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章 傳言

第三卷  第一章 傳言   吃過早飯,換好制服,做好了出門準備。上學的話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習慣了,但是從自己家以外的地方出發真是十分奇妙的體驗啊。

 用往常的裝扮從與平時不同的地方出發。然後……

 「我走了」

 「……好—,路上小心。嗯……不要……在意呢」

 對著和平時不一樣的人們,我做了出門的寒暄。嘛,和平常確實不同的只有我而已。至少七海同學一直都是這樣的吧。

 擦著眼睛,穿著可愛的淡紫色睡衣的睦子小姐為我們送行。

 「我走了。真稀奇呢,媽媽居然起來了」

 ……看來對七海同學來說好像也是和往常不一樣的早上啊。雖然聽說過早上極端痛苦就是了,但是沒想過會到這個地步啊。

 「睦子阿姨不要勉強哦。我走了」

 「對對,睡眠不足的話動不了可太糟糕了。我走了~」

 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也分別對著睦子小姐揮手寒暄。睦子小姐則是很困的樣子,微微地揮著手。

 而且說來,會變成這樣四人登校啥的……預料之外。

 「從家裡一起上學真好啊。想變成每週慣例啊」

 七海同學在我的旁邊小聲說著。不過我覺著變成每週慣例果然很難啊,雖然我也能感覺得到新鮮感與心情舒暢。

 這麼多人一起走是從何時以來了呢?雖然可能有人覺得四個人也不是什麼大事,但是對我來說人可太多了。

 中學時候的修學旅行……確實一起行動的人數說不定比現在多得多,但基本上我都是一個人的。在房間裡也是趕快就睡覺了呢。

 要說和朋友一起行動的話……這可能是從小學以來都沒有過了。那個時候確實……不對,別再笨拙地回憶了啊。我放空了大腦。

 重要的是現在啊。

 ……說起來,雖然我把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也算進朋友裡了,但是女朋友的朋友也算是我的朋友嗎?這邊的感覺我不是很懂啊……

 不過啊,普通地想想和女朋友以外的女性有必要以上的親密關係也不好吧。這樣才不會產生誤解。就算那兩人有男朋友也一樣啊。

 重要的事情一定是保持適當的距離感吧。嗯,距離感……距離感很重要啊。如果搞錯了……受到意料之外的打擊也是有可能的啊。

 因為搞不懂保持距離的方法而退縮了,不久之前的我搞出了不少麻煩事啊。不過那樣也有輕鬆的地方呢。

 不過數日而已,真是想改就能改的東西啊。

 「陽信,怎麼了?」

 「嗯?什麼都沒有哦。只是覺得很久沒和人一起上學了,稍微有點不習慣罷了」

 「是這樣啊。不過大家一起的話很開心呢。就像回到了小學之類的」

 七海同學好像也和我想到一塊去了,這讓我很高興,不禁微笑了起來。

 現在,我和七海同學並排地走著,隨著身體的搖晃不時互相碰觸的手掌讓人有些心焦,但是觸碰之時讓人感覺到的她的體溫又令人樂在其中。

 平時的話已經牽上了就是……今天還有兩個人在所以七海同學有點在壓抑自己的感覺。嘛,那兩人早就見過我們牽手的樣子了啊。

 「喂—,不用在意我們的事,你們倆牽著手才好啊—」

 「對啊對~啊~好了,像平時一樣牽著~不用顧慮哦~」

 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在離我們稍遠的位置……具體來說是像跟在我們後面一樣一走走著。

 然後從後方,像在給我們伴奏一樣要求我們牽手。爽到了。

 我和七海同學都回過頭去半睜眼地看著她們,然後七海同學小小地嘆了口氣。

 「你們這麼說就更難牽手了啊……」

 「欸~七海,我們可是經常看到你們牽著手走進教室啊不是嗎」

 「被從後面看著就很難做啊!」

 嘛,確實能明白這難以行動的心情呢。被人看著的情況下稍微……不對是會感覺到很羞恥啊。

 但是,七海同學好像除此之外還有什麼理由,她再次看了眼我的手對著後面的兩人開口。

 「而且啊……步和初美明明都不能和男朋友牽著手上學,天天只有我和男朋友牽著手上學讓你們看著……不會有點討厭嘛?」

 對七海同學的這句話,我和兩人都短暫沉默了。

 「真是的……你太在意啦」

 「是啊~這個,雖然確實很羨慕。還是想讓你們倆牽著手啊」

 聽到兩個朋友所說的話,七海同學稍微有點迷茫,但是馬上就對著她們露出了溫柔的微笑。

 「因為今天大家一起的,機會難得就大家一起吧」

 「嘛,七海覺得行就行。簾舞怎麼說呢?」

 「嗯——、不是想和簾舞牽手嗎~?」

 哎呀,矛頭指向我了。這麼想讓我們牽手嗎這倆。不過,只是牽個手也沒有什麼好猶豫的。但是嘛,七海同學要是覺得不行我也不太想做啊。

 「說實話,我也想和七海同學牽手啊。但是七海同學這麼說的話我會尊重她的想法。而且,牽手的話隨時都可以吧。」

 果然不是被誰要求著牽手,而是自然地牽手才是最好的啊。我傳達出了這樣的想法,兩人稍微有點傻眼地露出苦笑。

 「真敢說啊……簾舞」

 「真—的,簾舞說了好帥的話~」

 總有種在佩服我的感覺。我可不記得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啊……也沒有強行牽起不情願的七海同學。只是讓稍微有點不高興吧。

