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章 意料之外的相遇

第二卷  第一章 意料之外的相遇 我和七海同學初次約會也算是順利的落下了帷幕……雖然期間遇到了各種狀況,不過,勉強也能稱作順利吧。總之,就是順利結束。就這樣時間過去了三天。

 第二天因為一些可有可無的事情我被班主任叫了出去,最後也沒有發生特別大的事件。

 我們仍過著非常安穩的校園生活……這樣的展開並沒有發生。

 額,其實說是不安穩的話,感覺也不太對。畢竟沒有事件發生,一切都很和平。

 不過果然,約會之後的第二天我還是感覺到發生了一些改變,或許是錯覺也不一定。

 要怎麼說才好呢……

 簡而言之就是,沒錯。

 我覺得……七海同學變得更加積極了。

 真的是錯覺也說不好,總覺得約會之前和約會之後的態度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首先,就是上學時候牽手的方式變了。

 到之前還只是單純的手掌相貼的牽手而已,約會之後第二天回去之時,完全就變成了戀人之間的牽手方式。

 也就是十指相扣。

 雖然,我在拜訪她家的時候,而且還是在她雙親面前,也如此做了就是了。

 在在約會次日回家之後開始……不管什麼時候,她都要這麼做我是真的沒想到。

 對我而言,這個要求的難度屬實有點高。

 就算是有過一次經驗之後也不意味著這個難度會下降。

 就這麼躊躇之間,七海同學歪著腦袋,就像追擊攻擊一樣說道。

 “討厭……這樣嗎?”

 “完全不討厭!”

 秒答。

 回答不需要迷茫。我是不可能會討厭的。要真會猶豫的話,當初被要求的時候早就拒絕了。

 但是,即便不討厭,但是心理層面的高難度卻是另一回事,我希望七海同學能明白這點。

 是我想的過於複雜內心過於纖細了嗎,不對……單純來說只是我太沒用了。

 最後,我內心一頓小九九但是手卻老老實實地牽著她。這個之後慢慢地就會習慣起來吧,大概。

 而隨著七海同學的改變,我有種自己也開始發生變化的感覺。

 或許,這會向著積極地方向前進呢?她的改變以及我的改變,最後……我們之間會產生什麼樣的結果呢?

 現在糾結這點也沒什麼意義,改變雖然伴隨著未知的可怕,但是某種程度也會讓人覺得舒適。

 上學時候周圍的視線……已經有點難頂了。

 而且,變化不僅僅只有牽手的方式。

 午飯的時候居然還附帶了飯後小甜點,而且還不是市面上買的那種,是七海同學親手製作的!

 不光是便當連甜點都……在我覺得讓她花費這麼多時間非常不好意思的時候,七海同學卻告訴我那是和睦子阿姨一起做的所以別在意。

 對於這感到匪夷所思的我,七海同學開始了說明。

 似乎,睦子阿姨是早上很喜歡賴床的類型,早飯以及便當都變成了七海同學的工作。

 原本這些都是嚴一郎先生所承擔,最近的話妹妹和嚴一郎先生都在幫七海同學。

 除此以外的家務,基本上都是全職主婦睦子阿姨的工作。

 茨戶家家務活分配大概就是這樣。

 不需要在意甜點,也是言之有因。

 七海同學表示自己在學校的時候,睦子阿姨就會開始甜點的製作準備,在她回家之後兩個人就會一起做。七海同學說的就就好像小菜一碟一樣。

 ……這哪裡是不需要在意啊。

 『只是我喜歡這麼做而已。』

 七海同學笑著說道,這下子,下一次約會自己要是不努力一點可不行啊……地點定在哪裡好呢?

 最後……沒錯,最後一個變化。

 私以為這是最大的一個變化。可能是我的錯覺,是我自我意識過剩,就算是我過於主觀的看法,也讓我心驚膽戰。

 廢話這麼多真是不好意思,那就讓我揭曉最後一個變化。

 目前為止還是未遂,雖然是未遂……那個……我覺得……七海同學想要親我的臉。

 不對不對,這可能真的是我的錯覺。

 最近我們之間的距離太近了。

 彼此之間氣很不錯的時候七海同學就會雙眼帶著水氣。

 緩慢地向我靠近,而我只是像塊石頭難以動彈。

 但是,結果而言,七海同學滿臉通紅止步於此。

 而在那之後,她就會狠狠地盯著我的臉頰,而不是嘴唇。這點真是有七海同學的風格了。

 而我也非常害羞,希望她……不對,我其實並不希望她放棄。但是要真是這樣親上來的話,我或許……

 如此這般極其複雜的想法,最近一直重複出現。

 七海同學變得如此積極,讓我的內心就像是某個特攝劇裡面升級播音一樣響了起來。

 “那什麼,我們之間最近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你怎麼看標津前輩。”(艹又喂前輩狗糧是吧,男主你不是人啊!)

 “能向被甩掉的我問這種事情,你的行動力和精神力之強悍,真是讓我有點尊敬啊……”

 我現在,很罕見的午休時間和標津前輩在一起。

 來找前輩的原因,是我想和前輩商量一下。

 順便一提,七海同學和音更同學以及神惠內同學在一起。我不在的時候,她或許也會向兩位彙報各種事情。

 “不過,既然你都給了我這麼高級的東西了,我也只能幫幫你了。”

