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三.三瀨同學

第二卷  三.三瀨同學  放學後我先回了趟家,然後穿著校服前往打工地點。

 我告訴雛形社團活動結束後我不能和她一起回去了,她雖然露出了些許寂寞的表情,但還是說了句「打工加油吧」然後和我在學校裡告別了。

 我到了打工地點之後,從後門走進去。發現了一個穿我們校服女生的背影。

 「咦,那個校服……」

 她似乎聽到了我的嘀咕聲,聳了下肩膀後快步走進了更衣室。

 ……嘛,有我們學校的學生也正常吧。

 我換衣服的時候看了下貼著的排班表,長相和名字在我腦海中沒有能對的上的人。

 剛才那個人今天不一定是來工作的吧。

 我把女學生的事甩出腦海,看著昨天寫的工作筆記複習起來。

 我的第一目標是不給別人添麻煩。

 我走進廚房後臺,向好幾個無所事事的前輩打招呼「早上好」。

 平常好像十分悠閒,只要來訂單了就會響起“嗶嗶”的電子音,半天都沒響過。

 「早上好」

 三瀨來了。

 「早上好。今天也拜託你了」

 「啊,嗯。請多指教了。今天應該很閒,學習時間可能會比實踐時間更長」

 「這樣啊」

 打工從十七點開始二十二點結束。

 一想到這樣就能掙到幾千日元,我就感覺放學後的空閒時間真是太浪費了。

 「最好做一下筆記—」

 親切而細心的三瀨又把便籤紙和筆遞給了我。

 我仔細看了看,發現三瀨的眉間下面有什麼東西。

 「……三瀨平常戴眼鏡嗎?」

 「欸—」

 三瀨就像被蛇瞪著的青蛙一般僵住不動了。

 「為……為什麼這麼說?」

 「嗯,那個,這裡。鼻子上方,有眼鏡印子」

 三瀨慌忙用手指揉了揉那邊。

 「偶,偶爾,戴著……偶爾而已」

 「哦,這樣啊」

 我思考了一會,從打工開始感到可疑的點突然在我心中連成了線。

 店長說,三瀨和我一樣大,都上高二。

 見到的校服女生。眼鏡。三瀨……

 「三瀨,難道說我們是一個班的嗎?」

 「嗚噫」

 僵住的三瀨又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看來應該是了」

 「不對,不是的」

 她為什麼要用敬語重說一遍?

 我今天好像……見過她。

 她的座位應該離我挺遠的。

 她大概戴著眼鏡。

 因為我們沒有接觸,所以我只是隱約記得班上好像有個叫三瀨的女生。也不知道她和誰關係好。

 ……啊。

 一開始自我介紹的時候,她說「我叫三瀨」,難道是想表達和我同一個班嗎。

 這樣的話,她那奇怪的沉默也可以理解了。而且我明明沒告訴她,她卻知道我打過棒球。

 「如果是的話早點說出來不就好了」

 「別,別對我這種人……說敬語……」

 她那嬌小的身體縮得越來越小。

 「我不是一直用敬語麼。沒法突然改的」

 「被你發現,我在學學學,學校裡,是是是,那種人了……」

 三瀨同學快要哭出來了。

 「不用隱瞞也可以的」

 「要隱瞞的……因為我是個孤獨的陰角……」

 怪不得我不知道她和誰關係好。

 「你在學校和在打工地點的性格不同,是因為中二病或者虛擬人格嗎?」

 我直率地詢問道,

 「不是的」

 她也直率地否定了。不是這樣嗎。

 「只不過,暴露了打工地點感覺會很害羞的……」

 「啊,所以你才不戴眼鏡嗎?很不方便吧」

 「我戴著隱形眼鏡,沒問題的」

 為了防止暴露身份,都做到這種地步了嗎?

