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幕間 左手和謊言和

第三卷  幕間 左手和謊言和   陽信回去以後房間裡只剩下了我一個人,我在床上滾來滾去。雖然剛才躺在了陽信的膝蓋上,現在只是躺在了普通地枕頭上。

 把左手伸向天花板,看著自己的無名指。那裡什麼也沒有。雖然空無一物,但是視線怎麼也無法離開。

 在教陽信學習的時候,我訴說了將來的夢想。對於那個時候擔心的他,我不假思索地說了。只要這裡有戒指的話。

 「真——是的——,為什麼會說那種話啊。陽信也困擾了啊」

 是顧及到我了嘛,還問了收到會不會覺得很沉重。雖然對飾品有興趣,但是不過是零花錢範圍內的便宜貨而已。

 在這根手指上戴戒指什麼的,還是有點太過心急了。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心情啊。說的不是我,主要是說他。

 但是……

 「陽信,到底有多喜歡我呢?」

 我的指尖輕輕地摸著額頭。那裡是在照片裡陽信晚安吻的為止,稍微一模就好癢。

 拿起指尖,我輕輕地摩挲著唇瓣。

 並非偶然,自己過來親我就表示著喜歡我這麼想沒問題吧?

 雖然我不太懂男孩子,但是看著這照片我的不安就稍微少了一點。真的少了一點點。

 這麼說,週日晚上真的很想聊天。為什麼我睡著了呢。說白了,是因為醉了吧。

 雖然原因是吃了酒心巧克力……但是還是好可惜啊。

 但是誰知道呢,清醒的時候陽信會親我的額頭嘛?還是普通的放開我沒有吻了呢?

 這樣來說,雖是偶然但我的行動是最正確的才對。

 「但是,不能再吃酒心巧克力了」

 我握緊拳頭下定決心。而且過了二十歲也不能喝酒。

 而且,這周才是第二天,卻是感覺親密無間的兩天。

 明明週一的從來都是沉悶的,那天卻從早上開始是幸福的一天。

 醒來的時候陽信就在一旁,一起吃早飯,大家一起去學校。

 雖然起床的時候感覺狀態有些差,但是看到他的臉以後太過震驚把那些東西的吹跑了。

 本該祈禱著有好事發生昏昏沉沉的向學校走去……但是,是正相反的結果呢。

 所謂有得必有失就是如此吧?

 沒想會傳出這種謠言啊……畢竟陽信不可能出軌,也不可能搞後宮……嘛,謠言本身託大家的福一下子就解決了。雖然取而代之別的謠言又起來了但是無關緊要……大概。

 其實我啊,聽到了那個謠言之後還是有點受到打擊喲。雖然受到打擊不是因為後宮和出軌,而是陽信把我甩了的那件事。

 那個謠言……如果不是假的而是真的話。那也是完全相反的。一個月後我要再次向他告白。也要向他道歉。結果……將會如何。

 當我想象的時候,開始害怕了。變得害怕,因為不安的緣故,對於陽信的肌膚接觸變得更多了。抱上去,喂他吃便當。

 所以啊,女子會結束趕過去的時候,陽信說他很寂寞的時候我真的很開心哦。

 雖然女子會問了我和陽信的具體進展,詢問內容太不得了了……我完全被壓制住了。親了嗎,做到哪一步了……從有男朋友的孩子那裡發出了不得了的問題讓我無語了。

 最初的時候是一問一答的形式,到了最後就是我一個人在獨角戲了。是因為解決傳言之後的安心感吧,我覺得。

 但是,我回去的時候大家都那樣趴在桌子上了……是怎麼了嘛?

 因為這次的事情而瞭解的是,大家都是比我想的還八卦的人。如果做了奇怪的事情,馬上就會傳開了吧。

 ……陽信週日住在我家的事是絕對要保密的。

 如果以流言的形式傳開的話……光是想象我就渾身發抖。也不知道會被人說什麼,更想不到會以怎樣的形式進行傳播。

 不注意可不行啊。我姑且不論,可不能給陽信添麻煩。輕率行動可太不謹慎了。但是又想在一起啊。

 所以今天也,才剛剛產生那種傳言就一起在房間裡學習了。不是,沒有奇怪的意思哦。但是,因為媽媽借的衣服產生了奇怪的氛圍有點失敗啊。

 因為不合身而走光了……在這種時候提醒,陽信也真是認真啊。明明能一直盯著看的。

 陽信也差不多該到家了吧?洗澡以後再給他發消息吧。發個明天也加油學習。

 而且陽信……不擅長學習啊。畢竟很認真,我覺得學習也應該很好才對。人不可貌相……我說好像有點不太好。

 真的,被紳士的他所拯救的地方有很多啊。週日的時候毫無防備地睡著了,如果是我的話會怎麼做呢……?襲擊……他?

 不對,不會做的不會做的!不會做哦!?

 ……我就像在對著誰解釋一樣。但是,只是想象臉上就熱了起來。兩人獨處的時候,他在我眼前睡著我會如何呢?會發生什麼呢?

 想這東西也沒用,我撐起身體。明天再加油吧。和陽信一起,學習也是,戀愛也是。說來,我說了自己的夢想但陽信的夢又是什麼呢?下次問問吧。如果可以的話一起上大學……真是很開心啊。

 邊想象著和陽信一起的大學生活,我邁著有些輕快的腳步走向浴室。

幕間 左手與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