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翻譯:欠債233本的玻璃

 圖源:這是什麼狗屁道理?好人就得讓人拿槍指著?

 修圖:有的看就行懶得找人修

 校對:哪來的校對?湊合看吧~

 注意到人脈能成為武器時,是對一切都感到放棄的十五歲的時候。

 之後,我不斷磨鍊名為人脈的武器、走在屬於自己的理想人生。和我想的一樣,這個武器在各個領域大放異彩,賦予了至今為止毫無亮點的我堅實的強大。

 和眾多夥伴一起,冒險與世界各地,已經過去三年。

 並非自吹,但靠我的人脈達成的偉業確實不少。

 但是,要說缺點的話——

 【內特=瓦庫因特。將你從冒險者隊伍{星屑的燈火團}中驅逐!】

 我的武器,難以被他人理解。

 回溯個,幾分鐘前。

 我來到因特魯王國王城中的謁見大廳。

 【您叫我麼,陛下】

 【正是。抬起頭來】

 慢慢抬起頭

 眼前的王座上,坐著壯實的男人。因年老略顯皺紋的男人……正是因特魯王國的,國王陛下。

 【你就是,冒險者團隊{星屑的燈火團}的隊長,內特=瓦庫因特?】

 【是的】

 表示肯定後,陛下開口道。

 【朕就直說了,要將{星屑的燈火團}任命為我國的勇者小隊】

 【勇者小隊,麼……】

 我理解這語的含義。

 勇者小隊。指的是為了討伐突然出現的魔王,世界各國派遣的少數精銳部隊。人民對勇者小隊帶回來的成果而時喜時憂,並且對經濟也有影響。

 【近來,多數國家都派遣的勇者小隊去討伐魔王。鑑於時代潮流,我國也決定奮起跟之,組建勇者小隊】

 面對陛下的說明,我隨聲附和。

 【我等經過漫長時間,選定了符合勇者小隊的成員。其結果,就是你們{星屑的燈火團}】

 【……無上光榮】

 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真是擅自決定了不少啊。

 當然,這種話不可能說出去就是。

 【據情報來看,是相當優秀的小隊呢】

 【是的。畢竟是我環遊世界各地招募而來的,驕傲的成員】

 小隊被誇獎了自然很是高興。

 所以我坦率的回答到。

 【你那驕傲的成員對我們來說是十分有吸引力的。所以,才想任命{星屑的燈火團}為勇者小隊】

 沒什麼可說的。這是抓住榮光的第一步。

 沒有拒絕的理由。

 【恭敬,從——】

 【——但是,你除外】

 一瞬間,沒能理解這話的意思。

 【啥?】

 想了半天也沒能理解,我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隨後陛下嘆息到。

 【{星屑的燈火團}的成員,都很優秀。但只有你……作為隊長的你實力不足。其他的成員都是S級冒險者,而你才勉強算個A級。直言,礙事的一個啊】

 【不,礙事什麼的……我是隊長啊】

 【哼!緊抓職責不放,何等丟人的男人啊!】

 陛下的語調明顯隨意了起來。

 這邊可是真心的啊。

 【而且你那隊長的頭銜也很是可疑!通過冒險者公會調查過你了喲!來說說看成員們的作用啊!】

 【這個,成員算我有五人。攻擊兼防禦擔當的騎士,負責突進的戰士、恢復擔當的僧侶,遠距離打擊的魔法使……】

 【然後呢,你算個啥?!】

 【管理人】

 【不需要啊!!】

 怎麼可能。

 騎士,戰士,僧侶,魔法使,管理人這才是板上釘釘的構成啊。……在我心中。

 【你小子,對小隊的成員胡扯什麼{人脈是武器}對吧!真是不像樣的藉口!只有你這廝,不被誰保護就什麼都做不到對吧!】

 【嘛……這到,可能是事實】

 【承認自己是在扯藉口了啊。反正,你就一累贅。不能將勇者小隊隊長一職交給你這種傢伙!】

 陛下氣憤的說到。

 【內特】

 這時,陛下身邊站立的男人喊道我的名字。

 是這個國家的宰相。

 【還請體諒。身懷討伐魔王使命的勇者小隊,集世界注目於一身的。因此,有不和諧的人混雜進去的話,會受到大量非難的。換言之,就是給因特魯王國的品格抹黑】

 【……那,拜託別的冒險者隊伍不就得了?】

 【你召集而來的成員,都是萬里挑一的人才。我調查過會也十分震驚啊。集全能神加護於一身的騎士,不吃不喝可以永遠戰鬥下去的戰士,就連死者都能復活的僧侶,賢者勳章有三枚的魔法使……到底從哪裡整來這樣的人才的】

