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幕間 他在意時的反應

第三卷  幕間 他在意時的反應   陽信被從窗口照射進來的光籠罩著讓我移不開眼睛,我和他正在聊天。

 白天的約會很開心啊,溫泉的事情,明天預定要幹什麼之類的……聊的都是些無關他人,重要的事情。

 和他在一起不管是何時何地何事都讓人覺得開心。我這麼想比什麼都開心。

 但是這次的約會說實話讓我大吃一驚啊。覺得居然這麼棒被嚇了一跳是另一個問題哦。畢竟,志信小姐……陽信的媽媽突然說「要去溫泉了哦」。和對方的雙親一起旅行一般來說都會覺得緊張才對……但是並沒多少。

 在路上雖然稍微有些心情消沉,多虧了陽信也開朗了起來。說起來也算自作自受呢。……這次旅行結束以後,終於到了最後的一週了啊。真短呢。

 為了不讓它變成最後,我能做到嗎?看著陽信的側臉,我稍微撐著臉頰思考起來。陽信在想什麼呢?和我在一起開心嗎?很想打遊戲卻強撐著沒打嗎?在想這些東西。

 「七海同學,渴不渴?我去買飲料你要喝什麼?」

 發覺到了我的沉默注視的陽信,從椅子上站起來詢問我。雖然喝完了牛奶,但喉嚨好像確實還有點渴。真溫柔啊陽信。

 「啊……那就烏龍茶。沒有的話,隨便茶都行」

 「瞭解。那我就喝碳酸吧……」

 「碳酸也挺好呢。要換一口嗎?」

 對於如此溫柔的他的建議,我開始揶揄似的發出了邀請。雖然回想起剛才的間接接吻讓我的臉頰發燙,陽信也一樣。

 這樣說完,臉頰上會稍微泛紅也是陽信的可愛之處。先說好我也很害羞只是在忍著而已。而且偶爾反擊一下……這可真是開心又困擾的事情啊。

 ……不久前初美她們說難道七海是輕度M嗎?之類的回憶湧上了心頭。不是啦,而是這樣子交流比較開心罷了。不是M啦。

 啊,但是被陽信猛烈進攻……不對,在想什麼啊我。臉上變得很熱了,沒有被陽信發現吧?這麼想著的時候他已經不在了。看著陽信去買飲料的背影,我想起了他的那句話。

 「啊,這樣啊——」

 這雖然只是單純同意的語句,聽到的瞬間……心臟跳個不停。

 雖然旅行前也說過氛圍不一樣的陽信也很好,但是確實沒太想過。那和這種事情完全不同。

 那麼冰冷,陰暗,彷彿從水中傳來的低沉聲音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雖然只是交往了大概三週,但那是和他平常溫柔平和的聲音完全相反的。讓人感覺到悲傷的語調。

 再想想,彷彿是在胸裡塞進冰塊一樣的寒氣逼人。雖是不好用言語表達的感覺,但是那心痛只能這樣表達。

 在那之後陽信馬上就向我道歉變成了平常的他,現在一點也感受不到剛才的氛圍。要說是哪邊的話道歉的應該是我啊。一定,是我的話觸及到了他心中某個不願意被碰觸的地方了吧……

 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不對,我隱約能知道一點。是小學時候的事情啊。隨便打聽真是抱歉,不小心就打聽了……這一定很糟糕吧。

 雖然失言了……但反過來也把在意的東西說出去了。

 「……發生了什麼呢」

 陽信不說過去的自己。不是不想說的感覺,硬要說的話也許是完全不記得過去的事了。總讓人感覺有點……

 當我想到這裡的時候,脖子被貼上了什麼冰涼的東西。

 「嗚啊 ?!」

 「嗚哇,被嚇了一大跳」

 突然幹什麼呢?!慘叫的我回過頭,陽信拿著塑料瓶站在我後面。真是嚇了一跳。因為在專心思考都發出怪聲了!!

 我把因為驚嚇過度而稍微鬆開的浴衣收攏,從下至上的看著陽信。

 「那個……是剛才的回禮吧?」

 他尷尬的撓著臉,小聲地道歉。這麼說來,我也用牛奶瓶幹過一樣的事……嗚,但是好後悔。思路都被吹跑了。這麼想著的時候陽信把茶遞給我坐了下來。

 啪嗒一聲打開瓶蓋。這裡就算給陽信一口也,畢竟剛才都。

 我撐著臉看向陽信,他把瓶子放在桌上伸了個大懶腰。這時浴衣稍微鬆開,我偷偷地瞄向了他的胸口……

 ……呃?我在幹什麼呢?我因為自己的行為而震驚,慌慌忙忙地把視線看向他的臉。對上視線的陽信向我微笑,有著邪念的我臉上滿是羞恥。到底在幹什麼啊我?!

 但是這樣啊,看著我胸口的男生們也是這種感覺吧?確實動一下視線就會跟著呢這個……嗯,穿的沒有防備視線確實會跟著動這點我體會到了。這不反省可不行。

 嗯,把制服的露出度降低吧?我就算沒人說也明白。但是,現在的制服很可愛我很喜歡啊,好煩。對了,問問陽信喜歡哪邊再決定……

 回想自己的衣服反省,準備詢問陽信的瞬間,我僵住了。看見了某個人。真的,為什麼到現在都沒注意到真是不可思議……我有這麼只能看到陽信嗎。那一定,他也是一樣的吧。所以沒注意到。

 陽信從我的表情裡發現了什麼,然後在意起了我看到的東西……就這樣慢慢地把頭轉了過去。然後……和我一樣僵住了。

 「……為什麼在這裡啊?」

 像是呻吟一樣,陽信發出了顫抖的低聲。雖然很低,但是沒有剛才那樣的恐怖感,對此安心的我浮起了苦笑。

 注意到了被我們看著的人,用力揮起了手笑了起來。和我們的苦笑不同的大笑。嗯,不說是誰也可以呢。是親友團。

 為什麼在這裡這點我也贊成陽信。不是在房間裡喝酒嗎?不止父母,連沙八也在。你怎麼還在姨母笑啊。還沒睡嗎?

 ……難道沙八把我和陽信不在房裡這事說了出去……?應該就是這樣,我忍不住嘆了口氣。

 被我們發現的媽媽們一起上前。除了沙八以外全員都滿臉通紅,是因為喝酒了吧。太有精神可真麻煩啊。

 「……不當她們發酒瘋的對象不行嗎」

 我厭煩地如此說完,陽信稍微噴了出來。也沒說什麼很有意思的話吧?察覺到我的視線,陽信邊道歉邊開口。

 「不是,我覺得和喝醉了七海同學相比,還算好了不是嗎」

 這太過分了吧!?不對,雖然我確實斷片了!!麻煩嗎?覺得麻煩嗎?!

 雖然因為和以往的陽信一樣讓我安心但是我也有點生氣了。所以我沉默地用雙手捶這陽信。靠近過來的大家看著我們笑了起來。

 陽信在我的鐵拳下,邊不斷道歉邊露出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