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章 小小的勇氣與話語

第二卷  第二章 小小的勇氣與話語

 “啊呀啊呀,再怎麼說這恐怕是不行的啊。”

 從購物中心來到七海同學的家之後,等待我們的是睦子阿姨的否決。

 嗯,也是。我並沒有覺得很驚訝但是七海同學卻一臉沒法接受的樣子,嘟著小嘴。

 七海同學提到的建議,即便是我家爸媽也是面露難色。

 年輕男女……只一次的話也就不論,每晚都在一起的話果然還是不行的啊。

 順便一說,關於這個“一次”,我也在之後受到了說教,不過這就是另一個話題了。

 但是七海同學完全不肯鬆口……堅持只要自己拿到父母的同意就可以之類的話。

 真是厲害的交涉能力,我是完全沒辦法模仿。

 然後……這並沒有獲得睦子阿姨的許可。

 故事就是這麼一個走向。

 “什麼……媽媽,你明明說過會支持我幫助我的……”

 “這可不能混為一談。”

 睦子阿姨嘻嘻地笑著,語氣中透露著不容分說的壓力。看來確實沒有商量的餘地了。

 “就算說了會替你加油,但是你們還是高中生,每晚都在一起這事我還是沒辦法同意。”

 七海同學嘴嘟地比剛才更加高了,我也不得已同意睦子阿姨的觀點。

 但是希望不要誤會,這並不代表我不想和七海同學在一起。

 對於七海同學的建議,我懷抱著感謝的心意。畢竟每天晚上在一起,每天晚上都能吃到七海同學親手製作的料理。

 世界上沒有比這更讓人覺得幸福的建議了。

 不過,問題是“每天晚上”。

 每天晚上都是兩個人獨處的話,總有一天,我會失去理性。

 僅上次而言,我就忍不住想要將七海同學摟入懷中了,更何況每天晚上都是如此,那可是每天晚上啊。

 我感覺自己肯定會犯錯。

 不過,即便只是萬一,我也不能讓錯誤發生……對七海同學再添上新的傷痕的話,我無法原諒自己。

 好不容易,七海同學開始習慣和我相處的日子。

 而且老師也說這對我有著正面的影響。不能讓因此讓七海同學在老師們中的評價下跌。

 順便一提,睦子阿姨似乎不允許家長們的談話一下子就結束。

 雖然我父母對於嚴一郎先生還留有些許驚訝的心境,然而現在這三人的歡聲笑語,讓我不得不感嘆我家爸媽的適應能力是真的強。

 ……而現在只有睦子阿姨一個人在說服我們。看起來每個家庭的“工作分配”可能都很相似。

 “媽媽所支持的僅僅限於高中生身份以內的範圍哦。不過……還是先來整理一下情況吧。”

 睦子阿姨輕歪腦袋,視線從七海同學轉移到我爸媽身上。

 “首先,志信小姐和陽先生因為長期出差陽信就變成了‘留守兒童’是吧,大概是一個月時間?”

 “說的沒錯。我和妻子出差地方不一樣,但是基本上時間都是一個月,也就休息日才有機會回家。”

 “我們兩個都已經很久沒像這次一樣需要出差這麼久了……以前也沒有兩個人同時不在家的時候,即便如此,每次出差都給陽信留下了寂寞的回憶……”

 媽媽的語氣中有著些許後悔,但是其實完全沒必要想的這麼沉重的。

 雖然,偶爾自己也會感覺到一絲寂寞。不過基本上,我也只是宅在家裡沉迷遊戲之中無法自拔。

 在成為高中生之後,我也不會因為這種事情感到寂寞了。

 所以,請不要一臉抱歉的樣子。

 工作也是為了讓我過上更好的生活,在我心中對爸媽只有滿滿的感謝。雖然因為害羞完全說不出口就是了。

 隨後,睦子阿姨再一次看向了七海同學。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總感覺她臉上的笑意更加深了一些。

 “然後……七海,你就像給陽信做晚飯嗎?”

 “嗯……陽信他又不會自己做飯……額其實不是,我不會找理由了。”

 七海同學甩了甩頭,將手放在胸前,認真地看著睦子阿姨。

 “單純其實我想要給陽信做飯。想要他更多地,更多地享受我的料理。這就是我真實的想法。”

 ……七海同學,原來是這麼想的嗎。

 聽到七海同學的一番話,周圍的大人們都發出了感嘆的聲音。我家爸媽的視線更是讓我感到最不自在。

 額,總之先無視這倆視線吧。

 對於七海同學的一番心意,我十分感謝。我也感覺到自己的內心一陣動搖。

 懷抱著混雜歉意和感謝的感情,在我思考要不自己也向大人們情願如何的時候……

 最後,睦子阿姨的視線轉向了我。

 “陽信,是不是有想法,想要趁此機會學會做飯?”

 突然拋向我的問題,讓我想起了老爸剛才說過相同的話。聽到這個問題之後,我反射性地做出了回答。

 “確實。學會料理……然後……想要讓七海同學也嚐嚐我的手藝。啊……那個”

 此刻,我回想起當時那沐浴在我身上的視線。

 察覺到自己失言也為時已晚。明明自己的爸媽就在面前,還說出這種讓人害羞的話。

 不管是爸爸還是媽媽,都看著我,還笑得比剛才還……阿嘞?沒笑?

