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幕間 在茨戶家

第二卷  幕間 在茨戶家 在陽信和七海享受約會的時候,茨戶家裡三名女性聚集在一塊兒。

 這三人分別是,七海的母親茨戶睦子,以及七海的友人音更初美和神惠內步。

 三人面對面坐著,與笑吟吟地睦子相對應,初美和步的笑容略顯牽強。

 表情很明顯,她們害怕著眼前這位友人的母親。

 “哼哼哼……初美醬和步醬?關於懲罰遊戲的告白這件事,可以和阿姨說明一下嗎?”

 伴隨著優雅微笑,睦子所說的話,有著不容分說的壓力。

 明明只是一位普通的家庭主婦的笑容而已,為何給人如此恐懼之感……

 被叫到名字的初美和步笑容仍是有些僵硬,少女們喝了一口睦子所招待的茶水潤了潤喉嚨。

 要不是這樣的話,自己怕是口乾舌燥到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莫名的壓力之下,最先開口的是初美。

 “那個,睦子阿姨……我們自己也有一些情況…啊哈哈”

 “嗚哇……睦子阿姨……發火了嗎?”

 接著步美的話,步也用輕快的語氣開了口。

 只是,雖然兩人用那副態度試探著如何對應睦子,她們也知道睦子現在心裡有著一股怒氣。

 交談一開始,那股威壓增大了不是一星半點。

 這不是尋常家庭主婦會有的威壓,學過格鬥技的初美感受著這份壓力一臉鐵青地嚥了一口口水。

 初美從小學開始而步則是從初中開始就和茨戶家有了一些交流。因此,她們之間的關係能讓她們明白睦子的笑容裡包含著怒氣。

 平時她只是一位性格穩重,如朋友一般的,摯友的可愛媽媽。這般存在。

 所以不僅是初美,步也和睦子交換了聯繫方式,經常和睦子商量一些不能和自己父母商量的事情。

 可是……明明自己生著氣卻還是將二人招待進自己家,這還是第一次。

 對於她倆而言,逃跑這個選擇並不存在。

 睦子的怒氣,現在還是初級階段,對於發怒而言……臉上浮現著笑容這件事,表明事情還有酌情考量的餘地。

 因此兩人決定先道歉為妙。

 然而在這個瞬間……從睦子那邊感受到的威壓,就像雲煙一般消失無蹤,十分突然。簡直就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抱歉呢,沒想讓你們覺得害怕的。只不過,時間正湊巧,想要詳細的聽一下事情的具體。”

 “這樣啊……”

 一如往常,睦子臉上掛著和煦的笑容,看到這兩人內心舒了一口氣。

 不過,這也僅是一瞬間。

 “所以呢,為什麼兩人要謀劃懲罰遊戲的告白……不對,為什麼要把陽信君選為七海告白的對象呢?”

 銳利的視線射穿兩人。聽到這個問題,兩人僵在了原地。

 結果,睦子想問的只是一件事。

 比起懲罰遊戲的告白本身,她更想知道為什麼兩位少女會把陽信選為七海的告白對象……

 在意著這件事,睦子瞞著七海給兩人發去了消息,想要她們來一趟家裡。

 所以才會挑在七海去約會不在家中的現在啊,兩人佩服著睦子的直覺,同時嘆了口氣。

 來往時間比較長的緣故,兩人知道睦子的直覺很好,可沒想到有這麼好。

 “明白了。睦子阿姨似乎也注意到了……我們之所以會選擇簾舞,這並非偶然。”

 “是的是的,簡單來說的話,就是要是簾舞的話,把七海交給他也沒問題吧?就這樣……現在看來是猜對了。”

 聽到兩人的話,這一次輪到睦子感到些許驚訝了。

 雖然和預想的答案沒有多大出入,可一旦真的確認到這點是真的的時候,會覺得驚訝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也就是說……事先調查過要想誰表白比較好是嗎?”

 “正確而言,簾舞是候補第一人……結果這第一位和七海的相性就如此合拍……”

 這時兩人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某一個APP。展示出來的是隨處可見十分普通的記名冊APP。

 使用免費,可登記人的姓名,聯繫方式等的普通APP。

 只不過,起碼這兩人的使用方式,不像一般JK一樣。

 兩人把自己手機的畫面一齊展示給睦子……其上,有不少男生的姓名登記在列。

 每一位都附帶著粗略的介紹。

 “哎呀哎呀,感覺就像偵探一樣啊。”

 看到這個的睦子完全不為所動……反倒像是早已覺察到這點一樣,嘆了嘆氣表示自己的無奈。

 看到這個反應,讓期待著睦子會有所驚訝的兩人只能苦笑而過。

 “直到高中為止我們都一起升了學。可是,我們都有各自的夢想,在高中之後恐怕就不能在一塊兒了。”

