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歸途

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歸途  「唯獨對愛美,我想要好好地感謝……呢。」

 在回家的路上,愛沙說了這樣的話。

 我覺得對我而言,愛美也是值得感謝的。

 然後是對那群傢伙們也……嗎。

 「反正到最後都要暴露,這樣的話,我覺得還是通知一下某些人比較好。」

 「啊—……」

 況且和全班的,不,是整個學年的偶像交往這種事情,我不覺得能夠瞞天過海。

 在關係良好的朋友們面前暴露我感覺也只是時間問題。

 「可是那個……不會有些羞人,嗎?」

 愛沙紅著臉說著這種話,我覺得真是可愛到犯規了。

 「不急,這種事情我們慢慢地想吧。」

 「嗯……」

 我們牽著手,在原路返回的時候無意中繞遠了一點,向這家走去。

 「不過暑假結束後,愛沙和誰去看了煙花,這個夏天都幹了什麼,最後和誰好上了,此類種種都會成為學校中話題的開端哦?」

 「這種事情怎麼會有。」

 愛沙對此一臉深信不疑的樣子,我目不轉睛地盯著她。

 「唉?你認真的?」

 「不如說你都被這麼多人邀請甚至告白過,難道就沒有這樣想過嗎?」

 「可是,只要康貴喜歡人家就夠了嘛……」

 「啊……」

 我好喜歡她。

 但若是這樣的話,真的只要她稍微想辦法把那個表情給……不過事到如今說這些也沒什麼用了。

 還是好好珍惜現在能和她這樣交往的結果吧。

 「康貴是怎麼想的呢?」

 「嗯?關於要不要公開我們的交往關係嗎?」

 「嗯……」

 確實啊……。

 「還是不想太惹人注意啊?」

 雖然說愛沙可愛到我想把她的可愛昭告天下,前提是我們的事情可以明說的話,但我還是想盡可能地給我們的學校生活帶來不好的影響。

 但我的回答似乎並不如愛沙的意。

 「呣—……」

 「怎麼了啊……」

 「果然還是明說比較好吧……」

 「怎麼又……」

 愛沙不知為何不太高興地鼓起了臉頰。

 現在的愛沙,好像有股孩子氣的感覺啊。不過這樣的她渾身上下都非常可愛就是了。

 「可是……要是不明說出來的話,康貴,會被別人搶走的。」

 愛沙緊緊地抓出我的手腕如此說道,她實在是太可愛了,讓我快頂不住了。

 「沒有沒有,沒人會搶走我的吧!?」

 「沒有這樣的事,因為康貴可是非常受歡迎的。」

 「這事我是第一次聽說就是了……」

 那為什麼迄今為止都沒有過這樣的消息……?