 怎麼,兩人一臉感慨頗深的模樣看著我,還掛著眼淚??!!剛才那個視線明明有揶揄我的意思。

 “真沒想到談戀愛能讓人發生這麼大變化……”

 “陽信居然成長到這種地步……”

 ……這也太讓人羞恥了啊喂。

 就只是想要學做飯而已,沒想到兩人反響會如此之大。

 這樣的話,還不如姨母笑呢,那樣還讓我輕鬆一點。

 當我注意到的時候,七海同學也是滿臉感激的看著我。

 嗯,要是是兩人獨處的話,我肯定會高興到爆。但是,現在這種場景……讓人感覺有些害羞。雖然原因都在自己。

 聽到我的回答,睦子阿姨非常滿意地點了點頭。為了轉換現在的氣氛,她拍了拍手。

 拍手聲在屋裡響起,大家的目光也聚集在睦子阿姨身上。

 “那,就這麼辦吧。”

 伸出食指的睦子阿姨,一臉笑嘻嘻地樣子似乎樂在其中。

 “您二位不在家的這段時間,陽信就來我家吃晚飯吧。正好,可以和七海一起做飯,如何。”

 睦子阿姨的建議,將我和七海同學的想法也考慮了進去。

 這樣的話,既可以吃到七海同學的料理,我也可以學著做飯。

 七海同學聽到之後,也是兩眼放光一個勁地點頭。不過這樣真的可以嗎?

 在我煩惱的時候,我家父母猶豫了起來。

 “這……受到如此照顧多不好意思……”

 “是啊,再怎麼說也沒必要……”

 爸媽的反應當然也是正常的。就算是女朋友,被照顧到這般地步,多少也讓人覺得不好意思。

 我也是這麼個想法,而睦子阿姨之後的話就像是在平靜的湖面上丟下個炸彈。

 “完全沒問題哦。而且你們看嘛……這也能成為今後新婚生活的練習不是嗎?”

 “啥?新婚生活?”

 不論是爸爸還是媽媽都是一臉的疑惑。

 “阿嘞?難不成……兩位沒有聽陽信說起嗎?”

 睦子阿姨的笑容中,似乎有著不一樣的樂趣。想要分享可喜的消息,如此就像是小孩子一樣的開心笑容。

 看到這純真的笑臉,我不禁滿身冷汗。

 在我來不及阻止的時候,睦子阿姨高興地將我向七海同學所說猶如求婚一般的台詞告知給了我的父母。

 和嚴一郎先生一起,手舞足蹈地像是想要再現當時的場景。

 這已經是想阻止都沒辦法阻止了啊……

 嚴一郎先生,我真沒有說出這麼帥氣的話語啊。請別擅自誇張部分台詞啊。

 而且,為什麼演技能這麼好啊。您絕對不是一般的公司職員吧?

 至少,至少請在本人不在場的時候這麼搞啊。你看,七海同學的臉都像猴子屁股一樣了啊……

 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但是又做不到……玩笑一般的場景再現仍在繼續。

 聽完說明的雙親,特別是老爸,笑得連嘴都合不上了。

 老媽雖然看起來還是往常的冷麵,但是眼睛,已經完成月牙了啊。

 真想立刻從這裡逃走。

 “既然都這樣了的話,就請多多指教了。陽信的伙食費當然,也請讓我們支付。”

 我家爸媽接受了睦子阿姨的提議之後,兩人一起向她低頭致意。

 而七海同學的父母也低頭回禮。

 我呆呆地看著這副光景,感覺自己已經靈魂出竅一般。

 “反正將來,兩家都是家人請不要在意……雖然這麼說,立場調換我也會支付就是了。既然如此我們就心懷感激收下食費了。”

 終於結束了,就在失了魂一樣的我放鬆警惕的時候,追擊卻沒有結束。追擊者,是嚴一郎先生。

 “兩位出差結束返程之後,請務必造訪我家,大家來嚐嚐這對年輕小夫妻一起做出來的飯菜。”

 年輕小夫妻是什麼鬼啊,嚴一郎先生!

 遊離在外的魂魄回到了我的身體。但是,自己必須得說些什麼,可是卻找不到話語。

 要是在這否定的話,肯定會被嚴刑逼問,難道自己沒有和七海同學結婚的打算嗎。

 然而要是同意的話,等著我的又是一堆人暢想著我們結婚之後的生活聊的不亦樂乎的樣子。

 看樣子自己只能沉默以對。

 隨後,同為家長的他們又開始聊了起來。

 話題從餐費開始,到彼此的工作,主婦們之間的對話,男人們之間的對話等等。我和七海同學實在是插不上什麼嘴。

 我和七海同學肯定就會變得無所事事。

 在我躊躇該怎麼辦的時候,七海同學說出了衝擊性十足的話。

 “陽信,要不去我的房間吧?”

 “誒?”

 “爸爸,媽媽,我們先去房間了。聊完了喊我們哦。”

 因為太過震驚說不出話的時候,七海同學無視我的反應拉著我走向了房間。

 睦子阿姨和嚴一郎先生僅僅只是回了一句知道了,就目送我們離去。

 等下,這樣真的可以嗎兩位?即便是男朋友,您寶貝女兒正帶著男人回房間哦。

 剛才明明還說夜裡兩個人獨處是不行的啊。

 這難道是對我什麼都不會做的信任嗎?

