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我怎麼可能成為一個好的後輩!不行不行!(※並不是不行)後篇

短篇  我怎麼可能成為一個好的後輩!不行不行!(※並不是不行)後篇  網譯版 轉自 真白萌

 翻譯:殞裂

 ***

 前輩也許不錯。

 在學校生活中,別說是老師了,就連前輩和後輩也完全沒有接觸過。所以,我把在同一所學校的高年級和低年級學生歸類到了只是在同一所學校上學的人。

 那又怎麼樣呢。試著像一下,前輩當然應該對後輩很溫柔。不,其中也有嚴厲地去隨意使喚他人的人……。就像姐姐對妹妹蠻橫行為一樣……。

 但是!像紫陽花一樣,有對弟弟很溫柔的姐姐,所以也有一定數量的對低年級學生很溫柔的前輩……。其中一人一定是詠前輩。

 特別是,有理由的溫柔這一點讓我很高興。因為年長所以對年紀小的人很溫柔,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能想得通的話,就能接受。因此,我一不小心就完全沉迷於第一次得到的「後輩」這個位置的舒適感之中。

 年紀小真好。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跳級。像虛構中的女孩子一樣,小學生的年紀能上高中的話,一定會被大家疼愛的吧。結果,大家都是為了自己最受寵愛的位置而活著。那就是人類……。

 這樣的心情,試著向香穗輕輕地坦白了。

 「我可能對‘前輩’很軟弱……」

 「咦?什麼?是罪惡的話題嗎?」

 「不,不是!?」

 休息時間。我和香穗從女廁所出來。一邊用手帕擦著手一邊走在走廊上,詠前輩從對面偶然(命運!?)地走過來了。

 「啊,詠前輩。」

 輕輕地揮手。於是,注意到我的前輩輕輕地舉起手,停下了腳步。我對香穗說了一句對不起之後,小跑著跑到了詠前輩身邊。

 「前輩,你好。是移動教室嗎?」

 「不,我去買點喝的。玲奈子也要嗎?我給你買。」

 「誒?多不好意思啊!」

 「不,因為我才是受到照顧的這一方。你想要喝點什麼?」

 並肩走著,到達了自動販賣機處。

 詠前輩從零錢包裡拿出硬幣。那個美甲也華麗,與溫柔的詠前輩的插曲也也很有趣。

 「那,那我喝拿鐵咖啡吧……」

 「呵呵,好~。」

 「哇。」

 坦率地露出高興的表情。與其在這裡繼續表現出我不滿的態度,不如像後輩一樣高興,即使是請客,詠前輩心情應該也很好。

 話說回來,實際上確實很開心。立刻,就被前輩疼愛了……!

 「像這樣子的事我還是第一次。在中學的時候,因為沒有認真地參加社團活動,所以有點憧憬前輩請客之類的!」

 「是這樣嗎?那還好跟你打招呼了呢。」

 她小心翼翼地抱著拿鐵咖啡,詠前輩又露出了微笑。

 「真可愛啊。」

 「啊!?」

 「我是說玲奈子你喲。」

 「又說一遍嗎!?」

 好厲害。感覺可愛的連擊無情的向我襲來。

 頭髮隨風飄動,詠歎前輩的許多帶耳環的耳朵顯露出來。即,即使是這麼可怕的人,也會疼愛我……!這就是後輩……!

