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三話 Everyone lies. And it’s the truth[注1]

第一卷 上  第三話 Everyone lies. And it’s the truth[注1]   修圖:巨大橘子

 翻譯:八重木綿樹、南條家のネコ、榎本滄翼、卜又卜、巨大橘子、星喵醬

 校對:jack2002s

 據說,大部分的生物一生中所能活動的範圍都非常狹小。

 昆蟲的活動範圍尤其逼仄,這是因為蟲子不僅短壽,而且還有幾乎一輩子都在土壤中一動不動地度過的種類。

 儘管如此,它們也會對自己一生都只能窩在這麼狹窄的範圍內感到不滿嗎。

 也會想要去見識更加廣闊的世界嗎。

 大概,才不會去想這些事。

 頭上頂著盛夏的太陽。

 已經八月了。

 我們來到了位於觀音寺市豐濱町的一之宮公園海水浴場。

 一之宮公園還設有野營場地,一年當中會有很多訪客。不過在現在這個時期,最熱鬧的還要數海水浴場了。在沙灘上能看到打著大遮陽傘的情侶和在海里划著充氣小艇嬉鬧著的親子。

 “太奇怪了!!身體不僅完全沒法往前移動,甚至還在不斷下沉!人類的身體難道還不能夠漂起來嗎!”

 身著泳裝的莉莉從海里爬了上來,怒氣衝衝地說道。

 “那才怪吧……你以前在學校上游泳課都是怎麼過來的啊?”

 “用上浮板的話能遊個十米。然後自由泳的話能遊大概三米哦!”

 “三米那根本不叫游泳。”

 哪怕在沉底的時候使勁用手拍水,大概也能劃出三米遠吧……

 莉莉是真的在運動方面完全不行啊。

 “明白了,我來教你游泳吧。首先把頭浸入水中,然後儘量使身體和水面相平。你就是因為做不到才會沉下去的。”

 “唔唔……我覺得自己有在好好遊啊……”

 我也走進水裡,用手調整起她的泳姿。僅僅這樣莉莉就能游出十米遠了。

 “鐵杵磨成針!只要這樣堅持練習下去的話,就可以達成目標了吧,柚木君。”

 “雖說我覺得大概要遊個十米的上千倍遠才行。”

 “……沒、沒問題沒問題!肯定行!”

 莉莉眺望著水平線,強迫自己打起精神來。

 事情還要從七月的最後一天說起——

 我和莉莉來到了觀音寺市內的連鎖漢堡店。從暑假開始,我幾乎每天都在陪莉莉進行勇者部的活動。有時是為了跨越牆壁而進行調查和實驗,有時是調查西曆時代的活動。平時我們都在烏冬店集合,但這一天少見的有點不一樣。

 莉莉開口道。

 “偶爾就會很想吃漢堡啊。這一定是因為我身體中流淌著的母親的血在渴求著美國的Soul Food啊。”

 她這麼說。

 雖然不知道漢堡究竟是不是美國的Soul Food,不過哪怕沒有流著美國的血,這種快餐也會讓人情不自禁地想偶爾嘗一嘗。

 再者,今天是一起來做暑假的作業的,比起烏冬店來說,接近家庭餐廳感覺的漢堡店更合適吧。

 用漢堡把肚子填飽之後,我們把習題集和參考書放到桌子上,暫時面對面坐好。

 莉莉毫不猶豫,唰唰地寫著題目,不僅如此,當我為了難題而冥思苦想的時候,她也會準確地指出要點,引導我得出正確的答案。

 “莉莉……莫非你很擅長學習嗎?”

 “是吧,我覺得是還算可以的。好歹我還拿過香川縣統一模考的全縣第二名啊。”

 莉莉毫不引以為傲地說,就像在討論天氣一般。

 “……沒騙我吧。”

 “真的啊。”

 莉莉依舊平淡地回答道。

 也就是說,這傢伙是縣內頂尖的天才嗎……!?