 “就是就是。這樣的話,我們就非常擔心七海之後的大學時光了。或許是保護過度了,想著就這樣讓她一個人去真的沒問題嗎之類的,可不放心了。”

 比本人父母還要過度擔心的這個想法,讓睦子苦笑了起來。兩人不等睦子,繼續著自己的話。

 “所以我們,利用了女生網絡調查了同學年中有著哪些男生,是否有人能代替我們來守護七海,之類的所有情報。”

 正因為如此,她們才會憑藉自己的意志,故意登上學校的頂端階級。

 成為班級的中心人物交了許多的朋友,也注意著不讓自己和欺凌之類的事件扯上關係……

 從其他班級的口中收集來情報,為了不讓別人覺得有什麼違和感利用戀愛話題來幫助打探情報。

 她們進入高中之後,立馬就開始這麼幹了。

 辣妹的風格一來是自己覺得可愛,對此也有一些興趣,二來也是覺得這樣的話更容易帶著七海擠上頂端階級。

 所以對男生不習慣的七海也是一副辣妹模樣。要是七海覺得討厭的話,她們也不打算強迫,可結果比起想象的更適合七海而且她自己也樂在其中。

 然後就是調查,精選,最後同學年中看起來和七海最合適的,她們判斷為……簾舞陽信。

 如果是被評價為超過食草系的絕食系也不為過的他的話,為了讓七海習慣和男生相處,這是最合適選項。

 選擇陽信只有一個錯誤。

 “簾舞這傢伙居然有如此強大的行動力,為了七海什麼都願意做這點,算是一個積極方面的錯誤吧。本來我們還想選最最最老實的一名男生的……”

 “就是就是……他這麼老實我們還覺得他很適合七海的,結果七海自己深陷了進去。真的要好好感謝感謝陽信呢。”

 某種意義上,兩人尋找合適的人選這個目標的確是達成了。

 不過,調查了全學年的男生這說起來很輕鬆,事實上肯定花費了兩人大量的工夫吧。

 這兩人的行動全是為了七海能夠獲得幸福。

 “居然做了這麼多。為什麼,兩人願意為了七海耗費如此精力呢??”

 半分呆然,半分喜悅的睦子嘆著氣卻是對兩人笑顏而對。這樣的她得到的回答卻是非常淳樸。

 “這很簡單啊,因為我們最喜歡七海了。”

 “就是就是,而且,某種意義上,也是全靠了七海我們才能交到現在的男朋友。”

 為了回報這份恩情,她們的行動方針全是為了七海的幸福。

 選擇辣妹風格也伴隨著一個失誤,那就是進入高中的七海變的越來越受歡迎。

 她頻繁地被男生們告白。

 在七海被告白的時候,實際上兩人也是躲在附近的陰影出,要是有什麼意外發生兩人絕對第一時間衝出去。當然這一點七海並不知情。

 這份讓她幸福的任務,現在可以平安交到陽信手中了。

 自己的任務也可以到此告一段落了。

 當然,要是七海遇到了困難的時候自己也會伸出援手……不過從今以後,肯定不會再有問題。相信這那位明明很老實卻有著過人行動力的男生的兩人如此認為。

 “這麼回事啊……真是謝謝你們了。這麼為我家女兒著想。”

 不知什麼時候,睦子接近著兩位少女,隨後溫柔地將她們擁入懷中。

 擁抱非常輕柔,感受著這份溫度,和令人安心的氣味,兩名少女深知睦子原諒了自己,可算放心了不少。

 “不過,責任還是要承擔一下的呢。”

 這句話在兩人耳邊響起,明明擁抱十分溫暖,兩人卻感到自己脊背冷到發顫,真是神奇的體驗。

 “你們,覺得為什麼我會知道懲罰遊戲告白這件事?”

 維持著擁抱的姿勢睦子這麼說道,兩名少女也十分疑惑。這個問題的答案,仍舊由提問者揭曉。

 “可不是七海主動告訴我的哦?只是我看著七海的樣子很奇怪,那麼一問之後……結果似乎被我猜到了。”

 然而,讓她們更為戰慄的還在之後。

 “七海呢,在交往那個一個月紀念日的時候,決定要向陽信坦白懲罰遊戲這件事呢。”

 這番認真的話語,讓兩人感到心臟似乎被凍結了一般,沉默著聽著這一切。

 兩人無法言語。

 紛雜的思緒在兩人腦海中閃過,之後她們理解了自己並沒有權利去阻止七海這麼幹。

 “我認為一定會沒事……陽信君的話……肯定還會接受七海的。可是,於此無關……不論結果如何,你們,都要向陽信謝罪哦?”

