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章

第二卷  第七章 「早上好,隆之介」

 星期六。

 來到我家的雛形眼裡充著血。

 「哦,哦。早上好。你眼睛好紅啊」

 「嗯……沒睡好……」

 「沒事嗎」

 ……話雖如此,其實我也沒睡好。

 雖說是一群人去玩,但也有兩人獨處的時間吧。

 最理想的就是摩天輪了。只有兩個人的密室裡,說話也不會被別人聽見。

 在摩天輪裡接吻……不對,應該先告白吧,但是如果被甩的話到結束為止都很尷尬。這樣看摩天輪是不是放棄比較好……?

 我躺在床上像這樣進行著不知有沒有意義的場景模擬時,天已經亮了。

 按照九點開門時間集合,我們各自從最近的車站坐電車過去。路上要花費大約一個小時。

 所以,出門時間和去上學的時間沒有多大變化。

 坐上電車之後,車體的搖動似乎讓旁邊的雛形覺得很舒服,我們對話中斷之後她就打起了瞌睡。是社團活動的疲倦以及睡眠不足的影響吧。

 我還期待著她會靠在我的肩上,但完全沒有發生。

 之前我們還牽著手在陌生的車站下車,然後去情人旅館了呢……

 我之所以感覺已經過了很久,是因為我對雛形的感情發生了變化吧。

 到達遊樂園附近的車站後,能遠遠地眺望到摩天輪和雲霄飛車那彎彎曲曲的軌道。

 車站前的交通島上有四個人,除了我們以外的人都到齊了。

 我們簡單打了個招呼,然後坐上了直達遊樂園的公交車,在車上晃了大約十五分鐘,終於到了目的地。

 「內親,累不累?沒問題嗎?」

 「嗯。我昨天睡得很早」

 相對的,雛形只要一有機會就會睡著,在公交車裡也睡了會。現在她也不知道是不是醒著,兩眼無神地被三瀨同學拉著手往前走。

 「雛形學姐看起來非常困呢……」

 本間擔心地說道。

 「她昨晚好像沒睡著」

 「就像郊遊前的小學生一樣……好可愛啊」

 和發著呆的雛形不同,本間的化妝和穿著都很完美。

 她手上拿著一個大籃子。

 「本間,你拿的是什麼?」

 「啊。學長髮現了?這是便當。我做好了拿過來的!」

 她露出了耀眼的笑容,就像要給我看一般伸了過來。

 「裡面有我和學長的便當。還有一點別的」

 一點別的—?