 那當然是,認真的去尋找的了……

 看來這個國家的上層部,非常想讓【星屑的燈火團】作為勇者小隊啊。

 但是,他們並不明白。

 冒險者隊伍【星屑的燈火團】的成員,全員,不論好的方面還是壞的方面,都並非凡人。

 【趁此機會,直接說了。確實我是{星屑的燈火團}的隊長,但實際上做的事情與其說是隊長,不如說是駕馭猛獸更為合適】

 【……想說什麼,你小子?】

 【那個隊伍,是以我進行制御為前提召集而來的成員。我的工作主要是對外……避免因為他們的戰鬥而產生破壞等,事前進行溝通。若少了幹這個的人的話……】

 面向陛下,我如此說到。

 【多半……會後悔的】

 謁見大廳,充滿了沉默。

 隨後,陛下和宰相的表情裂開。

 【噗】

 【哈哈!】

 響起小小的小聲。

 【是嘛,是嘛!後悔啊!那朕十分期待啊!你小子若真如此優秀的話,朕也許會後悔吧!】

 陛下嘲笑我到。

 【忘說了,代替你的,是身居我國近衛騎士一職的尤里烏斯。那人和你小子同年,卻和你不同是人才中的人才。足夠彌補你小子的空缺了吧。所以沒什麼可擔心的】

 說罷,陛下帶著蔑視的眼神看向我。

 【想說的都說完了?那就,再次宣告】

 帶著勝利笑容的陛下宣告到。

 【內特=瓦庫因特。將你從冒險者隊伍{星屑的燈火團}逐出!……好了,趕緊滾吧。你應該明白的吧,之後禁止和勇者小隊有接觸】

 完全講不通。

 我只能小小的嘆息到,離開謁見大廳。

 【這樣礙事者就消失了。……我國得到了最強的勇者小隊了!】

 【是的,他們活躍起來的話,不出一會兒就能壓倒他國吧】

 對著大悅的國王,宰相點頭附和。

 【宰相。方才的一言一語……你依舊口齒伶俐呢】

 【雖然不及陛下,但那種程度的年輕小子根本不在話下】

 哈哈哈哈!二人互相笑起。

 【{星屑的燈火團}的成員也真是可憐啊。被那樣無能的餓鬼,隨意使用……對將他們解放的朕心懷感恩吧】

 【單純是人好,還是被抓住了把柄之類的……總之,那樣優秀的小隊被內特一人獨佔實屬浪費。他們應該好好的為國效力才是】

 宰相的發言,令王十分滿足。

 【將內特和勇者小隊之間的聯繫趕緊切斷。他們確實持有能夠聯絡的道具才是。馬上收繳。】

 【遵命】

 宰相深深低下頭,馬上著手安排。

 宰相離開謁見大廳。看見關上的大門,王悠閒的躺在王座上。

 【哈哈哈哈……討伐魔王的將會是我國。朕之大名將銘刻於歷史!!!!!】

 王沉浸在愉悅之中,面帶笑容。

 其腦中已經妄想出作為偉大的英雄受盡世間讚賞自己的身姿。

 本人雖然不可能知道——但數十年後,確實他的大名被銘刻於歷史之中。

 只不過並非作為英雄……而是作為最惡,最差勁的昏君。

 給【星屑的燈火團】的大家

 通信接不通所以只好寫信了。

 說不定已經聽說了,但還是有兩件事要想大家傳達。

 首先是第一件事。

 這次,【星屑的燈火團】被因特魯王國的國王任命於勇者小隊。算是至此名聲與財富應有盡有了吧。好好享受即可。

 ……什麼?為什麼寫的想別人事情一樣?

