?哇~原來是這樣!好厲害!」

 好像是第一次聽說的葉大吃一驚,然後非常欣喜。

 「阿瀨,你真有一套!能跟有坂同學交往,真是太好了!恭喜你們!你們很相配喔!真美好!」

 葉太過直白的祝福,似乎讓夜華感到困惑。

 因為我們基本上都會被說成是落差情侶,我也覺得又舒服又難為情。

 夜華緩緩地拉拉我的襯衫袖子。

 「吶,葉同學人很好耶。我不覺得她像問題兒童啊。」

 看來她非常開心。

 「這個接下來會談到。」

 ◇◇◇

 我們四人各自在椅子上坐下來,進入正題。

 「那麼,為什麼找我過來?」

 「呃,因為樂團解散了,我想募集新成員。所以,今年也請阿瀨擔任我們的經理。」

 葉以我會答應為前提宣告。

 簡直像定期訂閱服務一樣自動續約啊。

 我明明沒有答應,別擅自繼續指派我當經理。

 「我才不當什麼經理。」

 我用冷淡的聲調拒絕。

 我不能重蹈去年的覆轍。

 「那你去年為什麼會幫忙呢?」

 「那是看在同班的情份上。今年我們不同班吧。你去拜託別人。」

 「阿瀨很可靠,只要把事情全部交給你,就能放心了。」

 由於葉散發的放鬆氛圍,我不太能感受到事情的緊急性與急迫感。

 「別光明正大地說要甩手不管。」

 「不然,當管理人就行了。」

 「意思幾乎一樣吧。」

 「至少當個打雜的。」

 「這地位不是變得更低了嗎?」

 「因為,我只會彈奏樂器而已……」

 葉一臉認真地訴說著。

 「吶,葉同學,去年發生了什麼事?」

 夜華像伸出援手般小心翼翼地問。

 「就像你剛才看到的,她演奏樂器的實力貨真價實。我也承認,她唯獨面對音樂的態度很認真。不過,她的外表與性格的落差有點棘手。」

 「棘手?」

 「簡單的說,和未未組團的男生全都喜歡上她了。」

 我替小宮委婉的說明做具體的補充。

 「不管從正面或負面意思來說,葉都很受歡迎。那些因為想受女生歡迎而玩樂團的傢伙,首先會盯上近在身邊的葉。而那些喜愛音樂的人,又會自然地喜歡上葉這個能聊專門話題的珍貴異性。結果,就發生了所有男性樂團成員都在爭奪葉未明的狀況。」

 是所謂辣妹,性格又散漫愜意的葉未明,身上有許多容易被男人盯上的要素。

 情場老手將她看成輕浮的女人,專注於音樂的人將她看成了解自己興趣領域的女孩。

 結果,發生了葉本人並不期望的,接連有人對她暈船的狀態。

 那有點像地獄。

 在所謂宅圈公主的狀態下,樂團成員之間爭奪葉的場面相當慘烈。男人的好強與虛榮互相沖突,使樂團氣氛變得糟糕至極。身為關鍵所在的葉未明因為性格天然,對任何人都絲毫沒動心過,雙方的分歧大得可悲。

 葉本身只對音樂專一,對戀愛完全不感興趣。

 只有那些單方面暈船的男人互相怨恨,讓樂團陷入相當於空中解體的狀態。

 「那麼,為什麼希墨去年會擔任經理?」

 「雖然是一年級生,葉的樂團在輕音樂社裡明顯特別出眾,被稱作文化祭的重頭戲。如果樂團在文化祭前夕解散的話,事情會很麻煩。節目表已經印刷完畢,坦白說,也沒有哪個樂團吸引觀眾的能力足以代替。」

 ──才能以無可替代彰顯價值。

 在藝術與表現的世界,當獨一無二的天才站在舞台上,會散發出壓倒性的光芒。

 葉未明並不僅僅是外表出色,演奏技術優秀而已。

 她在舞台上散發的存在感,是任何人都無法模仿的。

 「明明只是高中的文化祭而已耶?」

 夜華拋出這樣的疑問。這個命運奇妙的安排,讓我暗暗發笑。

 「這是永聖文化祭擴大規模帶來的弊害之一。辦大型活動很花錢,必須確實回收花費的預算。所以,籌辦時對宣傳投入了很多心力,上傳了許多宣傳影片。對於專程來看葉樂團的外部遊客也期望很高。」