 我還以為一般都會做所有人的便當呢。

 「感覺有些不好意思」

 「沒事沒事」

 「你做了什麼?」

 「意大利麵和炒麵」

 “哦,哦”我只答應了兩個字……這是什麼組合啊。

 感覺本間也有不太正常的地方啊。

 是聽到我們說話了嗎,杉內開口說道。

 「為什麼不做王道組合啊!應該是飯糰、厚蛋燒和炸串吧!不然三明治之類的也行—,為什麼要拘泥於面類啊」

 「你早這麼說不就好了—!」

 「這種事應該知道的吧」

 「發牢騷的人不用吃了。慘死街頭就好了」

 “呸”本間吐了吐舌頭。

 「話說,本來就沒做杉內學長的」

 「為什麼啊!」

 我們咋咋呼呼地爭論著地時候,雛形終於醒了過來。

 我們買了一天的暢玩票,在園區開門的同時走了進去。

 我們先去寄存行李,看了下園內的導遊圖,朝著投幣式儲藏櫃走去。

 「我……可能是第一次」

 三瀨環視了一圈人還很稀少的遊樂園以及我們,然後說道。

 「什麼第一次?」

 最近我打工之外都不用敬語對她說話了,也習慣了不用敬語。

 「和許多朋友一起出去」

 我們黃金週之前去過一次野外燒烤,所以沒有感覺過了很久。

 今天三瀨同學也加入了我們BBQ隊伍裡。

 「啊,啊,難道只有殿村一個……?」

 「唉?」

 「朋友……雛形同學和內之倉同學不算吧……」

 「沒有這回事的」

 雛形搖了搖頭。

 「假期約好一起出去玩……這就是所謂的朋友」

 內之倉同學也點了點頭。

 「我們不已經是朋友了嗎」

 杉內擺了個帥氣的表情說著煩人而令人作嘔的台詞,三瀨同學對他表示感激。

 「謝謝……」

 「三瀨學姐平常不怎麼和朋友出去嗎?」

 本間把便當和隨身攜帶的東西放進了儲藏櫃裡。她說包裡放了冰袋,不用擔心變質。

 「小學四年級是最後一次……」

 「啊……對不起,我也真是的,問了個悲慘的事情」

 喂。別自然地把沒有朋友說成悲慘的事情啊。

 「沒事。我不在意」

 三瀨同學笑嘻嘻地揮了揮手。

 我們用剪刀石頭布決定乘坐什麼,結果三瀨同學贏了。

 「我想想……merry go round(旋轉木馬)可以吧」

 她扭扭捏捏地說出了自己的意見之後,杉內點了點頭。

 「轉馬不錯。去雲霄飛車之類的硬核遊樂設施之前,得先讓身體適應下來」

 旋轉木馬的簡稱是轉馬嗎?

 「贊成。每次來我都想坐轉馬」

 「嗯。轉馬。ok—」

 「轉馬好像在那邊,我們走吧」

 本間、雛形、內之倉同學依次說道。

 只有我覺得轉馬不對勁嗎……

 內之倉同學拿著導遊圖走了起來,杉內和她並排。

 我跟在他們後面,左右兩側是雛形和本間。三瀨同學跟在我後面。

 「學長。轉馬有馬車哦,馬車。只有那個能兩個人坐!我們一起坐吧,學長」

 “那個那個”本間指了過去。

 旋轉木馬隨著悠揚的樂曲的響起而轉動著。裡面有一個能坐兩個人的馬車。

 似乎是讓小孩做的,如果我坐進去的話,感覺坐不下另一個大人了。

 「行是行,不擠嗎?」

 「沒事的沒事的。只要我緊緊地貼著學長」

 「—會很擠的,不行」

 雛形立刻否定道。

 「擁擠的話,那個……會給設施造成負擔的。隆……殿村君騎馬就好了」

 雛形指向了快要掉漆了的白馬。

 「啊。雛形學姐,難道,你想說就像白馬王子一樣嗎?」

 「唉」

 她沒有那個意思吧。

 雛形的臉色越來越紅。

 「不,不是的……不是,那個意思」

 雛形不知該說什麼了,就像逃跑似的快步離開了。

 本間陶醉地嘆了口氣。

 「哈啊……冰冷而帥氣,卻滿臉通紅……雛形學姐好可愛啊」

 我不敢直接承認,就含糊地說了句「是嗎?」。

 「她沒有那個意思,所以別捉弄她了」

 「好—的」,雛形開心地回答道。

 「本間同學,我們倆的話,應該可以坐,哦……?」

 三瀨同學拘謹地提議道。嬌小的三瀨同學和體型相似的本間,她們倆坐上去應該沒有問題。但是,本間笑嘻嘻地回答道。

 「啊,不用了」

 雖然她的表情和語氣很柔和,但能感受到她拒絕的意志。

 因為我們一開門就來了,所以沒有排隊就坐上了旋轉木馬。

 我騎上了帶有奇特圖案的白馬。

 還有其他類似感覺的長頸鹿、馴鹿、斑馬等動物。

 簡單來說,轉馬就是一邊上下起伏一邊轉動的遊樂設施。

 轉動的時候,視線的高度和周圍的景色也會改變。雖然不至於讓我興奮起來,但也比想象中還要開心。

 完全停下來之後,我對三瀨同學說道。

 「三瀨同學,一開始坐轉馬是正確的」

 「真的嗎?太好了」

 “唉嘿嘿”,她露出了笑容。

 我下來之後剛要往出口走,發現三瀨同學因為下不來而困擾著。是她騎的長頸鹿正好在最高點停了下來的原因吧。

 跳下來的話有點低,腳又夠不著地面,她正處於這種高度。

 感覺她一個人下來要苦戰一番,我決定幫助她。

 「我來幫你」

 「啊。謝謝……」

 我抓住她的胳膊之後,她差一點夠到地面的腳終於踩在了地上。

 我發現抓的地方是上臂之後,杉內的話語突然在我腦海中閃過—

 『殿村,你知道嗎。人的上臂和歐派一樣柔軟哦』

 我之前還覺得不可能的……

 她的胳膊明明很細,我的手心卻感到了柔軟而有彈性的感覺。

 不,不會吧……?不是都市傳說嗎?