 前輩將一個裝有點心的透明塑料袋小心地抱在懷裡。

 這是七海同學親手製作之物。今天的甜點是餅乾,我帶了一份送給了前輩。

 和約定的料理或許有一些出入。

 關於這點,某種程度上我還真是蠻小氣的啊,畢竟享用七海同學的料理只能是我的特權。

 因此折中一下,我向前輩提出,甜點的話如何。而前輩也是欣然接受。

 當我和七海同學商量的時候……她非但沒有擺出討厭的表情,反倒很樂意地接受了。

 『也是啊,前輩教了陽信打扮,得向他道謝才行。嗯,謝禮是很重要的。』

 就是這樣,七海同學笑嘻嘻地擺出勝利的姿勢,看起來很開心。

 我還以為她會不樂意呢,這個回答卻讓我有點驚訝。但是,之後的一句話更是讓我驚掉了下巴。

 『而且……照顧到丈夫在外的一些情況,在自己成為妻子之後也是很重要的一點。』

 我覺得她肯定只是想說給自己聽而已。

 輕聲細語的七海同學肯定沒想到和自己的意志相反,這一句話完完整整地落到了我的耳中。

 看樣子,我成不了那種耳背系主人公啊。

 聽到的瞬間我的臉頰一下子熱了起來。七海同學,請告訴我我該作何反應才是正解。

 總之,不能裝作沒聽到,我回答道,那我可真是個幸福的傢伙。七海同學紅著臉,笑著邦邦地拍著我的後背。

 嗯,希望我沒有做出錯誤的選擇。這份疼痛讓我覺得有一絲的舒服。額,我可不是M嗷。

 大概就是這樣,七海同學今天也做了前輩份的餅乾。動作之迅速令我震驚。

 然後今天,我就把這份心意帶給了前輩。

 一開始七海同學表示由自己來給前輩,沒想到在這我居然會露出連自己都感到意外的一面。

 我不喜歡七海同學給別的男生親手做的點心。這句話將我的獨佔欲暴露無遺。

 我再一次感覺到自己是個小氣鬼,不管是料理的事情還是這一次,連我自己都沒意識到我的獨佔欲有這麼強。

 或許我害怕七海同學會離我而去,而聽到這句話的她這是紅著小臉說著自己明白了。因此,我來到了前輩面前。

 “話說回來,問我怎麼看……你對此不是很開心嗎?那樣的話,還有什麼問題呢?”

 對於我的問題,前輩嘆了口氣半眯著眼表示著無奈。

 難不成自己真的讓人很無語嗎?

 “不是,開心歸開心……我實在是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嗯,這樣的話我也不知道。”

 前輩斷言道。

 前輩一邊把玩著手中的餅乾,卻不打算吃的樣子,就這麼繼續著話題。

 前輩表示這只是以他的角度思考作為前提,即便如此他還是認真地回答著我的問題。

 “據你所描述的你現在的狀態而言,你現在非常的焦慮,因為茨戶君的攻勢極其兇猛。你們之前的比分被越拉越大,所以你很急,很急,急到快要失去理智了。”

 以籃球比賽為例的話,我現在的狀態真的就是和前輩所說的一樣。

 現在,我從七海同學那裡得到了越來越多,而自己該如何回報卻毫無主意。

 這實在是談不上對等的交往關係,一直是自己受惠也會令人感到苦澀。

 標津前輩彷彿將我的心思看穿一般,溫柔地說道。

 “正所謂如此勝負時刻,才更不能心煩意亂,自己應該先穩住,利用好時間先拔一籌。聽好了,越是焦急的時候就越要保持冷靜。”

 “保持冷靜……嗎?”

 “沒錯,先要穩住。而逆轉時刻就是從此刻開始。”

 果然還是籃球的例子。

 不過確實,最近今天自己的心似乎愈發的凌亂。

 我和七海同學之間並沒有類似籃球一樣的勝負關係。

 這只是我單方面的挑戰。讓七海同學喜歡上我,這一生僅一次的大挑戰。

 但是,我卻一味地接受著來自她的好意,這實在是不會讓她喜歡上,這種心情讓自己陷入了焦慮的泥淖。

 嗯,能和前輩交流真是太好了。

 如此聊天之後自己的情緒慢慢平穩了下來,就在自己以為冷靜下來的時候,前輩投出了一顆炸彈。

 “所以你,先茨戶君一步去親吻她吧。臉頰也罷,當然嘴唇也好。”

 聽到這句話我不由地噴了出來。啊,雖然是很經典的表現方式,但是沒想到現實人在受到驚嚇的時候還真的會變成這樣。

 “你在說什麼啊前輩。”

 “阿這……既然決定要投出逆轉射籃的話,也只能這樣了吧,我覺得。”

 這麼隨意的說出這種話,所以說帥哥真的是!

 要是真的能做到的話我就不用這麼辛苦了。親親什麼的光是腦海中幻想一下就能讓我方寸大亂,不用說現實了。

 在這個時候我注意到了一件事。前輩……一直在擺弄那餅乾是幹嘛呢?沒有想吃的意思嗎?

 “那個,簾舞君……這次能聽聽我的事嗎?”

 “這,前輩請說。只要我能回答的話。”

 “我該拿這餅乾怎麼辦呢?雖然我很想吃,但是也想留下來當做幾年……”

 “請前輩全部吃掉……紀念的話用照片的形式就足夠了。”

 聽到我的回答前輩似乎恍然大悟一般,開始對收到的星形餅乾一頓拍照。

 當然我個人在吃之前也好好的拍照留念了。我偷摸往前輩手機瞄了眼照片。

 我收到的餅乾……是心型的。

 (……七海同學每次都是這種不經意的舉動,對我來說,確實很高興啊。)

 不知什麼時候結束拍照的前輩、對著餅乾大快朵頤,還向我表示了感謝。

 “簾舞君不吃嗎?要不我分你一半吧。”

 “我也收到了自己的那份,這一份都是前輩的。”

 “這樣啊,那我就不客氣了。”

 對於前輩這種奇怪的顧慮之處,我只能苦笑。這時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說起來,前輩新的戀情現在怎麼樣了啊?

 如此歡欣地吃著七海同學做的餅乾,這也意味著前輩現在並沒有完全斬斷這份思念吧。

 不過,前輩應該已經放棄了七海同學才對……要不我來確認一下吧。

 “前輩……說起來你新的戀情進展的怎麼樣了啊。”

 “啊,戀愛啊。這,我暫時已經放棄去尋找了。”

 前輩嘴裡塞滿了餅乾,若無其事地回答道。誒?為什麼又?

 “喔喔,我對茨戶君已經完全放棄了這點你放心好了。”

 看到訝異的我,前輩嘴角沾著餅乾碎屑爽朗地笑了起來。這種樣子帥哥還是帥哥,真的不公平,太狡猾了。

 “我決定,暫時全身心投入到籃球中了。”

 “哈?為什麼?”