 不過,也確實……幹不了什麼。就算是沒有人我也不會做什麼,更何況現在兩家的長輩都在這個家中。

 嗯,冷靜下來之後才知道情況的不一樣。剛才的混亂看起來比自己預料的還嚴重。

 房門上掛著一塊牌子,上面用平假名寫著七海同學的名字。

 木頭材質的愛心形狀,看起來像是自己做的那種。

 “這個,是我小學的時候手工課的時候做的。本來沒想掛的但是媽媽說很可愛,就掛著了。”

 一臉羞澀的樣子,七海同學把我帶進了她的房間。

 現在,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要進入一位女孩子的房間。

 要……要怎麼樣進去才比較好啊?心臟砰砰直跳……我踏出了這一步。

 自己的腦袋裡擅自響起了旁白解說,“這,是歷史性的一步”。還自帶非常宏偉的BGM。

 第一次進入的女孩子房間——七海同學的房間整體風格非常可愛。

 和自己那種隨隨便便的房間簡直天壤之別。

 最開始我還以為是個裝扮的非常誇張的辣妹系房間,後來回過神一想,什麼是辣妹系房間自己也不清楚。

 她的房間是以白色為基調,整體的氛圍能讓人平靜下來。

 要是一直緊盯著打量的話很很失禮,所以一些細節的地方我也沒有注意到。但整個一瞥,房間收拾的非常乾淨,感覺……有一股十分好聞的味道。

 女孩子們的房間,都有著好聞的味道嗎。畢竟這是我的第一次,所以沒能明白。

 “陽信,坐這裡吧。”

 對在未知領域裡舉止有些異樣的我,七海同學拿出了一個淺粉色的坐墊。

 啊,好像不是坐墊,是個靠背墊。粉粉的還有著蕾絲,看起來輕飄飄的。

 這和自己家裡那個沒什麼情調的坐墊完全不一樣。

 在我坐在那個墊子上之後,七海同學卻沒有拿出自己的墊子。

 是打算坐在學習桌那邊的椅子上嗎?

 ……那樣的話,那個高低差我的目光正好能撞在七海同學短裙的地方,這讓我的眼睛往哪放啊……在我這麼想的時候……

 七海同學安靜地做在了離我稍微遠了一點的地方,然後……

 “嘿♪”

 “七海同學?!”

 原本會盤腿而坐的我因為緊張,今天是正座。在這樣的我的一條腿上……七海同學將自己的腦袋放了收上來。

 這事發生的太過突然完全沒有留給我反應的時間。

 這。這就是世間所謂的……膝枕!

 誒?想要枕在我的腿上嗎??

 我這輩子都不會想到,會有一天自己會給某個女孩子膝枕。

 腦海裡想著一般來說應該是反過來的吧,而一陣溫暖的感覺緩緩地傳遍了自己的腿。

 “不虧是有在鍛鍊呢?陽信的大腿有些硬硬的。感覺像是那種不太柔軟的枕頭。”

 七海同學突然把手放在我的腿上撫摸起來,一副樂在其中的模樣,笑著看了過來。

 幹嘛突然這麼做啊七海同學!

 她輕輕地摸著我的大腿,而我的背上一陣陣的電流像是配合著七海同學的節奏到處遊走。

 但我並沒有覺得不爽,這是讓人感覺舒服的電流感。但是……

 啊——七海同學?在摸下去各種都會變的很不妙啊。

 頂住……頂住啊!!快點想一些別的事情!

 七海同學完全沒有意識到我的內心正做著巨大的努力,她溫柔的笑著,看著我。

 然後,剛才還在摸我腿的手這一次伸向了我的臉頰。她手心的溫度傳到了我的臉上。

 我怦然心動。她則是用非常柔軟的聲音輕聲說道。

 “陽信……明天開始你爸媽都不在了你會寂寞的吧。但是和我在一起的時間就可以變多了,還能在我家吃晚飯,這多少能改善一些你的寂寞吧。”

 啊,是這麼回事啊。為了安慰我,七海同學她才會這麼做。

 向上看過來的她的雙眼噙滿了溫柔,我才反應到自己的嘴角不知何時微微上揚著。

 或許給我膝枕會讓她覺得害羞,她才選擇了讓我給她膝枕。

 但是這不同樣讓人害羞嗎?啊想法有些跑偏了。不過她在意我的事實讓我覺得無比開心。

 被人如此關心著,自己真的很高興。

 “嘛……以前的話可能會覺得寂寞吧,但是現在已經沒事了。自己原本也喜歡和房間的遊戲們作伴。”

 聽到我的話之後,七海同學笑容更深了一些。是覺得我在逞強嗎?還是說想到了其他的事情。

 只是,臉上的這份溫度讓我十分舒適。

 “……要是我的話,大概會覺得有些寂寞吧。話說,現在有在玩什麼遊戲嗎?”

 “現在的話就是社交遊戲了吧。一邊在手機上交流一邊在電腦上玩。我加了一個工會,基本上就是和工會里的小夥伴們一起玩。”

 “社交遊戲還能在電腦上玩啊。不過這樣啊,遊戲啊——我從來沒有玩過遊戲。下次,讓我也玩玩那個遊戲吧。可以一起嗎?”

