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MAILER-DAEMON的戰慄

第十七章【Navy的推理~意料之外的兇手~】

第五卷 MAILER-DAEMON的戰慄  第十七章【Navy的推理~意料之外的兇手~】 Navy把杯子裡的咖啡一飲而盡,然後說道,

 “Mademoiselle的假說可以解釋鐘錶的問題,所以荔枝應該是在舞台上,沒有錯。”

 “但是按摩棒的聲音……”

 “有一個辦法,可以讓她在舞台上也能確定按摩棒的位置。”

 所有人的視線都匯聚到Navy身上。

 Navy強忍著喊出來的衝動,一字一句地說道,

 “那個方法就是,由自己來操縱遙控器。只要自己打開按摩棒開關三次,就可以確定‘通風路身上突然震了三下’一定會發生。”

 Navy的爆炸發言引起一陣騷動。

 “不可能,為什麼上木荔枝會拿著通風路下體按摩棒的遙控器?”

 “等等,之前不是說拿著遙控器的人就是幕後黑手嗎?如果那個人是上木荔枝的話——那不就是說,她是幕後黑手?!”

 “偵探是兇手,怎麼可能……”

 “上木前輩是不會做出這樣的事的!”

 “但是你們考慮一下,這個假說可以解釋眼前的一切問題。”

 又是一陣沉默。大家都低下了頭,不敢直視彼此的視線。

 這之中,最不願意相信Navy推理的人其實就是他自己。他又拿起桌子上打印出來的推文,仔細地一條一條讀了起來。

 能不能找到什麼證據來推翻自己的結論……荔枝,荔枝怎麼可能是兇手……

 然後他發現了。

 這些推文……

 難道這也是荔枝的設計……

 為什麼要這樣……

 這時,他回想起新聞節目裡早坂吝的話。

 那個人對假身份手機的發現經過感興趣的原因……

 現在,他明白了。

 如果是這樣……

 無數的信息在Navy的腦內串聯成了一條線,就像星座一般。得到的圖案雖然奇特,但卻也無與倫比的美麗。

 至今為止,他曾多次見證荔枝破解謎團。然而親身體會這種感覺,卻還是第一次。

 啊,原來這就是推理的快感。

 如果父母的案件也是像這樣由自己破解的話,自己看待它的眼光,也會大不一樣吧。

 Navy感到一陣缺氧。自己陷入過於深刻的思考,竟一時忘記了呼吸。

 他條件反射般取下了臉上的假面,深呼吸起來。

 “啊!”

 一聲驚呼。

 視線集中在藍川的臉上。

 藍川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些抱歉地說,

 “不好意思,我違規了。”

 但他又繼續補充道,

 “但是不管怎麼說,我現在都必須摘下假面,離開這裡,回到東京去。”

 客廳內的氣氛一度焦灼。

 最終,勝北站了出來,代表大家問道,

 “我們這座青之館對來者不拒。想要離開的話,我們也不會強行挽留。但是,我希望你能至少說明一下離開的理由。”

 自己最終能夠解開謎團,離不開青之館夥伴們的幫助。所以,自己有回答他們的義務。

 而且,藍川也不能百分之百確定自己得到的答案就是正確無誤的。講給他們聽,也能從他們那裡獲得一點意見反饋。

 藍川徐徐講出了自己的推理。

 待他說完之後,大家紛紛讚歎起來。

 “確實,這樣推理出來的結論可以解釋所有的疑點。”

 即使是慎重的Sebastian,也不吝讚美之辭。

 風香更是興奮地要跳起來了。

 “好厲害,好厲害啊,Navy先生。“

 “原來如此。這樣說你是非回東京不可了!你認識路嗎,需要的話我送你過去也行。“

 勝北提議道。然而藍川拒絕了。

 “不用,我自己能行。“

 “這樣啊。風香,你去幫Navy先生收拾行李吧。“

 “好!“

 藍川和風香一起離開了客廳。

 這時,Northern伸出了手。

 “等一下……也帶上我……“

 他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但是很快似乎又改變了想法,坐了回去。

 “不,算了。這是屬於你的故事。祝你好運。”