 “輸給你這件事,讓我覺得考慮戀愛對於自己來說還是有點早。”

 拿起一塊餅乾扔到嘴裡之後,前輩彷彿對於當初那個對決還留有懷念一樣,眺望著遠方的天空。

 ……不過,那實在是稱不上打敗了前輩。附帶的條件全是我方有利。

 “我的夢想是成為職業的籃球運動員。現在我還需要更多的磨練,在和你的對決之後我明白了這一點。所以啊……戀愛就先放一邊好了。”

 前輩有力的語言,認真的表情讓我產生了前輩眼中燃燒著熊熊大火的錯覺。

 同時,我也理解了前輩。

 所以我拿餅乾來到前輩教室的時候,那些學姐的眼神彷彿要把我吃了一般。真的很可怕啊。

 前輩,是我用低劣的手段取得了勝利,所以不用這麼禁慾也可以啊。

 但是,看到這樣的前輩,我有些羨慕。

 這人,是真的很喜歡籃球。對我來說,並沒有某種事物能讓我投入這麼高的熱情……所以我很尊敬他。

 現在的話,或許有些不一樣吧。所幸,能讓我全身心投入的那個,已經找到了。

 然而,學姐們向我投來的那憤恨或許會給七海同學帶去不必要的麻煩。前輩如此受女孩子歡迎,要是因此發生了什麼事件也不是不可能……這一點我可得好好說服一下前輩。

 “前輩,這樣是不行的哦。”

 對於我的反對,前輩一臉驚訝,連拿餅乾的手都嚇得停了下來。

 明明有這麼多餅乾,感覺一下子就要被前輩幹光了。前輩保持著這個姿勢僵在原地,等待著我的下一句話。

 深呼吸之後,我慢悠悠地但是又非常認真地說道。

 “人啊,有了想要守護的東西之後就會變的更強。所以……前輩不管是籃球還是戀愛都要雙管齊下才行。”

 “簾舞君,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你接著說。”

 前輩聽進去了我的話。好像能行。

 “嗯,請想象一下。比方說比賽的最後時刻……精疲力盡的前輩……離逆轉勝負只差一次投籃。”

 前輩老老實實地閉上了眼睛腦海中開始描繪了那副場景。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總感覺前輩額頭冒出了細密的汗珠。這一定是前輩的心已經飛向了比賽的高潮時刻吧。

 “就在這個關鍵時候,如果場邊傳來了戀人的加油聲……這將是一針多麼有效的強心劑啊。”

 前輩口中嘟囔著什麼,手中開始了動作。是那個時候看到過的投籃動作。

 隨後前輩展示了他華麗的投籃姿勢,緩慢地睜開了眼睛。

 “……原來如此……這麼一說好像也有道理。”

 而前輩就這樣反覆回味著剛才那個場景,陷入了深深地思考。對於這樣的前輩,我需要再推他一把。

 “其實也不是非得強迫自己找一個女朋友。但是……也不能強迫自己不去找。如果碰到了自己認為喜歡的人的話,希望前輩能抓住機會。”

 前輩一臉認真地聽著我說話。雖然有一絲罪惡感,但這其實也是我的心裡話。

 “……的確,那種情況之下力量真的會湧現出來。”

 聽到我的話之後前輩靜靜地幾次點頭同意。

 “你說的沒錯,強行逼自己去談戀愛不可取,不過如果我喜歡的人出現了的話……那個時候,希望你能給我一點建議。”

 前輩不論善惡只是一個很單純的大男孩……這樣的話,我甚至七海同學,大概也不會再被學姐們記恨於心了吧。

 但是也不僅如此。雖然命運的邂逅極為罕見,但是前輩是一個非常好的人,我還是喜歡他能尋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所以根本沒必要拘泥於和我的那次對決之中而錯過戀愛的機會。

 某種意義上我是將七海同學奪了過來,這或許也是一個利己的想法。

 不過前輩,說起戀愛的諮詢……對於我來說難度還是挺高的啊。如果真到了那種時候,我只能儘自己所能讓自己成為前輩強力的後援。

 “我真沒想到,簾舞君居然說了和我們部門的經理一樣的話。我還是太讓人擔心了嘛?”

 “籃球部經理嗎?難不成是女孩子?”

 “啊,是一位非常安靜身材修長的女孩子。一直都在為我操心。我也喜歡她能遇到命中註定的那個他呢。”

 ……這。我該說什麼才好呢。不過看起來,前輩的下一份戀情意外地會來的比想象當中還要早呢,我也能稍稍放心一點了。

 在那之後我和前輩道了別,準備去找七海同學。

 而七海同學早已經回到了教室,和音更同學她們有說有笑。

 “七海同學,我把餅乾給前輩了,簡直是樂的合不攏嘴了都。謝謝你呢。”

 “是,是嗎?那就好。嗯,真的,那就好。”

 七海同學看著我臉卻紅彤彤的,而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則是一臉笑嘻嘻的樣子。

 “兩位……是不是對七海同學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啊。”

 “哈哈~哪有說什麼奇怪的話啦,不過倒是向七海打聽了許多哦。”

 “就是就是,期待一下今天放學吧。”

 神惠內同學……這說法不就等於承認了確實是說了什麼嗎。

 剛想詳細問問的時候不巧午休結束鈴聲響了起來,這樣的話暫時先把問題保留這吧。

 結果,知道放學後我也沒能問出口……準備一起回去的時候,七海同學向我發出了邀請。

 “那個,陽信。今天……可以先陪我去買個東西嗎?被媽媽拜託了買晚飯的食材……”

 “啊,嗯,當然可以。去上次那個購物中心怎麼樣?”

 真是稀奇,我聽說每次晚飯的材料都是睦子阿姨自己買完拿回去的才對……難不成今天比較忙嗎?

 “嗯,還有那個,一起去喝珍珠奶茶怎麼樣呀?”

 “珍珠奶茶?珍珠奶茶就是那個……糯糯甜甜的?”

 “嗯。你應該沒喝過吧?那個購物中心裡面就有奶茶店。現在也不像之前那麼火爆了,大概已經不需要排隊了。”

 那兩位嘻嘻嘻的賊笑就是給了七海同學這個建議嗎?

 七海同學扭扭捏捏地在一旁偷偷的瞄著我,和外表的強烈反差直擊我的心臟。

 實在是一個微小,又可愛的請求。這種程度的話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當然可以咯,既然是七海同學的請求,再過分一點也沒關係,我絕對會陪你一起。”

 在我答應之後,七海同學綻放出了開心放鬆的笑容。

 就這?這種程度多少次我都會滿足她……真的是可愛啊七海同學。好!奶茶錢就我來出!男朋友這點作用還是得發揮一下的……即便是我,居然也會有自以為是的想法。

 “那個然後啊……我們各自買不一樣的味道,到時候來換著喝吧?”