 ……一起玩啊。peach小姐現在應該也是支持我們的,應該沒什麼大問題吧。

 回去之後和baron先生他們商量一下吧。他本人似乎之前對此就沒什麼意見,其他人的想法還是得聽一下的。

 “工會好像還有位置空著……下次我來問問工會里的那些人吧。”

 “謝謝。麻煩你咯……”

 把腦袋枕在我的腿上的七海同學,和我的聊天平穩地進行著。

 偶爾,為了變換體位她的雙腿輕輕挪動著,我的目光一不小心就被吸引了過去。

 仔細一想,現在我們兩個還都是校服模樣,而七海同學的裙子又格外的短。

 每到這個時候,七海同學一臉“是不是很在意呀”之類的惡作劇笑容,一刻不停地撩撥著我的心絃。

 慢慢的,我們之間的聊天也緩和了下來……沉默的空氣在兩人之間流轉,這個時候七海同學嘟囔了一聲。

 “臉上……”

 “誒?”

 “臉……臉上被親了……那個時候好像還被陽信的爸爸媽媽給看到了……”

 七海同學說起了今天在購物中心發生的事。我回想起來之後則是滿臉發燙。

 “抱歉。讓你受驚了吧。那個就是……就像是意外一樣。”

 聽到我的賠禮,七海同學搖了搖頭。她腦袋下的我的腿癢癢的很舒服。

 “……雖然嚇了一跳……但是我很高興,畢竟是你主動的……”

 七海同學眼神迷亂看著我。

 她將手撫上了被我親到的那邊臉頰上……隨後再一次將手放到了我的臉頰。

 “其實……我是想自己主動的呢……”

 這句話讓我的腦袋收到了拳擊一般的衝擊……頂住啊,我的理性!

 就算說著如此可愛的話,在兩家大人還在的情況下,還是做了什麼奇怪的事那可就是一下子就寄了啊。這可是對各種信任的背叛啊。

 啊,要是大人們不在的話就行了嗎,不過這就是另一種情況了。即便如此……那個……

 摸摸她的頭髮應該是被允許的吧。

 我緩慢地把手伸向她的腦袋,用眼神問她可以摸嗎。

 七海同學默默地點了點頭,與此同時我把手放上了她的腦袋。

 她的頭髮非常柔軟,細膩。柔順地遊走在我的指尖。就像是頂級絲綢一般的手感讓人直呼上癮。

 被撫摸的七海同學輕迷著眼看著我。我和七海同學就這樣無言地相望著……然後……

 “七海。我們聊完了哦。幾位差不多要回去了,你們兩個快從房間裡出來吧。”

 突然傳來睦子阿姨的呼喊聲。嗯,這……畢竟是約定啊,這種時候來打擾。

 簡直就像是被監視著一樣,時機正好。我可沒有覺得失落。

 似乎也明白這件事,七海同學苦笑著離開了我的膝蓋。

 腿上那份令人舒適的重量離開之後,我感到了一些寂寞。

 殘留著的是七海同學撫摸大腿時候的觸感。

 在那之後我們兩個向著幾位等候著的玄關移動。隨後茨戶一家目送著我們離開。

 “……明天開始就多多關照了啊,陽信。我會教你怎麼做料理哦。”

 “嗯,到時候請多指教了。”

 感覺不到剛才那股氣氛,七海同學的笑容十分明朗,而我也會以微笑。

 ……要是被知道了的話也不曉得會被如何說教。

 不過是啊,明天開始,我就要和七海同學一起回到這個家了啊。這就好像是……

 “走婚一樣呢?”(譯註:通い婚:婚後居住形式之一,夫婦不同居,丈夫偶爾會到妻子家中居住幾天。通常週末巨多又稱週末婚。也稱別居婚。詞條參考goo辭書)

 睦子阿姨一下子說出了我所想卻不敢說的話。

 被別人這麼說到,我和七海同學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

 在這天之後,簾舞和茨戶兩家則有了家族之間交往的關係。

 ◇◇◇◇◇◇◇◇◇◇◇◇◇◇◇◇◇◇◇◇

 從茨戶家回到自己家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往常一樣的彙報近況。

 為了聽取baron先生他們的助言,和對於以後要怎麼辦的建議,我必須得這麼做。

 『那什麼,canyon同學你啊……到現在你還有什麼想要向我問的嗎?我已經沒有什麼能教你的了,你已經畢業了。』

 我彷彿在腦海中浮現了baron先生抱著腦袋的一幕,是我的錯覺嗎?

 『反過來我們才想問問你,要怎麼做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達成兩家之間都開始往來的成就。』

 這次又是peach小姐一臉無語的樣子。

 兩位我都沒有在線下見過,但是從文字裡就能感覺到他們現在各式各樣的心情。

 這個問題就算讓我回答我也……

 “不是,現在我想問的感覺越變越多了啊。”

 這確實是自己的心裡話。畢竟現在都到了兩家來往的地步了,也就是說……

 「如何與對方的雙親更好的交流……這點我完全拿不準。baron先生看起來像已經結婚了的樣子,可以教教我嗎?這對於一個高中生壓力太大了,要是沒有提示的話。」

 『哪個高中生現在會有這種煩惱啊!!這搞的我都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你了。』

 baron先生都這麼說的話我這不就是已經無處求助了嘛。

 『說起來……canyon同學,你爸媽沒有生氣嗎??』

 「……他們超生氣。」

 沒錯,回到家之後迎接我的就是爸媽無盡的怒火。那樣子簡直就是史上最怒。

 要說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事實上兩位……已經注意到我身上有著一些變化了。

 但是盲猜最多也就是交到了新朋友之類的程度,交到女友這種簡直就是極度意外。

 事情要只是這樣就好了。父母生氣的不是我瞞著他們交到了女朋友這件事。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主要還是自己隱瞞了每天午餐費的事情,以及照顧我的那戶人家的事情。