 「這裡也有姊姊留下的餘波呀。」夜華露出苦笑。

 「我家爸爸在社群網站上分享之後,轉發數很多喔。」

 葉漂亮的外表和超出女高中生水準的卓越演奏技巧,足以引來眾人的關注。

 據說葉的雙親都從事音樂相關工作,她從小就在音樂環繞的環境中耳濡目染,以樂器當玩具長大。

 「然後,我則作為經理進行各種調整。」

 我無論如何都不能容許,有才能天賦的人被奪走活躍舞台。

 在七村快退出籃球社時也是如此。

 「那就是墨墨厲害的一面了。他一一說服應該已經退出社團的樂團成員,讓他們站上了正式的表演舞台。對吧,墨墨!」

 「我只是聽所有人談論戀愛話題,讓他們好好整理好心情罷了。在此之上,我說服他們在最後再展現一次男子氣慨。我對他們說:『即使戀情並未開花結果,還有機會能在高中時代來一場最棒的現場表演吧』。」

 我很羨慕有方法可以表現自我的人。他們可以用言語以外的方式,發洩未能完全消化的情緒。我們走進房間時的葉未明正是如此。乘著音樂解放喜怒哀樂。葉在演奏結束的瞬間暢快的表情,總是令我印象深刻。

 「那場現場表演完全超越了高中文化祭的等級。很震撼喔,我很感動。」

 小宮熱情地述說著作為一名觀眾的感想。

 也許是葉未明的音樂品味和演奏技巧引領了周遭眾人。去年主舞台的現場表演,水準都高到讓人誤以為是職業表演的程度。

 「當時日向花在最前排看錶演對吧。謝謝。」

 「──那麼,去年參加文化祭的樂團怎麼樣了?」

 因為我是期間限定的經理,沒有連之後的活動狀況都詳細掌握。

 「結果馬上就解散了。」

 「那麼你說今年解散了的樂團是?」

 「嗯,是另一群人。大家不知為什麼吵架退出了。為什麼呢~?我明明只要能開心演奏就行了。」

 沒有自覺的樂團殺手真心一臉不明所以地說。

 「我去年提醒過你,要你多注意言行舉止吧。」

 「咦~阿瀨好過分喔~不是我的錯啦。一定是因為音樂性差異之類的理由吧。」

 「哈哈哈,開個玩笑,他們對女人的喜好倒是全體一致。」

 我只能浮現乾笑。

 「好了好了,墨墨。這也不是未未的錯。」

 「說真的,沒發生流血事件是奇蹟啊。」

 「因為在某個人快發怒的時候,另一個人就會試圖保護未未。」

 小宮好像曾多次目擊過快發生衝突的現場。

 「因為就算對女生惱羞成怒,也只會自己遭到厭惡,抬高情敵的評價啊。」

 不管周遭的男生多麼為她著迷,只對音樂感興趣的葉未明始終都沒察覺那些情意。

 最後不是因為爭吵分開,就是對互相監視的緊張感感到疲倦,離開了樂團吧。

 「單方面引起別人的關注很辛苦吧。」

 夜華將這件事與自己的際遇相重疊,對葉抱著同情。

 「總之,現狀就是必須從零開始募集新成員。」

 「嗯。」

 葉只有回答是滿分一百分。

 「加油吧。我會在背地裡替你打氣的。」我站起身。

 「阿瀨,好殘忍!你要拋棄朋友嗎!」

 「我想和天才類型的人保持適當的距離。」

 「哪裡的話,你稱讚我的意思,是你答應了嗎?」

 「你未免也太樂觀了吧……」

 像這樣脫線的一面是她受人喜愛的理由,也是令人擔心之處。

 「我要訂正。看來她和我在類型上有微妙的差異。」

 「她反倒和夜華正好相反啊。」

 謹慎的夜華往往會把別人遠遠推開,相對的,不動腦思考的葉,不管對誰都太過開放。

 「喔~原來我是這樣呀。」

 沒有自覺的葉事不關己地低語。

 「在輕音樂社辦甄選會找團員就行了吧。就算是僅限於文化祭的臨時樂團,只要有葉在,就足以撐起場面。」

 我首先提出實際的建議。應當達成的目標與去年沒有任何不同。

 重要的是,讓想以樂團形式演奏的葉未明站上文化祭的舞台。

 只要以她能接受的團員人選站上舞台,她一定會做出成果。

 即使不是固定成員的樂團,只要召集到實力好的人,擔起主舞台的演奏表演應該不成問題。