 「殿村同學?」

 三瀨同學感到不可思議般地輕輕歪了歪頭。

 「啊。抱歉」

 我連忙放開了手。

 對日常打工時照顧我的前輩……我……

 「我對前輩做了什麼啊……」

 「唉,唉,你幫了我哦?」

 三瀨越來越懵了,她把頭歪到了另一側。

 因為下一批客人開始進去了,我們慌忙走出門外。

 「我去買冰淇凌吧—。內,內親,要嗎?我,我出錢」

 「不用了,我自己去買」

 「啊,哦……」

 杉內雖然氣勢受挫了,但還是和內之倉同學一塊朝小賣部走去。

 「我的錢包,在包裡」

 雛形似乎想買冰淇凌,她發現自己沒拿錢包。

 「啊,我也是」

 三瀨好像也一樣,她們倆朝儲藏庫走去。

 本間朝我招了招手。

 「怎麼了?」

 似乎為了只讓我聽到,本間把手放在嘴邊小聲說道。

 「學長,學長。讓杉內學長和內之倉學姐兩人獨處吧」

 ……也是啊。

 對那兩個人也有幫助。

 「那我們就悄悄移動吧」

 「好的」

 那兩個人正在小賣部前挑選冰淇凌。

 和雛形還有三瀨同學說一下我們要走了吧。

 「學長,我想去鬼屋」

 「等大家都到齊了吧」

 本間露出了別有深意的笑容。

 「學長害怕了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害怕了吧。沒事的。我會保護學長的。我會說“不可怕不可怕”的」(注:就像“好孩子好孩子”是摸頭動作一樣,本間大概也想表達某種動作)

 什麼鬼啊。

 「遊樂園的鬼屋又不是動真格的,沒什麼嚇人的」

 「那不是更好嗎。—鬼屋,你看,在那邊。現在不用排隊」

 我們慢慢悠悠地走著,不知不覺中來到了鬼屋所在的區域。

 「學長,和雛形學姐他們會和之前,我們快點去吧。反正不嚇人,很快就結束了」

 ……嗯,我昨晚模擬的是和雛形一起去的……

 既然是暢玩票,那就去吧。就當作提前演練了。

 「哎呀,真的不嚇人的,我們走吧」

 本間“嘻嘻”笑了聲,然後挽起了我的胳膊。

 「學長也有可愛之處呢」

 哪裡可愛了。

 鬼屋的設計好像是個廢棄的診所,進去後,有個看守打扮的工作人員向我們說明概要。

 規則是這樣的,進去之後就不能退出了,在廢棄診所裡撿起三把鑰匙,用來打開終點的門。

 工作人員遞給我們一張簡易的地圖。上面標註著鑰匙的地點和路線。

 「唉,唉……好,好精密啊」

 本間直勾勾地窺探著我的臉色。

 「學長……難道說,你害怕了?該用“難道說”呢,還是用“果然”呢」

 「沒,沒有害怕」

 只是和我想的有點不同罷了。

 我還以為是嚇人的迷宮,沒想到是電視節目裡常見的企劃。

 「有人因為恐慌而走散了。所以請和同行的人牽著手」

 恐,恐慌……這,這麼嚇人嗎?