 嗯,這肯定會生氣的啊。而我也沒有反駁的餘地。

 我已經接受了父母生氣的事實,之後接受了父母的混合說教。

 只是,兩位的情緒似乎很複雜,一半是生氣,另一半是高興。

 隨後終於從說教中解放出來的我,開始向baron先生他們彙報起來。

 『嗯——要教你的話也就是如何博取對方爸爸的好感的方法之類的?不過對方似乎已經對你很滿意了吧,這不是完全沒意義了嘛……酒……當然也還是不行的吧。』

 baron先生絞盡腦汁發過來各式各樣的建議。這讓我感動到想哭。

 但是到最後也沒有一條靠譜的。

 『結果到最後也只是老老實實地一點點構建信賴而已啊。不過你現在還是高中生也沒必要在意到這種地步』

 「果然老老實實還是最重要的啊……我一定會努力的。」

 這風險最小的答案讓我安靜了下來,也接受了下來。果然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然後我又想到,baron先生是如何讓妻子老家的父母承認他的呢。

 現在的我可能還做不到,但是將來或許能派上用場也說不好……

 「話說回來,baron先生是已經結婚了吧,你讓對方父母承認你都做了些什麼呢?」

 『要說我的話……我岳父很喜歡喝酒,我也只是一個勁地陪他喝而已。雖然我酒量不行,但是一想到自己想要娶她回家只能心一橫了。可能這有些過時了就是了。』

 酒啊……果然不能現在就拿來作參考啊。嚴一郎先生不知道喜不喜歡喝酒呢?

 不過為了和對方結婚做出了努力這一部分,或許值得我學習。

 到最後,或許自己能做出多少努力和對方在自己心中佔多少分量也有關。

 ……啊不過雖然結婚之類的話題離我們還遠,只是努力肯定會發揮它重要的作用。

 到底是在講給誰聽啊我。

 但是,從明天開始自己也要重新努力起來。嗯,只要努力,一定就不會是什麼壞事。

 『順便一提,canyon同學每天都有很好的傳達自己的愛意嗎?』

 突然,peach小姐發來了這麼一條消息。

 在我和七海同學約會結束的那一天開始,peach小姐的消極看法慢慢地消失了。

 反而變成了為我和七海同學加油的態度。真是變的夠徹底的啊。

 「愛,愛意嗎?這好羞恥,我都沒怎麼……沒怎麼?說起來,我好像確實沒有明確的把喜歡說出口啊。」

 約會結束的那一天,雖然在自己房間裡莫名地念叨著最喜歡。

 這一提到我才發現,我似乎真的沒有……正面對她說過喜歡。

 再怎麼敲腦袋,也沒有說過的記憶。

 不過就算是一次,自己可能也有說過的吧,但是起碼肯定沒做到每一天都說。這一點是事實。

 很可愛啊,衣服很適合你啊……這些話就算害羞也慢慢地變的能說了。

 然而,喜歡之類的明確性的話語……光是想象一下就已經滿臉通紅了。說實在的真說不出口。

 今天也是,那怕是那麼好的氣氛下,我也沒有說……況且,我連要說喜歡這個想法本身都沒有出現在腦海裡。

 『這不是完全不行嗎這不是!男孩子或許就算不說也能明白,但是女孩子你不說的話她是不會明白的啊!不好好地把喜歡說出來可是不行的啊!』

 對於我的回答,peach小姐似乎非常生氣。

 啊,我的話不說明白也不會知道,真是非常抱歉,我這麼沒用。

 『哦……peach妹妹,怎麼感覺你這麼想要幫忙啊,叔叔我都嚇了一跳,總覺得有點開心啊。』

 baron先生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感嘆。這一點,我也同意。peach小姐這是怎麼了啊,怎麼一下子變得這麼積極了。

 就像是有什麼內情一樣,想要協助我……還是說是想要幫助七海同學?

 感覺到她如此的變化,baron先生雖然驚訝但也接受了下來。嗯,我也是被嚇了一跳。

 peach小姐能給出積極建議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不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自己也非常在意。

 「女生方面的意見是十分貴重的啊。話說,這是peach小姐從自己的經歷總結的嗎?」

 『不是哦,少女漫畫上面看的。而且,我也想要對我喜歡人每一天都說喜歡。』

 baron先生的建議是從網上看來的,而peach小姐的又是從少女漫畫中學來的。

 不過,自己也想要每天傳達喜歡的話,就是將自己代入進去給出的建議吧。

 ……這可以說是讓人安心的夥伴了吧?

 『而且,漫畫裡偶爾也會有這種事哦。女性主人公被喜歡的男生冷麵以對,煩惱中心中的感情被男主的情敵帥哥男角動搖,而被他吸引之類的……彼此之間不能誠實以對的話就會錯過……這種的。』

 『啊—確實聽說過這類的故事啊。是什麼來著,男性表達愛的方式和女性不同之類的話?』

 還有這種說法?