 「今天放學後,我也很期待。如果可以的話請來吧,我等你。」

 「好,好的。」

 眼裡泛著淚光,看著詠前輩離去了。

 總,總覺得心跳加速了。是高年級學生的魅力嗎……。我為了稍微冷靜一下,決定到院子裡吹風。

 啊~~……再認真一點地參加社團活動就好了……。如果能這麼疼愛我的話……。不不不不說不定只是詠前輩特別的溫柔……。

 「又勾搭別的女人了嗎?玲奈親」

 「哇!」

 突然從背後被搭話,嚇得快要跳起來了。

 「為,為什麼!?香穗!?」

 「哎呀,感覺有點奇怪,不知不覺就追上來了。氣氛真好啊。」

 「沒有什麼氣氛!只是前輩和後輩所以……!」

 「所以?」

 「沒有所以!」

 「這樣啊。那麼換個話題,玲奈醬的話,無論是誰,只要是對自己很溫柔的人的話,都會喜歡上的傳說是真的嗎?」

 「話題根本沒變啊!」

 稍微喘口氣。

 也許是因為捉弄了我一陣而滿足了吧,香穗咯咯地笑著。所以陽角模式的香穗很強。咬牙切齒。

 「嗚,對我不溫柔的同年級的香穗……」

 「也很喜歡嗎?」

 「喜歡!總之!我和詠前輩不是這樣的!」

 香穗微微歪著頭。

 「詠前輩?」

 「咦?啊,嗯,好像是詠前輩想讓我這麼稱呼她。」

 稍微想了想,裝模作樣地看著香穗醬。幹,幹什麼……。心虛的地方一點都沒有……?只是前輩和後輩哦……。

 像這樣,內心冒出了冷汗。

 「嗯,但是啊——,就算玲奈醬這麼說……。」

 「咦?什麼什麼?希望你別這麼暗示,好可怕。」

 「你看,我的耳朵比較好,學校裡的各種信息和傳聞都會聚集在一起吧。」

 「嗯,嗯。耳朵好應該不是這個意思吧&……。」

 香穗也在自動販賣機買了飲料。是個愛撒嬌的傢伙。

 於是,在院子裡並肩站著。總覺得我還很珍惜地抱著買給我的拿鐵咖啡。

 「伏見詠前輩,是有各種各樣傳聞的人吧。」

 「啊,是啊。嗯,果然還是因為美術比賽而出名?」

 「嗯,那倒是。從小就獲得了很多獎項,在我們美術部好像是最優秀的喲。」

 嘿嘿。我竟然讓那麼厲害的人給我畫畫嗎。這也許又是個可以向妹妹炫耀的事件呢。之後再寫在「炫耀筆記本」上吧。

 「只是,那個外表看起來,好像沒有關係很好的人。所以。」

 香穗好像從這裡開始是正題一樣,放輕了聲音。

 「有時候,好像請低年級的女孩子做模特。」

 「啊,那是本人也說過的。」

 確實,在稍微低迷的時候,被拜託了。

 香穗更靠近了臉。

 「但是,實際上拜託那個女孩的不僅僅是模特——」

 從那以後,是我不知道的話。

 「……誒?」

 我對香穗說的內容睜大了眼睛。因為從香穗口中說出的那個人,和我所知道的詠前輩像完全不同。

 那個詠前輩竟然……?

