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章 七海老師的料理教室

第二卷  第三章 七海老師的料理教室

 爸爸媽媽同時出差的情況,在我短暫的人生中出現的次數並不多。至少在小學的時候一次都沒有過。

 而初中是有過兩次,那個時候遠離了父母的視線,自己過著肆意的生活反倒非常開心。

 然後成為了高中生的現在……這麼一算的話,這次才是第三次啊,真的是掰著手指都能數的清。

 這次爸媽久違的同時出差,比起這個,現在的我也已經和之前截然不同了。

 現在的我發生的變化已經是過去的我所望塵莫及的了……這樣說可能準確度更高一點吧。

 這一切的起因就是我身邊已經有了一位名為七海的出色女友。

 在雙親出差之前,我都是和她一起“回家”,當然相伴只到半路,隨後便是各回各家。

 這就是極其往常的和女友一起放學回家,這一事件。

 然而,並非半路道別,而是像字面意思所說,真的是一起回家,在這個世間一般意義上應該非常少見才是,作為高中生。

 即便是疏於男女交往的我,也能認識到男女朋友一起回同一個家絕對是非常理的情況。屬於是做夢都不會夢到的事。

 “我回來了~”

 “那個,多有打擾……”

 嘛,雖說是回家,從我的角度出發這畢竟是別人的家,如此措辭也情有可原。雖然我是這麼認為的……

 “哎呀哎呀,這可不行哦陽信,回到家之後要說……嗯?”

 啪嗒啪嗒發出好笑的聲音,睦子阿姨出來迎接了我們。她看著我,歪著腦袋微微笑著。

 那彷彿是催促我一般的笑容。一開始還是一頭霧水的我,反應過來之後訂正了我的發言。

 “我……我回來了。”

 “嗯嗯,你們兩個歡迎回來呀。做的真棒!呼呼呼,回到家之後果然應該說‘我回來了’才對嘛。”

 睦子阿姨摸了摸訂正發言之後的我。

 啊,怎麼說這樣太害羞了啊。不過我也沒打算打掉睦子阿姨的手,就這樣任由她撫摸。

 基本上我家是父母全都有自己工作的情況,回到家之後也不用說我回來了。

 爸媽回家之後,“歡迎回來”才是我時常有的話語,反之“我回來了”真的是很久沒有說過了。

 不論是七海同學還是睦子阿姨,則不管此事,而是微笑著看著我。

 這麼一來以“歡迎回來”回應“我回來了”什麼的,感覺有些令人臉紅……不過,我卻非常開心。

 (原來是這樣啊。所以我才沒有說我回來了的習慣啊……)

 時至今日,想到自己沒有養成這個習慣的原因之後,還是會變得有些害羞。

 就算說了也不會有太大變化的話,一開始不說就好了。

 結果,自己還是覺得寂寞啊…… 還被七海同學那樣安慰了。

 “阿嘞?沙八醬還沒回來嗎?”

 被摸頭的我,彷彿是為了掩蓋羞澀,說起了沙八醬的事。

 就這樣,睦子阿姨終於把手從我腦袋上拿開了。

 “啊,沙八的話,因為部門活動要晚點才會回家。那個孩子,舞蹈部的來著。”

 “誒?舞蹈部啊。真厲害。會跳舞的人真的很帥啊。”

 當然,既然來了這個家我也有機會和七海同學的妹妹交流交流。

 雖說我很擔心不知道我有沒有給沙八醬留下個好的第一印象,不過似乎也只是我的擅自憂愁而已。似乎可以正常對話。

 即便眼神略顯銳利,她和七海同學一樣是個善良的孩子。

 話說,舞蹈部啊……初中就加入舞蹈部真是厲害啊。

 像我這種舞蹈課都覺得很棘手的人來說真的是難以想象啊。一想到高中還有舞蹈課我就渾身難受。

 話說回來,七海同學擅長舞蹈嗎?

 下次問問看吧……誒?怎麼感覺七海同學,有點氣鼓鼓的樣子?

 我雙手拎著買來東西,走到廚房之後把它們放了下來。

 也不是立馬就開始做飯,所以先暫時塞到冰箱裡面……而七海同學的河豚狀態仍在持續。

 “七海同學,怎麼了?”

 “沒什麼——”

 誒,這不是鬧彆扭時候的語調嗎?

 我又說什麼奇怪的話嗎?我完全沒有什麼印象……

 “陽信,我先回房間換衣服,十……不對,二十分鐘之後你也過來哦。”

 “啊,嗯,我知道了。”

 一起把買來的東西放進冰箱之後,七海同學就這樣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再怎麼說也不能陪她一起去房間換衣服,所以我就一個人留了下來。

 “哎呀哎呀,這個七海。啊給,這個是陽信的居家服哦。”

 我接過睦子阿姨遞過來的衣服。

 要說為什麼茨戶家會有我的居家服,這個其實是嚴一郎先生穿剩下的。

 那還是沒有像現在這麼肌肉男的時候,嚴一郎先生穿過的衣服所以正好符合我的尺寸,所以就借給我穿了……他們家的舊衣服真是保存的可以。

 兩人說了把這衣服送給我,不過我只是打算借來穿一下。

 畢竟一會就要做飯了,我先脫下了制服換上了剛才那個衣服……時間正好20分鐘,我向七海同學的房間走去。

 事前敲了三次房門,得到七海同學的允許之後我走了進去。

 或許是因為七海同學一會也要一起做飯吧,她換上了顏色比較沉穩的長袖。

 只是,下半身是略短的短裙模樣,毫不吝嗇一雙秀足的美豔,展示在我的面前……這讓我的眼神不知如何是好。

 “嗯!”

 七海同學輕哼一聲,向我招手。

 她砰砰地拍著墊子,讓我坐在了上面。下一刻,她便把腦袋靠在了我的大腿上。

 七海同學,這是想要把膝枕變得常態化嗎?

 嘛……我也因此覺得平靜了下來,倒也不錯。

 總有一天能做一次角色變換的膝枕。我有沒有勇氣那就另說了。

 她的表情還是一副氣鼓鼓的樣子,不過僅僅讓我給她膝枕之後情緒就緩和了下來。

 這之後要怎麼辦啊……

 突然去摸她的腦袋的話……我也有點緊張,而且也可能會嚇七海同學一跳。

 嗯,摸頭還是等到下次吧。

 這般膽小到連女孩子的腦袋都不敢輕鬆地摸的我,就這樣讓七海同學枕著我的大腿,開了口。

 “七海同學,你是不是不開心啊……我,是不是說了什麼奇怪的話?”