 寂靜深邃,如深海一般的話語使得兩人無法拒絕。不論如何……

 “有道理。這是當然了。我們對陽信的感謝之情怎麼都道不完……所以我們會謝罪。”

 “知道啦……話說就算維持現狀,那也是甜到發膩呀……七海真認真喵。不過也是,我們也必須負起責任來。”

 先不論這是為了七海,兩人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所做所為是多麼卑劣之事。自己也有著罪惡感。

 可是,對於兩人而言,七海才是最優先的。

 所以,真的到那種時候了,兩人做好了為此事承擔責任的覺悟。這份心意並非偽物。

 然而,睦子下一句話,則是些許動搖了兩人的這番覺悟。

 “順便一提,要是事情發展的不順利的話,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會暴露給你們的男友哦。”

 “……誒!!!!”

 兩人異口同聲地驚叫起來。

 兩人各自想象著萬一暴露給自己的男朋友之後……各自臉色陷入了蒼白。

 看到兩人這般表情,睦子滿意的離開了兩人。

 “會被歐尼醬……會被歐尼醬罵慘的……絕對會生氣,而且還不是一般的發火……怒火熊熊燃燒……會被討厭嗎?歐尼醬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對不起……這是為了七海……對不起……對不起……”

 “嗚哇——嗚哇——嗚哇!肯定會生我氣的!!禁止約會,禁止擁抱,禁止啵啵,肯定會被唸的…………對不起!!我可不要這樣!!雖然錯的是我,但我也不要這樣!!歐尼醬對不起!!原諒我!!”(p:全是歐尼醬,我怎麼沒有這種妹妹,我測!)

 兩人分別想象著這件事暴露給自己男朋友的時候,很明顯混亂了起來。

 要是這一幕被同學看到的話,肯定會驚掉下巴。

 初美反應比較安靜,而步則大聲叫喊……這番對照讓人很容易就理解了她們男友發火時候的恐怖程度。

 隨後,兩人可喜可賀地……可不知道能否如此形容,成了有難同當的關係。

 (嘛,這也算是一個例子吧,愛情之中誰沉淪誰就是輸家。)

 睦子苦笑著看著這副光景。

 這次的行動,雖說是為了七海,可畢竟是欺騙了陽信,看到二人得到了點教訓的樣子,睦子還是比較滿足的。

 這也是因為睦子無意識中,在對兩人的話語裡,已經將陽信視為自己未來的兒子了……

 如今的她,一言一行都已傾向著七海和陽信。

 要不是這樣的話,在對交往如此之久的兩人,睦子也不會做到這個地步。

 “好啦,兩位。懷抱著反省謝罪的心情,這番猶猶豫豫到此為止了。之後就如往常一樣,守望著那兩人吧!”

 睦子兩手一拍,一番話之後兩人回過神來。少女們就這樣看向睦子那邊,微微垂下了腦袋。

 絕對贏不了這位啊——兩人同時如此認為。

 “瞭解!啊,對了。謝謝阿姨幫忙把票拿給他們呀。”

 “這種都是小事啦,不過自己給不就行了嗎?”

 “要是我們給的話,七海就會客氣起來的。睦子阿姨幫忙才好。而且這也是我們收到的東西。”

 “我給她的時候,還說了約會中必須完成接吻的任務哦。”

 “啥呀啥呀!!我好像知道結果怎麼樣啊!”

 “這樣的話,今天要不就在我家過夜吧?兩人回來之後立馬就可以問了。”

 初美和步歪著腦袋一臉問號。或許是沒有理解,為什麼約會之後兩人會一起回到睦子阿姨家裡。

 “啊嘞?你們沒聽說嗎?陽信現在,晚飯都是在我家吃的呢。”

 聽完睦子的話,兩人驚訝地對視了一眼。

 (這事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這,這外城不就早就被攻陷了嘛!)

 (好好好……好羨慕啊!!能被對方的家人承認!!)

 這時,情緒遊走在兩人的心間,一半歡喜一半寂寞。

 一直都是自己拉著走的友人,就在最近,突然將她們落在了後方,感覺被反超了一樣。

 不對,實際就是自己被反超了,自己反超了多少個階段啊,如此渺小的嫉妒心在兩人內心萌芽。

 複雜的情緒讓兩人頭暈目眩。

 不過,這個懲罰遊戲順利地讓友人抓到了幸福這點,還是讓她們安了一份心。

 總之等他們回來之後一絲一釐的細節都得問個清楚呢,兩人下定了決心。

第五·五章 霧氣懷繞的女子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