 “我能做出最後的推理,也有你一半的功勞。謝謝你。“

 藍川說出了自己的真心話。

 *

 行李收拾好後,藍川下到一樓,準備結賬。青之館裡的所有人也都聚在了一起。

 表面看起來像個宗教怪人,但實際卻很熱心腸,很好相處的勝北時太郎。

 年輕而有活力,天真直率的岬風香。

 平日裡顯得有些孤僻,關鍵時刻卻頭腦清晰的Northern。

 態度有些傲慢,但卻充滿了正義感的Mademoiselle。

 還有作為僕人默默守護著她,內心從無動搖的Sebastian。

 藍川與他們一一道別,然後走出了大門。

 沒走幾步,一個聲音喊住了他。

 “等一下。“

 Mademoiselle從身後追了上來。

 “你忘了這個。“

 她把一個閃閃發光的東西扔了過來。藍川慌忙接住,定睛一看,竟然是之前扔掉的搜查一課徽章。

 “為什麼你會……“

 “那個晚上我睡不著,就想出來吹吹風,在礁石那裡散了散步。“

 果然,那一夜半夢半醒時聽到的吵架聲,就是她和Sebastian。

 “結果碰巧看到你拿著手電筒來到了海邊,為了不被發現,我趕快躲到了礁石的後面。然後就看到你朝海里扔了什麼東西。我很好奇,於是第二天早上又過去看,就看到這枚徽章在礁石上閃閃發著光。才,才不是為了你才專門去撿的,只是因為很漂亮……但是現在,我覺得是時候把它還給你了。你回去之後,還用得上它。”

 “啊,謝謝你。”

 藍川內心的千言萬語,最終化作了輕輕一聲謝謝。看到徽章的那一刻,他才意識到,自己有多麼熱愛著刑警這個職業。

 “未來你遇到困難的時候,一定會有人帶著徽章來拯救你的。“

 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說。

 Mademoiselle苦笑一聲。

 “什麼嘛。搞不懂你在說啥。“

 “以後你就懂了。“

 “一路順風。“

 “嗯,你也保重。“

 藍川最後告別了Mademoiselle,順著來時的崖邊小路往回走。

 刺眼的陽光曬得他滿身大汗。

 漁村的村民們都用驚訝地目光看著他。但他沒有在意他們,而是繼續往前走。

 穿過這片樹林……

 坐上電車……

 下一站,東京。

 東京之後?

 當然是去找荔枝。

 但是,不是去彩虹樹公寓樓的707號室。

 她的位置,在推文裡早已有所提示。

 按照藍川的閱讀順序,把每一段第一個字連在一起。

 在

 最

 初

 相

 遇

 德(的)

 愛

 情

 屢(旅)

 觀(館)

 等

 你

 在最初相遇的愛情旅館等你。

 沒有多少人會搞錯推文順序吧。

 與荔枝在愛情旅館初次見面的人也沒多少吧(就算第一次就去了愛情旅館,見面的時候總歸是在其他的地方)。

 綜合兩項條件,荔枝的信息只能是針對藍川的。

 但是為了傳達這條信息,必須誘使藍川按照錯誤的順序從頭讀到尾。如果反過來的文章過於意義不明,就算是藍川也會有所察覺。所以,她特意把文章寫成正反皆可讀的樣子。當然,最後文意還是多少有些片段化。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不知不覺之間,他抵達了目的地——那家偏僻廉價的愛情旅館。

 上次他來這裡,是為了調查在這裡發生的殺人事件。那次事件最後多虧荔枝在牛仔褲拉鍊上發現了指紋,得以順利解決。他和荔枝也從此結下了緣分。(請參見《彩虹牙刷 上木荔枝發散》中的藍之章)

 是充滿回憶的地方啊。

 藍川下定決心,走了進去。

 然後,他敲了敲101號房間的門。他和荔枝就是在這裡相遇的。

 裡面傳來一個女聲。

 “是哪位?“

 無疑,這正是荔枝的聲音。

 “我是藍川。“

 一瞬間的沉默。然後,那個聲音變得更加響亮。

 “稍等一下,我馬上來開門。“

 腳步聲接近。隨後,門被拉開。

 荔枝就站在那裡。

 她對藍川甜甜一笑。

 “好久不見。“

第十八章【上木荔枝的申辯,以及最終推理】