 在我的我手中,冰的拿鐵咖啡好像變得溫暖了一點

 ***

 「那麼,今天也請多多關照。」

 「……請多關照。」

 我和前天和昨天一樣,彬彬有禮地坐在詠前輩的面前。

 寒暄也差不多,詠前輩認真地動著筆。

 ……。關於從香穗那裡聽到的事情,其實還半信半疑。不,香穗是可以將蹦極的救生索交給她這樣的完全信賴,但是傳聞終究是傳聞。

 「啊,今天謝謝你了,詠前輩。買飲料給我。」

 「沒關係,我也想做點像前輩一樣的事。」

 「是嗎?前輩的畫也畫的很好,如果你希望的話,要獲得多少人望都可以……」

 我這樣回答她後,詠前輩過了一段時間,才突然開口。

 部內の問題が面倒になってしまって。だから、あえて人を遠ざけるようにしたんです」

 「我變得很鬱悶。」

 「啊?」

 「我從以前開始就畫得很好。經常被各種各樣的人打招呼。也經常被人罵。我只是想畫畫,所以這樣的部內問題變得麻煩了。所以,我才故意疏遠別人。」

 這樣說來詠前輩的打扮,確實是一般學生看了會覺得害怕的類型。

 香穗也說過。沒有關係好的人。

 「啊,所以……」

 「有一段時間,我也有意地去使用髒話,但是廣崎老師勸我還是不要這麼做比較好。以前照片上的我,真的很土。」

 「哈哈,那也是種高中出道啊……」

 原來如此,本來就很受歡迎的人,為了遠離別人……。

 和為了進入人的圈子而以量產型女子為目標的我完全相反。有各種各樣的出道形式啊。

 「但是,玲奈子從一開始就不怎麼害怕。不愧是五人組的人呢。」

 「哎呀……那確實,可能多少有些吧……」

 雖然不是不良,但真唯也是一頭耀眼的金髮,詠前輩銳利的眼神也比紗月有時像是要殺人的眼神溫柔得多。

 是嗎,和那幫人辛苦地交往中,我的恐怖耐性也「升級」了嗎……。

 「不過,剛開始還是有點害怕。我馬上就意識到,啊,前輩說不定是個好人呢。」

 「呼呼~,這可不一定喲?」

 「誒!?」

 在我吃驚的時候,詠前輩把手放在嘴邊,溫柔地笑著。前輩好可愛……!

 雖然詠前輩曾經是完全不認識的人,但是到了第三天,總覺得氣氛很融洽。這當然不是說我的交流能力急劇進化了,只是詠前輩在擔心我。僅僅是這樣而已哦,玲奈子。可不要得意忘形了。

 但是,這樣下去的話第三天也、甚至最後一天的第四天都會順利結束吧。太好了!一開始我還以為我是模特什麼的會變成什麼樣呢,但不管怎麼說,詠前輩也都給我留下了很好的感覺。帶我去空教室。有前輩真好!

 而且看。和高年級的同學關係很好,總覺得有點帥呢。是可以得意的要素吧。詠也請我喝過果汁,分數應該很高吧。

 呀~~,我可能很適合適合做後輩呢。今後一輩子都是一年級學生吧。感覺被父母猜中了。

 就這樣,我一邊擔任模特業,一邊放鬆著內心和臉頰。

 被注意到了。

 詠前輩的手停了下來。

 像那樣一直在拼命作畫的詠前輩的手停下來了。

 本人也用認真的表情凝視著畫布——怒目而視。總覺得教室裡的空氣都變得緊張起來。

 我在猶豫是否可以打招呼,不經意間詠前輩喃喃自語。

 「可能不行……」

 那個……?

 怎麼辦。還是問一下比較好吧。糟糕,作為後輩,現在應該以怎樣的態度來面對才是正確的,完全不知道。難道氣氛變得融洽了,只是我的一廂情願嗎!

 「對不起,玲奈子。我不行了。」

 「那個……。怎,怎麼了?突然,發生什麼事了……?」

 詠前輩用手臂粗暴地拂去了畫布。

 「誒——!?」

 飛過去的畫布板、發出聲音倒下的畫架、目送著滑在地板上的畫,我呆呆地看著詠前輩。

 「是,是失敗作嗎」

 詠歎前輩輕輕地點了點頭。

 但是,但是……。

 「明明畫得那麼漂亮……」

 畫布上畫著的是我面向正面的臉。塗上了各種各樣的顏色,現在也很期待完成。雖然我確實對藝術一無所知,但是……。

 「不,不行嗎,詠前輩。」

 「……不行,完全不行。」

 詠前輩靜靜地搖頭。

 「沒有活用任何模特的優點。」

 「我覺得完全沒這回事!」

 藝術的「好」我一點也不明白,不過,只有那個我可以自信喊道!

 假設那幅畫在比賽中出了名,如果我被介紹的話一定會被說「誒——,畫上模特兒是真的存在的?」。大家一定會說「啊,誒……。畫得真好啊」吧!這種程度我還是明白的!

 「但,但是明明畫得那麼好……。現在像這樣,往好的感覺去修改一下怎樣。」

 「……」

 詠前輩低著頭。

 我把倒下的畫架重新立起來,準備把畫撿起來立起來。

 「我在美術部被特殊對待著。」

 詠前輩的聲音如擠出般說道。

 「

 「那,那個……?」

 「這些全部都是因為我畫得很好。因為我有很好的實績。但是如果我的畫變得不好的話,那就已經不行了。變成只是染了頭髮戴著耳環,沒有朋友的可憐的不良少年。」

 詠前輩的情緒以驚人的速度墜落著。完全跟不上!