 七海同學嬌羞地說著,而那一瞬間,我並沒有把握住這句話的意思。

 等到我反應過來的時候,臉嘭地一下子變成了猴子屁股。

 ◇◇◇◇◇◇◇◇◇◇◇◇◇◇◇◇◇◇◇◇

 放學之後,我們來到了那個購物中心。這是當時我們約會和之前買晚飯食材的地方。

 我們來到了建築某個未曾見過的地方。正確的說法未曾見過的應該只有我。

 人氣商品介紹琳琅滿目地排在那裡,似乎希望顧客視覺上都能享受到一番樂趣。

 “說起來,我還沒有喝過這個什麼珍珠奶茶呢?”

 “啊,果然被我猜中了。”

 “嗯,火起來的是時候,那隊伍看的我直接沒了興致。況且也沒有人陪我一起喝。”

 “那這是人生第一杯珍珠奶茶呢。得到了陽信的第一次我真的好開心。”

 “七海同學,你這個說法稍微有點……”

 誤會沒有發生。但是要說有沒有在意,一邊紅著臉一邊這麼說就越發覺得奇怪了。

 稍微一點也好,能不能再思考一下表達的方式。

 難不成是我想的太多了嗎?

 對於我的話七海同學似乎並沒有get到點,一臉奇怪的歪著腦袋。嗯,沒明白麼,那就代表是無意識這麼說的吧,是這樣啊。

 為了不自找麻煩,我還是不再多說什麼了。

 我們現在,結束晚飯食材的購物之後的奶茶店……這種說法不知道描述的正不正確,總之我們兩個現在在奶茶店門口。

 奶茶大流行的時候這裡的隊伍可是很恐怖的,但是現在僅有數人,稍等一會就輪到了我們。

 不過,還是得稍微排下隊,風潮過後似乎也形成了一種文化。

 我也沒想到,有一天自己能過來喝奶茶……這才以前簡直難以想象。

 雖然剛才對七海同學說了是因為隊伍太長沒了興致,其實原本就算不用排,我對這些也沒什麼興趣。

 如果,那個時候和七海同學在一起的話,自己會是什麼想法呢?

 我想那個時候就算是也不是一種痛苦,反而兩個人一起的話肯定別有一番樂趣。

 嘛,這也只是沒什麼意義的假設而已。

 但是,那個時候一定也有享受兩人排隊樂趣的情侶存在吧。

 這麼一想,流行褪去之後這家店也依然存在,是多麼令人感激的一件事啊。

 ……啊,我居然會有這種想法,自己身上的變化真是大到連自己都覺得驚訝。

 總而言之,我是第一次喝這玩意,來一杯經典的珍珠奶茶就可以了。點單的流程自己完全不曉得,只能麻煩七海同學幫我一把了。

 對我來說屬實有點難為情,不過七海同學則是一臉的開心。

 七海同學是一杯橘子茶,拿到手之後顏色十分的鮮豔美麗。

 其中的珍珠並不是黑色,而是濃郁的橙黃色,簡直就和寶石一樣耀眼。

 這會俘獲女性的放心也不是沒有道理。

 順便一提,結賬的時候,是我來付的錢。

 七海同學多少有點不太樂意,但是當我告訴她我已經付完了之後她也勉強接受了下來。

 作為日復一日的便當和餅乾的回禮,這點程度,我希望她聽話一點接受我的好意……不過這種地方也是屬於七海同學的優點呢。

 我再一次欣賞起拿著橘子茶的七海同學。

 透明感十足的豔麗橙黃,如此看來真的很適合七海同學。或許對於奶茶的感想而言,有些不太適合,不過這一場景就像是十分美妙的畫一樣。

 這種時候我是真的很討厭自己貧乏的詞彙量,這副姿態比作流芳百世的藝術作品都不過分。

 “七海同學,可以拍張照片嗎?”

 “誒?啊,嗯,好的哦,拍吧拍吧—”

 在我詢問她是否可以拍照留念時,她很快就答應了下來。隨後,七海同學將手中的飲品舉到我的面前。

 我拿起手機,將舉著茶,滿臉笑容的七海同學全身都收進屏幕之中。

 手持透著橙色的杯子,臉上浮現著笑容……這樣的七海同學化作最美的照片收錄到我的手機之中。

 ok,壁紙設定!

 “誒?”

 “誒??”

 七海同學傻了眼,向我靠近,然後看向了我的手機……與此同時她發出瞭如同悲鳴一般的驚訝聲。

 “等下啊!我還以為你要拍奶茶來著,為什麼連我也拍進去了啊。太意外了我連pose都沒擺!都不可愛了!”

 ……那個,我本來的意思就是想拍七海同學的照片來著。

 莫非,一直以來都是拍了便當,然後這次也誤會了以為要拍奶茶嗎?

 這樣的話就結果來說,搞的好像我是騙著她拍了一張一樣……我明明不是這種打算的。

 這張照片似乎沒有得到七海同學的好評,我直直的盯著照片感到了意思不滿。

 嗯—,完全沒有奇怪的表情和舉動,不如說自然狀態下的七海同學我很喜歡。

 “你看看嘛,這個橙色和你可搭了,超漂亮啊。”

 “漂……漂亮嘛?是……是指奶茶嗎?”

 “當然是七海同學了啊。”

 下意識的回答,讓七海同學化作了蒸汽姬。我也意識到了自己的臉也紅了起來。

 ……我到底在說些什麼啊。

 “那個,那個,我在想要是這個照片能設成壁紙就好了之類的。你看嘛,仔細想想,我明明和七海同學在交往,卻沒有一張你的照片。而且這完全沒問題,自然的你很可愛啊。”

 我慌忙的掩飾著自己剛才的回答,說話都不禁快了好多。七海同學低著頭陷入了沉默。

 不過我是真的認為,這張照片將七海同學的美流露得淋漓盡致。這不是自滿我的拍照技巧,單純只是模特過於優秀。

 ……鎖屏壁紙的話可能會暴露給爸媽,還是設置成主界面的壁紙吧。

 “嗯—那我也要拍你的照片然後設置成壁紙!仔細想想真的是,為什麼到現在都沒有拍過一張呢……真是個盲點啊。所以,你來個pose吧。”

 有一些混亂的七海同學,開始對我亂來。

 讓我擺pose那還不如叫母豬上樹來的簡單……總之,就像剛才七海同學那樣,將奶茶舉到前方……呆呆地站著。

 ……完全不行啊。嗯,七海同學的表情告訴我她不滿意我這個動作。

 “……陽信,隨便擺個剪刀手的pose吧。來,耶!✌”

 “誒??剪……剪刀手?……這……這樣嗎?”

