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章 難以預料的後續

第二卷  第五章 難以預料的後續

 雖然約會已經結束,可我和七海同學卻是一起回到了她的家。

 這一點不會改變,彼此相伴的時間變長是一件很令人開心的事。

 與平日一樣我們牽著彼此的手,和平時不同之處大概也就是另一隻手上並沒有拎著晚飯的食材吧?

 因為約會,今天晚飯就交給了睦子阿姨做好等我們回去吃了。還真有些期待呢。

 “水族館,好開心呢。”

 “可是,沒看到海豚表演有些遺憾啊。下次再去吧。”

 “這就約我下一次約會了呀,陽信也變得大膽了呢。”

 牽著的手微微用力。

 馬上就到七海同學家了。基本上我們都為了不被打趣,快到家門口的時候就會放開彼此的手。可今天因為約會之後的緣故吧,情緒有點亢奮……

 我們,就這樣牽著手走進了家裡。

 “我們回來啦~”

 “……我們回來了”

 果然,我還沒習慣回家之後的這句話啊。在我如此思考的時候,有一位預料之外的人物出現了。

 “哦!歡迎回來。啊,還牽著手,真是恩愛呢。”

 “七海還有簾舞,歡迎回來呀~”

 來迎接我們的是音更同學還有神惠內同學二人。過於突然的情況,讓我和七海同學定在了原地。

 啊,七海同學睜大雙眼,發出一聲驚訝的輕呼。

 “噢,七海這身搭配好贊啊。話說,七海你這個小蠻腰也太細了吧……好羨慕啊!!”

 “初美你不是也一樣嘛~~腹肌這麼明顯。我可是很喜歡哦,初美的腹肌~”

 “那可真是謝謝了。”

 音更同學砰砰地輕拍著神惠內同學的腦袋。看起來非常放鬆,簡直就像在自己的家裡一樣。

 “為什麼這兩個人會在我家裡呀?!”

 終於回過神的七海同學,指著兩人嘴巴一張一合很是驚訝,連手上的力氣都大了不少。

 看到七海同學如此反應,兩位親友就像是惡作劇的得逞的小孩子一樣笑了起來,彼此還擊了掌。

 “耶!!surprise大成功!!”

 “耶!!”

 和如此開心的兩人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一臉茫然的我們。在她們身後,睦子阿姨和沙八醬突然出現。

 “哎呀哎呀,你們回來了呀。她倆是過來玩的哦。”

 “初姐和步姐都在你們回來呢。今天的晚飯是我們四個人做的。好好期待一下吧。”

 哼哼,沙八醬輕哼著,兩手握拳在胸前擺出勝利的姿勢。

 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稍顯羞澀地紅著小臉。睦子阿姨則是和藹地看著兩人。

 不是,話說為什麼就變成這樣了啊。感覺揹著我們就開始搞事了,我和七海同學不由地看了看彼此。

 我用眼神詢問著她知不知道這件事,而七海同學則是無言地搖了搖頭。

 驚訝於七海同學居然能接收到我的提問,而對於她不知道這件事更是讓我感到震驚。

 “還有呢,陽信君,就是有點抱歉……”

 “睦子阿姨,怎麼了?”

 “今天,可以住在我們家裡嗎?啊,不需要擔心睡在哪裡,我有在七海的房間好好鋪了床……”

 “什麼?!”

 “媽媽!!”

 睦子阿姨說出的話就像投入平靜湖面的一顆巨石一般,嚇得我倆情不自禁地鬆開了手。

 什麼,過夜?留宿?!!這是什麼情況?

 七海同學似乎也十分不解,小小的腦袋上掛滿了無數問號。當然,我也是如此。

 看到我們陷入了混亂,那兩人像是援助一般開始說明情況。

 “聽說今天嚴先生不在家。”

 “嚴先生呢,突然被朋友邀請去了飲酒會。”

 嚴先生……是指嚴一郎先生嗎?誒?這麼稱呼朋友的父親是正常的嗎??

 我雖然困惑於如此文化的差異,可確實注意到嚴一郎先生並不在這裡。一般情況,來迎接的都是一家人,但剛才的一通混亂讓我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不過,這和要我留宿又有什麼關係呢?

 “今天孩子她爸沒法送你回家了,而且機會難得就想著你在家裡過夜好了……”

 “那個……既然這樣的話,我就自己走回家好了,也沒有必要在您家叨擾……”

 “很晚的話,回去就會很危險。而且,今天晚上孩子她爸不在家,有個男性在的話也會讓我們感到放心嘛。”

 是這麼回事嗎?但是比起這個,問題是……

 “明天可是要上學的,校服這個……”

 “要是這個的話沒問題哦,這邊有一套呢。”

 ……啥?

 睦子阿姨不知道從哪兒拿來的我的校服上衣,就這樣在呆滯的我面前展開。

 然後在她邊上,沙八醬拿著我的一套上學用具,滿臉得意地站在那裡。

 我完全理解不了這個狀況。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一起在我面前拍了一下手。兩人的臉上掛著一絲對我的同情。

 “簾舞,放棄吧。在睦子阿姨提出話題的時候,所有的準備都已經是完成狀態了。”

 “完全被封鎖了呢,放棄吧放棄吧。再怎麼反抗都是沒有意義的哦。”

 這是什麼理論,就好像開戰之前,戰鬥就已經結束了一樣。哪裡的戰士嗎這是?!

 不過,真的是所有退路都被拿捏了呢。

 這句話,讓我明白了睦子阿姨其實早就做好了準備。沒錯,我的校服出現在這裡的時候,答案就只有一個了。

 可即便如此,我還是得確認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那我爸媽他們是怎麼說的?”

