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文化祭篇

#43 【聯動】終於如願以償地和那個人聯動了【十六夜桜花/Altema】

第四卷 文化祭篇  #43 【聯動】終於如願以償地和那個人聯動了【十六夜桜花/Altema】

#夜桜見物 #あるてま

【聯動】終於如願以償地和那個人聯動了【十六夜桜花/Altema】

14,448人正在觀看・直播開始時間:0分鐘 前

⤴139 ⤵2 ➦分享 ≡₊保存 …

十六夜 桜花

  73,201位訂閱者

(十六夜桜花)

“呀,今天的月色也很美呢。這裡是Altema二期生,十六夜桜花喲”

【晚上好——】

【今天月色真美啊!】

【這一天終於來了呢…】

(十六夜桜花)

“是啊,終於來了喲。和黑貓桑聯動的日子……到了!”

【一直有說著想和她聯動呢】

【黑貓“共演NG!”】

【那隻貓表達情感的方式也太直白了】

(十六夜桜花)

“怎麼也不敢敞開心扉這點也像貓一樣,我並不討厭哦。那麼事不宜遲,有請今天的嘉賓。黑貓桑——?”

(終理永歌)

“大家好,我是終理永歌”

(十六夜桜花)

“終理桑!?”

(終理永歌)

“好過分啊,十六夜桑。明明也要和我聯動,怎麼就忘了呢”

【喂w】

【哈哈~是把黑貓以外都完全無視了吧?】

【把聯動對象撇在一邊是不行的】

(十六夜桜花)

“對、對不起終理桑。才不是把你忘記了什麼的,對、對吧?”

(終理永歌)

“沒關係,我不介意的。不過,作為觀測者,一旦經歷過這份屈辱,便絕不會忘卻”

(十六夜桜花)

“嗯,為了讓你開心起來,這次直播我會努力的哦”

(終理永歌)

“呼呼……”

【喂喂喂?】

【管人痴看什麼都是貼貼】

【煩死了!屏幕上的她們不就是在貼貼嘛!】

【是在貼貼嗎…?】

(黑貓燦)

“……我是不是回去比較好?”

我是在通話裡聽了些什麼啊。

陰角要是一開始沒能說上話,是沒辦法自己進行發言的哦?為什麼終理永歌她要搶先出場啊??

(十六夜桜花)

“啊,黒貓桑”

(終理永歌)

“呼呼,是隻靦腆害羞的貓貓,呢”

(黑貓燦)

“把我叫了過來,卻讓我蒙受這種貓貓無法承受之羞辱。我可是隨時都做好回去的準備了哦?”

(十六夜桜花)

“實在抱歉,還是請、振作起來吧?”

(黑貓燦)

“話說這傢伙從剛才開始是不是就一直在旁觀啊?”

(終理永歌)

“那是,怎麼一回事呢~?”

【都是你們的錯!】

【不對,是她自作自受吧?】

【對待女孩子的態度是不是太曖昧了】

【小白臉嘛喂】

雖然我也沒怎麼詳細瞭解過,但十六夜桜花在平時直播的時候似乎也是這個樣。

經常對觀眾們說著甜言蜜語,一股寵溺女孩子的感覺。

這性格,總是讓人不禁想問,你這傢伙是不是從哪個百合漫裡跑出來的。

不過,十六夜桜花是那種超越設定的存在,本人就是如此,真是不好意思……。

(十六夜桜花)

“好了,來把今天的直播內容向觀眾們說明一下,好麼?”

(黑貓燦)

“被十六夜的聯動邀請煩到了,於是就來了”

(終理永歌)

“總感覺那隻黑貓,看起來很不開心的樣子,所以我也跟了過來”

(十六夜桜花)

“我自己完全被當成壞人了。不過,算了”

【桜花醬…】

【還是打起精神來吧】

【都是你自作自受!】

【想不出照顧人的詞了呢】

(十六夜桜花)

“好的。那麼,關於今天直播的內容,我想玩馬里奧賽車”

(黑貓燦)

“十六夜桜花做遊戲直播比較多呢”

(十六夜桜花)

“因為我很擅長呀”

(終理永歌)

“我的話,其實並不太擅長對戰類遊戲,的說呢……”

(十六夜桜花)

“我想,就先進行允許觀眾參加的對戰吧,之後我把房間號貼出來”

【允許觀眾參加?】

【我現在就去買Switch】

【哪兒都買不到哦!】

【總之還是通販吧】

因為事先了解過了所以這次做足了準備。

馬里奧賽車是那種不需要說明就能懂的賽車遊戲。

只要有對戰的機會,觀眾也能輕鬆參加,所以在Vtuber中也成為了人氣的直播內容之一。

(十六夜桜花)

“房間號先發在discord上吧。那麼,二位進去之後我再放在屏幕上”

(黑貓燦)

“嗯”

(終理永歌)

“這樣,可以了嗎?”