 旁邊的七海同學,一臉害羞地笑了起來。然後不知為何滿足又開心地不住點頭。

 ……馬上撤回發言變得想牽她的手了。危險危險。

 結果在這之後,我們沒有牽著手四個人一起進了學校。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想把我和七海同學的周圍包圍起來就是了。不知為何這倆人在半路上就開始拋出各種各樣的提問了。

 但是,這時的我完全沒有想到。

 現在我這樣四個人一起上學這件事……在周圍看來到底有著怎樣的意義。

 ◇◇◇◇◇◇◇◇◇◇◇◇◇◇◇◇◇◇◇◇

 無風不起浪。

 有流言時經常會說的諺語。會有流言總是有些根據的,必定是因為有著某些原因所以才會傳出謠言。我記得是這種意思。

 但是您也知道吧?這個諺語也有著完全相反的意思的諺語。這句話是這樣的。

 無源之水,無根之木。

 就算是沒有根據的話也會在世間擴散開來。這樣的意思之類的。

 結果,所謂諺語在得出結果之前都不能使用。只是在所有的事情都結束以後剛好對上的東西吧。

 如果說為什麼要說這些話的話,是因為我被流言纏上了。這個流言,在我看來是無根之木——和這句話對上,毫無根據的東西。

 但是從身邊的人來看,原因一定是我的行動吧。那樣的,在當事者看來雖然荒唐無稽,但是周圍的人看來是有理有據的流言在學校傳開了。

 從結論而言,流言主要有以下三種。

 「簾舞陽信被茨戶七海甩了」

 「簾舞陽信明明有了茨戶七海還對毫無關係的身邊兩人出手了」

 「簾舞陽信開了個辣妹後宮」

 ……真是讓人頭疼的謠言啊。

 順便一說這只是三個大類,如果從這往下繼續細分,把各種細節也算上的話有無數種流言在亂竄。……讓人覺得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怎麼說呢,第一個謠言的話還微妙的有些可信度是因為多心了吧。話說回來後面兩個完全相反啊。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流言在外流傳呢?雖然我只是稍微推測了一下,想想還是說明一下這流言會存在的根據吧。

 首先,水族館約會結束後的第二天,我和七海同學分別進入了教室。這真的只是碰巧,我到學校以後馬上肚子疼和七海同學她們分開了。

 但是,你看……不習慣住在別人家所以稍微有點不服……

 就算你說這是藉口我也沒辦法,就這樣七海同學她們三人先進去,我在後面一個人進了教室的情景發生了。

 第二個……是我把頭髮剪了。

 漫畫常有的橋段,我剪了頭髮以後馬上變成現充,七海同學嫉妒了之類的……這種約定俗成的事並沒有發生所以我先說一下。

 並不是這種,剪完頭髮以後我一個人進了教室這件事才是問題所在。

 沒有和七海同學牽著手進教室的我,剪了頭髮。可以預想到被周圍的人加上不必要的猜測。

 不過,本來的話牽著手進教室也一定是少數事件吧……就算說習慣了也還是害怕,周圍好像會因為這事引起騷動啊。

 然後是第三點,我們上學的身影被許多學生目擊到了這一點。我和七海同學沒有牽著手……四個人一起關係良好地上學的身影。

 看到了我和七海同學她們一起上學這樣非現實的情景……於是放飛想象力的人一定為數不少吧。

 恐怕,這才是這三個流言會傳播開的主要原因吧。這三個謠言最初的樣子到底是哪個呢……顯而易見。但是剪頭髮是因為被甩了啥的……只在漫畫之類的見過啊。

 而且流言的傳播速度比我想象以上還要快得多。現今的高中生的話一人一台手機也不奇怪。流言,在週一的早上瞬間擴散了。

 在我知道這個流言的時候,已經變成了因為我出軌了所以被七海同學甩了這樣不名譽的東西了。

 也許就像七海同學說的那樣,是我沒有給頭髮打蠟就來了的不好……打了蠟看起來會精神一點,這樣的話就不會有這種流言了……?

 不對,反而會有更多的流言就是了。注意著外表和七海同學她們一起四人上學的話,說著後宮的傢伙們可信度反而上升了也說不定。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不打理頭髮或許才是正確的。

 同班同學們因為看到了我和七海同學會合以後聊了昨天的約會,所以應該不會相信那種流言就是了——

 問題出在相信的人身上。

 順便一說,我還不知道這流言的時候,總覺得周圍不知為何有奇怪的視線看著我,只有這種程度的意識。七海同學她們也是,只是隱隱約約意識到一點。

 這樣的我會知道這流言是因為某人告訴了我。那個人的話……是標津學長。

 不過,被學長告知也不一定是正確的表達。

 因為標津學長在休息時間突擊登場了。唐突登場的三年生,而且還是籃球部王牌的名人,教室裡對此產生了騷動。

 學長看見了我的身影,邊大喊著向我靠近。女生因為學長的到來而有點緊張起來了吧,但是學長毫不在意。

 「陽信君!!你出軌讓茨戶君很生氣所以把你甩了這事是真的嗎?!不要擔心,一定是誤會吧!我會陪你一起道歉的!誠心誠意道歉的話,茨戶君也一定能明白這只是個誤會而已!!」

 這時,我第一次知道產生了這樣的流言。對我的混亂置之不理,學長直接說起來關於我和七海同學和好的事情了。

 嗯。但是,學長……我旁邊就是七海同學欸?