 “抱歉把你當做傻子看,莉莉。”

 “你把我當傻瓜看的嗎!?這也太沒禮貌了吧……”

 畢竟是宣揚奇怪的陰謀論,在學校裡散播傳單被老師抓住的她,不讓人這麼想才怪吧。

 “考試的成績也不能幫我跨過那道牆,無所謂的。”

 莉莉無聊地說道。

 我和莉莉真的是在哪個方面都是相反的。體格自不必說,我擅長運動,卻不擅長學習;而反過來莉莉是個運動廢,成績卻很優秀。

 “那麼,學校的學習就到此為止吧!該開始勇者部的活動了。”

 莉莉開始把習題集和參考書扔進書包裡。

 “也行,多虧了莉莉,作業的進展不錯……那麼今天要做什麼?”

 “哼哼,這不是很主動嘛,柚木君!看來你終於要成為我部的一員了——”

 “沒那回事。”

 “電光石火般的即答……真是的,要是這麼固執地藏起本心的話,遲早會失去重要的東西的哦。”

 “這可不是固執啊,還有不要用那種有點裝酷的方式說話。”

 我隔著桌子向莉莉的頭伸出手一頓亂搓。

 莉莉打算還擊而向我也伸出手,但坐高差距過大,能夠到的範圍很短,碰不到我的頭。她不甘心地看著我。

 “嗚……!算了隨你吧。比起那個,為了跨越牆壁,我今天想出了新的手段。”

 “你要幹什麼?”

 “從牆壁中穿過去!”

 “……認真的嗎你。”

 “這可不是荒唐無稽之言!從這本書上記載的內容來看……”

 莉莉從書包裡取出一本書,開始翻了起來。書的標題是《神世紀異考錄》,封面上的出版社聞所未聞。

 莉莉翻著書找她想的那頁時,我用手機搜索了一下那個出版社的名字。果然,這出版社盡出些記載可疑的超自然話題和陰謀論的書。

 似乎是終於找到了想找的那頁,莉莉停下了手。

 “這裡。這本書寫的是對神世紀初期各種各樣謎團的研究。牆壁形成之後並沒有使四國周邊的海域發生巨大變化,關於這個的原因書上寫了幾種假說。其中之一……雖然牆壁是植物狀的組織高密度纏繞交織形成的,但在海里和海面附近的密度非常低,水和魚都能毫無阻礙地通過!所以即使牆壁形成了,也沒有對海流和水中的生態系統產生影響。如果這個說法是正確的,只要游過去應該就能穿過牆壁了!”

 據說,被牆壁封鎖後的四國,是得到了擁有神明般力量的樹木“神樹”的保佑,才保持了與牆壁形成前相同的環境。四國的海相比牆壁形成前也基本上沒有變化,一般認為也是由於神樹的保佑。我也因為從出生起就被這樣教導,沒有特別懷疑過。

 但是,莉莉認為不存在什麼神樹的保佑。

 如果神樹的保佑不存在,那麼肯定有別的合理原因讓環境得以不變。

 …………總覺得最近,我也被莉莉的陰謀論思想感染了啊。

 “姑且不論能不能穿過牆壁,能靠游泳橫渡大海嗎?”

 “西曆時代,在叫做英國的國家,似乎有過一項游泳競賽,需要橫渡被稱為多佛海峽的海域。[注2]這個比賽需要遊68 km,游完全程的人似乎有很多哦。”

 “……莉莉能遊多遠?”

 “…………我正要開始練習啦!”

 這次似乎也不能期待越過牆壁了。

 ——如此這般,我和莉莉來到了海水浴場,進行遊泳的練習。

 開始練習幾小時後,莉莉的游泳技術稍微進步了一些。

 “哈……哈……今天一天下來,我好像變得很能遊了哦……”

 “如果是跟一開始幾乎完全不會游泳的樣子比,確實是很能遊了。”

 “是吧!是吧!”

 莉莉得意洋洋地挺起胸。

 “好。也快要傍晚了,來試試看能遊多遠了吧。說不定能就這樣一直游到牆壁那邊呢!”