 「他是這麼說的。學長」

 本間緊緊地握住了我的手。她的手比雛形的還小,也很柔軟。

 「我的運氣一直很好,所以沒問題」

 「有,有根據嗎」

 「學長連這點都不知道嗎?」

 窺探著我的本間露出了充滿自信的笑容。

 「那麼,路上要小心」

 在工作人員的催促下,我們打開門走了進去。

 裡面很昏暗,只有一點燈光,只能勉強看清周圍的情況。廢棄的診所……

 氣,氣氛也太逼真了吧。

 候診室的一個破沙發上,坐著好幾個模特。

 「學長,請說點什麼吧」

 「是,是人偶啊」

 「不會動起來嗎」

 「唉,會動嗎?」

 不妙,好嚇人。

 一想到這,我就感覺他們好像要動起來了。為了儘量和他們拉開距離,我沿著牆邊走。

 “吱嘎”地摩擦聲響起,長髮模特站了起來,慢慢朝我們靠近。

 「呀啊」

 本間尖叫了一聲之後緊緊地抓住了我的胳膊。與之相對的,我驚訝到發不出聲音了。

 「快,快快快快快,快走,走走走吧」

 周圍很暗沒法跑,我們就快走了起來。

 怎麼全是模特啊。

 有個像是放打掃工具的櫃子猛地打開了。

 「嗚呀啊啊!!」

 「呀」

 我嚇到腰都軟了,為了逃離逼迫而來的長髮模特(雖說實際上有人在裡面),我走進了門診室。

 「是,是那個嗎?」

 鑰匙正放在桌子上顯眼的地方。

 「這樣就還剩兩個了」

 進來之前還顯得很從容的本間,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從容。順便一提,我的情況比她更嚴重。

 拿起鑰匙之後,有個驚悚的醫生模樣的人從裡面走了出來。

 「唔哇」

 「呀啊啊」

 我低沉的聲音和本間的悲鳴聲交織在了一起。

 從門診室出來後,我們按檢查室、手術室的順序回收了鑰匙。

 好幾個人地方都潛藏著嚇人的東西,每次都會嚇唬我們或是追趕我們。

 我身上冷汗直流,總算到達了終點——最深處的緊急出口,用鑰匙逃了出來。

 ……外面天氣很好。視野良好。

 沒有人會追過來,也不會有人突然跳出來。

 「哈啊……好和平……」

 感覺就像從異世界回來了一樣。

 我看了下手錶,才過了不到十分鐘。

 騙人的吧,我體感已經被關在裡面三天了。

 「很嚇人呢」

 本間似乎比我想的還要害怕,她的笑容都有些疲憊。

 「我很從容的」

 「哪裡從容了」

 她半睜著眼盯著我看。

 我沒想到裡面那麼嚇人,也沒想到自己會發出那種聲音。

 雖說問我還想不想去,我會搖頭,但確實挺開心的。

 「學長的聲音嚇到我了」

 「這是我想說的。你那刺耳的尖叫聲才嚇到我了」

 和本間一起的話就不用逞強了。

 如果剛才和雛形一起去的話,我會拼命讓自己不露出醜態吧。

 「學長的身體很偉岸呢」

 「唉,是嗎?」

 雖然我的身高比平均值要高,但是偉岸的話我就不理解了。

 「抱住學長的時候,感覺很結實,我不由得想到學長也是男人啊」

 本間似乎回想起了當時的感覺,難為情地笑了笑。

 「你在想什麼呢。當時妖怪都要追上來了」

 「只是想想也沒什麼吧—」

 我在旁邊的長椅坐下,看了下手機,快要進入鬼屋的時候雛形發來了好幾條消息。

 『你在哪?』

 『我們噴水廣場那邊走了』

 我已經告訴她讓杉內和內之倉同學兩人獨處了,所以她現在大概和三瀨同學在一起吧。

 「雛形他們好像在噴水廣場那裡」

 「對不起,學長,我累了,能不能稍微休息一會?」

 「啊,抱歉,我沒有注意到」

 “沒事沒事”,本間笑著回答。

 遊客開始變多了,一些中學生團體和家庭從我們眼前經過。

 “轟隆隆”近處響起了雲霄飛車的轟鳴聲,從長條形音響裡放出了類似牧歌的音樂。

 「感覺現在就像在和學長約會一樣」

 我不知該如何回答,只說了聲「哦,是嗎?」

 「本間來遊樂園約會好幾次了吧?」

 我不經意間問出來之後,她不悅地皺起了眉頭。

 「我可不是那種誰邀請我都會跟著去的輕浮女人哦?學長看來我是那種人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感覺你的戀愛經驗挺豐富的,這種事應該也經歷過吧」