 「不,學長……我並沒有被甩啊,你看,七海同學就在這裡吧?」

 我用手心指著七海同學,對大喊的學長擠出了唯唯諾諾害怕的聲音。學長完全沒有看到七海同學嗎,看著我旁邊的七海同學歪起了頭。

 「所以?怎麼回事啊?」

 不是,怎麼回事啊是我的台詞啊。咋回事兒啊這個我出軌讓七海同學憤怒把我甩了的事。嘛,看來就是標津學長聽說了這種事然後就飛過來了。

 在表示疑惑的學長面前,七海同學好像是要證明沒有甩了我一樣,無言緊緊地把我的頭抱在胸口……。

 你在幹什麼啊七海同學!?教室啊這裡。

 我因為七海同學的舉動而焦急了起來,但是標津學長不如說和我正相反,看著我們的樣子明顯鬆了一口氣撫著胸口。

 「啥啊啥啊,是給人添麻煩的流言啊!」

 雖然學長一副怒氣衝衝的樣子,但是比起這個我更在意內容。流言……這時我和七海同學終於意識到有奇怪流言在傳播這件事。

 在我找標津前輩打聽這件事之前,不知為何響起了攝像機的快門聲。

 「好,七海。拍到了很好的照片哦—」

 「哇,真的啊。把照片發我」

 不知何時音更同學把七海同學抱著我的樣子拍了下來還過來展示。不是……這是幹嘛呢……不過七海同學看起來很開心,所以啥也不會說的……

 「陽信也、想要這……照片嗎?」

 「……想要」

 把照片展示給我看的七海同學,微笑著把照片發給了我。

 看著照片的我……邊回味著頭部的觸感邊想著水族館的時候也是這種感覺啊之類的事。

 「所以……標津學長,流言是什麼情況?」

 「明明直到剛才還被茨戶君抱著害羞,就算你擺出這種帥臉……」

 欸?我剛剛擺出那種臉了嗎……?我不禁拍起了臉。

 標津前輩有點傻眼地看著我,然後把校內流傳的流言告訴了我。到這終於……我和七海同學還有音更同學她們也知道了流言的詳細內容。

 「誒誒……這樣的流言……」

 「嗯—,早上應該牽著手的啊……」

 「簾舞開後宮……成員就是指我們?」

 「啊哈哈哈,後宮嗎。簾舞,想開後宮嗎?」

 不想啊神惠內同學。

 看著我們各種各樣的反應,標津前輩小小地點了點頭。

 「果然流言是不實的呢。為了確認過來是對的呢。那麼,我這邊會向外說流言都是假的。聯絡一下籃球部的群的話,應該某種程度上可以抑制」

 「學長一起道歉啥的,不是有一半是相信的嗎……?」

 「說什麼呢。正是因為我相信陽信君不會做那種事所以才這麼說的啊」

 不過,確實說了這是誤解就是了。真是好的壞的都直說的人啊。而且還笑的這麼開朗……

 我和七海同學對視了一眼,都露出了苦笑。

 「那麼,就麻煩你了」

 「嗯,交給我吧。但是,傳播這種可惡的傳言可不能全算了!!就讓犯人接受籃球部的地獄特訓套餐作為懲罰罷!!那麼就這樣陽信君,和茨戶君好好相處啊!」

 就帶著這樣的感覺,標津學長生著氣,留下笑容離開了。

 ……標津學長也變了啊。現在就像在純粹地為了我們應援一樣……不知何時開始就叫我的名字了。之前還是叫我的姓的。

 陽角的交流力,令人敬畏。

 「但是傳出了那種流言之類的,完全沒注意到啊」

 「是啊~班級群裡也沒有聊這個話題。是因為不好開口問吧~?」

 她們兩人也不知道嗎。

 班級群……是在聊天軟件上的嗎。然後沒聊這個話題意味著,大家都是單獨從某處獲得這個情報的嗎。

 ……我不知道這個群所以先放著吧。嗯,想想的話還是算了吧。畢竟加了群我也一定不會發起對話。

 因為和七海同學交換了聯絡方式,這樣就足夠了。

 不管怎麼說,標津學長的誤會也解釋清楚了……之後嘛,就老實等著傳言消散吧。畢竟有說過人的傳言只有七十五天。不,如果這個傳言還要留著兩個月以上你還是搖了我吧。

 但是大家很快就會膩了吧。我這樣想著。

 但是,真正的風波直到午休才掀起。

 如往常一樣,我和七海同學一起在天台吃午餐的時候……許多的人來了。真的,超級多人來。

 最先來的是聽到了傳言的七海同學的女性朋友們。

 七海同學和我不一樣朋友很多。而且不止辣妹系的女生,看起來很認真的女生,戰戰兢兢的弱氣女生,氣勢洶洶的武鬥派女子等等,來的人多種多樣。

 這樣的她們齊聚一堂的原因……是為了安慰七海同學。

 剛才也說過了,傳言以驚人的速度在變化著。所以大家聽到了各種各樣的傳言而生氣了起來……誰也沒說就自然地聚集了起來貌似。

 真的……傳言好恐怖啊。

 最初大家都是一臉生氣的樣子,在這氣勢下我和七海同學都瑟瑟發抖起來了。

 集合起來的女生們,沒有男朋友的七海同學好不容易交到的男朋友……也就是我。不管是被我甩了,還是反過來把我甩了,都一定很受傷吧。

 也許以此為原因會更加難以應對男生啥的,如果真的出軌了就要把我揍得七零八落啥的,總之大家都是想著要好好安慰也許被傷心了的朋友。

 我對於七海同學十分受人喜愛這件事有點高興……同時又有一點害怕武鬥派的意見。