 “你的那種自信是哪兒來的……?最好別勉強哦,腿可能會抽筋的。”

 “這種擔心就叫作杞人憂天。我去了!”

 莉莉躍入海中。

 然而,剛前進了幾米的樣子,她就嘩啦嘩啦地鬧騰起來。

 “腿……抽筋了……!”

 “十秒都堅持不了嗎!?”

 我急忙跳進海里。

 把差點淹死的莉莉救起來,拉到岸邊,讓她平躺在遮陽傘底下。

 “抽筋的那條腿好痛……今天大概沒法再遊了……”

 “僅僅練習一天就想能遊幾千米是不可能的哦。不經過多年的訓練是絕對做不到的。”

 “是嗎……確實啊……”

 莉莉就這麼仰躺在遮陽傘下,嘆了口氣。

 水平線的那邊——在水天相接之處能看見牆壁。牆壁附近的天空被染上了黃昏的赤色。周圍來海水浴的人們也一個接一個地開始準備回去。

 “哈……我們今天也到此為止,回去吧?”

 莉莉爬了起來。腿還是很疼的樣子,不過好像能走了。

 我們在更衣室換掉泳衣,離開了海邊。

 回去時會經過公園裡一個叫“DREAM TOWER”的紀念建築。[注3]

 那個建築上有個跟婚禮會場中的鈴鐺一樣的東西,據說情侶一起敲響它就會得到幸福。也有男女往那邊去。

 紀念建築的旁邊有個跟神社裡掛繪馬的地方相似的,用來掛寫著戀人們名字的鎖頭的裝置。不經意看了看,不光有寫著情侶名字的,還有幾個寫著願望的鎖頭。

 願望。

 莉莉的話,會毫不猶豫地許願越過牆壁去看看四國之外吧。

 我的話……

 “柚木君,是對那個鎖頭的靈驗有興趣嗎?是的話,去買個鎖來,寫上名字——”

 “停一停。再說,我的名字太顯眼了,我不想用自己的名字去引人注目。”

 “啊……這樣啊。”

 莉莉露出有點悲傷的表情。

 我轉過身,迅速離開了那個地方。

 莉莉慌慌張張地追上來,跟我並排走著。

 “柚木君為什麼那麼討厭自己的名字呢?”

 “你對自己的名字沒什麼想法嗎?”

 “我很喜歡從母親的名字中得到的利連索爾這個名字,關於友奈倒是沒什麼特別的想法啦。只不過是和名人重名而已吧?”

 “……我,很久以前也是這麼想的。”

 我們出了一之宮公園,往豐濱站走去。

 “小學的時候,我參加過女子少兒籃球隊。[注4]我那個時候就很高了,自認是隊伍的核心。雖然現在也還是孩子,那個時候的我更加孩子氣,視野狹隘又傲慢。只不過是在小小的少兒籃球隊裡表現活躍,就自以為擁有特別的力量。”

 身邊的人也對我讚賞有加。只要參加跟其它隊伍的比賽,我就會受到對手和觀眾的關注。

 贏得比賽的時候,也接受過當地免費報紙的採訪。

 “但是,有一天,我們隊參加了四國大賽。結果很悽慘。第一場就輸了。輸掉的比賽幾乎沒有任何閃光點,是一面倒的敗仗。比我能力高得多的選手們把井底之蛙的我蹂躪得體無完膚。我醒悟了,自己並不是特別的人。那時候,有個來為比賽對手加油的人看著我這麼說……意外地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嘛。”

 “誰敢這麼說,我幫你去揍他!”