 「沒有的。我還是第一次這樣約會」

 「現在又不是約會」

 我的訂正被她無視了。

 「被邀請去逛街,去吃午飯的話我去過,但是很有約會感覺的我都拒絕了」

 本間果斷地說道。

 「遊樂園有種實打實的約會感覺,『啊—這人絕對會在摩天輪裡看著夕陽向我告白吧』這種意圖都被我看穿了」

 啊,是的……就是這樣……

 雖然已經否決了,但昨晚我想過這種場景。

 「如果是喜歡的人,我當然會同意了。但是,那個人總是不來邀請我」

 遊樂園……對方是有好感的人就會同意……

 嘛,一對男女去遊樂園的話,就可以說是約會了吧。

 對於告白而言,時機也不錯。

 也就是說,如果邀請對方去遊樂園這種有約會感覺的場所,對方會認為這是約會吧……?

 「有約會感覺的場所,你覺得還有哪裡?」

 「如果約好了和我一起去,我告訴學長也可以」

 她提出了交換條件。

 「別提條件了,直接告訴我唄」

 我說了句任性的話語後,“真拿你沒辦法啊”本間說完嘆了口氣,一下子睜大了眼睛。

 「那就是,家裡!」

 「家裡……?那個…………本間,難道你很澀嗎?」

 「唉—」

 本間的臉瞬間變紅了。

 「你,你在問女生什麼呢。我,我才不澀呢。大概」

 「你之前也想調查我的xp」

 「不—是—的—」

 本間肩膀上下晃動著喘著氣,滿臉通紅地大聲否定道。

 「我說的在家裡,指的是悠閒地卿卿我我……之類的……該說是憧憬呢……還是說我想這麼做呢……」

 她似乎越說越沒有自信了,聲音都變小了。

 悠閒地卿卿我我啊……

 和本間一樣,我也想試試。

 不過,我還沒有女朋友呢,也做不到這種事。

 只要是雛形想去的地方,那就是最好的。

 雖然我們說好了比賽達成條件就一塊出去,但在那之前如果我拿到摩托車駕照就好了。

 我突然看到了遠方的杉內和內之倉同學。

 內之倉同學看起來心情很舒暢,而杉內正和她說這說那的,想要掌握領導權。

 我產生了想要努力一下的想法。

 由於她們可能已經離開了,我就給雛形打電話確認一下。但是她沒有接,我就給可能和她在一起的三瀨同學打了電話,她告訴了我地點。

 和想象中的一樣,她好像正和雛形一起坐在噴水廣場的長椅上。

 我帶著休息好了的本間朝那邊走去,發現她們正愉快地聊著天。

 三瀨同學發現我們後揮了揮手,雛形則是隻瞥了我們一眼。

 「終於和你們會和了」

 「我看你們不在,還以為是去廁所了」

 「我和雛形聯繫了吧—」

 雛形撅起了嘴,轉向了別處。

 「我們走散了,就去了附近的鬼屋」

 本間解釋完之後,雛形皺起眉頭傷心地看著我,然後低下了頭。

 「這樣啊。鬼屋怎麼樣?」

 「很輕鬆」

 本間撲哧一笑。

 「學長,你怎麼敢說很輕鬆的啊」

 「果然很嚇人吧」

 三瀨看起來對鬼屋很感興趣。

 「再玩一項別的,然後和杉內他們會和吧」

 決定好之後,我給杉內發了個消息。他立刻回覆ok。

 他那邊還順利嗎。

 我不是在擔心他,不管他順不順利,作為他的朋友而言,他那積極的態度都讓我有些佩服。

 我們商量了一下,決定下一個玩跳樓機。

 是個從高處一下子掉下來的遊樂設施。

 「雛形,我記得你恐高吧」

 「……沒問題」

 在路上,就算我和雛形說話她也愛答不理的。我就快速結束了話題,和三瀨同學聊起了跟她借的的小說。不愧是她推薦的,我才讀了一半就感覺很有意思了。

 「對吧對吧。這是系列作品,等你讀完了,我再借給你下一本」

 「謝謝」

 「不客氣。我很期待你的感想,你肯讀我就開心了」

 三瀨同學害羞地說道。

 從表情來看,她說的應該是真心話。

 於是自然而然地變成了我和三瀨同學並排走,雛形和本間並排走。不過走在後面的兩個人並沒有聊起來。

 「學長不恐高嗎?」