 嘛,為了不突然暴走事先向七海同學確認過才來的所以沒啥問題就是了。也不會對我造成什麼傷害。

 比這些女生們晚點到來的是,男學生們的集團。

 他們好像是為了能向變成單身的七海同學告白而聚集起來的。如果七海同學第一次交往的是我的話,那下一個也許能輪到自己也說不定,這樣想的男生們呢。

 和剛才不一樣七海同學在男生裡也十分受歡迎……這種事是讓男朋友非常不開心的啊。畢竟受人喜愛的意思和剛才的女生們完全不一樣嘛。

 但是,同時在我的心裡……雖然是懲罰遊戲,但現在我的是七海同學的男朋友啊這樣陰暗而又漆黑的優越感一樣的感情湧了出來。哎呀,這樣不行,太得意忘形了可不行。

 明明不高興但又覺得高興,十分複雜的心情啊……至少在這裡得意忘形,像跳臉一樣是不行的啊。也不是正經人乾的事。

 不如說,沒有有這麼多男生盯著七海同學的自覺可不行啊。不時常保持緊張感,不覺的有競爭對手在可不行。

 但是至少現在,可以說大家的計劃都落空了吧。

 畢竟,不管男生還是女生大家……剛好在七海同學餵我吃飯的時候集合了嘛。也不知時機是好還是壞。

 然後集合起來的大家……看著我和七海同學一起吃便當的身影,一起長長地嘆息起來。

 女生們是安心的嘆息。

 男生們是失落的嘆息。

 雖然兩邊的意味不一樣……但是嘆息真是完美地重合了啊。

 「真是的~……大家擔心過頭了哦~?雖然都來了我很開心就是了,但我和陽信好好地恩恩愛愛著哦。你看,連這樣的照片都拍了哦?」

 對著不知視線飄到哪裡的大家,七海同學很高興地展示著手機。

 啊啊,雖然我覺得是在展示音更同學拍的照片吧……但是七海同學展示照片以後,變得比聚集起來的時候更吵了。

 像是擴散的波紋一樣,看到照片的人明顯帶著狼狽的神色走了。

 啊嘞?怎麼覺得這反應好奇怪……?大家都交替地看著我和七海同學的臉……裡面也有面紅耳赤的女生。為什麼會變成這種反應呢?

 確實被抱著的話也許會有一點羞恥感就是了……但是不是會讓人滿臉通紅的照片呢。這麼想著,我偷看了一眼七海同學展示的手機……

 顯示著的照片是。我和七海同學還有……小雪的三人照片。

 那個……彷彿親子一樣的照片顯示在了手機屏幕上。

 「七海同學!!搞錯了!?」

 「欸?啊?!不對,是這個!!這個啊!」

 在七海同學慌亂地切換照片的時候已經晚了……眼前的女孩子們全員都帶著好奇的神色。總之要對七海同學追問到底一般。

 男生們都是絕望一般的表情,全身癱軟無力,連把手放在我的肩上說「要幸福啊……」離開的人都出現了。

 於是大家都看著我們,不再騷動也不再說話……就這樣自然地解散了。雖然有點不平靜,我們得以無事地吃完了午餐。

 但是……這樣還是無法安心下來。

 「我說,七海同學。這樣啊……不會變成……新的傳言吧……?」

 「嗯——……會如何呢。不過嘛……這樣的傳言的話……傳出去也挺好?」

 「誒誒……?」

 「嘛,沒問題沒問題。大家一定,會把我們的奇怪傳言抹除的」

 把我的擔心放在一邊,七海同學好像全不在意。

 不是,不可能是好事吧……雖然我姑且覺得七海同學的判斷不太對……七海同學邊玩手機邊淡定地說。

 「用常識想想的話,我和陽信有孩子的傳言,傳不開吧。……不過,如果有傳言的話就請小雪的媽媽來說明一下吧?」

 我的想法和七海同學完全一致。就算沒有就交流過,七海同學所說的確實是正確的啊。

 「……聯絡方式交換了嗎?」

 「嗯,畢竟難得所以交換了。小雪很可愛嘛」

 不愧是七海同學……交流能力好高啊。我絕對模仿不來啊。

 從結果說,七海同學展示那張照片是正確的。

 在多數的傳言同時傳播開來的時候,傳播更有衝擊力的傳言速度更快。這次早上的傳言在午休的時候就被否定也很正常。

 到放學的時候傳言的內容就變了……「簾舞陽信和茨戶七海在休息日和孩子一樣像親子一樣地出門了」「那兩人完全就是夫妻」被這樣的內容覆蓋了。

 還有就是標津學長也加油了吧。難道就像七海同學所說的,聚集起來的女生們為了把毫無根據的傳言消除而行動起來也有可能。

 這就是所謂否極泰來把。……不是,這算福嗎?不過,奇怪的傳言被消除了確實讓人安心。

 這麼想著,我和七海同學都放心下來了。

 「那麼、男朋友。七海借用一下哦~?」

 「對不起啊,陽信……被小豆聯絡了……等等再集合一起去買東西吧?」

 「沒事的,一路走好。玩得開心哦」

 放學後——在我眼前像俘虜一樣被牢牢固定住兩肩的是七海同學。

 抓住她的是午休時集合的女生們,那裡面也有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的身影。

 要說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好像是為了打聽我和七海同學的具體進展,召開了超多人的女子會。因為現今位置的進展被謎團包裹著,大家都興致勃勃。