 “嗯——我也不知道。我也感覺自己簡直就像個小孩子一樣……你能理解我的話我可能也會開心點?”

 像個孩子?

 是什麼呢?我開始搜索回到家之後引起她這樣的事件。

 是被睦子阿姨摸了腦袋這件事?不對,這件事最多也只會變成七海同學捉弄我的材料而已,大概不是的。

 之後的話也就是問了為什麼沙八醬還沒有回家之類的……難道是因為誇獎了妹妹跳舞的事情?

 妹妹被表揚,七海同學怎麼可能不高興反而還生氣了呢?應該不是因為這個吧?

 不過,也確實是聊完沙八醬的話題之後七海同學就變成了河豚。沙八醬的……沙八醬?醬?

 “難道是,沙八醬的事情?因為我帶了醬,所以生氣了嗎?”

 聽到我的話,七海同學小臉一紅,小腦袋別向一邊點了點頭。

 這是什麼可愛的妒忌心??

 可能有人覺得這種不把話說明白又在那生氣的性格很麻煩,但我只覺得這樣的七海同學無敵可愛。

 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不是嗎?對七海同學的妹妹用桑稱呼的話,真的很怪啊。(譯:男主對七海同學的稱呼就是七海さん,考慮到雙方的身份我選擇了同學這個後綴。)

 直呼名字的話,對七海同學都還沒法做到的我,對她的妹妹那就更做不到了。而她似乎就是在為這個生氣。

 我煩惱再三的結果就是以名字加醬來稱呼妹妹……但這似乎引起了七海同學的不滿。

 她還是一言不發……不過,我能確定,這似乎讓她感到了一絲不安,又或是讓她感到了不開心。

 這可不行。

 所以,雖然不知道效果如何……我還是貼到了她的耳邊輕聲說道。

 “七海‘醬’,別生氣了嘛。”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七海同學跳了起來。

 這股氣勢,就像是被壓縮到極致的彈簧瞬間失去了壓迫力一樣,七海同學的腦袋正好撞到了我的嘴邊。

 即便碰到了嘴巴這也不是親不親的問題,這好痛啊。不是一般的痛,牙齒不會斷掉了吧?

 “臥槽,這是什麼啊臥槽?這個……嗚哇……感覺自己心跳過快要死了一樣……”(譯:ヤバい翻譯成臥槽沒毛病吧?辣妹說個臥槽又不是很稀奇的事情)

 “痛痛痛……七海同學,你沒事吧?”

 “啊陽信,對不起……很痛吧?不是,突然用不一樣的稱呼叫我,太突然了我感覺我要心動到暈厥了都……心臟都要壞了……”

 七海同學按著自己的胸口臉紅的一塌糊塗。

 真有這麼驚訝嘛?雖說是一時興起……但還是做了壞事把她嚇了一跳。

 “那,還是不要這麼叫比較好吧?”

 “(搖頭)偶爾說一下沒事!然後,現在再說一次!”

 “誒?再來一次?”

 “不行……嗎?”

 七海同學直勾勾地看著我的眼睛,歪著腦袋眼裡噙著淚水祈求著。

 這個行為太狡猾了!

 明明知道我不擅長對付這個還來這一套。可惡。僅僅如此就能讓我就範,我這人也挺好搞定的。

 總之先按要求又叫了一次,七海同學簡直開心的要死,整個人在床上蹦蹦跳跳。

 被要求這麼叫一次,我都要變得害羞了。

 在那之後,我又被迫叫了好幾次,七海同學似乎也非常滿足……

 “和平時不一樣的稱呼也好棒啊。感覺自己都興奮起來了”

 與因此害羞到滿臉通紅的我相對,七海同學則是一臉神清氣爽非常高興。

 七海同學覺得開的話比什麼都好。

 “我也想要用和平時不一樣的叫法來叫陽信!有沒有好點的主意?想要我怎麼喊你呀?”

 一下子,話題箭頭就轉向了我。

 這難度也太高了吧?

 平常七海同學就是直呼我的名字……就算讓我現在想一個新的稱呼,我也想不出來啊。

 在我摸著臉想要矇混過關的時候,七海同學就像是偷看一樣對上了我的視線。

 “嗯——陽信小時候有什麼叫法嗎?”

 “誒?爸媽還有親戚要麼叫陽君要麼叫陽醬,yo醬之類的也有。”

 “哼—”

 ……寄了,對上視線之後不小心就說漏了嘴。感覺被突然襲擊了一樣。

 這難不成……

 七海同學的目光沒從我身上離開過,嘴唇劃出一道美麗卻又狡黠的弧線。我有種不妙的預感。

 但,我只是告訴了她我以前的暱稱而已,也不會有什麼後果吧?

 我如此想著……不對,如此樂觀的判斷著的同時,七海同學緩緩靠近我的耳邊,猶如是對剛才的報復一樣輕聲呢喃。

 “yo醬?”

 這個叫法讓我的臉一下子冒起了熱氣。

 真的只是一瞬間。這到底是什麼?這到底是什麼!

 和爸媽親戚喊我的時候完全不一樣,就像要把人融化一樣的甜膩呼喚。

 詞尾的聲調似乎還輕輕上揚,帶了點疑問的語氣,然而卻給人一個句尾描繪著愛心的錯覺。

 愛心並不是親眼所見,只是語調喚起了如此錯覺。

 我向七海同學看去,而她也正 一臉得意地看著我……這時她似乎害羞了起來,臉頰飄上一抹粉紅。

 “……很不妙啊,這個”

 我用盡全力擠出了一句話。

 這……真的和七海同學說的一樣,破壞力驚人。可不是能經常拿來用的那種程度。

 “是吧是吧,要是多喊幾次感覺腦袋都會變笨。”

 七海同學似乎也同意我的想法……我們之間名為稱呼變更對戰的遊戲,就此落下帷幕。

 這可不能再繼續下去了。羞恥心要爆棚了都。

 “好!元氣滿滿!陽信,去做料理吧。”

 “嗯,好的。”

 完全恢復過來的七海同學,和被挑逗到筋疲力盡的我一起走出了房間的時候……睦子阿姨出現在我們眼前。

 我倆被嚇得長大了雙眼,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剛想著差不多該做飯了,就來找你們……看起來沒什麼問題呢。七海‘醬’?‘yo醬’?”

 ““你在聽啊!!””