 我不看少女漫畫,看的戀愛系小說又是男性主人公。

 這種書的話,男主被其他女主角吸引的展開倒是挺多的,從女生角度出發這確實是個新穎的意見。

 下次要不試著看看吧,少女漫畫。

 我沒有吐槽,只是安靜地注視著他們的對話。

 peach小姐繼續在頻道里發著消息。

 『canyon同學,要是說不出口的話,可以先選擇發消息……請對她乾脆地說出最喜歡。女孩子的話不是這樣就會陷入不安。兩位要是不能幸福的話……我,可是會生氣的哦!』

 我難以判斷peach小姐說的是不是很普通的事情。

 但是,她的話語中透露著她的真誠,也飽含了她對七海同學的關心。明明只是幾行文字,我卻覺得很不可思議。

 為什麼她的態度會轉變的如此巨大……但我還是從心底接受了她的建議。

 『……抱歉canyon同學,我先離開了,我突然想到有什麼事情要對妻子說,不是什麼要緊事,一會就能回來。嗯,別在意我。』

 就這樣,baron先生的頭像灰了下去。

 ……難不成看到peach小姐的話,讓baron先生覺得有些不安了嗎?

 就算說著不是什麼要緊事,別在意他,肯定,是想向他妻子傳達自己的愛意吧。

 連大人都會受她影響……peach小姐真可怕。但是原來baron先生也沒有說過喜歡嗎?

 喜歡……喜歡啊……

 幾次確認,我和七海同學的關係也是從懲罰遊戲開始。

 但是現在我對她的喜歡已經無所謂什麼懲罰遊戲了。這是事實。我能察覺到。

 那她是怎麼想的呢?

 今天甚至躺在了我的腿上……而事實上我還有事沒有對baron先生說,那就是自己的嘴唇碰到了她的臉頰……七海同學卻對此卻沒有表現一絲不悅。

 現在的她,還是認為我們之間的關係只是懲罰遊戲嗎?

 是沒有辦法才和我交往的嗎?

 嗯……再怎麼說也已經……不一樣了吧,我覺得。我想要這麼認為。

 看了今天她對我爸媽的反應和對她爸媽的反應,我這麼覺得應該已經沒問題了吧?

 鈍感什麼的不能在這樣下去了。把這個當藉口一直逃避的時期也已經過去了。

 我喜歡著她,而她也喜歡著我……我多少已經可以這麼認為了吧。、

 雖然還沒自信到能拍著胸脯。

 或許是自作多情,這份懷疑,肯定會一直陪伴著自己。

 但是,這麼想著不落實一點行動的話……等待著我的可能是致命的錯誤。

 聽到peach小姐的話之後,這個想法在心裡越來越大。

 所以,只要她懷抱著一絲對我的喜歡,剩下的只有行動了。

 話雖如此,讓她喜歡上我而努力這個方針是不會變的。

 因為,要是覺得她喜歡我而越來越不積極的話,對她也很失禮。反而自己應該投入更多的行動。

 然而,就這樣和baron先生還有peach小姐交流冷靜的整理現狀之類的我能做到嗎?

 別人的意見很重要,客觀地看待這件事就會有新的非常發現。我十分感謝。

 “peach小姐,多謝。我……”

 我用力握著手,以拳頭明決心,舉至胸前,鼓勵著自己。

 「電話的話難度還是有點高,先試著用消息來傳達喜歡吧。」

 『這不選擇電話也挺有canyon同學的風格呢……請加油吧!』

 自己一下定決心只有內心突然變得晴朗了。而peach小姐也給了我加油。

 「但是為什麼,peach小姐突然開始支持我和七海同學了,我有些在意。明明之前那麼不看好的。」

 我下意識的就向peach小姐問出了心中的疑惑。發出這條消息之後,peach小姐的回信就像是停了一會一樣,不過就只是一會。

 『……這是女孩子的秘密。不過這樣啊,要說的話……就是自己聽到你們的故事,我覺得自己也不能呢個一直停留在原地了。』

 真是一個成熟的回答。

 真是厲害啊,peach小姐。明明年紀比我小,卻一副積極努力的模樣。

 她好像還是個初中生吧?說不定,還有著被辣妹系女生欺凌的過去。

 聽到我們的對話之後,她能轉變觀念覺得世上不是所有辣妹都是壞人的話,也是一件極美的事。

 不過,辣妹的世界我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也不好做保證就是了。

 在我簡單的感謝peach小姐之後對話就結束了。baron先生雖然還是沒有回來,不過到時候看到我們的對話大概就能明白了。

 自此,我會對我說過的話負責任。靜靜地,趁著自己的決意褪去之前,為了給七海同學發去消息,我打開了APP。

 我這邊……倒也沒收到她發過來的消息。

 今天已經睡覺了嗎?還是說,還在和家人們聊天呢?

 要是已經睡覺了的話,或許會對她造成困擾……我覺得,要不還是先放一邊吧。睡著了的話反正也得明天才能看到消息。

 我狠狠地甩了甩頭,丟掉自己心裡生出的退堂鼓想法。

 好了……都已經打開了APP,寫點什麼吧。但是……這要怎麼遣詞造句才好呢?

 『今天好開心。明天開始多多關照了啊。最喜歡你了哦。』

 怎麼感覺變得這麼生硬了。

 還有,就算是試著寫寫……這個最喜歡怎麼感覺就像是硬加上去的一樣?

