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文化祭篇

#47 雖然都叫女僕,但女僕也是分很多種的!

第四卷 文化祭篇  #47 雖然都叫女僕,但女僕也是分很多種的!

“唔,好想吐……”

由於緊張,腸胃一直緊繃著。

已經在公寓外面站了三十分鐘了,因為實在冷靜不下來,打開沒什麼可看的手機,又馬上關掉,無數次地重複這樣的動作。

要問我為什麼會這樣呢——只是自己這邊在等人,卻不知道對方會什麼時候出來。

雖然我也知道等人要早點出來,雖然我也明白要是不知道對方住哪裡就要提前出門……但要我等三十分鐘什麼的實在是太累了。

正當我差不多打算放棄,準備去學校的時候。

入口的自動門靜悄悄打開,等候的那個人走了過來。

“那、那個,黑井、桑!”

“誒?啊,嚇,嗚誒誒!?黑、黑黑黑黑黑音桑!?怎麼這麼早!?”

“啊,誒多,那個,如、如果可以的話,一起去學校吧”

剛剛還在扭扭捏捏的黑井桑,被這句話嚇了一跳,呆立原地。

誒,啊咧,難不成是我弄錯了吧?搞錯距離感了麼??

還以為最近關係變好了,不會這麼想的只有我自己吧?

“我、我和黑音桑一起?去學校?”

“唔、嗯。如果黑井桑不討厭,的話……”

“才、才不討厭哦!不過,為什麼是和我……”

這種心情,我懂的。

交流障礙基本上都是自我肯定力低下的存在,總是習慣於否定自己。

迄今為止,我都沒有表現出那種姿態,這也是黑井桑困惑的原因吧。

不過,多虧祭前輩,我終於想起來了。

長年以來一直沉溺在獨自一人的生活中,在最近的Vtuber生活中滿足現狀而忘卻的,我真正的願望。

那便是──、

“和、和朋友,一起去學校,不是件、很平常的事情、麼”

女僕是什麼呢。

平時只在互聯網上不經意間看到這種屬性,但當自己真的要在文化祭上扮演女僕時,不由得產生了這樣的困惑。

每當自己聽到侍奉女僕這種充滿工口色彩的詞彙時,總會感覺心跳加速,腦內的桃色妄想也在瘋狂蔓延,不過,這對以女僕為本職工作的人來說還是太過失禮了,況且也只會有快◯天世界線裡的高中文化祭才會發生那種事情吧!

那真正的女僕到底是怎樣的呢。

即使只用在文化祭上模仿,但既然要收錢,我還是想認真一點。

從最近的活動中萌發了專業意識的我,想到了一個好點子。

──啊,說起來,後輩裡面就有個女僕呢。

那樣的話。

(黑貓燦)

“所以,今天就到後輩克里斯蒂娜·露蒂婭的直播間打攪了,喵”

【怎麼回事啊】

【就是這麼回事喲】

【沒想到黑貓桑還會主動找後輩聯動啊…】

【燦,加油啊(後方腕組)】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各位,大家好。我是Altema三期生的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黑貓燦)

“今天想向後輩女僕學習成為女僕的訣竅”

【原來如此呢】

【黑貓桑要當女僕嗎】

【不要亂加屬性】

【事到如今不要再媚宅啦】

【廢柴貓女僕肯定很快就會被開除的吧】

哦,哦哦哦。

聊天室裡留言的速度比平時快多了。

嘛,“為什麼貓娘JK要特意學習成為女僕的訣竅啊”,這話確實說的有道理。

但,要是讓我作出“這可是為了文化祭的必要準備啊”這種回答,可不行……。

(黑貓燦)

“誒——多,嗯,對了,我想提高自身在侍奉女僕方面的造詣”

【喂】

【不要在真正的女僕面前說那種話!】

【淫!貓!】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原來如此,黑貓桑好像對女僕有什麼偏見呢”

(黑貓燦)

“啊,呀,不是這樣的。只是見過不少這樣的情景而已...”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那麼,今天直播的主題就決定是矯正黑貓桑對於女僕的錯誤觀念了,這樣可以麼?”

(黑貓燦)

“啥!?”

【OK的說】

【請務必糾正她腦內澀情的思考迴路】

【黒貓清楚化計劃指導】

啊咧!?為什麼感覺企劃的主旨完全變了!?!?!?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首先,黑貓桑對女僕這一職業是從事什麼樣的工作有所瞭解嗎?”

(黑貓燦)

“從主人起床開始到就寢為止為主人提供各種各樣的侍奉!”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

【各種各樣的侍奉(意味深)】

【真不知道你是認真的還是在開葷段子吶!】

【絕對是在說葷段子吧…】

【偏見也太過頭了】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正式的女僕根據所負責的工作不同,有好幾種不同的類型,大家一般想到的女僕便是宅配女僕(House maid)。簡單來說就是沒有特定負責工作種類的萬能女僕。”

(黑貓燦)

“晚上照顧主人什麼的……”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凌駕於各類女僕之上的人被稱為住宅管理員(Housekeeper)。說到凌駕於各類女僕之上,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被稱作“女僕長”的女僕,但需要注意的是,住宅管理員準確來說並不是女僕,而是傭人”

(黑貓燦)

“和主人一起調教新人女僕的的女僕長……”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你有在認真聽嗎?”

(黑貓燦)

“是的”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那麼,今天的直播就到此為止吧”

(黑貓燦)

“等等!?”