 「呣—!稍微高興一點嘛!」

 「我要是受歡迎的話那……」

 「康貴有了我已經足夠了吧!」

 和她抗議的表情相反,愛沙緊緊地縮短了我們物理上的距離。

 「好好,我不會讓別人搶走的……」

 「呣—……康貴可是我的……」

 暫時這下子愛沙變得有點幼兒化啊……。

 史無前例地摸摸她的頭吧。

 「呼哇……這個,我想試試很久了……」

 「是這樣嗎?」

 「我可是老早就一直覺得只有愛美老能被你摸摸頭真是太狡猾了啊!」

 「這種東西只要要求我的話我怎麼做都——」

 我講到這裡,再次看見愛沙的表情又不高興地扭到了一塊。

 「怎麼了。」

 「被人要求也不要這麼做……」

 「怎麼會,我不會被這麼要求的吧。」

 「……對除我以外的人這麼做,不可以」

 「啊啊……這是當然。」

 「然後……如果是愛美的話……倒是可以。」

 我感到了一種斷腸之情。

 「但是現在只給我摸摸頭就好。在給我摸摸頭的次數遠大於她之前,不許你摸她。」

 「好好好。」

 隨著我不斷地摸她的頭,愛沙的眼睛眯了起來,一臉幸福的樣子,可愛到讓我可以不停下摸著她頭的手,直到永遠。

 ◇

 「二位歡迎回來!」

 「咦?愛美……?」

 就在我把愛沙送到她家門口的時候,愛美不知為何已經在玄關處等候多時了。

 「唉嘿嘿。我也想在暑假的最後創造創造美好的回憶。」

 愛沙邊這麼說著,手裡拿出了……。

 「手持煙花套裝?」

 「嗯!畢竟人家連花火大會都沒去成啊—!」

 「是嗎……」

 她在花火大會那天都有比賽啊。好像都給人幫忙幫到記不太清委託方具體是哪一家了。

 「社團活動有趣是很有趣,但我果然也想看看煙花…………不行嗎?」

 我想這裡應該沒有人,能拒絕做出這樣表情的愛美。

 「當然可以哦。對吧?康貴」

 「哦哦」

 「太好了—!」

 看著愛美興致勃勃的樣子,我們二人相視一笑,向著愛美那邊走去。

 「就在那個公園可以嗎?」

 「我覺得行」

 「要去的話水桶也得好好帶著。火源帶了嗎?」

 「準備充分!」

 愛美舉起她的全套裝備,向我們展示。

 但是……。

 「「這個不可以!」」

 「唉—!為什麼—!」

 「這不是該在住宅區放的東西吧!」

 剛開始展示給我們的尺寸若是手持煙花大小的話那暫且不論,但上面寫著『大爆炸!特大升空煙花豪華套組』,還是讓她死了這條心吧。

 絕對會被通報批評。

 「這個就下次再說吧。」

 「真沒辦法啊—。那下次我們就把它帶到哪放了吧!康哥!」

 在此之前的話這種要求我都是滿口答應的,但若是愛沙變成那個……女友的話,雖說她是妹妹,但畢竟是和別的女孩子外出,是不是不太好呢?

 我最後還是將我的想法傳達給了愛沙,愛沙笑著回答我。

 她用只有我能聽得見的聲音,在我的耳邊輕輕的說到:

 「沒關係喲。因為我喜歡上的那個康貴,是那個也會處處關心著愛美的康貴。」

 好狡猾……。

 「另外這畢竟是和愛美一起,那就提議我們三人一起出去吧?」

 「也對,確實如此。」

 我再次回答了愛美的請求。

 「不管之後會被你拉去哪我都陪你去,但是今天至少這個你要稍微忍一下。」

 「好—。到那個時候姐姐也一起吧!」

 愛美邊說邊插進我們中間,牽住了我們二人的手腕。

 愛沙得意地向我比著「所以我不是說過了嗎?」的口型。

 ◇

 「哇—!好漂亮!」

 「手裡拿著點燃煙花不要到處跑!」

 「唉嘿嘿!」

 我們三人剛重返通往公園的道路上,愛美又迫不及待地跑遠點起火開始玩了。

 「喂,康貴」

 「嗯?」

 就在愛美沉迷於玩煙花的時候,愛沙搭話過來。

 「那個,我覺得現在這個時機剛剛好。」

 「剛剛好……?啊啊!」

 是說給愛美彙報的事情吧……。

 確實現在是彙報此事的絕好時機。

 「然後那個……咱倆誰先開口?」

 「啊—……」

 「雖然我想由康貴來說就是了……」

 「可是,由愛沙來說是不是穩妥……」

 此時恰好愛美又跑了回來。

 「你們二位快點快點!」

 「知道了知道了」

 結果還是把這個事情先暫時放著不管,享受煙花帶來的快樂了。

 「康哥!這個拿著!」

 「好好好……等等稍微等一下這是啥!?」

 「我記著說明上寫著這個的顏色會變哦—」

 「我問的不是這個,我問的是你為什麼要一次性塞我五根。」

 「我要點火了哦—!」

 「聽我說話!」

 愛美一如既往,算是不好也不壞吧。

 不對,這不是理所應當的嗎?