 「在輕音樂社找人可能有困難。大家很尊敬未未,反倒會太客氣。而且他們光是顧自己的樂團,好像就很忙了。」

 從小宮的臉色來看,這難以實現。

 葉未明受人喜愛。

 她猛彈電吉他時,社員們在走廊上擔心地等候,從這一點來看,她毫無疑問地受到另眼相待與尊敬。

 「我明明不在意技巧好不好的。」

 「那從校外找支援樂手呢?」

 夜華表明意見。

 「因為這始終是高中的文化祭。只有永聖的學生才能參加。」

 「那麼,只能在學校內尋找輕音樂社以外,會彈奏樂器的人了。」

 「怎麼了,夜華。你很樂意幫忙耶?」

 「因為我也想看葉同學的舞台。那麼,在具體上需要會彈奏哪種樂器的人呢?」

 「哪種都可以。因為我什麼都會彈,我打算補上缺人手的部分。」

 「什麼都會彈?」

 夜華不理解葉所說的話,不禁覆誦了一遍。

 「夜夜,未未她很厲害,不只電吉他,大多數樂器她都能彈奏喔。」

 「貝斯和鼓也會?」

 「嗯。要我展示嗎?」

 一拿起貝斯,她的表情就變了。

 先前那樣放鬆的氣息,判若兩人地變為凌厲的神情。

 從那裡開始,是葉未明上演的個人秀。

 她又是崩崩咚咚地彈著貝斯,又以輕快準確的節奏打著鼓。

 「與其組樂團,你乾脆獨自上台就行吧?」

 看著靈巧得過火的葉,我不禁脫口說出武斷的想法。

 「我不要。和別人一起演奏才好玩。我是因為自己找不到團員,才會找阿瀨過來的。你有沒有人選?」

 葉雖然性格散漫愜意,但在音樂方面堅定不移。

 我就認可她在自己想盡辦法以後,找我過來的那份努力吧。

 看來葉未明堅持想組成樂團表演。

 「鼓手我有個人選。」

 「阿瀨,告訴我!」

 「學生會長花菱。」

 「那個張揚的學生會長嗎?」「咦,花菱同學?」

 深感意外的夜華和小宮一起吃了一驚。

 我去他家玩的時候,看到他家裡擺了一整套鼓。他好像用打鼓來消除壓力,我曾請他表演過,技巧相當不錯。

 「那麼,試著去拜託那個人吧。」葉頓時有了興趣。

 「我想文化祭當天,學生會長不會有空在舞台上現場表演喔。」

 「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

 她乾脆地放棄了。好像真的只要會彈樂器,不管是誰都可以。

 「啊,還有另一個更實際的候補。」

 「是誰?」

 小宮露出充滿期待的眼神等待答案。

 我指向坐在身旁的情人。

 「咦,我?不行的。我做不到。」

 「夜華的鋼琴實力,我可以保證。」

 「有什麼關係!先來配合音調試試看吧!」

 葉毫不猶豫地牽起夜華的手,帶她走到電子琴前。

 在兩手相觸的那一瞬間,夜華露出赫然的表情。

 在困惑的夜華身旁,葉拿起電吉他。

 「來,要開始嘍。」

 葉彈響電吉他。

 夜華無可奈何地將手指放到鍵盤上,配合電吉他聲彈奏旋律。

 沒有事先商量,突然的即興演奏。

 不過,不愧是夜華。這段電吉他和電子琴的合奏相當悅耳。

 「夜夜彈得真好。」

 小宮也同樣讚歎著。

 我偷偷拿起手機,拍攝演奏場景。

 夜華正專注於彈奏,沒有發現。

 她認真的側臉非常美麗。

 夜華的指尖在鍵盤上輕盈地滑動。

 葉一邊觀察夜華的狀態,一邊慢慢加快電吉他的節奏。

 夜華也敏銳地察覺音色的變化,進行配合。

 主導的葉就像在試探夜華一般,接連不斷地戲耍著她。

 夜華沒有落後地跟隨上去,表情也顯得非常愉快。

 我一邊側耳聆聽,一邊被情人快樂的表情所吸引。

 演奏結束了。

 夜華神情有些愣愣地沉浸在演奏餘韻中。

 葉揹著電吉他直接奔向夜華,握住她的雙手。

 「吶,我想和有坂同學一起站上舞台!求求你,加入樂團好嗎?」

 「咦、咦!那是在眾人面前演奏吧?我辦不到!」

 「求求你!和有坂同學一起配合音調的時候,我覺得好舒服又好快樂!並不是無論是誰都行。我想和有坂同學一起演奏!」

 怎麼,是愛的告白嗎?

