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尾聲

第六卷  尾聲 艾爾維提亞王國郊外,法馬與科莫等人驅除了麥哲諾神殿的惡靈,立刻回到艾瑪一家居住的村子,與所羅門及茱莉安娜、聖騎士會合。

 法馬向安撫著村民的所羅門與茱莉安娜發問:

 “還有異狀嗎?守護神殿的神術陣已經恢復了,現在怎麼樣?”

 “是。守護神殿的功能恢復後,惡靈也不再出現了。如此一來,村民們應該能回家了。”

 “但保險起見,我們會暫時留在村裡觀察情況。”

 所羅門與茱莉安娜會在村裡戒備到早上,直到女帝的車隊通過公路時,再追上來會合。法馬則會獨自先回去向女帝報告接下來的路況。

 “那麼我先回去向陛下報告,到這村子為止的公路路段是安全的。”

 “要以藥神杖回去嗎?我認為這麼做是正確的。”

 茱莉安娜猜到法馬的想法,所羅門更進一步地建議:

 “不如在報告陛下後,直接回帝都如何?看這樣子,帝都說不定也陷入了同樣的情況。”

 所羅門很擔心帝都受害的情況。

 “說的也是。如果陛下許可,我會盡快趕回帝都。”

 “請您一定要平安無事。祝您好運。”

 “謝謝,這裡就拜託你們了。”

 茱莉安娜以雙手握住法馬的手,做出祈禱的模樣。法馬從她手中感受到些微的神力。

 法馬把神力灌入新藥神杖中,得到浮力後直接上升到夜空,就這樣穿破雲層,高速飛行。平時感覺不到寒冷的身體,似乎愈來愈冷。

 法馬藉著月亮的角度辨明方向,朝著女帝一行人所在之處前進。

 眼下的公路兩旁,有零星的民家燈火。法馬依著羅盤一路飛行,來到目的地。他找了個無人的地點降落,進入女帝入住的公路旁的旅舍。

 “我是法馬。我回來了。”

 女帝沒有換上睡衣,而是與克萊拉等人喝著酒,等法馬回來。

 法馬向女帝報告艾瑪的村子的情況、被惡靈佔據的守護神殿的模樣、以及對付惡靈的經過。聽到神殿出現惡靈,女帝的表情變得很嚴峻。

 “神殿是以秘寶封印邪惡之物的嗎?如果秘寶失去功能,就難以對付惡靈了呢。”

 “是……想請陛下讓我先回帝都。帝都那兒也有大型守護神殿。”

 克萊拉在一旁聽見,也來到女帝面前,在法馬旁邊跪下。

 “我也要請求陛下,請您讓藥師大人先回帝都。”

 克萊拉拚命說明自己得到的天啟,必須儘快讓法馬回帝都。女帝被克萊拉的氣勢壓倒,答應了這個要求。

 “帝都發生了什麼事?”

 “我想去親眼確認這件事。假如帝都的守護神殿也因惡靈出現而淪陷,受害將非比尋常。”

 “不過,如果世界各地同時出現惡靈,光靠你是無法阻止的……想阻止這災害,只有一個方法。”

 女帝說著,臉色有些蒼白,轉過身道:

 “看,朕的背上有與畢尤的融解陣相同的花紋。”

 她應該已經親自確認過了吧。女帝背對法馬,正確地描述著自己背上融解陣的形狀,她身上有種接受一切的強韌與堅定。

 法馬不知該如何回話,女帝又道:

 “假如大神官之位無人繼承一事與各地出現惡靈有關,那麼即使只有形式,得到這個印記的朕也該成為大神官,不是嗎?”

 必須由揹負融解陣的人執行特殊的儀式,世界各地的神殿才有辦法發揮鎮壓惡靈的功能。

 法馬極力隱瞞著這件事,不願讓女帝知道。

 可是,不論怎麼隱瞞,既然見到自己身上有與畢尤相同的融解陣,女帝應該已經思考過自已今後該如何行動了吧。法馬也察覺其實女帝早已知道事實了。

 “陛下,您不能回神聖國。畢尤聖下被鋦釘的齒輪殺死,您回去的話,說不定又會再次落入鋦釘的齒輪之中。現在的您,離神聖國愈遠愈好。”

 大神官身負成為鋦釘的齒輪的潤滑油的命運。假如女帝回神聖國,總有一天會被鋦釘的齒輪吸引,被其吞噬。法馬希望揹負融解陣的女帝能儘量遠離那危險。雖然世界上沒有安全的場所,但神聖國毫無疑問是最危險的地方。

 但是女帝無視法馬的擔心,強悍地道:

 “朕可沒說要成為神聖國專屬的大神官哦。充其量只是聖佛爾波帝國的皇帝兼任大神官而已。”

 集世俗的權威與宗教的最高權威於一身。雖然在這個世界是前所未有的情況,但法馬想起地球的歷史上有過不少這種先例。

 “您打算將神聖國併入聖佛爾波帝國嗎?”

 “不趁現在,就沒有機會了。神聖國無法拒絕。”

 女帝說的方法是目前唯一的解方,但只要女帝有擔任大神官的意思,那就明顯是最壞的選擇。

 法馬目睹前任大神官畢尤作為可悲的祭品,在他眼前失去生命。且法馬不希望與與自己關係匪淺的女帝喪失性命。

 鋦釘的齒輪想要新的祭品。假如依照齒輪的心願,繼續獻上活祭品,一切將與過去無異,法馬暗自思索其他的解決方法。

 “既然如此,就該儘快派使者前往神聖國了。”

 女帝打算逼神聖國吞下由聖佛爾波帝國皇帝兼任大神官的要求。

 然而法馬出聲阻止:

 “請陛下稍待。我會想辦法不讓您暴露在危險之中的。我再也不會讓齒輪為所欲為。請相信我。”

 法馬想起殘留於鋦釘的齒輪中,前代農神少女的記憶提到的“守墓者”。

 “創造出這個世界,放任這個世界出現破綻,再把即將崩壞的部分修補起來的什麼。”

 假如那守墓者是基於某種意圖,把法馬丟到這個世界,那麼法馬絕對不想照著對方的想法去做。他再也不想失去任何人了。

 “融解陣不是詛咒,而是一種感染症。所以請陛下讓我儘自己的職責,治好陛下的疾病。致力使陛下常保健康,是身為陛下主治藥師的我最重要的任務。其中——”

 法馬拿起藥神枝,定定地看著眼神略顯不安的女帝。(壞事做盡檸檬茶:那麼答案只有一個了)

 “保護陛下的生命,也包含在裡面。”

 法馬用力地握了女帝的手後,隨即往聖佛爾波帝國啟程而去。

 “真受不了,那個藥神雖然還小,倒是很會說一些裝模作樣的話呢。”

 女帝單手扶額,傷腦筋似地笑了起來,靜靜地在心中祈求法馬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