 「一般吧。算不上擅長,但也不害怕」

 “這樣啊”本間很遺憾。

 我們在最後面排隊,等了大約十五分鐘輪到我們了。

 我們按照導航在座位上坐下,我的左邊是三瀨同學,右邊是雛形。

 「雛形,沒問題嗎?」

 「……」

 雛形緊咬著嘴唇,沒有說話。她的眨眼次數莫名地有些多,呼氣也很輕。

 「如果害怕的話,那個……握手嗎?」

 我小聲對右邊說道,三瀨同學應該聽不到,其他乘客應該也聽不到。

 就算在運行的時候握手,其他乘客也不會發現吧。

 「要握……」

 廣播聲響起,跳樓機慢慢往上升。

 視野越來越開闊,遠處的山也能輕鬆看到了。

 我沒有看雛形……或者說只是看不到她,摸索著雛形的手。

 「哇啊—,風景真好—!」

 「我的家可能在那邊」

 本間和三瀨同學看著風景興奮了起來。

 我稍微用力握住了雛形的手,她也握了回來。

 糟糕。手上出汗了……

 早知道就先擦下汗再握了。

 先放開手再握住,難度就太高了。

 「隆之介……」

 「嗯?」

 雛形緊緊地閉著眼睛。

 「如果我死了怎麼辦……我還沒,告白呢……」

 太誇張了吧。

 「沒事的。這是安全放心的遊樂園」

 我激勵著雛形。

 似乎到頂了,停止了上升。

 噗通,噗通,噗通—

 “叮鈴鈴鈴鈴鈴”座位下面的揚聲器中響起了哨聲,廣播響起五秒倒計時。

 「隆,隆之介」

 「怎,怎,怎麼了?」

 「那個……我我我我,我,我—」

 她剛要接著說的時候,景色一下子降了下去。

 「喜——你」

 雛形好像說了什麼。

 然而我沒有時間去考慮,隨著急速下降的同時腰部也在輕飄飄地上浮,全身都被漂浮感包圍了之後,下腹部感到了寒意。

 「嗚呀—!」

 左邊的三瀨同學發出了開心的尖叫聲,雙腳也亂動著。

 「呀—,呀—啊」

 發出了和三瀨同學相似尖叫聲的是本間吧。

 急速下降停止,然後是急速上升,接著是急速下降。

 重複了兩次之後,慢慢下降到最低處停了下來。我把安全槓解鎖,推回上面之後,雛形仍在握著我的手。

 「雛形,結束了哦」

 「啊,嗯……」

 看到她放心了下來,我也把她的安全槓推了上去。

 我們正好還在牽著手,我就把她拉了起來。

 「總感覺,腳步都不穩了……」

 「是啊」

 那個時候她說了什麼呢。

 「雛形,下降的瞬間,你對我說了什麼吧?」

 「…………」

 她皺起了眉頭,似乎在表達“我說過什麼嗎”,過了一會她似乎想起來了,雖然面無表情,但是臉色通紅。

 「……什麼也沒說」

 「不對,你說了。你剛才表情就是想起來了吧」

 雛形大幅度搖了搖頭。

 「沒說」

 「唉唉?」

 是嗎……?是我各方面都到達極限了,所以聽錯了嗎……?

 「啊,小倉他們在那邊等著」

 雛形用沒牽著的那隻手指著跳樓機外面。

 還真是,杉內也在那。

 我突然發現我們的手還緊緊地握在一起。

 我有些不捨地輕輕放開了手。

 「走吧。他們好像等了一會了」

 還會影響下一波乘客。

 我們走出門外時,雛形拉了拉我的袖子。

 「等……等一下」

 「嗯?」

 「待會,我……我想坐……摩天輪」

 我的心臟雖然噗通跳了一下,但她大概不是我想的那個意思吧。

 「應該要坐摩天輪的。我們最後去吧」

 「嗯,雖然是這樣……」

 雛形輕輕搖了搖頭,結束了這個話題。

 話說,高處沒問題嗎。昨晚妄想的時候我把她害怕高處的事忘得一乾二淨。

 「早知道我也做便當了」

 「反正也睡不著,不如做便當—你是這個意思?」

 「嗯」

 花一晚上時間做的便當,份量會相當大吧,我悠閒地這麼思考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