 夜華的臉龐,看來也彷佛和我提出告白時一樣泛著紅暈。

 我的情人好像不知該如何回覆葉直接又熱烈的求愛,正在傷腦筋。

 不過,葉的邀請說得很好。

 她正在說,她不是看重夜華的演奏技術,決定因素是即興演奏的感覺。

 「我只會彈琴……」

 「如果有坂同學願意加入,我會配合鍵盤來組成樂團。我就是那麼喜歡!」

 葉眼睛閃閃發光的想要拉攏夜華。

 「怎、怎麼辦,希墨。」

 「我認為試試看就行了。」

 「為什麼?」

 夜華好像對我贊成感到意外,想要詢問理由。

 「平常的夜華,在不願意時會斷然拒絕。我認為你無法馬上回答,代表你有想試試看的心情。」

 「我也有同感!夜夜,你和未未一起彈奏時,看起來非常開心喔!」

 因為我和小宮一起鼓勵她,夜華開始越發苦惱。

 表演場地偏偏是文化祭的主舞台,將會有大批觀眾。

 對於超級不擅應付他人矚目的夜華來說,是無法接受的苦行吧。

 不過,正如小宮所說的一樣,夜華在演奏時顯得很開心。

 我本來以為她只要能獨自彈鋼琴就很滿足了,但她和葉一起即興演奏時的表情,遠比在有坂家客廳彈琴時充滿活力。

 「……我辦不到,我只有在認識的人面前,才有辦法彈琴。正式表演時,會有很多陌生人來看呀。」

 夜華的口吻很消極。

 「有坂同學,無論任何人站在舞台上都會緊張。不過,有我在你身邊。你不是孤單一人,請放心。」

 葉就像找到了命中註定的對象般,握著夜華的手不放。

 「不,可是。」

 「你具體上是對什麼感到不安呢?告訴我。若是我做得到的,我會解決問題,也會竭盡全力去努力。」

 「我、我也沒有自信,能夠和陌生人順利組成樂團。」

 「那就找認識的人組團吧!日向花當主唱,阿瀨彈電吉他。」

 葉出乎意料的提議,這次讓我和小宮不知所措。

 「日向花不是很會唱歌嗎。阿瀨去年和我們在一起時,也買了電吉他嘛。」

 葉臉上浮現得意的笑容,彷佛在說她想到了好點子,這麼一來一切就解決了。

 「我在去KTV時,知道了日向花很會唱歌,但還是第一次聽說希墨會彈電吉他。」

 夜華以滿懷期待的眼神看過來。

 「只是玩玩而已。水準實在不到能在文化祭上表演的程度。」

 無須隱瞞,放在我房間裡的電吉他,就是我去年擔任葉的經理時,受到刺激而購買的。

 我只練到能彈奏基本的和絃而已,不管怎麼想,都明顯會扯葉和夜華的後腿。最重要的是,我最近忙著和夜華約會,完全沒碰過電吉他。

 「暑假才剛剛開始!從現在開始練習就沒問題了!」

 葉樂觀地斷言。

 「最好能那麼輕易做到啦!」

 「這是為了有坂同學嘛。」

 不可以相信那些做得到的傢伙所說的話。別小看凡人的笨拙。學習一項技能時,若不累積相應的時間和努力,就會連一個訣竅都掌握不了。

 「這門檻比當經理還高喔。」

 「嗯~老實說,我也沒什麼意願。我認為這種活動,應該找想上台的人上台……」

 被問到自己要不要參加,我和小宮都啞口無言。

 如果夜華要參加樂團,我會接下經理工作,但自己成為團員是另一回事。

 「只要在校內尋找,想透過樂團迅速引人注目,博得異性緣的傢伙多得是吧。」