 要怎麼寫才能寫得好一點啊……本來自己就不擅長這個突然就迷茫起來了……

 要是遊戲聊天的話,一下子就能寫出來發出去了,這對象一變成七海同學就開始迷起來了。

 如此風格的短文,我刪了又寫,寫了又刪,動作重複了好幾次之後……我犯下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啊……”

 當我回過神來,已經是覆水難收了。

 而且,還是那種前置文字沒有,正文也沒有,只有一個“最喜歡了”的消息被我發了出去。

 本來是想以這個為起點,後續寫上一些其他的,結果就他喵單單發了一個最喜歡……

 沒頭沒腦的這麼一句,豈不是最壞的情況了啊……

 這不會讓她覺得害怕,覺得反感吧?

 正常我是不會這麼認為,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的我已經失去了正常的判斷了。

 一下子就慌張了起來。

 冷靜啊,離已讀標記出現應該還有時間,趁現在撤回消息就可以了……

 然而,我這小小的心願落了空,發過去的消息旁邊一下子跳出來了一個已讀。

 好快,好快啊七海同學。今天怎麼特別……啊,平時好像就很快啊!

 但是似乎有一些不對勁。

 要是往常,已讀之後立馬就會有回信,今天怎麼還稍微猶豫了一會……不是,這明顯就比平時慢很多了。

 在我抱著不安的時候,手機突然出現了和平時不一樣的反應。七海同學打電話過來了!

 ……是不是不太妙啊?

 我不安地接起了電話,下一刻電話裡就傳來她相當慌張的聲音。

 “幹幹幹幹乾乾嘛突然,發,發發發這個過來陽信??發生了什麼事嗎?”

 接通電話的瞬間,七海同學的聲音伴隨著其他,像是在我耳邊循環放送。

 ……現在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因為那條消息,七海同學似乎非常的慌亂。

 聽到了比我還亂的七海同學的聲音,我這邊反倒是冷靜了下來。看來似乎可以正常說話了。

 “七海同學,之前真是非常謝謝你了。”

 “啊,我這邊才是……是個錘子!幹嘛啊這麼突然!!就單單發了一個最喜歡給我。我,剛剛慌得要死都從床上掉下來了啊!”

 “誒?你沒事嗎?沒有受傷吧?”

 “傷倒是沒有。但是這消息給我的衝擊可比受傷來得嚴重多了啊?這一下子是咋了嘛?”

 所以剛才其他的聲音就是……不過沒有受傷真是太好了,讓她受驚真是抱歉了。

 和我內心賠禮相反,七海同學向我所求嚴正說明。果然會變成這個樣子啊。

 “那個……討厭嗎?”

 “不討厭,就是被嚇了一跳!”

 七海同學的語氣稍微有點生氣。看起來是因為被嚇到了才有了一些火氣的樣子。

 在我看來,她沒覺得討厭確實讓我鬆了一口氣。真的只是被嚇到了而已。

 “情況說起來話可就長……啊好像也不是很長。”

 “什麼啊,不是很長的話題啊。”

 “你看啊,我從來沒有直接對你說過喜歡吧。所以就想著,起碼發消息也要說一下之類的……”

 “好開心,我真的好開心啊。雖然很開心……為什麼突然就有這個想法了啊。”

 果然還是會問到這個啊。真是敏銳啊七海同學。嗯——要怎麼說呢……

 是我自己突然這麼想到的——好像說服力很弱啊。

 這是,工會的大家……主要是和baron先生商量之後的結果什麼的,也正好趁此機會把這個告訴她好了。

 迄今為止對於和七海同學的對話,還有隱瞞著自己從別人那獲得了建議,我感到一絲後悔。

 敷衍,謊言,是非常簡單的事,但是這裡我不想說謊。嚴一郎先生也說過撒謊不好。

 “實際上啊,我從來沒有和女孩子交往過,所以我們之間事,我和工會里的大家商量過很多次。”

 “商量?”

 具體的內容……還是說不出口。

 因為懲罰遊戲收到了來自七海同學的表白自己要怎麼辦之類的,現在怎麼可能說的出口。

 說謊雖然不好、但是這個真相現在還不是說的時候,這點先想辦法避開。感覺自己現在變成了矛盾混合體。

 體味著後悔,我向她說明了為什麼我會發這條消息。

 “就這樣今天,有人建議我要好好地說出自己的喜歡。我這才注意到,原來自己從來沒有說出口過。”

 “所以,是女孩子?”

 “建議我說出喜歡的確實是女孩子,但是基本上的建議都是來自一個已婚大叔。”

 “哦——是這樣啊。所以才感覺你什麼都很熟練的樣子啊。”

 有一瞬間,我感覺七海同學似乎有些不高興,但是下一秒就消失了。她似乎接受了我的說法。我真的有這麼熟練嗎,在旁人看來?

 是覺得有些失落了吧,這並非全部都是我一人出的力。但是,讓她感到失望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抱歉啊,一直瞞著你。只是總感覺說不出口……你生氣了嗎?”

 “嗯——相反我還挺高興的吧。我也是和初美和步商量了很多。反倒是,知道了你沒有前女友之後讓我覺得非常安心,這又是為了我所做的努力。”

 蘊含著溫柔的七海同學的聲音,吹散了我的不安。

 ……太好了,把這些說出來了。

 透過電腦,我都能感覺到氣氛舒緩了下來。在我們之前流淌著些許沉默……隨後七海同學輕聲道。

 “……吶,現在……不說嗎?”

 “誒?”