 “你打起來估計不痛不癢的,還是算了吧。”

 我摸著莉莉垂下的腦袋。

 “不過那時候我是這麼想的。雖然在我住的那塊兒我很強,但是放眼整個四國的話我確實還算不上頂尖。這一點從那次比賽的結果就看得很明白了。但是對於其他地方的人來說,他們應該早已對我的實力有了解,並從一開始就知道我不過如此的。他們應該知道我不過是井底之蛙。那又為什麼會感到意外呢?為什麼沒有從最開始就客觀地判斷出我的實力呢?從那以後我就一直在用我這個笨腦瓜子想這件事。後來我終於想通了。他們之所以對我的實力有誤判,是因為我的名字叫‘友奈’。他們所關注的不是我的實力,而是名為友奈的孩子。只是因為我叫友奈,所以大家對我有了過高的期待罷了。注意到這一點之後,我羞愧地甚至都不想外出。學校那邊我也請了好幾天假。”

 即使到現在,一想起那時的事,我還是不由得想抱住腦袋大叫。

 “我深信友奈之名的力量就是我的力量,在讚譽中迷失了自己……真是羞恥又後悔。不是友奈的我,並沒有特別的能力,不過是個傻大個罷了。我覺得自身的存在是醜陋的,即使現在我依然這麼想。”

 說話間,我們走到了豐濱小小的車站。

 “柚木,稍微蹲下來點。”

 “為什麼啊?”

 “好了快點!”

 我稍稍蹲下身,莉莉抱住了我的頭。

 我能聽見莉莉的心跳。咚、咚。

 “這樣就能放鬆下來了吧。”

 我什麼也沒說,只是這樣被她抱著。

 “媽媽還在的時候,如果我哭了或者是生氣了,她也經常這樣抱著我。”

 傍晚的豐濱站只有我們兩人。還好,那現在這樣羞恥的場面不會被別人看到了。

 “…………我真是個白痴。居然會跟你這個笨蛋說這些事……”

 莉莉沒有說話,只是這樣抱著我。

 “……我好像稍微理解一些和你在一起的理由了。你是笨蛋,我是白痴,這肯定就是所謂的物以類聚吧。”

 “沒錯,我們就是白痴同伴、笨蛋同伴。”

 莉莉以一種很輕鬆的語氣說道。

 “……我一直都想要力量,想讓自己無愧於友奈之名,想即使因為這個名字背上了過高的評價,也能自信地說出我能做到……但不管怎麼想,我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能力。”

 獨立的能力,掙錢的能力,別人所沒有的能力。

 其實不管什麼樣的能力都好,只要是能讓自己不以自己為恥,能挺直腰桿活下去的,能託付自己內心的東西就好。

 “我相信柚木你肯定是有能力的。而且,不管你有沒有能力,不管你叫什麼,不管你是誰,我都一直會站在你這邊。”

 “……謝謝你。”

 “嗯。”

 莉莉微笑著放開了我。

 “柚木君,聽了你的話,我又覺得我必須得去牆的外面了。”

 “……為什麼?”

 “像你這樣的人才更應該出去看看。”

 “我?”

 “從古至今,人類都是通過擴展自己的生活圈來取得進步的。古時候,人們一生都只在自己的村子周圍度過。後來,隨著交通發展,人能夠去到更遠的地方。到了西曆時代,通過叫做新幹線的高速鐵路以及空中的飛機,人們能夠在一天之內從日本的一端抵達數千公里外的另一端。人類還能通過飛機飛往外國,通過火箭飛向太空。通過這樣擴大自己的生活圈,人類得到了可能性。”

 “可能性……?”

 “西曆時代——人類能夠自由往返於各地,曾有過很多隻在四國無法實現的生活方式。去到‘東京’、‘紐約’這種現在的四國中不存在的大都市,就有可能找到在四國見不到的工作,發現不同的生活方式。就算是去了外國尚未開發的土地,也能夠過上和四國不一樣的新生活吧。雖然我很喜歡香川和這個小鎮,但是正因為世界被牆封鎖了,人類才失去了眾多的選擇、眾多的可能性。”

 莉莉望著日暮的天空——不,一定是望著更遠處的、四國之外的世界。

 “我相信,柚木君一定有著特別的力量。但不管是我還是你都還不清楚這力量究竟是什麼。正是我們這樣的人才更需要去看更遼闊的世界,去接觸更多的選擇、更多的可能性。”

 “……這樣一來,說不定就能找到自己獨特的力量和可能性了……是這個意思嗎?”