(十六夜桜花)

“OK,觀眾們可以進來了哦”

【來了~】

【今天可以把燦醬爆錘一頓嗎!?】

【似乎看到了在黑貓身後緊追不捨的十六夜的身影!】

【恐怖遊戲NG】

(黑貓燦)

“我簡簡單單就能拿到第一名所以很簡單的啦?耀西我拿了”

(終理永歌)

“簡簡單單很簡單……?詞彙量,似乎不太夠的樣子。害羞幽靈王,我很中意”

(十六夜桜花)

“黑貓桑的那個也很可愛呢。要不要用用林克試試呢”

(黑貓燦)

“十六夜桜花是得了不說可愛就會死掉的病嗎?”

(十六夜桜花)

“不不不我是因為那個真的很可愛才把可愛說出口的。還有,就叫我桜花就可以了哦?”

(黑貓燦)

“ざよい16”

【www】

【ざwよwいw】

【好像搞出來了個很酷炫的綽號…】

【十六夜被取了個好像並不太適合的綽號草】

(十六夜桜花)

“賽道就……彩虹之路吧。終理桑沒問題吧?”

(終理永歌)

“彩虹之路,我有在其他人的直播裡看過一遍。大概,我想是沒有問題的……”

雖說彩虹之路和之前相比已經改善不少了,不過就能夠簡簡單單飛出賽道這點和各個位置設置的障礙來說,仍然是一張能讓初學者哭出來的地圖。

我贏定了!

在嗶嗶嗶的倒計時的同時,準備好火箭起步。

【爆發期待】

【失誤,給我失誤…!】

(黑貓燦)

“哎呀不過火箭起步的程度我還是能做到的”

(終理永歌)

“火箭,起步?”

(十六夜桜花)

“啊、終理桑被拋在後面了。嘛,反正勝負是無情的,所以我這次就不放水了”

【ざよい(十六夜)第二 黑貓第四 終理十二】

【排名幫大忙了】

【第一名是在其他人直播裡也見過的名人】

【ざよい(十六夜)桑很會玩遊戲呢】

【不過黑貓桑玩得也不差,嗯,是吧】

【一方面運氣很好,一方面運氣又很差】

【是被直播之神愛著的孩子呢…】

(十六夜桜花)

“很期待今天黑貓桑能展現什麼樣的技術呀”

(黑貓燦)

“不要亂捧我啊喂!?”

(終理永歌)

“啊,道具,沒有拿到……”

(十六夜桜花)

“終理桑別灰心啊。啊,第一名我的”

(黑貓燦)

“沒拿到香蕉皮……”

順著這樣的感覺一直保持在賽道內,平安無事地迎來了最後一圈。

現在的排名是十六夜第一,我第三,終理永歌十一。

(終理永歌)

“差不多,明白怎麼操作了”

(十六夜桜花)

“終理桑學得真快呀。一般來說,普通人要熟練掌握,還得花上一些時間才行”

(黑貓燦)

“追—不—上—去—啊—”

【前面兩個太強了,第三名的黑貓已經被遠遠甩在身後了】

【放心,就從這裡開始】

【啊,黑貓從賽道上掉下去了】

(黑貓燦)

“誰扔的紅龜殼!?啊,啊,大家不要超過去啊”

(終理永歌)

“啊,超過黑貓了”

(十六夜桜花)

“太好了呢終理桑”

(黑貓燦)

“太好了個鬼啊!?啊,香蕉皮、等等,被導彈撞了,啊啊啊!?”

(十六夜桜花)

“不愧是黑貓桑呢”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剛才還順利地排在第三,可一轉眼已經掉到十二去了!?

誒誒……。

【該說不愧是黑貓桑呢】

【不愧黑貓】

【真的是不負眾望啊】

【這裡可以剪成切片】

(黑貓燦)

“住手啊!這裡還是可以反敗為勝的”

(十六夜桜花)

“可是大家都已經衝線了喲”

(黑貓燦)

“喵!?”

(終理永歌)

“哇,第六,好開心的說”

(十六夜桜花)

“恭喜終理桑。雖然最後因為被超越只拿到了第二,但這次能和大家在一起玩,真的非常開心”

【辛苦大家了——】

【能一起玩馬車真的好開心】

【接下來我也加入好了】

(十六夜桜花)

“那麼觀眾們先退一下,讓下一批進來吧”

(黑貓燦)

“馬車是糞遊戲吧……?”