 和往常不同的只有我和她吧?

 「愛沙!幫我分擔幾根。」

 我一次性被塞了多達五根菸花,又晃眼又嗆人,越來越夠我受的。

 愛美剛給我的煙花點上火,便雙手抓著煙花馬上跑遠了,現在人已經不在了。

 「呃……這根?」

 「哪根無所謂快幫我拿一根」

 「我知道了……啊……」

 我們的手接觸了。

 明明已經牽了那麼多次手,剛才甚至都抱過了,我還是會對這種細微的相互接觸心動不已。

 「啊……」

 就在我們曖昧的時候,五根菸花同時熄滅。

 「我們再點一根吧。」

 「哦哦……」

 這次只有兩根,每人各拿一根點上了火。

 「啊!我的火也拜託你了!」

 「沒問題」

 愛美見狀跑到跟前,和我們擠在了一起。

 「唉嘿嘿~。我也能放上煙花真是太好了。」

 「看到愛美這麼開心,我也覺得太好了。」

 「是呢」

 我們三人靜靜地享受著煙花帶來的快樂。

 我們誰也沒有開口,而是被色彩繽紛的煙花奪走了雙目。

 而我有一半,是被焰光照耀下的愛沙奪取了眼球吧……。

 「啊—,煙花已經慢慢放完了啊—」

 我們似乎快樂到了煙花在不知不覺間就放完的程度。

 「最後就剩下這個了!」

 話音剛落,愛美便拿出了線香花火。

 「我們『一~二~』一起點火!」

 愛美說著,伸手去拿袋子裡的線香花火。

 這是最後的……也就是說……。

 「愛沙,我們怎麼辦……」

 「那……那個……」

 我對愛沙低聲耳語問道,但這並不是可以當機立斷的事情。

 「可以繼續了!我準備好啦!」

 「謝謝你,愛美。」

 「好!我不會輸的!」

 愛美幹勁十足地給我們一人發了一支線香花火。

 「那麼準備開始了!」

 「好」

 「沒問題」

 「一~二~!」

 我們跟著愛美異口同聲地喊道,並一齊將線香花火伸向蠟燭上的火苗。

 「啊,點著了!」

 「我的這支怎麼感覺……火勢有點小呢?」

 「我覺得稍等一會就會變大哦!」

 愛美這麼說著,她手上的線香花火已經噼裡啪啦地湧出了漂亮的火花。

 然後我這邊……。

 「這是怎麼一回事啊,這都快要掉下來了吧?」

 「啊哈哈!真的啊!」

 「喂笨蛋,不要亂搖啊!?」

 不知為何我的煙花連個火星子都沒呲出來,只是火團在不斷地變大,已經是風中之燭了。

 「啊,康貴。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哦。」

 「我只有不妙的預感。」

 「這個,誰的先掉下來誰就開口說。」

 「這也太狡猾了!?」

 「啊!等等不要搖啊!都快掉下來了啊!」

 我被這個不講理的遊戲激起了勝負欲。

 我們手持線香花火,一本正經地相對而坐。

 「真頑強啊……」

 「你那邊不也搖搖欲墜了嗎?」

 我和愛沙線香花火的狀況基本可以說是旗鼓相當。

 我的這根雖然不呲火花了,但起碼火苗還默默地持續燃燒著。反觀愛沙那邊,火團越燒越旺,已經大到隨時掉下來都不會令人感到奇怪的程度了。

 「你們兩個都好弱啊」

 只剩下愛美的線香花火不知為何還在華麗地閃耀著。完全沒有像是要掉下來的樣子。

 「為什麼差別會這麼……」

 「畢竟我可沒有亂搖我的煙花啊——!」