 “嗯。只要能證明Vertex已經不復存在,人類就能夠走出牆外,世界就會拓展,可能性與選擇就會增加。你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的特別的力量的。這樣一來,你也就不用再這麼痛苦了吧?”

 “啊……沒錯。”

 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我們是無法到達牆外的吧。

 但是,擁有希望或許也不是件壞事。

 “電車快要來了。走吧。”

 莉莉朝站台邁開了腳步,我也跟在她身旁。

 “莉莉你想去到牆外面,是為了讓人們能再一次生活在四國以外的世界嗎?”

 “並不是。”

 莉莉的回答非常堅定,甚至有些冷漠。

 “我……僅僅是不喜歡那面牆壁和Vertex而已。他們是我不共戴天的敵人。”

 我無法理解芙蓉·利連索爾·友奈的真心。

 我知道她很擅長演戲。她並不會將內心展現出來,只是談論那些根本不會放在心上的事情。這樣別人也肯定猜不到她的本意吧。

 “想了解牆壁外面真實的情況。”

 “不相信Vertex和勇者這種超乎常識的存在。”

 “想讓人們能去到牆壁外面。”

 “討厭牆壁和Vertex。”

 這句也好那句也罷都是莉莉說的,但究竟哪一句是發自肺腑的,我就不知道了。亦或是,哪一句都不是真心的。

 臨近八月中旬的一天,在中午的時候我收到了莉莉發來的郵件。

 “今天社團活動休息。”

 暑假的時候幾乎每一天都要進行勇者部的活動,這下稍微有些掃興。

 “發生了什麼嗎?”

 我這樣回信道。

 哎呀,我也並不是說期待勇者部的活動,只是如果沒有的話就無事可做了。

 “我想起來還有事情要做,隔段時間總會有些麻煩事啊。”

 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不過這樣也只能算了。

 “嗯……”

 突然間就變得閒起來了啊。

 託莉莉的福,暑假作業做得也很順利,真的是沒有什麼事情可做。

 “……去圖書館吧。”

 我換了套衣服出了門。

 騎自行車的話,從我家很快就可以到觀音寺市立圖書館。雖然我以前沒有去過,不過和莉莉一起活動以來,經常被以調查歷史為由帶去,因此圖書館也成為了我非常熟悉的地方。

 走向放著歷史相關書籍的區域,從書架上取下關於西曆和神世紀變遷的書籍。

 書的底頁蓋有“大赦書史部公認”字樣的印章。蓋有這種印章的書籍和莉莉平常帶著的奇怪書籍不同,大赦會仔細地檢查,以確保內容毫無問題。也就是說,這種書是以正確的歷史為基礎編成的。

 我坐在椅子上,開始讀起來這本書。明明莉莉不在,我做的事情和平常在勇者部做的事情並沒有什麼區別啊……

 從出生到現在的初二,我一直沒什麼很強的學習熱情,也並沒有非常仔細地調查過四國的歷史。只是通過電視上的歷史特輯節目和學校的課程,大概瞭解過三十年前的西曆到神世紀這期間的變故。

 詳細地翻看了書,才知道歷史上發生過各種各樣的事件和混亂。

 在西曆2015年,被叫做“星屑”、“Vertex”的巨大怪物突然出現。無論星屑也好Vertex也好,即使是現在也無法查明其正身。它們究竟是不是生物甚至都尚不可知。這些怪物們將日本的國土破壞殆盡。與此同時,神樹和牆壁在四國這片土地中出現,Vertex和星屑無法進入擁有神樹保佑的牆壁內部,四國的內部也因而避免了毀滅。