 那就說明下吧。

 第二個想要傳達的事情。

 因為蠢逼國王,我被逐出小隊了。

 看來我並不能配上勇者小隊。取而代之的是近衛騎士中優秀的年輕人,之後和他好好相處吧。

 說真的,也考慮過帶著你們逃到哪裡,但怎麼說也是一國之王。隨便忤逆也只是徒增麻煩。

 而且,被選為勇者小隊可謂無上榮光。不能因為我一個人的心情連累你們。……嘛,不過你們誰也不會對那些感興趣就是。

 總之,我就就此告別了。

 本來也是一年前剛結成的小隊,聚的快,所以散的也快吧。

 魔王討伐就拜託了。

 你們的話多半乾的掉。相對會出現不得了的破壞就是。

 PS:聽說魔王城有賣很不錯的饅頭,記得去買點。

 【emmmm】

 王城走廊中。

 我看著自己寫的書信內容,邊走邊推敲。

 【{說真的}一段沒必要吧。刪了吧】

 用筆刪去部分文章。

 完成之後,隨便折一折放入口袋裡。

 【但是,累贅啊……終於暴露的感覺呢】

 擺弄著頭髮嘟囔到。

 其實——陛下所言也是事實。我確實是【星屑的燈火團】中的累贅,算是被實力出眾的冒險者們半養活著樣子。

 如果客觀來講,這是不爭的事實。

 而且,勇者小隊是揹負國家之名,萬眾矚目的組織。我被除外也情理之中。

 【呀,內特】

 走在長廊中,被誰搭了話。

 回過頭,是身著白銀鎧甲的男子。

 【誒呀呀這不是,近衛騎士團的紅人,尤里烏斯殿下麼】

 【……別用那種噁心的口氣說話。和平常一樣就好】

 本人如此說的話,那就正常講話。

 難得,謙遜一回呢。

 【心懷感恩吧,內特?如不是我來回週轉,如今你就被苛責不符合你的重任了喲】

 這番話,讓我皺起眉頭。

 【是你提議逐出我的啊】

 【是的!進言剔除你的,正是老子!!哈哈哈哈!】

 尤里烏斯愉快的笑起。

 【畢竟我從小就十分清楚你一直都在幹什麼呢。所以只有我你騙不了呦!你只是人脈稍微廣一點,除此之外一無是處的凡人!一直都要請誰幫忙,自己卻什麼也不做……!學,學校的期中考試,連畢業考試時也是,真是沒少使喚我啊……!!】

 騎士團的紅人殿下的身體突然開始顫抖。情緒十分不安定吧。

 尤里烏斯是從小就認識過來的。都是在這個國家出生成長的,學院時也是同級生,在那裡結交的關係。

 不過,關係絕對說不上好。

 要說的話,可能是壞的關係。

 【魔王討伐對你來說太過了!但是,換做我的話就沒有關係!被稱為近衛騎士團中歷代第一人才的我的話,一定能正確領導勇者小隊的吧!然後於討伐魔王的黎明,我將和公主結婚……哈哈……哈、哈、……!】

 【……這絕對選錯人了吧】

 這個男的,從以前開始,就迷上了這個蠢蛋陛下的女兒……也就是王女殿下,成為近衛騎士也只是為了能接近她。這份情熱確實厲害,也拿出了符合本人口中所言的人才評價相符的成績,但根本的動機卻只是色慾滿滿。