 睦子阿姨笑嘻嘻地叫著剛才我們彼此的稱呼。

 這一下子把我們拉回了現實世界。

 “哎呀哎呀,不是我在聽,只是我聽到了而已哦。呼呼……我也想要久違地叫你爸爸嚴醬了呢。今天試著叫一下看看吧,不知道會不會被嚇到。”

 “媽媽!!”

 火冒三丈的七海同學,和睦子阿姨像是相互追逐一樣吵吵鬧鬧地向著廚房走去。

 原來是這樣啊……被睦子阿姨聽到了呀。嚴一郎先生,今天回來之後似乎會很不妙啊。

 我看著遠方,慢慢地朝廚房走去。

 我祈禱,今天發生的事起碼別傳到我爸媽耳朵裡……但這或許也只是無用功。

 肯定會說的,睦子阿姨,還是想想如何避開爸媽的追問吧。

 就這樣,我突然聽到玄關傳來一陣聲音。

 “我回來了。”

 是嚴一郎啊。都已經這個點了呀。大概是因為我們去買了東西又繞了點路吧,不快點準備晚飯也不行啊。

 “歡迎回家,嚴醬。今天工作辛苦啦。”

 “啊,今天確實也有點累……誒,孩子他媽?那個,這個叫法……有點……”

 ……睦子阿姨,動作好快!行動力也太高了吧?嚴一郎先生則是有點困惑。

 “哎呀,叫我孩子他媽嗎?我好寂寞啊,嚴醬……確實,我已經是個大媽了,已經不會再用那個時候的名字叫我了是嘛?”

 在我以為睦子阿姨只是享受這麼做的樂趣的時候,她的語氣透著一股真切的遺憾。

 難不成,她只是羨慕現在的我和七海同學?

 要是這樣的話,希望能給嚴一郎先生一些心理準備,這也太突然了。

 下一秒,玄關處沉默地氛圍包圍二人。我無法朝那走去,也做不到偷看他們……只能靜靜地等待著。

 過了會,我聽到了嚴一郎先生沉穩且溫柔的聲音。

 “……睦醬……我回來了。睦醬就算是現在……也和當年一樣……很可愛。”

 “嚴醬!”

 嚴一郎先生的話語讓睦子阿姨激動萬分,而我還聽到了她做了什麼的聲音。

 現在過去,應該已經沒問題了吧?

 “那什麼,兩位……能不能不要在女兒面前打情罵俏?話說為什麼突然還做起了這種事啊!”

 在去廚房的時候我聽到了沙八醬的聲音。看起來正好回家的時間湊到了一起。

 ……是親眼看到了爸媽卿卿我我嗎?

 “哎呀哎呀,沙八也回來啦。呼呼……理由一會告訴你。敬請期待吧~”

 “啊,真的是!我絕對要交一個男朋友!又帥又溫柔的男朋友,絕對秀給你們看!”

 睦子阿姨的話像是挑釁一樣,讓沙八激動了起來。她下定了決心要交到一個男朋友。

 有這個決心是一件好事,但睦子阿姨能不能不要把我和七海同學的事告訴給沙八醬啊,這點你就放過我吧……

 ◇◇◇◇◇◇◇◇◇◇◇◇◇◇◇◇◇◇◇◇

 現如今,有多少高中男生擅長料理對我來說並不清楚。十分遺憾本人是屬於完全不會料理的那一邊。

 不過比起不會做,用不做來描述或許更為準確吧。

 學校的課程也略有涉及,也就只是這種程度吧。也差不多相當於什麼都不會做了。

 而因為和父母住在一起……平時都是老媽,又或者老爸做飯,我只負責乾飯。

 所以,自己完全沒有想要嘗試料理的想法,也完全沒這個必要。

 當然,每日給予我美味可口的飯菜這點,我十分感謝爸爸媽媽……但是對我而言,料理,只會出自他人之手。

 要是說我嬌氣的話,我也無力反駁。因為我的想法就是這樣所以也沒什麼辦法。

 當爸媽不在家,只留我一個人的時候,這個世上還存在涼菜,下館子,便利店,杯麵……如此多的覓食渠道。沒有必要自己下廚。

 要是覺得麻煩,少吃一頓也沒關係。也不是少了一頓生命就會終結了。

 這就是到現在為止……過去的我所抱有的想法。

 曾經如此認為。過去式。而這成為過去式的理由,則是在我眼前的這名少女。

 “ok陽信,那麼今天想要做什麼呢,說來聽聽?”

 “那個,主菜的話就麻婆豆腐……然後就是番茄,捲心菜的金槍魚沙拉……再就是藕和胡蘿北的涼拌菜,最後再來一個洋蔥味增湯。”

 “嗯,這樣啊。那就來做做看吧。”

 在我眼前穿著圍裙的七海同學綻開了微笑。

 剛才還是一副熱褲模樣展示著白嫩的雙腿,輪到料理的時候,她則是換成了能將大腿藏起來的長長褲子。

 要穿圍裙的話,或許這一身更合適吧。而且這樣也更安全。

 七海同學的圍裙一身粉紅,我則是借來一件藍色的圍裙。(紅藍CP,我酸了)

 因為是不同顏色的同一款式,總會給人一種“一對”的感覺。不過現在應該要集中在料理上面,這種事情先放在一邊算了。

 雖然想要極力避免腦海裡的想法往這方面飄去……

 “連圍裙都是一對,你們還真像新婚夫婦呢~”

 “話說,這已經是新婚了吧?那個姐夫——要是麻婆豆腐是巨辣就好了呀——”

 用溫柔的目光看著我們的睦子阿姨,以及在她身邊半睜著眼的沙八醬似乎並不允許。

 “媽媽還有沙八,現在別來開玩笑。我在用刀,認真一點。”

 “哎呀哎呀,我知道了啦。”

 “我可沒有說笑,是認真的。”

 七海同學的抗議,被睦子阿姨和沙八醬當成了耳邊風。而她臉上那一抹微紅,也說明剛才新婚之類的話題也被她聽進去了吧。

 “……但是七海同學,這些真的可以嗎?”

 我看著眼前四四方方的盒子。

 這就是主菜麻婆豆腐所需要的調味料之類的嗎?只要把豆腐和肉末混雜一起就能做出真正的中華料理。也就是地道中華菜。

 “嗯?是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我覺得需要的材料都已經買了……”

 “那個,你看……所謂的麻婆豆腐,不是要有什麼豆瓣醬啊,雞湯啊,紹興酒之類的嘛。可能我有點印象流,我就在想是不是要用這些啊什麼的。”

 這些,全部都是我在漫畫要麼網上查到的調味料羅列了出來而已,並不代表我有多瞭解料理。想著起碼在七海同學面前表現的好一點,就去查了一下……

 聽完我的話,七海同學溫柔地看著我。

 這就是那個啊……總感覺這個視線我哪裡看到過。

 記得好像是在我小時候,說了一些比較逞強的話的時候爸媽看我的眼神,和這個很像。

 啊——難不成我說了些什麼奇怪的話嗎?