 西曆2018年,Vertex和星屑開始入侵牆壁的內側。隸屬於大赦(當時被記載為“大社”)的勇者們擊敗了它們並且保護了四國。其中,乃木若葉和高島友奈擁有特別高的戰鬥力,討伐了很多Vertex。順帶一提,勇者和Vertex的戰鬥中通常都會在沒有普通人的地方,其戰鬥過程也只有大赦相關人員可以閱見。戰鬥的圖像資料好像都是由大赦來進行保管,但現在完全沒有公開過。

 西曆2019年,大赦舉行了秘密的儀式,在此之後Vertex和星屑再也沒有向四國入侵。截至那個時候,除了乃木若葉以外的勇者全部陣亡。

 於是四國迎來了和平,直到現在。

 “高島友奈…麼。”

 我的名字來源於作為勇者的代表而成名的英雄,是人類歷史中特別的存在——

 她在與Vertex的戰鬥中失去了性命,為了保護四國的居民而戰死。

 “一般會有人能做到這種地步嗎……”

 犧牲自己來拯救他人。就算是高島友奈,就算是其他被稱為“勇者”的人,要能做到這種程度,究竟需要多麼高潔的精神啊。

 或者說,能做到這個程度才算得上“勇者”嗎。

 還是說——

 就如莉莉所說的,勇者和Vertex的戰鬥根本就是被創作出來的神話。

 這麼想了想,我繼續讀了起來。

 從圖書館回到家,在客廳裡讀借回來的書的時候,媽媽也在工作的會議後歸來。

 “我回來了。”

 媽媽看見了我在讀的書的封面,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友奈會讀書可真稀奇。怎麼,是歷史的書?暑假的課題麼?”

 “嘛,差不多吧。”

 我含糊地回答道。

 “媽媽有見過Vertex和星屑麼?”

 “沒。我小時候就一直在四國裡面了,Vertex幾乎沒有進入過四國。為什麼會想問這個?”

 “調查了下歷史後稍微有點興趣。那個,Vertex真的存在麼?”

 “誒?肯定的啊。我身邊就有一位親眼見過Vertex的人。”

 “有這事?”

 “嗯嗯。天空恐懼綜合徵知道麼?”

 “……好像是聽過……”

 “雖然現在已經幾乎沒有了,但在西曆末期和神世紀初期的時候還有人因患上一種精神疾病而異常害怕仰望天空。星屑和Vertex好像是從天而降的,所以也有說法說這是因此而被誘發的一種PTSD。那也就是說,患有天空恐懼綜合徵的人都是看見過Vertex和星屑的吧?”

 “啊,原來如此……”

 果然還是有人親眼見到過Vertex的。

 不過世界上也有人自稱看見過幽靈和UFO。也不知道看見過幽靈的人和看見過Vertex的人哪邊更多。

 “說起來友奈你最近是和莉莉關係很好嗎?”

 母親突然改變了話題。

 “還行吧,雖然說不上關係很好,但也經常在一起。”

 “是嘛是嘛。”

 母親嘴角浮現出笑容,一副開心的樣子。

 “不是,有什麼好笑的嗎?”

 “因為我最近都很少聽友奈你說起朋友的事情了。”

 “……好像是哦。”

 確實,我沒多少能稱得上朋友的人。雖然跟籃球部、排球部和網球部的人都有往來,但感覺關係也沒好到能說得上是朋友。所以我也很少和母親說起過朋友的話題。

 吃過晚餐後,我在自己的房間裡繼續看書。

 “呼……”

 中途稍微歇了一口氣。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打開了書桌的抽屜。那裡面收著我至今為止從莉莉那裡收到的勇者部外援費。

 莉莉給我的錢,我一分都沒動,也不知道現在一共有多少了。

 數了一下,居然已經超過十五萬日元了。這麼多啊。

 “也不能一直就這麼拿錢啊。”

 就在我自言自語的時候,敲門聲響了起來。

 “友奈,有空嗎?”

 我打開門之後,看見母親一臉憂慮地站在門口。

 “剛才芙蓉的父親給我打電話了。”

 “發生什麼事了嗎?”

