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序章 一夜之後

第三卷  序章 一夜之後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圖源:懂不懂憐杜都買的含金量啊.jpg

 翻譯:MK

 校對:MK,還有評論區

 人在遇到意料之外的事情時會有怎麼樣的反應呢?那一定是因人而異的吧。

 石化一樣什麼也不說出來的人。

 大聲喊叫的人。

 總之一定會說話的人。

 各種各樣的人都有吧。

 我的話是哪一種呢。一定是太過驚訝所以動彈不得的類型吧。那個時候,偷聽七海同學他們說話的時候也是,我除了聽著以外什麼都做不到。

 那種事我……邊看著七海同學的睡顏我邊模糊地思考著。

 為了不被誤解我先說好了,這可不是在一起睡覺。我在別的地方誰的,現在只是稍微來叫七海同學起床罷了。

 正常的話好像早就是七海同學起床的時間段了,今天好像是因為昨天發生的騷動所以特別起不來呢……所以我被拜託了叫她起床的任務。

 就算這樣如果她現在醒來的話,究竟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這個雖然稍微有點害怕就是了……但是還是有點想看啊。

 「嗯……嗯……呼……?」

 這麼想的時候,七海同學發出了可愛的吐息聲慢慢地睜開了眼睛。看來好像在我出聲之前醒了過來啊。正在思考著想看的時候就醒了啥的……真是好巧啊。

 然後那睜開的眼睛……在半閉的狀態一度停下了。

 「早上好,七海同學」

 「……欸?」

 七海同學看著我,然後稍微動了一下身體就完全停止了。嗯,七海同學好像和我是一類人的樣子啊。完美地沉默然後石化了。

 不知道是不是完全沒有理解現在的情況,和我對視的七海同學就這樣裹著被子一動也不動。彷彿遊戲裡的姿勢一樣。

 就這樣抓著被子的她,藏著身體慢慢地抬起上身。難道是稍微有點冷嗎?她東張西望地左右看看,然後歪著頭把視線轉回了我的身上。

 「……這是哪裡?」

 「那個……七海同學家裡的書房呢」

 看來好像是因為睡傻了,又不在自己的房間裡所以陷入了混亂之中啊。我為了讓她安心坐在了她的身邊,就這樣等待著七海同學的下一句話。

 「為什麼我會睡在這裡呢……?對了昨晚陽信留宿了……說來好像有聊天……記憶好曖昧啊。啊咧,陽信是在哪裡睡的?」

 昨晚的事情已經不記得了嗎。嗯,從哪裡說起呢……?畢竟是本人的事情,就全部告訴七海同學吧。

 「七海同學,不記得了?昨天啊……」

 我將昨晚在房間裡發生的事情說明了。於是七海同學的臉頰一下就泛起了紅霞,就這樣好像要藏在被子裡一樣鑽了進去。

 中央是渾圓的巨大突起,就好像饅頭一樣的被褥完成了。

 「……嗚……我幹了那種事嗎?好羞恥啊」

 從那裡探出臉的她好像從饅頭進化成了烏龜一樣。在這之後還把手稍微探了出來,用像貓一樣的眼神輕輕地瞄著我。從饅頭到烏龜,然後是貓,她的進化真是停不下來啊。

 我就這樣在她的邊上直接躺了下去。就這樣我們的視線高度一樣了,覺得很害羞的七海同學像在觀察一樣把視線轉了過來。

 「果然什麼都不記得了?」

 「嗯……記得……不對,可能就隱約記得……?該說是想起來……」

 像在確認一樣,七海同學對我的話說出了記得。記得……這一句話讓我嚇了一跳。

 隱約的話……我乾的事應該不記得了吧?不對,我想那時候畢竟已經睡著了所以應該沒注意到吧。應該沒有必要擔心吧。

 就算說是情緒或者是其他什麼的太過高揚了……我是不是做得太過頭了這種罪惡感在這之後越來越強烈。

 在這裡說嗎?