 七海同學就這樣看著我,不知為何,我感覺到她明明沒有帶眼睛卻在鼻子上推了一下的錯覺。

 隨後,七海同學開了口。

 “陽信對於料理還是初心者。要是一下子就上本格料理然後失敗的話,就會覺得料理好難,一點也沒意思。比起這個,還是從簡單的料理開始入手比較輕鬆,我認為。”

 “哈……”

 這是為什麼呢,突然有種奇怪的小劇場開始了的感覺。

 從剛才開始,七海同學的話總讓我覺得怪怪的……真的就像在演什麼節目一樣。

 那像是說給小孩子聽的,充滿教誨,溫柔的語氣。

 這是怎麼了啊七海同學?料理的時候連性格都會變嗎?

 “凡事都有個順序,否則就會失敗。所以一開始就從低難度著手,然後體會料理時候的喜悅就可以了。來吧,和老師一起開始料理吧——”

 ……啊,這就是那個啊。七海同學教我料理之後,她就站在了教育者的角度了啊。

 難怪一開始語氣就像是老師一樣細膩。

 真是幹勁滿滿啊七海同學。

 不過,這麼可愛的話就隨她去吧。我是不是也代入進去學生這個角色比較好一些呢。

 “好!七海老師,拜託你了!”

 “好!被拜託了呢!”

 連在學校我都沒有給老師行禮而這麼低頭,看著這樣的我,七海老師滿臉都是滿足和得意。

 這副得意臉實在是過分可愛,等做完料理就告訴她吧。

 “確實啊,姐姐在做姐夫的便當的時候,滿臉笑嘻嘻的一臉享受的樣子。”

 “沙八!!?”

 意外的情報由沙八提供,我不覺笑了起來。

 啊啊,不行不行。太危險了現在還是集中在料理上,又用火又用刀的。要是粗心的話說不好會受傷呢。

 就算再怎麼新手,這點我還是心裡有數的。

 而不知什麼時候,睦子阿姨在我們邊上拿著手機對著我們,笑嘻嘻的說著。

 “陽信,剛才說的就是以前的七海哦。小學的時候突然說要做難度比較大的料理結果失敗了,鬧了好一陣彆扭呢。”

 這一句話,直接就讓滿臉得意的七海同學僵在了原地。

 “那個時候的照片都還在哦,一會給你看看吧。”

 “拜託了!”

 我說怎麼這麼真實,原來就是七海同學的親身體驗啊。

 七海同學的臉慢慢紅了起來。而睦子阿姨,則是把這樣的七海同學收進了手機畫面。

 這張也是,一會可得給我看看啊。

 “真的是!媽媽還有沙八你們都閉嘴!那先來做藕和胡蘿北的涼拌吧。給,陽信,先來削皮。”

 看來老師play(說什麼play啊我)已經結束了。七海同學變回了往常的樣子。

 她拿著菜刀,而我則是削皮器,一起開始削起了皮。雖然有點難為情,不過畢竟是沒有技術的菜鳥,我也只能用這個了。

 話說,連用削皮器的我還是陷入了一番苦戰。

 “那個,姐夫。削皮器很安全哦,所以分心聽我說一句應該也沒事吧。”

 “是什麼,沙巴……桑?”

 聽到我的稱呼,沙八醬一下子笑噴了。誒?我又說什麼有趣的東西嗎?

 “幹……幹嘛一下子用桑稱呼啊?搞的這麼突然好好笑哦……”

 沙八醬肩膀忍不住地顫抖。誒?女初中生的笑點我是完全搞不懂啊。這很好笑嗎?這難道就是代溝?

 “不是,剛才七海同學似乎不高興我喊你醬,所以就想著要不換個方式。”

 “嗚哇,我家姐姐也太少女了吧?這是什麼可愛的嫉妒啊。我家姐姐是不是超級單純啊?”

 看來沙八醬的想法和我一樣,那個語氣顯得十分無奈。而七海同學雖然一直切菜不說話,但是仔細一看,她臉都紅到耳根了。

 槽糕,一不小心就說漏嘴了,這裡是不是稍微搪塞一下比較好啊……但是要怎麼做……

 ……我再三思考之後,得出自己只能誠實以對。

 “沒事的啦,用醬稱呼。而且比我大的人喊我名字還帶個桑也讓我有點麻麻的很噁心。啊,我不是說姐夫很噁心啊。”

 我瞥了一眼七海同學。她輕輕嘆了口氣,苦笑著開了口。

 “算了算了。叫沙八醬也沒事,又不是說這麼叫了之後陽信會變得怎麼樣。”

 “那,既然已經得到姐姐的認可了,我也有件事想問一下,我用姐夫稱呼這件事,會覺得討厭嗎?”

 對於這有點讓人一頭霧水的問題,我睜大了雙眼。七海同學也是停下了手,歪著腦袋。

 “也不是說討厭……為什麼這麼問?”

 聽到我的回答之後,沙八醬臉上浮現了惡作劇一般的微笑。

 “因為你看嘛,這個稱呼已經是以兩位會結婚作為前提了呀。要是做的太過了的話,可能會讓人感覺很沉重之類的。”

 我已經感覺到了七海同學的臉紅得像個猴子屁股一樣了,而沙八醬卻是一個勁笑嘻嘻的模樣。

 但是感覺不到惡意。

 “因為姐姐恨不擅長和男性相處啊。我覺得她肯定不想給姐夫各種……壓力,然後自己卻積攢了過多的負面情緒。”

 還真是說了一些和中學生年齡不太相符的話啊。但是這番話,與其說實在開我的玩笑,不如說是在找尋著什麼。

 七海同學陷入了沉默。但,我感覺到了她看向我的眼神中有著一絲不安。

 難不成我在被沙八醬試探嗎?要真是如此,我可得老老實實地把自己的心意傳達出去啊。

 “我知道七海同學應付不了男生,我覺得自己也沒有強迫她去做什麼。”

 “這樣嗎?班上男生一天到晚嘴裡說的不是柰子就是屁股。”

 “思春期的男生不就是這樣的嘛,雖然我也還是思春期。不過,我覺得七海同學的感情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就算不那樣,我也沒有什麼不滿。”