 “當然,已經取得了他們的同意了哦。校服還有課本就是志信小姐拿過來的呢。”

 睦子阿姨開朗地笑著,給了我一個彷彿是理所當然的答案。

 預料之中的答案讓我微微低下了頭。看來之後,可能需要好好問問老爸老媽了。

 “話說,幹嘛垂頭喪氣的啊。能和女朋友一起過夜什麼的,而且還是雙方家長公認的,難道不應該高興嗎?”

 “就是就是,好羨慕啊!我家都是禁止的,你就偷著樂吧!”

 “那還不是步你自己搞砸了……”

 “誒??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怎麼忍得住嘛??”

 總之,神惠內同學到底搞砸了什麼這點,我有點害怕所以就不去多問了。但她說的確實有道理。

 好不容易在這之後也能和七海同學待在一起,要是不純粹地享受的話,那就太虧了。

 “但是,請讓我們分開睡……”

 “啊哈哈,明白了。不過,在七海房間鋪好了被子什麼的一半是玩笑話啦。符合高中生身份的情況下,陽信君能忍住的話,其實也不是不行。”

 什麼啊,原來是玩笑啊。我,我才沒有失望哦。反倒是覺得安心了不少。

 畢竟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壓住槍。

 不過,這樣的話這之後還是可以和七海同學在一起……終於我注意到了七海同學沉默了好久。

 “七海同學?”

 我看向旁邊的七海同學,她呆坐在地上,臉紅得像猴子屁股一樣。

 誒?大家都不管這種狀態的七海同學嗎?在我這麼想的時候,她彷彿小聲地說著什麼。

 把耳朵貼過去之後,我聽到了她嘴裡唸叨的話。

 “過夜,要過夜嗎?要一起睡在房間裡嗎?誒,兩個人一起睡嗎?兩個人睡在一張床上嗎??”

 ……給我等一下啊,七海同學這不是什麼都沒聽進去嗎!

 大家都懂這種狀態的七海同學,所以才會先和我交流啊。畢竟什麼都聽不進去呢,七海同學。

 “七海同學……”

 “嗶—”

 我把手搭在七海同學身上之後,她發出小鳥一樣的叫聲,跳著站了起來。

 “陽,陽信,你喜歡睡床裡面還是外面??”

 “OK。七海同學先冷靜一下。先深呼吸,慢慢地聽我說。”

 七海同學一開口就是自爆發言,為了讓這樣的她冷靜下來,我抱著她的肩膀,開始了深呼吸。

 她看到之後,也和我一起做了幾次深呼吸,慢慢地把情緒穩定了下來。

 “冷靜下來了嗎?”

 “嗯,嗯……抱歉,我剛剛有點亂。那個,現在是什麼情況了來著?”

 看到七海同學恢復正常了之後,我把剛才和睦子阿姨的對話說明了一下。在這個過程之中,七海同學又數次陷入了混亂,每到這個時候,我都會讓她來幾次深呼吸。

 “這樣啊,這樣啊……在這之後也能和陽信在一塊兒啊。”

 在我說明完畢之後,七海同學的一句話讓我倍感高興。我沒法獨自發現的事情,樂觀的七海同學早就已經明白過來。

 我們相互看著彼此,稍顯害羞地微笑著。這個時候……

 “那個,兩位,差不多該換個地方了吧。”

 音更同學的一句話,把我們拉回了現實。啊,確實我們現在還在玄關這裡,都給忘了。

 被提醒之後,我們紅著臉脫掉了鞋子,走進了家裡。

 此時,大家異口同聲地對我和七海同學說道。

 “歡迎回家~”

 聽到這句話,我和七海同學都笑了起來,回答道,我們回來了。雖然不知道這之後還能不能再稱作約會,不過今天還未結束這一點,讓我感到無法抗拒的幸福。

 腦海中如此思考的時候,沙八醬來到我邊上開起了我的玩笑。

 “這就是後宮呢,姐夫~”

 被七海同學聽到之後,她對沙八醬輕斥了幾句,而我則是歪了歪腦袋。

 “後宮?”

 似乎沒料到我這個反應,沙八醬又繼續說了起來。

 “這不就是後宮嘛。百花從中一點綠,這就是男人的浪漫吧?”

 哪裡學來的這種話啊。不過,就算說到了後宮,我也get不到何來這種說法啊。因為……

 “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都有男友,而睦子阿姨又是嚴一郎先生的妻子……我也只和七海同學交往,怎麼看都扯不到後宮這個詞不是嗎?”

 “唔哦,突然來了個這麼認真的回答啊……”

 “話說,仔細想想這裡面單身狗也只有沙八醬一條而……”

 事實上,我所說的這句話沒帶有一點其他的意思。僅僅只是說明一下現狀而已,沒有一點負面的意思。

 然而就是這一句,意外地扎中了沙八醬的內心。

 她的身子在原地緩緩地倒下,半跪著上半身向前倒去,雙手撐住了自己。

 一連串動作非常之流暢。不對不對,這可不是看著她的動作發呆的時候。

 “啊——”

 “真的說了啊……”

 等我注意到自己的失言時已為時已晚。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一臉的苦笑,而睦子阿姨臉上卻仍是往日的笑容。

 “嗯,剛才是開陽信玩笑的沙八自己的錯哦,可我確實沒想到她受到的打擊會如此巨大……”

 七海同學看著沙八醬的樣子,臉頰抽搐著,無奈地笑了起來。

 說錯話了呀……在我剛想道歉的時候,沙八醬靈活地一躍,站了起來。

 “我也一定會找到不比姐夫差的男朋友的!!啊啊啊啊啊!!”