 「不,不,沒有那樣的事!詠前輩看,即使畫得不好,也是個溫柔的前輩!」

 「你那是暗地裡承認我畫得不好嗎?」

 「雖然沒有承認才對!」

 那個方向不太妙。換個方向吧。

 「詠前輩的畫畫得不好這種事絕對不可能!因為現在不是也非常努力嗎!啊,你看,話說回來這個就像是為了擺脫低谷的練習台吧?那麼,就以輕鬆的心情完成不就好了嗎!」

 我這樣訴說的時候,詠前輩抱著頭。

 「一開始當然是這麼想的……。但是,越瞭解玲奈子,就越覺畫的越不像你……」

 「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為了擺脫低谷而亂寫亂畫,又會陷入低谷嗎……!

 那當然是因為,無論什麼樣的東西都想畫得很好,也許是這樣……。但是因為做不到,所以叫了模特來調整吧……?

 怎麼辦。我覺得我一個人無法說服。也許叫美知留老師比較好……。

 就在這麼想的時候。

 「……玲奈子,我……」

 詠歎前輩用手指描著我立下的畫布。

 為了讀懂那雙眼深處的感情,我凝視著。什麼都不懂!因為和我居住的世界太不一樣了!

 「對不起,玲奈子。今天就到這裡吧。」

 「但是!」

 「沒關係的。我今天可能也有點累了……。明天見,拜託了。」

 詠前輩當場深深地低下頭。

 我什麼都說不出來的時候,她就像撫摸孩子的頭一樣摸著畫布。

 「……我也沒能在你上面好好作畫,對不起。下次我會更加努力的。為了讓誰都能認可,我會努力的。」

 那簡直就像是哄著年齡相差懸殊的妹妹的姐姐一樣,不知為什麼我的心被緊緊地束縛住了。

 在空教室前分別。

 「那今天就到這了……今天我給你看了我不好的地方,對不起。明天見,拜託了。」

 對再一次深深地低下頭的詠前輩說再見,我暫且凝視著那個背。

 即使是那麼有才能且溫柔的人,也有不順利的時候……。

 而且,不是被誰指責了,而是像這樣自己不能認同自己……。這樣的事……。

 我抱著亂糟糟的心情回到教室。想辦法把詠前輩的想象在自己身上,但是很難辦到。

 我沒有陷入低谷的經驗,我……。說到低谷,人生會一直處於低谷中嗎……。所以,我確實覺得回家好好休息是解決辦法之一。

 其他有什麼我可以做到的事情嗎

 總覺得不想就這樣回去,我把腳轉向了美術部。當然詠前輩不在,不過,注意到我的長谷川同學出來見我。

 「咦,甘織同學,怎麼了?」

 「啊,不,稍微有點事。」

 詠前輩很早就回去了這件事,還是不說比較好吧,但是因為想不出其他的理由,所以就沉默了。

 這種情況下,長谷川先生也沒再深入,我們之間尷尬的空氣流動了!

 但是,那個瞬間,我的腦海中一下子閃過一個想法。也許是為了擺脫尷尬,我的大腦全轉了。謝謝你,我的的大腦!

 「對了!長谷川同學!」

 「啊?什麼?」

 我向前傾斜著,詢問了一下長谷川同學。

 「吶,詠前輩畫的畫,哪裡會有呢?」

 我想到了。我真的不知道那個對前輩有沒有好處。但是,說不定我也能做的事。

 「咦?畫嗎?那樣的話,大概是在美術準備室吧。」

 「我想看看!不行嗎!」

 「啊,嗯,那樣的話,大概要取得廣崎老師的許可……」

 「我知道了!謝謝你,長谷川同學!」

 「啊,那個,臉太近了,糟糕,香味,好甜,甘織同學!」

 我用力地揮手,在違反校規的邊緣,快速走了起來。

 因為,為了好不容易認識的前輩。

 作為被疼愛的後輩,我也想盡可能的去做能做到的事呀!吶!