 「原因只有這個……?」

 「呼—呼—呼—。這點程度對我的體能只不過是灑灑水而已!」

 「在這種地方也能發揮你的運動神經嗎!?」

 愛美還是那麼厲害啊……。

 沒辦法,已經贏不過愛美了。

 這個先暫且不論,現在的問題愛沙。

 「加油啊!」

 我不由自主地對著我手裡的線香花火大聲應援道。

 「我不會輸的……!」

 愛沙面色凝重地手持線香花火一動不動。

 我也好,愛沙也罷,都像這樣,忘我地看著眼前的煙花。

 正因為如此,無論是愛美在不知不覺間走了過來,還是開口說了話,我們連這些都沒有注意到。

 當我注意到的時候,愛美的聲音已經傳入了我的耳中。

 「二位,恭喜你們。」

 「「唉?」」

 聽到愛美突然間的發言,我和愛沙不由自主地同時抬起了頭。

 當然,對於我們已經瀕臨極限的線香花火而言,隨著這麼一動……。

 「「啊……」」

 「啊哈哈!是我贏了—!」

 我和愛沙面前的光源消失了。

 就連蠟燭也早已燃盡,剩下的光源只有愛美手中的線香花火。

 它映出了愛美,顯得非常美麗。

 火光中的愛美,露出了至今最柔和的笑容,再一次說道。

 「恭喜你們」

 「那個……」

 「呼呼。看到你們兩人回來時候的樣子,我馬上就明白了」

 「是嗎……」

 我和愛沙對視。

 「愛美啊」

 「嗯」

 「多虧了你,我終於可以清清楚楚地,對康貴說出『我喜歡你』了。」

 「唉嘿嘿—。太好了!是姐姐先開的口嗎?」

 「不是……最初是……」

 「是我告的白。但這基本上是被環境所驅使,而在這個暑假為我們一直創造這種環境的可是愛美哦」

 不知不覺中,愛美的線香花火也燃盡了。

 在變得昏暗的公園裡,我們默默地向愛美傳遞著我們的感謝之情。

 「所以說,謝謝你。」

 「唉嘿嘿」

 愛美笑了,就像往常一樣。

 然後就這樣,用平常的語氣這麼說道:

 「我啊,也一直喜歡著康貴哥哦。」

 「唉……」

 「當然,不是家人或者朋友的那種喜歡,而是那種想成為戀人,進而一起結婚的那種喜歡哦?」

 「什……」

 我不由自主地看向愛沙,她只是「給我好好聽她說話!」地催促我聽下去。

 「唉嘿嘿。不小心說出來了。」

 公園漆黑一片,我看不見愛美現在的表情。

 「但是呢。我對姐姐同等程度的喜歡!」

 「……謝謝」

 「所以說呢,只要你們兩人可以一直幸福下去的話……我……也會開心,咦?我明明……應該感到開心才對……」

 愛美的聲音,變得哽哽咽咽。

 「抱歉呢?但是,我的開心是沒有半分摻假的……只是……好像,稍微有點寂寞。」

 我和愛沙聽聞愛美的話,同時並舉,一起緊緊地抱住了愛美。

 「唉嘿嘿……可是康貴哥……已經不能這麼做,了哦?」

 愛美抽泣著問道,率先答覆她的是愛美。

 「我也是,康貴也是,絕對不會讓你感到半分寂寞。」

 「這樣好嗎?我可是,最喜歡康貴哥了哦?」

 「已經知道了啦……」

 「康貴哥這樣做,要是不小心喜歡上我的話也……?」

 「嗚……這個……我信任康貴哦……沒關係喲。大概……一定……」

 這裡我希望她能堅定地回答。

 愛美看著愛沙的這副樣子笑了出來,止住了眼淚,這樣子問我們:

 「我,還能待在你們身邊嗎?」

 「這是當然的啊」

 「這是當然的吧」

 這點毋庸置疑。

 我無法想象愛美不和愛沙一起的日子。

 「康貴哥也要繼續當我的家庭教師哦?」

 「當然」

 「那麼……拜託康貴哥摸摸頭作為獎勵也……?」

 「這個也……可以有……」

 愛沙她自己好像也進行著心理鬥爭。

 「然後是那個……拜託康貴哥抱抱也……」

 「不過就算我放著你不管你也會粘上我就是了……」

 「那膝枕呢?」

 「這個在康貴給我做之前禁止!」

 「咦?竟然還沒做過啊。那麼就趕快吧!」

 我感覺愛美的表情一瞬間就變得得意了起來。

 「我和康貴哥牽手也可以嗎?」

 「要是不牽手的話你又會不知道跑哪去了……真沒辦法。」

 「唉嘿嘿」

 即使愛美的表情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我還是覺得,她又恢復到了那副往常惡作劇一樣的表情。

 然後就這樣,愛美對愛沙這樣問道:

 「那麼,我拜託康貴哥親親也可以嗎?」

 「可以啊……等等,唉!? 親親!?」

 「剛剛你說可以啦!」

 「不行!不行啊!連我都沒找他親親過!」

 「那意思是說姐姐被親親之後我也可以了對吧?」

 「這個……呃……真是的!康貴也說些什麼啊!」

 「現在要把這個話題拋給我嗎!?」

 就算她們不拉我入局我都有點待不下去了。

 「啊哈哈。嗯!沒問題的!」

 愛美這麼說著「咻」地一下和我們拉開了距離。

 「愛美……?」

 「我之前想著,你們兩個啊,要是一直交往下去就好了。」

 「……嗯」

 「但是,我好像也有著『萬一到時候你們真交往了,那我該怎麼辦』這樣的想法」

 愛美默默地訴說著。

 「但是,現在我明白了。即使你們成為了那種關係,我還是繼續做之前的自己就好了」

 「這是當然吧,區區這種事情。」

 「唉嘿嘿。謝謝你。姐姐」

 愛美真的就像往常那樣笑了起來。

 「但是姐姐,我可是好好打過招呼了哦?」

 「打什麼……?」

 「我問『就算康貴哥喜歡上我也可以嗎』!」

 愛美說罷突然朝我一個飛撲。

 而我自然不可能避開她,不如說是速度太快根本避不開,結果……。

 「啊!」

 「唉嘿嘿。康貴哥!這是我的抱抱哦。」

 「喂!快放開,愛美!」

 「唉~,明明你剛才自己都說可以了~?」

 「那是……那個……康貴!?」

 愛沙強行把話甩給了我,有些找我撒氣的感覺。

 這也的確,與其說是不可抗力,不如說是沒能完全避開,或許道個歉比較好吧……。

 「那個……對不起」

 「你這麼一道歉不就搞得真像被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一樣嗎!」

 「那咋辦嘛!?」

 「啊哈哈!」

 只要愛美在,我們就老是被她耍的團團轉啊。

 「二位,恭喜你們!!」

 愛美再次祝賀,這次與剛才相反,愛美反過來抓住並緊緊抱住了我們。

 「真的是……愛美,謝謝你」

 愛沙溫柔地微笑著,真是一位好姐姐。

 「我也是,謝謝你。愛美」

 「嗯!」

 要是愛美會因我和愛沙的交往而哭泣的話,無論對我還是愛沙來說都無法接受吧。

 因此她能像這樣,笑著祝福我們,真是太好了。

 「啊,對了!」

 愛美抱著我和愛沙突然說道。

 「我聽媽媽說,有紀君,好像從第二學期開始就要轉學過來了!」

 「有紀啊……?」

 我驚訝於這個久違的名字。

 說起來,我生病她們照顧我的時候,也提了他一嘴啊。

 「看來暑假結束之後也會很開心呢!」

 愛美和有紀關係那麼好,她應該很期待吧。

 別看我這麼說,其實我也很期待。

 那傢伙對於我來說,是除了愛沙和愛美之外唯一的發小,是一位非常珍貴的男性朋友。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