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決心

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決心   「好險……!」

 要是被問到是什麼好險的話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但總之就是好險。

 我不知多少次萌生了想緊緊抱住愛沙的衝動……。這大概是我人生中調動大腦理性最頻繁的一天……。

 即使這已經是第二天,我還是久久不能平靜。

 都怪這個,我今天一整天都沒什麼心思做其他事,在床上滾了一整天。

 現在窗外已經開始變暗了。

 「他們現在估計在抱怨『你們都去那種地方了……』吧」

 我有些不敢點亮我的手機屏幕。

 今天一整天我都迷迷糊糊的。

 愛美和曉人已經知道了昨天發生的事情,我不知道我會被他們怎麼說。

 不對,正是因為我明白了他們會說些什麼,所以我才不想聽。這個事情也已經被愛美知道了,總覺得我很容易就能想象得到在跟她聯繫後她會說些什麼。

 「那可是在屋頂哦……?而且還在花火大會那一天!」

 那可是一次已經不能奢求太多的絕好時機。

 「要是橫豎都得上的話,那早知道我那一天就一鼓作氣衝了……」

 我認為今後,無論怎樣,都不會有這麼好的機會了。

 「只是啊……」

 另一方面,雖說像是找藉口,我覺得確實不該就這個樣子告白。

 之後關係絕對會變僵。

 雖然我也說不出個什麼所以然,但若是僅憑著氣勢告白,我看不見將來能和她順利交往下去的未來。

 「更甚的是,若不是愛美的助攻,我不覺得我能和她相談甚歡……」

 這話說出來雖然有些丟人,我覺得愛沙多半也是這麼想的吧。

 雖然經過一個暑假的相處,愛沙和我的關係變得看起來相當融洽,但若就保持這樣直到開學的話,我想基本上,愛沙又會回到那個冷冰冰的表情了吧。

 「嗚嗚……」

 想到這裡胃開始痛了。

 但在和她一起度過了一個暑假之後,我終於察覺到了。

 「那個表情,並不是討厭我的意思。」

 至於她的表情為什麼會變成那個樣子,我還有點不太清楚。但這個表情並不是討厭我然後遷怒於我的意思,在這個暑假已經被充分地證實了。

 現在這個暑假已經處於尾聲了。

 「本來花火大會已經是我最後的機會了,也是啊……」

 在這個暑假僅剩的一段時日裡,已經沒有愛美家庭教師的安排了,直到開學之前,就連和愛沙見面的預定,也沒有了。

 可是……也不是完全沒有時間。

 「好好加把勁吧……」

 我的手顫抖著,給愛沙發出了消息。

 『現在星星很漂亮,要出來看看嗎?』

 連我自己都覺得……怎麼說呢,多少得做點什麼了,不過雖然這樣,這條消息可是我自己下定決心的結果,起碼這點我自己也能這麼認為。

 沒有愛美的幫助我能和她交流嗎?在這之後氣氛會變得尷尬嗎?透過這些不安,連我都驚訝於我這已經抑制不住的感情。