 我們的國王……不能明辨鑑賢啊。

 自己和別人一樣,只看重外表的性格吧。

 【事到如今,也沒了反抗的打算……但你得代替我好好握住韁繩啊。不然最壞,可能國家會毀滅吧】

 【哈,在胡扯些什麼呢。輸不起嘴硬是吧?】

 並沒有這種打算但,看著充滿自信的樣子也用不上建議吧,我因此閉上了嘴。

 這時,長廊深處有誰在靠近這邊。

 金髮碧眼,美麗端莊的少女。

 【……公主?】

 說出少女正體後,尤里烏斯馬上回身,浮現噁心的笑容。

 【噢噢,公主殿下!今天也貴——】

 【——內特大人!!】

 【咕啊】

 公主撞飛接近的尤里烏斯直奔我的身邊。

 把按著心窩的尤里烏斯晾在一邊,公主貼近我。

 因特魯王國的王女——伊里斯=因特魯。

 親近者都稱其為公主。

 【為什麼內特大人會被踢出勇者小隊?!根本搞不懂!一起去抗議吧!】

 公主的魄力依舊強勢。

 肌膚相碰的距離。如絹絲滑的頭髮上傳來甜美的香氣。

 怎麼說也太近了,打算分開點時,公主馬上又貼了上來。只好放棄這樣談話了。

 【很遺憾,已經是抗議後的結果】

 伴隨嘆息的回答,尤里烏斯翻眼怒吼到。

 【你,你小子!怎麼跟公主說話的——!】

 【閉嘴,尤里烏斯。內特大人的口氣是我如此拜託的】

 【咕……!!】

 尤里烏斯十分懊悔。

 不知為何稱呼我為大人,而自己卻是直呼其名……一臉有口難言的表情。

 畢竟我,也不是白白宣言人脈是武器的。

 和公主有過多次交流,逐漸變成這樣可以隨意說話的關係。……該後悔的,當初也該多和陛下說說話的。

 關於陛下,沒什麼好的傳聞所以特意避開了交流,但看來是當初的判斷帶來的慘狀呢。……不,倘若有過交流,以那個口氣來講早晚都會驅逐我的吧。

 【不必擔心{星屑的燈火團}沒了我,大家也能自由的亂暴……不,元氣滿滿的。而且他們的話說不定真的能討伐魔王】

 若是好好制御的前提下。

 【所以,不一起為他們加油麼?魔王被討伐,世界和平才是最重要的。公主也這樣認為吧?】

 【要說的話……是的】

 公主展現出接受的樣子。

 【我知道了!就聽內特大人的,我會支援現在的勇者小隊的!】

 不論好壞,純潔的公主輕易被說服了。

 呼,一股搞定一項工作的心情。尤里烏斯不爽的看向我。

 【你這傢伙……依舊是,只有口才能取了】

 【嘛。畢竟我的座右銘是,拜託他人。能說會道是必須的啊】

 尤里烏斯皺起臉。滿臉不想和我再待在一個空間的樣子。

 不過……我也差不多該離開較好。

 一直留在王城的話,會被麻煩傢伙纏上的。

 【公主,可以拜託傳幾句話麼?】

 【好!對哪位的呢?】

 【書記長。之前,在旅行目的地碰巧結識了經營印刷業的人。有著蠻大工廠的,如有興趣讓他稍後跟我聯絡】

 【銘記於心!】

 【還有主教的,希望抽空去下西邊的療養院。那個人,半年前開始身體就不太好吧?找到了技術不錯的醫生。說是我介紹的就能馬上問診了】

 【必定傳達!】

 總之,最近我該做的,也就是這些吧。

 【呼……還真是沒變啊,你一直惦記著他人】

 【全都是順帶的事而已】

 說罷,我從口袋中取出信紙遞給尤里烏斯。

 【也有拜託尤里烏斯的事情。把這個交給{星屑的燈火團}的成員】

 【這啥啊?】

 【給曾經夥伴們,離別的信】

 【哈,這種東西怎麼可能給。馬上就給你扔了】

 滿臉壞笑的尤里烏斯如此說到。

 【那這也得拜託公主了啊。……啊~啊~明明讓尤里烏斯來更輕鬆呢】

 【不必擔心!我會為了內特大人行動的!】

 公主閃爍著眼睛說到。

 尤里烏斯的臉上則染滿了憤怒。

 【可,可惡。就是這點……!就是這一點,非常的不爽……!】

 說罷尤里烏斯將信紙收入鎧甲內側。

 公主則略顯遺憾的樣子。

 【嘛,好好幹吧。經此一事,十分討厭這個國家的國王和貴族了,但你還沒討厭到那個程度】

 【我可是非常討厭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