 手指用力向我一指,沙八醬做出一番有力地宣言之後跑開了。跑上樓梯之後傳來了關門的聲音,看來是回自己房間去了。

 嗯,之後再好好道個歉吧。

 我看著沙八醬的離開,一個人暗暗地下了決定。

 ◇◇◇◇◇◇◇◇◇◇◇◇◇◇◇◇◇◇◇◇

 “陽信君,你要紅茶還是綠茶?”

 “那個,麻煩綠茶……”

 “知道了,那茶點的話,巧克力可以嗎?”

 沒錯,我和睦子阿姨兩人獨處中。

 沙八醬還是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七海同學她們仨現在也不知道去幹嘛了。

 實際上這也是有理由的,那個……該怎麼說呢……屬實有點難以言語……

 “等三人洗完澡之前,我們就好好暢聊一番吧陽信君。”

 伴隨著睦子阿姨彷彿看穿我的心思一般的話,她端出了綠茶和巧克力。嗯,七海同學和音更同學以及神惠內同學現在正一塊在沐浴中。

 哎呀,事情發生得真是突然呢……

 沙八醬跑著回到自己房間之後,我和七海同學還不知所措的時候,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就拉著七海同學的手。

 “好了!七海,要洗澡了哦!!沐浴女子會!!”

 “哇!!女子會女子會!!”

 “誒??你們兩個等一下啊,突然說洗澡要幹嘛啊,力氣好大!!”

 就這樣留著多普勒效應,三位向著浴室走去。真的是,連我插話的餘地都沒有。

 只留下了伸著手沒處去的我以及睦子阿姨。

 “陽信君也想一起洗澡嗎?可是那樣就變得很擠了……”

 “不,我可沒這麼想。”

 “哎呀,是嘛?那,等她們回來之前,就和阿姨喝一杯茶吧。哎呀呀,感覺像是搭訕一樣呢。”

 “搭訕……不過,要是我可以的話,那就陪睦子阿姨喝會茶吧。”

 睦子阿姨說著毫無邊際的話引得我陣陣吐槽,最後還是答應了她一起喝一杯(茶)的提議。

 可是和女友母親兩人獨處什麼的,一般來說十分罕見吧,這種情況。要說些什麼才好呢?

 這種時候真想聽聽baron先生的建議啊,但在他人眼前擺弄手機的行為著實無禮,我只能憑藉自己的努力度過這一關了。

 “別這麼見外嘛?我經常聽我家老公說起在車裡總是會和陽信聊上幾句,我可羨慕了啊。”

 看來我有點緊張過度了啊,被睦子阿姨點出來之後,我微微一驚。

 “抱歉了啊,和我這種老阿姨兩人獨處。”

 “沒有,完全沒這回事……睦子阿姨就算和七海同學被人看作是一對姐妹也完全不為過。”

 睦子阿姨聽到我的話之後睜大了雙眼,隨後撲哧一笑。那副笑容非常得溫柔。

 這個微笑和七海同學一模一樣,讓我不禁都心動了幾分。睦子阿姨,真的很年輕啊。

 七海同學將來也會是這種感覺嗎?

 平穩了一下稍顯動搖的情緒,我飲了一口溫溫的綠茶。那溫度和澀味在口中慢慢擴散。

 “今天的約會,開心嗎?”

 “嗯嗯,我很開心。和七海同學一起吃了便當,而且……”

 我向睦子阿姨粗略地談起了今天發生的事,雖然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可睦子阿姨還是興致滿滿地聽我說著。

 當我注意到的時候,我話匣子已經打開滔滔不絕,睦子阿姨時而回應,時而點頭,似乎樂在其中。

 在我如此以為的時候……

 突然,淚水從睦子阿姨的眼中滴落了下來。

 看到臉上仍是笑容卻掛著淚水的睦子阿姨的我,不禁陷入了緘默。在我慌亂於是否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的時候,我明白了其實不然。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啊。”

 睦子阿姨其實是開心的。

 眼淚也是喜極而泣,可即便如此,眼前這位成熟的女性落下淚水的時候,自己也焦急了起來。

 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睦子阿姨靜靜地用指尖抹去了眼淚,為了讓我安心下來,她口中的話語也十分柔和。

 “真是抱歉啊,七海和男生約會似乎非常享受,我覺得很開心,不自覺就……”

 和嚴一郎先生的反應還真有點相似呢。是這樣啊,父母看到七海同學和我約會能樂在其中,對他們而言是發自內心的開心啊。難道,我爸媽也是這麼認為的嗎?

 說起來,七海同學說過,水族館的門票也是睦子阿姨給的。

 “這聲感謝雖然來的有點晚了,但是還是非常謝謝睦子阿姨能給我們水族館的門票。託您的福,我們過得非常開心。”

 我低下了頭,可我還是明白此時眼前的睦子阿姨臉上露出了微笑。那是能聽到睦子阿姨呼吸的小小笑容。

 而接下去的話,給了我一番衝擊。

 “啊啊,不客氣啦。那個要說是我給的話,其實是來自初美醬她們哦。”

 誒?是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給的?

 我驚訝地抬起了頭,可睦子阿姨卻是瞪著眼睛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和預想不一樣的表情讓我感到困惑。

 “好像說漏嘴了……”

 暫時的沉默之後,睦子阿姨吐了吐舌頭,隨著一聲嘆息露出了苦笑。原來這是不能說的秘密嘛。

 話說回來,那兩位為什麼要給我們門票啊?那兩人提議了懲罰遊戲的告白,除此以外也沒再做什麼更過分的事了啊。

 為什麼大費周章地……說起來,去理髮的時候也聽到了一些奇怪的話。

 “那兩人,也是支持著陽信君和七海的哦。”

 不明白那兩人行動的真正含義,我陷入了混亂。就在這時睦子阿姨又溫柔地開了口。那兩人也在替我們加油……真的假的。

 那什麼,支持著我們的戀情這本身我是非常高興的,可這份應援我真的可以坦然接受嗎?