 但是不經常能聽到,這次找到了機會。那就是這次發生的那件事,那張照片。雖然因為展示而覆蓋了其他傳言,但是女生們的好奇心爆發了。

 要是平常的話一定會拒絕吧。

 但是,因為有幫我和七海同學抹除傳言的恩情在,對此她很快就承諾了。畢竟七海同學有朋友陪著,而且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也一起的話就安心了。

 我目送著她們……然後開始了單獨行動。

 移動的場所是平常去購物中心。

 因為最近經常和七海同學一起來,稍微有點令人懷念的久違的完全獨自一人……不對,只是暌違兩週吧?嗚哇,才過了兩週嗎。

 但是,這樣的一人狀況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時機正好。

 並不會做奇怪的事情。從前天的約會中,我產生了一個想法。

 水族館約會的時候,我收到了親手做的東西開心到痛起來了。休息日也能吃到她做的便當的幸福感堪稱極上。

 所以我也……想送她點親手做的東西。

 雖然我是這麼想的,但是我可不認為只要是親手做的感情到位了就送什麼都行……

 說真的,我覺得食物的話沒那麼沉重剛剛好吧。為了女朋友好好思考製作的料理也在我的考量範疇。

 但是我還在向七海同學學習料理的途中……說不上能為她做飯。雖然說不定她會很高興……反正要送的話……不如送點能保存下來的。

 於是在昨夜,我邊和巴隆先生他們聊天邊想著。這時,我想起了巴隆先生曾經說過的話。

 『禮物的話,我認為一個月紀念日之類的比較好哦』

 對,一個月紀念……還有兩週就到了的紀念日。

 不管對我還是對她這個日子都有著重要的意義。最初她提示的懲罰遊戲的期限,就是這天。

 這天她會做出怎樣的行動呢……我不清楚。

 也許會從此提出分手也不一定。什麼也不做也有可能。反之也有可能盛大地慶祝。

 我沒法準確地理解她心裡的想法。只能夠想象。因此……我在和巴隆先生他們聊完以後,決定了一件事。

 一個月紀念日……我要再次向她告白。

 並且在水族館約會時看到的夢也是原因。那時我在夢中坦率地向她傳遞了喜歡。我也想在現實中這麼做。

 ……然後,我想在那時送給她我親手做的禮物。一個月紀念……然後,作為我再次告白的禮物。

 「稍微想想……有點沉重吧……」

 我自嘲地小聲說著。這邊的女性經驗太少……不對,應該是一點也沒有。不知道那邊的情況就伸手進去著實有點恐怖啊。

 但是……我覺得比起拙劣地買下昂貴的禮物送自己做的手工品更能直接傳達感情吧……也懷抱著七海同學是否會高興呢的期待。

 明明決定好了卻還在迷茫這點非常有我的風格,但是就算這樣也要把該做的事全部做了。為了不讓自己後悔。

 要做的是……我的想法是使用樹脂的手工項鍊。

 最初考慮的是戒指就是了,但是難易度畢竟還是太高了,這會不會太過沉重了,就在心中自己將之排除了。

 關於這點,記載項鍊的製作方法的視頻還挺多的,製作材料也能便宜買到非常的寬裕。作為禮物來說沒有戒指那麼沉重……大概。

 所以為了買這些材料,我一個人真是太幸福了,但是一個人到了購物中心之後……

 「七海同學,這個不可愛嗎?」

 像這樣,一不注意就叫了七海同學。嗯,明明是一個人來電,這真是個怪人啊。可疑滿分……

 這之後就儘量注意著不要說出來,但是不管看到什麼摸了什麼,全部都會帶上對七海同學的聯想。

 這是因為在想送給她的禮物吧?

 接下來就把中意的材料多買了一些結束了購物,我邊不停看著七海同學的消息一邊在購物中心漫無目的的漫步就是了…….不知為何……有點…….該說是冷靜不下來……還是違和感……

 「有點……寂寞啊……」

 我注意到了下意識小聲說出的一句話。啊,是這樣啊。我寂寞了啊。

 七海同學不在身邊寂寞了啊。

 畢竟從週六到今天早上為止,不如說直到剛才都和七海同學在一起啊。她突然消失不見,我感覺到了喪失感。因為是我現今為止未曾感受到的感覺,發覺需要時間。

 標津學長沒有說我變了啊。我也……有些地方改變了吧。

 這算是好的變化吧?