 誒?現在?是想要我……說什麼呢?那個……裝作沒注意到或者沒聽到恐怕是不行的吧。

 聽到我裝糊塗,七海同學就像是抓住我不想讓我逃掉一樣,追問過來。

 “現—在—,就在電話裡。拜託了~~那個,不行嗎?”

 她拜託的聲音就像是心機貓妖一樣,非常嫵媚。

 我不禁一激靈,拼命保住手機不讓它掉下去。太會耍小聰明瞭,真是太會耍小聰明瞭。

 不不不,直接說出口對我來說難度太高了我才發的消息。

 真沒想到她會提出如此訴求。

 不過,恐怕這就是不說不行的情況了吧。

 要是不說出來的話……感覺各種努力都會白費。

 ……喲西!

 “可以稍微,等我一下嗎?”

 “嗯……多久我都會等你的。”

 保持著通話暢通,我從房間裡飛奔了出去。

 看到這樣的我,爸媽瞪大了雙眼。而我則徑直走向冰箱拿出一瓶冷藏的礦泉水一口氣灌進嘴裡。

 因為緊張而乾乾的嗓子一下子得到了滋潤。

 然後,趁著這股氣勢回到了房間,深呼吸。重要的是氣勢。

 將鼓勁的水放在一邊,拿起了手機,迅速放在了耳邊。趁現在!

 “七海同學!最……那個……呼—”

 還是不行。

 明明拿出了氣勢結果還是做不到。但是電話那頭的七海同學卻一直等待著我。

 拿出勇氣來啊,加油!

 “最……最喜歡你了……”

 剛在那股氣勢消失的一乾二淨,我的聲音也止不住的顫抖。就像是蚊子一樣,令人難堪到無語的聲音。

 “嗯,我也最喜歡陽信了……”

 即便是如此沒骨氣的我的聲音,七海同學仍接受了下來。這一點,讓我也高興了起來。

 雖然覺得很高興……

 ……心裡這股癢癢的心情,究竟是什麼?

 這種話,世上被稱為帥哥的那些人居然都能這麼幹脆的說出口嗎?

 真厲害啊,那些個帥哥……再怎麼說這個我肯定習慣不了的。

 “那,陽信,晚安咯。”

 “啊……嗯……晚安。”

 七海同學突然慌亂地道了晚安,掛斷了電話。

 而我剛剛才喝了水的喉嚨又開始乾澀起來,只好再一次拿起水瓶。

 但是,這份心情不僅沒有平靜下來,反而更加凌亂了。

 心臟的跳動快得不像話,眼睛也止不住的發亮。情緒極度高漲,完全沒辦法冷靜下來。

 理由我是知道的。因為剛才的事發生的太過突然。

 沒想到,七海同學居然也會對我說最喜歡……這下子,我今天還能睡得著嗎?

 “啊,對了。向他們報告一下吧。”

 或許他們已經睡覺了也說不好,我打開遊戲點開聊天框確認起來。

 大家似乎都還在線的樣子,而且還拿我敢不敢說這件事打起了賭。現在,不會說這一方居然還是優勢,可惡啊!

 「preach小姐,真是謝謝了。總算還是對她說出了喜歡……雖然有些意外,但是還是在電話裡說出了口。」

 在我發出這條消息之後,壓我不會說的那些人紛紛唉聲嘆氣起來。哈—哈—哈,真是活該啊,雜魚們!

 『那真是太好了。話說你這動作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快啊……居然都已經說了……』

 「啊,順勢就……」

 『你順的什麼勢啊……』

 這,我無言以對。

 baron先生似乎也還沒回來。不過,既然已經對peach小姐道了謝,差不多也該睡覺了。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peach小姐居然更加變本加厲。

 『既然這樣的話,下一次就是說我愛你了吧。女朋友一定會超級高興的。』

 ……peach小姐難不成要求比baron先生還高嗎?

 「等下,這難度也太高了吧,對我來說這完全不可能啊。」

 『停停,冷靜一下。我也沒說要你立馬就說啊。而且你看嘛,總有一天會想說的吧?』

 被她這麼一說,我想象了一下。光是說出喜歡就已經耗盡了我全身精力了。

 我愛你什麼的,我會變成什麼樣啊。光是腦補一下,我就渾身冒起了冷汗。

 但是……

 「是啊。我也覺得總有那麼一天吧……」

 『能往前看真是不錯呢。你們就保持著你們自己的節奏,不要逞強,慢慢加油就好了。我會替你們加油的!』

 就這樣,和因為她的應援而非常高興的心情相反……我也非常擔心peach小姐以後會提出多高難度的要求。

 從此以後……可千萬別再提如此過激的事了啊。

 『爺回來了……啊,不習慣的事情還真是不習慣啊,感覺被老婆拿捏了啊。』

 在我因為peach小姐而稍稍顫抖的時候,baron先生一邊感嘆著一邊宣告了他的回來。

 「baron先生,怎麼樣?」

 『在我給老婆發了我愛你的消息之後,她給我來了一套組合技“嗯,這種事情我知道的哦~我也愛你呢?親愛的老公,說著這麼可愛的話是不是因為寂寞了呀~等我回去,我會好——好安慰你的呢(。•̀ᴗ-)✧”』

 時機正正好,說出了我愛你的實例出現了。

 不管是我還是peach小姐都回以多謝款待。

 看起來,baron先生和他妻子的感情是真的好。我家父母,七海同學的父母也都是如此。

 我和七海同學,要是以後感情也能像他們一樣和睦就好呢。

幕間 “最喜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