 “現在的話,那兩人說好是要保密的呢。記得不要對七海說哦。”

 “……我知道了。”

 睦子阿姨舉起食指放在自己嘴前,噓——做出了一個可愛的舉動。不過,既然不能說的話,也沒必要問了啊。

 她倆支持著我和七海同學。

 內心充滿著無法抹去的霧霾,我再一次喝下一口綠茶。殘留著一絲溫度的茶讓自己的情緒緩和了不少。睦子阿姨也喝起了茶,兩人一齊呼出了一口熱氣。

 “……陽信君,就和你所知道的一樣,七海其實挺不習慣和男孩子相處的。”

 突然,睦子阿姨開了口,彷彿獨白一般。這點我其實也知道。某一天,偶然中聽聞七海同學的事。

 在交往之後,她也親口告訴過我。

 睦子阿姨繼續著話題。

 “如今的打扮,也是為了讓自己振作起來,讓自己變得堅強。實際上,她是一個十分纖細,非常容易受傷也非常普通的女孩。”

 我聽說沉穩的穿衣風格亦是她的喜愛,可為何選擇辣妹風格來包裝自己我卻沒有問起過。

 原來如此,對於她而言,那番打扮有著如此深意啊。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易碎的普通女孩。就如睦子阿姨所言一般,我內心同樣如此以為。正因為她十分細膩,才變得不擅長應付異性。

 而如今,這一點肯定還沒完全克服。可能對我,她已經敞開了自己的心門,某種程度上……但願如此吧。

 要是七海同學是真心喜歡我就好了啊,然而,我下定決心以此為前提來採取行動,才是最近的事。

 但是這種想法沒有證據,我還是一如既往疑神疑鬼。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即便如此,我也這麼認為。和我扯上關係,能讓她的異性過敏有所改善的話,就算她沒有喜歡上我,那我也覺得非常開心。

 “七海同學她,是我很重要的人……這一點就算發生了任何事也無法改變。”

 我向睦子阿姨展示著我的決意。可能沒必要對七海同學的媽媽這麼說,可我還是沒忍住。

 睦子阿姨眨巴著眼看著這樣的我,一臉驚訝。

 隨後,她又低著眉一副充滿歉意的表情。這是怎麼了,一副這樣的表情。

 “重要的人……我真的很開心,你能這麼珍視她。簡直就像是自己被重視一般的高興。”

 睦子阿姨的話和表情可完全對不上。表情透露著悲傷,言語中卻包含著開心。這股說不清道不明的違和感,我完全抓不住它的正身。

 “陽信君……從今往後也能拜託你一直陪伴在七海的身邊嗎?就算兩人之間有了口角……也能和好,相依相偎嗎?”

 這番話語,讓我想起了白天的約會。那個時候七海同學的話在我腦海中再次出現。

 “今天約會的時候,七海同學也說了差不多的話呢。她說,就算失敗,就算走了彎路,就算兩人有了不和……也能在某日拿著這些事來笑著打趣對方。能變成這種關係就好了。”

 我聽到那番話之後有了一些思索。

 她正在對我說謊,可與此同時,我也在對她說謊。

 從今以後,我們都必須繼續著這個謊言嗎?比起這個,我更渴望誠實。

 在此之上,與她相伴。

 睦子阿姨極其認真地看著我,默默地聽著我說的話。如此嚴肅正經的話題,我和嚴一郎先生都沒有說過。

 “所以,我也如此希望。無論發生了什麼,我們都會和好如初,我會一直和七海同學在一起。”

 “……陽信君,真的非常感謝。”

 聽到了我這番話,睦子阿姨彷彿安心下來一般舒了一口大氣。然後一口氣喝光了杯子裡的茶。

 可,睦子阿姨為什麼會說這種話呢?簡直就像是知道未來會發生能讓七海同學受傷的事一般……

 此時,我感到了一絲違和感。雖然,我的內心已經確定自己一定會和七海同學一直在一起,所以不會有什麼問題……

 難道睦子阿姨也在干涉懲罰遊戲的告白這件事?會有這種事發生嗎?

 “要不要,再來一杯茶呀?”

 睦子阿姨在我陷入思考的時候將手伸了過來。等我回過神才發現,在長時間的對話中自己的茶已經涼了下來。

 我也一口氣喝光了茶。

 “勞煩您了。”

 接過我的杯子,睦子阿姨再一次將廚房走去,而我則目送著她的背影。

 嗯,是我想太多了吧,再怎麼說睦子阿姨應該也不知道懲罰遊戲這件事吧。畢竟在遇到我之前她都不知道有我這號人。

 剛才那番話,肯定是作為比誰都接近七海同學的她的母親,擔心女兒才會那麼說吧。

 啊——感覺突然好想看看七海同學的臉啊……

 ……不過,我聽說女性沐浴會花很長時間,原來是真的啊。我和睦子阿姨都聊了這麼久了……

 但是也多虧了這個,我再一次下定了決心,在各個方面。和睦子阿姨的關係似乎也變得更親近了。

 “所以,今天約會的時候你們接吻了嗎?”

 在我深深感慨的時候,睦子阿姨問了一個不得了的問題。

 剛才話題可還挺正經的呢??為什麼突然就變成了接吻啊睦子阿姨?!

 “……那個,無可奉告。”

 “哎呀呀,我明明讓七海今天一定要拿下陽信的嘴唇的呢結果什麼都沒發生嘛?那孩子也真的是”

 那原來是睦子阿姨教唆的啊?!!