(終理永歌)

“偶爾,玩玩這種遊戲,也不錯呢”

(十六夜桜花)

“輸掉的黒貓桑也很可愛喲”

(黑貓燦)

“煩死了”

哈……算了,這種事偶爾也是會發生的。

打起精神迎接下一局吧。

(十六夜桜花)

“寶寶公園嘛。是條簡單的賽道”

(終理永歌)

“看上去很簡單,其實很深奧,大概是這種感覺”

(黑貓燦)

“不耍小聰明的實力較量”

【※不過運氣還是很重要的】

【啊,我好像已經看到結局了】

【噓——那位本人還覺得自己贏得了】

【至少讓她做個美夢吧】

(黑貓燦)

“我能贏的哦?因為掉不出地圖所以沒什麼難的吧?”

(十六夜桜花)

“那麼,要是黑貓桑排在第六名之後,下次就我和做線下約會直播吧”

(終理永歌)

“我就在後面看著,好了”

(黑貓燦)

“才不會做的哦!?”

聊得正起勁的時候,不知不覺比賽就開始了。

十六夜和終理永歌乾淨利落地利用火箭起步開始了比賽,只有我一個人出遲。

【已經開始的心理戰】

【永歌醬也使出火箭起步真了不起!】

【十六夜第一 終理第五 黒貓十二】

【排名幫大忙了】

(黑貓燦)

“嘛,嘛嘛嘛,排名越靠後得到的道具也會越強吧?勝負師什麼的不也經常排在倒數第一麼?”

(十六夜桜花)

“作為直播主為什麼會這麼想啊?”

(終理永歌)

“不過,黑貓桑的道具,好像並不怎麼厲害”

(黑貓燦)

“啊、嗯,嘛,還好還好,從這裡開始會好起來的”

有七圈呢?總有機會的吧?

啊咧,這次大家好像都挺強的?

啊咧啊咧啊咧?

【十六夜第一 終理第七 黒貓第十】

【整體來說大家都蠻強的】

【這就是黑貓的實力麼…】

【古德拜貓貓】

(黑貓燦)

“不不不勝負就從這裡開始!看吧火箭來咯!”

(十六夜桜花)

“但,火箭提高排名的能力,在這張地圖裡體現得不是那麼明顯就是了”

(終理永歌)

“看到了,黑貓在身後”

(黑貓燦)

“咕,食我紅龜殼噠!”

(終理永歌)

“抱歉,綠龜殼,我準備著呢”

(黑貓燦)

“你是怎麼知道有龜殼防護的!?”

(終理永歌)

“我看過,所以學會了”

(十六夜桜花)

“好的衝線。這次是第一喲”

(終理永歌)

“總算,爬到第五名了”

(黑貓燦)

“第七……”

啊咧,我難道這麼不擅長馬車嗎?

不不不只是大家都太強……等等終理永歌還是初學者吧?

(十六夜桜花)

“大家辛苦了。這次也玩得很開心喲”

【辛苦了——】

【十六夜桑好強啊——】

【永歌桑進步得也很快!】

【燦醬雖然不算很菜,但從各種角度上來講都被運氣所寵愛著…】

(黑貓燦)

“我討厭被那樣寵愛著啊……”

(十六夜桜花)

“那麼,黑貓桑是第六名之後對吧”

(終理永歌)

“約會直播,決定好了呢”

(黑貓燦)

“才不幹呢?我可沒同意過吧?”

(十六夜桜花)

“是麼,那真是太可惜了”

哦?

(黑貓燦)

“沒想到你這麼輕易就放棄了?”

(十六夜桜花)

“我聽說,要是對貓太過得寸進尺不太好。這是一種欲擒故縱的戰略哦”

(黑貓燦)

“但說出來就沒用了吧……?”

(十六夜桜花)

“不過,正因如此,我不是又能和黑貓你聊上一會兒了麼”

(黑貓燦)

“嗚咕”

【十六夜黑貓?十六夜黑貓?】

【實質上已經是約會直播吧】

(黑貓燦)

“啊唔——下一把下一把”

(終理永歌)

“差不多,也該拿下前三了”

(黑貓燦)

“不論如何,先爬到上半區吧……”

(十六夜桜花)

“只要能和黑貓桑一起玩,排名什麼都無所謂的喲”

(終理永歌)

“我還在,對吧”

(十六夜桜花)

“我也沒有忘記終理桑哦!?”

(終理永歌)

“不不不,我就在旁邊看著。請不要在意”

(黑貓燦)

“可是我很在意啊!”

 

#44 【棉花糖回】只是為何許久才開口【黒貓燦/夏波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