 把東西裝進包裡,坐在購物中心裡的長椅上稍微望著天花板。七海同學那邊發來了女子會結束了差不多要來了的消息。

 看著這消息,這次我主觀地小聲絮叨。

 「好想早點見到啊……七海同學」

 「我也,因為想早點見到你急速趕來了哦♪」

 我那不期待回覆的話語,馬上被我聽過的聲音回答了。

 吃驚地看向那個方向之後……七海同學,還有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一起站在那裡。

 「……從哪裡開始聽到的?」

 「真寂寞啊……那裡開始吧?真是的——……陽信你啊這麼想我啊——。真是怕寂寞的人呢。好了,對我撒嬌也可以哦?」

 故意坐在我隔壁,七海同學像呼喚我一樣張開雙手。但是,這裡我真的抱上去的話肯定會慌得臉紅……

 不過,大概是知道我在這種場所不會抱上去才這樣的吧。

 但是,我沒想到這裡居然有人打掩護。

 「哎呀,女子會開得正歡的時候七海突然說想簾舞了啊。強行結束就趕緊跑過來了啊」

 「嘛~……大家想聽的東西都打聽完了不是挺滿足嗎~?從中途開始就完全是七海的花痴秀,還是說七海的個人演出好呢~,整個空間都甜蜜蜜的」

 「你們倆別說多餘的話啊!!」

 把張開的手合起來,七海同學向兩人抗議起來。……有點害怕知道對著那麼多人她到底講了什麼,我還是別跟著這個話題好了。

 「二位,謝謝你們送七海同學過來」

 「不用道謝哦。那就這樣,電燈泡兩人退場了,請兩位親密地去享受新婚購物吧~」

 「簾舞還有七海——,拜拜。明天見~」

 「不是新婚啊!!只是普通地買晚飯材料!!」

 「啊哈哈,你們也明天見」

 就這樣我們揮著手目送二人離開。

 還留下來的我和七海同學稍顯沉默起來。我看著她那硃紅的側臉有些開心,對著她伸出了手。

 七海同學沉默著抓起手,我們嚮往常一樣牽著手走向食品賣場。

 嗯……果然……旁邊有七海同學在就很安心啊。就這樣我們邊聊著今天晚飯吃什麼邊去購物。

 感覺著七海同學手的溫度……一個月紀念日……不管結果如何也要告白,我再次決定。

 在一個月紀念那天,我要對七海同學再次告白。

 已經決定好了,準備也在進行……和這沒關係,我現在正在面臨著現實的問題。

 「嗚哇……這下糟糕了……」

 我看完上週的數學小測成績趴在桌子上唸叨。

 分數……三十六分……

 特糟糕。差點不及格的成績。雖然不是不及格,但是是至今為止最壞的成績。

 明明迄今為止都是五六十分的不算好也不算壞的成績,但分數如此下降還是令人心痛。

 「陽信,考試成績怎麼樣——?你看起來好失落啊……有這麼糟糕嗎?」

 因為七海同學來到了我的座位,我沉默地把答案遞給她。是察覺到了我的失落嗎,七海同學靜靜地看著我的答案……

 「嗚哇……」

 像是意想不到一樣,把手放到了嘴邊。

 這麼震驚的七海同學的聲音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雖是第一次聽到,但是也沒有什麼高興的情緒。

 畢竟這個「嗚哇……」裡摻進了各種各樣的意義。雖然是如果被這種輕蔑的眼神看著的話可能要打開新世界大門一樣的聲音,所幸那個表情是苦笑。

 「嘛……這次的考試畢竟稍微有點難啊。不是不及格就已經很厲害了哦?」

 雖然她帶著苦笑摸著我的頭安慰我……但是我知道啊……七海同學成績很好這事兒……

 ……不對,首先要對在教室裡摸頭這件事吐槽吧我。總感覺周圍的視線很溫暖是錯覺吧?

 「……七海同學的成績有多少?」

 「等等……就這樣」

 七海同學很快就把答案給我看了……這個分數是……87分?!已經拉開了一倍以上的差距了。

 評價為有點難的小測可以考到這種分數嗎?這樣平常分數有多高啊?

 雖然聽過成績很好,沒想到會好到這地步。

 「好厲害七海同學……這次啊…….沒怎麼能學習……不加把勁可不行啊……」

 「該不會是……我的難吧?」

 「不是這樣啊……只是單純地我不夠努力……」

 我打著大哈欠否定了七海同學的話。嘛,確實最近和七海同學一起的行動很多……回家以後如果想學還是能學的。

 那個被我拿來鍛鍊、手遊還有給巴隆先生他們報告了,單純地只是我偷懶了而已。

 但是糟糕了啊……為了能和她正式交往成績下降,搞不好的話七海同學也會變成矛頭啊……總之要避免。做點什麼能確保學習的時間呢?