 我說怎麼七海同學突然變得這麼大膽,謎題終於解開了。剛才那陣嚴肅的氣氛一下子煙消雲散了。

 睦子阿姨的笑容也回到了往常模樣,拿給了我第二杯茶。嗯——要是剛才在喝茶的話大概會全部噴出

 來吧。

 這個時候,我們旁邊傳來一個聲音。

 “咦?陽信,和媽媽兩個人獨處嗎?在聊些什麼啊?”

 我看過去之後,在那的是剛洗完澡的七海同學。新鮮出浴的七海同學肌膚飄著一股熱氣,十分嬌豔我都看呆了。

 上身是稍露肩膀的半袖襯衫,下半身則是熱褲一般的短牛仔。

 整體突出一個休閒,剛洗完澡之後許多肌膚露在外面,我陷入了又想欣賞又不敢一直盯著看的矛盾當中。

 “現在呢,正聊到陽信君主動親了七海呢。幹得不錯啊七海,水族館約會中獻出了自己的初吻……媽媽覺得很開心哦。”

 “你們兩個在聊著什麼鬼東西啊!再者說了,親親也就是親了臉頰而已……啊!”

 我們根本就沒聊這個,完全就是睦子阿姨在套話而已,結果七海同學完美地上鉤了。

 我還是貫徹我的無可奉告原則。

 七海同學也注意到了自己說漏了嘴,雙手捂著嘴巴狠狠地瞪著睦子阿姨。而睦子阿姨確實一臉清風徐來的表情。

 “臉頰啊。七海和陽信進展地似乎很不錯呢,我很高興哦。所以,是誰主動的啊?”

 “怎麼可能再說啊,真是的!!”

 七海同學嘟著嘴一臉怒氣,然而從後面伸過來的手摟住了她的肩膀,手指一直戳著七海同學的臉頰。

 “怎麼了嘛七海,洗澡的時候說著秘密秘密我都不知道要怎麼打聽才好。”

 “親臉頰啊~感覺很青澀真是不錯呀。”

 稍晚於七海同學之後的是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兩位,穿著要說是十分隨意……

 一直盯著看會很失禮……音更同學上半身是吊帶衫,下半身則是大尺寸的衛褲造型。神惠內同學……是慵懶的吊帶睡衣??吧

 兩位穿著都非常適合她們,音更同學雖然露的比較多但是有著一種健康美,而神惠內同學一副童顏,只一瞥就能明白她的可愛。

 我看著歡鬧地三人,又一次看向了七海同學。嗯,果然七海同學是最可愛的。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視線,七海同學離開了那三位來到了我的身邊。隨後立馬半睜著眼直勾勾地盯著我看。

 “幹嘛?看到那兩人可愛的模樣了嗎?”

 看著略微吃醋的七海同學可愛模樣,我和睦子阿姨不禁對視一眼,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樣可愛的嫉妒,氣鼓鼓的樣子的七海同學讓我感覺到無比憐愛。這一點,睦子阿姨肯定也是一樣的。

 看到突然笑出聲的我和睦子阿姨,七海同學歪著腦袋一臉問號。而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也是滿臉疑惑。

 所以,我用故意讓三人聽到的聲音傳達了我的真實想法。

 “我是看七海同學的模樣入迷了,畢竟如此可愛。”

 一瞬間不知道我在說什麼的七海同學遲疑一陣之後,小臉一下子變得通紅。

 隨後,兩位親友則是吹著口哨打趣著七海同學,睦子阿姨一臉滿足地微笑了起來。

 先不論自己情緒高漲,在大家面前公然做出如此發言是不是還是太大膽了一點?

 “什什什什什……”

 七海同學就像是壞掉的機器一般重複著同一個單詞,這般模樣真是可愛,我確實笑了出來。

 ◇◇◇◇◇◇◇◇◇◇◇◇◇◇◇◇◇◇◇◇

 “那現在……”

 我一個人,呆在這個安排好的房間裡。七海同學不在這邊,當然睦子阿姨也沒在。完全就是我一個人。

 這裡似乎是書房。如今也已經沒有再繼續使用了。這是一個榻榻米房間,有著幾個書架擺放在這裡。

 當有親戚或者朋友過來時候,這裡也兼職著客房,鋪著一床為了安眠的被褥。

 在那之後,我們享用了睦子阿姨她們所準備的晚餐,洗完了澡。和大家淺聊幾句之後,我被帶到了這裡。

 七海同學現在應該正是和一起過夜的音更同學以及神惠內同學繼續著女子會。

 兩人關於親臉頰這件事,好像要對七海同學刨根問底來著。事實上也邀請了我,我推脫了。

 哎呀,要我這種陰角混到這三名女生當中,難度也太高了。

 要說是替代也有點奇怪,我和她們做了一個月定。她們聊天中場休息的時候,七海同學回過來我的房間和我聊上一會。

 關於這個也得到了了睦子阿姨的允許。說是允許……反倒睦子阿姨的反應看起來很是推薦七海同學來我的房間,這難道是我的錯覺嗎?

 「嘛,現在的情況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等下等下,我腦袋跟不上節奏了。』

 在七海同學過來之前的這段時間,要問我在房間裡幹什麼的話……約會的報告吧。

 原本打算回家之後就向大家報告一下的,沒成想就這樣住到了女朋友的家裡了。

 baron先生現在很是困惑,而peach小姐則是一條消息都不發。我感覺她應該是在線的,什麼都不說這種情況還真是很罕見呢。

 『能再說一遍嗎?』

 「倒也不是不行……那個簡單來講,就是約會結束回到她家之後就變成要在她家過夜這種情況了。」

 『嗯,果然還是不明白』

 『……canyon同學,真是很大膽呢。出手也太快了……』

 我還在想著baron先生怎麼沒有明白我說的話的時候,peach小姐發來一條消息。這次輪到了我等著她來解釋一下她的話了。

 我都沒出手,說什麼出手太快了……話說我根本沒有那個膽量。

 要是有這膽量,進度早就拉滿了,再者說了我和七海同學都不是真正的交往。

 「不是,還有其他的人在啊……雖然男生就我一個而已」

 『什麼?後宮展開??』

 「幹什麼幹什麼……大家都有男朋友的好吧。小姨子雖然還沒有對象,但她可是初中生啊。」

 『和……和小姨子的三角關係??!!』

 「肯定不是啊!確實她希望交一個男朋友,可她肯定不會來找我的。」

 peach小姐,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不會是看了這種題材的漫畫吧??似乎興致滿滿一般,但是肯定不會有這種展開放一萬個心好了。