 「那種輕浮的人大都馬上就會叫苦,不能指望。找熟人會比較安心。」

 不愧是輕音樂社。她似乎對那種人見多了。

 「日向花當主唱,阿瀨彈電吉他,所以我來彈貝斯。加上有坂同學當鍵盤手,再來只要有鼓手就完美了。嗯,今年的文化祭等於已經贏了嘛。」

 「我這個外行人,不懂你從這個臨時樂團看出勝算的感覺啊。」

 我完全無法接受葉未明所描繪的理想樂團。

 我認可葉未明的音樂才華。正因為去年近距離見識過,唯獨這一點是能夠相信的。

 至於夜華優雅的鋼琴和小宮美妙的歌聲也不用擔心。

 不過,問題在於我。我不信任自己的電吉他實力。

 「怎麼樣,有坂同學。一定會很好玩的。所以大家一起組樂團吧!」

 只有葉毫無迷惘。

 「……讓我考慮一會兒。」

 夜華苦思到最後,擠出聲音如此回答。

 「直到暑假結束前,我都會等待答覆。不過,阿瀨最好多花些時間練習喔。」

 在葉這麼說完後,我們離開了輕音樂社的社團教室。

 本來打算拒絕擔任經理,反倒被邀請加入樂團了。

 「總、總之,未未已經沒事了。她決定設法尋找別的團員。」

 小宮告訴在走廊上等候的社員們,大家都安心地鬆了口氣。

 「既然這麼擔心,只要有人出來自願當支援樂手不就行了嗎?」

 當我忍不住說出口,一名男生作為代表回答。

 「葉學姊對音樂比任何人都更認真……葉學姊的樂團成員,個個實力優秀。連那樣的人都沒辦法,還不成熟的我們是無法勝任的。」

 「葉並不在意對方的實力吧。」

 她所重視的,是能不能一起享受音樂。

 「……可是,每次樂團解散時,學姊就會像剛才一樣用大音量彈奏,我們已經看過許多次了。半吊子去參加對她很失禮。」

 對於他們以自己的方式展現的真誠態度,我這個外人無話可反駁。

 正因為葉對音樂很認真,社員們一直都在近距離看著她因為樂團解散而受傷。

 看來正因為尊敬她、將她視為領袖崇拜,他們才無法隨便對待葉。

 或許,他們是擔心一旦一起組團,將會和過去的團員一樣重蹈覆轍,與葉決裂。

 「那就更多加練習,追上葉啊,不要只是擔心。」

 「我們不像葉學姊那樣有才華。」

 那些認為從一開始差距就太大而放棄的社員,讓我異樣地煩躁。

 我們三人走在走廊上,針對葉的邀請交換各種意見。

 「……在音樂上,感覺也很重要,所以我想未未會那麼熱烈地邀請,是因為夜夜的演奏觸動了她的心絃吧。」

 小宮跟葉關係親近,拒絕邀約好像令她於心不安。

 「葉同學的指尖非常硬,指甲也很短。那是好好在玩音樂的人會有的手。」

 「夜華,老實說你怎麼看?」

 「跟葉同學一起演奏,我也很愉快。如果日向花和希墨願意參加,我會很安心,不過要在文化祭上表演,還是……」

 看來參加樂團與在眾人面前演奏,對於夜華來說是截然不同的問題。

 我們下到一樓,在準備穿越中庭時,遇到了在自動販賣機買飲料的七村。練習似乎結束了,他的脖子上掛著毛巾。

 「怎麼都到齊了?有空的話,要不要來體育館啊?」

幕間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