【辛苦了】

【拜喵——】

【哎呀,一轉眼就兩個小時了呢】

【最後一幕黑貓豎起大拇指沉入高爐的場景,真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啊26】

不就是因為學習氛圍太緊張嚴肅,想開個小玩笑緩和一下嘛!

啊,啊,同接減少了!?真是的這些傢伙!?

看到我慌慌張張的模樣,克里斯蒂娜·露蒂婭“哈……”地嘆了口氣,說,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那麼,黑貓桑想問我些什麼呢?”

(黑貓燦)

“啊,誒多,女僕咖啡廳的女僕到底應該做什麼好呢”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女僕咖啡廳,是麼”

於是乎,她“嗯嗯”地調整了下嗓子,輕咳了幾聲,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歡迎回家,主人sama♡”(賣萌音)

(黑貓燦)

“嗚誒!?”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的聲線是那種充滿了成熟女性沉穩的類型。

所以剛才那是什麼啊,現在的聲音完全變成了電視上經常聽到的女僕咖啡廳裡面那種嫵媚的萌音。

誒,人類的聲音真能發生如此之變化麼……?

【好厲害】

【發出了黑貓絕對不會發出的可愛聲音……】

【燦醬好好看好好學】

(黑貓燦)

“明明我才是前輩啊喂!?”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身為女僕,不存在做不到的事”

她用平靜的聲音說到……!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如果實在對女僕咖啡廳沒有概念的話,基本上只要對著主人sama賣萌就可以了。即使失誤,也只要道個可愛的歉就行”

(黑貓燦)

“說、說得好露骨……”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嘛,反正來的人一開始也不是奔著真正的女僕來的”

【就是鴨】

【如果想找像那種真正的女僕,就去那種有維多利亞女僕的咖啡館吧】

【話說回來,黑貓怎麼突然對女僕咖啡廳感興趣了?】

【桃色妄想ry】

(黑貓燦)

“不是不是不是,那個,是、因為要在文化祭上搞女僕咖啡廳……”

雖然之前感覺還是不要說為好,但從上次直播開始就一直在說文化祭的事請,所以現在臨時改了主意。

說起來和那些認為JK Vtuber就是真的JK的人相比──算了,這個話題還是不談了。我就是JK,是誰都無法否認的美少女高中生……!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原來如此,學校的女僕咖啡廳麼。那麼,我有一個小建議。與其不明不白地做著女僕,不如加上一個適合自己的設定,這樣也能更好地扮演”

(黑貓燦)

“適合自己的設定……?”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幹任何事都要有明確的目標,這樣才能成功,說得正是如此”

啊,也就是說,和做Vtuber一樣,這個意思吧。

確實,與其連自己都不知道知道要扮演什麼樣的女僕,傲嬌女僕、冒失娘女僕之類的設定反而更容易讓人貫徹角色。

……嘛,對連黑貓燦這種貓娘角色都無法堅持設定的我而言,能成為什么女僕也還都是個未知數。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那麼先依照幾個主題練習一下,找找女僕的感覺吧”

(黑貓燦)

“好、好的。觀眾們來把想看的類型發在聊天框裡”

【廢柴女僕】

【淫亂女僕】

【冒失女僕】

【超SKB女僕】

【工口女僕】

(黑貓燦)

“喂笨蛋!發點正常的啦!!BAKA!!!”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是高中的文化祭吧……?”

(黑貓燦)

“啊,是的。所以那種類型……”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那麼,就來練習一下冒失女僕吧”

(黑貓燦)

“可我不是廢柴啊?????”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

(黑貓燦)

“啊唔”

【就算對手是前輩也毫不客氣的無言威壓】

【和上次一樣,身為前輩的威嚴已經完全崩壞了,沒關係吧?】

【大丈夫萌大奶】

(黑貓燦)

“那、那麼我先來試一試冒失女僕吧”

在這裡就要果斷出擊,找回身為前輩的威嚴!

(黑貓燦)

“哈哇哇~主人sama的蛋包飯掉地上了~~”

【0分】

【冒失娘才不會特地加上“哈哇哇”喲】

【作為交換】

【一份新的蛋包飯再合適不過了】

(黑貓燦)

“為啥子喲!!!”

不是超可愛的嘛,已經是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的程度了!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方向性姑且不論,角色感確實很不錯。應該說意外的有這方面的才能吧?”

【黑貓桑自己就是被扮演的角色說…?】

【是啊(斷言)】

【離既定人設最遠的Vtuber第一名】

(黑貓燦)

“我已經習慣你們的拱火了……。話說回來,廢柴和冒失有什麼不同嗎?”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廢柴做事總會有遺漏的地方,而冒失則總是一直在失敗,好像是這樣來著?不過從廣義上來說大概是一樣的”

(黑貓燦)

“嗯~。那,就是這這種感覺,吧”

咳咳,

(黑貓燦)

“嗚誒,忘記給主人sama的蛋包飯裡放米飯了~”

【遺漏的點出問題了吧!】

【待會兒就要把蛋包飯忘掉了!】

【等著被炒魷魚吧】

【廚師;;】

(黑貓燦)

“角色扮演女僕好難……”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只要多加練習,就可以了”

(黑貓燦)

“我最討厭這句話了……”

【黑貓桑討厭的話真多呀】

【友情、努力、勝利】

【大概是討厭積極向上的話語吧…】

【明白了,又沒有明白】

(克里斯蒂娜·露蒂婭)

“只要經歷磨礪,便會綻放光芒。我也會幫助你的,所以還請加油吧,好麼?”

(黑貓燦)

“好的……”

 

#48 在文化祭上能呼朋喚友的人是在哪買的朋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