 感覺自己被揶揄了,我想聽的不是這些話啊……是想問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然後就是,自己要怎麼辦才好啊。」

 『一起睡如何?』

 『去陪女朋友睡吧!』

 兩人幾乎同時給出了建議,說的好像是去散步一樣簡單。

 我又做不到,而且這怎麼說也……超出了我能力範圍了。根本不行啊。家人和朋友在場的時候還一起睡什麼的。

 『不過,在符合高中生身份的前提下就沒問題了吧?』

 『canyon同學忍住不就行啦?陪睡……感覺很不錯呢。』

 ……看來有必要和peach小姐來一次深入的交流了呢?明明是個初中生?知不知道忍耐的意思??

 其他的隊友也是一個勁地起鬨說什麼一起睡,氣氛上來看已經不會有其他的回答了。

 聊天室嘰嘰喳喳一陣歡鬧,簡直混亂無比,終於baron先生開口了。

 『不過canyon同學,一會要和女朋友一起聊天不是嗎?那個時候要是對方想要和你一起睡的話你該這怎麼辦呢?要拒絕嗎?不會很失禮嗎?』

 乍一看確實非常有道理所以才麻煩。但是,這種事情才不會發生。

 這個時候,我腦海中還是如此認為的。

 「再者說了,她很不習慣和男生相處的啦,怎麼可能會邀請我一起睡覺嘛。也就是一起說會話,之後就各自睡在各自的房間,今天就這麼結束了。」

 『這樣啊,那可真是遺憾呢。話說,聊天的時候能忍住的話也算是不錯了。』

 總感覺自己聽到了一些不得勁的話。

 不對,是這樣的。確實是這樣啊。自己的感覺有些麻痺了……不對,是幾乎都被麻痺了。在一個房間裡兩人獨處著實也是個大問題啊。

 睡覺之前男女共處一室……

 經baron先生一說我才注意到。在非正常,幾乎不會有的情況下,自己完全失去了正常的判斷能力。

 完蛋完蛋,這晚來的緊張感……

 對於這樣的我,peach小姐又發來一條消息,如同追加攻擊一般。

 『canyon同學,要是女朋友說了想要一起睡的話,請務必答應她。從女孩子口中說出這種話是非常需要勇氣的!』

 這麼一說,我不就不得不答應了嘛。感覺越來越緊張了。和七海同學的約定還有三十分鐘的時候,在此之間還是先讓自己冷靜一下……

 “陽——信——!七海同學過來了哦!”

 這個瞬間,情緒高漲的七海同學沒有敲門就嘭地一聲打開了我的房門,這比約好的時間早了不少啊。

 我虎軀一震,簡直就像要跳起來一樣,然後伴隨著身體的顫抖,我將視線轉向了房門。

 “七海同學,怎麼這麼突……然……啊”

 看到七海同學樣子,我失去了言語的能力。就在剛才她還穿著睡衣來著,可愛的粉粉睡衣!

 “我來和陽信說話了嘛!啊哈哈,好開心啊!!”

 現在,卻是一身熱褲吊帶衫模樣。

 肌膚大片大片露在外面,吊帶衫很薄卻沒有走光,如實地展示著她的身材曲線。

 不是不是,剛才不還是穿著普通的睡衣嗎??

 看到這副樣子的七海同學我直接呆住,七海同學匍匐著,就像是四腳動物一樣手腳並用向我靠近。

 “陽——信——女朋友過來了哦?你不開心嗎??你應該很開心吧。”

 這是什麼情況啊……嗯?咦?這個氣味,從七海同學身上飄來的……是酒的味道??

 “喂七海!!簾舞沒問題嗎?”

 “七海——你爬的太快了啦。”

 隨後進入房間的是音更同學以及神惠內同學……噗,這兩人怎麼和七海同學一個打扮啊。

 我立馬背過了身。就那麼一瞬間,我看到了音更同學是大紅的吊帶衫而神惠內同學是黃色的吊帶。

 為什麼三人都是一個打扮啊?

 “抱歉啊,簾舞。我們也沒注意,七海這傢伙,不小心吃了威士忌巧克力……”

 “然後我們都沒聽到她嚷嚷著要去陽信的房間什麼的,結果都來不及阻止,啊哈哈。”

 “關於這點我瞭解了,可你們這副打扮……”

 “都怪步,帶過來為了讓七海穿的什麼勝負衣服。”

 “很性感吧——三人閨蜜裝呢。”

 兩人回答了我的疑問,語氣感覺特別痛快。

 這衣服,是神惠內同學帶過來的啊。該是褒獎還是生氣,這是一種個艱難的問題。看來不會生氣,得出結論也就一瞬間。

 “七海同學,酒量不太行嗎?”

