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幕間 僅僅是日常對話

第六卷  幕間 僅僅是日常對話   歷史地理準備室——

 「就算如此吧,師傅他為什麼要捏造事實呢?要是暴露的話一定會被炎上的吧?我覺得師傅不可能沒有想到這一點……」

 「這東西只有他本人才知道了呢……」

 「這麼忙的時候居然連休三天。最近有點搞不懂他了呢……」

 「嘛,再怎麼琢磨現在不在的人也沒用吧?所以最後編輯怎麼辦呢?」

 「這個啊,已經只能按照小芽衣醬說得那樣剪輯了吧?……可是那樣一來,感覺整個故事都不成立了。」

 「切成一段一段的嗎?那看起來超外行的啊。」

 「做成短視頻彙總到一起勉強也可以吧……總之是要重新排列一下了……」

 「可是你不覺得懊悔嗎?」

 「嗯?怎麼說?」

 「你看嘛,難得穴山親做出這麼專業的片子。不覺得辛苦都打了水漂了嗎?」

 「這個啊,沒辦法呀。由於運營的關係導致謎之收益化,然後停工的經驗,這我也有過經驗的,沒道理的,習慣了。之前有一個cosplay JK的佈教視頻被系統判定為敏感信息,直接被BAN掉了的——」

 「那個是運營無能。」

 「嗯?咦?……你剛才說了無能?」

 「沒,沒有吧?我才不會說那種話吧?」

 「是嗎。抱歉,我這與噁心的死宅之心又動了。這些對鳴澤同學來說就是興趣為零的話題呢。」

 「……奈留,喂,奈留啊。」

 「抱、抱歉……那個……我不習慣稱呼女孩子的暱稱,常常就……」

 「占卜的時候不都顯示了嘛!『稱呼暱稱是團隊合作成功的決定性因素!』」

 「就算你不開心,像我這種陰角死宅,到現在都不覺得自己能和陽角女孩子完成正常對話……」

 「話說穴山親,你也不是特別陰角吧?我也和你聊了呀,相當正常的對話嘛。」

 「是,是嗎……」

 「就是啊。而且,御宅族是——偶……」

 「誒?你說什麼?……」

 「沒有。什麼?」

 教學樓後面的空地上——

 「啊!夠了!完全不順利啊!!」

 「井、井出,不要撞上樂器啊!」

 「呃,抱歉。不覺得就焦躁起來了……怎麼回事啊,一點點不順利就全部都否決了啊!」

 「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現在一定是不做就不行的吧?」

 「話是這麼說啦……話說委員長——啊,不是,長坂也不用搞什麼幕後工作,直接過來幫忙就好了嘛。那樣一來步夢的負擔一定也會減輕不少吧。」

 「但是……那樣一來的話,就會變成全部都交給長坂君了吧?我也是,根本沒有做任何委員的工作。」

 「荊澤醬有社團活動,這也是沒辦法事情。吹奏部和運動社團的認真程度不相上下呢。」

 「……話雖如此,大概我也不會像這樣和井出君一起練習呢。井出君是模擬店的組長,要是你不努力的話,估計我們連話都不會說吧?」

 「嘛,我也沒想到荊澤醬居然會教我。更沒想到你除了會拉小提琴,還會彈吉他。」

 「我這個就是興趣啦。」

 「不過話說回來,原本你總是躲著我的吧?經常就是一臉“總是這傢伙,好煩”的神情吧?」

 「沒、沒那回事啦。我只是不擅長對付輕浮的傢伙啦……」

 「我從來沒打算過輕浮呀……」

 「我現在知道啦。而且你還是個超努力的人。」

 「是,是嗎?被你當面這麼一說,我還有點難為情了!」

 「占卜說『或許可以見到隊伍成員新的一面』,這是真的呢……」

 「你在說啥?」

 「沒,沒什麼啦」

 「嘛,無所謂了。這個,到底該彈成什麼感覺才好呢?」

 「啊,嗯。這樣——」

 社團樓中——

 「切!那個白痴!趕緊叫他來學校來吧!那樣就可以揍他一頓了!」

 「嘛,嘛,小泉。別生氣,別生氣。」

 「就是,就是。暴力是不好的,不好。」

 「我說啊,為什麼那傢伙所有項目一律都不參加呢?」

 「確實。再照這樣下去,正式演出的時候就沒什麼可以做的了……」

 「連門店的排班他都沒有參與呢」

 「也不是看起來那樣吧。明明每一場都是惡戰,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顯得一點都不興奮。」

 「啊,你啊。原本他就不是像小泉這樣充滿殺氣的吧……」

 「我只是覺得一點也不像原來的那個委員長樣子,搞不懂。」

 「是吧?要是以往的那傢伙,絕對會開開心心地一頭扎進全部項目中去,不管不顧地胡來一通。」

 「莫非在暑假中意識改革了嗎?交到女朋友了吧?」

 「喂,一個夏天的經驗嗎?完全就是陽角了吧?陽角!」

 「……真的難以置信。果然下次見到他要揍他一頓。」

 「不過,占卜上不是說『信者會得到救贖』嗎?」

 「然後還說了『不要束縛在常識中』這句話」

 「你們最近總是在占卜啊……對了,你們也太跟屁蟲了吧,好煩啊。至少在沒有社團活動的時候別跟著我啊!」

 「不,就是沒有社團活動的時候才要在一起的嘛。」

 「就是,就是。」

 「……不是,什麼意思啊?」

 「是吧?」

 「是吶?」

群像劇II Last Bat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