 這是我的真心。沙八醬也感受到了這點,輕舒了一口氣。

 “總感覺自己知道為什麼姐姐會向姐夫告白了。”

 看來那個告白被賦予了積極的解釋。其實,真正的理由只是一個懲罰遊戲而已。

 但是,正因如此,正是因為自己明白這點,我才想要尊重七海同學的感情。這是真的。

 這時,我偷瞄了一眼七海同學……

 在我和一根胡蘿北苦戰的時候,七海同學一會就把自己負責的那些菜都處理完畢了。

 在那之後她還向我投來感激的目光。

 真是厲害啊……明明在和沙八醬聊天,在我陷入苦戰這時她都已經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切的厚薄都很均勻,起碼在我看來正是如此。

 明明我用的是削皮器,都覺得好麻煩。而且這玩意用起來力道好難控制啊。手上拿著的胡蘿北也好像有點不安分……

 “啊,陽信,那樣可不行……”

 看到我和胡蘿北苦戰的身影,七海同學暫時先將菜刀放在一邊,然後來到了我的身後。

 “用削皮器的時候,把胡蘿北放在菜板上比較好哦,還沒用順手的話,拿在手裡是很危險的……而且,拿的方法也應該是這樣……”

 就這樣,七海同學站在我的背後,手把手叫我怎麼去用削皮器。

 ……她的手和我的手重疊在一起,為了矯正我的姿勢……她的身體勢必會和我緊貼在一塊。

 雖然有點不合時宜……但背上的觸感讓我覺得十分幸福。

 不行,現在得把注意力放在料理上。

 “你看,這樣的話都不需要怎麼用力,就不會很危險了吧。”

 感受著七海同學手心的溫度,我順利的處理著胡蘿北的皮,而用的力度卻比剛才還要小。

 原來如此,的確這樣的話又能穩住胡蘿北也不需要過多費力。但是……我快不行了,背上的感覺一直刺激著我。

 七海同學,粘得也太緊了。這樣之後,在結束一根胡蘿北削皮之前,七海同學一直保持這樣的姿勢教著我。

 嚴絲合縫一般,七海同學緊緊地貼著我。

 “嗯,做的很漂亮呢。看吧,其實真的很簡單的對吧?”

 “是啊,畢竟是帶刀刃的不注意可不行……不過掌握了技巧的話真的能行誒。”

 “這樣的話,再來試試用菜刀吧?”

 七海同學離開了我的後背,拿起了剛剛自己用的那把菜刀,催促著我接下它。

 幸福的觸感消失……啊不是,邪念退散!現在是料理中,而且要用菜刀了可是很危險的。

 用菜刀切啊……有點小緊張啊。但是,這也是聯繫。試試看吧。

 “嗯,我知道了。要怎麼用啊。”

 “嗯,我看看。我家一般都是切成細絲……不過可能對陽信來說還有點難,要不就和藕一樣切成薄片看看吧。”

 我接過七海同學遞給我的菜刀。這是怎麼回事啊,僅僅是拿著菜刀就給人一種很強的“正在下廚”感。

 剛才那削皮器什麼的,就好像手工作業一樣小打小鬧的感覺,但是菜刀一上手,整個感覺就不一樣了。

 “啊,陽信,先告訴你一下,手要裝成貓爪一樣哦。”

 “誒?”

 突然起來蹦出的單詞,讓我不禁聲調都高了一點。而七海同學似乎明白了我未能理解她的意思,給我解說了起來。

 “這樣子就是貓爪手哦,然後,單腳稍微後退一點……就這個姿勢吧?”

 七海同學雙手比作貓爪,右腳向後方小退半步,整個身體稍稍傾斜。

 兩手輕輕擺動,真的和貓咪一樣。再加上雙手那個形狀,更像貓貓了。

 其實仔細一想,其實七海同學沒有必要兩隻手都比個貓爪手來著……

 總之我也,試著模仿一下這個姿勢?

 當然我只用了一隻手。嗯,稍微還是有點模樣的吧?

 保持著這個姿勢我向七海同學投去了確認的視線,她則是微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又將自己的雙爪靠近臉龐……慵懶地動著。

 “emmm……好像稍微有點不太一樣……”

 七海同學繞到了我的身後,抓起了我的手,開始矯正起我腰,腳的姿勢。隨後她再一次緊貼在我身後,輕輕地引導著我用手上的菜刀。

 在我體味如此感覺時,意料之外的聲音將我們現在的狀況指了出來。

 “……姐姐,你的歐派貼的也太緊了吧?”

 “誒??!”

 七海同學驚歎一聲,迅速從我這邊離開。原來你完全沒有意識到嗎?

 但是,對於沙八醬的話我也十分動搖,手一滑菜刀脫離了胡蘿北。貓爪手也難以維持。

 “嘶……”

 滑脫的菜刀沿著胡蘿北表面在我食指處劃開了一道淺淺的口子。我不禁深吸了一口氣,雖然並不是多嚴重的傷。

 “哎呀哎呀,不妙。”

 拿著手機拍著我們料理場景的睦子阿姨慌張的站了起來。

 淺淺的傷口開始流出了些許血液。這其實並非是很強的痛感,而且刀口劃的也不是很深。血也沒流多少。

 然而,就這樣放著不管也不衛生……得用什麼來止血才行。

 我把菜刀放在了案板上,想要找些東西來止血的時候,我的視線和拿著急救箱的睦子阿姨對上了。

 睦子阿姨為我帶來了創可貼,就在我對此感到放心的這一刻……

 七海同學的舉動讓我大吃一驚。

 “陽信?!沒事吧?!”

 一瞬間,七海同學抓過我的手,嘴巴一下子含住了我那受了傷的手指。

 如閃電般的動作,我連抵抗的時間都沒有。

 不對,要是給我時間我真的可以抵抗的了嗎?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拿著急救箱的睦子阿姨又一次拿起了手機,而我也回過了神。

 誒誒誒誒誒誒誒?你你你你你你你在幹什麼啊七海同學。

 我陷入了混亂。

 七海同學也是被自己的動作驚了一跳,她就這樣含著我的手指兩隻眼睛瞪得溜圓。

 七海同學視線聚焦在我的手指上,臉頰也飛上了一抹粉紅。

 手指傳來了她口中的溫度……啾的一下水聲傳到了我的耳朵裡。

 “唔姆……姆姆姆……姆姆姆姆!!!!”