 「殿村同學,什麼時候能不用敬語呢……?」

 三瀨同學困惑地垂下了眉梢。

 就算露出這種表情,我也會困擾的啊。

 「那個,對前輩要用敬語的。就算同樣大,也不能對前輩不用敬語」

 「棒球部的壞習慣出來了~」

 雖然我覺得不是壞習慣,但對三瀨同學來說好像非常不合適。

 「三瀨同學。麻煩你教我了」

 「好窩……」

 她是想說“好的”吧,但她的嘴角軟塌塌的,就變成了奇怪的聲音。

 和上次一樣,要學習的好像是記住菜單以及做法。

 三瀨同學猜得沒錯,店裡的空位很明顯,將近一半時間都閒得沒事幹。

 就算是空閒時間,也是能掙錢的空閒時間,一想到這我就感覺賺了。

 有了十分鐘的休息時間,我和三瀨同學一起在休息室的摺疊椅上坐下。

 「看上去記了不少呢」

 「不知道實踐怎麼樣就是了」

 她教給我的東西記了好幾張便籤紙。

 「那個,三瀨同學,我覺得比起戴眼鏡,你這個樣子更好」

 「欸,為什麼」

 「因為,三瀨同學這種不是漫畫裡常有的情節嗎」

 「什,什,什,這是什麼意思……?」

 「摘下眼鏡就是美少女」

 「嗚欸」

 三瀨同學似乎有一吃驚就發出怪聲音的習慣。

 「完,完全不是!完全完全完全不是!愧不敢當……」

 「至少我覺得現在這樣更好」

 如果本人討厭的話,我也不打算強迫她。

 而且我的感覺不一定正確。

 “怎麼會,怎麼會”三瀨同學在椅子上縮得越來越小。

 「在班裡發生了什麼還請告訴我。如果有我能做到的我都會做的」

 「出現了,棒球部前輩至上主義這個壞習慣~」

 這句話似乎讓她更困擾了。

 「那個,要保密哦,保密。我在這裡工作的事」

 「啊。也是啊」

 因此她才要改變樣子(?)吧。這樣啊。怪不得她明明是女生卻不在大廳工作,原來和我有一樣的原因。

 “知道了”我回了一句。

 「殿村同學不想在學校裡和孤獨的陰角扯上關係吧……?」

 三瀨同學突然飛快地說出了消極話語。

 「欸,沒有這回事的」

 「因為,與總是和你在一起的雛形同學還有杉內同學相比,我就是個小個子……」

 小個子。好久沒聽過這種說法了。

 三瀨同學戳起了放在桌子上的手機。

 「啊,你是說班級裡階級的話題嗎?」

 她緩緩點了點頭。

 「雖然殿村同學已經退出了,但當過棒球部的主投手,閃耀著光芒。雛形同學長得又瘦又高,冷酷而美麗,社團活動也很努力……和你們相比……」

 雖然說無所謂,但她沒有提及完全沒有優點的杉內。

 「教室的角落是我的固定位置,沒有打工的日子我就直接回家,看漫畫和小說傻笑而已……作為人類的等級已經和你們有差距了……」

 三瀨同學釋放出的陰角氣場都快要長蘑菇了。

 「我覺得沒什麼好自卑的。我喜歡棒球,雛形喜歡籃球,三瀨同學喜歡讀漫畫和小說,只是喜好不同而已吧」

 “叮、嗡、叮、嗡”反覆鎖屏和解鎖的三瀨同學停下了動作。

 「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我不是在安慰你。我一年也讀不完一本小說。沒法集中注意力,所以完全讀不下去。我的理解能力也不行。就像三瀨同學不擅長打棒球一樣」