 面露僵硬的笑容,我試著比起了手勢。為什麼我要做這麼羞恥的事情啊。

 嗯,七海同學苦笑了起來。果然姿勢很奇怪啊,畢竟這都是我不怎麼習慣做的事。

 然而,她就像想到了什麼惡作劇一樣,突然賊笑起來。

 正當我不明所以的時候,七海同學慢悠悠地向我靠近,然後……來到了我的身邊。

 阿嘞?說好的照相呢?

 看到滿臉問號的我,七海同學立馬轉身和我面朝一個方向,彼此的臉近得似乎能感受到對方的觸感。

 等下,我們的臉事實上是真的貼在了一起吧。我的臉頰感覺到了那份柔軟。七海同學沒給我慌亂的時間,手中拿著手機伸了出去。

 換言之,就是自拍的姿勢……隨即傳來咔嚓一聲。

 “誒??”

 “ok,拍完啦!合照get!!”

 拍完照片之後的七海同學十分歡鬧,看到這樣的她,原本僵在原地的我也恢復了行動。

 就如同遊戲中擺pose的角色一樣,屬實是非常突然的行動了。然後,我將臉轉向了歡快的七海同學那一邊。

 沒錯……我將我們臉幾乎貼在一起的狀態完全拋在了腦後。

 我將臉,將全身轉向七海同學想要看著她的樣子。

 而自己也完全沒意識到這樣做會有什麼後果。而那結果,該如何表述呢……

 那個……有一些難以啟齒。

 我的嘴唇,輕輕地……真的是很輕,但確確實實地……觸碰到了七海同學的臉頰。

 我的腦海中,迴轉起了觸碰到柔軟物體的效果音。

 雖然我立馬離開了她的臉,但那溫潤如玉的感覺,還殘留在我的嘴唇上無法消去。

 “誒……?”

 不知所措的七海同學,小手輕撫上那片臉頰,動作十分緩慢。

 “啊……那個……”

 手按著唇臉相接的那部分,茫然地看著我。

 而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與七海同學對視起來。

 如此場景,簡直就如同前輩所說的一樣……我輕吻了七海同學的臉頰。

 前輩……你所說的話會變成flag什麼的……我完全沒有意識到啊!或許,這裡需要的是向前輩表達自己的感謝嗎?多謝前輩幫我立了一個flag!之類的。

 玩笑先拋之腦後,現……現在我該怎麼辦才好啊。

 好尷尬啊。心中溫暖的情感與彼此之間的氛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我們誰都無法開口,就這樣,彼此默默地看著對方。

 購物中心裡人群的嘈雜在自己耳中愈發吵鬧起來……而七海同學雙眼似乎有些溼潤。

 就在她像我靠近的時候。突然熟悉的聲音傳到了我的耳中。

 “陽信?在這邊遇到你真是巧啊。旁邊這位是哪位呀?”

 聽到這個聲音, 我猛地一激靈。這個完全是意料之外的聲音,一下子將我拉回了現實。

 這是我無比熟悉……平日間就能聽見的女性的聲音。

 以名字稱呼我的,除了七海同學以外,只有那倆人了。而這便是其中一人的聲音。

 沒錯……她就是我的母親。

 “媽媽……?還有老爸也在??”

 “誒?陽信的爸爸和媽媽??”

 我僵硬地回過頭,就像是年久生鏽的玩具一樣發出嘎嘎嘎的聲音。在視線前方的便是我的雙親。

 牽著手,拎著購物袋的老爸和老媽,簾舞陽以及簾舞志信。

 你們給我等一下啊喂!!老爸老媽,為什麼你們會在這裡啊還牽著手拎著購物袋!

 “啊,這個嗎?”

 似乎感受到了我疑惑的視線,老媽將和老爸牽著的手抬起來一點展示給我。

 我才不想看到老爸和老媽牽手的樣子啊。

 “和孩子他爸回家的時間久違的重疊在了一起,所以現在享受購物約會中。我們偶爾也會來這麼一下……你原來不知道嗎??”

 不好意思完全不知道。我又沒聽你們說起過,突然被告知這種事情我也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和喜歡的人手牽手很正常吧??啊順便一提今天的晚飯是豬肉生薑燒喲。”

 “老媽,在兒子面前秀恩愛是否有點……”

 我的媽媽真的是,眼鏡擋不住那炯炯有神的視線,然而對老爸的愛情表現卻是直球的很。

 你沒猜錯,我的老媽就是世人所說的冷嬌類型。(冷嬌yyds)

 並不是我想要給我家媽媽貼一個標籤,單純的只是想要更好的形容而已。

 一直都是一副冷靜模樣,對老爸的愛意卻決不扭捏,在家中兩人也是經常打情罵俏。

 老爸則是每次都全面接受老媽的愛意……不過今天在外面還是有一些害羞的樣子。

 被我發現兩人牽手的樣子也是,似乎對老爸來說極其的害羞。

 所以我在家裡,基本上也是不怎麼出房間。這兩人在一塊的時候基本上都是恩恩愛愛的樣子,打擾他們也不太好。

 “話說,陽信?”