 她仰視著和我對上了視線,口中想要說些什麼但卻沒能說出像樣的單詞。但是,每一次的發音,她舌頭微妙的蠕動摩擦著我的食指。

 彷彿是配合這個節奏,我的背脊也有道道電流流過。這可……太不妙了……

 “哎呀哎呀,不妙不妙。給,急救箱。讓七海幫你你會更開心對不對。”

 架著手機睦子阿姨把手上的急救箱遞給了七海同學。

 或許正是這個時機,七海同學的小嘴終於離開了我的手指。

 “抱歉,我太慌張了……一下子……”

 “啊,嗯……不是……嗯。謝謝?”

 為什麼而道謝啊我!

 “那個,不是的!!因為看到你受傷了我下意識的就……我是打算止血的……但是感覺這樣……含著手指打算說話的時候,看著舌頭碰到陽信的手指後你的反應,我感覺很有意思!”

 “停下,冷靜點七海同學。你這不是說漏嘴了嗎!一下子說出了什麼不得了的話啊!”

 聽到我的提示,七海同學的臉變得更紅了。然後,或許她真的冷靜了下來……緩緩地打開了急救箱。

 雖然臉上的紅潮還沒褪去,七海同學還是拿出了急救箱裡的消毒液和創可貼,開始幫我處理傷口。

 受傷的食指還殘留著剛才七海同學嘴唇之類的觸感。

 我的臉也如火燒一般,想要恢復平常卻無能為力。

 “總,總之,沙八!!我們在用刀的時候別說那些奇怪的話,很危險的!”

 如同遮羞一般,七海同學向著妹妹發起了火,說的話卻十分在理。

 而沙八醬……她青著臉看著我和七海同學。

 “對……對不起!我沒想到會受傷……對不起,對不起!”

 沙八臉上那副悲痛的表情,看的我都感到了一絲心痛。

 仔細看去,她眼睛裡噙滿淚水,渾身陣陣發抖。

 “這次是傷的不重,要是那次造成了很嚴重的後果的話要怎麼辦!”

 “姐姐對不起……簾舞哥哥對不起……”

 七海同學的怒氣仍未消失……被斥責的沙八醬身子也越縮越小……

 生氣的七海同學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我十分感激她能為我發火……但是……

 “七海同學,沙八醬也在反省了。而且你也幫我處理了傷口,已經沒問題了。”

 “陽信……但是……你很痛吧?”

 “就一點點而已啦,這種程度完全沒問題。”

 在七海同學和沙八醬面前,我輕輕揮動了我的手。實際上,我的手指也只是被輕輕劃了一下,也不是特別嚴重的問題。

 沙八醬也在反省當中,我也不想看到七海同學繼續生氣下去。而且……

 “我還是喜歡七海同學的笑容呢,如果犯錯了,當事人反省之後希望七海同學能原諒她啊。”

 我的話讓七海同學陷入了沉默。我還真是說了一句狡猾的話啊。但,原諒也是一件重要的事。

 七海同學思考過後,嘆著氣看向了沙八醬。

 “……我可能也反應過激了點,抱歉沙八。”

 “沒有。是我不對。對不起,姐姐。簾舞哥哥也對不起……然後,謝謝你。”

 “哈哈,叫我姐夫其實也可以的。我又不在意這些。”

 這件事也算是落下了帷幕,七海同學和沙八醬的笑臉也再一次展現了出來,雖然還有些生硬。

 好了,既然氣氛又回來了,那就再一次投入到料理當中吧。在我這麼想著的時候,我注意到了一直沉默著的睦子阿姨。

 她還是拿著手機對著我們。

 一開始我還以為她在拍照,不過快門的聲音卻始終沒有傳來。

 “那個……睦子阿姨,剛才開始就拿著手機對著我們,是在幹嘛?”

 “啊,這個?我在錄兩人的共同作業的錄像哦。用來給志信小姐和陽先生彙報和……之後兩人結婚的時候的視頻素材哦。”

 “什麼?媽媽!!”

 啊,因為沒聽到快門的聲音,我就在想難不成……

 果然是在錄像啊……

 “而且,陽信,沙八真是對不起了。我也得向你道歉。”

 “沒關係的。我沒有在意的。”

 “看來陽信能成為一位好老公,還有好爸爸呢。對於沙八的應對也很成熟。”

 ……這個也拍下來了啊。嗚哇,這麻煩刪掉可以嗎?

 聽完七海同學的抗議聲音也越來越大,而睦子阿姨看著她的樣子十分的開心。

 “嘛……這可能也能成為一個不錯的回憶呢。”

 我看著七海同學為我處理的傷口,自言自語著。

 ◇◇◇◇◇◇◇◇◇◇◇◇◇◇◇◇◇◇◇◇

 “嗚嗚……吃太多了……”

 吃飽就睡會變成牛這句俗語的由來是什麼來著。說到底,為什麼會是牛?

 現在在我眼前的是,躺在自己床上的七海同學。嗯,她似乎並不會變成牛。

 話說回來,睦子阿姨也真是令人傷腦筋啊。

 沒想到說什麼大家來欣賞我們的料理視頻什麼的……不過也多虧了睦子阿姨,我們可以兩人靜靜呆在房間裡。

 現在大家肯定看著視頻一頓興奮吧……屬實讓人有點精疲力盡。

 逃也似的來到房間,七海同學則是不止什麼時候換上了睡衣躺在了床上。真是風一樣的女子,搞的我現在眼睛都不知道往哪裡放了。

 “真好吃呀。”

 “是啊,有點辣但是確實很好吃。”

 我們交流了一起做的麻婆豆腐的感想。我覺得完成的算是不錯了,只不過辣度的控制上似乎有點失控。

 都說調味是中華菜的靈魂基本,但是我們其實也沒有做太多準備。麻婆豆腐的話,可能就是這種料理吧。

 七海同學慢慢地支起了上身,輕啟紅唇,小舌頭向外微微探出。

 “現在還有點麻麻的感覺呢。你看嘛,是不是還有點紅紅的。”

 她的舌頭上下左右地動著,實在是靈活,這或許也是為了讓我更好的確認。剛才,就是這個舔著我的手指……

 停停停,腦子差點就要陷入混沌了。那個只是治療行為。治療行為而已別七想八想。

 “嗯——看起來還好誒。”

 “陽信沒有麻麻的嘛,給我看看你的舌頭。”

 突然向前探出的七海同學就這樣接近著我的嘴唇。

 在將要達到相互觸碰的距離時,她微微地往後退了一點似乎在等著什麼。

 誒……我也要伸舌頭嗎?