 “莉莉離開家之後好像還沒回去。她父親看你們兩個最近關係很好,所以就讓我來問一下你知不知道她去哪裡了。”

 “今天沒見到過她,我也不知道……”

 “是嗎……聽說莉莉和她父親吵架了。”

 據母親所說,莉莉因為在學校和街上做著些奇怪的事情——也就是勇者部的活動,所以被她父親斥責,讓她不要再做了。

 莉莉好像對此拒不接受,然後就出門了。她父親本以為她很快就會回來,結果天黑了她也沒回家,打她的手機她也不接。

 “我去找找她。”

 我跟母親打了個招呼,走出了房間。

 離開公寓大樓之後,我用手機撥了莉莉的電話號碼。

 回鈴音響了一陣後,電話終於撥通了。

 “喂?有什麼事嗎,柚木君?”

 她的聲音一如既往。語氣中也聽不出失落或是憤怒。

 但我知道莉莉能夠輕而易舉地隱藏起自己的情感。

 “你現在在哪裡?”

 “嗯,這我不能告訴你。我現在想享受一下孤獨的氛圍。”

 也不知道她這是說的哪門子耍帥的話。

 既然如此,就只能用出殺手鐧了。

 “我總算是下定決心了。我要加入勇者部。”

 “快過來,柚木君!來開歡迎會吧!我現在在琴彈公園!”

 真好騙。

 這傢伙真的是縣內頂尖的天才嗎。

 掛斷電話之後,我趕向琴彈公園。那裡離我住的公寓沒多遠。

 太陽已經徹底下山,昏暗的公園裡沒什麼人了。

 莉莉在有明濱上,看樣子是把樹枝擺在沙灘上,然後環抱著雙臂嘀咕著什麼。

 “你在做什麼呢?”

 “喔,你來啦,柚木君。我正在計劃著搭木筏呢。”

 “木筏?”

 “嗯,仔細一想感覺要遊過瀨戶內海還是不太現實,所以作戰改為造一隻木筏渡海。畢竟比起赤手空拳挑戰,還是厲兵秣馬再去比較好。”

 “木筏……”

 感覺這也不怎麼現實。

 “比起那些,柚木君你終於願意加入勇者部了嗎!”

 “抱歉,那個是騙你的。”

 “……果然嗎……我也想著會不會是這樣呢……難道是我父親拜託你來找我了?”

 “雖然沒有被拜託這種事,不過我聽說你沒有回家。你和你父親吵架了?”

 “嗯,算是吧。”

 說著,莉莉繼續往沙灘上擺起了樹枝。

 “……那個,說實話,我也覺得莉莉你在做的事情有點胡鬧。”

 莉莉對我的話充耳不聞,仍舊擺著樹枝。

 “翻過牆壁根本是不可能的,Vertex也沒理由不存在。”

 “為什麼這麼想?”

 莉莉頭也不回,淡淡地問道。

 “因為……不然的話難不成你想說是整個四國中的所有人都被騙了嗎?Vertex和星屑毀滅了世界,只有四國靠著牆壁倖免於難,而牆外有Vertex所以不能出去……難不成你想說這些歷史全都是謊言嗎?這樣大規模的捏造根本就做不到也沒有意義啊!你其實應該也是明白這些的吧!”

 “我不明白啊。”

 莉莉不假思索地用毫無抑揚頓挫的聲音答道。

 “那柚木君你難道就見過了嗎?親眼見過牆外,見到牆外的世界滿是怪物了嗎?”

 莉莉依然頭也不回,只是淡淡地說。

 “不……倒也沒有。”

 “我也沒有看到過啊。Vertex說不定確實存在。但是,也說不定不存在。不親眼看看怎麼知道呢。”

 “…………”

 “要我來說,一味地相信看不見摸不著的事物存在的人們才不可理喻。那簡直就和對宗教的狂熱崇拜一樣。而這些狂熱者必定會在哪裡攻擊他人,傷害他人。我是不會原諒他們的。”

 莉莉的話語彷彿暗藏著憎惡一般。

 “你是因為Vertex的事有什麼過往嗎?”