 那一天的愛沙就是那麼的有魅力,讓我萌生出了不想把她讓給任何人的想法。

 開學之後,即使我不願意,我最終還是會感受到我和愛沙之間的差距。即使我知道她不是會在意這種事情的人,但我還是想在此時此刻,多少做些什麼。

 『嗯!好!稍微等我一下。』

 幸運的是,愛沙的回信馬上就來了。

 「太好了。」

 這下一來暫時沒有什麼回信的話,我該做些什麼打發時間好呢。

 『我要稍微準備一下,等我三十分鐘。』

 『我知道了,快到時間了我來接你。』

 『嗯!』

 確實啊。

 還得做一些準備啊。

 「在這期間,我也做做心理準備吧……」

 ◇

 「讓你久等了。」

 愛沙衣妝楚楚地走了出來。明明她被我在這個時間突然叫出來,無論是頭髮還是著裝卻都整理地非常漂亮。

 「沒有,突然叫你出來真不好意思。」

 「沒關係」

 在我等候期間我對手機來信加以確認。

 愛美髮來的信息變成了這樣。

 《該信息已被刪除。》

 《加油!》

 好像是給我發了一堆關於昨天事情的東西,我對此只回復了一句「感謝」。

 今天我要從愛美的幫助中獨立出來。

 「我們去哪?」

 「啊—……」

 連我自己都覺得我成事不足……。

 看見電視上播放星星很漂亮,流星雨怎麼怎麼樣的消息,腦子一熱把她邀請出來,卻什麼安排也沒做。

 再怎麼說,像昨天學校那樣絕佳的場所已經沒有了。

 愛沙看著我的這幅醜態,並沒有表現出討厭的樣子,不知為何笑了起來。

 「呼呼。那麼,我們就隨便走走吧。」

 「哦哦」

 愛沙在前面領走著,散步開始了。

 我們暫時沉默著,沿著路燈照亮的小路走過。

 雖然天氣還很悶熱,但夜風的陣陣吹拂讓我感到相當舒適。現在正是秋蟲始鳴之時。

 「謝謝你呢。」

 愛沙突然張口說到。

 「好突然啊。」

 他沒有接下我的話茬,而是笑著繼續這麼說道:

 「整個暑假,我過得很開心。」

 「是嗎……」

 她能這麼想的話那真是太好了,我這麼想著。

 「康貴呢?」

 「很開心,真的很開心。」

 「那太好了。」

 我們之間像是一種為了想起各種事情,從而邊走邊瘋狂組織語言一樣的感覺。

 生硬歸生硬,但這樣一來我總覺得心裡好受了許多。

 「明年要是也能一起玩就好了呢,而且愛美也會挺高興。」

 「是啊。」

 「雖說明年可能會因為應試很累就是了。」

 「啊—……是啊」

 總覺得愛沙她一定會取得相當出色的結果吧,而我還在迷茫暑假要不要一過就專心致志於升學考試呢。

 「這次也來噹噹我的家庭教師吧。」

 「反過來了吧。」

 比自己成績好的人要怎麼教啊……。

 「呼呼」

 愛沙柔和地笑著,又開始了領走。

 或許是最近散步的時候我們一直都手牽著手的緣故吧,對不知不覺之間拉開的距離反而感到了違和感。

 我應該是為了消弭這段距離才叫她出來的啊……。我想著「必須得加把勁了」以重振精神,然後愛沙遙望星空,緩緩說道:

 「真的很開心啊,真的……」

 「野營也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啊。」

 「那個!是不是還想再來一次?還有攀巖?」

 「啊啊,這附近就有可以攀巖的場所啊。」

 「是嗎?」

 運動雖然不是愛沙的拿手好戲,但也說不上討厭運動啊。不如說被愛美拉著到處玩,在運動方面相應的要比其他女孩子積極一些。

 只是一跟愛美在一起,她的光芒就被愛美覆蓋掉了而已。

 「我記著愛沙游泳也相當擅長啊。」

 「嗚……那時候穿著泳衣怪羞恥的……」

 希望愛沙不要突然臉紅,這讓我也想起了各種東西。

 或許是愛沙這幅態度的原因吧,我也想起了奇怪的東西。

 「泳衣的那個時候啊——」

 「這個別說!忘了它吧!」

 「啊啊……」

 愛沙呼扇著上下揮動著手,即便如此臉還是變得通紅,真是可愛。

 是說我不小心看見她換衣服的那次吧,或者是說溫泉那次的……。

 「呼呼。無論是野外燒烤那次和大家一起玩的那次,還是愛美一起外出的那次,我都非常開心啊。」

 「畢竟曾說你平時是不出門的啊。」

 「嗯……因為康貴去了,所以我也去了。」

 我被她這一句話整的小鹿亂撞。

 我們之後沿著兒時常走的那條小路,繼續這樣東談西談著。

 「我說,康貴。」

 愛沙突然止步,然後回頭。

 「嗯?」

 愛沙止步的地方,是我們以前經常去玩的公園。

 「我們在這裡曾經做下的約定,你還記得嗎?」

 「在這裡的……已經多到不知道具體是哪一個就是了啊。」

 「呼呼……大概是這樣的呢。」

 我們真的幾乎每天都在一起,正是因為如此,才會有各種多到數不清的對話。

 不過,考慮到自昨天之後才過了一天,加上在這個地點,答案便呼之欲出了。

 「想起來了嗎?」

 「我一直都記在心裡哦。」

 ──等我們長大了就結婚,然後一直在一起吧!

 「我呢,想著要是明年,不,是直到更遠的未來,我們都能這個樣子度過每一天的話,那該有多好啊。」

 愛沙的臉被公園的路燈所照耀著。

 她正移開著視線,光線也已經暗到連她的臉都看不太清了。

 即使這樣我也明白,愛沙是紅著臉擠出這句話的。

 愛沙像是要移開表情似的,把視線投向遙遠的夜空。

 我也跟隨著她向著夜空看去。

 這是個群星燦爛的晚上。

 「啊!」

 「出現了啊。」

 流星雨這種東西可是不容小覷的啊。

 「我們那個時候想要願望成真,一起盯著流星從頭到尾一直看呢,你還記得嗎?」

 「就是愛美之後感冒了的那一次吧……」

 「結果以此開始我們全員都感冒了呢。」

 好懷念啊……。

 我們那時候以為不用在心裡默唸三遍只是看著願望也能成真呢。

 即便是現在,我光是看見流星,也意外地會將其作為一種吉兆理解。大概是事出於這段美好回憶吧。

 然後另外,愛沙似乎也同樣如此。

 「你知道我剛剛許了什麼願嗎?」

 愛沙眼睛朝上看向我,然後向我問道。

 「來點提示?」

 「……和康貴有關的事情。」

 隻言片語之後,愛沙再次紅著臉看向別處。

 「雖然我也不清楚,不過我有一個猜測……要真是這樣的話就好了」

 「說說看。」

 「希望那個約定可以實現……嗎?」

 我能感覺得到,這次連我都臉紅了。

 移開視線看向別處的愛沙,臉變得更紅了,然後輕輕低著頭向我回答。

 「嗯……所以說——」

 「等一下!」

 「欸?」

 我認為接下來的步驟必須由我完成。

 「我的願望也一樣,覺得明年也能在一起就好了……那個約定也是,要是能實現的話該有多好啊……」

 或許是一直沒牽上手的反作用吧,亦或是自昨天以來的忍耐到達極限了吧,等我注意到的時候,我已經把愛沙緊緊地抱在了懷裡。

 「嗯……」

 「在暑假,我們終於得以再次一起到處遊玩,我大概要比愛沙想象中,更加享受這個暑假。」

 「呼呼……是嗎?」

 愛沙在咫尺之間笑著的樣子是那麼的讓我心動。

 「我大概,一直,喜歡著愛沙。」

 「……」

 只是我以「我和愛沙之間產生了隔閡」,「感覺愛沙走得越來越遠」為由,單方面死了這條心而已。

 現在回想起來,我真的是,沒有一天不被她吸引著。

 「我也是!一直喜歡著……」

 也有一部分是因為我那個事遂心願猜測吧。

 即使是那個杏眼圓瞪的表情,現在看來怎麼說呢……只剩下了惹人憐愛的感覺。

 明明看起來那麼可怕啊……。

 那大抵是因為我喜歡著愛沙,於是這種「萬一這個表情是惡意的話」的想法,便被我更加不安地顯露出來了。

 「愛沙」

 「嗯」

 「我喜歡你!」

 「……嗯」

 愛沙將臉緊緊地貼在了我的肩前,然後做出了回答。

 「我也是,一直……喜歡著康貴。」

 像是祝福一般,再一次,一道閃亮的流星在空中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