 七海同學手放在兩腳之間,整個身體前後晃動著。看起來真的是等著我。

 “……你看吧,是不是沒事。”

 放棄掙扎的我伸出了舌頭,七海同學一臉開心的確認著。

 也不是被觸碰。

 僅僅只是被看著而已。

 明明只是相互看著彼此的舌頭……為什麼會這麼害羞呢?

 終於滿足的七海同學從我身邊離開,又一次躺在了床上。

 “陽信的舌頭沒有變紅誒,很普通。”

 七海同學咯咯笑著。我捂著嘴巴拼命地忍受著羞澀。

 我剛屁股捱到坐墊,就感覺到了一絲不安的視線從七海同學那裡傳來。

 “那個,陽信不過來一起睡的嗎?”

 “再怎麼說這也太糟糕了吧……”

 七海同學雙腳啪嗒啪嗒地拍打著,看著天花板輕鬆地笑著。

 “這樣啊,要是一起睡的話就會來襲擊我啊……”

 “你這思維也太跳躍了吧。有句俗話,男女七歲不同席,你也知道的吧?”

 “真虧你能知道呢,這句話。”

 “好像哪部動畫裡面看到過來著。”

 對於我的話,七海同學嘟囔著這樣啊。這副模樣,總感覺有點違和。

 好像……情緒挺高啊?

 之前兩個人的時候,她的模樣還要顯得悠閒一些。雖然也有粘著我的時候,但是也挺平靜的。

 只是今天的七海同學……還邀請我躺上床……不,應該沒有什麼奇怪的含義,不過單純邀請我一起睡這一點,已經和以前的行為不大一樣了。

 沉默時分,七海同學晃動腳丫子的聲音一直在房間裡響著。

 這並非尷尬的沉默,而是雙方都很輕鬆自然而然的沉默。最起碼,我個人是這麼感覺的。

 “陽信你……”

 就在七海同學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門外傳來一陣輕輕的敲門聲。

 她將說到一半的話又吞了回去,眉頭淺皺確認著來訪者。

 是沙八醬。

 “……怎麼了沙八?”

 七海同學的聲音有著一絲疑惑,但卻非常溫柔。而光是我們看去就能明白沙八醬的表情有著一絲陰暗。

 “想來再道個歉來著……受傷了真是對不起。”

 “這……陽信已經原諒你了,我也沒有再生氣了啊。”

 七海同學輕輕摸著沙八醬的腦袋,告訴她。我猶豫著是否需要說些什麼,不過這裡還是的時間還是交給姐妹吧。

 “這個……你們兩個人一起吃吧。茶水也已經準備了。”

 “這個不是沙八醬最愛的巧克力嗎?又沒關係的,真的要給我們嗎?”

 “嗯,我的賠禮。你們一起吃吧。”

 “……知道了。謝謝你給我們。謝謝你沙八。”

 七海同學說完,沙八醬就離開了房間。走之前,回過頭看了我一眼說了一句。

 “姐夫,對不起。”

 聽到她對我的稱呼回到了當初,我笑著回道沒關係。

 沙八醬對我展現的笑容簡直和七海同學一模一樣,隨後便離開了。

 “那這樣的話,沙八醬帶來的慰問品……來吃吧。”

 “嗯,難得她有這份心意。我們盡情享用吧。”

 七海同學手中的托盤上放著一套茶具和小盤子,盤子上盛有美麗得像是寶石一般的巧克力。

 我連忙起身,從她手中接過這似乎有點分量的托盤,放在了桌子上面。隨後享受起了沙八醬帶來的美味。

 盤子裡的巧克力一顆一顆被我放入嘴中。

 一入口,巧克力的苦和甜便隨著它緩慢的融化在口腔中散開,同時些許香味也隨即擴散開來。

 此時飲一口溫溫的紅茶,茶香和巧克力香混雜在一起,渾身都能感覺到幸福的味道。

 “好好吃啊。這巧克力有點東西啊?”

 我對著從未有過的美味感到驚訝的時候,七海同學的口氣透著一些輕鬆。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國外的牌子。沙八似乎是把她留給自己的那份分給了我們。”

 國外……這麼說還是很難買到的那種啊,居然還特地……

 “……沙八醬也來一起吃就好了。”

 “畢竟是當做賠禮的,一起吃的話對她來說也有點尷尬吧。而且盤子上這些好像也是一半的分量……”

 這樣的話我也能放心了……吧?但是還是有些不好意思。在我如此猶豫之間,七海同學輕輕地戳了戳我的鼻子。

 “和我的兩人單獨吃……覺得討厭嗎?沙八醬在的話會比較好?”

 ……這個問法太狡猾了。

 我緩緩地搖著頭否定,而七海同學則是露出了開心又平靜的笑容。

 在這之後,時間安穩地流逝,我們也相伴著享受著沉默——兩人黏在一起,令人舒適的寧靜。

 彼此相互依靠,接觸的部位有著一絲溫暖。享受著安心的溫暖,我開始打起了盹,這時七海同學打破了沉默。

 “陽信……喜歡魚嗎?”

 “誒?”

 她問的過於莫名,我有點疑惑。是閒聊嗎?但是相反,她的語氣卻有些認真。

 “喜歡哦。明天的晚飯打算做魚嗎?”

 “這樣啊,喜歡魚啊……”

 七海同學抿著嘴嘟囔著。認真的問題應該認真的回答,不過這是怎麼了,是想要說些什麼嗎?

 我為了繼續話題,說了一些更容易讓她接下去的話。

 “老媽有時間的話,偶爾會煮一些魚吃,那玩意還挺好吃的。不過也只是偶爾吃吃而已?”

 可能說法有點不像是高中生,不過那個真的很好吃。可能這就是俗話說的……媽媽的味道?

 “這樣的話,明天試著做一下煮魚?是要醬油的還是味增煮的青花魚?”

 “青花魚味增不錯啊。不過……感覺難度好高的樣子。”

 “沒這回事哦。嘛,我之前也感覺挺難的,你這麼認為也情有可原。”

 居然要做煮物料理……而且還是煮魚這種給人一種高難度印象的料理,但是七海同學卻顯得一臉輕鬆。

 “七海同學,和食也在行啊,好厲害啊。”

 對我率直的誇讚,七海同學有點開心。她緩慢的站了起來,趴在了床上笑著看著我。

 明明是咧著嘴,露著一絲惡作劇意味的如同孩子般的笑容,趴著看向我這裡的話,超規模的胸部尺寸則是更加顯眼了。

 “我可是能成為完美妻子的哦。”

 沒有一絲否定的意思,這一句明顯是想撩我到狼狽的話。而我平靜地接受了它,甚至還冷靜地做了回擊。

 “……還能成為一位好媽媽呢。”

 本來是隨口的一說,不過似乎方向有點不太對勁。媽媽什麼的。

 “又來了——就是這種輕鬆應付的樣子……啊——真的是!!狡猾死了!”