 媽媽尖銳的視線直勾勾地盯著我,拎著購物袋的手也直直地指了過來。

 “你剛才親了這位女孩的臉是吧,這位到底是誰呢?如果是你強行就範的話,就算是我的兒子,我也只能狠狠斥責一番了。”

 嗚哇,連這個都看到了啊……啊,想想怎麼找藉口吧。

 等下,好像沒必要非要糊弄過去吧?不過,這也是他們第一次看到兒子和其他女生在一起吧。

 感覺有點害羞啊……

 但是,我也只能說我是抱著覺悟才開始交往的。羞恥的什麼的就丟掉吧,雖然這是旅行的話題就是了。(譯註:引用日本諺語,旅の恥はかき舍て。指的是旅行之處沒有認識的人而自己又不會在這裡停留很久,所以敢於做出一些平日裡害羞不敢做的事情。在這裡指男主想要拋開羞恥向父母表明和七海之間的關係一事吧。)

 “事實上……”

 “不……不是這樣啊!陽信……同學的媽媽!!我不是被強迫的!!那個,我……我是正在和陽信同學交往的,名叫茨戶七海。”

 七海同學拿著奶茶,在這種場合下先我一步,介紹了自己,禮儀十分端正。

 聽到七海同學的話,老媽……一臉疑惑地歪著腦袋。歪到感覺脖子都要扭了那種程度。

 “那——個,是世間所說的租借女友嗎?但是我記得高中生應該用不了才對……”

 ……為什麼老媽連這種情報都知道啊!

 話說回來,老媽似乎沒有完全理解七海同學的話,她困惑的樣子很罕見。

 不過,的確,兒子能交到女友,而且還是外表辣妹系的女孩。當然難以置信。

 相同立場換我也不會相信。老媽或者老爸其實出軌了,和這種一樣,都很難相信會發生。

 “我是真的,真的是陽信的女朋友!”

 而七海同學想要讓老媽相信,如同是模仿剛才老媽的動作,將和我十指相連的手舉起來展示給老媽。

 看到那個樣子的媽媽……手上提著的袋子都掉到了地上。

 看來這件事給老媽的衝擊非常大。這樣的老媽,也十分罕見。

 而老爸,則是看著我和七海同學牽著的手,感動地點了點頭。

 “那個?真的嗎?陽信的?女朋友?那什麼……這邊站著說話也不太好……要麼找個咖啡店……啊,但是你們又拿著奶茶,拿著奶茶進去好像也不太好?要怎麼辦才好啊……那個,要麼,是啊……該怎麼辦啊?”

 一直以來都很冷靜的媽媽,十分罕見地將動搖表現了出來,話都說不清楚了。

 我交到了女友對她的衝擊力有這麼大嗎……這反倒讓我都覺得很驚訝了。

 完全沒想到老媽會變這麼凌亂。

 啊,嘛……我能理解老媽這種感受,這麼想著自己都覺得自己有點可悲。和女孩子的交點,完全沒有啊我。

 “孩子他媽你冷靜點……前面我記得應該有個室內休息區,在那邊聊聊吧。你們兩個覺得怎麼樣。”

 老爸對比老媽那叫一個平靜,但是手似乎也在微微地顫抖,或許是因為老媽過於動搖才會顯得老爸比較冷靜。

 “確實,我也是有點失去冷靜了……十分抱歉。你們,覺得可以嗎?”

 老爸的話成功地讓老媽恢復了過來,我和七海同學也是無聲地點頭應到。

 畢竟沒有拒絕的理由,就算在這裡拒絕了,回到家還是得面對奪命連環問,現在七海同學也在,聊起來也會輕鬆一點……應該。

 唉……原來是和七海同學一起出來喝奶茶的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啊。

 難得她邀請我,真是非常抱歉。

 “七海同學,怎麼樣?不行的話拒絕也可以……回家之後我會向他們說明情況的。”

 其實我是想和七海同學一起,但是我也不會明明她討厭還要把她強行帶著。

 “(搖頭)我也要一起。而且……也正好趁此機會……”

 “趁此機會……幹嘛?”

 七海同學稍作了一會停頓,然後轉頭很認真地看著我的眼睛。

 “今天,我其實想要拜託你來著,下一次休息的時候讓我去你家拜訪你的父母。”

 那眼神中有著堅韌的決心。

 等,等下,剛剛說了什麼來著??!!

 拜訪我的父母?七海同學……你都在考慮這種事了嗎?對於七海同學所說,我深感驚訝。

 而同時,我也想到了一件事。

 音更同學和神惠內同學,那兩人。

 那兩人一直笑眯眯地看著我的理由原來是這個啊。肯定是聽說了七海同學想要向我的父母見面打個招呼。

 可惡啊,總感覺被那兩個人擺了一道……

 “原本我想的是,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要穿更清純一點的衣服,給兩位留下點好的印象……但是完全沒想到初次見面會變成這樣。”

 七海同學看了看自己校服的模樣,苦笑了起來。裙子比一般還短,外套也是穿得吊兒郎當,露出了很多肌膚那種辣妹風。

 看起來,七海同學擔心這樣會給我的父母留下一個壞印象。

 然而,對我來說接下來的一句話擦四十問題所在。

 “還真是沒辦法啊……可能這就是報應吧。”

 那是一句非常小聲的自言自語。

 肯定是為了不讓我聽見才會這麼小聲,然而很不幸我還是聽到了這句話。

 語氣中飽含著不知是後悔亦或是懺悔的這句話,完完整整地落入了我的耳中。

 遭報應。

 這一定是指,懲罰遊戲而告白這件事吧……七海同學的表情透露著些許悲傷。

 而我能做的,大概只是假裝沒有聽到,然後讓她冷靜下來吧。

 為了讓她安心下來,我牽著七海同學的手微微用力,微笑地看著她。

 “沒關係哦。七海同學不管穿著什麼衣服,我都知道你是個好女孩。而且畢竟是我的父母,你放心吧。”

 “……陽信。”

 “那個然後,該怎麼說好呢……雖然我們還是孩子,但是我們的交往也還沒被反對呢。”

 “嗯……謝謝。”

 沒錯,她的優點,不會被服裝外表所左右,我也相信我的父母不會從服裝來判斷一個人的好壞。

 所以肯定沒問題……沒問題吧?雖然剛才動搖的很厲害,我可是相信著你們啊,爸爸,媽媽。

 ◇◇◇◇◇◇◇◇◇◇◇◇◇◇◇◇◇◇◇◇

 我們向著室內休息區走去,儘量找一個沒人的角落坐下來。

 我們將手中的奶茶放在了一邊,而爸媽則是各自買了瓶裝的茶。

 似乎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兩人一口氣喝掉了半瓶,幾乎同時吐了一口大氣。

 隨後,也許是覺得自己已經平靜下來之後,兩人直直地看著我們……其實是看著七海同學,開了口。

 “請讓我再一次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陽信的媽媽,簾舞志信。請多關照,茨戶。”

 “我的陽信的爸爸,簾舞陽。請多關照啊,茨戶。”

 “好,好的。請多多關照。我是正在和陽信同學交往的,茨戶七海。可以叫我七海。”

 父母自我介紹完之後,稍稍低頭致意,另一邊的七海同學則是帶著一些緊張,低頭致禮。

 只有我,該怎麼說,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默默地看著他們。

 看到抬起頭來的父母,我嚇了一跳。

 為什麼……你們眼角都開始溼潤起來了啊!