 我說出自虐般的話語後,她釋放的陰角氣場逐漸消散了。

 「如果換個班級我也很快就會被孤立。之前也發生過好幾次。今年只是遇到了能說上話的杉內和雛形在而已,碰巧班級分的好」

 我交友的對象很有限,所以朋友的數量一隻手都能數過來。

 「這樣啊」

 「就是這樣。大家都意外地對別人沒有興趣的,所以說,孤獨一人的話就堂堂正正的孤獨好了。不需要勉強交朋友」

 我把基於經驗想到的事情說出來之後,三瀨同學露出了滿面的笑容。

 「欸嘿。謝謝你,殿村同學」

 「不,沒什麼。不敢當」

 我雖然不知道她在謝我什麼,但我習慣性的把對前輩說的話脫口而出了。

 休息時間結束後,還剩一個多小時,我和其他前輩閒聊了一會,結束了今天的打工。

 ……“這樣帶薪摸魚真的好嗎”我也有過這種想法。

 剛到下班時間,我正想向三瀨同學搭話的時候,已經找不到她的身影了,我離開廚房的時候遇到了已經換好衣服的三瀨同學。

 「辛苦了」

 「嗯,嗯。在,在學校裡,也對我用敬語……嗎?」

 「是的」

 「唔哇。就算你露出理所當然的表情這麼說……」

 她好像感到非常為難。

 「不用敬語就好」

 「嗯,我會盡量努力的」

 「嗯……你能這麼做就幫大忙了。因為在學校裡我們是同學」

 「我知道了」

 嘛,如果不發生什麼,我和她也沒有接觸吧。

 「學校見」

 我說完這句話,三瀨同學展顏一笑。

 「嗯。再見」

 說完,她邁著輕快的步伐打開了後門。

 我和三瀨同學確實是同班同學。

 雖然我至今為止都沒有關注過,但座次表上確實有個叫「三瀨忍」的女生。

 三瀨同學的座位在我的對角線上,我就算不刻意避開她,也沒有和她接觸的機會。

 我之所以對她的臉印象模糊,是因為她眼鏡的存在感太強了吧。

 她的眼鏡很適合她,就像是她臉的一部分一樣。

 早上我到的時候她已經在座位上了,她沒有和別人交談,而是看著文庫本或者玩手機。課間休息以及午休時間都是這樣。

 她自稱孤獨的陰角,好像並不誇張。

 「你在看什麼呢?」

 午休時。我往旁邊看似乎引起了雛形的好奇心,她問我正在往哪看。

 「啊,沒事。沒有看什麼」

 「……哦」

 我的回答似乎讓雛形感到很無趣,她撅起了嘴。

 「那邊的三瀨同學,你對她有了解嗎?」

 「sān lài tóng xué……?」

 雛形驚訝地眨了眨眼,看向我指的地方。

 「哦,三瀨同學啊。她總是一個人」

 她的單獨行動好像不只是今天。

 「三瀨同學怎麼了?」

 「嗯~」

 我雖然想說她是我打工地點的前輩,但我想到不能暴露了打工地點。

 「我只是在想她一個人都幹什麼呢」

 「去年我也和她一個班,她好像幾乎沒有朋友」

 雛形的語氣很平淡,沒有在憐憫她的感覺。

 因為有人刻意不交朋友,所以班級裡的人都不和莫名奇怪的人扯上關係。

 我看到三瀨同學正在準備下節課的東西,她在桌洞裡找了找,又在書包裡找了找。

 但是,她好像沒找到想要的東西,顯而易見地慌張了起來。

 她戰戰兢兢地朝我轉過頭。

 啊,對上視線了。

 她似乎想表達什麼,但又往前轉了過去。然後,又朝這邊轉了過來。

 她最終下定決心一般站了起來,來到我的旁邊。

 雛形驚訝地瞪圓了眼睛。

 「殿…………殿,村,同學……」

 「啊,我在……不對—有事嗎?」

 「我忘了帶下節課的筆記本。輪到我回答作業上的問題了,但是我沒帶筆記本所以不知道答案,能能能能,給我看看看看,嗎?」

 三瀨同學飛快地告訴了我自己的情況。

 「對,對不起,午午午休時間打,打擾你」

 她顯得非常慌張。

 和打工時沉著的她都不像同一個人了。

 就算在學校裡和她接觸過,也不知道她打工時的樣子—差距就是那麼大。

 「好的……好啊」

 「隆……殿村君,你寫作業了嗎?」

 雛形問了個樸素的問題。

 「……」

 嗯……沒做。筆記本老幹淨了。

 「對不起,三瀨同學。我,沒做……」

 就像在責備進入後輩模式的我一般,三瀨同學一邊輕輕搖頭一邊說“不對不對”。

 「啊,那個。我沒做作業……雛形,你做了嗎?」

 「嗯。姑且做了。三瀨同學,輪到你被提問了?」

 「對,是的」

 她為什麼對雛形用敬語啊。

 不知道是她低頭的原因,還是我對她印象的原因,我看不到她鏡片後面的眼鏡,她的眼鏡覆蓋了臉的四分之一。

 「……抄我的可以嗎?不過不知道對不對」

 「可,可可可,可可,可以嗎。讓我這種人抄……」

 「嗯。如果你同意的話」

 說完,雛形從抽屜裡拿出筆記本,遞給三瀨同學。

 「非,非常,感謝……」

 三瀨同學該說是很謙遜呢,還是什麼呢,說得難聽點就是她的舉動有些可疑。

 「我覺得比抄殿村君的好一些」

 「喂,別若無其事地diss我一句啊」

 我的正確率也是有20%的。

 「我馬上就抄完還給你」

 “噠噠噠”,她小跑著回到了座位,抄起了雛形的筆記本。

 「為什麼她要找隆之介……」

 雛形懷疑般地皺起了眉頭。

 因為她唯一有接觸的、能搭話的只有我了吧。感覺她是實在迫不得已了才來找我的。

 如果不是確定上課會被點名,她可能就不會找我搭話了。

 三瀨同學雖然說過打工的事要保密,但對雛形說也沒問題吧。

 雛形又不會嘲笑她。

 「實際上,三瀨同學……」

 我把三瀨同學打工時的事告訴了雛形。

 「前輩?你打工的時候受她照顧了?」

 「嗯。我到昨天為止完全沒有發現。三瀨同學打工的時候不是這個樣子」

 打工時她完全沒有陰角的氣場。也有可能是穿著廚師服所以感覺不到。

 「前輩……」

 “呣—”雛形眯起了眼睛,顯得有些不滿。

 「也就是說,你們打工的時候在一起?」

 「嗯,是的。她負責教我」

 「呣」

 雛形鼓起了臉,但由於託著腮所以又癟了下去。

 「回去的時候,你送她到家嗎?」

 「不送的」

 我又不知道她住在哪裡。

 「這樣啊」

 她陰沉的表情一下子放晴了。

 雛形用一副很懂的表情窺探著我。

 「隆之介是個忠犬boy,不會把前輩的職權騷擾當做騷擾,我很擔心」

 忠犬boy……

 「她不會職權騷擾的。你知道她不是那種性格吧」

 “確實”,雛形理解了。

 話說,她在擔心我打工的時候有沒有吃苦頭嗎……?

 「謝謝你擔心我」

 「……沒什麼」

 雛形低著頭搖了搖頭時,她的黑髮也隨之搖動,洗髮水清爽的香味飄了過來。

 三瀨同學好像已經抄完筆記了。

 她往這邊瞥了一眼,想要過來又放棄了,又想要過來,又放棄了。

 「光的氣場太強,我無法再靠近了……」

 她說了句意義不明的話語。

 雛形注意到了不知如何是好的三瀨同學之後,主動去拿了筆記本,三瀨同學則是不斷地鞠著躬。

四.想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