 不保證製作禮物的時間也不行啊。這樣的話,那就算有些勉強也要通宵……

 「你剛剛,就算通宵勉強自己也要保證學習的時間……是這麼想的吧?」

 七海同學半閉著眼睛瞧我說出的話讓我打了個寒顫。半眯著眼的七海同學就這樣把臉靠近到了極限距離。在鼻子快要撞到的距離,一直盯著我看。

 我無法看著她的眼睛,眼神四處遊弋。想想除了暴露了自己想的東西這點以外,距離不管怎麼說都太近了也是原因吧……

 七海同學是去確定了我的想法嗎,就保持這這個距離嘆息著。她的氣息打到我的身上,讓我的心臟猛地跳動了起來。雖然是無意識的,但是對心臟不好的行為啊。

 「陽信真的是很好懂呢……不行哦,通宵勉強自己的話」

 「但是你看,因為年輕所以稍微不睡也……」

 「我會擔心所以不行。真是的……」

 這麼說著起身的七海同學,把手放在額頭,讓發愣的我很是苦惱。嗯……畢竟不能讓七海同學擔心啊……不能通宵啊……

 這樣的話,就削減手遊的時間吧……畢竟學生的本分就是學習所以這是理所當然的呢……也稍微和巴隆先生他們稍微說說這邊的事吧。

 我像這樣想著的時候,七海同學好像在手機上調查什麼一樣。然後,一個人像是可以接受一樣點頭,再次把臉逼近了我。

 「陽信啊,今天開始……和我一起學習吧?雖然到現在為止在我的房間都是在聊天就是了,這段時間就拿來教你讀書吧?」

 七海同學提出了我想都不敢想的意見。

 然後好好一想的話……那段時間也佔用了七海同學讀書的時間吧。這樣也能維持住成績,我再次感覺到了她真的很厲害。

 「嗯……哎呀,雖然我很開心就是了,七海同學可以嗎?」

 「沒什麼問題哦?這種就是被稱為學習約會的東西啊。想想每天放學以後都能約會的話……不覺得很棒嗎?」

 學習約會……什麼彷彿矛盾一樣的詞語發音啊。

 學習和約會都要兼顧嗎?難度不會超級高嗎?什麼都能和約會聯繫在一起,世人的聯想真是太厲害了啊。我就算搞錯了也想不出來的思考方式。

 「啊嘞?這麼說的話……現在為止在七海同學的房間裡聊天全部,都算在約會里了嗎?」

 雖然是不知怎麼就說出來了的發言……正如我所說嗎,七海同學紅著臉不停地打我的後背。嗯,我說也稍微有點害羞啊。

 周圍的視線都是「又來了啊那倆」這種程度的,已經習慣了。剛才被摸頭的時候也是,不知怎麼從前天的那件事開始周圍的氣氛就開始變得溫柔了起來。

 實際上是這樣還是我的錯覺我也搞不懂就是了。

 七海同學說著「那今天開始哦」開心地擺弄著手機。這天學校發生的事情就這種程度。

 昨天的傳言也某種程度上告一段落了。當然,好像還有一部分在流傳著,但是內容比較正常,沒有誰再來找我們。

 然後學校也放學了……我們如往常一樣購物和做飯,吃完飯以後就去了七海同學的房間。

 那麼,我想著接下來就是學習了……七海同學說著「稍微等等哦」就從房間裡出去了。我被一個人留在她的房間裡。

 學習用品明明都拿來了……是要準備什麼嗎?

 等了不短時間以後,首先進來房間的是嚴一郎先生。嚴一郎先生也一起學……不太可能吧。

 他拿著小圓桌放在了七海同學房間的正中,「陽信君,要加油哦」給我加完油以後就這樣離開了。

 啊啊,特地拿了學習用的桌子過來啊。十分感謝。

 然後,七海同學馬上進過來了。我看著那樣子……嗦不粗話。

 「那開始學習吧。陽信同學……請拿出今天的小測卷」

 雖然和料理的時候一樣進入了老師模式,但是我完全聽不進去。因為強烈衝擊而無法整理情報這點我倒是理解了。

 七海同學……穿著白色的襯衫和青色的領帶,下身穿著緊貼曲線的緊身包臀裙。甚至戴著和之前看到的不一樣的銀框眼鏡,頭髮綁成了側馬尾。

 欸?為啥七海同學突然搞起了cosplay?是cosplay吧這?