 我親了七海同學的額頭。

 嗯、說不出來。不過覺得說出來比較好是事實。怎麼辦啊。我就像這樣矛盾著的時候,七海同學小聲的嘟囔著。

 「……這樣啊,沒能聊成天呢。對不起哦」

 「不要道歉啊。那個畢竟沒辦法啊。意料之外啊」

 醉了的七海同學來了房間這種事,該說是誰才能預料得到啊。而且還是那副樣子來的啊所以……想要表揚我那頂住了的理性啊。

 不、雖然說親了額頭。那是也忍耐了的吧。

 「嗯—。明明陽信今天晚上也住下的話就好了呢。」

 「那個果然不行吧……畢竟昨天大家都在,不如說是因為特殊情況所以才住下的。還有,連著幾天被這樣關照也是不行的啊」

 「切。不過也是呢。為什麼我昨天睡著了啊。約會的感想啊、下次的約會怎麼辦啊之類的,明明有很多的話想說的啊」

 只是說了一下了不能留宿的原因而已吧。但是,好像在後悔昨天自己睡著了一樣,我能感覺到些許悲壯感。

 七海同學就這樣嘟著嘴爬了起來伸了個大腰。掛在七海同學身上的被子就這樣輸給了重力從她的身體上滑落掉在了地上。

 嗯……因為不可抗力看見了就是了,從下面看還真是壯觀啊。新發現。

 「……為什麼我是這副樣子啊?!」

 大聲說完之後,七海同學趕快撿起了掉落的被子藏住身體。雖然說過昨晚的事情還記得就是了,看來這件事好像忘了啊。

 「總感覺有點冷啊……」

 「七海同學,你穿成那樣來了房間裡就是了,這你不記得了?」

 「假的吧?!我沒幹什麼奇怪的事情吧!?沒說啥奇怪的話吧?!」

 不是擔心我幹了什麼嗎。我可以認為這是對我的信賴吧?七海同學抱著頭,好像在拼命的回憶自己的行為。

 「沒關係哦,什麼都……」

 這麼說的我,一瞬間卡住了。因為我想來了啊,她……摸了我的腹部這件事。

 「什麼都沒幹哦」

 「……這表情是發生了什麼吧?」

 「沒關係沒關係,只是稍微摸了一下我的腹部罷了。和社麼都沒有一樣」

 「那是什麼!?完全不記得就是了?!想起來……想起來啊我……」

 這次連被子從身上掉下來都不在意了,七海同學依舊抱著頭嗚嗚地念叨。看起來是拼了命也要想起來一樣。

 我斜視著這樣的七海同學,站起來對她伸出了手。

 「那就這樣,走吧七海同學」

 「……嗯」

 七海同學看了一眼我的手就挪開了視線,像是放棄了一樣唸叨。然後抬起臉抓住我的手慢慢站了起來。

 「嗯—……比往常更困……」

 七海同學有點搖搖晃晃地開始走路。本來想著站起來了就放開手的,但她緊緊的抓住了我的手一點像放開的意思都沒有。

 也好。畢竟有些搖搖晃晃的也挺危險的…就這樣一起走吧。

 「七海同學能走嗎?沒問題?」

 「有些暈暈乎乎的……這就是所謂的宿醉吧?雖說酒要滿20歲才能喝,這樣子的話二十歲了我也不能喝酒啊……」

 七海同學稍微靠著我。為了不讓她摔倒我支撐著她慢慢地走著。剛起床所以體溫稍微有點熱……我的臉稍微有點紅。

 就算這麼說威士忌酒心就變成了這樣啊……

 雖然我沒有喝過酒所以不明白就是了,是會變得這麼難受的東西嗎。這樣的話我成人以後也不想喝酒啊。

 「吶、陽信—背背—」

 「不行、下台階很危險的啊。好了,我會扶著你的好好走路」

 「姆—……」

 台階也很危險就是了,但是這麼薄的衣服讓我揹著的話在另一種意義上很危險啊。七海同學到底懂不懂這道理啊。不,這應該是不懂吧。好像大腦還在宕機中啊。

 於是我們一起來到了客廳。

 廚房裡沙八妹妹和嚴一郎先生在一起做菜。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好像在幫忙。

 「早上好—」

 「七海,早上好。睡得好……七海!!」

 對著打過招呼的七海,嚴一郎先生髮出了震驚的聲音。就在他旁邊的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也浮現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沙八妹妹好像覺得哪裡有意思一樣看著。

 「爸、爸爸你回來啦—坐檯女太遲了嗎?不能喝得太過哦」

 「沒有,昨天沒有喝成那樣啊……不對,不是這個……」

 嚴一郎先生用帶著稍許顫抖的手指著七海的衣服。好像他的視野裡看不到我的手和七海緊緊握著一樣,緩緩地挪著頭向我看過來。

 我和嚴一郎先生直直地對視著。那眼睛閃爍著好像在訴說什麼的光。

 「陽信君,難道你睡在沙發的理由就是……?」

 「……如您明察」

 我稍稍點頭肯定了嚴一郎先生的話。這之後嚴一郎先生稍微放鬆了肩膀,向我靠近過來……

 「女兒的種種都很對不起。不過陽信君還真能忍啊……厲害啊」

 我的雙肩被他緊緊地抓住,說出了真誠道歉的話。這也太過了……我覺得沒有什麼需要道歉的就是了。

 但是,忍住了是事實所以在這裡被誇獎了就有些像害羞一樣,微妙地開心了起來。嗯?我忍住了?我……是?