 “沒什麼哦。我只是想啟蒙一下那些低等的盲從者。就是那種自己什麼都不思考,只會狂熱地崇拜,傷害他人,無知無能、目光短淺的人呢。”

 那種口吻讓我嘶地一下感覺渾身冒冷汗。明明是盛夏,我卻感到了寒意。

 莉莉冷冷一笑。往常澄澈透明的眼瞳,現在卻看著灰暗渾濁。

 “過去,人類認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星星都繞著地球旋轉。因為神話和偉大的學者都這麼說。於是主張地球不是宇宙中心這一正確觀點的學者,遭到刁難和排擠。盲目相信大赦所言的那幫人,就和當時的人們一樣。人類是如此的愚鈍,和那時比起來仍沒有絲毫進步。明明是萬物之靈長,也太過頑陋至愚、無知矇昧了。”

 莉莉唾棄一般地說。

 她現在讓我看到的這副樣子是演技嗎。

 怎麼看都不覺得是演的。

 如果說平常見到的那副滑稽的樣子是演出來的,現在這副渾身上下散發著憎惡氣息的樣子才是她本來的模樣的話……那我就能理解了。

 “柚木君,沒法認同我說的話吧。”

 聽到莉莉的提問,我不禁屏住呼吸,最後說道。

 “……啊,是啊。”

 “這樣啊。”

 莉莉抬頭看向已經完全暗下來的天空,長嘆了一口氣。

 接著她再次看向我的時候,臉上掛著往常一樣悠悠然的微笑。

 “沒辦法呢……好了,也不能讓父親再擔心下去了,我要回家了。謝謝你能來這兒,柚木君。已經沒事了。”

 莉莉把沙灘上擺在一起的樹枝收集起來,包上塑料膜抱在懷裡。

 “那麼,再會吧,柚木君。”

 “喂,喂!”

 莉莉無視了我的叫喊,走著離開了有明濱。

 這就是我在暑假見到莉莉的最後一次。

 #日記

 8月X日

 生物要會擴大自己的生存範圍,是此乃本能。

 植物通過飛散花粉來擴大自己子孫的生存範圍。

 過去,好像也有從別的國家進入的生物生物會從別的國家進入(外來種),進而引發問題的事例。會出現這種問題,是由於生物要擴展生存範圍的本能,是自然的行為。

 所以,我的目標是牆壁的外面。

 十分遺憾。

 我們身在是非歪曲之中。

 柚木君對名字抱有糾結也好,我對牆壁和Vertex變得執拗也好,這一切都是回到原點歸根結底,都源於西曆時代結束之時世界所發生的變化……——其中所生出的歪曲扭曲的錯。

 乍一看,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怎麼說都是和平的。時間緩緩地流逝。但是,是非歪曲確實存在著,也有人為其所困被它所困之人。也存在著。

 今天是定期檢查定期診察的日子。

 沒查出什麼不好的。

 譯註:

 1. 三人成虎的意思。標題的句子沒有固定的英文俗語。

 2. 多佛海峽,Strait of Dover,也叫多佛爾海峽、加來海峽,位於英吉利海峽東端,寬30~40公里,是英法之間海域最狹窄的地方。沒有專門舉行的橫渡海峽賽事,不過當地有英吉利海峽游泳協會對橫渡挑戰者進行管理並認證橫渡的時間紀錄。

 3. DREAM TOWER,原文ドリームタワー,直譯夢幻塔,位於觀音寺市一之宮公園內。該公園被譽為“戀人的聖地”,其中也有海水浴場(就是本話芙蓉和柚木去游泳的地方)。

 4. 少兒籃球,原文ミニバスケ,是mini basketball的縮寫。使用特殊的小號籃球,國際上11歲以下,日本12歲以下的少兒可以參加,有專門的協會和規則。《蘿球社!》裡打的就是這種球。

第四話 Every man is the architect of his own fortune[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