 「七海同學……為啥……這副打扮?」

 「這個?是說了要教陽信學習以後媽媽借給我的。怎麼樣?很像老師吧。可愛不?」

 「嗯……嗯、可愛哦」

 不是,與其說可愛……不如說……刺激有點太強了吧……因為是第一次看到緊身裙,因為這副成熟模樣而心動不已啊。

 她面對著我坐下,然後認真地注視著我的小測卷。

 看到這幅認真,我因為感覺到了些許不純的感覺而對自己感到羞恥。現在在這裡的不是男女朋友,而是被教授的學生和老師……沒有這種程度的緊張感可不行。

 「看了一下答案……感覺比起粗心的錯……公式選擇有錯?這種感覺比較多呢?難道……你是答案和問題都是完全默記的類型嗎?」

 「啊——……是這樣啊。感覺公式啥的有沒有用對完全搞不懂的情況很多……就變成了從問題到答案全部背下來,在這之中選擇使用的情況了」

 「嗯——……我覺得數學比起背理解更重要哦。如果背的話只是模板吧?就算記得問題和答案,也沒法靈活運用。我覺得這一點其實和文科是一樣的啊」

 這之後七海同學邊確認我的答案,對我搞錯的問題提出了適當的建議。教我的方法也是,不說答案而是說這裡為什麼會搞錯啦。正確的公式應該是這個啊……帶上了這樣的解釋。

 對於我無法理解的部分,十分耐心仔細地給我說明……這口吻一點也不嚴厲,而是十分溫柔。

 被教完了以後,雖然也有讓我覺得搞錯了有點羞恥的地方……但是我還是感受到了七海同學教我的仔細。

 雖然有點對不起學校的老師,但是七海同學教我的方式感覺能讓我效率提高百倍。這不是老師的問題,而是我理解的問題吧。

 和七海同學面對面坐著,所以肯定會變成她伸長身體來教我的形式、最初的時候我雖然聽得很認真……但這是,我注意到一件事。

 七海同學穿著的襯衫和裙子……雖說是睦子阿姨的,但是好像微妙地和她的身體有些不貼合。

 那個……伸長身體的時候會這樣……襯衫和身體之間會稍微空出一些來。雖然為了隱藏而繫了領帶吧,但是那個好像有點鬆了。

 我為了不看到,慌忙地移開了目光。但是……橙色的稍微有點豪華的某物飄進視野裡是不可抗力對吧。

 「……陽信,怎麼了?」

 「七海同學……那個……胸藏一下……不小心看到了……」

 因為我的話七海同學慌張地藏起胸,把伸長的身子縮了回去。然後稍微俯視著我,稍微帶著點鄙視地說。

 「……看到了?」

 「稍微……但是那種事……說白了……」

 「橙色……」

 隨著這句話我的身體震了一下。因為被看到的羞恥,七海同學顫抖了起來,然後我就變成了土下座的姿勢……那邊的她站了起來。

 「嘛、陽信的話看到了也行哦……但是稍微……稍微等等哦……我去換個衣服」

 這麼說著她再次從房間出去。這是……說出來對還是不說才對呢……不管怎麼想都得不出答案。

 不過怎麼說呢……作為男人還是挺幸運的,在那個狀態下繼續看感覺有點虛偽……所以我還是會和七海同學說的。

 然後七海同學換上了可愛的綠色房間裝回來了。「這樣的話……可以集中了吧?」這麼說完我沉默著點了點頭。

 「不過嘛,七海同學是老師的時候有點心跳不已的呢……這房間裝也很可愛就是了」

 「謝謝你誇獎我……但是啊,你看……現在就集中學習吧?」

 臉上稍微帶著紅暈的七海同學,看著我的數學答案再次開始了授業。雖然包括最初講的部分,但是也可以說對於這次測試的問題我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因為和平常聊天不一樣所以體力和精力都花的很多……這下令人舒服的疲勞感充滿了身體。

 學習結束的時候,睦子阿姨端著溫熱的紅茶和小塊的巧克力點心來了。好像是七海同學拜託的。

 喝了一口紅茶,把小小的巧克力塞進嘴裡……能清洗感覺到在口中融化的溫熱甘甜浸染了疲憊的身體。

 「接下來每天都教你學吧。我也能複習,陽信的成績也能上升吧?」

 「十分抱歉……拜託你了啊。七海同學要讀大學吧?將來……有什麼想做的嗎?」

 對於我的話七海同學放下了紅茶杯子,臉上顯露出了溫和的微笑。

 「我啊……將來……想當老師哦」

 「……來時?所以教人才這麼厲害嗎?」

 「嘛,還是剛剛起步呢」

 「老師啊……七海同學的話,一定能當一個好老師的……」

 這麼覺得的我,腦海裡浮現了她的教師模樣……想象的同時又有種討厭的預感浮上心頭。

 如果她成了初中或者高中的老師……絕對會受歡迎。會有確實喜歡上她的男學生存在,這種情況下不是會被告白嗎?

 不對,糟糕的話在教師同事裡也會很受歡迎。不如說比起學生這邊的概率更高啊。雖然很想為她的夢想加油……但是我同時也十分擔心。

 「陽信……為什麼這種表情?難道是在擔心我成為老師時候的事情嗎?」

 「哎呀,說是擔心……當高中或者中學的老師的話七海同學絕對很受歡迎啊」

 因為我的敏感我沒有說更多。但是,對於之後的事情明明沒有什麼好覺得不安的,但是想象之後就會擅自不安起來。

 七海同學聽完我的話之後很高興地笑了起來……故意從圓桌下面鑽過來接近我。

 想著為什麼故意做這種事情的時候,七海同學就這樣把頭放到了我的膝蓋上。

 是想這樣啊。是站起來太麻煩了嗎……七海同學眯眼看著稍微有點驚訝的我,大大地伸出了左手。

 「這麼擔心的話……我當上老師的話,這時假如我戴上了戒指就沒問題了吧?」

 「帶著戒指……是用來驅邪的?有什麼效果嗎,就算戴在左手的無名指上……wuming……zhi……?」

 看著她用右手提示的地方,我終於理解了。

 看到我的反應的七海同學,臉上全是滿足的微笑,但是最後還是害羞了逃出了我的視線範圍。

 「不是、你看……就算不是帶著真的……也是有效果的吧……雖然是剛才的話。雖然不知道會怎麼樣,姑且先說一下試試啦」

 七零八落的像是藉口一樣的說明……七海同學沉默了。我也不明白她的話,沉默下來。

 聲音像是被掐住一樣,我緩緩地張開嘴。

 「戒指什麼,收到了不會覺得太過沉重了嘛?」

 「沒這種事哦。從陽信那裡不管收到什麼都很開心呢。啊,並不是在請求你哦!?只是普通地在一起就很開心了……」

 七海同學的聲音變小了。但是太好了,七海同學好像會覺得開心。嗯,那紀念日送一個手工的項鍊好了。

 這之後,我的耳邊傳來了七海同學「接下來也要兩個人一起加油哦」的聲音,我只能回以「是啊,加油」。

 兩人之間繼續保持著沉默,然後我們相視著微笑起來。接下來也要加油啊。七海同學的事情也是,學習也是。

 我再一次如此下定決心。

第一章 流言蜚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