 我歪著頭的時候,嚴一郎先生小聲地對我說。

 「……過去……我沒能忍住啊」

 這個瞬間,我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女性的笑顏。不過,就算嚴一郎先生沒有說的那麼具體,能想到的除了那個人也沒別無他選了。說的就是七海同學的媽媽。

 我和嚴一郎先生互相點頭,輕輕地握起了手。看到這樣子的七海同學好像在問發生了什麼地歪著頭。是不知道也好的事哦,七海同學。這是除了男同胞以外都不會懂的事情啊,一定。

 「早上好,七海還有簾舞」

 「早上好~你們二人昨晚過得開心嗎?」

 ……神惠內同學為什麼會知道那樣的表達呢?說起來,這兩人也知道昨晚並沒有發生什麼可以享受的展開啊。

 「早上好。音更同學,神惠內同學」

 「兩個都早上好—初美還有步都在幫忙做菜嗎?起不來很抱歉。我馬上就來幫忙哦」

 七海同學就這樣放開了我的手進入了廚房,兩人制止了那樣的七海同學。被突然叫停的七海同學。稍有醉意地倚在了我身上。

 「等著等著。作為讓我們借住的謝禮還有各種意義上的賠禮,今天就讓我們來做吧」

 「對~對~就當登上了大船慢慢來吧~偶爾這樣也不錯—吧」

 原來如此,這樣的話我也去幫忙比較好吧,在我踏出一步的時候,七海同學嘀嘀咕咕地念叨著。微小的,但是清晰的聲音傳達到了我的耳朵裡。

 「欸……但是陽信的便當想由我來做啊」

 這一句話讓在場全員的動作的凍住了。

 七海同學是無意識地突然說出來的嗎,之後就用雙手捂住了嘴。我的話維持著一步踏出的姿勢一動不動,明顯地感覺到了自己的臉頰漸漸發熱。

 然後,像配合著我的臉變紅的速度一樣……面前的諸位表情都開始變成了笑臉。大家好像覺得哪裡很有趣一樣,帶著逗弄一樣的神色。

 「這樣啊這樣啊,簾舞的便當是自己做的啊」

 「嗚哇~剛剛的話拍下來了呢。等睦子阿姨醒了就給她看一下」

 「大早上就開始打得火熱呢,真羨慕啊姐姐」

 「七海……有好好長大了……」

 四人都在展示著各自的反應,我們倆紅著臉沉默無語。我已經反常地開始流汗了,實際上已經明白後背打溼了。這是精神壓力導致的流汗吧。

 但是我在這之後,陷入了更加令人汗如雨下的事態。

 「嘛,早飯還有嚴叔叔們的便當就交給我們吧。簾舞的便當就交給七海啦」

 「事前準備已經做好了啊。啊~和簾舞聊一下這個時候的事情怎麼樣啊~?」

 這麼說著,神惠內同學從口袋裡掏出了手機把畫面展示給了我們。那裡映著的是一張照片。一張對我來說是用身體記住的照片。

 昨天……我親吻七海同學額頭時的照片。

 周圍的氣氛告訴了我,緊鄰著我的七海同學吃驚得摒住了呼吸。嚴一郎先生根本沒看手機的圖片,對於七海同學的反應臉上浮起了問號。

 對此,本來只在我背後的汗水已經衝到我臉上來了。

 「吶陽信,可以讓我們詳細聽聽嗎?」

 「是」

 七海同學的臉上浮現出了非常溫柔的微笑,用非常溫柔的口吻對我說。明明那表情是如此的平靜,我的汗卻依舊流個不停。除了馬上作出肯定回答以外啥也沒辦法。

 七海同學拿起我的手,兩個人慢慢地移動到了客廳。雖然想著要說但是沒說的事情在這裡被揭發了實在是沒想到。悔不當初應該就是這樣子吧。

 正在思考著如何描述,遠離了眾人的七海同學用只有我能聽到的聲音竊竊私語著。

 「不要誤會哦。沒有在生氣啦……只是想讓你告訴為什麼做了這事而已哦?」

 把食指放在唇前的七海同學臉頰染上了微紅,感覺很開心地對著我笑。很期待我接下來的說明……看起來像這種感覺。

 這話讓我稍微安心了,也讓我進入到了不得不向七海同學說明為何親了她的現實裡……我的汗依然像瀑布一樣。

 這樣的話,還是普通地生氣的情況比較好不是嗎?我邊思考著這種東西,邊為了如何說明抓破了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