 “為什麼!你們會哭啊……”

 對於兒子情不自禁的吐槽,兩人不管眼角的淚水嗚咽著。

 “因為……你看嘛。還以為對異性沒興趣的兒子,居然會和這麼漂亮又可愛的女孩子交往,簡直就和夢一樣……”

 “是啊,雖然我們都不提這種話題,但是沒想到有朝一日能看到這種場景……作為父親真是幸福之至啊。”

 這兩人將我們的擔心拋之腦後,似乎在七海同學自我介紹完下一刻就乾脆地承認了她。

 這點我是很開心,但是這裡將提到我的話真的會很害羞所以請別這麼做了。不開玩笑,真的別。

 不過,確實也是第一次看到我和女孩子在一起……

 “話說回來啊……兩位相信的是不是太快了啊?雖然,對我來說沒有被懷疑什麼奇怪的事確實很輕鬆。”

 而且,這份相信也太沉重了吧。兒子交到女友之後父母居然會這麼高興,這會讓被人怎麼看啊。

 “這你就不懂了。剛才你親她她也沒生氣,而且還十指相扣地牽著手。現在也是,為了彼此放心,在桌子下面你們也牽著手吧,這怎麼會讓人不相信你們在交往呢。”

 被媽媽指出來之後,七海同學驚訝到肩膀都跳了一下。桌子下面牽著手這件事都已經暴露了啊。

 大概,他們低頭的時候從哪個縫裡看到了吧。什麼鷹眼!

 這麼一說的話,這副場面覺得沒交往的人才會是少數……大概。

 還有就是,啾是意外的產物,能不提咱就別提了。特別是不想被爸媽這麼說。

 也不知道他們知不知道兒子心中所想,兩人的話頭完完全全向著七海同學那邊。

 “茨戶,啊不是,七海。雖然是個缺點多到數不清的兒子,但是從今往後,陽信的事就拜託你了。”

 “可能是父母眼中出乖兒,陽信待人溫和,為人誠實,這方面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希望你不要丟下陽信,兩人的感情也越來越好。”

 父親和母親,再一次一起向七海同學低下了頭。

 見此場景的七海同學,陷入了不知所措的慌亂之中。

 然而,隨著一次深呼吸。她的臉上浮現了笑容——我最喜歡的她的笑容。

 “請放心。陽信……陽信同學是一位非常出色的男性。”

 我不禁看向了七海同學那邊。如此直接的褒獎我還是沒能習慣。

 臉,紅了起來。

 “他非常溫柔……我做的便當,每一次都不會吝嗇讚美。何時都會陪伴在我身邊……僅僅只是這樣,我就已經非常幸福了。”

 “誒?便當??”

 啊,完蛋。

 我們的交往是個秘密,這一點當然也不會透露給父母。

 完了,老媽的視線好扎眼。完全就是鎖定目標的眼神啊。那個……是生氣的時候就會出現的眼神。

 這,當然會生氣。沒辦法,我只能投降,把一切都告訴她吧。

 每天,我都從七海同學那邊收到便當。

 因此午餐費節約下來,變成了寬裕的約會資金。

 約會則是作為便當的回禮。

 在初次約會之後,我和七海同學父母見了面。

 ……總之一切的一切,我都向爸媽坦白了。

 “陽信,回家之後等著說教吧。”

 “……知道了。”

 “那,那個……是我自己喜歡才這麼做的……所以別生陽信同學的氣……拜託了。”

 在媽媽透著怒火的話語之後,七海同學似乎想要為我說幾句。

 我十分感激這簡直就像天使一樣溫柔……而媽媽感動的比我還過分。

 “七海……真是個好孩子啊……配我家兒子真是暴殄天物啊……陽信,你絕對不準離開七海啊。讓她傷心,或者你敢劈腿的話,我可是站在七海這邊的。就算是親生兒子,也不會手軟啊。”

 “怎麼可能做啊。我絕對會保護七海同學,不會讓她傷心,我都已經向她父母做好約定了。劈腿什麼的,這個世上還有誰比七海同學還要有魅力嗎?背叛什麼的打死我也做不出來。”

 “是嗎。這樣的話倒是不錯。看來已經做好覺悟了啊……作為你們的媽媽,我祝福你們哦。”

 太好了。看來老媽這邊已經搞定了。話說,怎麼感覺比起兒子,老媽更和七海同學站在一邊啊。

 輕舒一口氣,我看向了旁邊的七海同學……她臉上染著硃紅。

 然後,對這樣的七海同學,老爸小聲地說著悄悄話。

 “志信……就是我老婆和陽信性格方面很像的。只要認準之後絕對不會改變……總之,傳遞感情這一塊是直球的不行。”

 “我心裡倒是有數……已經有過好幾次。”

 誒?我和老媽很像嗎?

 而且我完全沒有那種打算啊,七海同學,你心裡真的有數嗎?

 “都不是事,以後七海你都會習慣的。”

 “真的能習慣嗎?每次陽信都搞得我小鹿亂撞……”

 “哈哈,我這麼說但其實我也還沒習慣呢……感覺每次都是被志信拿捏的死死的。”

 “……我十分理解,這份心情。”

 “不過,其實感覺也不壞。啊,對了對了,作為父親,我也會祝福你們的。”

 感覺兩人之間有了一些蜜汁共同點。簡直就像是境遇相似的夥伴一樣,相視而笑。

 七海同學能和老爸搞好關係我倒是也很開心,但是我真的很像老媽嗎?誒?我也會像老媽一樣說出那種害羞之極的話?