 ***

 預定的最後一天。詠前輩的臉上還是寫滿了失落。

 「前輩,您果然還是……」

 「誒?不,沒那回事喲。昨天晚上睡得很好,嗯,沒關係的。」

 詠前輩無力的笑著。

 「而且,這幅畫我還是決定修改後好好活用他。就算是從這裡開始,我也會想辦法的……。如果能發揮我平時的‘力量’的話,嗯,一定……」

 「……」

 無論怎麼想去隱瞞,但因為是面對面的緣故所以馬上就知道了。平時就連和他人對視都很少有的我,在這四天裡,我每天連續看了三個多小時的詠前輩的臉。搞不好加起來的時間已經比和同班同學半年的時間加起來還多。

 我對藝術家一竅不通。

 但是,如果是詠歎前輩的話,我可能稍微能夠明白一點。

 「那個,詠前輩。」

 「啊,嗯?」

 「在不妨礙的程度裡,但是……我能稍微和你說幾句話嗎?」

 詠前輩,今天完全沒有進展。不知是否是注意到了自己的樣子,她露出苦笑。

 「是的,當然。今天你要和我說什麼超有趣的話呢?」

 「咦,是指詠前輩的畫!」

 在潘多拉的盒子打開之前,我大聲喊。

 詠前輩嚇了一跳,反覆眨眼。

 「我的……?」

 「是的,那個,其實我一直在看看詠前輩以前畫的畫,拜託了長谷川同學。」

 「……誒?」

 像這樣一個完全外行的女人,竟然對內行的人說出感想,真可怕。但是……!

 因為前輩為我著想,還對我很溫柔!那麼,我也是!怎麼說呢,作為聰明的後輩!

 「無論哪一幅都很棒的畫作。因為我是繪畫的外行,所以完全說不出機靈的話,但是怎麼說呢,我覺得這是一幅很有魅力的畫!獲得了很多獎,也讓人有種接受的感覺……。所以,沒關係的!前輩的畫可以打動人們的內心!」

 我拼命地向她訴說著。

 雖說如此,換做是我的話,從連藝術的字都不知道,三天前剛認識的後輩那裡得到稱讚的話,一點也不會受到影響吧!

 即使那樣也沒關係的心情,我只做我能做的事!因為決定了要努力!

 就在我這麼想著的時候——。

 「……玲,玲奈子……」

 不太對!詠前輩變得淚眼汪汪的!

 搖搖晃晃地被抓住袖子。就像剛學會抓起來的幼兒一樣。

 「被五人組的玲奈子說了這樣的話,我,我……」

 竟然受到了這麼大的影響……!