 但是七海同學則是在床上骨碌碌地打著滾,對於我的回答顯得有點生氣。小嘴都有些不滿地嘟起來了。

 “不是七海同學你先說的嗎?”

 “啊啊——不是的啊,我想說的不是這個……那個……那個”

 骨碌碌,骨碌碌,七海同學還是在床上打著滾,在猶豫一番之後視線轉向了我這邊。

 似乎沒有什麼緊張的感覺,然而七海同學還是一副難以啟齒的樣子。

 我等著她開口……不久七海同學終於輕聲說了出來。

 “我不是說吃的,我的意思是喜不喜歡看……魚啊,海里的生物啊,喜不喜歡看這些。”

 原來不是晚飯的話題啊。

 我一直在想喜不喜歡吃魚,對於喜不喜歡觀賞這個確實沒有思考過。

 正因如此,我誠實地告訴了七海同學。

 “確實沒怎麼想過是喜歡還是討厭,應該是不討厭的吧。大概,我覺得我會覺得享受。”

 這也只是一些設想而已,可能這是為了確定下次約會的地點吧?

 所以,我可能也會覺得,想要一起去啊之類的。

 “這樣啊,太好了。這樣的話,那個……那個……啊……這個!”

 為了下次約會我正在腦中搜索著哪能看魚的時候,七海同學突然大聲喊道。

 原本應該是趴著的她,突然直起上身向我伸出了手。

 我都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拿出來的,七海同學手上捏著兩張什麼票。

 “……票?這是怎麼了。”

 “媽媽給我的,水族館的門票兩張……正好給我們兩個人。”

 水族館。

 對啊,這不就是觀賞魚的地方嗎,我完全沒有想到。

 剛才開始的莫名的話題,大概也是為了拋磚引玉引出這個吧。這我可以認為是邀請我約會的意思吧?

 “……我完全沒有注意到,抱歉。”

 我稍顯恭敬的道歉讓七海同學咯咯輕笑。

 看樣子並沒有對我沒能注意到這點而感到生氣。嘛,我也知道七海同學不是這樣的人。

 “不不,是我的問法有點繞圈子了……其實,我超緊張的。”

 “是嗎,看起來還挺平靜的。”

 “嗯,我現在還緊張著……”

 “確實看不太出來啊……不過既然是水族館的門票的話,意思就是下次的……”

 “等一下!!”

 七海同學用手製止了我往下說。突然伸過來的手,讓我按照她的預想一樣停下了嘴。

 “接下去的話……讓我來說吧。”

 “……瞭解。不管多久我都會等你的。”

 看到七海同學認真的眼神,我只是靜靜地點了點頭。隨後,調整了一下姿勢默默地等著她開口。

 七海同學拿著門票,做了好幾次深呼吸。看向我的眼神簡直就像是決戰時候的戰士一樣銳利。

 ……要不是她手上的門票,我絕對會認為她在對我發火。

 “那個……那個……這個……聽我說……下次的話……那個……再稍微等我一下!”

 “多久都等你。”

 他的樣子似乎是遇到了什麼阻礙,不過總算還是站了起來。要是這裡開個她的玩笑的話,她肯定會更加難以開口。

 她緊張的情緒第一次傳了過來。而緊張的理由……大概和我那個時候是一樣的吧。

 多次深呼吸之後,七海同學直勾勾地看向我這邊,臉頰微微透著一絲紅色,開了口。

 “下次休息的時候……可以和我一起去水族館約會嗎?”

 “我很樂意。”

 我努力在臉上堆滿笑容,秒速回應了她的心意。對於她邀請我約會這事,我深感喜悅。

 聽到我的回答之後,七海同學長長地叫了一聲“啊——”整個人便向後倒去。

 我緩緩地站了起來,接近著倒在床上的七海同學。

 雖然有點尷尬,但是我還是坐到了她的旁邊。

 我們之間再一次陷入了沉默。還是一如既往的平和,有種大事已了的氛圍。

 我看著床上的七海同學,她露出了疲憊卻又開心的笑容。

 “……自己發出約會的邀請什麼的,真的好緊張啊。”

 輕聲細語的一句,使得我不斷點頭肯定。確實是這樣的啊,真的很緊張的。精神層面消耗的太多了。

 “不過,放學路上的購物約會卻很普通的感覺。”

 “那個可能就有點順勢而為的意思了……”

 筋疲力盡的七海同學多少顯得有點奇怪,我不禁輕笑了出來。聽到我的笑聲,七海同學視線轉向了我這邊。

 哦喲,好像不能笑……剛冒出這一念頭,七海同學發出了佩服的感嘆。

 “陽信真是厲害啊……能來邀請我約會,真是十分感謝呢。”

 被說了謝謝誒。大概是指看電影那個時候的事吧。明明沒必要這麼鄭重的。

 那個時候也是,我只是順著氣氛發出了邀請而已。

 “……我才是,七海同學明明很緊張卻還是邀請了我,真的很感謝。”

 “不客氣啦。讓我們來個快樂的約會吧。畢竟也有想做的事情嘛——”

 想做的事?是什麼啊?

 “總之,時間就定在週六,ok?啊,週六不就是明天嘛!”

 “嗯—是的啊,反正也沒什麼事明天也沒問題……”

 就這樣我們說著明天的約會,突然七海同學的手機叫了起來,是短信嗎?

 “手機在響啊,不去管它嗎?”

 “沒事的沒事的,現在和陽信聊天室最優先的事情,剩下的之後在……”

 然而,提示音卻接連不斷的響起。難不成是什麼緊急聯絡嗎?

 回過神的七海同學瞪向手機屏幕……然後張大了雙眼。

 “……誒?”

 七海同學發出驚訝的聲音,視線不斷在我和手機屏幕之間輾轉。到底,是什麼消息啊?

 “……抱歉,陽信。約會,可以推遲到後天嗎?”

 “誒?我是沒關係……怎麼了嗎?”

 “嗯……稍微有點事”

 七海同學露出一次歉意的表情。

 即便答應了她的話,我還是非常在意那個信息來自誰手,在意到無法自拔。

第四章 我們的水族館約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