 嗯,看來以後得注意點了。

 而且老爸,你都這麼多年了還沒習慣嗎,老媽的愛情表現。

 不過雖然老爸有時候會退縮,但是基本上兩人在一起的時候就是一個卿卿我我。

 七海同學,好像很能理解一下,頭點得和小雞啄米一樣。不管怎麼說,每次被拿捏的都是我這邊吧。

 為什麼能同意父親說的話啊。

 ……這方面,下次可得好好聊一下了。

 “說起來陽信,你既然喜歡七海的話,喜歡她哪些地方應該能說的出來吧?我的話可是隨隨便便就能說出喜歡你爸的那些點哦。”

 “我也是,隨便就能說出個十來個好吧……等下,老媽,就到這裡為止吧。這裡可是公共場合。還有別人在呢。”

 “……這麼說也確實,不小心就興奮起來了。真抱歉呢,兩位。”

 我阻止了快要暴走的老媽。老媽也恢復了冷靜,談話也慢慢有了結束的氛圍。

 啊——順利的結束真是太好了。

 明明我們只是打算來喝奶茶而已,結果居然還發生了這種事。

 給七海同學的補償還是等下一次吧。

 “那,我們先把七海同學送回家吧。爸媽順便也向她父母打個招呼。”

 “您太客氣了,完全不需要在意我這邊的。”

 “這可不行啊。要是不知道的話那就算了。現在知道了自己兒子受到了這麼多的照顧還一聲不吭,那實在是太失禮了。”

 老爸站了起來,拿出了車鑰匙。

 這些話似乎也在暗中提醒著我。輕輕向我這邊一瞥,老爸微微地笑了出來。

 自己雖然沒有意識到,但這也許是身為父母的想法。

 確實自己也是有一些考慮不周了。

 我一邊反省著一邊也站了起來,視線轉向了七海同學和老媽那邊……正好兩人交換了彼此的聯絡方式。

 嗯,我也是和嚴一郎先生交換了聯繫方式……這種難道很正常嗎?是很正常的事?

 因為很恐慌所以我就不去問是誰先開口提出交換聯繫方式的了,這種屬實是過於異文化了。

 老媽完全不管現在兒子的心境,只是溫柔地看著七海同學。

 “七海,真是抱歉了,從今往後我家兒子就請你多多關照了啊……要是有什麼事的話不要見外來依靠我們就可以了。我們一定會幫你的。”

 “好,志信阿姨。我這邊才是,希望您多多關照了。陽信同學的午飯就包在我身上了!”

 七海同學挺起碩大的果實,輕輕拍著胸脯保證道。是不是有點用力過猛了啊喂。

 “下次,要是不嫌棄的話,我就發一些兒子小時候的照片給你吧,有想要的話儘管開頭啊。”

 “請務必發給我!!”

 感覺是不是達成了奇怪的交易啊你們。

 可惡啊,我也應該拜託嚴一郎先生要七海同學小時候的照片的啊。

 嗯……不過我怕是沒這個膽子。況且“拜託”這個舉動也是不明所以,還是算了吧。要是弄巧成拙的護啊,我可能就寄了。

 在我意興闌珊的時候,也不知道老媽理解了什麼,和七海同學抱了一下。我目光就離開了一會,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啊!

 我和老爸一邊苦笑著一邊看著這兩人。為了收拾我們離開了座位。

 不過,兩人要是相處的好那也是一件幸事。嗯,或許是逃避現實,就把它當做是件好事吧。

 “但是啊,午飯有了七海的照顧會替你準備,但是明天開始晚上該怎麼辦啊。”

 老爸打掃的時候,說了一句我很在意的話。明天的晚上?晚飯的意思嗎?

 “晚上?咋了?又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本來打算你回家之後再跟你講的。明天開始爸爸和媽媽會有一個很長時間的出差。”

 啊這也是偶爾會有的事。大人還真是辛苦啊……一直以來真是辛苦你們了。

 “這次還真是急啊。要出去多久啊?”

 “大概一個月吧。這期間,家裡一直就只有你一個人。正好趁此機會學習一下做飯吧。”

 老爸會這麼說還真是稀奇啊。還是以前的話我肯定會因為太麻煩而嚴厲拒絕……

 “嗯,每天早上都是麵包晚上都是杯麵或者外賣的話也沒什麼意思……我要不也試著做一下吧。”

 前段時間,七海同學來家裡一起做飯的時候……出乎意料我還很開心。也有可能這是因為有七海同學在身邊的緣故。

 但是既然老爸他們不在的話,這也是一個學習自己做飯的大好機會。這樣的話,將來我也能給七海同學獻上我親手做的料理。

 又或者,彼此都帶一點小食能給午餐時光增加更多的樂趣,雖然難度超級高就是了。

 嗯,就這樣!我下一個目標就是學會自己做飯。

 標津前輩說的親臉蛋,碰巧又完成的非常乾脆……就算是不可抗力。

 在我小腦袋瓜亂轉的時候,七海同學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我的身後。

 我和老爸轉過身都被嚇了一跳。老媽也是,被七海同學的移動速度給驚到呆滯了。

 “不好意思,剛剛聽到了你們的話……明天開始,您二位不在家是嘛?”

 “啊……嗯,是的。我和孩子他媽,會離開家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家裡就陽信一個人了……”

 七海同學來勢洶洶,稍稍前傾的上身有著莫名的壓迫力。老爸也稍微受到了壓力,勉強才回答上來。

 “是這樣啊?”

 聽到回答的七海同學輕撫嘴角不曉得在思考些什麼。

 偶爾,七海同學的視線會看向我這邊,隨後再度陷入了深深地思考。

 不過,總感覺她有什麼話要說,思來想去又說不出口,這種樣子反覆了好幾次。

 不管是我還是老爸,還是來到我們背後的老媽都一臉疑惑的看著她。

 又過了一會,七海同學手握成拳,輕輕說著什麼似乎是給自己打氣一樣。而後下定決心向我爸媽開了口。

 “我會拜訪您家,給陽信做晚飯。這樣是不是不可以啊……”

 ……嗯?

 話畢,我呆在了原地。七海同學,原來你想的是這個啊。

 啊,老爸老媽也是被七海同學的建議搞的目瞪口呆。

 那什麼,七海同學今天是不是有點小暴走啊?

幕間 她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