 效果拔群……。

 「畫了畫,真是太好了……」

 「這,這樣啊。這個,這比什麼都好!」

 像這樣的我說的話,竟然能發揮出像火箭筒一樣的威力……。這樣啊,不知不覺中我,也許是作為五人組的一員也獲得了成長……。

 就像聽古典音樂長大的花一樣,我日常生活中都在聽五人組裡大家的聲音……總覺得,像這樣,我的聲音或許也獲得了成長……。

 「謝謝你,玲奈子……」

 「不,不,不,不用謝。」

 用紙巾擤鼻涕的前輩,帶著紅著鼻子一邊反問到。

 「其他呢?」

 「誒!?」

 嫣然一笑的詠前輩。

 「我的畫,你還有其他喜歡的地方嗎?」

 「嗯,嗯,那個,顏色很漂亮,很棒!感覺是獲得獎項的人的品位!眼睛很幸福!」

 「好開心……」

 又是啜泣的詠前輩。

 和死誰沒有關係,為只能一個人不停地在藝術道路上前進的前輩的背後推一把的話,我也感到很榮幸。讓我感到做模特是有價值的——。

 「其他的怎麼樣?」

 嗯……。

 真不愧是我,到了第三次,終於意識到有點奇怪了。

 「感覺氛圍非常溫柔!我這麼想到,但像這樣尖銳的畫也非常帥氣,各種風格都按照畫的主題分開使用,我覺得很厲害!」

 「還有呢?」

 「怎麼說呢,有各種各樣的的主題呢!我想畫本身有各種各樣的,但是離高中生的級別太遠了!我覺得著眼點很好呢!我覺得那個果然,想象力比別人還要強!」

 「嗯嗯!其他的呢!?」

 「是啊!請稍等!」

 我用雙手按住太陽穴爭取時間。

 咦……?我的工作應該是模特,為什麼要這麼全力地表揚詠前輩呢……。

 但是在一瞬間清醒過來的時候,眼前的詠前輩的眼中就像星空一樣,眼睛閃閃發光地注視著我,「已經沒有了!」這樣的怎麼也說不出來。

 我拼命地擠出段子(和冷汗),想起了香穗的話。

 「但是,實際上拜託那個女孩的不僅僅是模特。總之,在平復心情之前,好像要不停地表揚她。所以,在美術部表現得像女王一樣。」

 原來如此,啊……!

 「吶,還有其他的嗎?沒有其他的嗎?吶,啊,可以的話要再去看一次畫嗎?吶,去吧,玲奈子。」

 但是,一邊捏著我的袖子,一邊浮現出燦爛的笑容的詠前輩,與其說是女王,不如說是任性的小公主一樣的氣氛。

 我已經不去抵抗了,被詠前輩拉去。

 擺脫低谷的方法——!哦——原來如此啊——!

 ***

 結果——。

 直到放學前,我都對詠前輩讚不絕口。

 也許是因為這個原因,第二天放學拜訪到詠前輩,前輩完全恢復了平時的狀態——反而完美地擺脫了低谷——昨天的後續以飛快的速度結束了。

 修改後的我的畫,在外行人看來已經很美了,我很高興……。看得太入迷的話,可能會被要求繼續昨天的「表揚」了,所以我逃了出來。

 我還以為是完美的前輩呢!

 然後現在,在這裡。

 「你是不是全都知道,美知留老師?」

 我用眼睛盯著她看。職員室,坐在椅子上的老師,努力地盯著斜上方看,但不久就放棄了,露出了苦笑。

 「呀,對不起。這次算我欠你的,吶。」

 「嗯……。嘛,沒關係……」

 如果老師裝作不知道的話,再怎麼做也沒用,說起來我一直在借屋頂的鑰匙的立場。儘管如此,如果坦率地承認並說是欠我一次的話,嘛,是妥協了呢。

 「如果知道的話,一開始就告訴我不就好了嗎!」

 「呀……。有各種各樣的原因下,你的條件符合了。」

 「……是模特的條件嗎?」

 「嗯。不,雖然不是伏見說的——。但是,如果能得到鼓勵的話,還是發自內心的話比較好。」

 「嗯,如果是老師事先告訴我的話,那就會變得像櫻花一樣的感覺……」

 「就是這樣啊——。即使不願意也太好了。伏見同學的幹勁復活了,真的是太好了。這也全是甘織的功勞喲。」

 兩臂被砰砰的敲著,我鼓起了臉頰。那——就——好——,但那種害羞的樣子,我不會再有第二次了吧——?

 「但是」

 美知留老師挽著胳膊,深深地喃喃自語。

 「不能說啊。美術部的王牌擺脫低谷的方法,竟然是讓長相可愛的低年級學生一味地表揚她。如果這樣的傳聞傳開的話,伏見就不能來學校了。」

 「那確實是!」

 伏見詠前輩在下一部作品中又獲得了大賽的大獎。

 一想到我的力量也許對那個獲獎有一點點貢獻,總覺得作為後輩很自豪。

 但如果要讓我再做一次模特的話,我絕對會拒絕的!?

 <結束>

《百日百合》和《戀人不行》的聯動 雙重約會Dec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