 總之衣服的事先放在一邊吧。眼前的問題是七海同學。

 “看起來似乎是的……我們也都不知道呢。給我們的巧克力裡面還有酒精。”

 那個,就是之前提起的伴手禮巧克力嘛。聽聞是海外的,所以裡面才會有酒心啊。七海同學把它吃掉之後……

 “姆…………別和初美她們說話了啊,來和我說說嘛……陽信~~”

 七海同學雙手纏上了背對著她的我的脖子,像是要把體重全託付給我一般垂著掛在我的脖子上。

 吊帶衫材質很薄,我的背部能十分清楚的感受到她的體溫,以及那對柔軟。

 “七,七海同學,冷靜一下。快冷靜一下啊。”

 “我可冷靜了——你快來嘛,來和我說說話嘛~~快點快點,轉到我這裡來。”

 語氣簡直就像是神惠內同學一樣,七海同學就這樣緊貼著我的背,搖晃著我的身體。每一次的晃動,我都能感覺到背部有些不妙的觸感。

 “等,等下!音更同學神惠內同學!別光看著啊,現在該怎麼辦啊這種狀態?!”

 我下意識地向兩人求助,然而這卻讓七海同學感到愈加無趣似的,晃動的力量也隨之大了幾分。

 兩人一言不發,無盡的沉默支配著這個場面。

 “……嘛,之後就交給兩位年輕人了。”

 “我們這就開溜~啊,之後我們會帶水過來哦。”(P:這也太懂了吧,知道做完會口渴!!恐怖如斯……)

 誒?剛才都說了些什麼啊,這兩人。

 因為揹著那隻七海同學,我沒法朝她們轉過身去,所以現在兩人在做什麼我也沒法看到。我只能聽到房間門發出了嘎吱一聲。

 難——不——成……

 我的不安靈驗了,隨後傳來啪嗒一聲門關上的聲音。那兩個人居然逃掉了!

 這該認為她倆是為了我們好才退場的嗎??我已經混亂了。

 “陽信——現在就我們兩個人了呢……誒嘿嘿”

 七海同學在我耳邊呢喃著,每個字都讓我感到背上有電流穿過。她的氣息騷動著我的耳朵,那股令人愉悅的甘美麻痺感在全身擴散開來。

 完了完了完了。腦袋裡全是完蛋這個詞。

 “今天的約會啊……我好開心——”

 緊貼著我的後背,她在我耳邊說道,小聲,卻十分清晰。

 “是,是啊。雖然發生了許多事情,可還是超級開心啊。”

 “開心開心……真的是很開心呀”

 七海同學前後搖動著身體,鼻子裡哼著小曲。

 明明是來找我聊天的,七海同學自己卻不怎麼說話,就只是緊緊地貼著我。

 回憶起白天約會的時候,和那時候不同,我心臟的跳動快到難以置信。

 和那時相比不管是著裝還是狀況,沒有一點是沒有區別的。但是這個屋子還有大家在,我必不可能做出什麼奇怪的舉動。況且,對喝醉的七海同學,我怎麼可能還會出手。

 我的身體無法動彈,就像是關節被金屬固定了一般一動都不能動。

 這樣的話,我就不用擔心會發生了奇怪的事情了……正當我如此認為的時候,七海同學的手向著我的手邊伸了過來。

 “好暖和啊……”

 七海同學輕輕說著,撫摸著我的手背。僅僅是這樣就讓我很緊張了,可她又握住了我的手,然後另一隻手……

 摸上了我的肚子。

 我愈發緊張,直接僵在了原地。只能任她擺弄。難不成我現在就是菜板上的魚嗎?(まな板の上の鯉:砧板上的魚,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七……七海同學?”

 “之前脫衣服的時候就在想了,陽信的身體,好壯實啊……嘿嘿,硬硬的就像是爸爸的肚子一樣。”

 七海同學又一次說出了之前在教室對女生們說過的話。

 不過,和那個時候不一樣,這次感覺不到多少色氣。反倒充滿了天真無邪。

 可與語氣相反,七海同學的動作確實了不得。她的手繼續遊走在我的肚子上面。

 看起來,七海同學像是迴歸了孩提時代一般。僅僅只是撫摸著,握著我的手,除此以外沒有任何動作。

 那個,要真是有其他動作我還挺困擾的……

 當我以為這種狀況還會繼續一段時間的時候,七海同學的動作變得越來越緩慢。而我,提防著當她停下之後突如其來的動作。

 然後,這個時刻到來了。

 她的手停止了動作,就這樣我身上的重量加重了幾分,我明白七海同學把自己的體重完全託付到了我的身上。

 整一個親密接觸,七海同學的體溫以及心跳的律動向我傳來。撲通撲通,輕輕的心跳,和平靜的呼吸。

 ……平靜的呼吸?

 “七海同學?”

 這時我的身體終於恢復了自由。我把腦袋轉過去之後,發現七海同學握著的手變得無力,身體也緩緩地向下滑了下去。

 我慌忙地抱住了她。

 這個瞬間,吊帶衫的吊帶掉了下來,胸口稍稍敞開了一點。這對眼睛可太刺激了。

 我當做沒看到,儘量不碰到肌膚將其恢復原狀。因為緊張,我的手不停地顫抖著。

 在我努力下終於整理好了衣服,我看著七海同學,她閉著眼睛沉睡中的呼吸非常安穩。

 “睡著了啊……”

 想想也是,今天一早做了便當,和我一起享受了約會,花了很多體力吧。

 在此之上,還說了自己根本不習慣的話題,說不定疲勞一下子就暴發了。

 雖然做了要一起聊天的約定……這下怕是沒辦法了。

 我溫柔地將她枕上我的膝蓋。膝枕啊……今天這是第幾次了來著?七海同學在我的膝蓋上幸福地睡著,十分平靜。猶如白天的重演一樣,可是這之後該怎麼辦啊……

 我端詳著她的睡臉,穿著面料不多的衣服,七海同學打了一個小小的可愛噴嚏。

 對啊,露這麼多所以才會冷啊……

 “七海同學,你好像很累了今天就先睡覺吧。”

 帶著一絲不忍心,我將她叫醒。再怎麼說,抱著睡著的七海同學走動也太難了。

 扶起來又或者抱著站起來確實能做到,但是這樣移動的話是在太過危險。

 所以我覺得讓她自己回房間是最優解。然而這時,七海同學的行為又超出了我的預料。

 “嗯——嗯……睡覺覺……”

 七海同學匍匐著動了起來。我還以為她會站起來的時候,她就這樣向著我後面爬了過去……

 然後,鑽進了原本安排我睡覺的被窩之中。

 我沒法阻止這一切,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畢竟這事太過突然我都看呆了。

 那個……難不成七海同學睡蒙了?

 我緩緩接近著,一下子和在被窩中睡眼惺忪看著我的七海同學對上了視線。

 她稍稍捲起一點被子,將手伸了過來。

 “……額,這是酒醒了嗎?”

 七海同學一言不發看著我。那副表情,我不知道是已經完全甦醒,還是睡迷糊了,亦或是酒精的作用還沒完全消失。

 我盯著七海同學的手看了一會,可最後還是放棄了握住了那隻手。而這時七海同學臉上浮現了滿意的笑容。

 在我握上她的手之後,七海同學彷彿再確認某種事物一般一根一根地觸碰著我的手指。隨後十指相扣……用著微弱的力道拉著我。

 那力氣很小。小到只能讓我明白自己正在被拉扯。我當然能反抗,這種程度的力氣,一般而言連讓我動一下都不可能。

 但是,我卻沒有選擇反抗……睡倒在七海同學的旁邊。十分自然,我們變成了在我被子上面面對面的狀態。

 七海同學輕啟紅唇。

 在這種距離下,我卻還是聽不到她說了什麼。在不知道說了一通什麼不成言語的話之後,七海同學靜靜地露出一絲美麗的笑容,牽著我的手閉上了雙眼。

 不多時,就傳來了她安穩的呼吸聲。

 ……啊這,真是嚇了我一跳。看著她閉上了眼睛還以為是在向我索吻,結果誠然不是如此。當然不會是這樣啊。

 不過就一會……再一會兒,讓我就這樣陪在七海同學身邊。

 “……她剛剛想說什麼呢?”

 對我的疑問,七海同學當然不會回答,畢竟都睡著了。平穩的睡眠連夢話都不會來打擾。

 真的好開心啊,今天的約會。謝謝,我在心中再一次向七海同學表達了感謝。

 嗯姆,就到這裡了呀。

 努力不驚醒七海同學,我一根一根地小心解開纏上我手的她的手指。雖然有點小遺憾,但也不能就這樣睡在一起。

 真的很遺憾。

 那個,但是睦子阿姨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入睡了?要是已經睡了的話,久違地來通宵打遊戲吧?

 幸好手機就在手邊。在客廳的沙發的話也沒有什麼不自然吧?嗯就這麼幹好了。

 給七海同學掖了掖被子,這樣就很暖和了。

 放心下來的我站起身,正打算離開房間。看到了暢遊夢境的七海同學,我突然想做一件事,沒錯,只是一件事。

 這是我發自內心的些許,慾望。

 趁睡覺偷襲什麼的,感覺非常卑鄙。但是現在的我,將要做一件在七海同學醒著的時候絕對做不到的事。

 自己現在意外地平靜。剛剛為止搏動劇烈到疼痛心臟是疲憊了所以才緩慢下來了嗎?不,這種事不可能,只是自己情緒上有如此感覺而已。

 “晚安,七海同學。”

 我的話語沒得到回應。

 她一臉可愛睡顏地沉睡著。這樣就行了。這句話只是確認一下她會不會醒來而已。輕輕觸碰她後,她的頭髮靜靜地飄散下來。

 我緩緩地靠近著她的臉 。為了不吵醒她,我的動作真的非常緩慢。我拉進著彼此間的距離……

 我的唇碰到了她的額頭。

 不想之前那次是個偶然,

 我憑藉著自己的意願,向沉睡中的少女的額頭……獻上了吻。

 不行了,親吻這種詞彙說法本身就很讓人害羞。要是她醒著的時候,我是真的做不到。只有在現在這種狀況下我才有勇氣。

 當然七海同學不會做出什麼反應,但是這反倒讓我擔驚受怕起來。

 這麼做真的好嗎?我不禁捫心自問。

 不行……我不能洩氣。就算不知道這行為是否正確,但是這也是現在的我鼓起所有勇氣所做的事。

 嘴唇?這怎麼可能做的到啊!不行的不行的。

 “……不知道哪一天在她醒著的時候我也敢這麼做。”

 如此自言自語的我,或許有點懦弱吧。

 一陣反省之後,我離開睡得一臉幸福的七海同學和這個房間……的時候。

 在我面前的是眼熟的三人。

 不知道什麼時候門開了一條縫,三名女性從門縫中偷看著還拿著手機對著房間。我和這三人完美地打了個照面。

 “……姑且問一下好了,您三位在這裡幹嘛呢?”

 三顆腦袋豎著疊著,各自有著各自的笑容模樣。是什麼來著,以前這個歌好像流行過一段時間。

 “在記錄未來兒子的成長時刻哦。”

 “感覺會有有趣的事情發生所以在這裡觀望著。”

 “我就說打擾到你們會很不好的……”

 三人就像是事前商量過一樣,一齊將手機畫面朝向了我。

 正好通過門縫能將一切收入在手機當中,雖然視角有點傾斜,也有一些錯開了點角度……但是我向著七海同學額頭靠近地一幕被完美地記錄了下來。

 不是照片,而是視頻!!

 “……嗚哇”

 看著失去語言能力的我,三人開心地輕輕笑了起來。您三位能樂在其中最好不過了……

幕間 在茨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